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七章

所属书籍: 流光之城

冯世真前日来面试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容府的华丽和宽敞。容家的花园占的地,都足够再修一套花园洋房了。

花园中小桥流水,奇花奇草不提。有一间明朝的八角亭,据说汤显祖在这里写过《牡丹亭》。容定坤花了两万块把亭子买了,拆下来运到上海,又请工匠重新组装了起来。

这事真假难辨。容定坤如今是上海滩数得上名号的巨富商贾之一,自称亡父是前清秀才,八国联军打进来后,家道中落,又做洋人买办发了家,娶的两任太太都是诗礼人家的小姐。他最爱结交文化人,自诩儒商,时常慷慨解囊支持一些文人墨客。一掷千金买个亭子,也不过图个开心罢了。

容家的小姐们就在这间八角亭里作画。

亭子临水,繁花似锦,碧水蓝天一色,景色美如重彩油画。几位小姐们穿着时兴的洋绸衫裙,梳着流行的短卷发,姿态各异,却都清秀可爱,加个画框就是一副上好的美人图。

听到家庭教师来了,一个最年长的少女放下画笔,姿态优雅地站了起来,请冯世真进亭子里。

“冯小姐来得正好。我们刚画了几副画,请你过来点评一下,看谁画得最好。”

冯世真是过来教外文和数学的,美术并不是她的强项。

容大小姐容芳林年底就满十六岁,名不虚传,果真是个身段纤细、唇红齿白的美貌少女,可说话不苟言笑,显然要试探新老师,来势有点咄咄逼人。

亭子里摆着几个画架,有几副涂鸦明显出自年幼的几位小姐之手,没什么可点评的。剩下一副画得最整齐,最逼真;一副看似潦草,可笔触奔放,色彩浓郁。

冯世真扫完一圈,指着第二幅道:“这张与众不同,画者应当是受了印象派画法的影响,对色彩的运用十分大胆,又将光影捕捉得很好。另外这一副,技巧娴熟,功底扎实,若是画工笔国画,应当比画西洋水彩更加适合。若单说水彩,应当是前面这幅画得好。若说绘画造诣,两个画者应当在仲伯之间。”

这话说完,几位小姐神色各异。

容三小姐笑着拍手,“二姐确实画得一手漂亮的工笔花鸟。大姐则正在跟着白俄的宫廷画师学油画呢。冯小姐可真厉害!”

冯世真浅笑,“其实我是理科生,并不懂画。见笑了。”

容芳林嘴角挂着满意的浅笑,语气已比刚才亲切了许多,“冯小姐太谦虚了。听说你英法文都极好,日后还要多多请教。”

容二小姐年满十五。她是做陪嫁的大姨太太所出,长得也漂亮,就是皮肤微黑,不及姐姐雪白可爱。

容芳桦本来觉得自己的水彩画得栩栩如生,远比大姐的乱抹瞎涂好得多,却不料这新来的女先生夸容芳林是印象派。可随即冯世真又点出了她最擅长的工笔,说她们艺术造诣是一般好的。她好生意外,呆了半晌,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对着冯世真也亲热地笑起来。

容大小姐把双胞胎妹妹打发去放风筝,让下人送了茶点上来。

冯世真问了大小姐和二小姐的功课。容芳林用英文回答了两个问题,冯世真纠正了几处小错误。容芳林虚心受教,认认真真地又把回答重复了一遍。

冯世真见多了蠢笨高傲的千金小姐,难得见到这样谦虚勤学的,很是有些意外。

“我不瞒着冯小姐,”容芳林说,“去年和今年,我前后两次去考中西女塾,都落了榜。爹爹说要给学校捐些钱,我却不想让同学背后取笑没资格,便和父母立了军令状,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考进去。”

容芳桦也说:“大舅家的静表姐读的是中西女塾,后来还考取了公费留学,极是长脸。爹爹对我们几个女孩儿说了,如果不能读大学,就要听从他的安排结婚。如今都讲新女性,反对旧式包办婚姻,爹爹这样真讨厌。我和大姐都想上大学,我将来想做一名教授呢!”

冯世真微笑道:“两位小姐这么好学,我这做先生的真是松了一口气。人要成功,一分靠运气,三分靠天分,剩下的全靠勤奋。两位有这种上进心,不怕事半功倍,得偿所愿。”

容芳林说:“冯先生主要也是教我们三个。我同二妹功课程度是一样的,就是大哥有些难办,要让先生格外费心了。”

冯世真端着茶杯,一脸好奇地问:“大少爷中学都已经毕业,再怎么也不会太差吧?”

容芳林漂亮的脸上露出一抹同容太太酷似的轻蔑的讥笑,“那所军校说是中学,不过是专门用来管教顽劣的孩子的。大哥小时候不听话,爹爹才送他去学规矩。如今规矩也许学着了些,可功课却耽误了。”

容芳桦快人快嘴道:“大哥成绩太差,没有大学肯要他啦。”

容芳林瞪了妹子一眼,容芳桦讪笑着低头喝茶。

两个双胞胎女孩拿花草编了一个花环,笑嘻嘻地给冯世真送了过来。冯世真将花环戴在头上,用法文向小女孩道谢。女孩子们又笑着跑开。

秋日的早晨,阳光和煦,鸟鸣枝头。院子里秋菊初绽,屋内的留声机上放着小提琴曲,舒缓的旋律伴随着清淡花香,若有若无地飘在风中。

这里静谧美好如世外桃源。容家带着铁丝网的高墙,将这些太太小姐们同外面风雨动荡的世界彻底隔绝了开来。

冯世真品尝着散发着玫瑰香的红茶,将目光投向远处。

秋光之中,两个高高的人影穿过攀着紫藤的石拱门,朝这边走了过来。

“云驰哥哥来了!”

“大哥快来,见见冯先生!”

双胞胎好似两只热情的小鸟,叽叽喳喳地飞扑了过去。一个平头青年把她们两个抱起,转了个圈。小女孩们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冯世真放下茶杯,站了起来,走到亭子门边。

风吹树影飘忽,晃得冯世真一时睁不开眼。等到她视线清晰时,那个穿着雪白衬衫的高个青年已经站在了亭子前,正仰头望着她。

小提琴的乐曲声旋转着,进入了高潮段落,遒劲的音符飞扬开来,散落在了花园里的每个角落。

快近正午的日光明晃晃的,照得一切无所遁形。晒在皮肤上,产生一股微微灼热感,身体深处却溢出一阵冰冷来。

相距上次见面不过一日,却恍如隔世一般。

伍云驰放下两个小姑娘,轻轻地“咦”了一声,好整以暇的目光从容嘉上面无表情的脸,移到冯世真错愕的脸上,又再移回来。他这举动引得容芳林投来困惑的一瞥。

冯世真缓缓走下亭子的台阶,站在了容家大少爷的面前,手略颤抖,朝他伸了过去。

“大少爷好,我是新来的家庭教师,姓冯。”

因为要极力压抑住紧张的情绪,她的声音干巴巴的,反而显得有些木讷。恰好此时,乐曲结束,园中霎时陷入一种诡异的寂静。

然后,没有指责揭发,没有冷嘲热讽,甚至连一点点置疑都没有显露。

容嘉上漆黑如子夜的眼眸冷淡无波,矜持地点了点头,就像试水温一样握了一下冯世真的手。

“有劳了。”

青年嗓音低沉明朗,却没有丝毫情绪的起伏。不待冯世真作出反应,他已转过身,大步离去。

“唉?你……”等着看好戏的伍云驰大失所望,朝容芳林摆手致意了一下,就又追着容嘉上跑了。

容芳林好奇地打量冯世真,“冯先生认识我大哥?”

冯世真都佩服自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调整好情绪,做出了一个困惑无辜的表情。

“不认识呀。可是大少爷好像很不喜欢我呢。”

“大哥对谁都这样。”容芳桦冷笑,“妈妈说了,他从小就这脾气,不是针对谁的。”

冯世真站在火辣辣的日头下,却依旧感觉到阵阵寒意沿着脊椎攀爬,浸入骨缝。她紧握了一下手,指甲嵌进掌心的疼痛让她镇定了下来。

容家大少爷就算再单纯无知,也不会认为一个单身的良家女子会闲着无事自己去跳舞场里找男人跳舞。而他没有即刻揭穿冯世真,也没有拒绝接纳这个新家庭教师,可见心思十分深沉。但这个局面对冯世真来说是有好处的,她不用才进门就被轰出去,还有了时间寻思如何应对。

乐曲声再度响起,可鸟语花香的园林美景已在冯世真眼中失去了光彩。

她清醒地意识到,这一场危险的游戏,已经正式拉开了帷幕。

回目录:《流光之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十七岁你喜欢谁作者:樱十六 2反转人生作者:缘何故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舍我其谁作者:公子十三 5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