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所属书籍: 流光之城

比如,冯世真那日没有跟进酒店去找容定坤,没有误闯孟绪安的套房,她的人生又会如何?

她不会去容家面试,不会因为要去见孟绪安,而在舞池里邂逅了一位白衣翩翩的俊美青年。她只会是一个整日劳碌地工作养家的小职员,家仇永远不能得到昭雪。

也许当她挤在电车里从街角而过的时候,会看到鲜衣革履的容嘉上,两人的目光也许会有半秒的交集。

英俊的富家公子呼奴使婢,美人在怀,根本不会在意一个一晃而过的穷酸女孩。他永远会是一个遥遥不及的梦,像是伸出手也抓不住的流光。

容嘉上用力地握住冯世真的手,沉声说:“够了,今天就到这里。”

杨秀成咳了咳:“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冯小姐,孙小姐离家后,有再和你联络过么?”

冯世真摇头:“我其实还挺担心她的,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毕竟,她真的是很单纯的女孩子。我很怕她在外面遇到坏人。”

杨秀成扫了一眼盒子上的指针,点了点头:“暂时没有其他问题了。谢谢冯小姐配合。”

“不客气。”冯世真优雅点头,又朝容嘉上一笑,“没事的。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容嘉上双手捂住她的手,凑近了看着她,说:“我不想你提起过去不开心的事。”

“有些事,说出来了反而好了。”冯世真没有被握住的手在容嘉上的手背上轻柔地拍了拍。

杨秀成看着两人亲昵的动作和神情,又不仅微微蹙眉。

冯世真笑得温柔缱绻,容嘉上看着她的目光炽热多情。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们此时此刻,同一对热恋的情侣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这样,容嘉上还能老老实实地去和杜兰馨结婚?

杨秀成不由得暗自摇头。

容嘉上拉着冯世真的手,把她送出书房,一边叮嘱道:“待会儿我要和杨秀成审问家里佣人,或许会有点乱。今天的课就不上了。你待在房间里,没什么事就不要出来。”

冯世真应下。

书房门开,管事正站在外面。容嘉上随即松开了冯世真的手。

冯世真顿了一下,手保持着姿势片刻,然后慢慢垂下。

“张叔,将家里所有的下人都召集起来,我和杨先生要问话。”容嘉上冷声吩咐,“让芳林和芳桦也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别乱跑。”

管事应下,指挥着听差去集合下人。

冯世真安静地朝楼上走。

“先生。”容嘉上唤道。

冯世真回头望去。

窗外一道阳光正照在容嘉上英俊的脸上,让他的双眼清澈得就像秋日的湖水。

“其实我也有个问题。”容嘉上勾起了嘴角,“那天,你为什么要请我跳舞?”

冯世真愣住了,继而笑起来:“你觉得,一个女人请一个男人跳舞,需要什么理由?”

不待容嘉上回答,她转身上楼,窈窕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楼梯转角。

冯世真回了房,闭目长长舒了一口气,疲惫地在椅子里坐下。

她揉着腿上被自己掐疼的一块肌肤。这里估计已经变得青紫,毕竟那时她为了搅乱心律,下足了劲。这个法子虽然很笨,但是从她在孟绪安那里接受过的训练来看,是最简单有效的。

楼下逐渐响起了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而后管事一声呵斥,人们又安静了下来。

“先生?”容芳林带着妹妹来敲门,“先生知道大哥他们要干吗么?”

“好像是府里有奸细,杨先生和大少爷要清查下人。”冯世真把她们请进房中,“你们怎么不回屋去?我看他们要折腾好一阵子去了。”

“家里怎么会进奸细?”容芳林觉得难以置信,“咱们家有什么好打探的?”

容家女孩生活在精致的象牙塔里,丝毫不知道自己父亲真正做着什么生意。不知道自己的首饰衣服,名贵的小提琴,都是用什么钱买来的。

“别怕。”冯世真安慰道,“容家生意做得大,总有人起了歪心思,想要来打探商业机密。”

容芳桦问:“怎么不叫巡捕房的来抓人?”

“总要查出是谁呀。”冯世真说,“再说了,这事涉及到贵府的一些隐私,我觉得令尊定是不想闹得太大,免得让旁人看了笑话。”

容定坤有多爱面子,他的儿女们自然最清楚的。两个女孩无话可说。

楼下开始挨个儿审问了。下人们都集中在后门外,管事叫一个名字,进去一个人。

两个容小姐坐不住,偷偷摸摸溜到二楼去看。冯世真本来避嫌没出门,但又放心不下两个女孩,只得跟了去。

一楼大堂里,容嘉上和杨秀成各坐在沙发一角。容嘉上手里拿着一本名册资料,杨秀成则盯着那个仪器。被叫来问话的人贴上胶贴,站在前面回答问题。

“你有偷过府里的钱财吗?”

“你有拿过外面人的钱,透露过府里的秘密吗?”

“孙小姐有没有让你帮她传递过消息?”

杨秀成面无表情,声音冷峻,好似铁血判官,令人不寒而栗。

有的心虚认罪,有的咬死不承认。容嘉上他们只看那盒子的指针来判断。有些人留了下来,有些则直接拿了钱,被扫地出门。

总有人不识趣,纠缠着不肯走,自有穿着黑衣的打手走过来,将人直接拖走。

偷懒耍贱的听差,小偷小摸的老妈子,都被一一清扫了出去。大门外的人越来越少。

容嘉上坐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翻着档案,锐利的目光如刀片一样从那些人身上扫过。他这个样子,同他的父亲容定坤几乎一模一样。阴郁、尖锐、冷静,以捕食者的姿态,俯瞰着众生。

此刻的容嘉上,同两个月前舞池里那个清冷高洁的白衣少年相去甚远,几乎判若两人。

他在飞速地成长,成熟。冯世真同这个男人相识不过两个月,可是今天一看,觉得他好似不自觉中长大了几岁一般。

“怪没意思的。”容芳桦觉得无聊,“先生去我们哪儿坐坐?我们有最新的美国画报呢。”

冯世真也想把两个女孩送回去,立刻同意了,带着她们从侧楼梯下了楼,往花园东侧的小姐绣楼而去。

与此同时的大堂里,一个老实巴交的园丁被带了进来,摁在椅子里,戴上了胶贴。

“你叫什么?”杨秀成重复着那几个问题。

“郭大壮。”园丁搓着手,“俺是三年前进来的,给俺作保的是俺叔叔郭有福,去年病死了……”

“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杨秀成冷冷扫了园丁一眼,“你偷拿过府里的钱吗?”

“没有!绝对没有!”郭大壮急忙摇头,“俺就是个花匠,能拿什么钱呀?”

“偷过府里的东西吗?”

“没有!”郭大壮继续摇头。

“有和孙少清小姐接触过吗?”

“没有!俺这粗人,怎么会能和小姐们说上话……”

“有将府里的事说给外人听吗?”

“没有……”

指针剧烈晃动。

杨秀成眉尾一挑:“我再问你一次……”

郭大壮急忙辩解:“就是一些闲话……俺又从来都进不了大宅子,也只是跟着听差们一起乱说……”

“有收过外面人的钱来刺探府里的消息吗?”

“没有……”郭大壮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杨秀成。

指针剧烈晃动。

容嘉上和杨秀成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杨秀成合上了手中的资料夹,抬手打了一个响指。站在不远处的手下立刻大步走了过来。

郭大壮见状不妙,一把将老管事推开,跳起来往外冲,佝偻的身影竟意外地敏捷!

“抓住他!”容嘉上大喝一声。

手下却是慢了一步。郭大壮奔到窗前,举手抱头,哗啦一声撞破了窗户,滚落到了外面的草地里。

三位女士走到半路,突然一个男人卷着一身玻璃掉到面前。容家姐妹吓得齐声尖叫,纷纷往冯世真身后躲。不料那个男人一个驴打滚站了起来,顺手就把站在最前面的冯世真一把抓了过来,掌心小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先生!”容芳林尖叫,“快来人呀!”

容嘉上紧跟着打手们追出来,见到这一幕,眼睛霎时红了。

“退开!都让开!”郭大壮挟持着冯世真,一步步朝花园侧门退去。

打手想要围上去。容嘉上大喝一声:“不要乱来!退下!”

冯世真的脖子被郭大壮的胳膊箍着,喘不过起,一张脸憋得发红。

容嘉上像一头暴躁的豹子,迈着焦躁的脚步在一段距离外围徘徊着。几次想要靠近,又硬生生忍住。

杨秀成把容家姐妹拉开,高声道:“郭大壮,你逃不掉的。把冯小姐放了,我们有话好好说。”

“当我是傻子呢?”郭大壮大喊着,“你们容家处理的人,都能把苏州河给填了。”

容嘉上上前,阴鸷地盯着着郭大壮,问:“你要什么?”

“把门打开!”郭大壮拖着冯世真不停地朝侧门后退,“给我一辆车,不准熄火。别想搞小动作。不然我就割了这女人的脖子!”

他掐着冯世真的脖子,锋利的刀尖抵在她脖子的动脉上。要害被拿住,冯世真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任人拿捏。

容嘉上粗重地喘息着,和杨秀成交换了一个视线,点了点头。

杨秀成道:“好,我们给你安排车。你别乱来!”

侧门打开了,车开到了门外。

包围的人让出一条道。郭大壮挟持着冯世真一点点走了出去。容嘉上死死盯着他,不紧不慢地跟着。

“退远点!”郭大壮大吼,刀尖刺破了冯世真的肌肤,一道殷红沿着刀留下。

容嘉上硬生生站住,张开手臂让手下后退。他紧咬着牙关,额头青筋曝露,肩背绷起,如一头随时都能扑过去厮杀的猎豹。

郭大壮退到车门前,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将冯世真推开,跳上车,一脚油门踩到底。冯世真跌落在地上滚了两圈,汽车咆哮着擦着她开过,掀起一阵飞沙。

容嘉上猛然出手从属下的腰侧拔出了一把枪,从冯世真身边奔过,举枪对准了远去的车,接连扣动扳机。

砰砰枪声中,车后窗玻璃纷纷碎裂。车沿着之字形朝前冲。

眼看车就要离开射击范围,容嘉上双目微微眯起,手臂稳健,又开了一枪。

车发出刺耳的声音,斜斜地撞在路口的一株大树上。手下们一拥而上,将郭大壮从车里拖了出来,五花大绑。

容嘉上却把枪一丢,扭头朝冯世真奔来。

冯世真已经被杨秀成扶了起来,拿着一张帕子捂着脖子上的伤,一脸惊魂未定。容家姐妹见危机解除了,也跑了过来,围着冯世真嘘寒问暖。

容嘉上奔到她面前,焦急地去拉她的手。

“伤得怎么样?让我看看!”

“没事。”冯世真忙说,“一点皮肉伤。哎呀你别乱来,疼得很呢!”

容嘉上讪讪地缩了手,扭头朝管事吼:“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把医生请来?”

冯世真苦笑道:“一点皮肉伤,回去抹点药就好了,何必还麻烦大夫跑一趟。”

“处理不好留了伤疤就不好看了。”容芳桦说,“先生还是听大哥的话吧。”

手下把半死不活的郭大壮抓了过来。郭大壮一边肩膀全是血,整个人软若蔫鸡。

“没死吧?”容嘉上冷声道,“给他止血,带去西堂,一会儿再审。”

杨秀成摆手让人把郭大壮带走,又补充了一句:“盯紧了,防他自尽。”

手下将半死不活的郭大壮拖走了,草地上留下了一条不怎么明显的血迹。冯世真低着头,不留痕迹地望了一眼,眼神晦涩。

容家的家庭医生住得很近,不过半晌就赶来了,给冯世真处理了伤口,又打了一针盘尼西林。

“大少爷放心,只是皮肉伤,养几日就好了。”医生笑着对一直阴沉着脸坐一旁的容嘉上道。

冯世真咳了两声。容嘉上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淡笑着谢过医生,让管事把人送走。

容芳林和容芳桦经历了这一场,对冯世真立刻亲了许多。姊妹俩一人挽着冯世真一只胳膊,把人送上楼休息。

容嘉上插不进去,闷闷不乐地目送她们上楼去。倒是冯世真像是听得到他的腹诽似的,扭头朝他笑了笑,道:“嘉上,不用担心我,忙你的正事去吧。”

杨秀成也说:“嘉上,劳烦你去审郭大壮。我这里还有好些佣人没有问过话。”

容嘉上没辙,一脸烦躁地走了。

容家姐妹告辞后,冯世真站在窗前,眺望着下方的庭院。

院子里多了很多身穿黑衣的壮年男子,而容嘉上高挑笔挺的背影在一群参差不齐的手下之中十分醒目。冯世真看不清他的面孔,却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了冷冽的气息。

她又想起了他刚才开枪时的神情,决绝、冷静、毫不留情,就同他当初将餐刀钉入那个绑匪手掌里时一样。那绝对不是个养尊处优的环境下养出来的富家子能做得出来的事!

容定坤歪打正着,养出了一个不容小窥的儿子。

那个叫郭大壮的花匠同冯世真见过几面,只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但是,还有什么人能比一个花匠更加容易在庭院里随意走动而不被注意的呢?

他应当就是那个偕同冯世真传递情报的人,是孟绪安安插在容家的另外一个密探!

他看到过自己往桂树上放情报吗?

他会揭发自己以自保吗?

如果知道了真相,容嘉上是否会走到自己面前,如方才那样,举着枪,充满杀意地扣动扳机?大家情人节快乐。作者也将度过第XX个单身情人节。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四十六章
回目录:《流光之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2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3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4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5莫达维的秘密作者:莫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