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一五九章

第一五九章

所属书籍: 流光之城

孟家书房,模仿着赵府管家的男人放下了电话。孟绪安拿起了留声机的磁针,嘈杂的声音骤然消失了。

“他们信了吗?”杨秀成紧张地问。

冯世真翘着脚稳稳坐着,灵巧的手指转着一支铅笔。

两分钟后,另外一台电话响起,立刻被杨秀成接了起来。

“船动了。”他猛地松了一口气,“成了!”

冯世真抿嘴一笑,提起粉笔把小黑板上的第一行字划去。

“接下来就看第二步了。”

赵家的船风风火火地开到了四号码头,“日出昆山”号驳船上的人已等得不耐烦了,打着灯引导他们靠近。阿金留了心,对方虽然是自己认识的熟人,却依旧要先对密码再把船接驳。

那人已被孟绪安收买,手里又有冯世真破解的密码,顺理成章地对上了。

“赵爷出事了!”

“我知道!”阿金急道,“赶快卸货。我还急着去看完他老人家呢!”

“哟,你小子倒是知道讨好卖乖!”对方笑着,招呼手下搬运货物。

两艘船上的人又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才把货物全部转移完毕。阿金迫不及待地下了船,带着手下直奔赵府而去。

他前脚走,后脚那条驳船就发动了,缓缓离开了码头,借着夜色的遮掩,不过半晌就消失在了苍茫波涛的尽头。

阿金赶到赵府门口时正是凌晨三点半,一日之中最黑暗的时刻。赵府的窗户和头顶的天一样黑,哪里像才出过事的样子?

赵家养的两只大狼狗拼命吼叫,惊动了屋里的人。

赵华安半夜惊醒,心中一阵发慌,推开怀中光溜溜的日本小妾,裹着棉袍就朝外走。他起初还以为是有人来寻仇,可下到楼下,一见阿金一伙人,顿时觉得不妙。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们守着货的吗?”

阿金也已吓得冷汗潺潺,声音直打颤:“小的们听说赵爷遇刺了,特意遵照您的吩咐,把货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来给您请安……”

“你胡扯什么?”赵华安怒喝,连珠带炮一通吼,“我什么时候遇刺了?谁让你把货转移了的?转移到哪里去了?”

阿金暗道了一声完了,膝盖一软噗通跪在了地上,欲哭无泪道:“是赵爷您给咱们发的电报,让咱们转移货物到四号码头的‘日出昆山’号上的。那头船上的还是李三宝和他手下弟兄们呢,也都知道你遇刺的事。瞧,电报还在这里……”

赵华安看也不看那张纸条,抬起布满老茧的蒲扇大掌,一个耳光将阿金抽倒在地,又狠狠提连踢带踩了数脚,一边踹一边骂:“混账!我根本没给你们发电报!你们拿着一封假电报就把货给我搬走了?脑子糊屎的蠢货!”

阿金鼻血长流,抱着赵华安的腿哀嚎道:“赵爷饶命!小的确实是收到了密码电报,还特意打了电话来府上。府上管事说您遇刺了,发了电报让我们转移货物的。”

旁边的管事一头雾水,也跟着噗通跪下,“老爷明鉴,十一点后住宅落钥,我就回副楼睡下,没办法回来接什么电话呀。”

赵家的电话有三个分机,一个在客厅,一个在书房,还有一个在赵华安的卧室里。若是有电话响,赵华安也不会不知道。

什么样的人,会截了他家的电话,窃取了他的联络密码,忽悠得他的手下把价值连城的货拱手让人?

“老八!肯定是是他!”赵华安气得肺都要炸了,把帐全算在了一个同他斗得最凶的人头上,一脚把阿金踢开,草草换了衣服直奔码头。

到码头时已是四点了,距离转货已过了一个多小时,那艘驳船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给我搜!”赵华安咬牙切齿,握着枪发手不住发抖,几欲狠狠扣动扳机打死几个人泄愤,“今天之内必须给我把货找回来。不然我让你们妻儿老小全部给我填了这黄浦江!”

阿金带着手下连滚带爬地跑走了。可是船入江海,哪里能轻易找得到?大伙儿都是地痞混混出身,别的不提,跑路的本事都是一流的。眼看赵华安气疯了注意不到,他们假装着找货,越走越远,趁着天黑全都溜走了。

赵华安站在码头吹了一阵冷风才回过了神,发觉阿金他们有去无回,登时又气得仰倒。

好在有个小个子手下胆子小,没有跟着跑走。他一溜烟地跑回来道:“赵爷,我在六号码头看到有人在装货,船上有几个箱子像是咱们家的。”

赵华安一听,立刻带人冲了过去。

六号码头正有一艘半大的货轮在装货,船上已经堆放了十来个箱子。箱子都刷了一层深绿色,上面本应该有一个白色马头标志,却被人用白油漆糊住了,只能看到一点轮廓。赵华安属马,他昨日下午才亲自盯着手下把那些军火换到了字家的绿底白标的箱子里!

“原来在这里!”赵华安见那船正在起锚,眼看就要开走了,急得跳脚。

“不能让他们跑了!”有人振臂高呼,“都给我上,把货抢回来!每人赏一百大洋,死了的养你一家老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一出,群情奋勇,附和声此起彼伏,抄着家伙就冲了过去。赵华安听着不对想要喝止时,手下都已经全冲了出去,引起了对方注意。一场恶战已爆发,再阻止已来不及了。

他们这一行有三四十人,各个都是配了枪的精壮汉子。一群人如猛虎下山般冲向货船,举起枪就朝对方砰砰射击。对方人除了工人外,只有二十来个保卫。赵家在暗他们在明,赵家又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随着一番枪林弹雨,对方的人死的死,逃的逃,作鸟兽散。

叫骂声中,赵家手下嚣张大笑道:“敢抢我们赵爷的货,吃十七八个熊心豹胆了。也不去打听一下我们赵爷赵华安的大明!”

赵华安见状大乐,喜滋滋地给一个逃跑的人补了一枪,大摇大摆地上了船。

此时天边已经开始渐渐变亮。赵华安不敢耽搁,立即带人验货,准备让自己的船过来接。可随着一个个箱子打开,众人的神色变了。

箱子里确实装着军火。那些稻草之中,是一枚枚炮弹,一杠杠新式步枪,一盒盒精良的子弹。

太精良了,而且印着英文,以及一个展翅的老鹰的符号。

“赵爷,”赵华安的副手斗胆道,“这是咱们的货吗?这好像……是美国货呀……”

赵华安感觉一道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心慌得在空落落的胸腔里打着晃。

“全都打开!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箱子全部都打开了,全部都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美国货。赵华安的货是日本货,而且是中等品,所有货加在一起,都不如眼前这一箱子高射炮弹值钱。

“怎么搞的?不是咱们家的箱子吗?”

副手打湿了手帕去抹箱子上的涂白,那里糊着的不是油漆,是石灰粉。下面,不是众人以为的马头标志,而是美国的飞鹰图标。

“赵爷,”副手压低嗓音说,“看样子,咱们好像是抢错了货了。不过要我说,这货比咱们的那批值钱多了,倒是我们赚了……”

“天下有这样的好事才怪。”赵华安瞪了他一眼,想起了什么,立刻转头张望,“那个报信的小子呢?”

大伙儿左右找了一圈,愣是没找到。那个面生的小伙子似乎报了信就消失不见了。

“遭了!”赵华安狠狠道,“被算计了!这货抢不得!”

下属们依旧一脸茫然,“赵爷,这货要烫手,赶紧拆了转卖了就是。咱们又不是没有卖过美国货。这货上也没有打编码。”

赵华安闯荡江湖多年的经验发挥了作用,他坚决摇头,道:“这事不对劲!别碰箱子里的货,我们这就下船。快!”

赵华安一边说着,连退数步,转头朝舷梯走。就在这时,码头的楼房上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响,子弹划破长空,砰地击中了敞开的弹药箱。

这一瞬被拉长。赵华安转头一望,随即纵身一跃,朝船下跳去。而那些反应迟了一步的手下却并没有这么幸运。被击中的炸弹轰然爆炸,接二连三,摧枯拉朽。船如被一双巨手一把撕裂。碎屑四溅,火光冲天,转眼就吞噬了一切。

巨大的将整个码头都惊动了的爆炸掀起强劲的气浪,将附近的船全都冲得东倒西歪,不住碰撞。货箱纷纷掉落进水中,砸出巨大的水花。码头一大片的窗玻璃齐齐应声碎裂,那无形的气浪甚至掀起了一大片屋顶,瓦砾纷飞。

十来箱的弹药,足足炸了一分多钟才炸完。残破的船燃着熊熊火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吱声,斜着沉入水中。

住附近的居民被爆炸惊醒自好梦中惊醒,裹着棉衣,趿着鞋子,纷纷朝这边围了过来。每张面孔都写满了惶恐茫然,还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人注意到,旁边一艘船下漆黑的水里,一个浑身透湿的中年男人狼狈地爬了上来,捂着鲜血淋淋的胳膊,脚步踉跄,趁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天空一片将将开始放明的深蓝,东边海平面上,隐隐波光如一条条细细的白练。

码头的爆炸让不少人误会是打仗,携妻带子匆匆离家躲避。巡捕房和灭火队接到报告赶赴而来,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赵华安浑身透湿,在初春的寒风中瑟瑟发抖。

爆炸这么剧烈,那么大一艘驳船都炸沉了,他带来的那群手下估计是没有了活路。他倒是因为反应最快跳了水,逃过一劫,却还是被飞溅的碎片划伤了胳膊。

赵华安沿着房屋的阴影前行,躲过了警察的搜寻走到了街上。偏偏时间尚早,黄包车们还没有出来揽客。赵华安不得不裹着湿答答的衣服步行。他抱着受伤的胳膊,狼狈如落水狗。

他如今也拿不准究竟是什么人算计他,毕竟他的仇人实在太多了。只是能把此事策划如此缜密之人,一定还留有后手。于是他也不敢联系任何一个手下,生怕泄露了行踪,只打算先回家看看。

走到赵公馆所在的路口时,附近的教堂正在敲晨钟,是早上六点了。

天色已半亮,路上也有了些行人。赵华安缩头缩脑地走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轰隆汽车声。他下意识避让到了路边,就见两辆满载着士兵的车气势汹汹地从身边开过,竟然直奔赵府而去。

不会吧?

赵华安脑子一片空白,片刻后回过神,摸着墙角跟过去。

那两辆军车急刹车停在了赵公馆门前,从上面跳下来数十名真枪实弹的士兵,几下就砸开了赵府的大门,冲了进去。

赵府几个小时前才闹过,管事带着几个听差还守在大宅里等着赵华安回来,却没想等到了一群凶神恶煞的士兵。

“你们是哪里来的?这里可是德生公司董事长赵老板的公馆,你们是想干什么?快,打电话找巡捕房,说有人来抢劫!”

为首的军官一枪就把电话机打烂了,傲慢冷笑:“找的就是你们赵老板。他两个时辰前带人炸了政府军的军火,我们特来抓人,查抄府邸的。给我动手!”

士兵们一拥而上,抓人的抓人,抄家的抄家,任凭管事叫破了喉咙,都不再多说半个字废话。

赵府上下十来个妻儿老小本好梦正酣,冷不丁被一群持枪的士兵从床上拽了下来,被驱赶着关进了书房里。赵府里所有东西全部都被士兵们搜刮了一遍,值钱的流水一般搬上了车,不值钱的全都随手打砸了。

赵华安的两个成年的儿子都在云南,家中全是一群妇孺幼子,此刻只一个劲哭闹哀嚎,竟然没有一人能出来主事。那些士兵也丝毫不怜香惜玉,把东西搬完了,竟然还要把赵家人赶出去。

“你们家老爷犯法,炸毁了价值百万的政府财产,你们家这块地皮房子如今都已归公。”带队的军官冷声道,“准你们各自带些常用的东西,这就搬出去吧。”

家中值钱的东西都被抄了个干净,赵家人此刻又能有什么可拿的?众人被士兵押着回了房间,都只匆匆捡了几件衣服,然后就被赶出了赵府大门。

“若你们家老爷回来找你们,一定要报告给巡捕房。他现在可是首要犯人,抓到了有赏。”军官丢下一句话,带着满载的军车着绝尘而去。赵府多了铁将军和一对封条看门。

赵家人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站在门外,被冷风吹得骨缝生寒,这才回过神来,登时哭得东倒西歪。赵家下人们却是早就趁乱各自卷着包裹跑走了。唯一忠心的管事还被那群士兵带走了,说要审问。

看热闹的邻居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却没有一个上来慰问相助的。

赵家搬到此处也不过半年,家风糜烂,行事庸俗,邻居都不爱和他们来往。如今看他们家倒霉被抄,同情者有,却是还没有同情到接纳他们回自己家歇脚的。

好在有个邻家的太太提醒道:“你们家老爷不是在外面有小公馆吗?既然是你们老爷置办的,也算你们自家,可以去投靠呀。”

赵家人一听有道理,三个妾也早就不爽那两个外室哄着老爷把值钱东西都往小公馆里搬,正好趁此机会上门搜刮一番。

于是赵家娘子军重燃斗志,派了两个半大的男孩去城里各处联络赵华安的属下和旧友,女人们则浩浩荡荡地朝小公馆开去。

远处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赵华安阴沉着脸看着妻儿老小哭泣呐喊,脚步在原地挪了又挪,却没有上前,而是步步后退,终于转身飞快走掉了。

家里那些值钱的东西被抄了不碍事,可是那些公文资料和他的私印却是落到了军方手中。他没了印信,想联络手下都不便。

赵华安也不知道怎么就炸了政府军的船。政府军的船怎么会那么普通,又才只有那么几个人把守?

他越发觉得这是个惊天大圈套,而自己或许从很早以前就已经踏了进去。

而赵家如今再风光,也不过是个做生意的罢了,别说是暴发新贵,就算真的富可敌国,对上了真的国家,也如蜉蚍撼树,轻易就能被一指摁死。

政府说他炸了军火,那他再无辜,他也只能把这罪名认下来。更何况他如今根本苦无证据洗刷清白!

赵华安一边快走着,一边飞快地想着对策。

家是没法回了,小公馆也不能去。他有自知之明,只要他一露面,那些女人恐怕各个都会争先恐后举报他。心腹属下昨日已折损了大半,剩下的要是没有被抓走,也一时不可信。他不如先忍气吞声,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联系在云南的两个儿子。横竖他还有产业,舍了上海的盘子,等回了昆明之后再徐徐图之。

赵华安半夜出门,身上连个铜板都没有带,唯一值钱的枪也都掉在水里了。他饥寒交迫,衣服湿透,左臂伤口足有三寸多长,深可见骨,不处理不行。想他混江湖数十年,就算少年出来闯荡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刻一般狼狈。

赵华安前思后想,去了容公馆。

天色已大亮,春光明媚。容家的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门廊下,准备送两位小姐去学校。容太太穿着一条居家的紫色绣花旗袍,裹着开司米围巾,送女儿出来。

赵华安站在容家大门对面的马路牙子上,眺望着容太太风韵犹存的背影,五感杂陈地叹了一声,寻思着怎么将她叫出来。容太太自从知道了丈夫和赵华安的真面目后,就和赵华安断绝了关系,如今也不知是否还念旧情肯接济他。

赵华安犹豫着,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声。

那声音有着说不出的熟悉,虽然一时辨认不出来,却能让他本能地戒备惧怕。

他猛地转过头,却被一个黑麻袋当头套住,紧接着一个闷棍将他敲晕。

容嘉上抄着手从门房里走出来,看着赵华安被人搬进了车后备箱里,和孟绪安的手下彼此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世真果真猜中了。走投无路的时候,赵华安会来找容太太求助,他们只需守株待兔。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流光之城 > 第一五九章
回目录:《流光之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果蜗牛有爱情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樱桃琥珀作者:云住 4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5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