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章

所属书籍: 流光之城

傍晚,日头西斜,晒得屋里十分闷热。

井水晒了一个下午,触手温热。冯世真关上了房门,褪去了衣裙,用湿帕子擦遍了全身,洗了头发。

斑驳的玻璃镜里,年轻女子的身躯雪白莹润,腰肢纤细,胸乳两点犹如雪地里落下的梅花瓣。屋内柔和朦胧的光线犹如大师的画笔,勾勒出身躯优美起伏的线条。镜中的女子好似一副油画,又好似镜花水月里的倒影,散发着似幻似真的诱惑。

破坏这幅美景的,是女子后背一道横在腰际的伤疤。伤疤细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利器所伤,却是有些年岁,颜色已经很浅了。

这是冯世真三岁的时候,母亲带着她和小儿子外出,遇到强人。弟弟不知所踪,冯世真跳水逃生之际被人从身后砍伤的。

冯世真还是幸运的,她亲娘为了护着她逃走,当着她的面,被那歹徒割了喉,当场咽气。

冯世真命大,抓了一块木板,被水浪送到了桥头。冯家返乡祭祖,下车在桥头洗手饮马,将冯世真救了起来。

那时冯家的小女儿才患痢疾病死不久,冯太太只当老天爷又给她送来了一个女儿。那个连名字都记不住的小女孩成了冯世真,在冯家过了二十年衣食无忧的好日子,直到一场大火来临。

冯世真冷冷地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想起白日里容太太像人口贩子一样打量她的目光,不禁嗤笑。她擦干了头发扎起来,从箱子里翻出一套半旧的浅青色亚麻衬衫和珍珠白长裙,系了一条宽皮带,往胳膊下夹了一本书,同母亲打过招呼,大大方方地出了门。

白日里大战过了张寡妇,此刻邻居们看冯世真的眼神都带着几分畏惧和好奇,好似发现了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冯世真挂着她招牌似的温和乖巧的浅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从邻居们的眼皮下从容走过。

她走出了里弄,招了一辆黄包车,道:“去新都会。”

“新都会”是年初才开业的一家跳舞场,就在霞飞路上,占据了三层楼房,霓虹灯招牌闪耀得隔着十里都能看到,很是气派。自开业一来,新都会一直客如云集,夜夜爆满,大方的客人捧红了好几个舞女歌星。

这里一楼是弹子房,提供小赌,兼卖酒水西餐。二楼则是跳舞场。三楼则是一排包厢,供会员自组赌局。

冯世真径直走上三楼。站在楼梯口的几个男人纷纷转头。一个穿着驼色西装,带着鸭舌帽的高大男子大步走来,压低声音道:“冯小姐,七爷有客,你要稍等了。”

冯世真点了点头,又折返下楼。走到二楼舞厅,恰好玻璃门打开,喧闹的音乐声涌了出来。里面彩灯晃动,人影憧憧,男男女女搂在一起,跟着节拍跳着一曲欢快的华尔兹。

一个穿着深红色露肩洋装长裙的女郎拉着一个男客,嘻嘻哈哈地奔了过来。冯世真让了一步,红衣女郎却是看到了她,立刻热情地打招呼:“世真!”

那半醉的客人瞅见一个白皙高挑的女子,来了兴致,“这位是谁?”

“不是你能想的!”小宝丽嗤笑着把男客推到旁边一个跳舞女郎伸出来的臂弯里,将他打发走了,过来拉住了冯世真的手。

“好阵子没见你了。你爹的伤好些了吗?”

“已经有起色了,多谢你介绍的西医。”冯世真亲昵地挽住了小宝丽的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上次缠着你的那个男人打发走了?”

“七爷出面,吓唬了一下,就屁滚尿流地跑了。”小宝丽伸出涂着艳红指甲油的手,拨了拨浓密的卷发,“这年头,满上海也找不出有血性的男儿,有也不会日日跑到新都会来”

小宝丽拉着冯世真进了舞厅,坐在吧台一侧的暗处,点了两杯鸡尾酒。

冯世真说:“我看那西医李大夫很是喜欢你的,说你有江湖侠女之气。”

“客人的喜欢,就像这鸡尾酒一样,一点点酒,兑上大半的糖水,花花绿绿的颇好看,却是只能当饮料喝喝。既不能充饥,又不能解愁。”小宝丽转着鸡尾酒杯,浓妆艳丽的脸上,还可以看出少女的稚嫩轮廓。她把手上一只火油钻亮给冯世真看,“新收到的,好看吗?是个做进出口贸易家的小开,出手很大方。”

冯世真拉着她的手认真看了看,估量这钻戒虽然不大,也要上千块,都可以买一辆福特小汽车了。那小开确实很大方。

“你也存下不少家身了,就没想过洗手上岸?”

小宝丽点了一支烟,淡淡地说:“开支太大了,上了岸过阵子还是要下来的。”

混乱的灯光和缭绕的香烟之中,女郎脸部阴影浓重,显得几分削瘦憔悴。

冯世真皱眉,劝道:“你要狠心,又有什么戒不掉的?”

“那你爹戒了么?”小宝丽反问。

冯世真语塞,心里憋得慌,把杯子里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她们这边才喝完酒,侍者又送过来了两杯,说:“九号桌的先生给两位点的。”

冯世真嗤笑,起身道:“我还是上去等七爷好了。”

“别急呀。”小宝丽笑嘻嘻地拉住她,“哎呀你看那边!”

冯世真侧头望过去,见舞厅门口走进来一个高大健壮的年轻人,留着平头,浓眉大眼,十分俊朗。这种一看就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冯世真见得多,不以为然。

就在她要转身之际,一个白衣青年跟在平头青年的身后走进了舞厅。

满屋姹紫嫣红的灯光,那抹白影突兀得刺眼。冯世真一愣,忽然忘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白衣青年和他同伴一般高挑,身材却要单薄些。白衣黑裤,皮带勒出他劲瘦的腰肢。他肩背挺括,身姿如迎风白杨,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富家子弟中极其少见的精干硬朗之气。

“啧啧!”小宝丽柔软的手臂搂着冯世真的腰,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同她一并朝那边望,“居然在这里也能见到这么干净的公子哥儿。好生的面孔,像是新进城的呢。”

白衣青年一走进舞厅,就吸引住了大半的目光。他的脸紧绷着,似乎只是无意地,朝冯世真他们这边扫了一眼。

剑眉星目,瞳仁如墨,眼光仿佛一汪冰冷清澈的雪水流转而过。

“这么俊秀,这么干净。”小宝丽懒洋洋地感叹,“这可是真真儿的贵公子呢。和这样的人光是跳舞没意思。若是能和他恋爱一场,那才划算。”

可不是么?不知道是多好的家庭,才养得出这么一个钟灵毓秀的人来。

白衣青年被同伴拉着走进舞池,立刻就被热情的舞女包围。比起他那个潇洒自如的同伴,白衣青年显然对这样场景有些抵触。闪烁流转的灯光,争妍斗艳的舞女,都没能让他的眉目舒展开来。他倨傲冷漠地站着,身形笔直,无声地抗拒着周围的一切,拒绝融入进这个纸醉金迷的环境中。

望着青年冷峻清秀的脸,冯世真不禁露出一个温柔笑意。

若是她家没有破产,父母没有伤病,她也许也能同这样一个穿着白衫、俊秀干净的青年恋爱吧。他们也会手拉着手,去参加同学家举办的茶舞会,在朦胧的月光和流转的彩灯下跳舞、接吻。

少女的梦还没来得及实现,就已经被烧毁得一干二净。也只有在这个彩灯流光、弦乐悠扬的时刻,才重新拾起,短暂地温存片刻。

“冯小姐。”保镖寻到了舞厅来,“七爷要见你。”

冯世真瞬间从梦幻回到了现实,仿佛从半空中噗通落了地,摔醒了回来。她迅速收拾好了情绪,不再他顾,跟着保镖离开了舞厅。

回目录:《流光之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月歌行(奔月)作者:蜀客 2听说你喜欢我作者:吉祥夜 3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4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5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