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所属书籍: 第二次初恋

    于江江回国以来酒量渐渐差了,也就和段沉随便喝了几罐啤酒,居然醉得回家就直接睡了。

    从前在留学的时候,隔三岔五朋友过来聚个餐都要啄点酒,澳洲的生活很无聊,不像我们伟大的祖国夜宵文化那么发达,不高兴能找几个朋友到各式夜宵摊吃个够。

    墨尔本的city很小,一共就九条街,她当时住在一区的中部,离city有些距离。附近24小时经营的也就麦当劳之类的快餐。夜店每周五六日才开,她也没什么兴趣。除了学习、打工,她惟一的娱乐也就和朋友们一起喝喝酒唠嗑唠嗑。这也直接让她锻炼出了很不错的酒量。

    人年纪渐渐大了,所有的机能都会开始退化。从前和朋友喝嗨了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现在喝一点点酒第二天就头疼得要命。于江江望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心想看来是时候得把酒给戒掉了。

    囫囵地洗漱了一番,于江江正准备去拿衣服,路过客厅,突然发现她的米色沙发上多了一个“不速之客”——层层叠叠的,于江江疑惑地伸手一扯,居然是一条婚纱。

    于江江觉得自己可能失忆了,关于这婚纱出现在她家的事情居然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坐在沙发上,用婚纱蒙着头,屏息静气地开始回想。

    那些被她丢失的记忆碎片开始一点点回到她的脑海里。

    段沉举起一块slow down装修没用完的石英石地砖居然就直接砸了slow down的橱窗。这剧情的发展实在太像电影了。□□十年代的电影总是充满了这样疯狂的情节。可观众还是深受感动。

    里,不受祝福的华仔和jojo坚持要在一起,华仔砸碎了路边婚纱店的橱窗,为jojo抢了一条婚纱,两人在教堂里,jojo换好了婚纱,还没开始婚礼,就听到华仔的摩托车声,她追了出去,华仔要去复仇,她执意要随他去。

    后来许多电影里都有这一幕,女主角穿着婚纱坐在男主角的摩托车后座,风吹起轻盈的纱裙,像年轻的爱情一样,在风中肆意飞扬。

    当于江江还在发怔的时候,段沉已经快准狠地将橱窗里的婚纱取了下来,踏着破碎的玻璃,在刺耳地刺啦声中,他狠狠地将婚纱塞进了于江江怀里。

    由于店铺还在装修,安保系统还没有做完善,虽然警报器没响,但玻璃破碎的巨大声响还是引来了商业街的保安队。

    看着不远处的来人,段沉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于江江。

    “跑!”

    这是于江江听到的段沉说的最后一句话。

    怀抱着婚纱,于江江拼了命地跟着段沉在街上飞奔着。冷啸的风无孔不入地进入她的身体,后背全是汗,明明累极了,可她却仍兴奋异常,跟着段沉穿街走巷。

    周围的所有建筑物都在快速后退,像一道道的光带,斑驳飘逸。那一刻,眼里的风景都像电影里走快了的镜头,一切都是恍恍惚惚的。夜那么静,于江江只能听见彼此的脚步声,以及,她鼓噪异常的心跳。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样疯狂过,于江江觉得这种刺激让她全身的细胞都在不知餍足地尖叫。也许潜意识里她一直在期待有一天能这样不顾一切一次吧?

    她需要这样的叛逆,许久许久了。

    两人都不记得跑了多久,久到于江江觉得也许要走到世界的尽头了。段沉终于停了下来。

    累都说话都说不完整的于江江一直在打哆嗦,她靠着墙,明明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限,她却还傻傻地笑着。

    她说:“段沉,怎么能没有摩托车?差评啊!”

    段沉大口地喘息着,汗珠从他的发梢滑下来,落在他饱满的额头上,最后顺流而下。他看着于江江,眼里有难掩的笑意:“要不,现在去抢一辆吧?”

    于江江哈哈大笑:“要不,下辈子就在牢里过吧?”

    “如果和你一起的话,那就过吧。”

    ……

    手上握紧了婚纱,那特殊的手感让于江江明白,这并不是一个梦,而是确确实实发生的事。真是荒唐极了,一贯遵纪守法的于江江居然怀抱着一件“赃物”。

    “谁给我买一条slow down,我立刻嫁给他。”回想自己说的疯话,于江江忍不住咧着嘴笑了起来。

    段沉一定没有听见吧?如果他听见了,他现在一定感觉到很害怕吧。

    想起段沉惯常的调侃表情,于江江觉得心里像有火暖在煨着一样,热乎乎的。

    其实段沉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朗眉星目,嘴唇薄薄,看惯了五官深邃的鬼佬,再看他也不会觉得寡淡。从某种程度来说,他比陆予更好看。

    对于江江来说,坏坏的段沉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于江江不知道下一次打开的时候,又会有什么惊喜。她总忍不住被他吸引。他就像一个谜,于江江总想一步一步解开他,却发现一层还比一层深奥。

    不知不觉,段沉已经像空气一样,成为于江江生活里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在她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她的心已经习惯了段沉。

    她不知道现在对段沉的那种悸动叫什么。那是一种和对陆予完全不同的感觉。

    她爱陆予,那种爱又酸涩又幸福,只是看着他,就好像已经得到了天大的满足。

    而对段沉,那种轻松的心情无法复制。她在他身边总是笑着,没有任何伪装和面具,好像不费力就能待在他身边,明明没认识多久,却觉得好像在一起很多年一样,总有种若有似无的默契。

    她从来不会想段沉。因为当她忆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在眼前。

    她爱上他了吗?于江江只是这么想想而已,立刻就开始疯狂地自我否定。如果这么轻易就能爱上一个人,那么这么多年她为什么从来没有爱上过别人呢?

    思前想后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婚纱,去还吧,估计得被抓走,这破坏的罪名也挺吓人的;不还吧,心里又有点心虚害怕,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监控拍到了他们,会不会过几天就有警察临门呢?

    于江江小心翼翼把婚纱收了起来,想着回头碰到段沉了,再问问他吧。毕竟是他去砸的,她充其量也就是个藏赃罪吧。

    于江江一连心虚了几天,每天出门看到警察巡逻都吓得躲得远远的,她不禁在心里佩服那些潜逃的罪犯,这样的高压,怎样的心理素质才能承受得住。

    奇怪的是,一连过去几天,完全没有任何人来抓他们,slow down首家国内的直营店被砸了居然没有一条新闻报道,也太不寻常了。

    过了好几天于江江有些忐忑不安,她给段沉打电话,段沉的电话不在服务区,没听见他那恬不知耻的声音。于江江居然还有点挺失落的。

    为了不让自己被段沉影响心情,于江江赶紧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了。

    张晚情的事她还没解决呢,最近经理和组长看到她,都是低气压,于江江也挺胆怯的。想想自己也有点冲动,被骂就骂呗,干嘛要装英雄,还“负责”呢,她能负才有鬼。

    就在她考虑着要不要循着地址上个门去问问的时候,苏允文倒是先来了。

    找不到段沉的郁闷再加上对“渣男”的愤慨让于江江对苏允文说话也没好气。

    “苏先生,您这么做,让我真的很为难。您都结婚了,还来找我们公司做策划,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和您一起骗婚呢。”

    苏允文也不生气,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半晌说:“这场婚礼请你们继续跟进,别的问题,我会解决。”

    于江江皱着眉头,不能理解地说:“这还怎么继续跟进?您要离婚吗?”

    苏允文终于来了几分脾气,肃然着一张脸对于江江说:“于小姐,拿钱办事,不问其他,这点操守没有吗?如果贵公司不能做,我可以换一家。”

    于江江吃了瘪,瞪大着眼睛,把冲口要出的话一句一句都咽了下去,落在嘴边,只剩一句:“行,苏先生,我会尽力。”

    于江江被苏允文一句话气得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心想怎么现在渣男都这么狂呢?都有老婆孩子了还骗着自己初恋女友,真的太过分了。回想初中时候还被新闻里的他感动得狂掉泪,真是太不值了。

    她气呼呼地看着资料做着策划书,第一次感到工作是这么累,得做这么多违反自己意志的事,完全是助纣为虐。

    张晚情是在苏允文走后没多久来的。她穿着一件普通的线衫,有点自然卷的头发被她扎成马尾。她精神状态看上去很差,本就黝黑的皮肤上没有一丝光彩。眼神里充满了疲惫和困倦。

    坐在公司红色的软沙发上,她瘦瘦得缩成一团,看上去有些无助和彷徨。

    于江江有些于心不忍地看着她,最后开口试探性地劝了一下:“张小姐,你真的决定和他结婚吗?”

    张晚情有些紧张地绞了绞手指,脸上有欲言又止的表情,片刻后,她突然一脸笃定地抬头,对于江江说:“这场婚礼,是他欠我的。”

    来婚庆公司之前,张晚情刚和曹惜若见过面。时隔十几年,两个曾经最好的朋友再见,却不想是以完全敌对的身份。

    曹惜若已经为人/妻人母,看着张晚情的眼神有些闪烁,可那闪烁很短暂。没一会儿,她就先发制人地说:“我曾经觉得很愧疚,你真心把我当朋友,什么都告诉我,可我真的不想听你们恋爱那些事。我爱他,在你爱他之前,并且从来不比你少。”

    咖啡厅的背景音乐悠扬到有点哀伤,张晚情眼眶有些涩涩的。

    好难受,十年,她苟延残喘地活着,就为了等待有一天能逃出来。可她出来了,却要同时失去爱人和最好的朋友。

    “你一直在我身边伺机等待,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张晚情质问着她。

    曹惜若抿了抿唇,眼眶中瞬间就蓄满了眼泪:“我走得远远的,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你们。十年,我什么都不曾说过。收到你们的请帖,我还没回国就告诉自己,这一辈子只要看着你们幸福就好。”眼泪成串地掉落,那么楚楚动人的表情。

    可这一切无法撼动张晚情,十年那么惨痛的经历,让她觉得连流眼泪都是奢侈。

    “我承认,你失踪的时候,我一边觉得难过,一边又卑鄙地觉得很庆幸。因为你的失踪,我才能走到他身边去。”曹惜若梨花带雨地说:“不要怪他,不是他的错,是我主动追求他。他是个好人,因为这一点,我们才都爱他,对吗?”

    张晚情一直一言不发,眼神呆呆地望着曹惜若,看着她嘴唇一张一合地说着:“你得到他的爱,十年,甚至一直到如今,你已经比我幸福得多。我知道很对不起你,可我们不仅仅是结婚了,我们还有个女儿,今天的我没有办法说走就走,我的孩子是无辜的。”

    曹惜若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地说:“你要的婚礼,他一定会替你完成,但是可不可以求你,在婚礼后把他还给我和孩子?”

    曹惜若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好痛苦,痛苦到张晚情都有点心疼了。

    那么一瞬间,张晚情觉得心像突然被挖走了一样,顶着那么空荡的胸腔,接受着风的肆虐和洗礼,张晚情觉得已经麻木到不知道疼了。

    她只是痴痴地看着曹惜若,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地问她:“那我呢?我把他还给你,谁把我的爱人还给我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新的比较早。。。tat昨天的留言好少。。。打击我。。。。

    123言情真抽的这么厉害你们都留不了言了吗。。。

    飙泪。。。多试几次呗。。。

    大姨妈123言情啊~~~~~~

    【感谢各位土豪捐款】

    宣伊扔了一个地雷

    cloris_扔了一个地雷

    叫姜糖水的兔子扔了一个地雷

    涵小牧扔了一个地雷

    苏叶扔了一个地雷

    小爱扔了一个地雷

    refxv4365m扔了一个地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二十五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2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3篮神饲养指南(篮神的诞生)作者:胡说 4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5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