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所属书籍: 第二次初恋

    这明显的威胁不仅没有让钟又青乱了阵脚,反而让她彻底平静了下来。她擦掉了眼泪,整个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仿佛刚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并不是她。

    从背后看,钟又青的背脊挺得很直,倔强的姿态让于江江对她生出了几分怜惜。不管这其中有什么内情,于江江仍然先入为主,觉得钟又青是个好人。这无关什么旁的东西,只是经过接触之后的一种感觉。

    于江江觉得真爱应该被成全,她皱着眉头,有些讨厌那个经纪人。正准备上前去帮钟又青一把,就听到她用一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语气对那男人说:“我从来都不怕死,你竟可以威胁我,大不了我们就一起死。”

    那经纪人大概是被钟又青毫不在乎的样子震慑住了,一时气势弱了一截,嘴唇动了半天,最后只逞强地说了一句:“你要是敢你就试试?”说完不解气,又补了一句:“你这个疯子!”

    钟又青冷冷一笑:“我本来就是个疯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钟又青不屑再与他争辩,只说:“我重活一次,就是为了走到他身边去。我和你说过我爱他,我能为他去死,你不信。”

    “……”

    于江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钟又青转身,与她四目相投那一刻的尴尬。

    她定在原地不敢动,嘴角扯了扯,笑也笑不出来,表情也不敢有什么明显的变化,生怕刺激了钟又青。她有些无奈地举起双手,用很无辜的表情说:“我们只是路过的。”

    钟又青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冷,只淡淡“嗯”了一声。于江江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只好讪讪说:“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慢忙。”

    “等等,于小姐。”钟又青叫住了于江江:“我们能一起回城吗?正好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

    于江江愣了一下,一抬眼,正看到钟又青脸上又恢复了几分暖色,淡淡的笑意让她恢复了平时温柔中带点忧郁的样子。于江江有些恍惚,她不禁开始怀疑,刚才那个语气森冷的女人只是她的幻觉。

    钟又青提前结束了拍摄。和经纪人大吵后,她要提前走也没有人拦她。由于slow down的拍摄追求原味,化妆师并没有给她画很重的妆,看上去倒也不是很突兀。钟又青沉默地换下了婚纱,拆了头纱,和身边的工作人员点头示意后便直接走人了。整个过程流畅得有点奇怪。

    在钟又青的邀请下,于江江坐了她的车。陆予欲言又止,但也礼貌地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于江江上车之前陆予叫住了她。把她拉到一边。

    陆予站得离她很近。于江江觉得这样的距离微微有点压迫感。她一直专注地盯着陆予的领带。离开酒局,陆予把领带扯松了一些,此刻领带结刚好挡住衬衫的第二颗纽扣,也正好是她视线的高度。

    陆予抬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于江江的头发,像爱抚宠物一样温柔。

    “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陆予有些不放心地说。

    于江江有些不解:“那女模特是我的客户,我们认识的,能有什么事?”

    头顶有陆予轻轻的叹息声传来,他有些无可奈何地说:“我有时候希望你一直这么单纯,我想把你保护在这样的环境里;可我有时候又害怕,你会因为太单纯受到伤害。”

    还不等于江江反驳,陆予接着说:“那姑娘怕是得罪经纪人了。你要知道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你尽量离远些,免得被波及。”

    于江江眉头皱了皱,抬起头很执拗地看着陆予,毫不避讳他的注视,对他的说辞直摇头,她笃定地说:“就算不混娱乐圈对我客户应该也没什么。她丈夫对她特别好。特别特别爱她。”

    陆予眼中有些担忧的神色,“于江江,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可能是爱,可剩下的,全是肮脏的东西。你的世界怎么会这么简单,来来去去只有爱?”

    于江江沉默了一会儿,她抿了抿唇,对陆予说:“因为我一直在追逐最美好的东西,对我来说,没有爱,就什么都不是了。”

    于江江有些怅然地看着陆予,觉得他的眉目间仍住着她过去的爱恋。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陆予,你知不知道,我曾给了你我所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而你,是我曾追逐过的,最美好的东西。

    坐在钟又青车里,两人都很安静,一句话也没说。大概是两人都心情不佳的缘故。

    于江江反复在思索陆予说的话,也许他说得有道理,可她始终觉得那感觉是不对的。

    她抬头看了一眼钟又青,她神色专注地看着前方,似乎对未来全然没有担心的样子。回想陆予的提醒,不禁也有了一丝担忧。

    于江江问钟又青:“这样走了,之后会不会有麻烦?”

    钟又青眉头挑了一下,随即绽放出一个动人的微笑:“谁知道呢,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于江江见钟又青这么乐观,也放下心来,开始聊起了家常:“你是自己想当模特的吗?”

    “不是。我有一天走在街上,被经纪人、就是你今天看到的那个男的发掘的。然后他就签了我。我走过几次秀,一直没什么动静,这次婚纱秀突然红起来的。”

    前方变灯,钟又青不得不停了车。

    大路口车来车往,让人有些眼花缭乱,零落伫立的信号灯此刻看上去寂静而孤单。钟又青盯着那些车辆,双手搁在方向盘上,似是无意,却也很决然地说:“就是我手术出院第四五天吧。”她突然回过头来,用有点绝望也有点诡谲的表情指着自己的脸说:“就是这张脸,美得连星探都看到了我。”

    “噢,”她眼睛睁大了几分,仿佛突然想起一样说:“我忘了说了,是整容手术。”

    “……”于江江觉得此刻车厢里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一贯伶牙俐齿的她一时也尴尬地语塞了起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眼角余光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钟又青的脸色,她脸上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从于江江看来,钟又青那张脸确实美得有点不真实,但又并不是当下那种流水线的整容脸,而是美得很自然,甚至找不到一丁点整容证据的那种美。五官都有自己的特点,尤其那眼神和眼角眉梢的愁绪,很有记忆点,能让人过目不忘。

    于江江想了半天,才磕磕巴巴地说:“其实……其实现在很多人都会动动手脚的。就和美容差不多。我也有好几个朋友割过双眼皮……”

    钟又青苦涩地一笑,“怎么会一样?我几乎是换了一整张脸。”她指着自己的下颌说:“这里削掉了两块大骨头,难以置信那是我身体里拿下来的。”

    大概是被勾起了对过去那些煎熬经历的回忆,钟又青脸上瞬间涌上了痛苦的神色,“麻药褪去的时候,我疼得不能睁眼,也不能说话。彻底痊愈的那一天,我告诉自己,我是全新的一个人了。我扔掉了那两块大骨头,同时也扔掉了我自己。”

    钟又青眼眶中有泪水,她眉头微皱,泫然欲泣的样子那样美,把于江江都看痴了。

    “有人天生就可以这样美,拥有一切,还有完美的爱人。而有的人,一生下来就被歧视、被欺负,因为长相丑陋,得不到任何机会,也没有人爱。”

    于江江无法体会她的心情。她对钟又青的过去一无所知,只是安慰她:“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把握现在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决定重新开始,就好好地过下去。”

    “现在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钟又青猛得踩了一脚,轰了一下油门,引擎作动的声音震得整个车都在抖,她脸上有发狠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谁也不能阻止我得到幸福。谁也不能。”

    “……”

    钟又青将于江江送回了公司。下了车,目送钟又青离开,于江江才发现自己后背竟然出了一兜的冷汗。说不上为什么,就是对钟又青那种亡命之徒的表情产生了无可言喻的畏惧。

    钟又青对自己太狠了。于江江摸着自己的脸,想象着割两块骨头的感觉,那一定很疼。

    回到公司,同事告知于江江,江一述来过了,主管亲自接待的,替他们把合同签好了。还难得当众表扬了于江江,说于江江这一单干得不错。

    好不容易受了表扬的于江江原本应该高兴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见识了今天那样奇怪的钟又青,她心里有点毫无根据的预感,这一单可能不会成。

    收好了已经签署好的合同。给江一述回了电话,他似乎正在忙工作。两人没说到几句话,他只说过两天还会再过来,便挂断了电话。

    握着已经挂断了电话的手机,于江江隐隐有些不安。

    还没下班,段沉已经兴高采烈地到了公司。他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也没有戴什么乱七八糟的首饰,脸上带着一丝孩子气的表情,似乎有什么好消息要和于江江分享。

    段沉是个耐心不错的人,坐在公司大堂里等着,既没有催也没有打扰于江江工作,就坐那玩手机,乖巧得像个听话的小学生。

    现在他们公司的人对段沉已经见怪不怪。都以为是于江江的男朋友,看到他还会打招呼。年轻女同事们偶尔也议论议论于江江,毕竟段沉的百万名车还是有点惹眼。

    下班后,段沉准备带于江江去吃云南菜,他刚发掘了一家不错的餐厅。谁知他一路决策失误,走错了路线,堵在了下班高峰的高架桥上。

    段沉也不急,自然地和于江江搭着话。倒是于江江,心里藏着事,有点心不在焉。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把一句话重复了三遍还没有引起于江江注意的段沉实在忍不住了,问道。

    “什么?”于江江猛一回头,一脸茫然。

    段沉撇了撇嘴:“我说——我今天拉到风投了,马上我就要有自己的事业了。”

    于江江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一脸鄙夷地说:“就你那公司还需要风投?”

    段沉斜她一眼:“是别的项目。”

    “分手业务已经满足不了你了?你还准备开拓什么业务?帮人不赡老,不养小吗?”

    “于江江,在你心里,我到底是有多龌龊?”段沉有些懊恼地看了于江江一眼:“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我在ucla是学的engineering吗?”

    于江江也是第一次听段沉说起他的专业。真是风马牛不相及。她用一脸震惊的表情说:“我万万没想到一个学工程的开了个这么缺德的公司!”

    段沉不屑和她辩,只寥寥说着:“你不知道的事多了,你这智商,能知道什么?”

    于江江捏了捏手指,也没有反驳什么。她手撑着车窗,一回头,一眼正看到slow down的广告牌。巨幅广告牌上是钟又青美轮美奂的婚纱照片。

    她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一回头,问段沉,“你觉得在爱情里,是外貌重要,还是感情重要?”

    段沉有些意外,本能地问:“怎么突然问出这么深奥的问题,这不是你智商可以驾驭的,没事吧你?”

    于江江白了段沉一眼:“问你你就回答,怎么屁话这么多。”

    段沉笑:“没有外貌,怎么谈感情?你不是一天到晚只意/淫吴彦祖贝克汉姆那些帅哥,也没见你意/淫和潘长江郭德纲来段旷世恋情啊?”

    “……烦不烦啊?”说话就说话,不打比方会死?

    段沉呵呵笑了两下,说:“你问一个长得这么帅的人外貌重不重要,怎么可能得到有价值的回答,我说不重要,我也没办法变丑,也办法阻止那些女人爱我的脸啊。”

    作者有话要说:段沉一章不出现大家就直叫唤啊。。。

    现在人气已经这样了吗。。。。

    我明天考试,一整天考试。。。真诚求过。。

    本来打不开123言情不能更新,后来突然打开了,所以赶紧写了,攒点人品~~~~

    【感谢各位投雷】

    小爱扔了一个地雷

    樱庭步扔了一个地雷

    苏叶扔了一个地雷

    奕奕妈扔了一个地雷

    原来下雨很苦逼扔了一个地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三十七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苏记(天子谋)作者:青垚 2你如北京美丽作者:玖月晞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第二次初恋作者:艾小图 5恋恋匠心作者:梨花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