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所属书籍: 第二次初恋

    钟又青瞥了江一述一眼。什么都没有再说,一转身仿佛成了永恒,以那样决然的背影直接回了屋。

    “钟又青!”于江江追了过去。她一进门,已经看到卸下伪装靠着墙哭得不能自已的钟又青。连哭都不敢哭出声的钟又青。那样压抑着情绪,看上去可悲又可怜。

    “我还是输了。”钟又青用小到于江江都几乎要怀疑自己听错的声音说着,“他一点都不爱我。”

    事到如今,钟又青关心的,仍然只有爱与不爱这一个问题而已。想想真有些心酸,这段爱对她来说到底是怎样的重量?于江江心里震荡不已,眉头深锁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于江江觉得钟又青周身似乎有一座她自己画成的牢。旁人进不去,她也出不来。

    挡住了试图进来的江一述,于江江扶着门,很语重心长地说:“你做的,不是把她接回‘家’,而是把她接到你心里去,对她来说,那才是家。江一述,如果今天她没有一张和周小葵相似的脸,你还会爱她、与她共度一生吗?想清楚这个答案,再来找她吧。”

    轻叹了一口气,于江江关上了门,将一脸迷惘的江一述关在了门外。

    门关以后,屋子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哭累了的钟又青一言不发地躺回了于江江的床上。于江江站在房门口看了她一眼,她背对着于江江,身体蜷曲像一只煮熟的虾米。对此,于江江也无力做什么,只是轻轻给她把门带上。自己拿了新的被子去另一个房间睡。

    于江江这人别的没什么,就是对睡觉臭毛病特别多。睡惯了卧室那张床,这会儿睡书房里这张沙发床怎么都睡不着了。

    拿着手机打了一会儿游戏,把游戏里朋友圈的排名刷到了第一名,独孤求败以后游戏也有点懒得打了。退出游戏,手机提示还剩百分之十的电量。于江江想着干脆用完所有的电踏实睡觉算了。

    于是,百无聊赖的她给段沉发了一条短信,以顽皮的口吻:姿势不对,起来重睡。

    本以为那么晚了,段沉应该不可能回了,却不想于江江还没从信箱里退出来,段沉的电话已经来了。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段沉问。

    于江江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房间里暗暗的,只有手机屏幕的光和窗纱缝隙漏进来的点滴月光。于江江翻了个身,将手机枕在耳边。

    “认床。”

    “床?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呢?”

    “不在家能再哪?”于江江对他满嘴跑火车显然已经习惯,大半夜的,两人也没什么正经话题要说。于江江简单给他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段沉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说:“要是实在不舒服到我家里来睡吧。我一套都买的意大利进口的,肯定舒服。”

    于江江揶揄一声:“我傻啊,这么晚了羊入虎口。”

    段沉言辞咄咄:“你这么误会一个好心的正人君子,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像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能对你下手?”

    一晚上,于江江终于出现了一点笑意,反击他:“谁知道呢?我这么漂亮,难保你不会把持不住。”

    仿佛能看到于江江此刻得瑟的小模样,段沉突然用很是宠溺的语气说了一句:“小傻瓜。”

    于江江被这个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雷人称呼雷得全身一僵。

    “你吃错药了?”于江江问。

    段沉突然很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说:“可能吧。”

    于江江感觉到他语气中点点微妙的变化,“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电话那端的段沉沉默了许久,听筒里只传来他平稳的呼吸和电波兹兹的细微声音。于江江握着手机,明明两人都没有说话,却没有一个想要挂断电话,只是这么沉默相对。

    “于江江,我来接你吧。”

    于江江眉头皱了皱:“这么晚了,去哪儿?”

    “出去喝一杯。”

    于江江撇撇嘴,想想这时候不能离开钟又青,只得拒绝:“我戒酒了你不知道吗?”

    “我真的想见见你。”

    于江江终于感觉到段沉的不对劲,忍不住关切地问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电话那头的段沉很感性的又叹了一口气。于江江关注地听着听筒里的声音。隐隐传来脚步声,一步一步,似乎是段沉正在往哪里走。没一会儿,于江江听到类似推拉门的声音,再然后,她听见了呼啸而过的风声。

    “你去阳台了?”

    “嗯。”

    “不冷吗?”于江江问。

    “我正在找你家的方向。”段沉感慨道:“好远,看不见你。”

    于江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们住那么远,你要能看见,那只能说明你见鬼了。”

    段沉在电话那头似是笑了笑,于江江听得并不真切。许久,迎着风的段沉突然用很平常的语气,如掷重磅炸弹一般说:“我刚知道。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误会了乔恩恩。她并不是因为变心了才嫁给别人,只是因为骄傲才嫁给别人,我母亲曾……见过她。”段沉刻意弱化了他母亲对乔恩恩的百般羞辱,但于江江不难想象,以段沉这种富二代身份,长辈和小辈的女朋友见面,多半是诸多微词,就像电视剧里写的那样。

    “……”不是段沉陡然提及“乔恩恩”这个名字,于江江几乎都要想不起这个人是谁。段沉对感情的果断让于江江几乎已经忘记段沉也曾爱过别人,也曾与别人有过深刻。许久,她欲言又止,嗫嗫嚅嚅地问:“怎么突然……说起这些?她回来找你了?”

    “不是。”段沉说:“只是从别人口中知道了以前的真相。真奇怪,我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当我理直气壮恨一个人的时候,我可以用尽办法去报复。可当我发现一切都是一场误会的时候,我却没胆量面对了。”

    于江江沉默地听着段沉说话,她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斟酌许久,问出她此刻最想知道的答案:“你还爱她吗?”

    “如果我回答还爱呢?”段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不等于江江回答,手机因为彻底没电直接关了机。看着完全陷入黑暗的手机屏幕,于江江微笑着,用很苦涩的笑容对着已然没有反应的手机说:“那就回去找她。”

    “如果你不怕我伤心的话。”

    “……”

    如果说之前与段沉之间的所有进展全都依靠于段沉的毫不退让步步紧追,那么,毫无疑问的,段沉那个反问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于江江打回了原形。

    一晚上没有给手机充电,于江江害怕再接到段沉的电话,她不愿再继续那个话题,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清早,于江江起床的时候钟又青已经离开了。于江江想想自己还真是混沌又糊涂,连钟又青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钟又青给她留了一张便条,上面娟秀的小字写着:谢谢你的收留,很遗憾不能一辈子在你这儿躲风避雨。很多事逃避也没有用,比如告别。我已收拾好自己,与过去告别。勿念。

    于江江看完便条,随手将它搁回桌上。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钟又青把这十几年的执拗收拾好吗?足够她与过去告别吗?很显然,这答案是否定的。可她却不能否定钟又青什么。

    于江江知道不该管,可她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

    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静静喝完水。于江江才鼓起了勇气去把手机的电充上。

    五分钟后,手机顺利开了机。短信箱里有二十几条提示。全是未接提醒。其中十个未接来自段沉的号码。另外十几个都来自早上,于江江扫了一眼那陌生的十一个数字,完全想不起来是谁。

    她正想得出神。那人电话又进来了。于江江顺手接了起来。

    “江江姐!”电话一接通,那端已经传来陆鑫明显带着哭腔的声音。于江江仅凭一句话就听了出来。

    “怎么了?”对陆鑫,于江江总有一种做姐姐的责任心。即使他并不是他的弟弟。

    陆鑫六神无主,已经全然乱了阵脚,此刻说话也有些颠三倒四,半天阐述不完整,“江江姐,求你劝劝我哥吧,他真的不能做这样的决定!”

    于江江错愕地挑了挑眉,问他:“到底是什么事?陆予他怎么了?”

    陆鑫吸着鼻子,很明显是在哭,他心疼陆予,舍不得他做太大的牺牲:“他用了这么多年才在北都有了事业有了房子。不能就这么毁于一旦。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回江北来。我不要他放弃。”陆鑫难受地求助于于江江说:“我妈前几天检查出来,肝癌晚四期。医生说最多还能活半年。我哥决定辞职回来陪妈妈。”他哽咽着说:“江江姐,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辞职啊。他那么想成功,不能让他半途而废。妈妈……妈妈我能照顾,我可以改志愿,读江北大学。”

    “……”于江江觉得自己也许没有睡醒。亦或还在梦着,总觉得这个电话,甚至陆鑫说的那些话,都充满了不真实感。肝癌晚四期?陆予的妈妈?

    怎么可能呢?回忆起阿姨纯朴辛劳的样子,于江江不禁眼热了起来。一个有残疾的寡妇,辛辛苦苦在菜市场摆摊养大两个儿子,福还没享到呢,怎么就……

    上天真的对人太不公平了。于江江喉头硬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呢?是不是医院搞错了?阿姨她……”

    她哭着,陆鑫更是跟着哭个不停:“我妈和我哥一辈子都没享过福……我不能……不能让他们……为我牺牲……”

    “……”

    ******

    就在于江江急匆匆出发去陆予家的时候,江一述也正在到于江江家的路上。

    昨夜他离开后,不敢回和钟又青的家。那里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有顶的房子。离开了钟又青,便什么都不是了。

    开车回了父母家。退休在家的父母早就睡了。他轻手轻脚地开门,生怕吵醒了他们。

    回房后,江一述急匆匆地找出了高中的毕业纪念册。

    年代久远的纪念册,明明一直放在柜子里不曾拿出来过,纸张却还是泛黄了。任何东西都无法和岁月抵抗,它的痕迹总是那么深重。

    江一述一页一页地翻着纪念册,除了那张集体照,江一述几乎找不到一丝钟守真曾存在于他生命里的证据。

    纪念册的最后一页是签名页。江一述很仔细地在一众层层叠叠地签名里找到了钟守真的签名。江一述这才发现,原来冥冥之中真的是有迹可循的。

    钟又青写“钟”字的时候,最后一竖喜欢写成向左的一勾,而钟守真也是如此写法,对钟又青字迹很是熟悉的江一述一眼就认了出来,这确实是出自从一个人的笔法。

    已经有点想不起当初钟守真在他的纪念册上签名的情形。这本纪念册所有人都有一本,是学校发的,一发下来大家就自发的互相交换,三年的青春和回忆,最后只写成纪念册上挥斥方遒的一撇一捺。

    记忆中那个存在感很弱有点内向的高瘦女孩,长什么样子江一述已经不记得。在毕业照上,江一述仔细描摹着角落里那个对他而言很陌生的脸孔。

    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钟守真和钟又青?他陷入了迷茫。

    同一张照片上,还有周小葵那种颠倒众生言笑晏晏的脸孔。恍惚中,江一述将她和钟又青重合成了一个人。可他知道,她们是完全不同的人。

    周小葵善良而慧黠,柔弱却又有点倔强;而钟又青,坚韧而要强,执拗到有些偏执,明明瘦瘦弱弱,却仿佛能迸发出无穷的力量。与其说她是他的依靠,倒不如说,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依赖着钟又青。

    握着那张毕业照,江一述突然想起了三年前他们去古城西岸旅游的一件事。

    夜里他们在秦月河上的酒吧里对饮,凌晨两点。酒吧打烊。两人带着几分醉意并肩走在街上。

    几个醉汉见钟又青长得漂亮,出言挑衅。几人你来我往,一场恶斗避无可避。江一述以少敌多自然没有多少胜算。他极力护着钟又青,让她免于受到伤害。

    醉酒让人失去理智也不计后果。一个被江一述猛揍了一拳的醉汉恼羞成怒,直接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砸了过来,江一述伸手去挡,那砖头擦过他的头皮,在他额角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最后掉落在地上,摔成了两半。而江一述的额头上,也顿时血流如注。

    猩红的血滑过眼睛,昏沉沉的头让江一述脚下有些虚软。

    恍惚中,江一述看到钟又青突然捡起了地上的那块砖头,径直走向那群人,猛地拍向方才砸江一述的那个男人。那人没想到钟又青一个女人居然有这样的胆量,吓得捂着直冒血的头嗷嗷直叫唤。

    那几个人上来想要抓她,她像是疯了一样,爆发出了可怕的力量,把几个本就打架打得没什么体力的人抓得浑身都是伤。

    那几个人啐了一句:“疯子!”也不再恋战,架着被她砸过的那个男人就赶紧跑了。

    一切归于平静,钟又青越过满地的狼藉。双眼通红的她一步一步走过来,沉着而细致地用手帕捂住了江一述的额头。她嘴里念念有词,只是反复地唤着江一述的名字,像个强迫症患者,仿佛不这么叫着,江一述就会消失一样。

    “江一述,你会没事的,有我在,我会保护你。”

    她这么说着。

    江一述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他也曾听过这样一句话。彼时,一个高瘦的女孩紧紧抱着周小葵,以身体替她抵挡着一群女孩的拳打脚踢。

    那女孩也是念念有词,不断安慰着惊慌失措的周小葵:“你会没事的,有我在,我会保护你,再忍一忍,江一述一定会来救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拉~~~我是想这一章写完这个故事的,发现有点写不完。。。

    不要批我段沉~他就试探一下~

    陆哥哥不会退场的!戏霸你们懂不懂~~~

    【撒花~撒花~撒花哈~】

    april婷儿扔了一个地雷

    涵小牧扔了一个地雷

    叫姜糖水的兔子扔了一个地雷

    奕奕妈扔了一个地雷

    露露扔了一个地雷

    雪碧混可乐扔了一个地雷

    cocoalady扔了一个地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四十五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择君记(两只前夫一台戏)作者:电线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3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作者:沐清雨 4十年一品温如言作者:书海沧生 5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