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所属书籍: 第二次初恋

    周灿和渣男分手后一直处于空窗状态。她被戴绿帽子的事整个单位的人都知道了,原本请柬都准备印了,最后却草草收尾,周灿知道单位里很多人议论她,她也不怎么在乎,更不屑于和大家解释什么来博取同情。不知道是不是感情失意驱动了她,她在之后的一次职称评选里面,以非人的发挥破格被提升,评选上了目前以她资历非常勉强的职称。

    升迁也让她工作多了很多机会,之后都一直全国各地到处跑,偶尔想起来了,给于江江打打电话,忘了就算了,但这并不影响两人的感情。真正的闺蜜就是久不联系也不会成陌生人,一见面还跟和同/性恋似地腻在一起。这么多年,两人这种神经病状态也就这么持续了下来。

    “我上次出差,去了一趟云北,带了只真空熏腿子。我妈喊我给你扛过去。太重,我装行李箱里了。”

    于江江最喜欢吃各地特产,尤其云北的火腿,算起来也有好几年没吃过当地的了。立刻喜笑颜开起来:“女王大人!您来了,我一定去接驾!”

    “会有人来接机吧?”周灿问。

    于江江拍着胸脯保证:“当然!我啊!”

    隔着电话周灿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说有车的!不然怎么走啊,我可不想排队去等出租车。”周灿想了想问:“上次你说的那个……那个什么段……就那个真爱。他呢?能来吗?”

    于江江掏着耳朵,特别无辜地问:“你说谁呢?我咋不认识?”

    “掰了?”周灿特别幸灾乐祸地说:“想想也是,你这种人高富帅不可能真上看你,你也就死心眼喜欢陆予去了。”

    于江江不爱听这些话,忍不住打断:“不说这些了行吗?我现在只想工作的事。”

    “学我干嘛?”周灿笑说。

    两人突然默契地一笑,不用多说什么,彼此就能懂。受过了情伤就不敢轻易去尝试了。越是看似坚强的女人,越是如此。像周灿这种毒舌女霸王,也没人敢拾掇她去相亲,倒也乐得清静。

    周灿吐槽于江江:“上次都和你说过了,要么买个车,要么交个有车的男朋友,真是,我每次去北都都没人接,你作为东道主也好意思。”

    “我哪有钱啊,再说了,限号啊,有钱都上不了牌。”

    “我还没来呢,你就哭穷。不是说好了这次我去,你就请我上金辉吗?”

    金辉是北都一家六星会所。进门消费就是三千,之前于江江曾忽悠周灿,说下次来了北都带她去。若是平时,于江江再怎么抠还是会攒点工资实现承诺的,但无奈她最近真的囊中羞涩,打着哈哈说:“下次,下次哈。最近真没钱,嘿嘿。”

    “你忽悠我呢?”

    于江江见她不相信,立刻义正言辞地说:“真的,不骗你,陆鑫在我这拿了三万,我没那么多,还动了我妈给我的卡。”

    周灿愣了愣,半天才回过神来:“你说陆鑫?他一个孩子,要那么多钱干嘛?”

    于江江也没在意到周灿的意思:“陆予把妈妈接过来了,陆鑫那天去交住院费,没带卡,叫我先给刷着。”

    “陆予知道吗?”周灿不再插科打诨,口气严肃了起来。

    “肯定啊,陆鑫一个小孩子,哪有那么多钱。”

    “这事多久了?”

    于江江想了想说:“没多久,三四天吧。”

    周灿沉默了一会儿,很认真地说:“我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陆予找你拿钱,不是当天、也是第二天就还了,就算不还也不会都不和你交代交代。”

    “不是拿钱啊,就是当时没带卡。”

    “于江江,你下午就去问一趟。这事太不对劲了。陆予是什么人,他就算借高利贷也不会拿你钱。”

    于江江听得直皱眉,忍不住问:“为什么?找我拿钱怎么了?”

    “你不懂,陆予这人自尊心很强,不可能做这事。我怀疑是不是陆鑫乱来了。”

    于江江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要说是别的孩子,那还真的指不定会乱来。陆鑫这孩子真的不好说有多乖了,和陆予一样,除了学习不知道别的。”

    虽然于江江这么说,周灿还是不能放心,又嘱咐一遍:“反正不管怎么去问一次。总没错。”

    “噢。”于江江嘴里答应了,但扯到钱的事,她可不好意思去问。一方面她现在没有缺钱到急用那三万买米下锅。另外找陆予要钱,总觉得感觉怪怪的。

    第二天下了班,于江江和同事一起聚了餐,他们选的地方离协和近,于江江顺路就去了一趟医院。病房里只见到陆予没有陆鑫,于江江想起周灿说的话,顺口问了一句:“陆鑫呢?”

    陆予没当回事,顺口回答:“说是回江北拿通知书和档案,过两天就回来了。”

    于江江听陆予这么说,一时也放下心来,大约是陆鑫走得急,忘了和陆予说了。

    她在心里不由有些埋怨周灿,这女人现在对谁都警惕得不得了。陆鑫还是个小孩子,能做出什么来呢?

    周灿到北都来那天,北都正在下暴雨。以国内这种航空状况,于江江本以为她最起码得晚个五六七八个小时,谁知她的飞机居然准点到了。

    周灿从下飞机就一直心有余悸,一见到于江江就开始絮絮叨叨:“……可把我给吓死了啊!我天!我从舷窗外面看到闪电了好吗!我当时都在想我这是要死的节奏啊!平常屁大点事就延期取消的航班,今儿个什么德行那么大雨还起飞了!”

    于江江拖着周灿的大行李箱,吭哧吭哧走着,也不忘吐槽她:“放心,祸害遗千年,你肯定死不了。”

    “那可说不准。”周灿说:“要天妒英才呢?”

    于江江做了个想吐的动作:“你淫才还差不多,还英才呢。”她看了眼机场的电子时间,问她:“你想吃什么?饭点了。”

    周灿四周看了看,想了几秒说:“这个点北都肯定堵,要是回城里估计能直接去宵夜。算了就在机场附近吃吧。”

    “行吧。”没想到折腾女王周灿居然才做出这么善解人意的决定,于江江都有点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了。

    ******

    段沉这么多年到处飞来飞去,对飞机会遇到的各种状况也算是颇有经验了。广南起飞还是艳阳天,靠近北都的时候就看到了大片的乌云伴随着雷电。

    飞机盘旋了一会儿,广播报了两次北都的情况,本以为飞机会就近在天城降落,等天气好了再转北都。却不想飞机居然奇迹一般地穿过了很危险的雷电云,降落在了北都的机场。

    下飞机的时候,整个飞机上的人都有点心有余悸。几年前段沉曾在飞机上遇到过很严重的状况。从旧金山起飞的飞机,因为机长操作失误,当时整个飞机向□□斜,大家桌上的杯子都滑到了地上。整个飞机像失了重的石头从空中往下陡降几百米。当时情况紧急,氧气罩全体弹了出来,很多人已经经受不住精神压力开始尖叫。

    那时间并不长,前后不到五分钟。段沉听从空姐的指令将氧气罩戴上了,机舱里渐渐有哭声,但他始终很平静。

    那时候的他身无长物,一无牵挂,死亡当前,他连个能想的人都没有。想想这么活在世界上,还真的有点可悲。

    几年过去,穿过那片雷电云,看着闪电似乎触手可及一样在不远处炸开。段沉却突然有些怕死。

    几年前遇到状况,他没有觉得这个世界有多美好,觉得死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而如今,他竟有些舍不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没有看够似的。

    段沉进了机场,透过正面的大玻璃看着外面,停机坪上全是各种空中铁鸟,机身和机尾喷着不同的公司名称,此刻都一起经受着大雨的冲刷。

    下飞机的时候听机场的地勤人员说,因为这雷雨很多飞机都延误了,几个小时了,只有两班飞机成功降落,段沉坐的就是其中一班。

    段沉这么一听,想想觉得自己还挺幸运。

    他的车就停在机场的停车场。此去广南时间并不长,他也不喜别人接送,独来独往惯了,什么都亲力亲为。

    还没出机场,段沉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当时段沉正在排队出去,一手拎着文件包,另一手直接将电话接了起来。

    “段沉。”电话那头的人甜甜地喊了一声段沉的名字。

    段沉一听,眉头皱了皱,“什么事?”

    “你答应从广南回来,就和我见一面的。”

    段沉的表情有些不耐烦,动了动嘴唇,“知道。”

    “我怕你反悔,所以我来接你了。”

    段沉下意识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正奋力对他招手的乔恩恩。她身穿一条红色百褶裙,妩媚又清纯,透露着一种神奇而矛盾的美感。周围所有路过的不管男男女女都在看她。她实在是美得有些惹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一抹美丽的风景,段沉并不是很乐意看到。挂断电话,段沉正好排队出来,乔恩恩笑眯眯地走近,小鸟依人地站在他身边。

    段沉挑了挑眉头,问她:“你怎么知道我这班飞机?”

    乔恩恩故作神秘地一笑,划了划手指说:“有心没有什么查不到。”

    段沉对此并不领情,只是用很寻常的语气说:“别把心思花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很冷漠地说:“你有四十五分钟。一小时后我要回公司。”

    乔恩恩对他这样的态度似是已经习惯,自嘲地笑了笑:“三年前我一定想不到,有一天和你说话,还得计时。”

    两人在机场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坐下,段沉没有耐心在机场虚耗,没有点吃食,只要了一杯咖啡。

    乔恩恩美丽的容颜在西餐厅略有格调的浪漫气氛里相得益彰,她长得就是那种安安静静的样子。饱满的额头、秀挺的鼻子和尖尖的下巴是一条好看流畅的线。她低头看着桌上精致的餐具,睫毛像两只休憩于花枝的蝴蝶,扑闪扑闪的,分外勾人。

    段沉看着她,心想:以前还是眼光挺好的。不是漂亮的女孩看不上。

    这么想着,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另外一张张牙舞爪的脸。不自觉扯着嘴角笑了出来。

    不过三年过去,他怎么就看破红尘选择了那样的姑娘呢?

    乔恩恩坐在段沉对面,以很温和的语态回忆了一些往昔,也用很平静的口吻描述了当初见到段曼云的无措和懦弱。

    “当时的我太年轻了,被人那样说,自尊实在过不去。我不是那种野模不入流的演员,进圈子只为了陪睡捞钱。她一口咬定我爱你的钱,她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爱情。”乔恩恩眉头轻轻蹙了起来,有几分忧郁愁滋味,“我承认那时候真的太冲动了。被所谓的骄傲冲昏了头脑。甚至都没有问过你什么。”

    “那时候的我认为,爱不该这样践踏我的自尊和人格。我不要这样和你在一起。”她苦涩地自嘲一笑:“我后来才知道那有多可笑。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你来找我,我要你屈下你的自尊来找我,我要向她证明,是你要我和你在一起。”

    段沉没有说话,乔恩恩在说什么,他觉得自己听见了,可似乎怎么都没有过心。脑海里还在想别的事情。他只是安静地让自己进入聆听状。

    “我早该想到,你是怎样的男人。我把你推得这么远,现在想回都回不来了。”

    乔恩恩说着说着,眼眶突然有些红红的。段沉这才将注意力移到乔恩恩身上来。

    他轻叹了一口气,半晌,坦然而诚实地说:“我有时候觉得我是挺薄情一个人。我爱你的时候,你要我为你去死我也不会眨下眼睛。可我要是不爱你了,你在我面前哭塌长城,我也只是觉得,你怎么这么爱哭?”

    “我说这些,你能理解吗?我们那些事已经过去了。如今我有我的方向,你也有你的守护者。何苦纠缠着过去?”

    乔恩恩抿着唇,表情痛苦,她拼命摇着头,执着地说:“可是我爱你。段沉,我不相信三年对你没有一点重量。”

    段沉一双没什么波澜的眼睛看着她,良久,他喟然叹息:“也许有吧,可我已经不想去提了。”

    乔恩恩隐忍着,隐忍着情绪,隐忍着眼泪。她一而再作践自己,不过是舍不得过去这段曾给过她许多幸福和回忆的感情。她是那样骄傲的女人,在段沉面前,她几乎把自己的自尊心践踏在脚下,可他竟是这样回应。

    心凉到不能用语言描述。

    乔恩恩紧紧咬着嘴唇,她抬头恨恨看了段沉一眼。抓着包就跑了出去。

    段沉见她表情不对,怕她做出什么极端的事。赶紧追了出去。

    乔恩恩跑得急,出店门的时候,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正在进店的客人。

    眼看着乔恩恩就要摔倒,段沉几乎是本能地去接,他伸手一扯,循着力的作用,乔恩恩一个没站稳,直接跌到了段沉怀里。

    而被乔恩恩撞倒的客人,则直接摔得四仰八叉,跌到了地上。

    一个拖着行李箱的长发女人冲了过来,骂骂咧咧地去扶摔在地上的人,没好气说:“这是演哪一出啊?走路不长眼怎么着?见人就撞啊!”

    那女人替地上的人揉着蹭破皮的手肘,被撞的人倒挺安静的,既没有骂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扶着那女人踉踉跄跄站了起来。

    段沉正准备说对不起。一抬头,赫然与刚刚抬起头的于江江四目相对。

    于江江忍着被摔疼的屁股和已经不能打直的膝盖,看着站得挺英雄救美玉树临风的段沉,和在他怀里跟演电视剧一样哭得梨花带雨的乔恩恩,心里忍不住以人类繁殖的方式□□了一下段沉祖宗十八代。

    段沉瞪着眼睛看着她,似乎不敢相信她会这么出现一样。于江江看到他这反应,觉得挺讽刺的。她冷冷哼了一声,忍不住很刻薄地说:“你说我脚踏两只船,你怎么不说你遍地撒网呢?”

    说完,她回头对和她同来的女人说:“我们换一家吃吧。这家人渣味太重,吃不下了。”

    那人似是立刻心领神会,两人同仇敌忾地瞪着段沉。转身走得很果决。

    看于江江就要越走越远,段沉突然叫住了她:“于江江,你给我站住!”

    作者有话要说:实在写不出来,憋了好久终于写出来了。。。

    tat好晚了!好蛋疼啊!终于熬过了这个必须要日更的榜单了。。

    万岁!!!

    看在我写到三点的份上给点鼓励呗。。。。

    【感谢各位的地雷~么么哒~】

    苏叶扔了一个手榴弹

    小爱扔了一个地雷(又来秀恩爱鸟,羞射)

    蓓小忆扔了一个地雷

    蓓小忆扔了一个地雷

    蓓小忆扔了一个地雷

    蓓小忆扔了一个地雷

    蓓小忆扔了一个地雷

    涵小牧扔了一个地雷

    原来下雨很苦逼扔了一个地雷

    叫姜糖水的兔子扔了一个地雷

    我爱小番茄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我爱小番茄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四十八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2轻狂作者:巫哲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偏偏宠爱作者:藤萝为枝 5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