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章

所属书籍: 第二次初恋

    崔冬梅被饶城山抓住了手,立时触电一样拼命退步,努力想要挣脱饶城山的桎梏,但一个女人总归是敌不过男人的力气。她急红了脸,气愤不已地斥责道:“你们城里男孩都这么随随便便抓女孩的手吗?”

    原本准备放开的饶城山突然来了兴致,决定逗逗崔冬梅,乐呵呵地说:“也不喜欢随随便便抓女孩的手吧,就喜欢随随便便抓你的手。”

    崔冬梅气极,啐他:“流氓!”

    饶城山也不生气,反而觉得崔冬梅气得胀红脸的样子很可爱。他夹着课本,将牛绳递给崔冬梅:“你这可真是放牛,‘放生’的‘放’。”

    崔冬梅这才意识到牛绳松了,不好意思地撇过头去。

    “想上学就到教室里去。反正我是老师。”

    崔冬梅高傲地抬起头,嘴硬至极:“谁说我想上了?我……我就路过……”

    说着,牵着牛转身走了。偏偏她家的牛还不听话,硬是不走,她力气不够大,拽了半天仍是纹丝不动,气得她直跺脚。

    崔冬梅小心翼翼回头看了饶城山一眼,见他还站在原地看着,一时又难堪又尴尬,忍不住拍了自家牛两巴掌,把牛拍得哞哞直叫,牛尾巴甩得老高。倒把她自己吓得大退两步。

    这下饶城山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那之后,饶城山有次下了课故意夹着课本晃荡到崔冬梅家里。

    那会崔冬梅正在灶台前烧饭,一个人又生火又挑水,忙得不亦乐乎。见饶城山来了,也没开口赶他,只是忙活自己的。

    饶城山见她辛苦,给她家挑了几担水,她把做好的饭端上桌,等着弟弟妹妹下学,自己只是简单吃了两口,为了感谢饶城山,崔冬梅特赦给了他个粗面窝窝,饶城山揣在怀里。没有吃。

    临走,他“无意”把课本留在了崔冬梅家。

    过了两天,崔冬梅讲课本奉还,饶城山一打开,很明显已经阅览过了,有些地方还有她习惯性折过又辗平的痕迹。

    饶城山知道崔冬梅好学,这么如法炮制了几次,终于被崔冬梅发现。崔冬梅虽出身贫寒,却有点铮铮傲气。还书的时候,很严肃地和饶城山说:“以后不要这样了。女孩子读多了书也没有用,早晚要嫁人的,你自己看吧。”

    饶城山有些不服气,拉着她,认真地说:“读书是为了让你成为更好的人,怎么会没用?”

    崔冬梅的眼底短暂闪过一丝光芒,随后又熄灭:“我每天还要下田,没功夫。而且我自己也好多看不懂。”

    饶城山固执得狠:“你看不懂我教你。”

    就这样,饶城山正式“登堂入室”了。从前崔冬梅是饶城山的“小老师”,如今饶城山成了崔冬梅的老师。

    崔冬梅学习刻苦,每次讲一遍就懂,作业从来都是超额完成。要说她的缺陷,大概也只剩字写得不是那么漂亮这一点了。

    经了饶城山几次嘲笑,崔冬梅私下开始偷偷练字。她没有那么多练习册可以用,就拿着树杈在沙地上写,写了用脚把沙踩平,再写。如此反复练习。

    这天她正拿着树杈练着字,饶城山夹着书到她家来了。大概是她太过专注一笔一划地写字,连饶城山出现在她身后她都不知道。

    “怎么就是写不好?”饶城山指着那些鬼画符的字,笑得合不拢嘴:“像几岁的孩子似的。”

    崔冬梅面上有些挂不住,气鼓鼓地正准备甩树枝,饶城山就下意识地接住了,同时接住的,还有她的手。

    他抓着她的手在沙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刚写出两笔,两个人都突然意识过来发生了什么。

    紧握在一起的手就像炙热的火在烧一样,两人同时弹开。

    也不等饶城山解释什么,崔冬梅转身就跑进了屋,任凭饶城山在门口怎么敲都不开。

    纯情的初次之爱就在这样纯朴的村庄里倏然降临,两个年轻男女都有几分无力招架。饶城山最先正视了这份感情的萌芽。在崔冬梅一而再地逃避之下,锲而不舍地在她必经之路蹲点守候。

    看到崔冬梅过来,在她逃跑之前抓住了她。

    “你躲我做什么?”

    崔冬梅否认:“我没有。”

    “躲了你还说没有。”饶城山居高临下看着她:“那你看着我说话。”

    崔冬梅倔强抬头,刚触及他的视线,脸就唰地红了。

    原本还有几分生气的饶城山见此情形,立刻消了气,眯着眼温和地看着崔冬梅,“你怎么这么傻?”说着,直接伸手去抱她。

    崔冬梅被他吓得一缩,起先还挣扎,后来就缩在他怀里,一动不动,也不呼吸。

    饶城山凑在她耳边说:“等我回城了,我就和我爸一起来说亲。”

    崔冬梅瓮声瓮气回答:“噢。”

    “你就这么冷淡?你不喜欢我啊?”饶城山收了收手臂,将她抱得更紧:“不喜欢也没用,我就是要娶你。”

    崔冬梅忍不住笑他:“赖皮子,强抢民女。”

    “我就是抢了。”

    “……”

    近五十年过去,很多细节两人都已经不记得,可那份简单而纯粹的感情,却从来没有消逝。

    年轻的感情升温得太快,他们谁都无法抵挡,也无力抵挡。

    爱情,有时候也是我们对自己的一种妥协。就像这么多年,崔冬梅一直知道自己是不对的,可那时候爱就是爱了,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了。

    那么年轻,那么轻率,在崔冬梅的家里,在蝉鸣的午后,年轻的心猛烈地碰撞,他们就那么懵懵懂懂地偷吃了禁果,不计后果。

    饶城山抱着崔冬梅,信誓旦旦地说:“今生我饶城山非崔冬梅不娶,我若负心,死无全尸。”

    崔冬梅捂着他的嘴不准他说下去,只是流着眼泪说:“我等你娶我,多久我都等。”

    那时光是幸福的,可近五十年过去,那也是不幸的。

    饶城山回城后向父亲表达了要娶崔冬梅的意愿。家里坚决反对他娶一个乡下人,把他锁在家里好几个月。直到送他去高考的考场……

    这是一个狗续貂尾的故事,他们最后失散在浮华的岁月里。那些誓言,也破碎在时光的长河里。

    近五十年,崔冬梅等了近五十年,等到头发都白了,饶城山终于回来娶她了。

    时代变迁,当年无法实现的承诺,到了如今,却依然不被允许。

    于江江一直无法让自己心绪平静下来。感动、不平、遗憾、热血……多种情绪交替上演。很久很久,久到她从饶老家里出来,脑海里仍在翻腾那些遗憾的过去。虽然她不曾参与,可那份长久守候的心情,却始终感同身受。

    跟她一起出来的还有段沉,比起于江江的感性纠结,段沉的表情看上去冷静理性得多。

    和他并肩走着的于江江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问段沉:“你就不动容吗?”

    段沉稳步走着,他的侧脸看上去很是沉静,他淡淡回眸,冷冷地反问:“为什么要动容?”

    于江江气结:“你是不是脑子里只有你那缺德生意?你就不能支持一下真爱?”

    段沉眨了眨眼睛,很认真地问于江江:“如果饶老先生和崔婆婆是真爱,那和发妻又算什么?”

    “真爱只能有一次吗?”

    “见一个爱一个,算什么真爱?”

    于江江被噎住,瞪大眼睛反驳:“误会、错过、命运。”

    段沉轻轻笑了一下,轻启薄唇,缓缓地说:“如果是真的爱她,天大的困难都可以克服,别说回乡下找她,月球也要去。”

    于江江没想到段沉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想不到话来反驳,半晌,问他:“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乔恩恩?”

    “如果找了有用,我一秒都不会犹豫。”

    看着段沉坚定而有些悲伤的眼神,于江江愣了一下。此刻她觉得自己有些词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只是眨巴着眼睛盯着段沉。

    良久,她吞了口口水,说道:“我觉得吧,你平常像个人渣,认真起来,跟个神经病似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2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作者:籽月 4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5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