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所属书籍: 第二次初恋

    “未婚……妻?”于江江纠结于这个字眼。段沉的未婚妻?钱乐怡?怎么听来觉得这么不真实呢?

    原来钱乐怡认识段沉十几年了。怪不得他们之间有那样的默契,不需要语言,甚至不需要眼神交流,只是一个动作另一个人就知道需要做什么。于江江原先以为是钱乐怡善于察言观色。原来一切都是她误会了,他们的默契来自经久的时间。

    钱乐怡见于江江脸上出现纠结的神色,立刻出言安慰她:“你不用担心。”她自嘲地一笑:“他从来没觉得我是。也没有把我当做女人,我是他兄弟的女朋友,所以和他永远也没有可能。”

    钱乐怡有些失落地低了低头,她交握的双手微微有点颤抖。“我只是来寻求帮助,我劝了他很久。认识十几年,我知道这个项目他有多期待。我希望他能实现梦想。我知道……段沉最讨厌别人谈起他的家庭,不是万不得已,我并不想去触碰他的底线。”她的声音哽咽了一下,最后有些怅然地说:“我是希望,能和他做他一辈子的朋友。”

    “……”

    开着车,钱乐怡一路上了高速,一上去就把车开到100码。她开着据说全世界性能最安全的车,从来不曾上过高速,从来不曾开车超过60码。她害怕,那种死过一次的感觉,她不想再来一次;那些年的噩梦,她不想再回忆起来。

    和于江江见面的情景似乎还在眼前。于江江用那样失落又防备的表情看着她,她说:“段沉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他家里的事,所以他并没有把我当成什么人,不是吗?我会找机会说说看,但我不确定有没有效。”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钱乐怡感激地一直向于江江道谢,道完谢,一抬头,收到的,是于江江不再信任的眼神。

    她问:“你还爱你的男朋友吗?还是,你已经爱上了别人?”

    钱乐怡握了握拳,许久,才从齿缝中勉强地漏出几个字:“他死了,死于车祸。”

    治疗了几年的抑郁症,逃到哪里都逃不开的回忆,一切都是钱乐怡最最害怕的。

    重新走进阳光下,钱乐怡想过许多,如果最初她不曾喜欢上酷得有点另类的段沉,而是按照上帝的安排,喜欢阳光善良的joe,一切一定都会不一样。

    joe对她那么好,那么那么爱她,他是那么乖巧的男生,却为了她把她的头像纹在胸口。他说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他的每一次心跳都是为了她。一个受着西式教育的中国男孩,学会了自由、随性,和对感情的满不在乎,却一再和她说着一辈子。

    多么美丽的情话,这辈子她再也不可能听到了。

    那时候的她有多麻木,对待他的追求,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因为段沉玩世不恭,接触女孩子不会超过两周,想要接近他,接近joe是最快的方法。

    一无所知的joe带她进入他们的生活圈,她像个小粉丝一样跟随着段沉。段沉对她好极,他原本就是对女生很有绅士风度的人,更何况是兄弟的女友。

    一切都因为那场家族的联姻安排而打乱。

    当她回到家,父亲向她提出和段沉定下婚约,她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段沉太不听话,段曼云企图通过婚姻来控制他。

    正因为她这么一个草率又不负责任的决定,毁掉了joe,也毁了她自己。

    得到段曼云婚约保证的她向joe提出了分手。joe那么爱她,却还是尊重了她的决定。直到他发现了她和段沉的婚约,直到他发现,这么多年,她爱的从来都是段沉,而不是他。

    他约钱乐怡见面,他开着车,那么平静的样子。在美国几乎无人的马路上行驶着。他开得真的好快,钱乐怡觉得整个车都好像在飞一样。

    他一直微笑着,他对钱乐怡说:“好想这么一直开下去,如果永远都不用停,该有多好?”

    钱乐怡听不进去joe在说什么。她心里只有段沉和对未来的期待,对joe的伤心绝望,只剩满腔的不耐烦。她抓了抓自己的安全带,眉头微微皱了皱:“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去?”

    joe脸上的表情有些受伤,握着方向盘,他说:“如果你喜欢段沉,就不该答应我。段沉不可能爱上我的女朋友。你那样做,是绝了自己的后路。”

    钱乐怡不喜听到这样的话,那时候的她还有年轻女孩的傲气,她有些不耐地说:“我有自信有一天他会爱我。”

    还没来得及证实,不,甚至joe都没来得及回答什么。一切已经猝不及防地发生。

    一辆失控的大货车开了过来。joe当时开到200码,一辆正在飞的车,怎么都停不下来了……

    高大的货车车头撞过来的一刻,joe用温暖的血肉之躯用力地护住了钱乐怡的头。

    破碎的挡风玻璃扎在他头上、身上,他看上去像个刺猬一样。

    那么那么多的血,多到之后的几年那片血红都满布在钱乐怡的梦里。

    他用那么虚弱的声音对她说:“我希望段沉会爱你,像我爱你一样。”

    那竟然是他的遗言?钱乐怡想,她一辈子也不可能走出那样的愧疚和自责了,joe那么爱她,可最后却用生命惩罚了她。

    可joe啊,段沉不会爱她。甚至段沉对那场车祸的一切都一无所知,他只是不解那么乖宝宝的joe为什么会把车开到200码。他以兄弟的身份一直照顾着钱乐怡,却也以兄弟的身份,宁死也不接受联姻。

    他对钱乐怡保证:“我会替joe保护你,直到你遇到下一个像joe那么爱你的人。”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钱乐怡想要的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是他。

    可钱乐怡知道,从她答应joe的第一天起,她和段沉,就已经越走越远,远到什么都看不见了。

    *****

    于江江闷闷不乐地回了公司。回想一下,其实一切都是有征兆的。

    段沉砸了slow down的橱窗,抢了婚纱,那么大的事,却连新闻都没有;slow down的后台他可以随意进出,去找段曼云,他熟门熟路。

    每次她那么崇拜的说起段曼云,他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其实他给过很多提示,是她一直傻傻的。觉得母子不可能同姓,于是想当然地排除了这个答案。

    这么想着,她越发觉得难受。那么多次他们直面这个答案,段沉却一次都没有和她说过。

    也许,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告诉她的打算。爱对于江江来说,并不止是分享快乐,更是分担痛苦。她想要的是真实的未来,而他能给的,只是短暂的现在。这答案让于江江真有些沮丧。

    于江江心不在焉地坐在工位上,组长突然兴高采烈地冲进格子间。一脸兴奋地高声宣布:“slow down邀请我们公司的人去参观。看来婚博会的事情有希望了。”组长做了一些介绍,也交待了一些事情,最后随口一说:“于江江,上次你接触过段总,这次你跟经理一起去。段总是美籍华裔,你正好当个翻译。”

    提起段曼云,于江江就想起段沉,不甚其烦,开口直接就拒绝了:“我那破英语,唬唬中国人还差不多。还是别去人家美国人面前献丑了。”

    组长瞪了于江江一眼:“于江江,你是不是吃多了你?”

    于江江一抬头,看到同事们纷纷看着自己,再看组长,明显脸上有生气的表情。她咬了咬唇,最后攥了攥拳头,强迫自己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舔着脸说:“我开玩笑的,这么大的荣幸我巴不得呢!”

    “……”

    下班后,组长单独把于江江留了下来,一番简直要声泪俱下的教育让于江江又愧疚又疲惫。拿了包,离开公司的时候,公司里的人已经所剩无几。

    无声而沉默地出去,以免打扰加班的人。

    推开公司的大门。一出门就有一股夏日特有的热潮冲脸袭来,于江江感觉空气中有点黏腻的感觉,她扯了扯有点贴在身上的裙子,让身体能舒爽一些。

    抬头看了一眼周围,鳞次栉比的楼宇与渐暗的天幕似乎要融为一体,不远处的商业区华灯初上霓虹闪烁,和办公商业区的宁静形成鲜明对比,仿佛是两个世界。

    于江江轻轻叹息了一声,提着包向车站走去。

    刚走两步,肩上的包突然被人用力一抓。于江江本能想要夺回,一转身正准备去抢,却发现来人是段沉。他抓着于江江的包,脸上是一脸恶作剧的表情。

    于江江手上紧张的动作立刻松懈了下来。方才一瞬间冲上脑门的血液也渐渐回仓。

    沉默着扯回自己的包,也无力和他说什么。

    “怎么了?”段沉好奇地过来:“又被老板骂了?”

    于江江瞪了他一眼。

    “真被骂了?”段沉忍着笑“安慰”她:“反正经常被骂,应该也习惯了吧?”

    段沉看上去心情很不错。大约是下班顺便过来接她。前几天他也是一有时间就过来接她。每次两人都是高高兴兴一块去吃饭,腻到好晚才回家。像刚刚开始的恋人。

    而今天,于江江觉得哪里都不对。那份心悸的甜蜜感也彻底消失了。

    于江江抿了抿唇,没心情和他斗嘴。她收了收背包的肩带,顿了顿说:“你要放弃你现在的项目吗?听说你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准备了,为什么要放弃?”

    段沉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就变了,他皱着眉头,一副如临大敌的防备表情,于江江看了,越发觉得难受。

    “谁告诉你的?”

    “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于江江有些失落地垂下头,夏夜的风撩动鬓边的碎发,撩动得她眼睛鼻子都有点痒,让她觉得有些憋屈得想哭,“重要的是你确实准备放弃。资金来自谁很重要吗?只要你成功了,就是最好的证明。”

    段沉居高临下,冷冷哼了一声,“钱乐怡还和你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她应该是挺关心你的,希望你能实现梦想,她也比我了解你。”

    段沉脸上瞬间出现生气的表情,“她知道什么?!”

    “她不知道什么,她只是知道段曼云是你妈!知道你十几年来发生的事!知道你对这个项目有多重视!”于江江越说情绪越激动,到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于江江,我不知道你是在别扭什么。钱乐怡知道又怎么样?她认识我十几年,知道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你有未婚妻,为什么不告诉我?”

    段沉眉头皱了皱:“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答应过,钱乐怡也不可能答应。她是我最好兄弟的女朋友。”

    段沉那坦然的表情刺痛了于江江。他总说她迟钝,可他自己呢,是真迟钝还是装迟钝?钱乐怡对他的守护和关心,是对男朋友最好兄弟该有的吗?

    “可他已经死了。钱乐怡早不是谁谁谁的女友,钱乐怡只是钱乐怡。”

    段沉觉得于江江的话荒谬可笑至极,冷冷哼笑出声,“周灿如果不在了,她的男朋友对你来说就不是最好朋友的男朋友了吗?”他顿了顿,有些自嘲地问于江江:“在你眼里,我连死去最好兄弟的女朋友,都不肯放过吗?”

    也许段沉说得对。他永远那么运筹帷幄,有恃无恐。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包括感情。对待于江江,他有如囊中取物一般简单。而于江江呢,这条路走得越深,于江江感觉到越害怕,她没有方向感,又在感情里丢失了地图。

    她不知道前方是康庄大道还是生死决路。她会害怕,而他一直忽视了她的害怕。

    她知道自己的问题和脾气都来得很没有道理。段沉对她来说就像一阵剧烈的海浪,而她,就像搁浅在沙滩的鱼。他来得那么猛烈,一下子将她带回了海里,她生死挣扎努力重新适应海水的咸湿。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是那阵带她重获新生的海浪。

    她害怕失去他,一旦失去了他,茫茫大海,她该去哪里找他?

    于江江心揪扯成一团,就这么与段沉对峙着。两人谁都没有逃开视线。于江江用力抓了抓自己的肩带,良久才有些软弱地说:“你在我面前总是那么多秘密。而我在你面前,连暗恋谁都剖白了。”于江江有些难受地哽咽:“段沉,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你连你妈是谁,都不肯告诉我吗?”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了~明天朋友婚礼。。。不一定能更新。。。预防针1.。。

    来猫本以后参加的第一场婚礼。。小激动。。看看和国内婚礼有啥不一样。。咳咳。。。ps祈祷老子可以听懂明天婚礼的誓言。。考听力的时候又tm到了!!

    预防针2..。

    此文前方有高雷高甜高虐预警!!!!

    这文最言情的部分就要出现了!!!!

    【感谢投雷】

    小爱扔了一个地雷

    涵小牧扔了一个地雷

    丁点雨扔了一个地雷

    april婷儿扔了一个地雷

    知惜扔了一个地雷

    我爱小番茄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我爱小番茄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我爱小番茄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cocoalady扔了一个地雷

    我爱小番茄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我爱小番茄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sissul扔了一个地雷

    shadowsmile扔了一个地雷

    安安扔了一个地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第二次初恋 > 第五十二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难哄作者:竹已 2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3我将喜欢告诉了风作者:唐之风 4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5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