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薄荷荼靡梨花白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二十一章 暗香浮动月黄昏(3)

第二十一章 暗香浮动月黄昏(3)

所属书籍: 薄荷荼靡梨花白

      他终于停止了滔滔不绝,脸色灰败,像只耷拉着尾巴的小狗,可怜兮兮地低垂了眉眼,小声嘟囔:“原来桂郎今日不是来提亲的……”

    “什么?”我听不大清楚,又问了一遍。

    “没什么……桂圆徒儿是问这红果吗?屋子后的林子里多得是。徒儿若喜欢的话,我让花生去采一筐来便是。”

    “你知道这果子有什么用吗?”原来他们叫它“红果”,而且林子里还多得是?哈哈哈!

    “怎么了?不就吃着可以不犯困嘛。”花翡不解。

    “这里面的种子就是‘咖啡豆’啊!是咖啡豆!你知道吗?!这是多么美妙的东西!”我抓着浆果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花生在哪里?我要找他帮我摘咖啡浆果!”花生对于植物的研究十分透彻,完全不像花翡这样半桶水。

    花翡讪讪回道:“在东厢。”我立刻转头要去找花生,却被花翡一把拽住,满脸期待地问我:“圆妹,我和花生比你选哪个?”

    我斜眼睨了他一眼:“花生。”花生是花翡爹爹的养子,算得上是八宝楼里言语稍微正常一点的人,就是长得酷似黑旋风李逵。

    花翡捧心:“我和这红果你选哪个?”

    “红果。”

    花翡背过脸去,双肩一抖一抖,哽咽:“最后问一句,那我和小绿呢?”

    “当然是小绿!”我毫不犹豫,没有小绿哪来那么好喝的“晓汤”。

    “桂郎……你……你好狠心!奴家待你一片痴心,你却对奴家这般始乱终弃……奴家不活了!”说完作势就往那屋内的柱子撞去。

    我眩晕:“始乱”都谈不上,何来“终弃”?

    “桂郎,你不要拦我。今日奴家定要以死明志,就让我香销玉殒吧!”花翡停在柱子前,扯着京剧长腔般的调子做戏。

    我走过他身边,头都不回,直接去找花生。身后花翡不死心地叨叨:“那我和红枣比呢?”

    一个月后,霄山脚下周口城的百姓都知道了一家奇怪的茶馆,里面出售一种奇怪的茶饮,名唤“咖啡”。这咖啡不似一般茶水般澄澈透明、清淡雅致,是琥珀色的,闻着芳醇香甜,喝着微苦却又回甘无穷,唯一和茶相同的是都具有很好的提神醒脑的功效。最最怪的是这“咖啡”两个字他们根本没有见过,后来才慢慢知道是念“咔飞”。

    两个月后,周口城的百姓都迷上了咖啡。

    八个月后,西陇国内几个主要城市都开设了类似的茶馆,大家开始逐渐接受这种新生的茶饮,却不知是何种茶叶冲泡出来的。

    十个月后,西陇国的集市上开始出售一种褐色的粉末,买回后依据附赠的一张商贩嘱咐,便可在家如泡茶般炮制出美味的咖啡。

    一年后,咖啡席卷西陇国,垄断了全国至少四成人的味觉,并且开始渗透贩售至雪域国和香泽国,而这个人一夜暴富。关于这个人究竟是何来历,长相如何,是男是女……被传得绘声绘色,却没有一个确定统一的答案。

    有人说:这人是个男的,长得五大三粗,和菜市口卖猪肉的老板差不多(花生:我哪里像卖猪肉的?);有人说:此人是个妙龄女子,长得貌美如花却生性冷清,从来没有笑脸,而且身怀绝世武功,若得罪她,便会被卸去手脚做成人彘装在坛子里(恐怖小说里的红枣);有人说:那老板居然是个稚龄少年,很是和气,常常算不清账目,时不时倒贴客人(小豆这孩子不是一般的迷糊);有人说:此人是个风度翩翩的年轻美男,不过已有妻室,最令人遗憾的是其妻擅做河东狮子吼,此美男甚是惧内,不敢再娶,跌碎了西陇国一干待嫁女子的芳心(花翡胡说八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传言到目前为止最为广泛。

    还有一个谣传,据说真正的幕后老板是个女人,常年以纱遮脸,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长相,不过有人传说她长得其丑无比,凡是见过她的人都被其丑陋的面容吓死了。对于这个,我只能赞叹,人民群众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

    此刻,我正在店堂的后院厨房里研磨咖啡豆,绿豆在灶边烤着小甜饼,花翡照例不屑于正常食品端着一盘蜈蚣细嚼慢咽。

    银耳一个凌空飞踏,揭下店门上方的牌匾,打了盆水准备拭去上面的尘埃。说到那块牌子……真真是我心里的一个伤,不为别的,就为上面题着的三个大字。

    当时,花翡说:“此城唤‘周口’,此店就叫‘周口店’好了。”便不由分说地亲自刻了个牌匾挂上去。我看着那牌匾胸闷了半天。

    ☆、第二家分店开在京城内的灵山上,花翡说:“此店居于山坡半中,就唤‘半坡店’。”半坡?不容易呀,总算进化到了母系氏族公社时期。

    ☆、第三家分店开在银城内,生怕花翡叫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我坚持将这家横跨小河上的店命名为“横店”。

    每日清早除了磨制咖啡豆外,我都会和绿豆一起蒸烤出一大笼的甜饼分发给路过店门口的孩子们。不知为何,每次看见孩子们小小的手抓着甜饼吃得幸福的样子,我的心便会甜得发疼。而每每听见孩子们跟在母亲身后奶声奶气地喊一声“娘”时,我都会不自觉地闭上眼幻想那是对我的呼唤。记忆深处仿佛有一个很痛很痛的角落慢慢抽丝剥茧,但一旦我要想起是什么的时候,就会立刻跌入一片混沌的迷雾里。

    花翡最近又出过一次远门,回来后伤得很重,比上次严重得多,发烧说胡话昏迷了足有三天。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拉过我的手,沙哑着嗓子说:“圆妹,我们洞房吧!养个大胖小子!”之后,便再次晕了过去。当然,是被我敲晕的。

    这次伤足足养了月余才完全治愈。期间,花翡的遗书收藏量终于达到三十封,这次遗书里居然写着“本座辞世后,桂圆送小绿抚养,绿豆归属厨房的铁锅和铁铲……”颠颠倒倒得不像话。

    而我却隐隐担心,他的武功虽一般,但以他的使毒招术断没有人可以将他伤至这般,除非他完全没有用毒。

    为何不用毒呢?莫不是他不愿伤害此人?又或者对方百毒不侵?不管是哪种原因,惹上这样的人总是危险的,花翡却为何一再身涉险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二十一章 暗香浮动月黄昏(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4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5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