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薄荷荼靡梨花白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十八章 竹外桃花三两枝(3)

第十八章 竹外桃花三两枝(3)

所属书籍: 薄荷荼靡梨花白

      ☆、第十九章 天青草绿一抹云

    ☆、第二日午餐时,绿豆没有像往日一样送来那一大海碗的汤,而是忙进忙出地布置了一桌子的菜。闻到久违的饭菜香,我的口水差点流出来了,相信绿豆的厨艺肯定非常不错,之前的“晓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可惜这一桌子的菜上都扣了小碗,因为绿豆说他那宝贝少爷也要一起过来吃,要先等等,盖着菜才不会凉。

    约摸过了一刻钟那讨厌的花翡才磨磨蹭蹭进了门来,小豆连忙迎了上去,伺候他坐下,揭开碗盖。

    油炸的松毛虫、红烧的蝎子、椒盐的蜈蚣、糖醋的蚂蟥、熏烤的毒蛛,还有清炒的一种绿油油的虫、漂着葱花的不知道什么做的汤。

    “乖徒儿,来来来,不要客气,尽管吃!这些都是小豆的拿手好菜,平常还不一定能吃到。”花翡笑眯眯地把我拉坐在桌前,热情地一个劲儿地往我碗里添菜。

    望着那毛茸茸的蜘蛛腿,我冲出门去扶着廊柱“哇”一声就开始翻江倒海地狂吐。

    吐完回来,看花翡夹着一只五彩斑斓的松毛虫送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了两下,“嗯……娇嫩多汁、外酥内脆,炸得刚好。”赞叹地摸了摸小豆的头,“小豆厨艺又精进不少。”

    然后,我立马转头又是一阵呕吐。

    “徒儿姑娘怎么了?”小豆好奇地问花翡。

    “可能是怀孕了。”花翡正在吃蜈蚣。因为太长了,一半在嘴里一般露在外面。

    “谁怀孕了?!”我怒视他。

    “不怀孕怎么会吐呢?”他继续保持高昂的兴致进攻那一堆东西,“真香啊!”

    “你……你……你是妖怪吗?吃这些东西?!”

    “徒儿姑娘嫌弃小豆做的饭菜不好吃吗?”绿豆眼泪汪汪无比委屈地望着我。

    “不是。我不是嫌弃小豆,小豆的手艺很好,只是……只是这些东西是不能吃的。”在我印象里会这样吃的应该只有鸟类了。

    “为什么不能吃呢?不吃这些吃什么?徒儿姑娘要吃什么小豆都可以做。”

    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楚了。“我要吃米饭!米饭!”我可怜兮兮地拉着小豆,那个妖怪花翡是不能指望了。

    “少爷,米饭是什么?很好吃吗?徒儿姑娘这样喜欢吃,肯定很好吃,我也想吃。”绿豆疑惑不解地转头问。

    花翡兴趣不大,连头都不抬一下,很不屑地回答:“那是凡人吃的东西,我们仙家不吃那种东西。小豆莫不是想被打下天界?”自恋狂、变态!现在才知道居然有人可以自恋到自封神仙,再和他说下去我可能血都会吐出来。

    “小豆不敢。小豆要当神仙。”真是误人子弟。

    我不理花翡,直接拉过绿豆。我问他有没有见过稻谷,他摇头;问他有没有见过麦子,他摇头;最后,我问他有没有见过小小的、白白的、颗粒状、长椭圆状,蒸熟了以后软软的、香香的大米。

    没想到他却兴奋地一个劲点头:“有的有的,徒儿姑娘喜欢吃那个呀?我这就去蒸一碗来。”天哪,总算有一样东西还能吃了。

    但是,当绿豆把“大米”端到我面前时,我又开始有吐的欲望了。一碗满满当当不知道什么虫的虫茧,乍看之下还真和大米有些像。

    “不是吗?”绿豆有些失望,不过继而又想起什么,“对了,那个一定是徒儿小姐要的大米。”说完又蹦去厨房。

    一会儿工夫后又端了一碗东西进来,我探头一看,已经再也吐不出来了。那是一碗蒸熟的白花花的蛆!还不如刚才那碗虫茧。

    我无力地瘫坐在凳子上,突然想起八宝粥。既然那花翡叫这里八宝楼,那么绿豆应该知道八宝粥的原料吧,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小豆会做八宝粥吗?就是把薏米、莲子、红枣、银耳……煮在一起的粥?”

    绿豆不可置信地瞪着我,眼睛里有惊恐:“徒儿姑娘要吃人!徒儿姑娘是魔鬼!徒儿姑娘竟然要吃薏米哥哥、莲子哥哥、红枣姐姐……”说完害怕地抽抽嗒嗒地开始哭泣。

    那花翡总算放下碗,责备地瞪了我一眼,开始安慰绿豆。

    总算把绿豆劝走了以后,他说:“桂圆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挑食呢?这些美味都是在凡间吃不到的,算了,念你初到仙界没见过世面,为师勉为其难下厨给你做盘吃的吧。”

    对于他做出来的东西我就更不抱任何希望了。所以,当那盘清蒸河鱼散发着幽幽鱼香摆在我面前时,我简直就差痛哭流涕了。

    本来就饿,再加上刚才的呕吐,我肚子已经完全干瘪了。风卷残云,那条鱼两三下就被我解决了。

    但是,过不一会儿,我开始觉得呼吸困难、口唇麻痹、瞳孔散大……

    “那……是……什么……鱼?”我拉着花翡发音困难。

    “就是河豚啊!你们凡人不是说河豚最鲜美了吗?”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个家伙给的东西怎么能吃,我怎么就没长记性!想也知道他给的东西绝不可能没毒,他怎么可能把河豚的血和内脏清理干净。

    他给我解了毒以后,自己夹了一口鱼吃下去。“这鱼味道还不错,不过比不上小蝎。”我终于知道那天他说的“小歇”是什么了,“不过,桂圆啊,你太娇气了,怎么好好吃条鱼也会中毒。”

    不是我娇气,正常人有几个像他这样皮糙肉厚,内脏铜墙铁壁,吃毒当饭菜。算了,我不跟变态讲道理。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不能相信他!

    接下来,我坚持只喝之前绿豆做的“晓汤”,别的东西一概不吃。感觉自己身体逐渐恢复了,我便向花翡提出要下山,爹爹后来附耳说的那句话我想证实一下。

    谁料那花翡却不准许,说是我的毒虽解了,但短期内若离开他的调理就会反噬,进而毒发身亡,而且我是他的徒弟,没有师嘱是不可以随便离开的。我想想如果毒没有清除的话,也只会给亲人带来伤心,便听从他的话留了下来,直到我的毒彻底清除为止。当然对于他后面一半话我自动忽略就当没有听到。不过,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好好奚落他一番,说枉他自夸医术高明,其实也不过尔耳。看他涨红着脸想要辩解却又说不出个词来,我总算出了口恶气。

    过了两天他兴奋地说要开始教我东西,便把我领到一间小竹屋里,等我适应里面的光线以后,转头拔腿就跑。

    里面是满屋满墙的虫子,绿油油的,肥肥胖胖,蠕动、蠕动……最大只的竟然和小孩睡的枕头一样大!更恐怖的是——那虫子没有翅膀,竟然会飞!我看着最大的那只虫子“刷”一下飞到我肩头,我开始尖叫,表情请参见蒙克的名画《呐喊》。

    始作俑者看我叫够了以后才温柔地将那大肥虫从我肩头拿下,改放在自己肩上,还伸出手轻柔地抚摸它,仿佛体贴的情人。虫子眯起眼,很享受的样子。一只虫子露出人的样子,那是说不出的扭曲啊。我毛骨悚然。

    “徒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吓小绿呢?你看把她吓坏了。不过,看起来她很喜欢你。”花翡可耻地笑了。

    “你这个变态!你竟然喜欢这种虫子!”

    “徒儿不是也很喜欢吗?你天天喝的汤就是小绿的宝宝炖的。”

    “……不可能!”我不能接受,“不是说那个汤叫‘晓汤’吗?”

    “小汤就是小绿宝宝炖的汤的略称。”他继续刺激我。

    我怒了:“早先你为什么不说全!”

    “哎,本座思维敏捷,说话的速度赶不上思维快,所以喜欢用简称。”我仿佛听见上帝对我说,你就安息吧。

    然而,只要生活在花翡身边,就是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

    他竟然命令我去饲养他那宝贝小绿,我当然不干。然后他就给我下毒,弄得我全身起红疹,又痒又痛,最后只好答应他。

    当上饲养员以后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喝那汤有茶香和竹鲜了,因为这虫子只吃绿茶和竹子。我每次把茶叶和竹子往那屋里一丢,就赶快关门逃跑,但那只大绿虫的速度真是可以媲美光速,每次在我还没看清楚时便飞趴到我肩头,开始我还尖叫,后来直接拿木棒把它挑下去丢在一旁。

    后来花翡又支使我去给绿豆做帮厨,我想还不如杀了我,自然不同意。那下三滥的花翡故技重施,又给我下了一次毒。

    再后来,如果你在八宝楼的厨房里看到一个人麻利地左手清洗松毛虫,右手起油锅,左脚踏着一只试图逃跑的蝎子,有时还抽空尝尝刚出锅的蜈蚣,灶台上满是爬来爬去的大毒蛛,请不要怀疑,那人就是我!

    所以有人说: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直到一年后,花翡不论给我吃什么毒药我都当喝白水一样,我才知道五毒教的人是怎么练成百毒不侵的。

    不过,花翡这个人。

    我每天临睡前都会祷告:“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 !!”

    化肥=花翡。

    一转眼,我已在八宝教住了一整年。说起这一年,真是字字辛酸句句血泪,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花翡的劣行罄竹难书,我猜他这一年活得很开心,他的快乐就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我每天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杀了他还是自杀。这个问题深奥至极,以至于我用了一年时间还没有决定,如果我能回现代,我决定用这个命题冲击诺贝尔奖。

    花翡这个人总的说起来就是一个色盲、文盲、数盲、音盲、流氓,外加自恋狂人。

    刚开始我还觉得这八宝楼里里外外处处都用绿色显得很清新,一个月以后我开始审美疲劳。那花翡更是除了绿色其他什么颜色都不穿,浅绿、深绿、草绿、湖绿、蓝绿、墨绿……连夜行服都是那种绿得发黑的颜色。枉他还姓“花”。除了绿色以外,其他颜色他从来分不清楚,比如他会说天是紫的云是蓝的。由此,我断定他是个色盲,虽然他从来不承认。

    说他是文盲,我自然也是有依据的。请参照一句他平时最喜欢对我说的话:

    “我爱你真是乖明!”

    请不要误会,他的话是从来不能看字面意思的,这句话整句都是缩写,拆开来说完整是“我的爱徒桂圆啊,你真是乖巧聪明啊”。他一兴奋起来就喜欢缩句,一整句话里只挑几个字说,很容易引起歧义,活脱脱一个文盲。

    那天,我突然意识到他有可能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便问他。他却仿佛觉得很好笑般奚落了我一番。他说他的娘是他爹——五毒教元尊的大夫人,我娘当年则是他爹的最后一个老婆。他爹一生总共娶了二十个老婆,听到这里,我震撼了。

    当然,更震撼的是他下面一句话:“算起来,我的年纪倒是可以做你娘的爷爷了。”就算他是他爹生的☆、第一个孩子,我娘是他爹的最小一个夫人,也不可能年龄差这么多,何况他看起来明明只有二十岁。这样胡说只能自暴其短证明了他是个“数盲”而已。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十八章 竹外桃花三两枝(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2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3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4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5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