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薄荷荼靡梨花白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四章 月上梢头梨园闹(3)

第四章 月上梢头梨园闹(3)

所属书籍: 薄荷荼靡梨花白

      “殿下,妾身以为我香泽国素来主张以德治国,故应以德服人。今日柿子算是得到教训了,殿下可让柿子立下誓言,今后不再做此等勾当便可。”看这柿子也是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草包,而且狸猫既然知道他叫什么,说明他的来头也不是很简单,还是不要得罪为妙。

    “爱妃建议甚好!”狸猫首肯。 那潘柿子跪在那,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然后举起右手,指天誓日地保证了一通,模样甚是滑稽。

    我满意地转身检查赚到的银子。“只是这银票数好像不对呢。”我皱着眉头。

    那柿子检查了一遍银票疑惑地问:“娘……娘,适……适,才不是说要百两银票吗?”

    “是呀!我是说要百两重的银票,可为何只有这一张银票?恐是一钱重还不到吧?”香泽国的银票面额最低是一百两。

    “啊!”潘柿子恍然大悟,一副像被花盆砸到的样子。

    “怎么?世子以为太子妃一曲竟不值这区区百两重之银票?”狸猫嘴角似有一丝笑意。

    “值,值,值,只是,臣今日没带这许多银票,明日,明日一定亲自登门将这百两银票送上!只……只……是,还,还请娘娘开恩将这‘苏丹红’之毒,给,给臣解了。”

    “这便是那‘苏丹红’的解药‘孔雀石绿①’,柿子要速速服下,否则性命堪虞!”我郑重地把今天和小白逛秀水街买来准备喂一只耳的绿豆粉交给了柿子。柿子感激涕零一把接了过去,打开就往嘴里倒。

    之后,狸猫将我送回云府。

    一踏进府门,看门的云伯看是我,激动地朝里面扯着嗓子就喊:“大少爷和六小姐回来了,快!快通报老爷!”转头又对我说,“我的六小姐呀,可算把你盼回来了。老爷正在前厅发火,这次雪碧和七喜两个丫头怕是性命难保了……”

    完了,完了,这下糟了,爹爹这次肯定是非常生气。我缩了缩脖子,害怕地看了看身边的小白,小白给了我一个安抚的笑容,握了握我的手心:“放心,有哥哥在。”

    还没有走到前厅,爹爹已大踏步跨出厅门迎着我急急行来。我低着头站在那里眼睛朝地板瞟呀瞟呀,就是不敢看爹爹。

    “容儿!”一阵清风,爹爹已经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着急地左看右看,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确定我身上没有少一根汗毛也没有多一块肉才如释重负地放下我的手。我偷偷地瞥了一眼爹爹的脸色,好可怕!像是万年寒冰一样。他见我偷看他,脸色更沉了几分,也不理我,转过身,负手往前走去。我做贼心虚,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前厅。

    一进前厅,我就呆住了。厅下,一屋子丫鬟、奴仆跪得满满当当,见是我回来都用哀怨掺解放的眼神看着我。雪碧和七喜跪倒在厅中央,身上一道道的血痕触目惊心,两边各站了一个云家行刑仆役,手里拿着荆棘鞭正在鞭打她二人,整个大厅里都充斥着爹爹的怒气。下人们噤若寒蝉,连方师爷和姑姑也不开口说话,诡异的安静里那鞭笞的声音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住手!不要再打了!”我冲过去,一把拽住行刑仆役手里的鞭子。

    爹爹看我的手碰到鞭子,一下子紧张地站了起来。我转身跪下,“爹爹,请不要再责罚两个丫头了,今日都是容儿的错……”

    “爹爹,今日不怨容儿,都是孩儿一时兴起教唆容儿与我一同出去玩耍,雪碧和七喜两个丫头的穴也是我点的!爹爹不要责罚下人们,也不要怪容儿,要罚就罚孩儿一个人吧!”小白截断我的话,在我身边直直地跪了下来。

    “大哥,您看,孩子们都平安回来了。您忙了一天想是乏了,下人们也受了教训,不如让他们散了回去,您也早些前去歇息吧。”姑姑看我们跪在那里,很是心疼。

    看爹爹仍旧不言语,方师爷朝下人们挥了挥手,“都下去吧。”

    看来这次爹爹是真的真的生气了,他从来没有对我不理不睬,以前我就是再顽皮,他也顶多一笑置之,今天看来是打定主意要教训我了。

    下人们陆续散了,雪碧和七喜两个丫头也被人抬了出去。厅里只剩下爹爹、姑姑、方师爷,还有我和小白。

    “唉……”我们跪了约摸半个时辰,终于听见爹爹重重地叹了口气,“起来吧!”

    我松了口气,姑姑赶忙上前把我和小白扶了起来。

    “儒儿去书房闭门思过,禁食一日,容儿留下来。你们也都下去。”爹爹朝姑姑和方师爷挥了挥。临走前小白担心地看了我一眼,我朝他笑了笑,让他不用担心。

    大家都走了以后,爹爹叹了口气,把我抱起,轻轻地揉着我的膝盖。我的眼睛一下就泛起了水雾,其实我知道爹爹生气归生气,但心里还是疼我的,想起爹爹平日里对我的宠爱,想起自己的任性,鼻子一酸,埋头在爹爹怀里,眼泪吧嗒吧嗒地就掉了下来。

    “容儿莫要怪爹爹不让你出府。只是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容儿这种相貌出去若是让人见到,是会生歹意的。你的身子又不能习武自保,纵使有人护着,也只恐百密一疏。爹爹不求别的,只求我容儿能平平安安就好。容儿可能体会爹爹的一番苦心?”爹爹一边揉着我的膝盖,一边徐徐地说着。

    “是容儿不好,总是顽皮惹爹爹伤心,辜负了爹爹的心意。容儿以后再不乱跑了。”只觉得心里热热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地往下落。不过也有些疑惑,为什么我的身体不能习武呢?

    “乖,容儿不哭了,再哭可就要变成丑丫头了。”爹爹用丝帕擦着我的脸,温言哄着。

    “丑了才好。丑了就不用爹爹这么担心了。”我一边抽咽着,一边朝爹爹苦笑。

    “傻丫头,明日起,爹爹让方师爷教你些易容之术,以后若有万一,也可掩人耳目。原本没让你学是怕伤了你的肌肤,今日看来学学还是必要的。时候也不早了,爹爹送你回园子去。”爹爹捏了捏我的鼻子,便起身牵着我的手,送我回了房间,亲自给我掖好被子,才放心离去。

    ☆、第二天,潘柿子亲自送了一百两重的银票到府上来,爹爹推拒了回去。我心有不甘,但也不好说什么,有些郁闷。于是偷偷藏了些点心送去给小白,小白看我没有被爹爹惩罚很是高兴,拿着点心吃得欢快。

    雪碧和七喜两个丫头起先生气都不理我。我赔了半天笑脸,还弄来方万用的玉露雪花膏亲自给她们上药,折腾了半日,这两个小丫头总算不闹脾气原谅我了。下午开始跟方万用学易容术,我说什么来着,方师爷是superman吧,什么都会!只是这易容术看着容易,学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我折腾了半日也没弄懂些皮毛,只好一脸崇拜地看着方师爷,搞得他好气又好笑。

    当然,我的那趟出府成功地成了京城里街头巷尾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据说流传了诸多版本。

    官方政府版——太子妃与云相公子微服私访,察访民情。晚上亲下基层与民同乐。太子妃亲切会见了与会代表潘柿子等一行人,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太子妃在讲话中指出:随着医药技术的迅速发展,过去的制毒放毒解毒专业领域设置过窄,专业级别不够,满足不了社会发展的需要。现在我们要不断地完善发展毒药行业,在全国率先实现不设门槛、不拘一格投放毒药,使投毒解毒行业跨越到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商业界版——那云府不愧是商贾世家,银票多得都论斤称!金砖铺地,白玉砌墙。

    江湖版——听说那香泽国太子妃竟是苗疆五毒岭五毒教教主的关门弟子。

    曲艺界版——太子妃自幼拜师戏曲宗师玄机子门下,后自创新流派,号称“容派唱腔”。

    市井版——听说咱们太子妃长得那是灿如春华、皎如秋月,风鬟雾鬓、灵秀温婉,如流风之回雪、轻云之蔽日,长年以纱遮面,但凡见过太子妃真面目者非死即伤;太子妃一开口那更是娇莺初转微风振箫,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听过之人多半落得非痴即傻。听说那云府的公子长得也是白璧无瑕俊逸无双风流倜傥,剑术出神入化,剑未出鞘,就可杀人数百。

    ……

    于是,我莫名其妙地拥有了大批粉丝,见识过这古代粉丝的疯狂程度以后,我才知道现代的粉丝是多么含蓄。

    最近每天晚上天一黑,就可以在云府上空听见“嗖、嗖、嗖”的声音,然后是一片乒乒乓乓的打斗声,时而夹杂“啊、哦、呃”的怪叫,临近清晨的时候,所有声音才会陆续散去。

    天亮以后出院子一看,尸体兵器横七竖八散落一地,这些尸体多半穿着夜行衣蒙着脸。刚开始府里的丫头们见了还会惊吓尖叫,到后来视若无睹直接就从尸体上跨过去。该打水的打水,该扫地的扫地,心理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听说这些尸体要么是来劫财的,要么是来劫色的,据说还有来找小白争武林盟主的,简直莫名其妙。

    家里最近但凡红色粉末状物品都很容易丢失,什么红糖、辣椒粉、胭脂粉都是买了丢丢了买,呈恶性循环态势。

    每天早晨只要一开门,就会有媒婆冰人络绎不绝地登门拜访要给小白说亲事。某某家千金,某某家小姐,都是美若天仙贤淑大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小白一开始虽然厌烦却还是客气回绝,后来不堪其扰,直接横眉冷对,最后索性见都不见,整天拧着眉窝在园子里看我跟方师爷学变脸。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四章 月上梢头梨园闹(3)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3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4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