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三十八章 飞花自有牵情处(2)

第三十八章 飞花自有牵情处(2)

所属书籍: 薄荷荼靡梨花白

      “本宫可否有荣幸邀约云皇后同游御花园?”她望着我的眼睛,脸容平和,看似并无敌意。

    我刚要开口,那侍卫却已抢在了我前面:“启禀娘娘,陛下嘱咐过,夫人宜静养,不宜外出受风。还望娘娘恕罪。”

    我一惊,这侍卫竟敢阻拦她,若她与那子夏性子相似,这侍卫的下场……

    不料,她却随和地一笑,摆了摆手:“也罢,倒是初融粗心了,云皇后身体欠佳,陛下嘱咐甚有道理。”她转向我,“那初融便在这殿中叨扰云皇后片刻,不知方便与否?”

    看她这样以名讳自谦,我自然不能拒绝:“飘雪皇后说笑了,想容在此本是客居,自然是客随主便。”我侧开身子往里让了让。

    初融飘雪屏退了两旁的宫女跟着我进入内殿。

    我端起青瓷茶杯,缓缓抿了一口茶,却迟迟不见她开口,一抬头,却发现她的视线停留在墙上悬挂的一幅薄荷花图上,有几分失神。那是桓珏前日所画,画好后宫女便裱了挂在墙上。他在我这里,大半时间我是不同他说话的,他倒也不以为意,自得其乐,有时批批奏折,有时作一两幅花鸟图,间或自言自语几句。

    察觉自己的失态,她收回目光,缓缓开口:“初融居于雪域深宫时,就曾听闻‘画圣南云’之名,雪域宫中也有幸得了他的一两幅画作,栩栩如生之态跃然纸上。初融当时甚为艳羡,亦仿效习了很长时间的花鸟画,却无论如何总缺了几分神韵。后,初融有幸嫁与陛下,本以为可以一睹陛下妙笔,却奈何这许多年来从不见陛下再执画笔,深以为憾事。”我心中一惊。

    她却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继续往下说道:“今日在此再次得见陛下画作,初融方知当初习画时所缺的并非神韵,乃是‘心意’二字。”

    “飘雪皇后莫要介意,陛下应是政务繁忙不得空闲作画而已。近日恐因与我兄妹重逢一时起了兴致,便随意画了几笔。”心中几分苦涩。话语里“兄妹”二字特意稍稍加重了些。

    “云皇后莫要多心,当初嫁与陛下时,我便知陛下心中有人,后来方知陛下恋慕之人便是闻名天下的香草美人。”

    我一惊,刚要回话,她却抬手制止了我:“云皇后且听我说完。我见陛下这几日眉间似有隐忧,想来还未得了机会向你说明前缘。初融无才可助陛下,独此事初融愿代陛下向云皇后一一道明,为陛下分忧。云皇后可愿一听?”

    “飘雪皇后请讲。”她这样说了,我怎好拒绝。心里却有几分诧异,她不像是来找我麻烦,倒像是做说客来了。

    “我雪域宫廷中,每位年幼皇子皇女至五岁时,皇上便从当朝大臣子女中擢一两名优秀者入宫陪读。而父皇当年为我所挑的伴读中除了有两名官宦千金外,还有一名武官之子作为骑射技艺的陪练。他伴着我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家国之变,从五岁长到了十四岁,那年他考取了武状元之后便在大殿上向我皇兄求娶我,皇兄不允。我在后宫得知此事后甚是委屈,与皇兄理论,皇兄却将我驳斥回来。我心知自己在皇兄眼中是一枚待定之棋,却不甘自己的命运为他人左右,年少气盛,冒天下之大不韪,做下了糊涂之事。皇兄获悉后拍案大怒,将我囚禁起来,亦将我心仪之人关押大牢之中。当年恰逢陛下至雪域借兵,皇兄便提出了两个条件,其一,娶我为后;其二,习练莲藤神功。

    “因皇兄当年神功已近反噬阶段,却仍未得到逆血之方,故急需有人为他导入真气,延缓反噬。而此功对骨骼资质要求甚高,天下少有人可习就,皇兄一眼便看出陛下骨骼清奇,甚是符合。如此严苛甚至要付出性命的条件,陛下当年却二话不说便应允下来。我抗不从命,皇兄便以那狱中之人的性命威逼于我,无奈之下,我远嫁西陇。原本以为陛下乃急功近利渴权之人,却不想陛下乃是如此纯善清雅的一个人。我当时怎么也想不明白陛下这般不喜权政为何会急于借兵夺位,后来才知陛下所做一切皆是为了一个人儿。

    “大婚当夜,我本十分恐慌忐忑,却不想陛下只是一夜醉卧于侧榻,根本不曾入内殿。之后,夜夜如是。直至太医诊出我怀有喜脉时,陛下也只有少许惊异,一掠后眼中更有释然之色,并未怪罪于我。是夜,陛下将我唤入书房与我秉烛夜谈,开诚布公地对我说了他已有心仪之人,故只能给我这夫妻之名,还安抚我不会为难我们母子。我亦对陛下说明了原委。外界见陛下再无纳妃,言是陛下专宠于我,却不知我与陛下二人更似患难盟友。

    “那年二月香草美人之死传遍南北,陛下一夜之间病倒榻前,我方知陛下心仪之人乃是与其青梅竹马的妹妹。其后,国师回朝,陛下对其言语冷淡。我隐约知晓当年国师曾以云皇后中毒之事胁迫于陛下,威逼陛下若不继承皇位便不给云皇后治毒,其后又对陛下隐瞒封锁了你病危的消息。陛下饮恨,几欲随你而去,之后却又听闻香泽陛下一直派人找寻一颗定颜珠的下落,才复又支撑了下来。说来几分蹊跷,我皇兄当年喜获一子,陛下一见后十分欢喜,竟疼若亲生,后我才知紫苑相貌与你有八分相像。

    “三年后,云皇后被我皇兄掳至雪域皇宫,陛下与他交涉。我皇兄乃狡诈之人,提出条件要陛下攻打香泽。陛下明知是陷阱,却不顾一切跳了下去,一来陛下担忧你的安危,二来陛下隐有希望攻下香泽后便可名正言顺地解除你香泽之后的身份,三来方国师野心日大,希望有朝一日可扩大西陇国界,陛下此举亦是遂了他的心愿。但当时陛下因那莲藤神功已至反噬阶段,得了严重的心疾,太医嘱万不可操劳累顿,故与国师商定用了替身之人。

    “却不想云皇后已然从我皇兄手中逃脱,半途为方国师所截,陛下惊闻,不顾医嘱,彻夜赶赴。再后来的樊川之变云皇后想必比我更清楚,陛下回宫后一蹶不振,几近垂危。若不是诸位太医与宫中侍卫高手联手将陛下一身邪功散去,陛下恐已登仙。

    “云皇后与香泽陛下一同坠江后,香泽国便由十六王爷主政,后,有探来报安亲王派了大量暗侍于我西陇国境内监视了所有的咖啡茶饮铺,陛下以为蹊跷,亦派人尾随香泽暗侍。直至半月前陛下抱着你浴血而归,此事方告一段落。”

    “初融眼见着陛下一扫多年阴霾,渐露喜色。”她眉间扫过一丝黯淡,“深为陛下欣喜。”

    她转向我:“不知云皇后听了初融说了这许多后,可曾领会陛下多年的苦心与伤痛?”

    我怔怔然不知如何回答。

    “初融这几年与孩儿得陛下悉心照拂,无以为报,只盼陛下能得偿所愿,也不枉一番煎熬。”西陇皇后离去前眼里隐有几分湿润。

    天空中驼云倾倒,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命运的开始往往毫无征兆,他悄悄伸出手来,把种子掩埋在土壤下,神秘地微笑着,等待着开花结果的那天。一颗五彩斑斓的种子未淘.書.客-www.taoshuke.Cn必种出的便是喜剧,而一颗拙朴晦暗的种子未尝不能开出最绚丽的花朵。

    我坐在宽大的延庆宫内殿内,闭上眼睛,任凭往事一幕一幕走马观灯般涤荡脑海。我们曾经是最相爱的一对恋人,我们的爱似那云境琼花,美得没有一丝杂质,纯得没有一点尘埃,然而,过于完美的东西似乎总是引人产生破坏的心理。命运之神亦嫉妒了,他拆散了我们,用一根误会的金钗划出了一条无法逾越的银河,从此天各一方,各自憔悴。

    三年,却如浮生半世,再次重逢,物是人非。我,已被倾轧得面目全非支离破碎,再也配不上这份纯净深切的情;心,在不知不觉中偏离了原来的轨道跌落在了那净水白茶的凤目里;而身,却也早已不由自主。虽非本愿,而我却已孕育了两个生命,此刻,他们都在子夏飘雪的掌控中,叫我如何能放得下。

    傍晚,有宫女来请安:“夫人,今日陛下筵席,恐宴罢时已近深夜,陛下让奴婢传话于您今日便不过延庆宫了。”

    我略一点头表示知晓。

    雨过后的空气干净而舒适,我推开窗户享受夜风的轻柔。身后有一个脚步声款款站定,有几分熟悉之感。我回头,看见一个慈目舒眉容颜未改的凤袍女子和蔼地望着我。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三十八章 飞花自有牵情处(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2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3山楂树之恋 4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5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