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薄荷荼靡梨花白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十一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1)

第十一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1)

所属书籍: 薄荷荼靡梨花白

      ☆、第十一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招财猫不答话,只对着我浅笑。

    如芒刺在背,一室气氛诡异。小蓝猫紧张地扯着招财猫说起时政,打算将招财猫的注意力吸引。好在回宫的水路不算很长,不一会儿船便停在了宫门前。

    碍于我现在的宫女身份,小蓝猫不便搀我,只能和招财猫走在前头,我痛苦地一蹦一跳跟在后面。

    看蓝猫上了岸,那招财猫突然回身向我走来,我一惊,低下头去。

    耳垂一凉,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夹上来,下意识一摸,竟多了对耳环,抬头,招财猫的脸凑在离我不到几公分的距离,我吓得直往后退,差点摔下去。招财猫伸手将我拉起。我本想避开,却被他附耳过来的一句话给震在那里。

    “这京城里不穿耳洞的姑娘小姐,我只知道一个。”朝我眨了眨眼,很是暧昧,“绿翘虽好,恐怕还是‘想容’更好听些。”

    原来他早就认出来了!我气得想要将那得意的脸给拧下来,可他接下来一句话却让我忘了发火。

    “想容也以为那日落水是本王遣人所为?不如想想这最终赢家是谁。”说完不知塞了个什么圆圆的东西在我手上,我也不知反抗,就这么愣愣地抓着。

    “皇兄既至东宫门外,何故还逗留于船上?外人见了岂不要笑话本宫待客不周。”狸猫冰片般的声音在岸边响起。我一惊,回神看去,只见狸猫瞪着我和招财猫,眼里火光迸射,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仿佛能听见那眼眸里如烈火蹦豆般的噼啪声响。那架势定是认出我来了,我一缩脖子,竟有些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回避他的眼光。

    “玉静参见太子殿下。”招财猫倒是一派轻松自如地潇洒跨上岸去。可苦了我,在宫女的搀扶下一瘸一瘸地上了岸,心里还得想着等等回去怎么跟狸猫解释。

    “思儒参见王爷。”上岸后我才发现不止狸猫和蓝猫,小白竟也站在岸边,看着我的脚,几分心疼,更多的是神伤幻灭。突然很懊恼,后悔自己今日避开他,出了宫去,很想冲过去伸手抹去他眼里的伤意,那眼神竟让我的心如此酸疼。

    “来人哪。将太……她扶下去。”狸猫让七喜上来把我扶进去。

    “且慢。”招财猫抬手,所有人都讶异地看向他,“本王看这宫女很是乖巧,不知太子殿下可否将她赐予玉静?”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明明知道我是谁还敢装傻充愣说出这话,看来他今天是拿定主意要搅乱一池本来就很混乱的水。

    “哈哈……皇兄还是莫要说笑。这宫女是皇上赐给十六皇弟的通房宫女,转赠不得。若喜欢,本宫再挑两个好的送给皇兄。”说完便不由分说地命令七喜把我扶回宫去。

    总算可以离开那是非之地,我松了口气。雪碧一边伺候我沐浴更衣,一边让七喜给我的脚上药,一边在我耳朵边上碎碎念:“娘娘呀,您这淘气劲儿什么时候能改些呢。您是出去玩得开心了,可苦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太子殿下一回宫里没找着您,大发雷霆,快把这东宫都给掀了。到现在,那太监宫女们还跪着呢。”

    我根本没听雪碧在说什么,反复想着招财猫临上岸前对我说的话。“最终赢家”?那次落水事件的最终赢家自然是狸猫,难道他在暗示我是狸猫一手导演了那场戏?

    我心里一寒,如果说招财猫找人推我落水以引起云姬两家矛盾属于高招的话,狸猫若是真正幕后黑手,那可真是神机妙算了。能算到我不会怀疑姬娥,而会怀疑招财猫,再借我的手将所有矛头指向招财猫,最后得到爹爹的支持,环环相扣,差一丝一分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我心下已是一片冰凉,难怪那日,我一落水狸猫就出现了,他平时那时间都与人在书房议事,除非先知,否则怎么可能这么赶巧。

    越想心里越冷,越想越烦乱。抱头坐在床沿,揉乱了散开晾干的长发。这才发现手上还抓着招财猫塞给我的东西,展开一看,是一小瓶跌打虎骨膏,想起他那态度,心里气闷地丢在一边。想起他还往我耳朵上夹了一对耳环,抓下一看,是一对翡翠钩耳,也一并和那膏药丢在一起。

    “你今天去哪里了?”昏昏沉沉间,狸猫一把抓过我的手腕,将我整个人带到他胸前,脸上阴霾冷鸷。

    想起他有可能是害我的凶手,我愤恨地欲使力推开他:“不要你管!”

    我哪里敌得过他的力气,不但没推开他,反而跌坐在床上。他一个翻身压住我,将我牢牢钳制在床板和他的胸膛间。

    “你说什么!”全无暖意,力道大得几乎要把我的手骨折断。

    “不要你管!你不是早想淹死我了?”我奋力地蹬着没受伤的左脚想要踢他。

    狸猫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明显一愣,趁他愣神儿的工夫,我使力一挣,脱开他的压制,缩到床角。只片刻,我又被一股更加强劲的力量给卷回来,狸猫重新将我钳制住,这次力道大得几乎要将我碾碎。

    “你居然怀疑我!你竟敢怀疑我!你出去跟那三癞子勾搭一日回来,就对我说出这种话!我是疯了,才会这样纵容你这狐媚子!”

    说我勾搭招财猫!全身所有的血气嗡一下都冲到脑里,不顾浑身疼痛,挥拳就往他身上砸:“是!我就是勾搭人去了!我勾搭人又怎样?我狐媚子又怎样?总比你陷害杀人强!有本事你就淹死我!做什么假惺惺把我救起来!我……唔……”

    狸猫俯身狠狠地吻住我,牙齿撞击,口腔内壁登时破裂,血腥味儿蔓延开来。我使劲朝他的嘴唇咬下去,血腥味更加浓重,温热地沿着我的嘴角流下。他却丝毫没有松动之意,握着我的手腕固定在床头,径直将舌头塞进我的嘴里,将那腥甜翻搅入我口中,不顾我拼命躲避,狂乱地纠缠着我的舌头。枕边散乱的发丝已分不清是谁的。

    “刺——”布帛裂开的声音划破空气,惊心动魄。

    身上衣服被用力撕扯开,某个坚硬灼热的东西顶着我的下体。我一颤,暴雨般的吻重重落向颈间胸前,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断开,一粒粒散开的珍珠无助地滑落一地……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和凄凉包围着我,冰凉的液体顺着眼角静静地淌落,右手腕隐隐发热。

    看见我流泪,狸猫慌乱地松开我,用手拭去我脸上的眼泪:“云儿……我……我不是故意的……弄疼你了是不是?你,你不要哭,我不伤你了……”他小心翼翼地捧起我的眼睛轻轻吻下。我闭上眼别过头去,眼泪不争气地滑落。他犹豫了一下,给我盖上被子,轻轻抱住我,一边替我擦着眼泪。

    冷,全身冰冷。他碰我一下,我抖一下,就像水面漂浮的冰片随时会裂去。

    “云儿……对不起,我一时气昏了头。你莫要生气,我……我不动你了。我不知道那三癞子跟你说了什么,但真的不是我遣人推你入湖。”顿了片刻,“我如何舍得,便是我自己淹死也无妨,只是你……”我心里一紧。

    “我知道你是怀疑我如何立刻知晓你遇难,你可还记得父皇赐给你随身所带的这滴血暖玉?这玉和我身上所佩之冷玉原是一对,和普通玉石不同,能相互感应,若是你遇险,身上的暖玉便会开始慢慢凉去,而我这冷玉便会开始散发灼热。故当日你一落水,我便知晓,急急离了书房前去寻你。”说完又轻轻拢着我晃了晃,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很冷,牙齿不停地打战,使劲攥紧手心却捏不出一丝温暖。

    “今日……今日原是我不对,一时找不到你心急,又看你与那三癞子一同回来,气昏了头,才说错了话,伤了你……”仿佛在观察我的表情,我转过身去,“云儿,莫要生我的气,好不好?”

    后面他说了什么我完全模糊了,只觉得额头灼烫,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右手腕又开始疼了,慢慢便没了感觉。昏昏沉沉睡了去,梦里总有个女子抱着我抽抽嗒嗒地哭泣,反反复复说着一句话:“容儿,娘对不住你啊……”

    浑浑噩噩醒过来,就觉身上没有一丝力气,睁开眼睛都像用尽全身能量。

    “娘娘醒了!殿下,娘娘醒了!”雪碧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不过睡了一觉。

    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越靠越近。

    “云儿,云儿!”

    再次睁开眼,就见狸猫眼窝深陷,眼睛下一片青灰的阴影,衬得凤目更加细长,颊上有些许青青的胡茬,脸上有不正常的潮红,几缕乌黑发丝颓废散乱地垂在胸前。

    看见我睁开眼睛,一阵狂乱喜色浮现:“陈太医,快!给娘娘诊脉!”

    陈太医给我把了脉,捋捋胡子高兴地说:“恭喜殿下,娘娘热烧已退,只要好生调理便无大碍。”

    狸猫命人打赏了陈太医,便靠坐在床头,将我的头轻轻托起枕在他的臂弯里,端起药来喂我。可能因为从来没有做过伺候人的事情,动作有些生硬,舀了一勺药细细地吹了吹递到我的唇边。我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反抗不了,连转头都使不出力。

    他一边给我喂药,一边絮絮地说着什么。我闭着眼不想看他,脑袋里昏昏的,没认真听他说了什么,只听到最后将我放平掖上被角说的一句:“云儿且好生歇息,若有事就让下人们叫我。我回麒麟居去了。”

    又昏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精神好多了,才听雪碧说,我那天睡去,高烧三天三夜,狸猫急疯了,太医们诊断都说是淋雨染了风寒,查不出其他病因,说是按理该退烧了。狸猫将方师爷传进东宫,不知方师爷开了什么方子,吃了一帖便退了烧,人也醒了过来。

    据说狸猫衣不解带地照顾了我三天三夜,最后没扛住也染了风寒,昨天被小蓝猫强拖回去躺着,听见我醒来便屐着鞋又奔了过来给我喂药。原来昨日他面色潮红是因为生病。传染了他,我一点也不愧疚,想起他强吻我还差点粗暴地强要了我,我便会后怕地颤抖。

    在我昏厥的三天内还发生了一件事,便是太子和玉静王在东宫门口为争一宫女发生口角的绯闻在宫里宫外是传得沸沸扬扬。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十一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砍价女王(砍价师)作者:睡懒觉的喵 2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5霸王别姬作者:李碧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