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二十六章 绿娇红小正堪怜(1)

第二十六章 绿娇红小正堪怜(1)

所属书籍: 薄荷荼靡梨花白

      ☆、第二十六章 绿娇红小正堪怜

    子夏飘雪冰冷的手指在我的咽喉处缓缓滑动,下面云思儒,不,应该说是桓珏冷剑出鞘,剑身与剑鞘金属摩擦的声响尖锐哗然。

    “下乘之肉?”子夏飘雪此刻的脸色和发色可说得上是相得益彰,冰冷的手指缓缓在我的气管处上下摩挲,语气好似最温柔的情人,“朕倒是很想见识见识何谓‘上乘之肉’。”他的手最终停在我胸前的蝶纹盘扣上,左侧冰寒的剑气破空袭来。

    “滑如丝,嫩似花,想必煎、炒、煮、炸样样做法皆味美吧。妹夫以为呢?”子夏飘雪微倾着头看向左下手剑气所来之处。

    闻言,那霜冷的剑气生生刹住,转了个弯,最后长剑回鞘,金属的鸣响回荡在大殿四周,“放开她!”

    “来人,将云美人送回贵客室。”子夏飘雪终于移开手,将我挥离。那引路带我来的宫女立刻上来将我带回石室。

    水声滴答、湿潮幽魅,我躺在漂浮的莲叶上,有些眩晕。撩开纱帐坐起身来,一只花色的水蚊被温热的体温吸引过来,停在我的手背上,蜇进我的皮肤享用完宵夜后,便“嗡”一声跌落入水,顷刻毙命。

    手背上慢慢浮起一块红肿,有些微痒,却刺痛了我的心,尘封的往事扑面而来。

    “哥哥,暑气酷热,容儿今夜想睡在湖上的水亭里,哥哥陪着我可好?”

    “好好好,容儿想睡哪里哥哥都陪着。”男孩的小手拂过女孩的额际,替她拭去一层薄薄的汗渍。

    女孩很怕热,夏天的夜里若睡在屋内便会湿汗连连睡不稳妥。于是,一到夏天下人们便搬来竹榻放置在水亭上,便可免去暑热困扰。但是,水边最是容易滋生蚊虫,叮咬之后痒痛难当,甚是难过。

    不过,女孩自有办法解决,日日拖了自己的小哥哥过来同榻而眠。因为,她发现只要有他在身边,所有的蚊子都会招呼到他身上去,有他在身边可以媲美任何一款蚊香。

    ☆、第二日早起,女孩定是一夜好梦精神奕奕,而那男孩则毫无例外地浑身是包。女孩心中愧疚,每日起床☆、第一件事便是找来碧清膏将男孩被蚊虫叮起的红肿涂抹一遍。

    “笑什么笑,被蚊子咬成这样还笑。”女孩看男孩坐在榻上一脸傻笑,嗔了他一眼,一边细细地擦上药膏。

    “因为我觉得很开心呀。”男孩出人意料地回答,“只要有容儿给哥哥上药,便是给蚊子咬花了也值得。”

    “傻瓜!”

    男孩一点也不恼,一张小脸笑得益发灿烂。

    酷暑年年,男孩照例夜夜陪眠,蚊虫照例只叮男孩,女孩照例给男孩上药,男孩照例微笑凝视。一年又一年,也不知过了多少年,直到女孩嫁入那高墙红瓦的皇宫夜里被蚊虫蜇醒,才恍悟将来再也没人愿舍夜夜酣眠甘心为她驱蚊。

    后来,女孩跟着男孩逃出了宫闱,傻傻地以为从此便是生死契阔。

    再后来,天地骤变,人各一方。

    男孩再也不着白衫,高堂重殿,万人之上,家国妻儿。女孩死而复生,活了身却死了心,女孩再也不惧暑热,因为,女孩的岁月再无四季轮回,张着眼睛冬眠了三年。

    ……

    泪水滴落潭面,荡起层层涟漪,如叹似诉。再也坚持不住,我摇晃着跌落榻畔,原来,还是不够坚强。

    适才在大殿里怒目而视的勇气只是虚假,我终究无法仇恨。

    既已背叛我,又为何在子夏飘雪欲伤我时冷然出剑,念及旧情?何苦,何苦。物是人非,我们终是站成了对立的两个世界。如今,我和紫苑已沦为人质,牵累了孩子,我怎么对得住狸猫。

    不过,相信我和紫苑暂时是安全的,那妖孽在没有达到目的前断不会伤及我们的性命。只是,如何才能让狸猫避开这个陷阱?我忧心忡忡。

    想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我辗转难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蒙蒙眬眬时,有一只湿漉漉的小手拭过我的脸颊。

    我睁开眼,却是多日不见的紫苑趴在床边看着我:“娘子,你干吗哭?”

    “是娘,不是娘子。”紫苑的出现似朝阳将一室阴霾一扫而空,我哭笑不得地将他抱上床来。却发现他全身没有一处是干的,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一般。

    生怕他受凉感冒,我赶紧将他身上的湿衣剥离,用丝被将他擦干,裹成蚕宝宝。“怎么湿成这样?紫苑是怎么进来的呢?”

    “小沙带我泅水进来的。”紫苑露出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很是可爱。看着他,胸中便被一股温情弥漫,我不由自主地将他揽入怀里。

    “小沙是谁?”泅水?难道紫苑是游泳进来的?

    紫苑将手臂探出被外,兴奋地指着左前侧:“小沙在那里。”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不看不打紧,这一看我差点晕过去。一只龇着雪白锋利牙齿的鲨鱼正将头半搁置在莲叶上,血红的牙肉狰狞地敞露着,隐在水里的脊背上有隐约类似虎皮的纹路。

    我吓得搂着紫苑就往后退。紫苑却开心地拍了拍手,那鲨鱼闻声游到我们正面,紫苑挣脱开我的怀抱跳下去,我拦都来不及。他居然伸出小手挠了挠那鲨鱼的头部:“小沙乖,明天让父皇赏你好吃的。”那鲨鱼龇了龇牙,摆摆尾巴,没入水中离开了。

    我闪电般将紫苑抱回榻上,扳着他的手指脚趾全身检查了一遍,最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算什么状况?我儿子居然和一只鲨鱼相处得如此和谐,万一那鱼兽性大发咬他一口,紫苑那么小,怕是塞牙缝还不够,太危险了!那妖孽居然放任孩子和鲨鱼相处!

    一定得跟紫苑说清楚鲨鱼是多可怕的动物,刚转头,却发现紫苑小手里捏着不知什么时候从我的袖口中掉出来的钻戒端看,一脸好奇地放在鼻端嗅了嗅,竟然……竟然要往嘴里送!

    “别!那不能吃!……”我吓得喊着出声制止,但是,紫苑的动作极快,我抓住他的手时,他已经将戒指吞了进去,两只眼睛一闭,头一歪。

    “紫苑!紫苑!”我紧张地拍打着他的脸侧,使劲要将他的嘴掰开,奈何他的牙关紧闭,完全打不开。那鼻下的呼吸已渐渐减弱,小脸开始泛紫,我慌得手足无措,重金属中毒怎么办?灌鸡蛋清?对,蛋清!

    “来人,来人!”我疾呼出声,下一刻却被一只小手捂住了嘴。

    一看,却是紫苑好端端地坐在我面前,用小手掩着我的嘴不让我出声。“嘘!不能让父皇知道我溜出来玩。”

    我伸手就要探进他嘴里掏戒指:“快把指环吐出来。”

    紫苑却把小手在我面前一摊,戒指赫然躺在他的手掌中,两眼一弯,他捂着肚子笑开了怀。他居然,居然压根儿没有把戒指吞进去!

    刚才的惊吓恐慌一下消失,眼泪不能控制地流了出来,抓过那小手就往手心里打:“我让你撒谎!让你骗人!……你知不知道娘有多怕!?要是你也穿越了,娘要怎么办!?……”虚惊的泪水完全控制不住,扑簌簌地往下落。

    “娘子,你怎么老爱哭鼻子?”紫苑皱着眉头歪着脑袋看我。

    紫苑怎么会养成撒谎的习惯,现下给他纠正这个恶习是关键,我止了眼泪,拉过紫苑:“紫苑,娘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好呀好呀,我最喜欢听故事了。”紫苑两眼放光,眼巴巴凑在我面前。

    “从前有一个放羊的孩子,每天都赶着羊群到山上放羊。这个小孩想开个玩笑,他爬上一块大石头,对着山下大声喊:‘狼来了!狼要吃羊了!’山下干活的人们拿着锄头和扁担跑到山上,见羊儿在好好地吃草,根本没有狼。小孩看见大人们上了他的当,他笑弯了腰。‘哈哈!根本就没有狼,我是跟你们开玩笑的。’人们摇摇头,下山去了。又过了几天,山下干活的人们又听见那孩子在叫:‘狼要吃羊了!’他们跑到山上发现又上当了。

    “一天狼真的来了,它冲进羊群,见羊就咬。小孩吓得大喊‘狼来了’,山下的人们却再也不相信他的话了。最后,他的羊全部都被狼咬死了。

    “撒谎是一个很不好的坏习惯,如果紫苑经常撒谎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会相信紫苑了,就像故事里的那个放羊的小孩,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知道吗?”我摸了摸紫苑柔软的发顶,希望他能纠正过来。

    紫苑歪着头想了半天:“那个小孩为什么这么笨?他为什么不直接把狼打死?”

    “……因为狼很凶残,会咬人。”

    “不会呀,狼很乖的。父皇上次狩猎抓了一只雪狼,被我剁了一只爪子关在园子里,后来,它每次看见我都缩在墙角里呜呜叫,很听话的。”

    死妖孽!好端端的孩子就让他教成这样!

    “子夏飘雪那妖孽不是紫苑的父皇,紫苑的父皇叫肇黎茂,紫苑上次出宫有没有见过一位银发的人呢?”习惯要慢慢改过来,现在至少要让紫苑搞清楚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据子夏飘雪之前所说,紫苑出宫碰见过狸猫。

    “见过!他还打我屁股了。”紫苑拧着鼻子告状。

    呃,狸猫怎么会打紫苑?“那银发之人才是紫苑的父皇,明白吗?”

    紫苑微眯起眼睛看了看我,那一瞬间竟让我产生了错觉,仿佛狸猫盯着我看一般:“阿夏和银发大叔哪个更厉害?”

    紫苑居然叫狸猫“大叔”!“自然是紫苑的亲生父皇更厉害!”每个小男孩的心里都有或多或少的英雄主义,在他们眼中父亲就是一个英雄的存在,要让紫苑接受狸猫,或许先要让他从崇拜狸猫开始。我想,应该没什么比战争故事更有说服力了。

    于是,我把狸猫四年前大败子夏飘雪的那场战役添油加醋地给紫苑眉飞色舞地讲述了一遍。果然,紫苑的小脸上开始渐渐绽放光彩,眼中油然而生出崇拜之感:“本宫决定将这个肇黎茂纳为父皇。”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薄荷荼靡梨花白 > 第二十六章 绿娇红小正堪怜(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2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3大王饶命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4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5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