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10 现在就让我来一一揭开谜团吧。

CHAPTER 10 现在就让我来一一揭开谜团吧。

所属书籍: 推理笔记外传

CHAPTER 10 现在就让我来一一揭开谜团吧。

黎明到来。天开始转亮,单薄的光线泄进眼里。

眼皮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慢慢睁开半条缝隙。

浮在视线水平面上的景物,模糊地晃动着,过了半刻钟才完全清晰。

米卡卡猛地醒了过来。

绿草,大树,露珠在绿叶上反射出晨曦的光芒。

这里不是大厅。他们被人移到了房间外的草地上。

米卡卡捂着脑袋,太阳穴那里仍感觉有些刺痛,他拍了拍躺在身边的夏早安和孟劲。

“快醒醒!”出大事了!这个不祥的预感让他不安起来。

“怎么了?好困啊……”夏早安打着呵欠,一边伸着懒腰。

孟劲也醒了过来,睡的很香的样子。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这才发现自己一觉睡醒,人已经到了草地上。

“我们昨晚被迷烟弄晕了,然后被人搬到这里。”米卡卡耐心解释道。

“哇,是谁干的?”

“还能是谁。肯定是死神莱姆!”

“不会吧!它……它在哪里?”夏早安又紧张兮兮地东张西望,生怕莱姆挥着一把大斧头从旁边冲过来一般。

米卡卡对此有些哭笑不得。

“放心啦,它不在这里。”他们三人不是莱姆的目标。但是米卡卡有一点感到很疑惑,为什么死神莱姆要把晕过去的他们移到房间外面呢?这多此一举的行为一定包含着特殊的意义。

他将目光投向自己所坐的轮椅。它就在跟前。而再前面一点有个窗口,似乎是行宫内的其中一个房间。房间里忽然有奇怪的亮光闪过米卡卡的眼睛。

窗口里似乎出现了模糊的人影。接着——

“哇啊啊啊!”刺耳的尖叫声疯狂地从每一道空气的罅隙中破土而出。屋里显然正在发生可怕的事情。

“快去看看!”米卡卡由孟劲抱着,跑到了窗口外。

里面发生的那一幕让他们瞠目结舌——黄雨菡血流满脸地倒了下去,她无力地指着站在屋里的那个人,最终手垂了下去,眼睛闭上了。

而那个人,穿着亚麻布,背对着窗口,突然猛地转回头来。

冰冷的空气在那一瞬间灌满了肺部。米卡卡他们只觉得四肢都被冻僵了一般,久久地瞪大眼睛。

那张脸再熟悉不过了。

是何梓钧。他手持着那把血淋淋的神斧,看着窗口外的他们,突然,斜着嘴巴笑了。

那种神秘的笑容,潮水一般覆盖上来。

他在笑什么啊?!

米卡卡只是觉得,这种笑,很像某个人。

“死神莱姆!别想逃!”孟劲第一时间把米卡卡放到轮椅上,推着他就跑。而看了刚才那血腥一幕勉强没晕过去的夏早安,拔腿跟在后面。

他们所在的地方离行宫大厅很远,必须经过凉亭,小桥流水,才回到大厅外头。然而,就在大厅外,他们看见脱掉亚麻布的何梓钧正飞快地跑向大门口。

他嘟嘟地按下密码,大门咔嚓地打开了。他迅速溜了出去。

“这家伙,果然是莱姆啊……”发生这一声感叹,米卡卡马上想到了什么,拼命拍了拍孟劲的胳膊。“大叔,快点过去,别让门关上了!”

听到这里,孟劲用最快的速度跑了过去,在门关上之前把一块石头塞在了门缝之间。这样子,门就关不上了。

“刚才我们看到的是水号房吧。”根据方位推算,那应该是黄雨菡所在的水号房。

然而,当他们赶进走廊的时候,门却关上了。怎么也推不开。这种木门,只能从里面关上。可是,现在谁在里面呢?

“你们快看!”忽然,夏早安指着门缝下方叫了起来。只见一股白色的浓烟涌了出来,带有呛人的气味,“里面着火了!”

热浪灼烧着空气。火光透过门缝依稀可见。

“大叔,撞开门吧!”米卡卡对孟劲说。

“行,让我来!”撞了一下,木门依然十分坚固。再撞一下,门被撞开了,孟劲整个人都扑进了屋里,差点摔在地上。

屋里火光冲天,只见黄雨菡的尸体正躺在熊熊的烈火中,面目全非。屋里的一切都被火舌吞噬掉了,并且向屋外蔓延。

“火太大了,我们进不去,赶紧走吧!”孟劲推着米卡卡又要退回到门外,米卡卡突然发现了什么,大叫一声:“停下来!”

“怎么了?”身后的火焰烧得很快,热浪令皮肤发烫。孟劲只想赶紧离开这里,他看了看手表,距离爆炸的时间只剩十分钟了。

可米卡卡却依然不动。他拿起被撞断的木门闩——一截掉在地上,一截还插在门里。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呢?

米卡卡仔细打量着那截木门闩。只要是稍懂推理的人都能看出,死神莱姆犯了一个低级的失误——门闩的断裂方向不对。因为孟劲是从外面用力撞开门的,那么门闩应该是从里面向外断开,可插在门里的那截门闩却是从外面向里面断开。

很显然,这门闩是预先就断掉,而莱姆把它插进门里的,造成密室的状态。但问题在于,如果门闩不起作用,这道门是怎么关上的呢?

“快点!没有时间了!”时间只剩八分钟,孟劲着急地大喊。

再不出去可要和这行宫一起被夷为平地了。

“大叔,我们快跑!”夏早安哪里管得这么多,她率先推着米卡卡的轮椅就跑。刚到走廊门口,她们便看见胡莹莹的背影从大厅外头跑出去。

“喂!等等我们!”

可是胡莹莹像是没听到似的,头也不回。这时放置在大厅里的定时炸弹,时间又流逝了一分钟。

“现在还来得及!”

大厅离大门只有一百米的路程,不需一分钟就能到达。夏早安松了一口气。但她却听到米卡卡说:“不行,我们不能就这样离开。如果离开了,所有的谜团都将化为灰烬!”

“你这个宇宙超级无敌大笨蛋!”夏早安一个拳头捶到他的脑壳上,“你真以为你是爱迪生啊,能在短短几分钟内解开所有的谜题?拜托!小命要紧!古人有云:留得银行在,哪怕没钱抢!”

“喂喂……早安小妹妹,应该是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吧……”

“管他呢!反正,这个故事就是告诉你!要爱惜生命!”理直气壮地说完这一番用于逃跑的大道理后,夏早安又推起米卡卡的轮椅飞快地朝大门跑了过去。那种轮椅的时速无异于汽车中的宝马奔驰!

但,超速总是会出事故的。不知为何,快要到大门口的时候,夏早安突然刹住了轮椅。

噗咻——米卡卡像超人一样飞了出去。他和超人唯一的区别就是把**穿在了里面。而且,飞行距离太短,直接扑到草地上形成乌龟爬爬状。

“干嘛呀!”他气愤地抬起头抗议。

“天啊!”夏早安抱着脑袋,一脸世界末日的悲惨。

她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大门,关上了。那块塞在门缝里的石头被谁踢开了,导致大门关上。

“是胡莹莹那家伙干的……”人性多么丑陋。米卡卡心里一阵悲凉,像秋日的湖面。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夏早安绝望地坐在了地上,抱着头嘤嘤哭泣。

要打开大门,必须得知道密码。可之前那个密码是错误的。出问题的那一环,在吴佳宏的那张扑克牌上。

方块6。如果那张扑克牌不是方块6,又是什么呢?按照程美妮的做事风格,那一张扑克牌应该是有迹可寻的,绝不会凭空捏造一张扑克牌出来。

冷静。这时候我需要冷静。米卡卡不断地提醒着自己。他知道自己必须忍住。输入密码的机会只剩一次。这是一个极大而高危的赌注。他必须正确地找出那个扑克牌的数字。但他此时只觉得脑袋空空的无法思考。整个口腔已经完全被紧张吸干了所有口水,硬得像颗石头。

冷汗滑过发鬓,刻下清晰的冰凉。

只剩五分钟了。这是他们人生中最后的时刻吗。

放置在大厅里的那颗定时炸弹仿佛在讥讽着他们一般,眨着红色屏光的独眼。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死啊!”夏早安像要不到糖果的小孩在草地上打滚。

孟劲也急得不停用手帕擦汗。“米老弟,赶紧想出密码啊!”

说倒简单,想却是难上加难。随着时间的流逝,米卡卡越来越着急。

没有办法了,他决定搏一把。他叫孟劲扶他起来,

“你知道密码了?”孟劲惊喜不已。

米卡卡僵硬地点点头。“试试吧……”

他哪里知道密码,他只是打算以赌博的方式输入一个试试。总比在这里束手待毙要好。

他的手指触到了按键。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九分之一的机会,他能成功吗?

他的手指要按下去了。

那一刻,就在那一刻。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等一下。”

定时炸弹跳向最后一秒钟。

轰隆的爆炸声,震破宁静的蓝空。

空无一人的城镇中心,那座华丽的行宫轰然倒塌,巨大的尘雾像蘑菇一样窜到十几米高,灰尘与瓦砾洋洋洒洒地落下,气浪从中心向

外围扩散,山坡上那一丛丛狗尾巴草在寥落的夏日阳光里,摇晃不止。

“嘿嘿嘿。”站在山坡上的那个人,对着渐渐平息的烟尘露出了邪笑。

一切尘埃落定。他的计划成功了。

他转过身,正打算离开。却在那一瞬间,他听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声音。

“死神莱姆果然是你。”

他僵住了。冰凉的温度从心脏蔓延到全身。他像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似的,慢慢回过头,瞪大了惊讶的双眼。

“怎……怎么可能……?!”他嗫嚅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站在他身后的是三个熟悉的人,米卡卡,孟劲,以及夏早安。他们灰头土脸,显然刚刚从方才的爆炸中逃生出来。

“吴佳宏那张扑克牌,在悬赏公示上画的是方块6,但古人没见过扑克牌,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他们把扑克牌的图案给画反了。真正的扑克牌是方块9,而不是6。”

推理得完全正确。但令莱姆吃惊的是,做出这个推理的人不是米卡卡,而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夏早安。她目光如炬,向他走过来,嘴角的那一抹微笑充满自信:“现在就让我来一一揭开谜团吧。”

“这个案件中,有以下奇怪之处。一个是那把神斧,谁也拿不起来。偏偏你却轻易操控。为什么呢?这把斧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提示是他是铁做的。在这里,你使用的诡计跟刚才的密室一模一样。在大火现场,孟劲大叔撞开的房间里,明明门闩是预先被人弄断的,为什么还能使门关得死死的呢?你是故意让门闩的破绽被米卡卡发现,无非想卖弄一下自己的小聪明而已。你一定以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只能选择逃命,而无法留在现场破案。但是,你错了。”

“答案是,那道木门内层其实也是铁做的。为什么要这样子呢?很简单。神斧和那道门的下面,都有一块电磁铁。电磁铁的作用跟磁石一样,能将铁紧紧吸住。正因为如此,那把神斧被基座吸住了,怎么也拿不起来。为了掩饰电磁铁的存在,这座行宫里几乎没有用到铁制品之类的东西。那天晚上我被你袭击之前,曾经发现一条奇怪的绳子,直通公主宝座下方。那其实是一条电线,拔开插头,电磁铁便失去作用了,你就能轻易拿起斧头。同理,当时孟劲在撞第二次门的时候,你拔开了电线的插头,使木门很容易便被撞开了。”

“可是,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米卡卡擦了一下被灰尘弄脏的脸,问道。“他是怎么令王浩煜的尸体出现在树上的呢?那时候,我们几个人包括莱姆他本人都不可能有机会动什么手脚啊!”

“不!”夏早安很坚决的说道:“莱姆动了一个很小的手脚。他只好把手伸进裤兜里,拨通一个电话就行了。”

“一个电话?莫非是……”

“不错,就是王浩煜手机上的那通未接来电。当然,她预先换了电话卡,以免被人追查到电话是由自己打出的。”

“啊呀,我还是不明白耶!”孟劲拼命地挠着脑勺,头发上的白灰像头皮一样落下来。“一个电话怎么能让尸体吊起来呢?”

“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物理现象而已。”夏早安淡淡的说道。那双美丽的眼睛是清澈碎蓝的,放射出冰冷的光芒。

莱姆站在那里,感觉很难受。身体里宛如洞穴一般空****的。不止空气,似乎连风也能穿过去。他开始预感到自己的溃败。

“物理现象?”孟劲问。

“试想象一下,如果相同重量的两件物体通过一条绳子挂在树上,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米卡卡沉思一下,马上回答:“按照物理学,这相同重量的两件物体可以处在任何的高度。啊!”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大叫起来:“你的意思是说,王浩煜和那竹筐里装的石头一样重是吗?”

“正解。”夏早安自信地打了一个响指。

“莱姆先把王浩煜的尸体埋在落叶之下,而竹筐则悬高在树上。那棵树离小路很远,一目了然,不细看是看不出破绽的。正因为这样,我们女方这一组人经过时,才没有发现尸体。而当男方这一组经过时,莱姆暗中拨通了王浩煜的手机。那个手机本来放在树枝上,由于调成了振动,所以很容易便从树枝上掉下来。当它掉进设置好的竹筐时,竹筐这边的重量便起了变化,较重的竹筐于是便慢慢地拉起较轻的王浩煜。于是,尸体便神秘地出现了,这个诡计几乎洗脱了莱姆的不在场证明。当然,莱姆事先已经和它的同伙策划好,由它在行宫外的同伙在那一个时间段关闭信号屏蔽器,好让莱姆能顺利拨通手机,当诡计完成之后,同伙又打开信号屏蔽器,这样做是断绝我们跟外界的联系。”

“什么?莱姆还有同伙?”米卡卡吃惊不已。“谁是他的同伙?”

夏早安呵呵笑了:“恐怕是木棉古城里的居民吧。试想一下,要完成这个假穿越,这些假装古人的村民们岂能不知情?想必他们因为某种原因和莱姆结成了一伙,来实施这个杀人计划……”

说到一半,她忽然停住了。眼睛望向莱姆的身后。

只见从树林里走出密密麻麻的人影。一个个站在死神莱姆的身后。

“啊!你们不就是……”看到那些人,米卡卡和孟劲愕然地眨巴着眼睛。

他们正是悦来客栈的掌柜和小二,还有手持火把的那些村民们,甚至连当时的路人也在里面。只不过他们现在都脱下了古人的装扮,恢复了现代人的衣着。

“没想到我们的计划居然让你给看穿了。”一位老者捋着白胡子走到人群前面。定睛一看,他居然就是白云道长。当然,道长也是假装的。

“听公主说,我们可能会遇到一个厉害的人物。就是你吗?”他望向夏早安,脸上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夏早安稍稍昂了昂首。

“失礼失礼。”她笑道。“你们口中的那位公主,应该就是程美妮吧。”

白云道长平静地捋了捋胡子。“公主叫什么名字我们不知道。只知道她姓程,是一个很有钱的企业大小姐。”这不是程美妮还能是谁。

夏早安问道:“那你们是怎么和她合作的?”

白云道长娓娓道来:“大概是半年前的时候,程小姐来到我们的古城里,她告诉我们,可以替我们报仇。于是,我们就和她合作了。”

“所以,你们派死神莱姆混进我们的旅行团里,伺机杀人么?”说着,夏早安又看了死神莱姆一眼。他的双眸稍稍露出慌乱的视线,但马上恢复了冷酷。

“不要责怪镇长和乡亲们!”他一脸认真地说着,脸颊有点泛红,“所有事情都是我干的,与他们无关。”

“莱姆……”他身后的乡亲们想说些什么,却被他给制止了。

“全部是我干的。吴佳宏,刘金松,谭明虹,这些人都是我杀的。可他们该死!我从不后悔!”他说着,坚硬的表情。那寂寂的身影站在葱葱的树荫下,身上像灰墙般投射下深深浅浅的影斑。

人是我杀的。我不后悔。他如此冷冷地说。

那一瞬间,无声的风吹动满世界的狗尾巴草。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流动的哀伤迅速填充着内心的所有空间。米卡卡看着死神莱姆,轻轻叫出了他的名字:“小菡,你为什么要杀死那些人?!”

小菡,黄雨菡,死神莱姆,之前无论如何也联系不到一起的称呼,带给米卡卡无尽的惊愕和惋惜。这是他曾经的好朋友,却是冷酷的杀人凶手。

“因为他们都该死!他们罪有应得!”黄雨菡大声叫着,声音激烈起来。她单薄的肩膀抖动着。尽管拼命压抑,但泪腺失了控,眼睛迅速氤氲了潮湿的水雾。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所经历的。”滚烫的泪珠摩挲过皮肤。她抬起手擦了一下,又看着米卡卡,用一种哀怨的眼神凝望他。“对不起,米卡卡,我并不是故意要把你们关在行宫里等炸弹炸死的。但是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会连累乡亲们。不过,现在也好了……”

她一脸的释然。眼泪止住了。她突然微笑。

“你们没有事。我就安心了。一切过错,就由我来承担吧……”

说完,她转过身,大步跑出去。

“小菡!别跑去那边!那边是悬崖!”白云道长忽然叫起来。他知道黄雨菡要干什么。但已经来不及。

那抹纤弱的身影如苍鹰在天空中翱翔。

时间的流速仿佛缓慢了一百倍。

悬崖的风吹起了她的黑色长发,和她一同掉下去的那本《福尔摩斯全集》被吹散了,无数白色的纸张纷飞在蓝天白云下。

山上的木棉花,带着血染的嫣红重重地坠落。

覆盖在山脚下那具长眠的尸体上。

死神莱姆,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跟我们来吧。让我们告诉你所有罪恶的开始。”白云道长是这个木棉古城的镇长。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那是五年前发生的。当时,在木棉山脚下发现了一个稀土矿……”

为了谋取暴利,刘金松在这里建起了一座采矿工厂。他请当地人去工作,却没有告诉他们,这些矿产经过处理之后释放出很强的毒性。

一车一车的卡车将稀土运了出去。人却一个个工人倒了下去,他们患上了重病。不仅如此,工厂里排出的废气废水严重污染了周边的环境。更多的村民生病了,死去了。木棉古城渐渐变成了一座死城。

和送葬的哀号声不断累积的,是刘金松的财富。

他试图拿出一笔钱来安慰愤怒的村民。

但大伙儿坚决要他关闭矿厂,并赔偿所有人的损失。刘金松对此嗤之以鼻。他早已花钱打通了关系。当地的政府,环保部门,公安部门,接到村民们的投诉却置之不理。当时的环保局局长吴佳宏在装模作样地检查这儿后,坚称刘金松的工厂符合环保标准。而当村民们决定上访时,又被公安局负责人王浩煜百般阻扰,甚至将领头的人关进牢里。无奈之下,村民们只得求助网络媒体。他们发了一张帖子,控诉受到的不公平。然而,很快便有更多帖子诬陷他们这些村民无知,趁火打劫。他们哪里知道,刘金松早就买通网络推手谭明虹,在网上歪曲事实,村民们的帖子很快石沉大海,没有引起重视。他们又想到了向电视台爆料,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位电视台实习记者,她自称是胡莹莹,答应回去将此事报上去。但村民们守在电视机前好多天,也没看到有关这里的新闻。后来,他们才从气焰嚣张的刘金松口中得知,记者也被他收买了。

这些都是要参加旅行团的人。他们罪有应得。

因为他们的贪欲,害死了很多人。

“包括小菡的爸爸和妈妈……还有我的孙子……”镇长哽咽的苍老的嗓音在静谧的阴暗里缓慢地流淌着。

树林的深处遮天蔽日,但见一排排苍白的墓碑整整齐齐地立在他们的面前。这正是谭明虹和王浩煜他们见过的墓碑,这也是他们害死的那些人的墓碑。

“这是我爹。”

“这是我妻子和娘。”

“这是我的女儿和儿子。”

每一个村民,都站在各自的墓碑前,哀伤的低泣把周围的阴翳都压下去。

“而这一块墓里,则埋着小菡的父母。她从此成了孤儿。”镇长转过头,清泪在那刀割一般的皱纹上闪亮。“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实行这个杀人的穿越计划了吧?”

是因为血海深仇。是失去亲人的伤痛。

死神莱姆,又或者其他的杀人犯,他们之所以心灵会变得扭曲,是因为他们失去了爱。

爱,这个世界最伟大而纯洁的力量。

一旦不再拥有,心灵的防线便会被轻易击溃。

心里那座城,将从此沦陷。

米卡卡,夏早安,孟劲,站在墓碑前,陷入深深的沉思。

血红的木棉花,从空中缓缓地飘落。

旅游车慢慢将古老的木棉城抛在后方。

车里只有三个乘客,田野的风光从行驶的车外一掠而过。明媚的夏日阳光透过车窗照在夏早安的脸上,她睡着了。米卡卡看着她,奇妙的心境。

这时,身边的孟劲问他:“米老弟,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弄明白呢。”

“你说。”

“我们醒过的时候不是看见黄雨菡被砍死了吗?死神莱姆为什么要设置这样的骗局?那火场里的那具尸体是谁的?”

“那个人是胡莹莹。黄雨菡趁着前一天晚上和胡莹莹去厕所的时候,按下了喷出迷烟的机关,她当时把胡莹莹和何梓钧都弄晕了,搬到水号房里,又把我们三人搬到正对水号房的窗口外。一等我们醒来,她就弄醒已经被打扮成死神莱姆的何梓钧。那时候胡莹莹大概已经死了,她将尸体藏在窗口下方,由于角度的问题,我们是看不到的。然后她装作被砍,大声叫喊。刚醒来的何梓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回头看到窗口外的我们,心想这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只能逃跑。我们很容易认为何梓钧是死神莱姆,因为黄雨菡有意无意地进行了一些暗示,譬如她故意在手腕上化一道疤痕,跟何梓钧的一模一样。何梓钧就是她预先找好的替死鬼。”

“不过,我还有一点不明白呀。就是刘金松之死。那天晚上,不是说死神莱姆跑进了他所在的金号房,又奇怪地消失了吗?你当时还推理说是何梓钧杀死他的。”

“这是我的推理错误了。应该说,这正是死神莱姆故意把我引进了一个误区,让我将嫌疑对象导向了何梓钧。实际上,当时死神莱姆并没有进入金号房。”

“咦,不对呀,当时的摄像机明明拍到的呀。”

“不要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那只是死神莱姆使用的诡计。她当时使用了镜子。”

“镜子?”

“没错,是镜子。她在金号房前放置了一块大镜子,然后将摄像机的角度调整好,这样拍下的画面就会让人误以为她当时是跑进了金号房的走廊里。实际上,她跑进的是自己的房间。”

“等一下……”孟劲摸了一下胡须,“我们当时并没有发现什么镜子啊。”

“有的。那块镜子就隐藏在走廊墙上的屏风画里。莱姆把它从墙上拉出来,而何梓钧在跑进金号房前又把镜子收好了。如此一来,我们便没有发现镜子的存在。”

“等等,你说何梓钧?”孟劲好像越来越糊涂了。“他是死神莱姆的同伙?”

“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恐怕是莱姆用了什么条件,要求何梓钧跟她合作。这样就造成了密室杀人消失之谜。”

“原来是这样子啊!终于明白了。”听到这里,孟劲长长舒了一口气。而米卡卡则回过头,望了一眼后方渐渐变小的那座古城。

这次案件中最大的穿越之谜也解开了。

在木棉山的两侧,有两座一模一样的城市。为了完成这个庞大的诡计,程美妮居然耗资巨大地建了另一座木棉城。他们之所以没有发现,因为他们对这里并不熟悉,况且木棉山的形状是左右对称的,南北走向,也无法从日起日落这种现象来看出破绽。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移到了新城。其实是在刑场下山的时候,导游小姐就故意把他们带到了山的另一边。加上天黑疲劳,他们也就被蒙骗过去了。

所谓的穿越,只是错觉而已。这个案子就此了结的。

但仍有两个谜团是米卡卡想不通的。

他下意识地看向夏早安,她仍在睡。

米卡卡很好奇,她为什么会突然变得那么聪明?将所有谜团一一解开。

她不可能那么厉害。那样的人物只有一个,就是曾经在她身体里的名侦探——爱迪生。

爱迪生,他,还在这个世界上?米卡卡曾经悄悄这样问过她,但她只是神秘一笑,并不作答。

那时候的她,是爱迪生还是夏早安呢?

另一个疑问……

米卡卡凝望着车窗,陷入沉思。

他想起了何梓钧。

那个少年最后留给众人古怪的笑容,真的很像某个人……

会是他吗?黑葵A?

银行大厅里。经理接待了拿出警察证的孟劲和他带来的两个高中生。

询问的是有关那一亿元的存款。

“这个啊。”经理想也不想地回答,“刚刚有人提走它了。”

“什么?这不可能吧!”孟劲和米卡卡同时叫出声来。

这不得不令人吃惊。要知道,包括死神莱姆黄雨菡在内的六个人都死了。只有他们才有资格拿到那一亿元存款。既然如此,又是谁拿走了呢?

“拿走它的人是谁?”

对这个问题,经理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是王浩煜先生。他提供了准确的六个密码,所以我们便将钱给他了。而且,今天刚好是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

王浩煜?那个被吊在树上的男人,根本不可能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糟糕。被程美妮那家伙抢先一步了。”走出银行的时候,孟劲懊悔地说道,大力挠着头。

而夏早安则双膝跪地,仰面长呼:“天啊!我的一亿元!程美妮那个死丫头,把我的一亿元给抢走啦!呜哇哇哇哇!”

拜托,那一亿元怎么成你的了?

早就对夏早安无语的米卡卡目光转向别处,他在想,那一亿元真的是程美妮拿回去的吗?她早就富可敌国,而且照她的作风,并不像对金钱斤斤计较的人。

可不是她,还能是谁。

大街上行人如潮水一样来往。米卡卡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但很快又被潮水般的人海给覆盖过去了。他不确定那是不是他的错觉。

“走吧!米老弟!”孟劲迈出脚步。

“再不走,我们可不等你了哦!”夏早安抹掉脸上的鼻涕和眼泪。她真的为那一亿元哭得稀里哗啦的。

“好了!我现在就来!”

米卡卡推着轮椅追上了那两个人。他们的身影渐行渐远,只在夕阳中留下一帧模糊的残像。在他们身后的露天咖啡厅里,却见一个黑色的少年慢慢站了起来。他看着米卡卡那些人的背影,漂亮的面容上轻轻地绽放了一个笑容。

一道红色的抛物线划破他面前的空气,又重新回到他的手心里。那是一个红如血的苹果。

他拿起来,淡淡然咬了一口。游戏还没有结束呢。

他带着那抹诡异的微笑,向相反的方向离开。

夕阳下,一层透明的光芒笼罩了他那漆黑的背影。

在他的另一手,提着一个行李箱。谁也不知道,那里面存放着刚刚从银行里取出来的一亿元以及一张男人的假面具。谁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早在一年前就出现过了。

如黑夜一般的人物。

将会重临这片光明的大地。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10 现在就让我来一一揭开谜团吧。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漠苍狼作者:南派三叔 2推理笔记Ⅱ:狐妖杀人事件作者:早安夏天 3推理笔记外传作者:早安夏天 4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5地狱的第19层作者:蔡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