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2 他们将从2012穿越而来。

CHAPTER 2 他们将从2012穿越而来。

所属书籍: 推理笔记外传

CHAPTER 2 他们将从2012穿越而来。

木棉古城有一千年的历史。据说这里是古代一位公主的封地。作为一个旅游景点,来这里旅游的人并不多。加上是淡季,街上只见稀稀落落背着行囊的驴友走过。下了旅游车,夏早安一行数人便沉浸在这座古城沉淀千年的历史气息中。

鼓楼,城墙,客栈……真有种穿越时空回到古代的错觉。从脚下延绵开去的青石板路凹凹坑坑,不知留下多少匆匆过客的脚印。街道两边的店铺也十分有古时的味道,只有招牌上偶尔出现“手机维修店”这样不协调的字眼。

现代的气息也见缝插针地嵌入这片古城。几道电线横在头上,整齐地分割整片湛蓝的天空。远处一道巍峨的山峦横亘在苍穹之下,最格格不入的便是矗立在山脚下的一条高耸的大烟囱,那里似乎还有一座工厂的样子,看起来大煞风景。

“咦!那座山好有趣啊!”夏早安很快发现了,“那山上有个穿过去的洞孔呢!”

米卡卡也望过去。果然,不但左右形状对称,而且在中间的山峰上还有一个大洞,看起来就像一颗穿孔的明珠搁放在山上。

已经走在前面的导游小姐随后作出了解释:“那座山叫木棉山,据说是因为山上种满了木棉花所以得此名,但它真正奇特之处不是因为木棉花,而是因为它顶峰那颗穿孔的山洞。一旦到了深夜,天上月亮的运行轨迹就会恰巧经过那个洞孔,形成一个奇观,当地人把它叫做木棉晓月。”

“哇哇!这么厉害哦!”夏早安听得啧啧称奇。

米卡卡也对这个很感兴趣。但他随即发现其他团友表现得很怪异,他们好像完全对这座山不感兴趣,只站在一边或者玩手机,或者躲在树荫下乘凉,又或者抱着盒子躲得远远的……

这些人,完全不像是要来旅游的样子。

米卡卡不解地歪起头。他转头去看他的初中同学,但是黄雨菡仿佛早就料到他要问什么而跑开一边去。

怎么了?难道这些人是有着相同的目的而来此的吗?

“大家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联系一下入住的民宿。”等导游小姐离开后,夏早安也像只放飞的鸟儿,蹦蹦跳跳地朝那边的古城墙跑了过去。表现得跟个郊游的小学生似的。

这家伙,怎么看也不像名侦探啊!

从暗处悄悄射出的一道视线,紧贴着夏早安跑远的身影。他在担心他的计划会不会被这个名侦探给破坏。站在阴影里的他慢慢握紧了拳头,拼命将心中那一阵不安的**压制下去。

杀意在布满阴影的眼窝里蔓延。不管是谁挡在我的面前。我一定要报仇!如有必要,我就连夏早安也一起杀掉!

视线的末端,夏早安已经跑到了城墙边。

古老斑驳的城墙上爬满了青苔之外,还有许多游客写下“某某某到此一游”的留言。尽管旁边立了一块警示标语,但夏早安也从地上拿起一块小石子,利索地在城墙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夏早安到此一游”!写完后,她得意地环抱双臂欣赏着自己歪歪斜斜的杰作,并频频点头。写得真不赖!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啊!正在自恋的少女,不期然被身后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喂!乱写乱画!罚钱五百!”

听这般凶的语气,该不是景区管理员什么的吧!

“哇!”夏早安吓得两脚直发抖,连忙求饶:“大爷!大叔!或者大妈!你就放过我吧!不要罚我,我没有钱,是绝对的穷二代!”哭得有点假。夏早安于是拼命地要挤出两滴眼泪来增添表演效果。

“呜呜呜……我错了……我一定做知错就改的好孩子……不!是少先队员!不要罚我钱啊!”全国唯一一个还在当少先队员的高中生恐怕只有她了。

夏早安抬着下巴求饶,而在她身后疑似景区管理员的不明生物却忍不住偷偷笑了两声。

这一笑,便穿帮了。

什么情况啊?夏早安满腹狐疑地回头一看。咦,没有人?!好灵异啊!不对,视线再往下倾斜几度,只见一张俊脸正恶作剧地小声窃笑着。

“奶奶滴!竟敢欺骗我这个美丽动人高贵大方,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本世纪第一大美少女!”直接抡起一脚,夏早安毫不客气就踹过去。

坐在轮椅上的米卡卡往后一倒,躲开夏早安的飞脚。她人没踢着,鞋子却打出个全垒打,飞得远远的。

“呜呜,好倒霉!”朝着那一只无辜地躺在路边的鞋子,夏早安一脸的倒霉蛋状,只能单脚一蹦一蹦地跳过去。她刚把鞋子穿好,转头便想朝米卡卡报仇雪恨。然而,她的脚步迈不开……

迈不开……

在街道的那边,只见一抹身影飞快地从眼前拉过去。千分之一秒,这么短短一瞥,却如同光感饱满的记忆的胶片深深地烙在视网膜上。

那个人……那张熟悉的侧脸……

身体像不受控制一般,随着那抹消失在巷口拐角的身影追了过去。身后是一脸困惑的米卡卡,大声地问:“夏早安,你要去哪里呀?!别乱走,小心迷路!”

顾不上这么多了。夏早安仿佛没听见这些话,她加快脚步,追了上去。跑进那条小巷,没有人。

再追出去,是另一条街道,来往的人在面前穿梭而过。左右两边,落入眼帘的是叠叠重重的背影。

偏偏不见那个人。

夏早安茫然地站在原地,在穿梭的人流中一直呆怔。是那个人吗?

是看错了吧!一定是这样子,因为……齐木已经死了!不会再出现了!

不断涌起的怆然的悲,像春天的温暖海潮一般击打着心脏。

夏早安抬起手指,去抹那湿润的眼角。

“怎么了?”这时候,米卡卡已经坐着轮椅追过来。孟劲大叔推着他。

“我……”夏早安回去看他们,眼睛红得有点像兔子,这让他们两人有点担心。

“出什么事了?”孟劲用慈父的大手搂住夏早安的肩膀,温柔地问道。

“我刚才好像看见……”犹豫着,没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说出来,他们会相信吗?就连自己也难以置信的。

“你看见谁了?”刚才她追着跑过去,难道遇见熟人了?米卡卡揣测着哪个人能让夏早安掉眼泪呢。

“我看见……”吞吞吐吐,体内慢慢累积的力气终于将流连在嘴边的那个名字推出来:“齐木。”

“齐木?那个黑葵A?怎么可能!哈哈哈!他不是死了吗?”

孟劲闻言,权当一个笑话,用力拍了拍夏早安的肩膀。

“是啊……他已经死了……”夏早安垂下了头,用近乎呼吸般的细小声音说道。

空****的身体碰撞出悲伤的小节拍。

“嗯!当然啦!米卡卡不是说齐木已经被杀死了吗?对吧,米卡卡?”孟劲乐呵呵地笑着说,向坐在轮椅上的米卡卡这边看了一眼,见他沉默不语地点点,视线转而又回到夏早安的身上,“所以说啦,你一定是看错了呀!那个人怎么可能是齐木嘛!”

“也是哦。嗯!一定是我看错了!”

试图使自己恢复心情,夏早安抬起头,认真地告诉自己刚才看到的确实只是错觉。“我真是个迷糊蛋呢。”她自嘲地敲敲自己的脑壳,吐出舌头笑了。

“那我们快回去吧。不然会掉队的。咦,米卡卡,你在想什么呢?”

注意到米卡卡沉默的表情,夏早安关心问道。但他只是淡淡回应道:“没什么。只是发发呆而已。”说完,他继续陷入的沉思。

夏早安说看到齐木,这有可能吗?

不错,之前我曾经告诉他们,齐木是黑葵A,在L总部大楼受了重伤,是我背着满身鲜血的他回到了居住的大厦楼顶。他临死前还握着我的手,告诉我打败推理之神的方法……

盛满时光记忆的木匣子仿佛在这一瞬间又被打开,纷乱的碎片全部飘落出来。那个人的微笑,苍白的脸庞,以及在楼顶上方的蓝蓝天空——如此悲伤的画面渐渐被一片血红色淹没。

齐木死了吗?或许,死了,或许,还活着?

米卡卡之所以有这个想法,皆因他当时没有处理齐木的尸体。当时他背着满身是血的齐木,始终太引人注目,刚回酒店便被工作人员发现了。齐木最后叫他赶紧走,不然会被马上赶来的警方抓到。那样子,齐木的黑葵A身份就有可能暴露。

在这种情况下,米卡卡不得不在扔下身体逐渐变冰冷的齐木,先行离开了。等他换好衣服,戴上假面回到酒店时,他发现警方果然已经接到报案,现场拉起了警戒线,他只能装作围观的群众,看着法医从酒店里抬出一具被白布覆盖的尸体。

看不到尸体的脸。但他认为那就是齐木。

不然,还能是谁?

是的。齐木应该是死了。米卡卡这样说服自己。黑葵A,又或者死神琉克,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回到集合地点,导游小姐先带大家去住宿的地方安顿下来。这是三天两夜的行程。所以每个人都带了一些行李。

他们住的地方很有古代气息,那家客栈的名字让人有一种穿越感,叫做悦来客栈。把房间和行李安顿好,大家又继续观光的行程。

这座古城规模不大,更像一个小镇,但历史古迹却是不少。更多的是关于此城的首位统治者,那位叫做

沈梦的公主的传说。为了纪念她,人们还把她的神像放进了山上的庙宇里,供后人长期供奉。

那座公主的塑像栩栩如生,清秀的面容和雍雅的气质将无一不表现出这位美丽公主生前的芳华绝代。假如放在当前,她绝对是能赚够媒体眼球的大美人。

“哇!好美啊!”夏早安站在公主像前,由衷赞叹。

“啧啧!确实很美哇!”孟劲也两眼发光,却被夏早安捶了一下。她揶揄道:“大叔你个老色鬼!”

“哪有哪有!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吧,米卡卡?”被问的米卡卡却死死盯着那个塑像,一言不发。

“哇塞!”夏早安夸张地叫着,漂亮的脸蛋带着幽默的表情微微朝这边倾斜着,“想不到米卡卡你竟然这么色,都流口水啦!”

“胡说!”被嘲得有些脸红,米卡卡下意识地擦了一下嘴角。分明就没有流口水!奸计得逞的夏早安乐得前俯后仰。

米卡卡抬起头,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我只是觉得这个女的很眼熟而已嘛!”

“小色狼!哈哈哈!”夏早安依然在哈哈大笑,根本没在听米卡卡的说话。他一生气,推动轮椅,直接从夏早安的脚上碾了过去。这下子,她笑不出来了……

“呜呜呜!好痛!米卡卡你这个家伙!想弄残废我吗?”捂着一只脚,夏早安痛得脸部五官全部挤在了一块。她扬起拳头想报仇雪恨,可是米卡卡十分淡定地面对着她的拳头,表情很酷地指了指自己的双脚,那样子分明在说“你想对一个坐轮椅的人动手吗?这是十分没有道德的!”。

不过他错了,道德这个词儿对夏早安来说太遥远了……

“哼哼!”哼了两声后,无数个粉拳如暴风雨一般迎面而下。

庙宇里的其他团友目瞪口呆地看着夏早安在疯狂地攻击一个残疾的少年,而孟劲吓得赶紧抱住她,以致于米卡卡被揍成猪头。实际上,夏早安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米卡卡一点事也没有。

“啊!我想出来了!”米卡卡再一次看向公主神像时,恍然地抬起手指,“是她呀!”

“她?谁啊?!”夏早安挠着头壳,头顶上像浮着一个大大的问号。

“就是她,程美妮!这个公主长得好像她哦!”

经她一提醒,夏早安和孟劲也认出来了。“嗯嗯!真像真像!莫非程美妮前世是公主?”

上一辈子享受无穷无尽的荣华富贵,这一辈子依然是富可敌国的家族继承人……苍天啊!这也太不公平了吧!一想到这里,夏早安就抓狂。跟程大小姐不同,她上次跟妈妈抗议一个月的零用钱要提高五块钱,竟然被喷了一脸口水。呜呜,为什么她要生长在这么贫穷的家庭……好可怜哇!!!

“好了,别感怀身世了。别人都走了。”

眼看导游小姐带着其他人离开庙宇,米卡卡不得不催促像个小孩子呜呜擦着眼睛的夏早安。他们向门口追过去的时候,米卡卡又回头看了一下公主的塑像。他想起了程美妮。那个有钱的美少女,自从推理之神被打败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像烟一样消失了。但是,她还会回来的。

冥冥中,米卡卡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将要发生。而他们几人,将陷入一连串的漩涡中。

出了庙宇。再走不远就是一个古刑场。

刑场上出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塑像——只见荒芜的刑场历尽千年的悲凉,古代的刑具已经锈迹斑斑,风从宽广的灰色大地上掠过,回到它久居的天空。在刑场上跪着一个罪犯的塑像,而一名刽子手正对准它的头颅挥起沉重的斧头。

倘若不细看,真以为又回到了古代,在自己面前的是活生生的斩首示众场面。

“呀!好吓人哦!”惊叫一声,胆小的夏早安吓得捂住了眼睛,只敢从手指裂开的半寸缝隙偷偷往外看。

那跪着的罪犯仿佛正盯向这边。那双邪气的眼睛里有说不出的诡异,如刀刃般冷漠。

一阵恶寒顿时袭上众人的背部。

周围一片静籁,空气中抖动着神秘与哀怨。

“大家别怕。”导游小姐见怪不怪,企图用微笑淡化人们心中的恐惧。“这只是塑像而已嘛。又不是真的。”

“说的也是哈!呼——”夏早安想了想,放下了双手。不过再看向那个罪犯的塑像,仍觉得有种莫名的心悸。那塑像的眼神真的很怪。

“这人是谁?莫非有什么典故?”作风冷静的黄雨菡发挥了她推理的本色,毫不畏惧地观察了罪犯的塑像半晌,便转头向导游小姐抛出这个问题。

导游小姐笑了笑,投以赞赏的目光:“这位团友说的没有错。这个罪犯其实是大有来头的。据说在一千年前,他曾经在这个木棉城里犯下了连续杀人案,闹得全城人心惶惶,终于,公主亲自出马,抓住了恶贼,为民除了一大害。正因为如此,人们才如此崇敬公主。”

哦……原来如此。众团友一脸的释然。

“不过……”观察仔细的黄雨菡又像发现了什么,竟直接走到了刑场中央。这个大胆的举动颇令人意外,但她淡然若定,指了指罪犯怀中问道:“这是什么呀?”

“咦?我以前也没发现呢……”这个问题把导游小姐也难倒了,她一脸困惑,也走进了刑场中。其他人想了想,也跟了过去。只见黄雨菡指着的罪犯怀中像是揣着一张羊皮卷。但上面的内容看不清楚。

“哎!你们过来看看!”听到夏早安的呼声,大家往那边望了过去。只见夏早安站在一块石墙边,兴高采烈地指着上面的文字。“这里有传说看咧!”

走过去一看,果不其然,石墙上刻下了关于这个罪犯和公主的传说。

“公元968年间,木棉城出现了恐怖的杀人恶魔——它自称死神莱姆,来自地狱……”

开头的几个文字在视界里戛然而止。

盛夏的光隔断了呼吸。

米卡卡,夏早安,孟劲,这三个人表情僵硬地看着对方,他们张大嘴巴,却都没有声响。长长的省略号,代表巨大的惊讶。

不是看错了吧?死神莱姆!

视线又回到石墙上,黄雨菡正用平稳的声音读出那个恐怖的传说:“莱姆拥有一张羊皮卷,据说使用它便可以杀人于无形。没有人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因为看过的人全都无一幸免。但莱姆自称,那是一本只属于死神的笔记……”

死神笔记!心中的猜测,被加上了肯定的感叹号。

死神莱姆,死神笔记,这两者曾经多么的熟悉。很显然,死神莱姆是在死神琉克以及死神祭司之后又出现的另一位死神,问题是……它居然在一千年前就出现了?

这怎么可能?!

无声的风吹动刑场的狗尾巴草。薄冷的阳光直直地笼罩在每个人的头上。

一丝凉意,穿过人的肋骨。

耳畔,黄雨菡的声音仍在回**:“莱姆被斩首的那一天,天色异常,狂风大起,有人曾经占卜,说今见异象五星连珠,乃大凶之日,不宜见血。建议斩首之日延期。但公主为免夜长梦多,坚持立刻将莱姆斩首。临刑前,莱姆对苍天发出冷笑,他对在场的老百姓说,他,死神莱姆,会在一千多年后再度重临人间。而他宣称回归的日子,是公元2012年7月25日。这一天,将再现五星连珠。”

“7月25号?”听到这里,刘金松赶紧看了一下那只金灿灿的劳力士手表。“不就是今天嘛!”说着,他脸上的肥肉跳了一下。

“不会吧!就是今天?”其他人闻言,脸上蒙上不安的阴影。鬼神之说,虽不可尽信,但总让人感觉怪怪的。

“天啊!不会有鬼出现吧!”一向胆小的夏早安赶紧抱住了孟劲的胳膊,伸出头战战兢兢地向四处张望着。周围除了她们便空无一人,而风稍稍大起来,从四面八方占领这片荒芜之地,一时间飞沙走石。

方才还明媚的天空此时却乌云密布,阴暗得像这张棺材上的黑色大网,沉默而平整地盘扣在每个人的头顶上。

“我们……回去吧……”一路上都举着摄像机拍下所见所闻的胡莹莹心生胆怯,她刚提出建议,马上便听到“扑哧”的声音从石墙上方传来。大家一看,只见一只黑色的乌鸦停留在上面,一双墨绿色的瞳孔在湿润的眼眶里打转,哀怨的眼神凝望着众人,令人不寒而栗。

“说得对……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不祥之地吧!”即使见惯大风大浪的前公安局长王浩煜也感到有些不自然,他警惕地观察四周。这个刑场的气氛确实够诡异的,好像暗处无时无刻潜伏着危险,随时跳出来把人吞噬掉。

“快走快走!不然鬼会出现的。”夏早安拽着孟劲的胳膊就往回走。鬼什么的最可怕了,夏早安每次听别人讲鬼故事都能吓个半死。

“那我们回去吧。”导游小姐也不敢久留,赶紧领着大家往回走。

沿着山路走了一段,导游小姐忽然停了下来。她点了点头后面的人数。

“咦,怎么少了一个人?”

本来应该有九个人的,现在却少了一个。

谁不见了呢?

还没等大家搞清楚,只听后方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啊呀!”

整座山林都被这凄厉的叫声震动了,沉睡的鸟儿纷纷扑翅惊起,无数细小的阴影闪过人们的脸颊。

“出事了!”凭着警察的本能反应,孟劲第一时间就朝尖叫声的方向跑过去。

“啊!是谭明虹小姐不见了!”同时间,黄雨菡大声说道。利用短短几秒钟便找出少的那个人是谁,她的观察能力连米卡卡也不得不佩服。在以前的推理社团中,她是曾经写过小说得过推理奖的风云人物呢。

“我们也快点追过去吧!”行动不便,米卡卡只能由夏早安推着,他催促着她,她却皱起细细的眉毛,一脸的不情愿。“人家才不要去!有……有鬼啊!”

“喂……”

她居然还在想着刚才刑场上的古怪传说。米卡卡没有办法,只得自己推动轮椅。他还没溜出去,便发现前方的人突然全部停住了。走在最前面的孟劲“哇”地叫了一声:“那是什么?”

只见一条黑影从树丛中扑出来,跳在孟劲的面前。两双眼睛就那么对峙几秒,带些凉意的空气,锐利地擦过衣服的边缘。

这东西……是狼吗?

不,看起来更像一只狗。黑色的流浪狗。

它嘴里叼着一个木制小盒子。那似乎有些眼熟……

不就是谭明虹一直像宝贝一样抱在怀里的那个小盒子吗?谁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人和狗,依旧在僵持着,但时间其实只过了几秒钟而已。这时候,从树丛里又跑出来一个人。谭明虹衣衫不整地大叫:“死狗!把盒子还给我!”狗听不懂人话,被她一吓,反而又跑了起来。它敏捷地跑进另一条小路。

“疯狗!别跑!”谭明虹锲而不舍,抱着必要追回小盒子的决心,正准备跟着跑进小路的时候,却被刘金松突然大声喝止了:“喂!别追了!”

他的反应太过大,怒斥的吼声吓得谭明虹都站着不敢动了。

她回过头,脸皱成一团,露出十分不爽的表情。

“干嘛叫住我!死胖子,要是我的盒子找不回来,就唯你是问!”

“妈的!谁是死胖子啊!骂谁呢!”刘金松一脸的不屑,左边的嘴角轻轻翘起来,“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是在救你的命!你知道那边是什么地方吗?你要是赶过去,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别吓唬人!我才不信呢!”谭明虹气呼呼地鼓着脸,又想要迈出脚步。

那只黑狗仍然在小路上奔跑,但放缓了脚步,并且偶尔回过头来看这边的人类。仿佛在故意嘲笑这些人一般。

“哎哎哎!谭明虹小姐,不要过去。”这次轮到导游小姐拉住她了,“刘金松先生说的对,那里很危险的。当地人都不敢去那里!你要是出了事,我可负不起责任啊。”

“真的?”听罢,谭明虹有些迟疑了。她翘首望去,只见那边密密麻麻的树林依稀露出建筑物的一角。那儿似乎就是那间工厂的所在地。

这时,黄雨菡像发现了什么,从落叶覆盖的树丛里捡起一个倒下去的木牌子。

“我想是真的。”黄雨菡把木牌子竖回到原来的地方。

上面写着——危险重地,闲人莫进.

空气缓慢地,变沉重了。

哪儿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周围一片死寂。大家面面相觑。王浩煜率先转过身,一脸与己无关漠不关心的态度。

“要去你自己去吧。我先回旅游车上了。”他头也不会地走向后方。

“那我也回旅游车上了。”胡莹莹收起了摄像机,跟在王浩煜的后面。随后是刘金松。

“谭小姐,别管那只盒子了。”导游小姐劝说道:“里面是不是装了什么贵重的东西啊?”

“没有……没有!”谭明虹出奇的反应大,说话磕磕绊绊的,但却让人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盒子罢了!丢了就丢了!哼,我也回去了!”虽然这么说,但她走的时候还是不甘心地往小路那边望了一眼。

小路上早已不见了黑狗的踪影。只有那建筑物的一角,被树林隔绝在视线之外。

这一行人沿着山路慢慢地离开了。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离开的背影正映在一双覆盖着怨恨的眼睛里。废弃而破旧的厂房里,某个窗口,一个人正藏在隐晦的阴影里,目不转睛地目送着那些人离开。

“嘿嘿嘿!死亡游戏即将上演了!”那人咧开嘴笑了,露出几颗残牙。这时,从那人身后的幽暗中又浮现另一双同样充满仇恨的眼睛。

然后,是又一双,两双,三双……

无数双眼睛漂在黑暗中,近似黑色的瞳孔象个棱镜般折射着火光,如同仇恨阴郁的煤块在燃烧着。

“终于,很快就能替我们的亲人报仇了!”站在窗口的这些人说道,而旅行团的那群人影,渐渐在山路上消失了。

“他会替我们报仇的!”

“他会杀了那些可恶的家伙!”

“而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让那些人穿越回古代!”

这些人口中的他,是这次死亡游戏的实际执行者,而此时此刻,他正和旅行团的人在一起……

回到旅游车的那行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逐步逼近。而混在他们当中的那个,正用伪装的面容平静地看着他们。

嘿嘿嘿,很快你们就能体验到彻彻底底的恐怖了!

旅游车开动,沿着来时的山路开了下去。这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天空中流动着暗色的云流,大片大片的光明正从树林深处撤退,黑色天鹅绒般的黑暗慢慢地从远处袭来。

寂静的山林里,车辆如一个幽灵在昏暗中悄悄行驶。一抹抹游丝般蜿蜒的余晖在阴影中喘息,黄昏即将全部逝去。

山路只有一条,并不用担心会迷路走失。旅游车里的人百无聊赖地倚着车窗看风景,肚子早已饿得打鼓。导游小姐提醒大家说回到悦来客栈便有可口的晚饭等着。这反而使人更加急躁。

“呜呜……肚子好饿……”夏早安捂着肚子,蜷成一团,可怜得像只小猫咪。

“很快就回到镇里了,先忍一忍吧!”虽然这么安慰别人,但米卡卡也感到不爽的饥饿感。

真的好饿……

“我有饼干,你们吃吧。”这时,黄雨菡从随身包包里掏出一包饼干。

夏早安第一时间就拿了过来,说谢谢的时候,嘴里已经塞进了好几块饼干,碎屑都飞了出来。

“吃货……”米卡卡以鄙视和羡慕的目光看着夏早安在一分钟之内就把饼干全部消灭掉。她那张嘴巴因为塞满的饼干而鼓了起来,米卡卡不免担忧地觉得这家伙终有一天会因为吃太多而胖死……

突然,车速不知为何慢了下来。

“怎么了?”导游小姐问司机。

司机表情奇怪地指了指前方。

只见一个怪人此时正站在路中央。因为他全身披着一件厚重的灰色亚麻布,,从头遮到脚,所以看不出他是男是女。他站在那里,山林的灰暗细细密密将他的轮廓包裹起来,如同黑影一般的存在,全身笼罩在一团难以言喻的阴森的黑气中。

“那家伙是……是谁啊……”

旅游车里,好几个人都凑到车前面,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他就像被人遗弃的怪物一般,孤独地站在悄然漫开的夜色之中。

“别管他,快……快快开车吧!”大概意识到不对劲,刘金松用力拍了拍司机的座位,催促开过去。

没有办法,司机只得摇下车窗,伸出头。

“喂!麻烦让开一下!”

怪人没有理会。他依然站着不动,阴暗安静地拥抱着他。

突然,空气起了一丝漾动。只见亚麻布微微敞开,在本应是头的部位,裂开了一个黑色的大口子。从亚麻布里,突兀地伸出一只苍白的手,那只手腕上有一道赫然丑陋的疤痕,就像一条红色的大蜈蚣,看得人心里发毛。

胡莹莹打开的摄像机将它的身影收录进去,他抬起手指,指向山林的某一处,摄像机的镜头也随之转动,那一刻……一排苍白的墓碑凌厉地压过来。

“哇!”被镜头里的景象吓到,胡莹莹不由自主地叫出一声,那张脸有瞬时被雷击中般的苍白。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好像被恐惧钳住了动作,动弹不得。

视线陷入那堆坟墓里,拔不出来。一块块苍白的墓碑,就像是死人的脸,在黑暗中凝视着这边的人类。

“好吓人……有鬼的……有鬼飘出来的……”

还没把饼干吞下去的夏早安,经不起这么一吓,“噗”的把饼干屑都喷了出来。

“喂……你要喷到哪里去啊!”一手抹去脸上那粘粘的口水和饼干屑,米卡卡无辜得差点要从轮椅上跳起来。就算是残疾人,也不是好惹的!

“啊!”不知谁又叫了一声。

有人指着车头前方。

大家齐齐看去,顿时感到一阵直透骨髓的寒意。

刚才的山路中央,那个裹着亚麻布的怪人不见了。

诡异,短暂,像黑影一样出现,又如如微尘般毫无形迹。那一条空洞的山路,通向黑暗的尽头。

“真是见鬼了……”司机咕哝着说,早已吓得一身冷汗。

加大油门,旅游车飞快地离开了这块不祥之地。

等他离开之后,刚才消失的怪人又出现在马路中央,一双藏在阴影里的眼睛,目视着旅游车的背影,而放射出冰冷的光芒。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2 他们将从2012穿越而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2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3孤鹰作者:邵雪城 4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5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