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6 我们要找一个名侦探!

CHAPTER 6 我们要找一个名侦探!

所属书籍: 推理笔记外传

CHAPTER 6 我们要找一个名侦探!

如果按照杀人笔记里的诡计,杀死余晓玲和杨开源的,不是同一个人。

齐木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他坐在一家肯德基快餐连锁店的转椅上,一边喝着加冰可乐,一边透过透明橱窗看外面的街道。他或许察觉到了店里的女服务员都在用倾慕的眼神偷偷看着他,又或许没有看到。当可乐快喝完的时候,他走了出去。

凶手来了。杀死杨开源的那个人,此时正骑着单车溜过来。由于只用一只手骑车,他骑得很慢。不巧的是,单车在肯德基门口掉了链子。

“衰!”他有点懊恼,从单车上下来。看着那拖沓在地上的单车链,他束手无策。一只手是无法将车链子调整回来的。只能这样推着单车回家了。正当他想这么做的时候,从肯德基里走出来一个人。

“或许,你可以用另一只手。啊,对不起我忘了,你必须假装那只手受伤的。”

听到这话,他不满地皱起眉头,看向这位不速之客。

“你是……”他记起来了,这位帅哥曾经也在走廊上协助警察破案。但是奇怪的是,他记得这个人不是橘子高中的学生啊。莫非是新来的转学生?

“你在胡说些什么呀?!”总之,他对这个人毫无好感,“谁装受伤了!”

“就是你呗。”齐木虽然在笑,但眼神里的寒意显而易见,“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推理一下你的作案过程吧。首先,你在教学楼楼顶放置了一个遥控爆破小装置,一旦按下了,鞭炮就会爆炸。别人听了会误以为是枪声。实际上,那不是开枪的时间。真正的开枪应该是在大家被鞭炮声吸引的那一瞬间,你趁机用消声手枪击中了正走向楼梯间的杨开源。”

“等一下!”他打断齐木的推理,“你说我在走廊上那么多人的地方开枪,会没有人发现?!”

“当然不会有人怀疑。”齐木笑了,“因为不会有人看到你是从衣服里面开枪的。人们怎么会想到,你那只打了石膏的手其实是只假手,别人从外面看,只是看到石膏吊在胸前,更何况你在外面穿了一件校服遮住。对一般人来说这样的穿着很奇怪,但是对一个手受伤打石膏的人来说就不足为奇了。这条诡计的精妙之处还在于你当时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搭在张煜的肩膀上,这就造成了你没有空出的手开枪的假象。”

分析到这里,齐木又有点贱兮兮地笑了:“没错,你就是凶手,韩乐歆!”

“啊!”被定性为凶手的韩乐歆张大了嘴巴,一脸好无辜的表情,“我说这位同学,你要玩推理游戏找别人玩去好吗?别扯到我身上!”

“事到如今就别假装了!”齐木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韩乐歆那打了石膏的手。

“哎呀!疼疼疼!”韩乐歆疼得要喊爹叫娘了。

“这个……”把捏之下齐木发现,对方的手确实处在骨折的状态。“你可真狠!居然在作案之后用苦肉计把自己的手臂给打断!”

“你有病!你个死变态!”韩乐歆痛得眼泪都飙出来,恨得咬牙切齿,布满血丝的眼睛如狼似虎地看着齐木,“谁杀人了?谁是凶手啦!你再污蔑我小心我报警!给老子滚一点去!”

看着骂骂咧咧的韩乐歆推着单车离开了,齐木淡定地抹去被喷了一脸的口水:“回家绝对要洗脸……”

他带着疑问朝烂尾楼的方向走去。难道韩乐歆不是凶手?但按照他所写的杀人笔记,只有韩乐歆符合这个条件。但上一个案件,杀死余晓玲的嫌疑人当中却又没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这节上的是生物课。虽然这种课没什么兴趣,但是,由于是班主任的课,所以一般来说,没有人敢逃课。

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脸黑下来:“韩乐歆哪里去了?”

教室后面的一个座位空着,旁边的同学也挠挠头:“不知道呀。上一节课就不见人了。”

“逃课了?那个谁谁,打他的手机问问看。”

被班主任点名的男生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了韩乐歆的号码。一阵手机铃声从窗外上方飘下来。所有人顿时条件反射地刷刷望出去。

那铃声从楼上传下来的,似乎他人在楼顶。

“这家伙,不是跑到楼顶睡大觉了吧!”班主任怒气冲冲。楼顶一向是不良学生抽烟和睡觉的好地方,“那个谁谁,给我上去把他叫下来!”

刚打完电话的男生只好一脸郁闷地合上手机,打断不辞劳苦地跑上楼顶,把韩乐歆给叫下来。他刚站起身,忽然安静的校园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就跟杨开源出事时一模一样。

“死亡通知屏”缓慢滚动出来一个人的名字——

韩乐歆。

听着这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声音,恐惧剎那间笼罩了整个教室。同学们惶惶然地望向四周,一种看不见的紧张感弥漫在空气里。

班主任轻轻擦了擦冷汗:“快……快把韩乐歆叫下来!”

他似乎是想到了十分可怕的事情。而那位同学也脸色发白:“好……好……我就去……”

就在那一刻,突然楼上传来“哇”的一声。然后——

氤氲在窗外朦胧的光线中,一抹身影飞快地从每个人的眼球上掠过去,之后便是巨大的坠地声。头颅,骨架,血液,在空旷冰冷的水泥地面上一起毁灭的声音,一条鲜活的生命在那一刻突兀的消失掉了。

韩乐歆死了。从他的口袋里掉出来一只已经掀开盖子按下去的红色按钮。

“死亡通知屏”上他名字被打上了大大的红色交叉。

从教室的阳台往下看,可以看到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还在流血,鲜血四处飞溅,在地上形成一个放射状的痕迹。看到这一幕的不少人直接吓得腿都瘫软下去了。而那些六年三班的毕业生更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直接就被吓哭。

没有人知道,下一个受害者是不是自己。甚至,当教室响起咔嚓一声的时候,每个人立即绷紧了神经望过去。

“对不起……”处在视线焦点中的那个同学表情无辜地放下圆珠笔,刚才她只是不小心按了圆珠笔而已。即使如此,这个类似按钮的声音已经足够让人崩溃了。

那些人紧紧保护着跟自己生命息息相关的红色按钮,害怕得直发抖。

“我……我不要死……不要按下我的按钮!”

“余晓玲死了,杨开源死了,韩乐歆也死了,她们的按钮都被按下去了!”

死亡的阴影冰冷冷地笼罩在上方。这些苍白的灵魂,无处可逃。

眼看教室陷入一场混乱,班主任也不能坐视不管:“你们别相信谣言。相信警察,他们会查出真相的!”

这样聊以**的话能起的作用实在不大,愁云惨雾越聚越浓。坐在教室后面观摩学习的汐沫也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课堂观摩记录本,用温柔的话语一个个地安慰那些受惊的学生。

武思含看着这一切,心中再次被愧疚感给淹没了。这都是她的错啊!她又能用什么来弥补呢?

这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教室门外的走廊哒哒哒地跑过去了,她往外一看,只见门口闪过齐木的侧影。

犹豫片刻,她也跟着跑了出去。

齐木上了楼顶。

“这次的案件能破吗?”

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他回过头。

“是你啊。”他淡淡地回应,然后径直走到楼台边缘,寻找着韩乐歆掉下楼的地方。

“就是这里了……”齐木探头往外看,正好看见那具尸体位于正下方。也就是说,这里就是韩乐歆生前所站的地方。

“是被谁推下楼的吗?”武思含心想着这应该又是一次杀人事件,然而齐木却摇了摇头:“不,他是自己掉下去的。”

“啊?!不是谋杀吗?韩乐歆是自杀的?”

“不,是谋杀的。”

“喂……等一下,你说是谋杀的,又是他自己掉下来的……这好像是自相矛盾吧。”

“其实呀……”齐木刚想回过头解释,突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

那个男人站在花圃边。

武思含也回过头一看,被吓了一跳。

“这位大叔是凶手?”她紧张地看着那个男人。弄不好他就是按钮恶魔呢。

可她过度的反应不同,齐木淡淡定定:“不,他应该只是个目击者。”

果然,只见那男人双脚发抖,站在原地不敢动,苍白的脸颊因恐惧而紧绷,显然是方才看到了那幕恐怖的情景。武思含也很快认出来了,这个男人穿着工作服,是学校里聘请的园丁。

根据园丁的描述,当时他正在帮花圃施肥,突然听到大叫一声,抬起头便看见一个人影从楼顶掉了下去。

没有凶手。

死者是自己掉下去的。

但是,问题在于,死者的按钮被按下去了。而且,按钮恶魔也做了事前预告。这绝对不是一件意外或者自杀事件。

“没错!”仿若成人版的柯南同学,突然从转角走出的唐祤警官威风凛凛地指向园丁,“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就是你!”

可怜的园丁老头儿快接近六十多岁了,心脏经不起这一惊一乍

的,顿时两脚发软坐在地上嚎哭起来:“冤枉啊!青天大老爷,我是无辜的!你要为我洗清冤白啊!”

这是……在演古代破案剧吗?

齐木倒十分有兴趣看这出戏似的,靠着栏杆一言不发地欣赏起来。

无论唐祤怎么威逼利诱,园丁老头死也不承认自己是凶手,差点都要一头撞墙以死表清白了。但是,如果按照他说的,当时他听到一声惨叫便抬起头,只看到人影掉下去,而当时楼顶上一个人也没有。那么按钮恶魔是怎么杀人的呢?

而齐木此时也陷入了极大的困惑中。之前他认定韩乐歆是凶手,但是现在这嫌疑人却被杀死了,就证明按钮恶魔另有其人。那也就是说,他之前的推理完全错误了?他至今没遇到过这样蹊跷的怪事……

重点在于,按钮恶魔到底是不是根据他编写的杀人笔记来作案。从前面两件案子来说,完全符合他所设计的诡计,但从凶手来说,却又出现了互相矛盾的情况。而这第三种案件呢?齐木伸手抹了一下栏杆,滑滑的,正跟他预想的一样……

“喂喂!你在干什么?”唐祤转身一边喝斥道,一边走过来。见到齐木,他又一愣,“怎么又是你们俩!你们什么时候上来的?!”

“我们……”武思含指指自己的鼻子,感觉不可思议一般,“我们从刚才就一直在这里啊!”

这位警官是典型的目中无人类型吗?

“是吗?”唐祤翘了翘眼眉,眼神贼贼地看着她们,“怎么每次出现杀人案都能看见你们啊?这可是很奇怪的哦!作为一个热心市民,你们俩也热心过头了吧!”

“我们……我们……”

卯足了劲想解释,但武思含忽然发现她和齐木真的很可疑。毕竟又不是柯南,不拥有走到哪里就死到哪里的死神本质。

“我说你们!该不会是……”唐祤的眼睛像会放出飞刀一般,死死盯住她们,并且步步紧逼,一副即将发现真相的气势。

武思含被逼得步步后退,不敢直视唐祤的眼睛。他继续用刀锋般锐利的目光压迫着,双眉的间距缩小了半厘米,唇角向上提起:“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仰慕我,想看我破案,才每次都事先跑到案发现场一睹我破案的风采吧!”

“啊!”武思含无语不说,就连齐木也差点从栏杆上失足摔下去。

仰慕你,这家伙不是开玩笑吧?!

然而很遗憾,非常遗憾,唐祤的眼神永远都是认真的。此时仿佛无数道星光打在他的脸上,全世界顿时又成了他的舞台,他摊开双手,头骄傲地微仰着,接受粉丝们的尖叫声。脸上那自恋的表情犯贱得令人想一脚踩过去。

齐木扶了扶额。他认输了,跟这个人相比,真的是平凡太多了!

“是的!警官!我们都是你的粉丝!请帮我们签个名吧!”

令武思含掉下巴的是,齐木还真的装作粉丝跑过去要签名啦。他还对她做了个眼神,似乎在说‘为了以免不必要的麻烦,以后就装作这自恋狂的粉丝好了’!

得到如此暗示,武思含只好挤出一脸的谄媚,笑盈盈地走过去:“哎哟!警官,你就帮我们签个名嘛!我们可崇拜你了!”

不料,唐祤却蓦然正色道:“No,no,no!你以为我跟那些掉价的明星一样,有签名要求必应的吗?本人从不签名!”

“这样啊!好可惜哦!”明明做出扼腕叹息模样的两个人,暗自却松了一口气。

“不过呢!看在你们这么热情的份上,我就只好勉为其难帮你们签一下名字啦。什么?没有带纸,没关系,签衣服上也可以!”

于是,某人拿大笔一挥,某两人的衣服背后便留下了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名。

“天啊!这字也太丑了吧……”一边走下楼梯,齐木一边脱下自己的衬衫皱起眉头观赏那类似乌龟爬爬的签名。然后,他毫不考虑地把衬衫扔进垃圾桶里。

“喂,那我怎么办!”

武思含好生委屈地看着即使穿着背心露出健硕臂弯也很帅气的齐木。她可不能学他把校服脱掉呀!齐木只能表示深深的同情,并教她一个方法:“你可以用艺术的眼光看问题。这个签名从某个角度来看,也是很有个性的!”

艺术个毛!个性个毛!重点在于,那个自恋狂居然用的是不褪色水笔!

从此以后,武思含的校服估计是全校最有个性的一件了……

到了楼下,由于学校发动老师将学生堵在教室里,围观者可算寥寥。现场只有两三个警察在维持秩序,拉起的警戒线外,几位学校领导和老师在悄悄议论着什么。而不知什么时候,实习老师汐沫也站在人群当中。

这个人……齐木刻意朝他走了过去。汐沫打了个招呼,明晃晃的忧伤在他眼角流动。学生的死,似乎给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生命,真是脆弱啊。”他苍白而单薄的嘴唇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是啊。”齐木认真地点点头,并且同时开启“探寻”模式——这是他对自身拥有的察觉杀意这种能力的自命名。哪怕和街上的路人擦肩而过,他也能轻而易举地察觉到对方心中的杀意程度。

这一招,在确定杀人犯的时候并不是很有效。因为一旦凶手杀人后,那就是将心中的怨恨极大地释放出来了,所以无法根据这个能力来确定谁是凶手。只能在凶案发生之前,探寻到凶手的杀意。

在这次的案件中,按钮恶魔的计划显然没有终止,那就是说他仍抱有深深的杀意。只是面前这个叫汐沫的实习老师心中十分干净,他和按钮恶魔没有关联。

本来,汐沫的频繁出现已经引起了齐木的关注,但经过对杀意的探寻之后,齐木已经将他的嫌疑剔除掉了。看起来,汐沫只是一个热心助人的角色而已。

校园里茂盛的树叶把如同泼墨般浓烈的树阴倾泻到水泥地上,尚未来得及盖上白布的尸体忽明忽暗的斑驳光影,尸体的鞋面上轻微反射出油滑的光芒。确定了这个,齐木沉静地陷入了思考当中。

毫无疑问,这次杀人案是利用了他杀人笔记里的诡计。凶手无须在场,便可以杀死韩乐歆。

武思含把齐木拉到一边,悄声问道:“你倒是说说,韩乐歆是怎么被杀死的啊?”

“你看过栏杆边没有?”齐木反问道。武思含摇摇头。她一向没有侦探意识,当然没有勘探现场情况什么的。

齐木往楼顶指了指:“栏杆外突出的楼梯边缘处大约有三四十厘米。”

“是呢……然后?”

“栏杆上有油滑的痕迹。估计是事先被人抹油了。死者的脚底也抹上了一层油。”

“是呢……然后?”武思含歪着头,依然没听明白。

“你的智商真一般。”齐木衷心地嗤之以鼻。

“人家本来就不聪明嘛……”武思含难堪地低头,觉得很冤枉,所以还是请你明说好吗?”

“唉……其实啊……”齐木刚想要揭开谜底,突然间——

“啊哒!”随着一声怒吼,李小龙仿佛从电影里跳出来般,出现在眼前。啊,不,这是李小虫。

“这次终于被我赶上了!我,不是东亚病夫!”他做出李小龙用大拇指擦鼻涕的经典造型,完全不顾其他人如同见鬼一样的诧异目光。

“这个怪咖……你叫来的……?”齐木凑到武思含耳边小声问,她尴尬地点点头,“上次他让我以后有什么案件就及时通知他,所以我刚才就发短信过去。”

现在看来,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啊!武同学!在这里遇见你真好!我还想着找谁做笔录呢!”李小崇见到武思含,脸上立即露出一抹光辉,热情四射地跑过来,同时从腰间掏出记事本。

“啊……怎么又是找我……”想必她已经成了他的御用目击证人!

饶了我吧!武思含苦恼地在心中呐喊。看看齐木,他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优雅地跑掉了。

喂!你还没跟我说出杀人诡计的谜底呢!

“栏杆外突出的楼梯边缘处大约有三四十厘米。”

“是呢……然后?”

“栏杆上有油滑的痕迹。估计是事先被人抹油了。死者的脚底也抹上了一层油。”

“是呢……然后?”

同样的对话,只不过换了两个角色。武思含原本以为这个警察能解开谜团。但李小崇的反应表示,他跟她的智商在同一等级。

“然后让你解开谜团呗!”她说。

“我不会。”李小崇回答得干净利落,就跟李小龙三两下便干掉一打坏人那么爽快!

“好吧……”莫名就有点头疼,武思含用拇指揉了一下太阳穴。

“不过,我可以找人帮忙!她可是很有名的侦探哦!”李小崇立即拿出手机,拨通了某人的电话号码。结果没人接。他失望了一下,马上又拨另一个人的号码。

“喂喂!是孟劲大叔吗?我是李小崇……不要叫我小虫子啦,又不是太监……我想问问你,夏早安的手机怎么关掉了呀?什么?她去旅游啦?中了大奖,所以去环游世界!”看起来这个事实很令李小崇惊讶,“妈呀!她还能中大奖?这是穿越了吗?哦哦,你问我找她什么事?其实呀,

我这里有一件非常刺手的案子,你老能不能来帮我一下忙呢?哦,你退休了在抱孙子,不能过来……”

又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李小崇郁闷极了,拼命挠着后脑勺:“怎么办呀?!没有人帮忙,会继续死人的啊!啊!”突然,他像听到了欣喜振奋的消息,开怀地笑了, “可以转告米卡卡?行!他能来就最好不过啦!”

挂掉手机,李小崇兴奋地冲武思含所站的地方说道:“跟你说哦,我的朋友可厉害了……咦?人呢?”

哪里还有什么人?在李小崇一通自言自语的打电话过程中,武思含早就偷偷溜走了。

“原来是这样子啊!”正在上课的武思含接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里面写清楚了杀死韩乐歆的诡计。不用问,这条短信应该来自齐木。

“凶手先把韩乐歆骗到楼顶,然后趁机迷晕他。之前跟你说过,栏杆外的楼顶边缘处还剩三四十厘米的空间。如果把一个晕倒的人搬过去,放在那上面躺着还是勉强可以的。于是乎,当时是一个陷入昏迷状态的人躺在栏杆外的边缘处。当他要苏醒时,稍微转个身都会因为旁边就是半空而一不小心掉下去,即使他反应极快,没有第一时间掉下去也会惊吓得赶紧抓住栏杆站起来。只可惜,他的鞋底和栏杆都被抹了润滑油之类……所以,凶手即使当时不在楼顶上也能把韩乐歆杀死。”

消耗了一大半脑细胞,武思含才勉强弄懂这条诡计。杀人,居然可以精妙得如同艺术一般。她对此深深感叹,抬头望向窗外,天边晕染开的,是千丝万缕的蓝。而袅袅的魔鬼似乎从云端深处窜出来,对她裂开幽幽的嘴巴奸笑。

“我是按钮恶魔!嘿嘿嘿!”

“哇!”武思含被这幻觉吓得大叫一声。班上的其他同学和老师都望了过来,她窘促得脸都红了。

“武思含!”老师刚想发飙责骂学生,突然,坐在另一侧窗边的学生像被什么吸引了,纷纷站起身。

不会又出事了吧。武思含的心咯噔一跳。再看看班上那些收到按钮的学生,一个个紧张得仿若置身冰冷的冬季,身子直打寒战。

“校长好像要把那喇叭和死亡通知屏拆掉呢!”谁说了这么一句,教室这一侧的学生纷纷直接跑出走廊。老师也忘了劝阻,好奇地跟出去看,而其他班级的学生早就站满了走廊。

在满校师生的注视下,校长和其他几位学校领导正仰着头,目送一位老校工慢慢地爬上梯子。

“终于要把那鬼玩意拆掉了啊!”一个同学的话说出了众人的心声。对那喇叭和死亡通知屏,同学们早就深恶痛绝了——只要把它们拆下来,就不会有死亡事件发生了!未成年人的想法总是太天真。直到她们看到那位老校工刚接触到“死亡通知屏”便惨叫一声,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哇啊!”看到这一幕的全校师生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几位学校领导也慌成一团。

120急救车很快把奄奄一息的校工给接走了。骚乱过后,校园又恢复了窒息般的宁静。镶嵌在学校外墙的那两样恐怖之物,如同死神遗落人间的邪器,用幽黑之瞳冷漠地俯视那些鲜活而脆弱的生命。

绝望,悲哀,恐惧就像夕阳时分连绵不断的云霞,一点一点晕染开,覆盖了学校的整个天空。

傍晚接近放学时,学校召集全校师生开了一次紧急校会。

“各位同学!最近本校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导致人心惶惶。”白发苍苍的校长站在空旷的舞台上,身后是一大块经常在晚会节目上使用的大型屏幕。他显得精神紧张,和平时长篇大论的神态完全不同,每说一句都要停下来用手帕擦擦额头的汗。连续出现了杀人事件,对他这个学校最高领导来说,可以用当下最流行的一个词“压力山大”来形容。

“请大家放心,我们校方一定会和警方紧密合作,尽快找出凶手,还你们一个宁静和平的校园。”终于说完了,校长长舒一口气,用早已被汗水濡湿的手帕再度擦了擦汗。在教导主任的带领下,操场上响起了稀稀落落的鼓掌声。这种时候,大部分学生都懒得卖乖了。

几只迟归的飞鸟扇动着潮湿的翅膀从逐渐西沉的夕阳下划过。蓦然间,所有的声音如同被海绵吸走一样,操场漫开一片死寂。

校长背后的大屏幕,居然突然开启了一幅阴暗的画面。在所有人哑口无言地注视之下,画面上出现一只手,戴着黑色的手套,伸出一根手指,以缓慢的速度按了下去——按在一个红色按钮上,那个按钮写着某个人的名字……

同一时间,喇叭发出的警报声携带着恐怖的气息犹如黑海水般涌过操场,“哗—哗—哗—”

“呜啊!”死寂被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打碎。从人群中某点发出的声波呈放射状向四周**漾开,距离很近的同学像被掀倒一般纷纷退避三舍。空出来的那一小块地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浑身都在发抖,眼中全是恐惧。

“我的呢!我的呢!”说话的声音带着哭腔,男生疯狂地翻起自己全身的口袋,那副竭斯底里的样子简直跟把性命弄丢了一样。是的,他弄丢了代表他生命的东西。那是属于他的按钮。它此时此刻就在舞台上的大屏幕中!

“还给我!那是我的!我的!”高大的男生失魂落魄地伸出手,似要从屏幕中夺回自己的按钮。他起初是跑,然而脚步慢慢缓下来,双腿的骨头一节节断裂般颓然跪倒在地,“还给我……”他口吐一口鲜血,手依然执着地伸向屏幕中的按钮。

那是他的!他的命!他最终倒了下去,和暖的暮色铺在他的身上,像一块华丽的裹尸布。操场上,所有人都在夺路狂奔,包括校长、老师,只剩空****的舞台上,那块无人欣赏的屏幕中,谁在阴阴地低笑。

嘿嘿嘿。

经鉴定,那位高大的男生中毒而亡,他也是六年三班的一员。到目前为止,收到按钮的人,已经死了四个。剩下的那些学生显然已经处在极度恐慌的状态之中。校方组织了老师进行一对一的安抚工作,同时觉得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做点有实际性的工作。

“我们要找一个名侦探!”校长说完,又紧张地用手帕擦了擦冷汗。

他环视着坐在会议室里的其他人。目前是入夜八点钟,人去楼空的教学楼只剩会议室还亮着灯光。所有老师都聚集在会议室里,神情凝重。

“找名侦探?不是还有警方吗?”一位老师说道。

校长稍稍瞥一眼过去,嘴角弯起不知是嘲讽还是苦涩的笑意:“警察,你还信吗?”他这么一说,那位老师也无语反驳了。

从出事到现在,警方的调查工作毫无进展。如果任凭事情发展下去,不仅是再度发生人命的惨剧了,更重要的是,他们校方会受到社会大众的严重质疑,明年秋天的入学率可能会大减。这对生源本就不足的学校来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就这么决定吧。我已经通过关系邀请到了一位非常厉害的名侦探过来。”说是商量讨论,校长好像事前就已经对名侦探发出了邀请。不过在场的老师对此也没有提出异议。

“那个名侦探可靠吗?”又有人问道。大家望向说话的那个人,是在最角落座位上一直安静着的黎霓。

校长看了看她:“不知道……”他又用手帕抹了一下渗汗的额头,“那个名侦探是今天来办案的一个警察介绍给我的。”

“是不是……那个穿得像李小龙的人?”黎霓又问道。她今天刚好看见李小崇跟校长在一边悄悄说着什么。

“嗯……”校长点点头。他尽管不认识对方口中的名侦探是何方神圣,但是听起来十分厉害的样子。而且,听说,名侦探今晚就能来到学校。

黑夜中突然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很轻很轻。一抹黑影正静静地逼近灯火通明的会议室。

“有人来了!”

很快便有人察觉到。于是,大家都竖起耳朵,诚惶诚恐地盯着门口。

不明来客越来越近了,二十米,十米,五米……紧闭的房门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被猛地推开,阴冷寂静的空气涌进来的同时,那抹出现在门口的身影被屋内的灯光照亮。

房间里的老师们都睁圆了眼眸。校长擦汗的手帕直接从额头掉下来。

“啊?你就是名侦探?”

走进学校的那一瞬,齐木有种被监视的感觉。那道如影随形的视线应该是从他在面包店买早餐的时候便出现了。咬着吃剩的半只面包,齐木回头看了看,在视野里走动的人基本都是上学的学生。

是按钮恶魔吗?不,它的跟踪技术才不至于这么烂。那到底是谁?

在图书馆阅览室翻着杂志时,齐木又察觉到了那道神秘视线的存在。他装作漫不经心地掏出手机,手机屏幕的反光中,那边的书架后面有一个人悄悄地缩回了头。

嗤!无胆匪类!齐木心中暗自嘲笑,他决定先不动声色。假如对方要实施偷袭,他就会用毒针要它的命!

这样的跟踪游戏持续到放学后。夕阳西斜,整座小城沉溺在黏稠的暮色中,齐木拿着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书,沿着江边慢慢向所住的烂尾楼走去。很远很远的后面,那道视线一直跟随着他进了烂尾楼,躲在树后的人才放下望远镜。

原来,他住在那个地方啊。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6 我们要找一个名侦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2怒江之战 第一部作者:南派三叔 3怒江之战 第二部作者:南派三叔 4孤鹰作者:邵雪城 5惊悚乐园作者:三天两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