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3 我,死神莱姆,又重临人间了。

CHAPTER 3 我,死神莱姆,又重临人间了。

所属书籍: 推理笔记外传

CHAPTER 3 我,死神莱姆,又重临人间了。

回到古城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街道两边的灯光稀少得可怜,但古城的居民们仍出来走动,有的人坐在门口乘凉,不知哪里的广播喇叭在播放着邓丽君的的经典老歌,甜美的歌声悠悠扬扬地飘**在这座历史古城的夜空之上。

回到客栈,刚好遇上晚饭时间,旅行团这些人大吃大喝一顿,便各自回房了。

由于走了一整天,每个人早已身心疲惫,夏早安更是倒床便睡。她的隔壁住着米卡卡和孟劲,而其他团友也住在同一层的房间里。

如水般流淌的邓丽君歌声,沉稳地铺在夜空中。

流淌进熟睡的梦里。

好像摇篮曲。

也不知睡了多久,似乎依稀听到窗外有谁在窃窃私语。

“知道吗?听说今天晚上会有大事发生!”

“难道一千年前死神莱姆的预言是真的?他会再回来?”

“总之,一切都会在今天晚上揭晓。”

淡淡,悄悄,细碎的话语,像一手心的碎片撒进梦里,又消失不见。

困得不行。夏早安抱着枕头沉浸在美梦中。

她睡得真好。跟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隔壁房间的米卡卡。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耳边不但响着外面的音乐声,最难受的是夏早安那夸张的呼噜声。

“天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米卡卡真想走到隔壁房间,用胶布把夏早安的嘴巴给封住。

让你丫的打呼噜!

结果,他迟迟未能入睡,只能坐在**,听着外面的广播声发呆。

到了后半夜,突然,下起雨来。

邓丽君那美妙的歌声中断了。

噼里啪啦的豆大雨点拍击着窗户,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苍白的闪电持续不断地撕裂着夜空。狂风呼啸的声音犹如鬼哭狼嚎。

睡得香香的夏早安也被吵醒,她揉揉惺忪的眼睛,拉长嘴巴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就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一幕怪异的景象。

庞大的黑影站在窗口。

那是个人,一言不发地站着,低垂着头。

夏早安使劲地揉了揉双眼。

再看清楚一点儿。

——轰隆隆。

雷声大作。

一道白色的闪电在那人身后照亮。

夏早安睁大了眼睛。

那不正是在回来的路上遇见的身穿亚麻布的怪人吗?

下一瞬间,闪电又停止了。房屋和院子再次被黑暗所笼罩。

死寂。

黑暗中两只瞳孔闪着幽灵似的绿光。

周围忽然寂静得可怕。

突然,那怪人嘿嘿嘿笑了。

“我,死神莱姆,又重临人间了。”那疯癫可怕的笑声犹如被打散的雨滴,打着旋儿在空中飘飞。他伸出手。亚麻布从手腕上滑落,露出一条蜈蚣似的疤痕。

丑陋的,吓人的。

慢慢,怪人举起了那只可怕的手,接着露出来的,是一把淬着寒光的尖刀。

轻轻一划,夜色的黑布也被割破一般。

更恐怖的是,鲜血不断地从刀锋上滑落。

看起来,那般的红。

又一道闪电劈过,大地重获那短短一秒钟的光明,苍穹仿似放出怒吼,雷声隆隆,把夏早安尖叫的声音完全覆盖过去。

“咦?”坐在**发呆的米卡卡把头转向隔壁的房间。

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但又好像只听到雷声。

就在他犹豫的下一秒,一个黑影从他房间的窗户上飞快地掠了过去。他根本没来得及辨认那是什么。之后,一切恢复平静。

有点奇怪的感觉。

米卡卡说不出哪里奇怪,他行动不便,只好继续坐在**听着那震撼夜空的雷声。

而隔壁的房间里,夏早安正大字型地躺在**,一副被吓晕过去的模样。搞笑极了。

但很快,她的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可怜的米卡卡今夜注定失眠了。他一整夜没睡。正因为如此,他可能是唯一发现那道光的人。

那道奇异的光出现在狂风暴雨即将停止之前。整个客栈都被一种幻化般的绿光所包裹。假如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就好比是迷幻迤逦的极光现象,仿佛来自天界,薄纱一样的波动,轻轻地浮动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之中。

单薄的光线从稍稍裂开的窗户缝隙中泄入眼睛。

**漾在黑暗中那一片朦胧的绿色让人犹如正在穿越时空的隧道。没等米卡卡前去看个究竟,那道怪光很快便消失了。

接着,雨停了。

被闪电撕裂的夜空又恢复了完整。

周围很静。寂静渗入空气中的每一条罅隙。

不对,还有个声音吵得嗡嗡响——那就是夏早安的呼噜声……米卡卡已经做好第二天成为国宝熊猫的心理准备了。

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一桩惨剧正在别处上演。

黑夜的山林,风止,雨停。

刚下过雨的山路很湿滑,水珠从叶子上慢慢滑落到杂草丛里。下过雨的夜空还算清朗,明月在薄薄的云彩后散发清冷光芒。星子零乱散布在苍穹各端。

黑色涌满树木之间的每一条缝隙。厚重的黑影偶尔随着风向摆动,看着,似一头潜伏已久的猛兽。

光,是很稀奇的东西。特别在这荒芜的山林里。

一个人影在山路上匆匆地走着。

他手中的手电筒,发出匕首一般的光亮,一道一道地从黑暗中划过去。

路太泥泞,他因为双鞋沾满烂泥而满腹怨言。

“妈的!要不是为了那笔财富!我才不来这种烂地方呢!”

听声音,是个男人。他磕掉脚底的泥,又继续赶路。因为没和旅行团一起,他现在唯有独自行动。

实际上,是他故意错过旅行团的。因为那个人说,只要今天晚上赶到这里,他就会告诉他得到那笔财富的方法。

他照做了,那是一笔无法令人拒绝的财富。

足足有一亿元!

沿着山路往上走,男人抬头便能看见这座木棉山最著名的景观——木棉晓月。只见一轮明月从山巅的洞口穿过,那美景就像一颗夜明珠镶在上面,璀璨地闪烁着。

终于走到了最高点,男人停下来喘了一口气。

他想起一件怪事——傍晚他乘车来到木棉古城时,居然发现城里的人全部不见了。家家户户都关紧门窗。冷冷清清的街道像被废弃的血管,流淌着荒芜的风。

这到底是怎么了?那些居民全部消失了?

想起这件事,男人直感不解。但这不是他关心的问题,他喘够了气,直起身子向远处看去。

突然,他像见到了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

“咦,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看山的这边,又看看山的另一边。很是疑惑。

就在此时,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走到他的身后。

“你好,是吴佳宏吗?”他故意压低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啊!是我!”男人一边回答,一边转过身。“你是莱姆吗?”

打电话给他的人,自称是莱姆。

“没错,是我。”来者的声音仍然压得很阴森,如鬼魅一般。

待吴佳宏转过身,他满怀欣喜的表情,在一瞬间立刻转化为绝望和恐惧。

“你……你想干什么?!”

只见他身后的莱姆全身上下笼罩在一层厚厚的亚麻布之中,他举起手,那把扬过头顶的尖刀映出黑暗中一抹凛冽的奸笑。“去死吧!”

一刀插进吴佳宏的胸口,他闷哼一声,两手仍紧握住插在心脏尖刀的刀柄。

“为……为什么……”他圆睁含着痛苦的双眼,嘴形扭曲,发出绝望的质问。

“为什么?想想五年前你做过的事吧!”莱姆用冷似铁的声音回答他。

吴佳宏终于明

白了,这是来自于五年前的仇恨。

又是一刀,鲜血喷溅出来,落在莱姆的亚麻布上。

微凉的夜色慢慢灼烧着血的芬芳。

吴佳宏终于倒下去了。无力闭上的眼睛失去了生命的光泽,从缝隙间涌入大片的黑暗,最终将死灰一样的瞳孔完全覆盖。

那张苍白的脸,空洞地映着夜空的黑暗。

穿着亚麻布的凶手——莱姆冰冷冷地看着这具尸体,他慢慢除下头罩,几近哀伤地喘了一声鼻息。黑暗模糊了他的脸,像回声似的响起,眼泪断裂的声音。

“爸,妈,乡亲们,我替你们报仇了!”他擦干眼泪,内心的悲伤像一片湖,潋滟地汹涌着。

月光的照耀下,从吴佳宏的尸体上掉出一张扑克牌,莱姆拣了起来。

那是方块6,莱姆的嘴角笑了。

接下来,还有五个人。

早晨的光从山峦顶峰的洞孔穿过,照耀在这片宁静的小城里。站在屋檐上的公鸡扯开喉咙,发出一天最早的鸣叫。

起床了。

“哇!睡得好舒服啊!”夏早安满足地伸伸懒腰,她走到门外,打了个长长的呵欠。远处一片金黄的朝晖均匀地涂抹在小城连绵的屋顶上。

大概夜里刚下过一场雨的缘故。空气特别清新爽朗。

“啊咧?”忽然,夏早安想起昨天晚上见到的怪人。她猛打一个冷战,四周看了看。

没有怪人的踪影。早上的一切显得那么美好。

可能是做梦吧!夏早安这么一想,也懒得去理会了。她摸摸了瘪下去的肚子。噢!饿了!好想吃早餐!

正在这时候,从楼梯上传来得得得的脚步声。

只见一个店小二利索地跑上楼梯。一看到他,夏早安就笑了。因为这个店小二的穿着简直跟电视剧里古时候客栈的店小二一模一样。而她们昨晚吃晚饭时,这里的工作人员才没有穿得这么搞笑。

听到“扑哧”的笑声而抬起头来,正上楼梯的店小二像遇见了鬼似的,脚停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夏早安,嘴巴张得老大。

“看嘛呀!没见过美女吗?”被盯着看的夏早安一脸害羞,马上做出一副娇滴滴的美女状来。

但……店小二像见了鬼似的跑下楼去,大喊着:“掌柜的!掌柜的!楼上的客房来了一个怪女人!”

听到这句话,夏早安两脚一软,差点没站稳——我倒!

“什么?说我这个倾国倾城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大美女是怪女人?”夏早安打死也不相信这个店小二的视力是正常的。

“丫!近视还敢出来混!坚决鄙视你!”

在夏早安鄙视的目光中,店小二又出现在楼下了,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个掌柜。

好吧……不用问也知道那是掌柜。那模样简直是在拍古装片嘛!难道张艺谋的剧组来这里拍新片了?哇塞!一不小心就当了明星!夏早安别提有多激动,赶紧四处瞅瞅,就想看看哪里有摄像头在对准自己。

不过……啥也没有。

既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导演,更没有剧组工作人员。就只有店小二和掌柜在楼下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并且对着夏早安指指点点。夏早安处在被围观的状况下,只好倚着柱子优雅地望向远方。

这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装淑女太累啦。

终于,诚惶诚恐的掌柜大起胆子,从楼梯走了上来。“请问……请问……”

掌柜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五十来岁,憨厚的眼睛恭恭敬敬地看着夏早安。这男的跟昨天晚上招待旅行团的老板完全不同。这个店的老板应该是个女人啊!

“请问这位客官,你是何时留宿我们小店的?”

“神马?你这位老板是老人痴呆了吗?我们是昨天晚上来的旅行团啊!”

“神马?”掌柜好像听不懂的样子,戴在头上的帽子晃了晃,“我们店里不提供马匹的。况且,我们此处惟有有白马黑马,没有神马。听客官的语气和装扮,莫不成是来自西域的商团?”

连神马都听不懂。这个掌柜真是太out了。夏早安无奈地耸耸肩。而且,还说什么西域的商团……

“大叔,拜托,你看穿越剧太多了吧!”

“喔!”这句话掌柜好像终于听懂了,脸上顿露笑容:“原来客官想去看粤剧呀!万万没有想到,此处的粤剧竟连西域的百姓也知晓。实乃国之大幸啊!”

这家伙……绝对是看穿越剧疯掉了!

如果是这样,夏早安倒十分有兴趣跟他讨论宫斗剧里面的四阿哥还是八阿哥帅这个严重的问题。

“怎么了?”就在这时,米卡卡坐着轮椅出现在了走廊上。一夜没睡的他果不其然成了国宝熊猫,两只黑眼圈乐得夏早安前俯后仰。

笑屁啊!也不看看是谁吵得人家整晚没睡!

孟劲也起床了。他好奇地看着掌柜,而掌柜也好奇地看着他。两个人心里的问题都是同一个——这人怎么装成这样子!

接着,住在同一层的其他团友也陆续走出了房间。见到这番阵势的掌柜更加目瞪口呆了,盯着这几个奇装异服的人不知如何是好。

“哎呀!肚子好饿!有早餐吃没!”刘金松挺着微微凸起的肚子说。他习惯性地看了看那只贵得可以买一辆轿车的劳力士手表。“都快八点了!”

“妈的!昨夜打雷吵死人!搞得我一晚没睡!”自从失去了木盒子,谭明虹的脾气似乎变差了许多。她好像昨晚也没怎么睡,眼睛有些困乏。

“让我先下!”抢在刘金松的面前,她率先走向了楼梯。

“嘿!这个女人!”被抢先的刘金松没好气,扔出两颗白眼。

“哎哎哎!各位客官等一下!”从愣怔中回过神来,掌柜赶紧挡在楼梯口,不让人下去。

“咦?老板,你怎么穿成这样子?”这时才发现掌柜穿着奇怪,谭明虹很好笑似的问道。

“小人不知你们来自何方。总之,要吃饭得先付账!还有,昨晚的房费你们尚未支付!倘不付银子!小人就去找捕快来,治你们之罪!”

掌柜强势地说道,他说的话让人如坠雾中。团友们面面相觑,一时间弄不清楚状况。

“好了,大叔,别演穿越剧了……”夏早安试图向大家解释,这位掌柜是看穿越剧走火入魔的典型例子。

“不过,看他的样子,不像在演戏啊……”米卡卡这样说。楼下忽然多了一些噪杂声。他转头望下去,只见楼下已经聚集了一群穿着古代服装的人,正看着楼上这些团友们指指点点。

“奇怪……”怎么所有人都穿得像古代人呢?

“你们在拍电视剧吗?唐朝的?”一直举着轻便摄像机的胡莹莹忍不住出声问道。由于是电视台记者,她曾经接触过剧组什么的,看掌柜等人的服装,应该是属于唐朝那个时段的。

“唐朝?”掌柜摇了摇头,“唐朝早已亡国了。我们这里是北宋,赵姓天子的皇土。”

“北宋?那岂不是一千年前!”米卡卡“嚯——”地倒吸一口冷气。他想起昨夜里见到的那一道怪光。

难道那真的是时光隧道?他们穿越回去了宋朝?

开什么国际玩笑!

其他人根本就是直接噗地喷出笑声。

“一千年前……老板你喝醉了吧?!”

“居然说现在是北宋,真烂的笑话。赶紧给我们准备早餐啦!”

七嘴八舌。

但掌柜死死挡在楼梯上。

“不给银子,就莫想有饭吃!”他看起来铁了心。

“好了。好了。不就是钱吗?”刘金松豪气地掏出几张一百块人民币,递给掌柜。

但掌柜差点没把口水喷到他脸上。

“呸!你们这些西域的商人果真为人奸诈,竟想用这些废纸来充当银票?”

“什么银票呀?这是一百块呀!”不管刘金松怎么解释,掌柜依然像不认识一百块似的。

“快去找导游小姐。”忽然,米卡卡想起似的叫起来。

其他人也赶紧去找。但导游小姐不在她的房间里。

她不见了。

和掌柜的交涉毫无进展。三分钟后,这群团友便被店小二带来的几个打手连扔带丢地赶出了客栈。

“靠!什么旅行社?!居然这样对待我们?等我回去,一定抄了它们……”曾经当过高官的王浩煜哪里受得了这种侮辱。他从地上爬起来,气得破口大骂,但话说到一半,他才想起自己已经不当大官很久了。

他懊恼地踢飞脚下的一颗石子,石子飞出去很远,在街道上蹦蹦跳跳。王浩煜的目光随着石子延伸到远处,映入眼前的景象令他瞪大了双眼,表情一瞬间全部凝结。柔和的晨光笼罩着这群茫然站在大街上的人。阳光在地平线上溅得到处都是。

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个个姿势凝固着。

在她们的周围,是宛如古装电视剧里的场景——大街上来往的人很多,他们全部穿着宋朝的服饰。或者骑着马,或者坐着轿子,或者挑着面摊。人们一边走过,一边看着旅行团的人指指点点,仿佛见到了一批异乡来客。

“天啊……这是我们来到的古城吗?”夏早安夸张地抱着自己的脸蛋,不敢置信地看着周围的古人。“不会真的穿越了吧?”

其他人也陷入一阵彷徨中,试图思索着这难以解开的谜。

跟他们来时不同,这座古城没有电线杆,没有广播喇叭,街道两边的店铺也完全不一样了——茶寮,绸缎庄,赌档,甚至不远处还有一间青楼……可以说,这里一点也没有21世纪的气息。而只有一群陌生的古人像看怪物一样围着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啊?

比所有人都要提早冷静下来的黄雨菡,抱着那本《福尔摩斯全集》,用敏锐的目光观察着四周,她认真地分析起来:“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么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昨天晚上我们明明来到的是木棉古城,一夜醒来,城里的一切都变了。说是人为,但要在一夜之间把全城的建筑物都换掉,也太夸张了吧。而且,看这个小城,好像刚建起来不久,还十分崭新,而我们昨天看到的古城则显得十分古老……”

“啊!”最多话的人就是夏早安了,她马上像回答问题的小学生般举起了手,“我知道了!”

她成功地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目光。怎么说她也曾经是鼎鼎大名的侦探L啊。大家顿时都万分期待地注视着她,等待着这个谜团的解开。

“咳咳!”仿佛又站在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中央,夏早安自信地翘了翘嘴角,她装出睿智深沉的声音,高低抑扬地说道:“依我看,这个谜很简单,那就是……”

在此处卖了个关子,所有人紧张地看着她,口水滑进喉咙而发出咕噜的声音。

“就是……我们穿越了!噢耶!”她兴奋地做出胜利的V字。

而听了这话的团友们纷纷做出倾倒状……

“我认为。”孟劲按照自己的理解说道:“会不会是我们睡着的时候,被人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之前和爱迪生破了那么多案子,这样的诡计不是没有出现过。

但米卡卡首先便否定了这个说法。这不可能,“因为我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别人根本不可能移走我们。如果说用一夜的时间把外面的建筑物焕然一新,或许可以做到,因为昨晚大雨和雷声会掩饰掉一切的动静,但这样做需要很大的人力。如果要证明这不是真的穿越,其实有更好的方法。”

“哦哦哦!”米卡卡的推理令团友们频频点头。他看起来比无厘头的夏早安可靠多了。

黄雨菡随即接过话头,“我们试一下手机吧。在古代不可能还能使用手机的。”

说的很对。

大家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

没有任何信号。

“我就说了嘛!这是在古代!”夏早安不甘心被集体无视的命运。

但没有人理她。

“对了。我们可以走出去。来的时候不是有一条高速公路吗?”对米卡卡的提议,大家表示认可。

导游小姐和旅游车都不知所踪,又身处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些人认为只要找到那条通往此处唯一的高速公路就好办了。然而,当她们好不容易来到城外,却没有发现任何高速公路的影子。

谜团越滚越大。怎么说高速公路也不可能消失不见吧。附近是一片荒野,没有树林什么的把高速公路给遮住,它到底是怎么消失的呢?

“哇!”突然间,刘金松像发现了什么,大声叫了起来。只见他指着木棉山的山脚,惊讶的声音很清晰地响着,“那座工厂不见了!”

果然,昨天还能在山脚下看到的工厂建筑物此时不知去了何处,那根高耸入云的大烟囱像是被人从图画里生生剔除了。

大家顿时沉默下来,就连呼吸的声音、心脏的鼓动,都能听到似的寂静。

不远处的城池,仿佛在诉说着千年前的故事。

同一个问题在每个人的心中不断膨胀。

真的是穿越了吗?

消失的工厂,高速公路,甚至完全不同的城镇都表明着这是一次实实在在的穿越。

不然,这绝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诡计吧。

用一点时间来思考问题。如果这不是穿越,是人为的。那么,“那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在一夜之间换掉周围的景观?

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另一个问题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的目的何在?

米卡卡怎么也想不出来,但他感觉到事情绝不简单。这个旅行团已经逐渐陷入了未知的危险之中。

没有办法。这些被穿越的人只好决定再次回到古城。但是,还没走几步。她们便发现少了一个人。

“谭明虹不见了!”

“刚才她不是跟在胡莹莹你的后面吗?”

“我才没有留意到,我一直拿着摄像机好不好!”

“妈的!这个女人每次都这样,是不是想连累我们啊!”

正当团友们破口大骂的时候,谭明虹的身影却又出现了。

她从那边走过来,又恢复了那种紧张兮兮的神态。她一言不发地紧紧搂紧怀抱,低着头脚步匆匆地从团友们身边走过去。

大家看到,她的怀里抱着那只木盒子。

是她之前被流浪狗叼走的那只盒子。

它又回来了。怎么会这样?

奇怪的疑云笼罩在头顶,想说出的话语,又藏回了喉咙深处。她们默默地向城墙的大门走了过去。

走在中间的王浩煜垂下憔悴的眉毛,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他摸向自己的上衣内侧。

一小块,四方形的,硬梆梆的触感。

幸好它还在。丢了它可不得了。不,即使被别人看到也会败了大事。王浩煜下意识地捂紧了口袋。

他悄悄看了一下前后的人。这下子麻烦了。他想,旅行团缺了吴佳宏。少了一个人,那个游戏还能继续吗?毕竟,这个游戏必须六个人才能完成。他又忽然想到,吴佳宏那家伙不会是故意缺席的吧,然后等渔翁得利?这样做就太卑鄙了!

“喂,王浩煜,想什么呢!走快点啦!”

跟在后面的刘金松用包含着不快的声音催促道。王浩煜懒得理他。暴发户什么的最恶心了。想起刘金松五年前有求于他,恭敬卖笑的模样,王浩煜就觉得倒胃口。世间人情冷暖,他算是看透了。

“丫的,磨磨蹭蹭!”嘴里不干净地说着,刘金松干脆走到了王浩煜的前面。

经过身边时,两个人互相瞥了一眼。

刘金松捂住了裤袋,王浩煜捂紧了口袋。

他们顿时都明白,对方的那个信物就放在那里。

那个信物是一张扑克牌。

王浩煜收到的是红桃5。而其余五张扑克牌则分别落在其余五个人的手里。

各自拥有的牌面,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这就是那个游戏不成文的规矩。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3 我,死神莱姆,又重临人间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藏地密码作者:何马 2推理笔记Ⅱ:狐妖杀人事件作者:早安夏天 3推理笔记作者:早安夏天 4地狱的第19层作者:蔡骏 5推理笔记IV:夜神月归来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