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6 有一张扑克牌揭开了。

CHAPTER 6 有一张扑克牌揭开了。

所属书籍: 推理笔记外传

CHAPTER 6 有一张扑克牌揭开了。

入夜后的四周很幽静。烛光奋力投射在屋子四周,散落了一地零散的光亮。

躺在**,谭明虹紧紧抱着她的木盒子。抱着的,也许就是一亿元了。

每每想到这里,她就兴奋得睡意全无。

她不能输掉这个游戏。一亿元,那是多少人奋斗十辈子也赚不到的啊。死寂的空气,烛光太微弱,屋里的角落里还留有挥之不去的黑暗。

门是关上的,外人无法进入。敞开的窗户通向院子,而院子由高耸的围墙阻隔外界,可以看见外头侍卫巡逻的火把烧亮了那一片夜空。这种情形下,这里相当于密室。

房间里还有另一个小窗口。很窄,只比两个巴掌大一点,不可能通过一个人。他就装在靠床的墙壁上方,必须搬张凳子才能看到小窗口外的景象。

谭明虹躺在**,眺望着呈现在小窗口里的那一小片夜空,一颗星星如宝石般在闪烁着。除此之外,便只剩浓浓的黑暗。

突然,一些隐隐约约的哭声幽幽地浮向耳边,夜色的沉寂被打乱,好像谁在哭。

就在小窗口外头,那里似乎没有巡逻人员手持火把的光亮,只是昏暗一片,那幽怨的哭声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谭明虹的神经不由自主地绷紧了。

她从**坐起来,抱紧了盒子。

那哭声又近了一些,一下又一下,像索命的白绫一圈一圈地绕紧自己的脖子。谭明虹忍不住想搬张凳子,爬到小窗口去看看外面到底谁在哭。但出其不意的敲门声差点把她从凳子上吓得摔下来。

有人来了。没有听到脚步声,像幽灵一般。

“是谁?”谭明虹走到门口,警惕地问道。

那个人就站在门外,用一种低沉神秘的声音说道:“我是这次游戏的主办人。”

“啊?”听这么一说,谭明虹赶紧问:“原来你是主办人啊,那你找我干什么?”

那个人的声音仍然压得很低,似乎不愿让别人听到。“其实,这次游戏的赢家已经内定是你了。”

“真的!”听到这个消息,谭明虹差点兴奋得要叫出来。她心跳狂莽,血液加速。她打开门,只见那个人站在走廊深处,整个人都是含混的。

五官和脸庞,都沉在阴暗之中。

“不过呢。”只听那个人语气一转,“我得确认一下你是不是本人。如果你是真的谭明虹,你应该拥有那张扑克牌吧。请你把它亮出来,以作确认。”

“当然可以啦!”

打开木盒子,翻出扑克牌。

脑子里几乎全是一亿元的巨款。缝隙中,钻进一股寒风。谭明虹整个人突然冷战了一秒钟。

慢着——她亮出扑克牌的动作停滞在半空。喜悦的心情散掉一大半,代替的是,瞬间浓起来的警惕。

她盯着那个人。

“你真的是主办人?”

“真的是。”语气出现一丝慌乱。

“快把扑克牌亮出来。”那个人的身影稍稍往后退了,但他仍抱着一丝希望站在那里。

“我给你个头!x你妈!”谭明虹已经认出来。她生气了,那张脸可怕地皱成一团。“刘金松你个王八蛋,别想骗我的扑克牌!”

她冲出去,把躲在走廊阴影里的那个人揪出来。暴露在微弱烛光下的人正是一脸尴尬的刘金松。他想骗出谭明虹的扑克牌号码。

这个游戏,从一开始便注定是尔虞我诈。

“放手啦。拉拉扯扯成何体统?”眼见阴谋被识破,刘金松悻悻然地甩开谭明虹的手。

差一步就能成功了啊!

“我呸!想骗我,你这死胖子还嫩着呢!”对着刘金松的背影,谭明虹气得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游戏看来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谭明虹关上门的时候,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能被骗。她回到屋里,刚要躺下去……那哭声又来了。呜呜呜。像找不到栖息地的音节,流浪在黑夜中,空落落的跳。

谭明虹决定再一次站上凳子,看个究竟。

只是,她又一次没有成功。

门又响了。

“谁呀!”她没好气地走到门口问。

如果其他人学刘金松一样想骗她,只会徒劳无功。她才不会笨到连续上两次当。

“我是死神莱姆。”黑色的声音回答道,听起来很干,几乎和耳语一样微弱。

这一次,换成死神莱姆了吗?谭明虹气汹汹地打开门,她倒想看看这次是谁站在外面吓唬她。

门完全打开了。屋里的烛光迸射出去,照亮走廊的那一小片阴暗的区域。

四处逃窜的阴影,剩下最庞大的那团,近距离地笼罩着谭明虹的脸。她仰起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站在她面前的那个人,全身穿着厚重的亚麻布,在地板上投下了纤长的浓浓的黑影。

黑暗笼罩着它的脸。细长而冷漠的双瞳隐隐发出冰寒的光。

“嘿嘿嘿。我是死神莱姆哦!”他说着,双手举了起来。

谭明虹随着它的双手上仰了视线,不断膨胀的恐惧使她的眼眶夸张地撑大,翻白的眼球似乎要掉落出来。

她看到的,死神莱姆的一只手腕上露出蜈蚣式的疤痕。她更看到的,死神莱姆的双手抓着一把巨大的斧头。那金属利器,活像野兽的血盆大口。

“你……你……为什么……”死亡的气息迫近,那么浓郁,像地狱里盛开的曼陀罗。

“不记得了吗?五年前你做过的事。”死神莱姆的声音渗入丝丝缕缕的黑暗中。

他的双手举得更好了。头也稍稍仰起来。屋里的烛光扑打在上面,点亮一张充满邪恶的脸。

“是……是你!”死神莱姆的真正身份居然是这个人。谭明虹惊呆了。她想把这个秘密大声告诉所有的人,但死神莱姆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一斧头劈下来。喉咙被砍断。

血喷涌出来。很好看的。

谭明虹倒在了地上,嘴巴不停地张合,像要倾诉什么秘密似的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血的芳香浸透了周围的空气。

越来越模糊的意识中,她想起了五年前做过的那件事……

那个人去谭明虹的房间干什么?

当刘金松的身影从谭明虹房间的走廊离开时,他不知道,一双眼睛正好在暗处看到这一切。

随即,那双眼睛又隐进了黑暗中。

第二天早上,旅行团的人陆陆续续来到客厅准备吃早餐。

安排好的座椅,有一张空着。

“为何少了一个人?”狄伽安点了一下名册后,说道:“莫非谭明虹尚未起床?”沈梦吩咐他去叫一下,他便扭着屁股风情万种地走进了走廊。

装成沈梦的程美妮差点没被他那忸怩娇羞的模样给惹笑喷出饭来。她强忍着笑意,一脸冷漠地吃着可口的早餐。

为什么会空着一张座椅,她当然知道答案。

死神莱姆果然行动很快呢。她心里暗忖。

想着,她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餐桌尽头的何梓钧。只见他正在埋头吃粥,不跟旁边的人有任何的交流,而夏早安则是像有好多问题要问他似的紧紧盯着他。

夏早安一定想问,这位少年是不是齐木。

这个答案,程美妮也不知道。她只是有一次偶遇到他,当场就惊讶住了。他

居然跟齐木长得一模一样。更离奇的是,他当时失去了记忆,记不起以前的一切了。而且,他受了很重的伤,奄奄一息。程美妮为他请了最好的医生,才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

但她无法知道这个少年是不是齐木。因为米卡卡并没有将黑葵A怎么死的细节告诉她。而米卡卡很确定齐木当时是死了。既然如此,这个少年应该只是长相和齐木相同而已?

不管怎么样,程美妮有了一个好玩的想法。

她决定把酷似齐木的少年拉进游戏里来。这样做,纯粹是她个人喜好而已。于是她安排一对老夫妇收养了他,并且取名为何梓钧。更重要的是,何梓钧从始至终都认为自己生活在宋朝。

很快便有好戏看了。嘻嘻。程美妮打心里笑了出来。但表面上,她仍然是高傲如冰的沈梦公主。

不一会儿,从通往谭明虹房间里的走廊里传出了狄伽安那娇嗔的尖叫声。他扭着屁股,一脸惊慌地跑出来:“公主殿下,不得了了,谭明虹死掉了!”

“竟有这等事?!”沈梦拍案而起。其他人也面面相觑,脸上充满了不安。

这时候,饭席间一双眼睛偷偷瞄向了刘金松。

莫非是他杀的?

血盖满了地板。像一层冰冷的火在燃烧。

苍白的嘴边,一丝血液凝结住黯淡的颜色。谭明躺在地上,虹嘴形扭曲,像是发出无声的尖叫。

她那双已经浑浊的眼瞳失去了生气,无法再辨知世间的影像——她死了。

死状可怖——喉咙被砍断之外,凶手还在她身上加了很多刀,仿佛跟她有深仇大恨似的。如今她的身体已是千疮百孔。绽开的皮肉,都烂了。

站在门口的那些人,抱持着一颗复杂凌乱的心,眺望着眼前的景象。有的人脸上却是在露出微笑。

在尸体血泊的一边,一个木盒子半倾斜着,里面的扑克牌掉了出来,上面的牌面一角被鲜血吞噬,但仍可以清晰看出那是方块8!

又一张扑克牌揭开了。

人是死神莱姆杀的,墙上有他写下的血字留言。

而且,死神莱姆就在他们这些人当中。试想一下,在与世隔绝的行宫之内,能杀人的除了他们几个还能是谁?大家都想到了这一点,并且以怀疑的态度打量起身边的人。

每个人都在怀疑别人。每个人都在被别人怀疑。

这一刻,人性的脆弱不言而明。

“我知道死神莱姆是谁了!”安静中,突然王浩煜冷冷说出了声,他的话如同扔出一颗炸弹,空气中被轰出巨大的漩涡,所有人脸上都是惊愕的表情。

他们全部看着他。时间像是停顿了三秒。接着,王浩煜的手指在空气中滑动,慢慢地指向了……

“死神莱姆就是你!”手指停在某一角度。指尖对准刘金松那张既愕然又气愤的脸。

他简直暴跳如雷。“妈的!我靠!……”劈头盖脸一顿谩骂后,他坚决否认,“我是死神莱姆?!王浩煜,你他妈的别血口喷人!”

“切!”王浩煜冷冷一笑,眼神狡黠地弯起来,“昨天晚上我看到你从谭明虹的房间里走出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那……那是因为……”大概不想提起昨晚的糗事,刘金松吞吞吐吐,这更让人引起怀疑。“反正我不是凶手!”他坚持这样说。说完,他怨恨的瞪着王浩煜,而王浩煜则毫不示弱地回瞪着他。

空气中的血腥味显得愈加浓烈。

“不要吵了。谁是凶手我有办法知道。”这时候,胡莹莹走出来制止这两人的针锋相对。她说:“其实昨晚我按照米卡卡的吩咐,在大厅里偷偷藏起了摄像机。现在只要翻查一下,谁进去谁的房间就一目了然。”

“哎哟!米卡卡,你真有先见之明咧!”夏早安夸奖似的摸摸坐在轮椅上米卡卡的脑袋,就像摸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我们还是先去看看摄像机再说吧。”

米卡卡由孟劲推起轮椅,走在了人群的前面。

走在最后面的是沈梦和狄伽安,她们用难以察觉的眼色,互相交流了一下。

这次游戏,会由米卡卡当主角吗?别忘了,推理之神最后是由他打倒的。

大家回到大厅里。摄像机就藏在入口处的花盆里,以花丛做伪装,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由于拍摄的角度甚好,所以画面里能同时拍到所有房间的走廊入口。但米卡卡发现了一个问题,摄像机的位置不对劲,他的镜头好像对准的是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他记得昨天晚上是他和胡莹莹亲自放置的。当时肯定不是这样子。难道有人碰过这机器了?

他还在思索当中,胡莹莹已经打开了摄像机。

几双眼睛同时凑过去。

画面里是晚饭之后的大厅。烛光微弱地摇曳,空无一人,连声音也没有。

“这是什么宝贝?好神奇喔!”沈梦一惊一乍的。狄伽安更是作尖叫状。

“哎哟!莫非是天上的宝物?盒子里的画还能活动咧!假如你们把这宝物献给公主,小的担保你们能荣华富贵一辈子……”

权把这两人当做说相声的郭德纲和周立波,其他人采取无视的态度,眼睛紧紧盯着摄像机画面。

“快进吧。”米卡卡一说,胡莹莹立刻调快了速度。

画面立刻大幅地拉过去。时间跳过两三个小时后,米卡卡突然大叫一声:“停!”这时画面上出现了刘金松的身影。只见他偷偷摸摸,左看右看才走进通向谭明虹房间的走廊。

“看吧!我就说他是凶手!”王浩煜得意地说。刘金松马上反驳:“我只是去她的房间而已,并没有杀死她!”

“不是你是谁?!”

“……”刘金松无言以对。目前看来,他知道自己的嫌疑最大。没有办法,他只好说出昨晚的事情——他去谭明虹的房间是打算骗出她的扑克牌。

“扑克牌?”这个敏感的名词顿时令米卡卡三人神经一绷。

关于扑克牌组织的恐怖记忆还没完全散去,这次居然又出现了扑克牌以及死神莱姆。米卡卡早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一切,仿佛是谁在暗中操控的阴谋。

“扑克牌什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对米卡卡的这个问题,剩下的旅行团四个人只是互相看了看对方,并没有回答。

“快看。我这不出来了吗?”刘金松指着摄像机,转移话题。

只见画面中,他正一脸沮丧地走出走廊。而在另一侧,刚要走出走廊的王浩煜在看着刘金松的背影,好像在思索着什么,随即又走了回去。

大厅里又恢复了死寂一片。画面如同凝固一般,蜡烛的光芒无声地滑落。

“如果我杀了人,怎么可能一滴血也没有沾上?更何况,我都没有拿杀人凶器!”刘金松极力替自己辩护。他的解释合情合理。

“或许真正的凶手在后面。”米卡卡说,“我们继续看下去吧。”

接着又是快进。

不一会儿,米卡卡又叫住了。

他发现了什么。

“倒回去!倒回去!”当胡莹莹把画面倒回去定格后,在场的人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无穷无尽的幽暗中,如同黑色一样融入画面中的那个身影,静静地出现在浮动着片片昏黄的蜡烛光线中。

“天啊!这是谁?”有种不知不觉,空气干燥起来的感觉。

只见出现在摄像机里的那个人,穿着古

怪的亚麻布,它是从大门口直接走进来,头压得很低,显然不愿意被别人看到它的脸。它走到大厅上公主坐的宝座前方,伸出两只手,拿起了放在那里的和它瘦小的身形毫不协调的一把巨大斧头。

随即,他走进了通往谭明虹房间的走廊。

鬼魅一般的动作。他就是死神莱姆。不会错的。

不一会儿,走廊里传出隐隐约约的惨叫声。瞬间便消失不见。

看到这里,围着看摄像机的那些人拼命地舔着发干的嘴唇,从腹腔到胸腔全然被一种无法以文字形容的恐怖紧紧攫住了。他们看到,镜头里,死神莱姆扛着斧头再出来的时候,斧头上已经沾满了血。

他将斧头重新放回到原来的地方。接着他走过大厅。但在那一刻,他忽然停住了。

观看到这里的人们,心脏仿佛同时停止了跳动。

他慢慢转过头,看向这边。

依然看不见他的样子,因为他刻意用亚麻布遮住了脸。

“嘿嘿嘿!”他突然笑了。阴森森的,仿佛无数高频而又尖锐的蜂鸣弦音从耳膜上飞快地划过。

“他在看向这里呢……”夏早安连吞口水,仿佛死神莱姆正在注视着自己一般。

其他人开始感到牙齿在打颤。

死神莱姆在画面中向他们走了过来。越来越近,画面中不断地扩大他身穿的那套亚麻布,周围的一切景象都被挤出去了。他走到跟前。随即,摄像机的镜头往下倾斜了九十度。

所能拍到的,只是花盆里的泥土。

死神莱姆就这样消失在画面中。谁也不知道他后来去了哪里。

呼——看完所有的画面。

人们紧绷的呼吸才重重的释放出来。

“看,那把斧头!”夏早安手指向公主宝座的方向。按照摄像机最后的显示,死神莱姆就是将斧头放回到那里。这时的他,已经是血迹斑斑。

大家顿时围了上去。

“这肯定就是杀人凶器了吧。”

“没错,看刀口跟谭明虹身上的伤口很符合呢。”对杀人案早已见惯不惯的孟劲掏出手帕,试图拿起斧头,这样一来,斧柄上就不会留下他的指纹了。没想到——

他拿不起来。

“咦?”孟劲略感意外。斧头出乎意料的重。他再试一次,这回用两只手出尽了全力,但斧头依然纹丝不动,牢牢地躺在金光灿灿的基座上。

“大叔,怎么了?”米卡卡注意到冷汗从孟劲的发鬓上渗出来。

“这把斧头……好重……”孟劲尴尬地说。

“没用!让我来!”说这话的王浩煜一把推开孟劲,但随即他也败下阵来。

斧头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蔓延在刀面上的血迹仿佛张开笑脸嘲笑着这些人。

“嘻嘻!”站在这些人后面的狄伽安扑哧笑了。笑得如花似玉。“哎哟!”他挥一挥兰花指,妩媚的眼睛眨啊眨。“快笑死咱家了!你们这些人若想搬起这斧头,绝非易事。要知道这斧头乃沈大元帅获皇上御赐的宝物,沉重无比,当初在大殿上要八位大力士共同协力才能抬起来。嘻嘻,就凭你们想一个人拿起它?做梦!”

“小安子!不得无礼!”沈梦冷冷说道。

狄伽安赶紧卑躬屈膝地退到一旁。

“你们莫介意小安子的胡言乱语。”沈梦走过来,看着他们,眼瞳闪着美丽如烟花的光芒。她微微笑了,指着斧头解释道:“此神斧乃父王之物,传说为上古神仙开山劈石之用,若非有神力,是绝对拿不起它的。”

“真有这么厉害?”众人听了纷纷咋舌。

“可是,为什么死神莱姆能拿起来?莫非……他不是人?”夏早安说到这里,活像只缩头乌龟似的,畏畏缩缩地看着四周。

她提到的这个,在场的人立刻脸色大变。

说得没错,既然孟劲和王浩煜两个大男人都无法使斧头移动一点点,那么,死神莱姆是怎么把它拿起来的呢?而且,还使用十分自如的样子。他从哪里来的巨大力量?

沉默中。

突然,黄雨菡问道:“他是怎么从外面进来的呢?外面不是有人把守着吗?”

要进入这个行宫,只有一扇大门而已。

听到这里,沈梦立刻将门口的守将召唤进来。

据汇报,他们整夜都在巡逻,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出入行宫,而大门更是整夜未开。

“可是,一定是外面的人吗?”米卡卡对此提出了质疑。

从摄像机拍下的画面来看,死神莱姆确实是从外头走进大厅的。但是……米卡卡想起了画面最后那古怪的一幕——死神莱姆走之前是故意将摄像机给弄歪了角度。它这样做的用意,莫非是……

他的思绪随即被打断。

“米卡卡你是说,不是外人干的。而是我们这里的人预先躲在了外面,然后趁入夜再进来行凶。”黄雨菡认真地分析道,从一缕略微显长的浅色刘海儿射出审慎锐利的目光。

她显然和米卡卡想到了一起。

“虽然画面上显示死神莱姆是从外面进来的。但摄像机放置的时候,并没有拍到所有人进入自己房间的情景,所以我们不知道有谁没有进入自己的房间而偷偷溜到外头藏了起来。外面有那么大的庭院,足以让人有藏身之处。”她半眯着眼睛,用很平淡很平淡的腔调,冷静得像一个正在构思推理小说的作家。

“死神莱姆最后为什么要故意将摄像机的镜头弄歪?我猜想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让摄像机拍到自己回房的情景。因为如果不弄歪摄像机,那么他就不能回房了,而必须在外面度过一夜,这样一来,第二天早上他照样会被别人发现而起疑心的。”

她分析得头头是道。连米卡卡都不得不佩服这位昔日的同窗。不亏是推理社团里的杰出人物啊。但是,虽然之前的解释合情合理,却依然有个谜团像巨石一样横亘在面前。

那就是,死神莱姆是如何拿起这把神斧的。莫非这里有什么机关?

米卡卡仔细观察过斧头的构造。它应该是精钢制成,所放置的基座也只是很平常,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但摄像机里确实显示出死神莱姆是轻松地把它拿起来,并且又放回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觉得,在这个行宫里很不安全。”米卡卡说道。他越来越感到这是一个陷阱了。

“如果死神莱姆是我们其中的一个人,那我们和杀人凶手共处一室,是十分危险的。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吧。”他提出建议道。

黄雨菡也表示认同。但沈梦善意地提醒道:“虽然我不会阻止你们离开此地,但莫忘了外面仍有村民。你们若是出去了,我就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其他人也表示反对。王浩煜,刘金松,胡莹莹都拒绝离开。

他们很清楚,一旦离开,就说明游戏中止。

今天是7月27号了。离那一个截止日期只剩4天。而他们已经知道了两张扑克牌的号码。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要走你们走!反正我要留在这里!”

“就是,死一两个人而已,有什么可怕的?死的人越多越好!”

很难相信这样冷血的话是从自称为人类的口中说出来,米卡卡看着他们,那一张张冷漠而丑陋的嘴脸,突然令他觉得胃口反酸,有点想作呕。

这些人是怎么了?他觉得很奇怪。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6 有一张扑克牌揭开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2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3大漠苍狼作者:南派三叔 4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5推理笔记IV:夜神月归来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