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9 我就是按钮恶魔

CHAPTER 9 我就是按钮恶魔

所属书籍: 推理笔记外传

CHAPTER 9 我就是按钮恶魔

放学后,米卡卡本来要去教室接表妹一起回家,但他听到教学楼边上的小巷里有些嘈杂声。坐着轮椅过去,他看到一群学生在围住五个人,其中一个人他认识,就是那个武思含。

这些人在干什么?米卡卡打算静观其变。

一个男生大声呵斥:“你们其中一个人肯定就是按钮恶魔!”

“谁说的!你有什么证据?”武思含身边的一个女生立即反驳。米卡卡看过学生资料。这个女生叫蔡雨瞳,那么其他两男一女应该就是张煜、马烨杰和章云梦了。他们都是五个没有收到按钮的人。

“这还不简单!”刚才发话的男生不屈不饶,“因为你们没有收到按钮,你们不用死!”

“我们没有收到按钮是因为我们去悼念蒋木木了,按钮恶魔叫你们去,你们不去关我什么事!现在倒来诬陷人了!有这本事你怎么不去抓真正的凶手啊?!”蔡雨瞳的话虽然有理,却激起了其他人的怒火。

“呵。自己不用送死就在这里说风凉话!我们天天担惊受怕,你们倒好,吃饱就睡!告诉你们,今天不给个说法,别想走出这里!”

“你们敢乱来我就报警!”蔡雨瞳刚掏出手机,就被人一巴掌打飞了。

蔡雨瞳怒火中烧,冲上去和打飞她手机的女生扭打在一起。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真不关我们的事啊!”武思含对造成目前的场面十分内疚。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她本来想着杀死所有的人,可是,这却是多么可笑的想法啊!

武思含知错了。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是一件卑鄙无耻的事情。她深深感到了后悔。既然事情因她而起,就让她来承担吧!

“我!”她大叫一声,所有人顿时都停下来,看着她,“我……我……”武思含犹豫半晌,闭上眼睛,终于决定说出一切时——

“你们住手!”大家转过头,看见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年慢慢来到跟前。

“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学生们面面相觑,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很是疑惑。

“没错。因为我是学校请来的侦探,负责侦破这一连串杀人案。”

“你是侦探?”每一张脸,都写满了怀疑。

“我确实是侦探。”轮椅少年看出了大家心中所虑,“我叫米卡卡,是个侦探。李彰言被杀案我曾经被当做嫌疑人,后来让我给破案了,所以才能出现在这里。不信的话,你可以问武思含。”

“嗯嗯!他说的千真万确!”武思含赶紧点点头。

这却丝毫没有打消大家的疑虑。

“谁知道你和武思含是不是串谋的?这不算证据!”

“这个……”说到这个份上,米卡卡也没辙了。他正愁怎么解释时,这群学生又要开打。

“住手!”这一次,呵斥声来自米卡卡的身后。学生们停下手。只见汐沫跑过来,张开双臂,挡在义愤填膺的学生们面前。他神情忧伤,“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同学呢?即便有多大的仇恨也不能用仇恨来解决的不是吗?不要伤害他们!如果你们一定要这么做,就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吧!”

他闭上眼睛,泪角泛光。那眼泪足以打动所有人的心。

暴躁的学生们没有继续动手。大家反而被这位突如其来的实习老师弄得六神无主。就在这时,校长和老师们也闻讯赶过来了。“你们在干什么!”校长怒不可遏。想要揍人的学生纷纷退到一边,只剩下那五个人站在墙角。

“校长,我们强烈要求,将这五个人带到警局审问!”

那群学生发出抗议。无论校长怎么劝说和怒斥,他们认定如果不对这五个嫌疑对象采取必要的措施,他们将罢课绝食,而且还会将此事爆料给媒体和网络。生怕事情闹大到不可开交地步的校长也无计可施了。

“这样吧。”米卡卡想出了一个办法,“把这五个人集中在一起,无论是吃饭睡觉上学,都必须集体行动。而我负责监视他们。如果其中有一个人擅自离队,那就证明他做贼心虚。不知道你们几个同意不?”

事到如今,众怒难犯,即便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这五个人也得乖乖认命。而且,这也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好吧,就这样干。”蔡雨叹了一口气。她用手梳理一下那被扯得像鸟窝的头发。

“我也无所谓,反正只要有电脑给我上网行了。”马烨杰同样表示同意。在这种情况下,章云梦和张煜也不得不答应这个建议。

“问题是,这五个人安排到哪里住呢?”

米卡卡的难题很快让校长轻易化解了:“这个简单,我们学校还有空宿舍。住几个人不成问题。”

“那好。就这么办吧。”

为了慎重起见,学校特地选了最尽头的两间教师宿舍作为临时安置点。和各自父母编个特训寄宿的理由,这五个“嫌疑人”便住进了宿舍里。

男生住一间,女生住一间。宿舍和走廊都安装有防盗网,若想离开此处,就必须通过楼梯口。而李小崇和米卡卡已经分配好看守时间,任何人想离开都得经过他们的眼皮底下。而且,女生之间,男生之间都要集体行动,相互监督,任何一个人脱离小群体都会被其他人立即发现。

更别提学校帮这几个人的手机安装了GPS定位系统。即是说,不管谁的行踪都可以即时掌握。这么周全的考虑,即使按钮恶魔想要出花样,估计也十分困难。

当天晚上,这五人在食堂吃过晚饭后便安分守己地回到了宿舍里。幸好宿舍环境条件不差,既可以上课,也可以复习功课,所以这些人并没有多大怨言。在一片安静的气氛中,黑夜渐渐变浓。

夜风吹乱梦寐。时间指针慢慢滑向十点。校园被路灯抹上均匀的暗黄,一片缓慢流动的黑暗,如死寂而暗涌的海。教学楼拥着庞大的身躯,落入夜的吞噬中。所有的教室都陷入漆黑,只有一个地方,有个身影在瑟瑟抖动。

放学很久都没有离开的少女,躲在讲台下,用手机发出了求救讯号。

“表哥,快来救我!”

米卡卡刚要和李小崇交接班,两个人都看到了他手机里刚接收到的短信。

“小薇?怎么了?”米卡卡赶紧问。

“按钮恶魔在追杀我!快来救我!”

米卡卡心一紧:“你在哪里?”

“我在学校。”

“学校哪里?”

萧夕薇刚要打出她所在的教室位置,突然——

手机没电了!

真倒霉!萧夕薇懊恼极了,她依旧躲在讲台下面,一动不敢动。她相信,表哥看到短信后一定会来找她的。因为,他是名侦探啊!

之后的短信没有再发过来。一分钟的跨度,比一个世纪还长。

黑夜静了,只听见噗噗心跳。

“啊!”米卡卡想起般摸向自己的口袋,冷汗在那一刻凝结。一直放在口袋里,属于萧夕薇的按钮,不见了!

“快!我们快去找她!”米卡卡心急如焚。如果表妹出事,他难辞其咎。毕竟他答应过姑妈,要保护好表妹。更何况,她的按钮交给他保管,却不见了。

李小崇赶紧把宿舍里的其他人都叫了出来。这种时候顾不上监视了,必须分配更多的人手去找萧夕薇。

米卡卡立即把人分成三组,一路去搜教学楼,一路去搜实验楼,一路在校园里寻找。大家都很乐意帮忙,拿着手电筒就出发。

呼唤声在深夜里不断回响。躲在讲台下的萧夕薇听着那飘**在四周的喊话声,原本的绝望被喜悦的获救之情替代。

“我在……”她刚想大声喊“我在这里”,却在那一瞬间,一双脚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讲台前面。

她慢慢抬起头……

米卡卡和李小崇所有的地方都要找遍了。操场、体育馆、校道,不放过一处草丛以及角落。正当他们回到教学楼楼下时,校园里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那不正是……

米卡卡条件反射地抬头一看。只见嵌

在外墙上的“死亡通知屏”上,苍白的屏光中缓慢拉出一个熟悉的名字。“萧夕薇”三字打了一个红色的交叉,像表示一条生命的终结。

与此同时,负责教学楼的武思含那三个女生发现了什么,在走廊上大叫:“在这边!快过来!”

她们的声音,在夜风中传递着无尽的恐惧和绝望。米卡卡,顿时被潮水般涌上心头的不祥预感给淹没了。他赶紧和李小崇赶到教学楼三层。而张煜和马烨杰两个男生也从实验楼赶了过来。所有人都聚集在高一级某班的门口。

那个教室开着灯,透出来的明亮灯光仿佛是黑夜中一块炫目的补丁。

武思含她们站在门口,侧着身不敢看里面。米卡卡的心像绑住一块大石,沉下越来越深的井底。他的手贴着冰凉的轮椅扶手,寒意顺着掌纹,渗进心房。

空气中飘满了血的味道。那么浓,那么烈。

米卡卡最不愿看见的事情发生了。

少女的尸体躺在那儿,瞪着大大的眼眸,血扒开她的皮肤而流出来,依旧新鲜。

在她的手边,放着本应由米卡卡保管的按钮。而它,处在按下的状态。

黑板上,凶手用粉笔写下了猖狂的留言——

“你永远也抓不到我!”

“混蛋!都怪我!都怪我!”

泪水浸润了米卡卡的整张脸。谁能体会到他此刻的悲痛?他失去了一位亲人,而她的死,多少是因为他的失职。按钮恶魔,再一次在他面前杀人了。就像故意要讽刺他的无能,他心如刀割。

血化成泪水,汹涌而出。

“米老弟……”看着悲痛欲绝的米卡卡,李小崇找不出任何安慰的话。

心的伤,无药可治。

按钮恶魔,又出现了吗?

一直站在米卡卡身后的齐木没有上前去安慰,接到武思含的电话,他就骑车赶过来了。这时案发教室已经被警察封锁。法医仔细检查着尸体,而那位自恋狂警官正苦思问题。

现场找不到杀人凶器。萧夕薇的喉咙被划破,那是致命伤,伤口大约两至三寸。这一次,凶手又使用了什么诡计呢?

齐木深锁着眉头。他所写的杀人笔记里并没有一条诡计与目前的情况相符。凶手或是没用诡计,又或是使用了不在场证明——因为武思含提到,她们三个人是分头搜查教学楼的。这样一来,其中一个人大可偷偷摸摸去杀了萧夕薇。也不排除外人作案的可能性。

事到如今,齐木发现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

有些案件会符合他的杀人笔记,而有些案件却又偏离了设想。按钮恶魔在故布迷阵,他们深陷在一个庞大的迷宫里,明明柳暗花明,却又山重水复。

而他的真实身份,又是谁?

“齐木?这个是谁的名字?”突然,齐木听到唐祤在教室里叫起自己的名字。原来按钮恶魔在讲台上放了一个红色按钮,上面写的名字就是齐木。

“我就是齐木。”齐木出现在门口。

“是你?”唐祤认识这个男孩,他曾经好几次出现在案发现场。对于这一点,唐祤不得不起疑心。在他倚着门框有型有款地作沉思状时,齐木已经把按钮接过去。

这是按钮恶魔给他下的挑战书。齐木很清楚这一点。手里掂着不轻不重的一小团重量,他有种奇妙的感觉。一切皆因他而起,那么,结局也应该由他来画上句号。齐木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的米卡卡,沉默淹没了喉间的措辞。只有心里在说:“米卡卡,我会帮你报仇的!”

视线越过米卡卡的身后,齐木突然捕捉到楼下一个形色匆匆的身影。那个人,正从教学楼快步离开。黑夜中勉强拼凑出她的轮廓。她,应该是黎霓。

这么晚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灯光微微泛着白光。房间拉上窗帘,深深的黑夜挡在外面。从窗帘缝隙望出去,教学楼那边的凶案现场警察仍在紧张取证。黎霓静静站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把雕刻刀,用白色的手帕慢慢抹去上面的鲜血。

躺在一亿元铺垫的**,齐木将那枚属于他的红色按钮抛上半空,迎着抛物线落下的方向又接住。瞳孔里一小块红色在单调重复地抛落。而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已经进驻房间。城市从漫长的睡眠中缓缓苏醒了。

不知道这样思考了多久,齐木听到上楼的脚步声而从**坐起来。很快,门口便出现了武思含的身影。一大早的,她提了油条和白粥,来给他送早餐。

“案子想通了吗?”武思含一边问,一边将早餐放在茶几上,但齐木没有去动,而是从果篮里拿起一个苹果,放到嘴里咬一口。

每当思绪遇见死结时,他都会吃一个苹果。有时候,吃完苹果灵感就随之而来了。但这一次要难得多,他至今没有破解的思路。

“小薇死得好惨呢……”对朋友的死感到很伤心,武思含抹了一下哭红的眼睛,“Boss,你一定要替她报仇!”

“我会的。”刚说完,齐木便接到了一个电话。竟是米卡卡打来的。看来他的心情依然没有平复,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但语气中透露着坚毅。

“齐木,我有事求你。拜托你一定要答应我。”

这种语气的米卡卡,令齐木想起了他曾经的奥特曼搭档。那时候,米卡卡就是这样哀求当他的助手,和他一起打败Joker。事过境迁,没想到,米卡卡今天依旧哀求成为他的搭档。

“表妹的死,是我的错。”米卡卡对此事深深自责。

但齐木明白,他替萧夕薇保管的红色按钮一定是被按钮恶魔给偷走了。这不是他的错。

“放心,按钮恶魔很快就会出现的。”齐木抓紧了手中的按钮。

要把按钮恶魔引出来,只有一个办法。

“你想干什么?”那边的米卡卡似乎猜到了齐木的想法,“你该不会是想要……”通话中断了——齐木挂断了手机。他拿起红色按钮,审视它数秒,然后做出了一个令武思含惊叫出声的举动——他按下了按钮!

“哇!你……你干什么?!”武思含大吃一惊,脸变得煞白,“你难道不知道,按下按钮的人都会死吗?”

“想杀死我,可不那么容易。”齐木表情淡淡然。他虽然知道这样做有一定的危险性,但他有足够的自信。而且,按钮恶魔要对他动手,就必须现身。到时候,他就能知道他的真面目了。

“可是,这样也太……冒险了……”

武思含自语之际,齐木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但他没有接听。如果米卡卡要劝他别这么做,已经迟了。然而,米卡卡并不是为了此事而call他。很快,齐木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米卡卡发来的——“警方已经在学校外的垃圾桶找到了杀死萧夕薇的凶器。是一把雕刻刀。同时,法医鉴定的结果出来,根据刀口和现场血液的喷溅方向,法医判断,萧夕薇很有可能是自杀的。”

“什么?自杀?!”这怎么可能!这条短信几乎全部推翻了齐木曾经做过的推断。实在太出乎意料之外了,齐木深锁眉头,身影如岩石般一动不动。很快,他赶走了惊愕。

“快,我们去警局!”或许,法医有什么地方遗漏了而导致判断错误。齐木心急地走下楼梯。刚踏下第一级台阶,他顿然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杀意刺入背脊。那来自他的背后!齐木猛然回头,却看见武思含拿着一把水果刀,一寸一寸地裂开诡异的邪笑:“去死吧!”

水果刀直直插入他的腰间。巨大的疼痛像潮水一般漫过全身。齐木恍然从没有护栏的楼梯跌落。下方距离十层高的地面,他凭借着本能反应,双手抓住了楼梯边缘,身体在半空中悬挂,鲜血渗红了衬衫,一滴滴地坠向地面。

“你是按钮恶魔?”齐木无法相信这一切。可站在他面前,唇边勾出梦魇般微笑的人,不是武思含还能是谁?她不说话,只是冷冷俯视下来。怎么会这样子?忍受着身体的剧痛,齐木苦思不解。他的力气在消失,用尽全力的手指依然沿着楼梯边缘一点一点往下滑。

他输了。他没想到,按钮恶魔居然是他身边的人

红色按钮的挑战书,他一败涂地。

齐木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李小崇,看你的了!”

轮椅少年说道。站在他身边的男人立即摆出李小龙的姿势,飞出一脚。“嘭”的破门声引得左邻右舍纷纷探头出走廊查看。李小崇拿出警员证:“大家不要紧张。我是警察,现在是在办案!”随即,他推着米卡卡走进房间。

这是一个布置简洁的单人房。米卡卡指着办公桌让李小崇去搜。果不其然,从上锁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跟齐木说的一样,杀人笔记果然是被那个人偷走了!”

“现在我们要干什么?”李小崇问。

“去学校!橘子小学!”

放学后的橘子小学陆陆续续迎来了一批客人。他们都是六年三班的毕业生,因为接到曾经班主任黎霓的短信而相聚于此。每个人坐在曾经的座位上,心事重重。短信里黎霓老师说,她已经知道按钮恶魔是谁了。

窗外,孤独的鸟,划过暮色四合的天空。安静如死水的教室终于因为黎霓的出现而稍稍波动起来。来了!来了!只见黎霓抱着什么东西,用白布披盖。走上讲台的时候,她将那件东西放了下来:“大家,都来齐了吗?”

齐刷刷的点头。除了那几个遭遇不幸的人之外,都来齐了。不,还有武思含没到。但这不重要的。是的,都不重要了……黎霓将白布揭开,呈现在大家面前是一尊石膏像。

“大家还记得她是谁不?”黎霓问。

虽然隔了几年时间,记忆有些模糊。但渐渐的,有人小声叫了出来。

“这个石膏像,好像是蒋木木吧。”

“是呀,好像是她……”

“老师为什么会有蒋木木的石膏像呢?”

台下议论纷纷。讲台上的“蒋木木”带着微笑,像是在环视这群昔日的同窗。但没有谁敢直视她,哪怕她只是一尊没有感情的死物。

“大家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做出蒋木木的石膏像。”黎霓从讲台上走下来,行在过道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随着她。她看起来那么悲伤,并且缓缓地说出一句波涛骇浪的话,“因为……我……就是,按钮恶魔!”

教室里的气流骤然紊乱起来。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黎霓。

“哇啊啊!”片刻的沉默后,尖叫声立即蔓延成一片,所有人都疯狂地离开座位,朝教室后门涌过去。但那道门是锁上的。大家挤在一块小范围内,看着黎霓站在霞光中寂寂的身影,如同死神降临。她轻轻瞥一眼,慢条斯理地走回到讲台上。即使现在教室门口毫无防御,也没有人胆敢从那儿冲出去。

“你们真不乖,老师还没把故事讲完呢。这样就跑掉是很不礼貌的。快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乖哦。”说这些话的时候,黎霓平静得几乎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台下的学生们早就吓得两腿发抖了,依然紧紧缩在教室后头,有胆大的男同学不停地瞄向教室门口,随时打算冲出去。

但他们的念头很快被黎霓无情地掐断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按钮。这个按钮并非红色按钮,而是黑色外壳,按钮是白色的。她冷冷地看着那几个蠢蠢欲动的男生:“我已经在教室里安装了炸弹。看看你们的课桌下,只要你们敢乱动。那么,这个教室就会一秒钟内变成废墟!”

所有人立即低头看课桌底下。果然只见位于教室中央的课桌下安装着四枚炸弹。每枚炸弹都绑着一捆雷管。

“快回到座位上。我只数三声。三,二,一……”

在三秒钟之内,学生们已经以疯狂的速度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他们不敢违背黎霓的意思。这个曾经和蔼可亲的老师,现在却显得那么冷冰无情。她轻轻扫视一眼台下,不少人脸色苍白,显然吓坏了,好几个女生伏在桌子上小声哭了起来。

“木木,你看,这些都是曾经欺负过你的人。”黎霓伸出手,轻轻地抚摸过石膏像的脸颊,仿佛她此刻抚摸着的是活生生的人,“因为你是一个养女,所以大家都看不起你,欺负你。你们说,你们有罪不?”

台下的学生们立即点头如捣蒜,生怕稍有迟疑都会惹怒她。

“你们说,你们该死不!”黎霓稍微咬了咬牙。她毫不掩饰声音里的怨恨。这个疯狂而可怕的女人!学生们不敢有多余的想法,他们最好顺从黎霓的意愿,尽量讨好她。“我……我们该死……”说出违心话的同时,不少人心里充满了绝望。如果没有人来救他们,他们会死的。

可是,已经空空如也的小学里,又怎么会有别人来到呢?而黑夜正逐渐进逼而来,黄昏褪淡成黑色调,气温不动声色地变得冰冷起来。坐在讲台上的黎霓脸上悄悄被阴影覆盖。她看起来一动不动,冰冷得如同地狱的雕像。

“可是,更该死的人是我。”突然,黎霓哭了,“是我抛弃了她!抛弃了我的亲生孩子啊!”

台下的人再次惊讶了。他们听到黎霓声泪俱下地诉说她的故事——她高中时曾经被人强暴,为了将强奸犯绳之于法,她勇敢地将肚里的婴儿生了下来。强奸犯最终锒铛入狱,可她却怎么也无法面对自己的孩子。那是一个孽种,不该存在于世上的孽种!看到她,她就想到那段无比痛苦的经历。于是,她让家人把孩子抱给别人去养,而她继续读书,上大学,毕业后又回到这里工作,在一间橘子小学当老师。

第一次见到蒋木木时,她就莫名有种嫌恶的感觉。因为这小孩长得实在太像那个强奸犯了,而眉宇之间却又透出自己熟悉的感觉。按照蒋木木的年龄计算,跟她送出去的孩子刚好一样,而且那家人也姓蒋。直到翻查学生资料,看到蒋木木的生日,她的不祥预感终于变成了现实。蒋木木的生日正是她小孩的生日。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黎霓知道,蒋木木就是那个不该存在与世的孽种。多少次,她不想再让自己想起那件不堪的往事。可是每次蒋木木出现在她的面前,都像一把锐利刀子,狠狠地扎进心脏,痛得想流血。作为一个母亲,她无数次告诫自己孩子是无辜的,作为一个老师,她希望能爱护每一个学生。但是,她做不到。

蒋木木就是她的一块伤疤,她要用力把它撕下来。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黎霓开始跟她的学生们一样,对蒋木木严苛对待。即使对方只是犯了一个小错误,黎霓都怒不可遏。她生气时,甚至按蒋木木的头,扭耳朵。平时和蔼可亲的黎霓,已然被心中的仇恨遮蔽了善良的本性,从而变成记载在蒋木木日记里的那个“按扭恶魔”。

一个母亲,居然是女儿心中的恶魔。蒋木木从楼顶摔下来的那一天,黎霓终于彻底地醒过来了。这是她的亲生女儿呀!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而生下来的宝宝。她甚至从未亲过她,抱过她!

无法原谅自己做过那么可怕的事情,黎霓在那一年离开了学校,她去了很远的地方。每次在街上见到跟蒋木木同年的小女孩,她都无法压抑心中的内疚和痛苦,流出悔恨的泪水。她认为,自己不再配当一个母亲。但她要将全部的爱,都留给学生。

于是,她又回到了这个小城。回到了这个盛载了太多痛苦记忆的地方。她到橘子高中当美术老师,她决定刻一尊石膏像,怀念她的女儿。然而,她没有想到,昔日的学生武思含找到了她,并且告诉她,蒋木木可能是自杀的!

多年以来,她一直相信警方的结论——蒋木木是意外而死。这个想法能让她的罪恶感稍稍减轻一些。但是,当武思含说蒋木木是自杀时,她彻底崩溃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说,杀死蒋木木的凶手就是自己,以及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学生。

她痛苦不堪,日夜都沉浸在无尽的自责和内疚中。每次刻石膏像时,那一刀刀,就像在划自己的心。好痛。好痛。

“木木,妈妈对不起你。”泪水如奔腾的河,从黎霓双眼涌出,她含着眼泪看着台下的学生。今天来这里,她充满了杀意。他要杀死所有对她女儿的死负有责任的凶手,包括她自己。她慢慢举起了遥控按钮。只要按下去,所有的罪恶和痛苦就随之烟消云散。

木木,妈妈来陪你了。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推理笔记 > 推理笔记外传 > CHAPTER 9 我就是按钮恶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推理笔记III:死神笔记重现作者:早安夏天 2彩虹牙刷作者:早坂吝 3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4开端作者:祈祷君 5他来了请闭眼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