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四部 第四章 兽皮

所属书籍: 黑暗塔7:黑暗塔

    1

    他们不止是熬过了一两个不生火的寒夜,而是整整三夜。最后一夜成为苏珊娜一生中最漫长、最苦不堪言的十二小时。难道这一夜比埃蒂去世的那夜更难熬吗?她不禁自问,你真的会承认这比清醒地坐在那些宿舍房里、意识到自己的将来也将这样躺着死去而更难熬吗?难道要比擦洗他的脸、他的手、他的足更难熬吗?那不就是把他的这一切从大地上洗去吗?

    是的。是比那一夜更糟糕。当她敢于承认之后,不禁痛恨起自己,并决定以后绝不向外人吐露这一点,可昨夜冻彻肌骨、无休无止的天寒地冻真的远比那一夜难熬啊。每当从雪原吹来东南向的轻风,她就开始惧怕,哪怕每一丝轻若呼气的气流。认识到肉体的不适竟会如此轻而易举地控制住精神,她觉得很可怕,甚而感到出奇的羞耻;这种操控从地面上的物事开始,像毒气一样向外扩张,直至接管了你的活动场所里的万事万物。悲伤呢?失落呢?当你感到寒冷长驱直入,从你的手指和脚趾尖往体内渗透,直至冻住那该死的鼻子之后,悲伤和失落又能往哪里逃呢?往大脑,这么说您是否满意?也逃向心田。寒冷紧紧攫住一切时,悲伤和失落只不过是两个词,别的啥也不是。哦,不,甚至还不能这么说。它们只不过是声音。当你坐在星空下,浑身筛糠般颤抖不已,等待仿佛永远不会到来的清晨时,它们不过是一些无意义的噪音。

    雪上加霜的是,他们明明很清楚:生火的材料俯拾皆是,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罗兰所称的“雪下”之地,也就是长有鲜活植物的土地。一个接一个的长长缓坡上本是青草葱葱(现在,大部分草地都因积雪而亡),浅浅的小山谷里尚且可见孤零零站立的树木,还有一条条结冰的小溪。早些时候,在日光底下,罗兰指出冰面上的数个小洞,并告诉她,那都是鹿留下的。同样,他还指出小堆的动物粪便。在日光下看到这些东西还蛮有趣的,甚至令人充满希望。但在仿佛无尽的夜里,听着她自己的牙齿不住地、规律地颤抖,那些东西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埃蒂没有意义。杰克,也没有。黑暗塔,也没有,甚至他们前几夜出了城堡小镇后点燃的熊熊篝火都毫无意义。她记得火焰的模样,但通体暖烘烘、乃至渗出一层细密汗珠子的感觉却荡然无存,无从想象。就好像有过一两次濒死体验的人,匆匆见识过死后生活的闪亮瞬间之后,她只能说:那曾是多么美妙。

    罗兰将她揽在怀里,时不时干咳一阵,嗓音极其嘶哑。苏珊娜觉得他是病了,但这种念头也不过是无力之举。只有寒冷占据身心。

    有一次——就在即将破晓的时分——她看到前方有橘色光芒旋舞,那是在雪原之后的方位。她问罗兰是否了解那是什么。她并不是真的感兴趣,但听到自己的声音会让她确信自己没有死。至少,还没死。

    “我想应该是奇兽。”

    “那、那是什、什么?”她现在说什么都结巴。

    “我不知道该怎样跟你解释。”他说,“而且,其实也没必要解释。到时候你就会亲眼看到了。现在,你要是愿意听一下,就会发现有什么东西越来越近,越来越有趣。”

    起先,她除了风声之外什么也听不出来。接着,风声渐弱,她的耳膜里便收听到脚下草地里传来窸窣声响,就好像有人穿行在其间。随后还有嘎吱嘎吱压碎什么的轻微声响尾随其后。苏珊娜一下子就辨认出来了:那是蹄子叩在薄冰上,冰面碎裂,活水便钻上了冰上世界。她也明白:三四天内就能穿上兽皮外套了,因为兽皮的主人们正在他们周围喝水呢;可这种想法同样显得毫无意义。时间是无用的概念,因为你正呆呆坐在天寒地冻的黑夜里,睡不着,浑身上下疼个不停。

    她有没有想过以前是否被冻着过?这话太滑稽了,不是吗?

    “莫俊德怎样了?”她问,“他跟来了,你说对吗?”

    “是的。”

    “他会和我们一样感到冷吗?”

    “我不知道。”

    “我快要撑不住了,罗兰——我真的不行了。”

    “你不用再撑了。马上就是黎明了,我期待明天晚上可以生火过夜。”他又开始咳嗽,一只手握成空心拳头挡在嘴前,咳完了再把手臂揽回到她肩背上。“等我们起来活动活动,你就会感觉好多了。而且,无论如何我们在一起。”

    2

    莫俊德和他们一样冻得浑身僵硬,寒冷丝毫都不因他而减灭,但他身边没有伴侣。

    他离他们近得足以听到他俩的声响,尽管还不是清楚的语句,而只是两人的说话声。他忍不住地浑身战栗,便索性将头埋在草丛里,因为他害怕罗兰那锐利的听觉会捕捉到他牙齿打架的声音。铁路工人的短夹克制服已毫无用处;衣服裂成片片条条,根本没法拢在身上,他把它扔了。离开城堡时,他的双臂上也裹着衣物,很快也从肘部开始碎成一片一片,他把两只袖筒扔进了老路旁的矮草丛里,并伴以一声恶毒的咒骂。但靴子还能穿,因为他已经会用长条草叶编成草绳,因而绑着绳子的靴子还不至于从脚掌上脱落。

    他也想过转换成蜘蛛形体,心里很清楚那样就会少受一点寒冷的折磨,但他在至今尚且短暂的人生中已经尝够了幽灵般徘徊不去的饥饿滋味,因而可以断定:那种恐惧永远存在,不管手边有多少食物可以掠取。众神作证,城堡桥上的食物真不算丰盛;三条断臂,四条断腿(有两条已被蛆虫吃掉了一部分),还有一段分辨不清部位的躯干,柳条篮里就这么点东西。如果他变成了蜘蛛,那些东西还不够一个白天消化呢,他一定很快又饥肠辘辘。就等这里的躲猫猫游戏结束再说吧——他听得到鹿的行踪,就和白色父亲一样听得清清楚楚——但莫俊德没太大把握能够捕获、或追到一只鹿。

    所以他坐在地上冻得发抖,只是听着他们的声音,直到话语声渐渐平息。也许他们睡着了。他自己也可能打了一会儿瞌睡。克制住放弃、回去的惟一理由是他憎恶他们。因为他们好歹能够彼此做伴,而他却谁也没有。谁也没有。

    莫俊德很饿,他悲凉地思忖着,莫俊德很冷。而且莫俊德谁也没有。莫俊德很孤独。

    他把自己的手腕放在齿间,深深地咬下去,再吮吸着涌流出来的暖意。在自己的血液里他尝出了岚度·沉想弥留的生命……可是,仅仅剩下这么一点了!很快就要一无所有!一旦那滋味不见了,就什么都没了,除了他自己那无用的、循环无尽的血的滋味。

    黑夜里,莫俊德开始哭泣。

    3

    破晓后四小时,一片灰白色的天空预示着将要下雨或雪(也许两者会同时降下),苏珊娜·迪恩躲在一根倒地的树干背后,哆嗦着低头望着一个小山谷。你会听见奥伊,枪侠曾这样对她说,也会听到我的声音。我会尽力而为,但我会把它们赶出来,让它们跑在我前头,这样就方便你开枪了。一定要弹无虚发。

    但她的直觉却让情况显得更为恶劣,因为某种渐渐强烈的直觉告诉她:莫俊德就在附近,很近很近,只要她一转身,他随时都很可能伏击她。她一直在四顾察看,但他们挑选的捕猎地相对平坦,她身后的宽阔草地看来总是空空如也,她只见过一只棕兔悠闲地走来走去,两只长耳朵都耷拉到地上了。

    最终,她听到了奥伊高昂的吠叫从她左侧的灌木丛里传出来。须臾之间,罗兰也喊起来。“嘿!嘿嘿!准备好了!我跟你说过,要准备好!千万别错过!要弹无虚——”接着就是剧烈咳嗽。她很不喜欢听那种咳嗽。不喜欢,打心眼里。

    现在她看到树丛中有活动的迹象了,自从罗兰迫使她承认身体里还隐藏着另一个名叫黛塔·沃克的女人之后,她第一次呼唤她——

    我需要你。要是你想再出来暖暖身子,就快点来稳住我的手,好让我射击。

    于是,从未间断过的浑身颤抖突然停止了。当鹿群从树丛间冲出来——可不是一小群哩!起码得有十八只鹿,领头的公鹿脚步稳健地向前冲——她的双手也不抖了。右手握着罗兰的左轮枪的白檀木枪把。

    这时,奥伊也跑出来了,跟在最后一头跌跌撞撞的鹿后面从树林里蹿出来。那是只变异种母鹿,用四条长短不一的腿奔跑(有一种怪诞的优雅),后面还拖着第五条荡来荡去的腿,看似无骨地从它腹中伸出来,像是另一只乳头。最后一个是罗兰,他不像是在真跑,而像是蹒跚举步。她顾不上他,只是将枪瞄准了领头的公鹿,等待它跑进射程。

    “这边,”她轻轻念叨,“亲爱的孩子,向右边来一点,听话。来吧来吧考玛辣。”

    公鹿竟然毫无理由地带领它的鹿群稍稍改正了方向,更准确地朝苏珊娜所在的方位跑来。现在,彻头彻尾的冷酷恰是她求之不得的。公鹿在视野里越来越清晰了,直到她可以看到漂亮的兽皮下跳动的肌肉、眨眼时眼底的月牙白,甚而它身边母鹿前腿上的一处老伤疤——那里再也没能重新长出鹿毛。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希望埃蒂和杰克能伏在她的左右,感受到她所感受的,看到她所看到的,但转瞬间,这念头也消失了。

    我不用我的枪杀人;用枪杀人的人已经忘记了她父亲的脸。

    “我用我的心杀人。”她喃喃自语之后,开了枪。

    第一颗子弹射中了领头公鹿的前额,它立刻栽向左边。其他鹿跳过它的尸体继续往前奔跑。一头母鹿刚好从尸体上跳过去,苏珊娜的第二颗子弹在它腾跃到半空时射中了,母鹿倒向了右边,一条腿斜伸着,被打断了,再也无法优雅。

    她听到罗兰也开了三枪,但顾不上去看他的成果;她必须专注于她的任务,并且很想出色地完成。枪里剩下四颗子弹,每一颗都射倒了一头鹿,只有一头鹿倒地时还能动弹。她一点儿没有意识到这是次了不起的捕猎,尤其要考虑到她用的是手枪;无论如何,她是个枪侠,开枪射击就是她的事业。

    此外,这个早上一点儿风也没有。

    底下的山谷草地里躺着近乎一半的鹿。剩下的鹿群全都向左而去,顺着溪流往山下狂奔而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一片柳树林里。最后一只,是刚满一岁的小公鹿,径直朝她跑来。苏珊娜也不想费事从身旁放子弹的鹿皮袋里取出新的装进枪里,而是取了一只欧丽莎,她的手自动地瞄准迟钝的小鹿的要害部位。

    “丽莎!”她高呼一声,掷了出去。盘子贴着草地飞出,在滑翔中略略上升,发出特有的怪啸声。盘子切中奔跑中的小鹿的脖子中部。鲜血呈圆环状飞涌出来,黑黑的衬着白色天空。即便屠夫的快刀也不可能完成如此干脆的切口。小公鹿甚至继续跑了几步,没留意自己已经没了脑袋,随着心脏最后猛烈的五六下跳动,鹿血从脖颈里喷涌出来。接着,它才前腿抻开地冲向地面,倒地之处距离苏珊娜的藏身之地只有十码远,干枯的黄草地眨眼间就被鲜血染成了亮红色。

    可悲可叹的前一夜就此被抛之脑后。麻木感终于从她的手指和脚趾间消失了。现在她的心中已无悲苦,也无失落,更没有恐惧。在那一瞬间,她恰是卡塑造出的那个苏珊娜。枪火和公鹿鲜血的气味混杂在一起有点苦涩;这也是世界上最甜美的香气。

    用两条断腿站立着,罗兰的手枪还握在她的右手里,苏珊娜张开双臂,举向天空。随后她叫出声来。没有言辞,也不可能有。在最伟大的胜利时刻,我们通常不善言辞。

    4

    罗兰坚持他们要吃一顿盛大的早餐,她却不同意,说冰冷的玉米炖牛肉嚼起来不比冰渣子好多少。根据罗兰那块精美绝伦的怀表,那天下午两点——换句话说,也就是冷雨稳稳开始落下时——她变得高兴起来。她从未干过像这天那样繁重的体力活,一天还没结束。罗兰一直在她身边,尽管咳得越发凶了,但他还能配合她的速度。她得空时(也就是匆匆吃午餐时,烤鹿肉排美味无比)就思忖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怪样子——这样反常。一路相伴跋涉而行,经历了那么多险情,可她还是没能把他看穿。别提看穿,可能连一半都没看透。她见过他笑、他哭、他杀人、他舞蹈和熟睡的样子,甚至见过他脱下裤子蹲在灌木丛后面,屁股搁在他所称的悠闲之木上。她从未和他像女人跟男人在一起时那样睡过,但她自认为已看过他在各种情形下的样子,可是……不。仍然没有看穿。

    “在我听起来,你的咳嗽越来越像是肺炎了。”苏珊娜说这话的时候,雨才下了没多久。他们还在忙碌,用罗兰的话来说,他们这一天的活儿叫作“阿揾-钆”:搬运搏杀的死鹿,并准备把它们制成别的东西。

    “你不用担心我。”罗兰说,“我有可以治病的东西。”

    “说真的?”她面露怀疑。

    “是啊。就是这些,我从来没把它们丢了。”他伸手探进口袋,随后摊开一手掌的阿司匹林药片给她看。她认为他的表情俨然是种崇敬,难道不是吗?他把命都托付给了这些小圆片,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阿司丁”。阿司丁,头什么孢。

    他俩把捕杀到的死鹿搬上豪华出租车的后厢里,再把车拉到溪流边。来回运了三次。随后,他们把鹿尸堆放起来,罗兰把一岁大的幼鹿头小心地摆放在尸堆的最上面,鹿头在那里仿佛瞪着双眼看着他们。

    “你想要干什么呢?”苏珊娜问道,带着黛塔·沃克的口气。

    “我们需要一切可以弄到的大脑。”罗兰答,又用拳头捂着口干咳了一通。“这活儿干起来有点脏,但很快就好,而且很有用。”

    5

    当他们把所有鹿尸都堆放在冰封小溪旁之后(“我们至少不需要担心苍蝇乱飞了。”罗兰说),枪侠去捡死木头了。苏珊娜不禁开始期待营火,但是前夜那折磨人的渴望已经不复存在了。今天她一直干得很起劲,至少眼下如此,干活起码会让身子暖和起来,那就舒服多了。她企图去记住那份深沉的绝望,记住寒冷是怎样潜入身心、把骨头变成玻璃的,可她发现自己记不住。因为身体总有办法忘却最恶劣的体验,她斟酌后得出这样的结论,缺少肉体的配合,大脑所有的不过是像快照式的回忆。

    在四处搜集木头之前,罗兰仔细勘察了冰封小溪畔的土壤,并掘下一小块石头。他把石头递给她,苏珊娜用大拇指的指肚摩挲那水滑的乳白色表面。“石英?”她问,但她自己也觉得不是。没把握。

    “我不知道你说的词儿,苏珊娜。我们叫它硅石:这能制造一些原始的工具,但大多很有用:斧头、小刀、叉子、刮刀。我们就需要刮刀。至少还需要一把手锤。”

    “我知道我们会用得上刮刀,但要锤子干什么?”

    “我会告诉你的,但你能先和我一起在这里待一会儿吗?”罗兰双膝跪下,并握住她冰凉的一只手。他俩双双面对着鹿头。

    “我们为即将索取之物感谢您,”罗兰对鹿头说,苏珊娜不禁打了个激灵。这恰恰是她父亲在盛大的全家聚餐前的开场白。

    我们自己的家庭都已破裂了,她想到这里,却没有说;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她对此的反应也正是儿时经由父亲教导过的祷词:“父啊,我们感谢您。”

    “指引我们的双手,指引我们的心,当我们从亡者中获得生。”罗兰说。接着,他看向她,扬了扬眉,不发一言地询问她是否还有话要说。

    苏珊娜发现自己还真是有的可说。“我们的天父啊,你在天堂的圣殿中,万人都尊你的名为圣,你的王国降临。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原谅我们的过犯,如同我们原谅他人的过犯。让我们不要遇见试探,让我们远离邪恶。因为荣耀,权柄,国度全是父的,直到永远,阿门!”

    “真是次美妙盼祷告。”他说。

    “是的,”她也说道,“我说得不够好——隔了太久了——但仍然是一次尽心尽力的祷告。现在让我们开始干活吧,趁我的手还有知觉。”

    6

    罗兰取下切下的幼鹿头(只要扳着外凸的鹿茸角,搬起来就很容易),放在身前,又挥起拳头大小的石头往鹿头上砸去。于是,一下又一下,骨头碎裂的闷响传来,苏珊娜只觉胃部随之收缩。罗兰抓紧了鹿角,再一拽,先拽左边的,再是右边的。当苏珊娜看见鹿角牵动着脑壳颤抖着被撕开时,她觉得胃里不止是痉挛,而是慢慢地翻倒过来。

    罗兰又敲打了两次,用力挥动着硅石,其精准程度绝不亚于外科大夫。接着,他用自己的小刀在鹿头皮上切开一道口子,继而把头皮翻开来,就像摘下一顶帽子。于是,下面破裂的脑壳便显露出来。他将刀刃插进最大的一条裂缝,再把刀子一撬。鹿的脑部便露出来了,他把它整个儿取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一边,然后看着苏珊娜说:“我们需要每一只死鹿的脑子,要锤子的目的就在于此。”

    “哦!”她觉得呼吸困难,“脑子。”

    “用来制作兽皮衣的鞣料。不过这些硅石还不够。你瞧——”他让她知道如何把两块硅石撞在一起,直到其中一块碎裂,留下的那块不过是边角上有磕痕。她知道变质岩才会那样裂开,而片岩之类通常太脆弱,不适宜做上好的工具。这东西可真够结实的。

    “你会发现有些硅石的一边很坚固,可另一边却很薄弱,”罗兰又说,“那你就得把它们放到另一边。我们可以用那些石头制作刮刀。如果我们时间充裕,就可以制作把手,可没时间了。今晚睡觉前我们的手都会很酸痛。”

    “你觉得,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找到充足的刮刀?”

    “不用太久。”罗兰说,“硅石能带来好运气,以前我听到过这种讲法。”

    罗兰便进了冰封小溪畔一片长满柳树和桤木的小林子,时不时地拖出一些死木,这时候,苏珊娜便沿着堤岸仔细查看地面,寻找硅石。等她找到六七块大石头了,又发现了一大块花岗石,弧形的表面被水流冲刷得很光滑。她心想,用它来做砧台再合适不过。

    硅石确实能带来好运气,等她预备了三十块未来的刮刀时,罗兰也抱出了第三捆死木。他把木头堆成小堆,苏珊娜用手臂护着木头,因为那时已经下起了雨夹雪,尽管他们身在一片尚且密实的小林子里,头顶上有些许遮掩,但她觉得木头还是很快会浸湿的。

    火点着了,罗兰站开了几步,又一次跪下来,双手相握。

    “又要祈祷了?”苏珊娜问着,不由得觉得好笑。

    “我们儿时所学的是坚持信念的方法。”他说。他闭上双眼好一会儿,然后将相握的两手抬到嘴边亲吻了一下。她能听见他说的惟一一个词儿便是:乾神。随后他睁开眼睛,抬起双臂舒展地伸开,在她看来那个姿势相当动人,就像鸟儿在飞翔。当他重新说出话时,嗓音干干的有种踏实的感觉。“非常好,所以,”他说,“我们开始干活吧。”

    7

    他们也把草叶编成了绳子,恰如莫俊德所为,并吊起了第一头鹿——已被切下头颅的那头——用柳条枝捆绑住后腿。罗兰用刀把它的肚子切开,手伸进内脏四处摸索了一番,取出了两只滴血的鲜红色器官,苏珊娜觉得那应该是肾。

    “这些可治发烧和咳嗽。”罗兰说着,拿起一只肾咬了一口,好像那不过是只苹果。苏珊娜“呃”了一声,赶紧转过身去,努力把注意力集中于小溪上,一直等到他吃完了,她才重新转过来,看着他沿着鹿的后腿根割出环形的切口。

    “你感觉好点儿吗?”她颇为不安地问道。

    “会好的,”他答,“现在,来帮我把这位伙伴的皮剥下来。我们得留第一张保留毛皮的兽皮——还需要一碗自制鞣料。现在,你好好看着。”

    他将手指插进贴近厚厚的皮下脂肪和肌肉的鹿皮下面,随后,往下一拉。整张兽皮哗啦一下被拉至躯体中央。“现在,你来另一边,苏珊娜。”

    把她的手指插进皮下是最艰难的一步。这一次是他和她一起拉的,一路拉到摇摆的前腿,兽皮像件衬衫似的拖在鹿身上。罗兰用刀把兽皮割了下来,旋即开始挖坑,坑的位置距离火堆很近,也在树木的遮蔽之下。她过去帮他,忙活得满身大汗。等他们挖出一个两英尺宽、十八英寸深的碗形小坑后,罗兰把第一张鹿皮铺了下去。

    整个下午,他们轮流操作,共剥了八张鹿皮。这个活儿要干得好,关键在于动作要快、尽可能地快,因为等候的时间长了,皮下脂肪和肌肉都会变干变硬,出手越慢就会越难剥下皮。枪侠负责添柴火,保证火焰始终又高又热,还时常让苏珊娜把灰烬耙出来。等灰烬凉透、不至于在兽皮上烧出洞之后,罗兰再把这些灰倒进挖好的坑里。到了下午五点,苏珊娜的背、手臂都酸痛得要命,但她丝毫没有抱怨。罗兰的脸、脖子和手上都沾上了一层黑灰,看起来颇有喜剧效果。

    “你看来就是化装成黑人演出的歌手,”她逮到了空档对他说,“拉斯特斯·科恩。”

    “他是谁?”

    “不是什么大人物,不过是个白人蠢货,”她答,“照你想,莫俊德会躲在附近看我们干活吗?”这整整一天,她始终留了个心眼侦察他的动静。

    “不会,”他说,正好停下来休息一下。他把头发往后拢,手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黑斑,这又让她联想到圣灰节①『注:复活节前的第七个星期三是圣灰节。在圣灰星期三,人们会撒灰于头顶或衣服上。以表明悔改或懊悔。信徒在由此日开始的四十天封斋期内节制饮食,虔诚忏悔。』里的忏悔者们。“我认为他已经离开去捕获自己的猎物了。”

    “莫俊德很饿,”她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你可以读到他的意念,是不是?起码可以知道他是不是在这里,是不是走了。”

    罗兰斟酌了片刻,然后简单地说:“我是他父亲。”

    8

    天黑时分,他们拥有了一大堆鹿皮,还有更大一堆无头无皮的鹿尸,若是在暖和一点的季节,恐怕就得被苍蝇围个水泄不通。他们吃了顿大餐,咝咝作响的烤肉排美味无比,苏珊娜还是忘不了莫俊德,猜想他一定躲在黑暗中享用着自己的生肉晚餐。他完全可以储备些火柴,但那小子并不笨;要是他俩看到黑暗中又生起一堆小营火,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冲杀过去。然后嘣嘣嘣几下,蜘蛛男孩拜拜吧。她发现自己竟对他抱有一丝怜悯,不禁提醒自己要警惕。反过来说,显然他对她、甚至对罗兰都不会有同情心。

    他们吃完了之后,罗兰把油汪汪的手指在衬衫上抹净,说道:“味道真不错。”

    “你可说到点子上了。”

    “现在,让我们把脑子拿出来。然后就睡觉。”

    “一个一个地?”苏珊娜问。

    “是的——据我所知,脑子一次只能应付一个客户。”

    在那个时刻,她无比惊骇地听到了埃蒂的口头禅

    (应付一个客户)

    从罗兰的嘴里冒出来,旋即明白了,是他开了个玩笑。真蹩脚,没错,可确实是个善意的玩笑。于是,她配合地哈哈大笑。“很好笑,罗兰。你明白我的意思。”

    罗兰点点头。“一个睡,一个守,没错。我想这样才最安全。”

    时间自有其作用,不断重复同一个动作也能消灭恶感;她已经看了太多歪歪斜斜的内脏,因而看到脑子也不觉得有多恶心了。他们把鹿头的头壳砸裂,用罗兰的刀(现在都钝了边)把脑壳撬起、掰开,再把脑子移出来。他们把这些脑子谨慎地放在一边,好像端着一只只易碎的灰壳鸡蛋。直到最后一只鹿也被撤空了脑子,苏珊娜的十指酸痛地肿胀起来,简直无法弯曲。

    “躺下吧,”罗兰说,“睡觉。我来站第一班岗。”

    她没有争辩。吃得饱饱的、又靠着暖洋洋的火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会睡着。也知道早上起床后,自己必定浑身僵硬,连坐着都觉得腰酸背痛。可是,眼下的她什么也不在乎。一种无与伦比的、超然的满足感充溢于她的身心。部分原因当然是吃饱了热腾腾的肉食,但满足感显然不完全来自于此。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干了一整天的重活,不多不少。他们并非悠闲度日,而是自力更生,这感觉很棒。

    基督啊,她默想,我想自己到了晚年会变成共和党人。

    还有一个闪念突然蹿进她的脑海:多么安静啊!除了飒飒风声、窸窸窣窣的雨雪声(此时已变成了小雨雪)、火堆的噼啪声,再无其他响动。

    “罗兰?”

    他从火堆边抬头看她,扬了扬眉。

    “你不咳嗽了。”

    他笑着点点头。她带着他的微笑进入了梦乡,但梦到的却是埃蒂。

    9

    他们在小溪旁扎营露宿了三天,苏珊娜在此期间学到了很多制作兽皮衣物的知识,连她自己都觉得这难以置信(其实她并不想知道那么多)。

    沿着小溪走,无论往哪个方向去都能找到一些圆木,他俩每人搬了一根回来。去找木头的间歇,将就拼成的大锅里已浸满了兽皮,黑糊糊的连灰带水。他俩把搬来的圆木搭在两棵柳树的枝丫间(两根圆木贴得很近,以便他们肩并肩地工作),再用硅石刮刀刮去兽皮上的毛。这活儿耗费了他们一整天的时间。干完之后,他们把“大锅”里的灰水倒空,捞出兽皮,全部翻个身,再于其中灌满液体——但这一次不只是水,还混合有捣碎的脑浆。这种“冬季兽皮大衣”对她来说真是闻所未闻,太新鲜了。他们让鹿皮在这种特制鞣料里浸了一整夜,与此同时,苏珊娜开始利用软骨、筋腱穿针引线,罗兰则磨好了小刀,又削了六七根骨针。等他干完这档子事儿,手指上尽是流血的小口子。他把木头灰沾湿,再涂抹在手指的伤口上,就那样睡了一夜,那双手看上去像是戴了一副又笨又大的灰黑色手套。第二天,等他在小溪里把木头灰都洗去后,苏珊娜惊诧地看到那些切口都开始愈合了。她忍不住也沾了一点灰烬抹在嘴角那个始终没好起来的伤口上,可一抹上去就疼得要命,她慌忙把它们都洗去。

    “我想让你把这个该死的玩意儿弄掉。”她说。

    罗兰摇摇头,“我们还是再等等,让它自己好起来吧。”

    “为什么?”

    “切割疼痛不已的伤口,这肯定是个坏点子,除非你绝对别无选择。尤其是当我们还在这干活的时候,杰克会说这些都是‘手红活儿’。”

    她明白了(也不想多嘴纠正他的发音),但是等她闲下来一躺下,烦人的胡思乱想就会撑满她的整个脑袋:幻想着疱疹开始扩散,一寸寸地吞噬她的脸孔,直到她的脑袋变成一只黑怯怯、覆着硬痂、淌着脓血的大肿瘤。天黑之后,这种瞎想就会愈加活灵活现,变成极其恐怖的心理摧残,好在她实在太累了,没法不倒头就睡。

    第二天,苏珊娜几乎要认为这是一次“兽皮野营”活动了,罗兰新点了一堆营火,火势不旺,火苗压得低低的,随后他又在火堆上支起了一个摇摇欲坠的大架子。他们在这里熏烤兽皮,两张两张并排起来,烤完了再放在一边。制完的兽皮有股好闻得不可思议的气味。她拉起一张鹿皮贴在脸上,心里说,这味道就像是皮革啊,接着又兀自大笑起来。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皮革。

    第三天,他们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制衣”,苏珊娜终于在这一局里胜过了枪侠。罗兰的针脚又宽又松,实在不算牢靠。她认为他缝制的上衣和绑腿大概一个月内还不至于散架,但估计撑不过第二个月。可这显然是她的拿手好戏。她的母亲和外祖母都传授过她女红的手艺。一开始,她发现罗兰做的骨针很难用,她磨蹭好半天才能让拇指和食指捏住小片的鹿皮,在该下针的地方下针。随后,动作就越来越娴熟了,到了“缝衣日”的中午,她已经拿起罗兰身边的那堆衣料,在他的粗松的针脚之上再缝上一道细密精致的线。她原以为罗兰会反对——男人总是自大狂——但他丝毫没有拒绝,这种态度显然很英明。要说有人对此牢骚满腹、厌烦透顶,恐怕就只有黛塔了。

    到了“兽皮野营”的第三天夜里,他们每个人都有了一件贴身背心、一对绑腿,还有一件大外套。还各有一副连指手套。肥头大耳的手套看起来很滑稽,但肯定能把他们的手捂得暖暖和和。说到双手,苏珊娜曾有一天十指酸疼得难以弯曲。于是她望着剩下的兽皮,问罗兰他们是否还要花上一天的工夫在此缝衣服。

    他斟酌片刻,随后摇摇头。“我们可以把剩下的皮连同一些肉存放在出租车里,再从小溪里搬些大冰块放在上面,保持冷冻。”

    “一旦我们走上雪地,这辆出租车就没什么用处了,是不是?”

    “是的,”他承认,“但是,到那时候,兽皮都已做成衣服,而肉也都会吃掉了。”

    “也就是说你不能在此地逗留下去了,对不?你听到它在呼唤你了。黑暗塔。”

    罗兰把目光投进噼啪作响的火堆里,什么也没说。也没必要说。

    “到了白域,我们的装备怎么办呢?”

    “做个雪橇。会很有趣的。”

    她点点头,便准备躺下睡觉。他却托住她的肩膀,让她转向火堆。他的面庞凑近了她,在那个瞬间,苏珊娜以为他要亲吻她,和她道晚安。可是,他长久凝视着她嘴边的伤口,仔细看着外表结起的痂。

    “怎样?”最后,她问出声来。如果她再多说几个词儿,他就会清楚地听到她在颤抖,所以她只能点到为止。

    “我认为它变小了一点。一旦我们离开劣土,它应该会自动痊愈的。”

    “你这么说可当真?”

    枪侠却立刻摇了摇头。“我说的是:应该会。现在,苏珊娜,躺下吧。好好休息。”

    “行,行,可今天别再让我多睡了。我想守夜。”

    “好的。现在,躺下吧。”

    她听话地照做了,眼皮还没合上就睡着了。

    10

    她在中央公园里,冷得可以清楚地看到呼出的白气。头顶的天空白茫茫一片,下雪的天空,但她不冷。不,穿着崭新的鹿皮大衣,裹着绑腿,穿着背心,还有滑稽可爱的毛茸茸的鹿皮手套,一点儿也不冷。她的头上还有一样东西,垂下来盖住两只耳朵,让它们像身上其他部位一样被捂得暖暖和和。她把帽子摘下来,好奇地端详起来,发现它和周身上下其他的新衣服大为不同,它不是鹿皮所制,而是红绿相间的绒线编织帽。前额部位还绣上了字:圣诞快乐。

    她盯着帽子看,惊呆了。您是否在梦里有过似曾相识的体验?显然会有吧。她举目四望,看到了埃蒂和杰克,他们都咧着嘴朝她笑呢。他俩都光着头没戴帽子,她猛然意识到:她手中的帽子是他们在别的梦境中戴过的两顶帽子的结合体。一阵狂喜在她心头油然而生,仿佛她刚刚解决了一道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有答案的难题:正方形套圆圈,让我们就打这样的比方吧,或是找到了终极素数(布莱因,好好听着吧你,愿这道难题让你的脑袋想到炸开,你这个疯疯癫癫的火车)。

    埃蒂穿着一件可爱的T恤,胸前写着:我喝诺兹阿拉!

    杰克的T恤上则写着:我开塔库罗精神!

    两人都手捧热巧克力,完美无瑕的奶油泡沫浮在上面,还撒着一些肉豆蔻末。

    “这是什么世界?”她问他们,并意识到周围有欢颂的歌声在唱:“这是哪个孩子?”

    “你必须让他独自完成使命。”埃蒂说。

    “没错,而且你还得小心丹底罗。”杰克说。

    “我不明白,”苏珊娜说着,把绒线帽伸向他们,“这不是你们的吗?你们不是都戴着这样的帽子吗?”

    “如果你想要,它就是你的了,”埃蒂说着,把热巧克力杯递过来,“来,我给你带了热巧克力。”

    “不会再有双胞胎了,”杰克说,“只有一顶帽子,你没发现吗?”

    还没等她开口,空中腾然响起一个声音,梦境开始解体。“十九,”那声音说,“这里是十九,是葜茨。”

    随着每个字词吐出来,这个世界变得越发不真实。她能看穿埃蒂和杰克的身体,热巧克力的芳香也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气味是灰

    (圣灰节)

    和皮革。她看到埃蒂的嘴唇在翕合,她觉得他在念一个名字,就在这时——

    11

    “该起来啦,苏珊娜,”罗兰说,“轮到你守夜了。”

    她坐起身,向四周看看。营火的火势已经变弱了。

    “我听见他离开那里了,”罗兰说,“不过已经走了一些时候了,苏珊娜,你没事儿吧?刚才做梦了?”

    “是的。”她说,“这场梦里只有一顶帽子,而我戴着它。”

    “我听不懂你的话。”

    她自己也不太懂。梦境已经不太真实了,如同所有的梦。现在,她惟一有把握的就是,埃蒂的身影永远消散前,弥留在他唇间的名字是:派屈克·丹维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部 双塔殊途作者:[英] J·R·R·托尔金 2牧神记作者:宅猪 3天道图书馆作者:横扫天涯 4第三卷 冰雨的风暴作者:乔治R.R.马丁 5司藤(半妖司藤)作者:尾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