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部 第一章 底凹-特特

所属书籍: 黑暗塔7:黑暗塔

    1

    重聚的四个漂泊者(五个,算上来自中世界的奥伊)站在米阿的床边,看着苏珊娜孪生姐妹的残骸。若没有空瘪的衣衫作证,可能没人能辨认出这片残骸曾经是什么。甚至于,纠结在米阿破葫芦般的头颅上的乱发也不像是曾属于人类的;很可能会被认为是团大得出奇的尘埃毛球。

    罗兰俯身细看这骤然消逝的人形,思忖着,这个女人只留下这么点残余,而她几乎差一点就毁了他们的大业——就因为那个小家伙、小家伙,总是小家伙。要是他们死了,谁还会留下来反抗血王和他恶魔般的机智大臣?约翰·卡伦、亚伦·深纽和莫斯·卡佛。三个老男人,其中之一还有黑口病,所以埃蒂才说,没戏,先生。

    你做了这么多事儿,他想,全神贯注地端详这张尘土般消散无状的脸孔。你做了这么多事儿,本可以不用这么费心的,是啊是啊,也不够小心谨慎,所以世界就会终结,不过我想,因爱而成为受害者,总比因恨要好。因为爱永远是更有毁灭力的武器,显而易见。

    他俯下身去闻,那气味有如古老干花或远古香料,然后,他长吐了一口气。模模糊糊可以辨认出的头部粉屑现在又被吹散了,好像乳草植物的绒毛,或是蒲公英花球。

    “她不想对整个宇宙造成危害。”苏珊娜的声音并非十分沉稳,“她只是想得到任何一个女人都该享有的特权:生个孩子。有个人让自己去爱去疼去抚养。”

    “是的,”罗兰表示同意,“你说得对。这就让她的下场如此凄凉。”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好人总是没好报,那我们最好还是歇了吧。”埃蒂说。

    “那将是我们的末日,大个儿埃德。”杰克指出了这一点。

    他们都在思索这个问题,而埃蒂意识到自己在想:自从他们出于良好意愿插手之后,已经杀死了多少人?他当然不在乎那些坏蛋,但也有别人——罗兰昔日的恋人,苏姗,就是其中之一。

    罗兰从米阿的粉屑残尸旁走开,径直走向苏珊娜,她正坐在旁边的床上,双手夹在大腿间。“把一切都告诉我,自从你们在东路离开了我们之后,那场战斗之后。”他说,“我们需要——”

    “罗兰,我从来没想要离开你们。是米阿。她接手了。要是我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一个道根——她很可能彻底掌控一切事态。”

    罗兰点头示意:他完全理解。“无论如何,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个底凹-特特的。还有杰克,我也要听你说一遍。”

    “底凹-特特,”埃蒂重复着念一遍。这个词儿听来有点熟悉。是不是和伽凡的谢纹有关呢?在洛弗尔,罗兰一枪终结了那个缓型突变异种的悲惨人生。埃蒂觉得是这么回事儿。“那是什么?”

    罗兰伸手一扫房间里所有的空床,每一张床上都备有头盔状的设备和一段一段的钢管;只有上帝才知道在这些床上有多少个来自卡拉的孩子们曾躺下、然后被毁掉。“意思是:小型监狱,或者说,酷刑室。”

    “在我看来可一点不小。”杰克说。他说不上来这里共有多少张床,但估摸着数量该上三百。至少有三百。

    “也许我们完事儿前还能遇上个更大型的。跟我说说你的经历,苏珊娜,你也一样,杰克。”

    “我们从这里出发再去哪儿?”埃蒂问。

    “大概他们讲的故事能告诉我们答案。”这就是罗兰的回答。

    2

    罗兰和埃蒂静默地听着,苏珊娜和杰克回忆着他们的历险,反复、再反复地回忆每一个细节,他们都听得入神了。当苏珊娜提到马特森·范·崴克、那个给她钱、还租了间酒店套房给她的外交官时,罗兰第一次打断了她。枪侠转而询问埃蒂,袋子衬里里的乌龟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知道那是只乌龟。我以为就是块石头。”

    “如果你能把这一段再讲一遍,我会仔细听。”罗兰说。

    所以,埃蒂绞尽脑汁,想记起所有的细节(因为那些事儿感觉上已是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他提到了自己和卡拉汉神父是如何到达门口洞穴、又如何打开了鬼木盒,里面放着黑十三。他们期待着黑十三是开门的钥匙,但是首先——

    “我们把木盒放进包里,”埃蒂说,“那个在纽约印着‘中城保龄球馆,一击即中’、在卡拉·布林·斯特吉斯那边是‘中世界保龄球馆’的袋子,记得吗?”

    他们都记得。

    “我感觉到衬里里有什么东西。我告诉卡拉汉了,然后他说……”埃蒂不得不苦苦回忆,“他说,‘现在不是研究它的时候’。或者类似这个意思的回答。我就同意了。我一直在想我们手里已经有不少神秘物事,足够了,我们可以把这个留下来,留给别的日子用。罗兰,究竟谁以上帝的名义把这东西塞进包里的,你觉得?”

    “如此说来,又是谁把这个包留在空地的?”苏珊娜问道。

    “还有钥匙?”杰克也插了一句,“我找到了荷兰山上那栋房子的钥匙,也是在同一片闲置地里。是玫瑰吗?是不是玫瑰……不知道怎么说,我不知道……干了这些事儿?”

    罗兰想了想,说:“要我猜的话,我会说,是金先生留下了这些标记和神器。”

    “大作家。”埃蒂应了一声。他揣测着这个答案,然后慢慢地点了点头。他依稀记得高中时学到的一个说法——来自机器的上帝,好像是这么说的①『注:这句谚语应该是:上帝从机器中来(deusexmachine)。在希腊和罗马人的戏剧中,常有一个演员饰演上帝从天上降到舞台上,解决燃眉之急。这种效果是用起重机来完成的,因此有了这一说法。』。还有一个出神入化的拉丁谚语呢,但他记不得了。别的同学乖乖做笔记的时候,他大概在书桌上描绘玛丽·卢·凯侬潘丝奇的名字呢。其基本概念是:如果一个剧作家把戏写到死角了,便可以降下上帝,让他坐在堆满鲜花的吊板小车里,再从舞台上方放下来,以便解救深陷困境的主人公。这无疑更能取悦那些笃信宗教的看戏人,他们相信上帝——绝不是从观众们看不见的舞台上方垂吊而下的特殊布景效果,而是真在天堂里的那个——当真会解救那些值得受此待遇的好人们。这种想法在现代显然是太过时了,但是埃蒂想到,那些畅销书作家——其中也包括了金先生,看起来他正走在那条康庄大道上——说不定仍在使用这种技巧,只不过加以更纯熟的伪装。用在逃脱险境时的小花招。写有“无罪出狱”或“逃离海盗魔爪”或“反常的暴风雨导致电力故障,行刑延后”的小卡片。从机器里(实际上是作家笔下)冒出来的上帝,坚忍不拔地努力着,以保证主人公安全脱险,这样一来,他的故事就不至于让人失望地终结于这样一句结束语:“因此卡-泰特在界砾口山被消灭,坏蛋赢了,统治了迪斯寇迪亚,真的太让人遗憾了,祝下次好运(什么下次呀,哈—哈!),完。”

    小小安全网,好比是一把万能钥匙。更不用说什么贝雕乌龟啦。

    “如果是他把这些东西写进了他的小说,”埃蒂说,“那也该是我们见过他之后很久的事情了,那是在一九七七年啊。”

    “是啊。”罗兰赞同地说。

    “而且我不认为是他把它们想象出来的,”埃蒂又说,“真不像是这么回事儿。他只是……我不知道怎么说,只不过是一个……”

    “一个蹩脚小人物?”苏珊娜笑着问。

    “不!”杰克叫起来,听上去有点震惊。“不是你说的那样。他是一个发报员。电视里的播报员。”他是在想他的父亲以及父亲在有线广播网的工作。

    “说对了!”埃蒂说着朝小男孩竖起了大拇指。杰克的说法让他又想到了另一点:要是斯蒂芬·金活得不够长,也就不能把这些写进小说,那么当他们需要那把钥匙和乌龟时,就压根儿什么也找不到。那么,杰克很可能已经在荷兰山上被看门人吃掉了……首先要假设他已经走到这一步,因为他很可能去不成。而且,即便他逃脱了荷兰山上的怪物,他还可能已经在迪克西匹格饭店被长老们吃掉了——卡拉汉的第一型吸血鬼们。

    苏珊娜想对他们讲述当米阿离开君悦酒店前往迪克西匹格饭店、也就是她人生最后一程时,她所看到的幻象。幻象中,她被关押在密西西比牛津镇上的一所监狱里,不知道哪里有台电视机喋喋不休地发出声音。切特·亨特利②『注:切特·亨特利,美国著名电视主播。』,沃尔特·克隆凯特③『注:沃尔特·克隆凯特,美国著名大众媒体评论家,也曾担任过电视节目主持,曾直播肯尼迪遇刺身亡的新闻。』,弗兰克·麦基④『注:弗兰克·麦基,美国著名媒体记者。』:这几个播音员们念诵着死者的名字。其中有些名字她听说过,比如肯尼迪总统、吴庭艳和吴庭儒。另一些诸如克莉斯塔·麦考利夫,她就从来没听说过。但是其中便有斯蒂芬·金的名字,她对此非常肯定。切特·亨特利的合作伙伴

    (晚安切特,晚安戴维)

    说道:斯蒂芬·金在寓所附近散步时被一辆道奇牌小型货车撞死了。根据布林克灵⑤『注:戴维·布林克灵,美国著名媒体记者、节目主持人。曾于一九五六年和切特·亨特利合作主持名牌节目。』所称,金终年五十二岁。

    假如苏珊娜对他们说了,那就有太多事情大相径庭,或是完全不同。她动了动嘴巴,刚想说说这段幻景——好比是山坡上一块石子的松动必将砸中另一块石头,再砸中更大的石头,如此滚雪球一般引发山崩——就在这时,传来沉闷的开门声,紧接着便是一连串啪啪作响的脚步声。他们全都转过身去,杰克的手里已经拿上了一枚欧丽莎,其余几人则掏出了手枪。

    “放松点,伙计们。”苏珊娜轻声说,“没事儿。我认得这个家伙。”接着便出现了内部使用DNK45932。她转而对机器人说:“我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见到你。事实上,我一点儿都不希望再见到你。出什么事儿了,老奈杰儿?”

    所以这一次,某些本可以说出来的事情最终还是没有被说出口,“来自机器的上帝”原本已经可以降落了,为了拯救一个在一九九九年晚春黄昏和道奇货车有约的作家,但现在“上帝”仍留守原位,高高在上,而在下方的主人公们继续他们的表演。

    3

    苏珊娜认为,绝大多数机器人不会怀恨在心,这是他们最大的优点。奈杰儿告诉她:没找到人能修理他的视觉系统故障(他说,只要有适合的零部件、磁盘和维修手册,他说不定可以自己搞定),所以他不得不再回到这里,沿途完全仰仗红外线导视系统,希望能找到一些育婴箱的碎片(彻底没用了)。他感谢了她,因为她对他的关心,还有把他介绍给了她的朋友们。

    “非常高兴认识你,奈杰儿。不过,我猜想你还得着手修理那些东西吧,所以我们就不留你了。”埃蒂说话时显得挺开心,也将手枪放回枪套,但是他的手还搭在枪柄上。事实上他有点害怕,因为面前的奈杰儿和卡拉·布林·斯特吉斯镇上的那个信使机器人实在太相像了。那个机器人真的很记仇。

    “不,留下吧。”罗兰则说,“我们或许有些杂事指望着你帮忙,不过眼下我希望你能保持安静。关机吧,如果你愿意的话。”他的语调则在暗示: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也一样。

    “当然愿意,先生。”奈杰儿依然用没得挑的英国口音回答,“您只要说‘奈杰儿,我需要你’,就能再次激活我。”

    “很好。”罗兰答。

    奈杰儿将瘦骨嶙峋的不锈钢前臂(但无疑是强有力的)叠放在胸前,接着便悄无声息了。

    “回来收拾这些碎玻璃,”埃蒂惊讶地说,“泰特公司兴许可以出售它们呢。每一个美国主妇都会想要俩机器人——一个收拾屋子,另一个收拾后花园。”

    “我们和高科技关系越少越好。”苏珊娜阴沉着脸。尽管背靠在连接法蒂和纽约的大门上打了个小盹,但她还是憔悴极了,看起来简直就像快死了。“瞧瞧高科技把这个世界搞到什么地步了吧。”

    罗兰朝杰克点点头,男孩刚刚说到他和卡拉汉神父在一九九九年的纽约城历险,从一辆出租车开始——那车几乎把奥伊撞死,一直到他俩携手攻入了迪克西匹格饭店,以两人组合对付餐厅里的低等人和吸血鬼。他也没忘记告诉他们,自己和卡拉汉是怎么处置黑色十三的:把它放入了世贸中心的仓库保险柜里,那地方非常安全——直到二〇〇二年六月为止;也说了他们如何在迪克西匹格饭店外面的排水沟里找到了神龟,也就是苏珊娜遗落的那个乌龟,仿佛藏在漂流瓶里的口信。

    “真勇敢!”苏珊娜听完,用手亲昵地拨弄他的头发。接着她又弯下腰抚摸奥伊的脑袋。貉獭抻长脖子,尽力去获得她的爱抚,眼睛微微合着,狐狸般的小脸蛋上露出笑容。“真他妈的勇敢。说谢啦,杰克。”

    “谢谢阿克!”奥伊也赞同地叫。

    “要不是有那只神龟,他们早就拿下我们了。”杰克的声音很稳重,但脸色又变得苍白了。“但他们拿下了……神父……他……”杰克用手背抹去一滴泪,扭头凝视着罗兰,“你借用他的声音喝令我走。我听见了。”

    “是的,我必须那么做。”枪侠肯定了他的说法,“那也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杰克接着说:“吸血鬼没有捕获他。在他们能够吸到他的血、把他变成他们之前,他扣动了我的鲁格枪。不管怎样,我认为他们没有吸到他的鲜血。他们可能把他撕烂了,把他吃了。他们真疯狂。”

    罗兰只是点点头。

    “他最后说出的话——我认为他是大声喊出来的,不过我已经不能确定了——他说……”杰克仔细回忆着。现在他的泪已肆意流淌。“他说,‘愿你找到你的塔,罗兰,冲进去,也愿你爬到塔顶!’接着……”杰克抿紧了嘴唇,轻轻抽泣了一声,“走了。像是蜡烛熄了火。去了那个世界,不管它在哪儿。”

    他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他们都沉默无语,那份安静之中包含着某种沉思。随后,埃蒂说道:“好吧,我们现在又回到一起了。我们接下去到底该干吗?”

    4

    罗兰坐下来时,嘴角牵出一丝苦笑,投向埃蒂·迪恩的一瞥仿佛在说——比任何话语来得更明晰——何苦又来试探我的耐心呢?

    “好,没事儿。”埃蒂只能自己接着说:“只是我的习惯而已。别再那么瞅着我了。”

    “什么习惯,埃蒂?”

    埃蒂突然想起最后一次与人打架打得鼻青脸肿,其实近日来他已经不太去想他早年和亨利在一起吸毒的时光了,但此时此刻他的确在追忆。他只是不想承认,倒并非是觉得害臊——埃蒂真的认为自己已经过了那一关了——真正的原因在于:他已经感受到枪侠越来越不耐烦了,因为埃蒂老是用他大哥亨利的话来解释问题。可能这很公平。亨利在埃蒂的人生中扮演了决定性的重要角色,这没错。就好像柯特确立并塑造了罗兰在未来人生中的形象……不过,如此说起来,枪侠并不总把老师挂在嘴边的。

    “明知故问。”埃蒂说。

    “那么这一次你明知的答案又是什么呢?”

    “我们要原路返回到雷劈,之后才能继续去找塔。我们要去把断破者们消灭干净,要不就把他们全部放了,给他们自由。不管怎样,都是为了保护光束的安全。我们还要干掉沃特,或者说是弗莱格,或者随便他管自己叫什么吧,反正就是他。因为他是这片战场的大元首,是不是?”

    “他是。”罗兰点头赞同,“不过现在的游戏里出现了一个新角色。”他的视线移向了机器人。“奈杰儿,我需要你。”

    奈杰儿应声放下交叉在前胸的手臂,同时抬起头,说:“我能为您效劳吗?”

    “你能帮我拿点可以书写的工具吗?这里有这些东西吗?”

    “先生,这里有钢笔,铅笔,还有总监房间里的粉笔,就在抽取室的另一头。应该还在那里吧,上次我偶然去那儿时还见到的。”

    “抽取室。”罗兰一听这话,不禁陷入沉思,眼神在密密麻麻排列如林的病床间逡巡。“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吗?”

    “是的,先生。”接着,奈杰儿几乎有点胆怯地说,“元音省略并夹杂唇齿摩擦音暗示您很愤怒。情况属实吗?”

    “他们从另一个世界把成千上万的孩子们带过来——都是些健康的孩子,至少大部分都是,而那个世界里太多婴孩生来就有残缺——他们把健康孩子的意识全吸走了。你是问我为什么愤怒吗?”

    “先生,我确信自己对此一无所知。”奈杰儿应了一声。他很可能正在为转回这里而懊恼呢。“可是我从不曾参与抽取流程,我向您保证。我的工作是负责内部设备,包括维修养护。”

    “给我去拿一支铅笔、一支粉笔吧。”

    “先生,您不会摧毁我吧,会不会?过去十二年或十四年间,抽取流程都由斯高瑟博士负责,而斯高瑟博士已经死了。这位女先生开枪击中了他,用的还是博士自己的枪。”奈杰儿的言词之间颇有几分责怪之意,这也难怪,他的嗓音本来就很尖细。

    罗兰只是重复了一遍:“给我去拿一支铅笔和一支粉笔,要快。”

    奈杰儿转身履行使命去了。

    “刚才你说有一个新角色,指的是那婴孩吧。”苏珊娜说。

    “当然是。那个小家伙,他有两个父亲。”

    苏珊娜沉默着点点头。她一直在想米阿跟她讲的故事,那时候的一场隔界把她俩带去了法蒂境内的荒弃村镇——确实是被人遗弃的地方,但所言之“人”显然不包括赛尔、斯高瑟和嗜血如命的狼群。这两个女人,一黑一白,一个怀着孕、另一个则没有,双双坐在杜松小狗酒吧外面的长椅上。就是在那里,米阿对埃蒂·迪恩的妻子谈了许多——可能比他们谁知道的都多。

    他们就是在这地儿改变了我。米阿告诉她,“他们”应该指的是斯高瑟和其手下的一队医生。也许还要算上一群术士?就像曼尼人,最善于在世界间穿梭?也许吧。谁说得清呢?就是在抽取室里,她被制成了人类。随后,因为罗兰的精液已经在她体内了,另外一些事情就相继发生了。米阿对这部分的细节记忆不详,模模糊糊只剩下红晕晕的一片黑暗。现在,苏珊娜很想知道:血王是否亲自出现?那远古蜘蛛般的巨大肢体是否爬上了米阿的身体?又或者,它那不可名状的精虫通过什么诡异的方式融入了罗兰的精液?不论真相符合哪种猜测,婴孩总归是长大了,并长成了苏珊娜亲眼所见的杂交后的恐怖形体:不是狼人,而是蜘蛛人。此时此刻,它就在外面,外面的某处。也可能它就在这里,观望着他们,甚至聆听着他们的交谈,也看到奈杰儿带着各种各样的文具回来。

    没错,她心想,它就是在观望我们。还恨我们……不过恨的方式不尽相同。丹-特特最恨的是罗兰。它的第一个父亲。

    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莫俊德一心要杀死你,罗兰,”她说,“这是它的职责。它生来的使命即是如此。终结你、还有你的不懈追索、还有塔。”

    “是的。”罗兰答道,“它还要统治它父亲的领地。因为血王已经老了,而且我越来越确信血王被囚禁起来了,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但如果事实如此,那他就不再是我们真正要对付的敌人了。”

    “我们要不要去他在迪斯寇迪亚另一边的古堡?”杰克提出问题。这是半小时来他第一次开口说话。“我们是要去的,对吗?”

    “我想是这样的,没错。”罗兰答道,“我们整个卡-泰特一起去歼灭那里存活的敌人。”

    “那就这么办吧。”埃蒂说,“以上帝的名义,就这么办吧。”

    “是啊。”罗兰再次肯定道。“但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对付断破者们。藏在到达这里前不久,我们在卡拉·布林·斯特吉斯感受到一场光震,这说明他们的使命近乎完成了。而且即便没有——”

    “终结他们的所做所为就是我们的任务。”埃蒂说。

    罗兰点了头。他看起来比平时更乏累。“是啊。屠杀他们,或是让他们自由。不管怎么做,我们都必须让他们不再扰乱仅剩的两条光束。而且,我们必须消灭婴神丹-特特。它属于血王……也属于我。”

    5

    奈杰儿满载而归(让人感觉似乎不只是为了帮助罗兰一行人)。一开始,他掏出两支铅笔、两支钢笔(其中一管古董钢笔活像是狄更斯①『注:狄更斯(1812—1870),英国作家,以描写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生活和境况而出名。』小说里的公证员使用的),又取出三支粉笔,其中一支插在银色手柄里,看起来很像是女士唇膏。罗兰就选中了这支粉笔,又给了杰克一支。“我写不好你们能看懂的文字,”他说,“但是我们的数字是一样的,至少看起来差不多。杰克,把我说的写在这一边,字要清楚些。”

    杰克听从了他的吩咐。于是,出现了一张粗糙、但足够说明问题的地图——一份带有传说的地图。

    附图:P131

    “法蒂,”罗兰指着标号1的地方说道,又用粉笔画了条短线,指向2。“这里是迪斯寇迪亚古堡,下面有几扇门。根据我们听到的消息,那是一片混乱的电磁场。有一条通道能让我们从这里到达那里,也就是城堡的地下。现在,苏珊娜,再说一遍狼群是怎么走的,还有他们干了些什么。”说着,他将装在手柄里的粉笔交给了她。

    她接下粉笔,满意地看了一眼削得很尖细的笔尖。不过是个小把戏,但确实很好写。

    “他们骑着马通过了一道单向门,将他们送出了这里。”她在2和3之间连上一条线,杰克刚才已在标号3旁标注了“雷劈车站”。“我们一旦看到这扇门就应该能判断出来,因为它很大,除非他们是一个一个地冲进门去的。”

    “有可能,”埃蒂插话说,“他们坚持按照老一代的方法行事,除非我的感觉出错了。”

    “你没错。”罗兰答道,“苏珊娜,你接着说。”他坐着,但没有双腿盘起,右腿僵硬地向外伸着。埃蒂很想了解罗兰的臀部到底有多疼,试着回忆刚刚失而复得的装备大包里是否还剩了点罗莎丽塔的猫油——不太乐观。

    苏珊娜接着说:“狼群骑马从雷劈出去,一路沿着铁轨跑,至少是一直跑出了阴影……或者说黑暗……或者……随便怎么说吧。你明白吗,罗兰?”

    “不太清楚,但我们很快就能见识到了。”他的左手又下意识地绕啊绕,那是不耐烦的手势。

    “他们过了河,去了卡拉,然后抓走了不少孩子。当他们回到雷劈车站时,我想他们一定是把坐骑和捕获的孩子都送上了火车,然后再走那条路返回法蒂,因为门对他们已经没用了。”

    “是的。我想是这么回事儿。他们绕过了底凹——就是我们用数字8来标记的小监狱——就目前来说,是这样。”罗兰赞同她的分析。

    苏珊娜继续说:“斯高瑟和他的法西斯医护人员用床上这些像头罩的物事从孩子们身体里抽取了什么东西。他们就是把这些东西给了断破者们。以此喂养他们,我猜想,或者也会通过注射的方式输给他们。孩子们和类似大脑物质的东西再通过门返回雷劈车站。孩子们则被送回卡拉·布林·斯特吉斯,也许还有别的卡拉地区,而且,在你说的底凹-托阿那里——”

    “大师,晚餐准备好了。”埃蒂用阴森的口气说道。

    奈杰儿插上话来,听起来颇为欢欣。“先生们,你们想尝尝吗?”

    杰克这才想到自己还有胃,不想则已,一想顿时觉得饥肠辘辘。这几乎有点恐怖——神父死了才没多久,他竟然会这么饥饿——况且他还在迪克西匹格饭店里见到了那些东西——可是他确实听到肚子咕咕直叫。“有什么食物吗?奈杰儿?真的有吗?”

    “是的,确实有食物,年轻人。”奈杰儿回答,“但我担心,只是一些罐头食品,不过我还有二十多种更好的选择,包括烤豆子、金枪鱼、几种不同的汤——”

    “我要灰鱼,”罗兰打断他的菜单,说道:“不过要整整一排,如果您乐意就最好了。”

    “当然乐意,先生。”

    “我认为你不可能找到猫王特辑,”杰克带着渴望的口吻说道,“所以我只要花生黄油、香蕉和培根。”

    “天哪,孩子!”埃蒂听罢惊呼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在这种光线下看出来,我都快饿成绿色儿的了。”

    “很遗憾,我没有培根,也没有香蕉。”奈杰儿说着(这次的“香蕉”又被念成了高贵的英式口音),“但是我还有花生黄油和三种不同的果子冻。还有苹果黄油。”

    “苹果黄油不错。”杰克说。

    “接着说,苏珊娜,”等奈杰儿再次奔赴使命后,罗兰才说道:“尽管不需要催促你们一路讲啊讲;等我们吃完,还需稍事休息。”听起来,罗兰很不喜欢这个主意。

    “我觉得没什么需要再说的了。”苏珊娜道。“听起来是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看起来其实也一样,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小地图没有标出距离吧——不过他们大约每隔二十四年就会这样循环一次:从法蒂到卡拉·布林·斯特吉斯,再带着孩子们回法蒂,这样他们就能完成抽取。接着他们带着孩子返回卡拉,还带上大脑食物去这个监狱,那里关押着断破者们。”

    “是底凹-托阿。”杰克说。

    苏珊娜点点头。“问题在于:我们怎么做才能打破这种循环。”

    “我们穿过门,去雷劈车站,”罗兰回答,“然后,从车站出发,去关押着断破者们的地方。在那里……”罗兰的视线在卡-泰特身上一一逗留,接着抬起手指,做了个干巴巴的枪击动作。

    “那里会有守卫。说不定会有很多。要是我们实在寡不敌众呢?”埃蒂问。

    “又不是第一次了。”罗兰这样回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镜龙战作者:沧月 2一剑独尊作者:青鸾峰上 3天下第九作者:鹅是老五 4黑暗塔6:苏珊娜之歌作者:斯蒂芬·金 5第三部 王者归来作者:[英] J·R·R·托尔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