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黑暗塔(The Dark Tower) > 黑暗塔7:黑暗塔 > 第五部 附录 “去黑暗塔的罗兰少爷来了”

第五部 附录 “去黑暗塔的罗兰少爷来了”

所属书籍: 黑暗塔7:黑暗塔

    by罗伯特·布朗宁

    1

    起初,我以为他在撒谎,字字句句都是,

    那个白发斑斑的瘸腿老人,用恶毒的眼

    斜睨其谎言

    在我身上的成果,嘴角难抑

    窃喜的笑,皱缩的笑纹印刻

    在他的唇边,乐于收纳又一个牺牲者。

    2

    手持拐杖,他还需置备什么呢?

    谎言四伏,已待诱捕

    会遇见留居此地的他、再问问路的

    所有旅人?我猜那骷髅般的笑

    会戛然而止,拐杖又能为我写下怎样的墓志铭

    只因我在这尘积的坦途上荒度了欢娱时光。

    3

    若听他忠告,我该避开

    那片不祥的恶土,众所皆知,

    黑暗塔隐身那处。虽默许,

    我依旧转向他所指的方向,既无傲,

    也无重燃的希望之光,在传说中的终点,

    其确凿,如同改向它途必会欢喜连现。

    4

    我终生周世徘徊,

    跋涉千寻熬千岁月,我的希望

    幻化鬼魅,无从把握

    寻到终点才能有喧嚣欢呼,

    如今我忍不住责难心声所向

    的早春大地,因为在那里,将找到失败。

    5

    当病者濒临死亡

    俨然已死,哀念生之初、死之末

    伤泪纵横,一一辞别友人,

    听闻有声令众人离去,任由一口气

    更敞快呼尽,(“一切既已终结”,他说

    “没有忧情能挽回这气息陨落。”)

    6

    当旁人商讨:别人的坟墓旁

    是否还有足够余地留给此人,还要等

    一个好天,适宜搬走尸身,

    且惦念着缎带、丝巾和木杖。

    这人全都听见了,惟独渴望

    他不要令如此柔情爱意蒙羞,而活下去。

    7

    由是,为此使命我已忍辱负重良久,

    时常听闻预言中的失败,甚而被记载

    屡次见于智者书简,

    寻觅黑暗塔的武士步步艰辛

    ——似乎也步步落空,

    疑惑尽在当今——我是否该当其任?

    8

    因而,绝望的死寂中我背向

    他那可恨的跛子,走出他门前的坦途

    向他指点的方向而去。一整天

    沉闷得无以复加,黄昏

    即将退让于黑暗,却以冷峻的眼

    斜睨旷野捕获了我这漂泊迷失的猎物。

    9

    且记!一旦迈出寥寥数步,

    我了然于心,使是将自己托付给旷野,

    那就要停下,向安逸坦途最后回望一眼

    因那已然离我远去;灰色荒原将我围绕:

    别无其他,只见苍莽伸向地平线。

    我会走下去,再无他事可行。

    10

    于是我走。我想我从未见过

    如此荒僻的不毛之地;什么都活不了:

    花朵活不了,殊不知雪松林也想活!

    但麦仙翁和云杉遵循命数

    或许能无畏扎根,

    你会想到:一丛芒刺就能算此处的宝藏。

    11

    不!以诡异的姿态

    贫瘠,恹怠和苦相,便是这片土地的命运。“看,

    要不就闭上你的眼。”大自然暴怒喝令,

    “毫无用处:此情此景,我亦没有对策:

    最后审判的烈火必将治愈此地

    煅烧其土,释放我的囚徒。”

    12

    若有粗糙的蓟梗伸出

    高过它的同伴,蓟头就被割下;梗草

    也会嫉妒。粗利黝黑的短叶尖

    为何有那些漏洞裂缝,累累伤痕仿佛阻止

    所有青翠的希望?残忍的猛兽必须

    走过走出他们的生命,带着残忍的意志。

    13

    至于草,都长得稀疏

    如麻风病人的头发;干裂锋利的叶缘扎入其下的泥

    犹似浸了鲜血揉成的土。

    一匹僵硬的盲马,骨头根根毕现,

    自从到了那里呆立已久,已被麻痹;

    从魔鬼的马群中遭驱逐出,不再效力!

    14

    活着?我只知它该是死了很久,

    挺着荒凉贫瘠的红脖子,扯着老皮褶子,

    也紧闭着盖在稀落鬃毛下的双眼;

    罕见这等妖形怪状之物带着这样的悲哀;

    我从未见过一个畜生使我如此憎恨;

    它定是千恶万邪,才活该这等凄惨痛楚。

    15

    我闭上眼睛,将它们镌刻人心,

    如同武士战斗前要一杯酒,

    我只求抿一口往昔快乐的时光,

    在我兢兢业业履行使命之前,

    先要思考,再去搏斗,那是斗士的艺术:

    旧时光的滋味能令一切坦荡荡。

    16

    哦不!别让我幻见库斯伯特

    美好的金色鬈发,涨红的脸庞,

    亲爱的朋友,依然能感到他

    手挽手扶助我安稳前进,

    如同往昔那般动作。唉,一夜的耻辱!

    心火再燃,又任其凉透。

    17

    基列山啊,尊荣之魂,

    他挺立山峰,如十年前的初征般坦荡,

    正直之士有何不敢

    为善——无奈物是人非——呸!难道刽子手的双手

    会将奖状钉上他的胸膛?他的缎带勋章

    读一读吧。可怜的叛国者,都朝他吐唾沫、恶咒他吧!

    18

    眼前凄荒,也好过那般旧时光:

    真不如再折回这愈加黑暗的前途!

    没有声音,视野所及无有可观。

    夜会派来一只枭、或蝙蝠吗?

    我问道:这纯粹的凄荒中,

    什么东西什么时候会来攫扣我的迷思,引入新径,

    勿让我沉沦往事?

    19

    忽有小溪横过前路

    如毒蛇盘锁般出人意料。

    没有缓流潺潺应和阴沉天地;

    泡沫泛浮间,这或许就是

    魔王撒旦洗濯炙热足蹄之池

    ——瞧那漆黑漩涡中,邪烈怒火喷溅碎沫。

    20

    如此微小,竟至如此怨毒!沿着水流,

    丑陋低劣的桤木屈身跪伏;

    浸湿的柳枝垂头栽下,无不哑口沉默

    绝望之极,好一群自取灭亡的活物:

    虐待它们的河流,

    无论究竟是何物,疾疾流逝,点滴不息。

    21

    徒涉浅滩——圣者在上,我多么害怕

    置足于死者的脸颊,

    每一步,抑或每次瞅准空洞

    掷下长枪,竟缠入他的头发或须髯!

    我刺准的或许只是水耗子,

    可是,唉!听来多像婴孩的耸人哭号。

    22

    踏上对岸时,我是多高兴啊。

    期待抵达更好的国度。又徒然落空!

    奋争者是谁?发动了哪场战乱?

    是谁的凶暴践踏,能让湿土

    溅泼如此?毒池中的蟾蜍

    或是炽红铁笼中的野猫——

    23

    争战必是在那陷落的盆地谷中,

    平原辽阔无边,为何选择在这里将他们围剿?

    没有足迹指向那可怖的囚笼,

    也没有足迹走出来。疯狂的阴谋对

    他们的头脑奏效了,毫无疑问,像土耳其人的船奴

    消遣用的斗兽,像基督徒扼杀犹太人。

    24

    不止如此——一浪①之外——啊,那儿!

    那机车有何骇人之用,那车轮,

    或者不是轮,而是碾压台——用来折磨

    人的肉身如一匹丝绸,被卷压抻裂?

    毫无知觉弥留在恍如托非特人祭台特有的气味中,

    抑或是在延怠,磨锐它锈蚀的钢齿。

    『注:浪,又称弗隆(furlong),测量距离的单位,等于1/8英里』

    25

    又走过一片残根断桩,昔日的树林,

    其后似乎是一片沼泽,如今只剩依稀裂土

    死气沉沉;(愚人如此寻觅欢乐,

    有所得,再尽毁之,随他的心情

    起落而终至离去!)一路得①间——

    泥沼,黏土,碎石和沙粒,十足赤贫的黑色荒芜。

    『注:路得,长度单位等于5.5—8码,地积单位等于0.25英亩』

    26

    污斑正在溃烂,色变肆意而狰狞,

    瘠土间曾生出苔藓、或冒出热泉

    如今斑驳如大地补缀

    颤颤橡树几株,巨大裂缝在身

    犹如扭曲口唇撕裂边角

    张口结舌面对死亡,畏缩时已然死去。

    27

    长途漫漫,不知其所终!

    远方一无所有,只待黑夜,

    足迹孤零,无奈再指前行!想到这里,

    一头巨大黑鸟,亚玻伦①的密友啊,

    滑翔而过,宽展龙翼

    吹走我的帽子——恐怕恰是我要寻觅的向导。

    『注:亚玻伦,恶魔,《圣经》中的人物,无底坑的使者』

    28

    举目四顾,恍然发现我身形增高

    纵有薄暮依稀,无边荒原让位于

    群山环绕,却无法用美辞称颂

    尽是丑陋的高峰、粗鄙的土堆潜入视野

    怎会令我惊诧如此——你呀,给我答案!

    如何领悟,是再清楚不过的问题。

    29

    半悟半茫间,我似乎认出些许诡秘

    在我所遇的不幸之中,上帝才知何时——

    或许是在噩梦里。在此终结,并

    继续推进。就在放弃的

    当口,再一次,响起咬合的咔嗒声

    恰似陷阱合拢时的响动——

    你已身在暗穴中。

    30

    它骤然乍现,让我火烧火燎,

    就是此地!右边挺立两座山,

    如两头公牛恶斗,角角缠扣,吃力伏蹲;

    左边还有一山,光秃秃的……

    笨蛋,年老昏聩啊,此时竟浑浑噩噩,

    终了一生苦心熬炼,岂不只为此情此景!

    31

    正中央,除了塔,还能有什么?

    蹲伏大地的圆塔,盲黑如愚人的心,

    棕色砖石垒砌,举世无双。

    只当船骨狠狠撞上

    看不见的暗礁时,风暴中精灵

    才会嗤嘲狂笑指向船上人。

    32

    没看见吗?或许因为暗夜?——为何

    白昼重返?在留下垂死夕阳透过缝隙

    燃尽余晖之前:

    山峰连绵,如追猎中的巨人,躺倒,

    手托着腮,望着海湾游嬉,

    “刺吧!了结那生物——用尽全力!”

    33

    没听见吗?声音已无处不在!如响铃

    钟声递强。传到我耳里的名字

    所有那些迷失的探险者们,我的同族——

    如此强壮、如此大胆,

    如此幸运的人啊,又为何个个苍老

    迷失,迷失!丧钟瞬间敲响数年悲哀。

    34

    他们站在那里,沿着山坡排开,相逢

    目睹弥留的我,为这幅生之画卷

    添多一页吧!在火舌中的纸面

    我看到了他们也都认得他们。但

    无畏的话语脱口而出,

    喊道。“去黑暗塔的罗兰少爷来了。”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黑暗塔(The Dark Tower) > 黑暗塔7:黑暗塔 > 第五部 附录 “去黑暗塔的罗兰少爷来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诛仙2 小说 2武炼巅峰作者:莫默 3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4元尊作者:天蚕土豆 5乾坤剑神作者:尘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