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食狩村 七、陶土骷髅

食狩村 七、陶土骷髅

所属书籍: 吉祥纹莲花楼

  李莲花向前走出十六步,再度踏入了第四个房间。

  陆剑池默默跟在他身后,所谓鬼神之事,原来都有道理可言,江湖中事原来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简单、也并非他所想象的那样神秘,若不是遇上了李莲花,经历过石寿村一事之后,他或许心中会永远地烙下世上有鬼的烙痕,从此变成一个胆小如鼠的庸人。

  身前的灰衣书生既无令人敬仰的武功造诣,也没有见识到他那传闻中惊艳于天下的医术,更没有什么超凡脱俗的谈吐和出尘出世的风度,然而简单的言行之间,表现出的智慧与勇气,令人折服。

  四房之中,依旧是遍地血痕,李莲花抬起头来,直视木制的屋顶,在房中踏了几步,指着头顶的木板:“哪位暗器准头好些,把它撬开。”

  陆剑池摇了摇头,他是武当名门弟子,从不学暗器之术。方多病“哼”了一声:“本公子光明正大,暗器功夫也不怎么好。”

  嘴上是如此说,他一挥衣袖,一块碎银高掠半空,正撞木板,只听“咯啦”一声脆响,轰然一团黑乎乎的事物从天而降,尘土飞扬,三人纷纷掩鼻,夺门避出老远。

  过了好一阵子,李莲花小心翼翼地自门边探头进来,方多病随后探头,陆剑池也忍不住伸出脖子看去,只见满地皆是碎陶,碎陶片中有一团黑乎乎的事物,一时看不出来是什么,过了半晌,方多病“哎呀”一声:“人头!”

  那团黑色的事物,是一团已全然变色腐败的药草、药草上还有鸟兽的毛发,这两样东西包裹着一个褐色干枯的光溜溜的人头,这一团稀奇古怪的事物上还插了一把骨刀,依稀本来装在陶罐之中,陶罐却已摔碎。

  “这……这是什么妖法邪术?”方多病骇然,“这就是能令人变成斑点妖怪的东西?”

  李莲花轻咳一声:“大概是了。”

  陆剑池抬头看那天花板上的窟窿:“那上面就是藏着干尸的密室,这个头,莫非就是那干尸的头?”

  “嗯……”李莲花目不转睛地看着天花板,“旁边的木板还有一些渗水的暗色痕迹,这泡着古怪药草的人头被盛在陶罐里,放在天花板上,人头所泡出来的水自上面滴下……”

  方多病自怀里取出两三条丝巾堵住鼻孔耳朵,哼哼地道:“妖法邪术!果然是妖法邪术……”

  “不是妖法邪术。”李莲花指着那人头,“这人头也是光头,没有眉毛,这也是一个‘斑点妖怪’。”

  陆剑池凝目望去,那人头果然没有半根头发,也没有眉毛,牙齿外露,虽然人头变黑看不出什么斑点,但世上绝少有人是这等相貌:“难道怪病的传染途径是借由人头传染的?”

  李莲花连连点头:“所以山顶上那个湖旁边,有一块陶土裹人头筑起的巨石,我猜……只要将人头裹在黏土中烧掉,便没有危害。”

  方多病奇道:“那剩下的呢?为何不把整个人裹在黏土中烧掉?这样还留个全尸。”

  李莲花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半晌道:“你的记性不太好……”

  方多病怒道:“什么……”

  陆剑池忙道:“李兄的意思是,你忘了石寿村的村民会吃人……”

  方多病一呆,悻悻地道:“说不定这种怪病,就是他们祖祖辈辈chi人吃出来的。”

  李莲花道:“也许……客栈里不少中原人的桌椅板凳床铺出现在石寿村民家中,而许多尸体不见,显然……他们把尸体搬走,当作食物。他们为防斑点怪病的危害,吃人的时候都把头颅砍下,裹在黏土中焚烧,然后把身体吃了。因为当年那得了怪病的武林高手杀了太多人,他们无暇将人头一个一个包裹焚烧,就把许多人的头颅一起掷在黏土坑里焚烧,结果烧成了一块巨大的骷髅陶土,当作胜利的标志,就放在那湖边。”

  “我明白了,灭门事件过后,虽然他们把人头封在陶土中烧过再吃人肉,却仍然有人得了怪病,他们以为是这具干尸不满意人头和躯干分离,所以急急忙忙把他的身体找来,放在距离他头颅最近的地方。”方多病恍然道,“但他们又害怕他继续变成鬼爬出来害人,所以在屋里写满了古怪的符咒用来镇鬼。”

  李莲花终于微微一笑:“但这种方法并不管用,进入这客栈的人仍然受斑点怪病的威胁。而这是石寿村中的隐秘,石老为了掩盖斑点怪病仍在传染的真相,不惜要杀死进入客栈的所有人,不管他得病也好、不得病也好,他都要杀人灭口。”

  “但我不明白,金有道如何得病、为何你我在客栈里进进出出,却不曾得病?”

  陆剑池茫然不解:“那就是运气了。”

  李莲花微笑:“还记得客栈走廊里有一小片斑斑点点的血迹么?”

  陆剑池点头,他曾对那血迹看过许久:“如何?”

  李莲花道:“那墙上粘着一小块褐色的碎片,那是一块头骨,所以有人头颅在走廊里受到重击。我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自碎天灵还是被人用硬物砸到,总之必定是脑浆迸裂,如果他便是斑点妖怪,既然人头能传染怪病,那收拾尸体的人必然沾到脑浆,多半他就要生病。而你我来的时候那痕迹早就干了,就像这人头一样,早就没有什么脑浆、也没有尸水,不过就是骷髅而已。”

  “金有道呢?”陆剑池越听越心定,心既定,头脑也渐渐灵活起来,“他却为何得病?”

  李莲花缓缓地道:“他么?他和另外一人住在二楼第三个房间里,我猜他必定也是看见了这客栈离奇诡异,发了豪侠脾气,非要住在这客栈里不可。然后—”

  “然后?”方多病追问,李莲花转过身眼望庭院旁的走廊,“然后发生了什么,就要请石老告诉我们了。”

  陆剑池转过身来,目光所聚,正是庭院走廊。方多病手掌一翻,一支玉笛握在手中,凉凉地看着走廊:“老头,出来吧,鬼鬼祟祟躲在走廊里会得怪病的哦!”

  一群人突然从走廊里涌了出来,饶是三人早已知道背后有人跟踪,但突然见了这许多人还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只见一群皮肤黝黑、个子瘦小的村民手里提着尺余长的小小弓箭对准三人,那小箭弯弯曲曲,不知是以什么东西制成,箭头黑黝黝的,决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那满面皱纹的石老在村民的簇拥之下,拄着拐杖慢慢地走到前面来,他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的陶罐,这陶罐在众人眼中皆是可怖至极,连他身侧的村民都后退了几步,目光充满敬畏之色,远远避开那陶罐。

  石老高高举起那陶罐,村民一起对那陶罐拜了下去,犹如拜祭神明。

  “石老,别来无恙?”李莲花踏步上前,对着石老微笑,他相貌文雅,如此含蓄一笑,虽然穿的并非白衣,衣袂亦不飘飘,风度却是翩翩。

  方多病在心里赞了一声,死莲花就是会装模作样。

  石老目光转动,看了四房里掉下的人头一眼,拐杖重重一顿:“你们竟惊动了‘人头神’!人头神必定要你们不得好死!阿米托拉斯寿也呜呀哩……”

  他将拐杖一顿一顿,大声念起咒来,身周的村民同时跳动,绕着他一起念咒:“……阿米托拉斯寿也呜呀哩……咿唔求纳纳也,乌拉哩……”念咒之时,身体转动,但手握弓箭的人不论转到何处,都不忘以箭尖对准三人。

  方多病又是骇然,又是好笑:“这演的是哪一出?”

  李莲花伸出手指在耳边晃了晃,轻声道:“听。”

  陆剑池凝神静听,只听咒声之外,有鸟雀振翅之声凌空而来。三人抬起头来,只见鹰隼满天盘旋,竟有不少只鹰闻声而来,这咒声居然能召唤鹰隼。

  这地方虽然荒蛮,却着实有不少老鼠,猎物没有,老鹰却有不少,村民与老鹰长年相处,有召唤老鹰之法并不奇怪。

  李莲花凝视了老鹰半晌:“只怕他想召唤的不止是这些鹰,而是—”他话未说完,骤然屋顶呼啦一声,一团事物翻上屋顶,目光炯炯看着众人,正是金有道。

  方多病苦笑,金有道被老鹰的动静吸引,跟踪而来,这人正常的时候已不好惹,如今力气大增神智混乱,更是难以收拾。

  眼见金有道来到,石老改变咒音,乌拉乌拉不住手舞足蹈,村民改变舞蹈之法,挥舞弓箭,齐声呐喊。金有道充耳不闻,一双小眼睛牢牢盯着陆剑池。

  方多病心里叫苦连天,这人到了这种地步,仍是念念不忘与陆剑池的比武之约,就算一边的村民不在那里鬼吼鬼叫,这人一样会找上门来,不知陆剑池那傻小子有没有和金有道动手的本事?要是没有,要往哪里逃走最快?

  陆剑池沉默不语,手按剑柄,金有道四肢伏地趴在屋顶,似乎正在寻找进攻的机会。方多病东张西望四处找寻逃走的捷径,李莲花在他耳边悄声道:“你去敲烂那老头手里的陶罐。”

  方多病“哎呀”一声,怒道:“那罐里明明有古怪东西,说不定装了什么斑点妖怪的脑浆,我才不去送死!”

  李莲花悄声道:“那罐里如果真有脑浆,他怎敢握在手里手舞足蹈,又唱又跳?我和你打赌他又在骗人。”

  方多病心中一动:“你说他凭着这一小罐东西震慑他的村民,而罐子里的东西却是假的?”

  李莲花越发悄声道:“未必真是假的,但他现在拿出来的多半是假的,否则那东西何等可怖,一个不小心岂非连自己都赔进去?你去敲烂他的陶罐,大家一看那东西是假的,自然就不听他的话了。万一那东西是真的,打烂他的陶罐,这老头也就自作自受,恶贯满盈了。”

  方多病探手入怀,握住一块金锭,咬牙切齿:“死莲花,你让本公子大大的破财,拿你莲花楼来赔!”

  李莲花欣然道:“那楼下雨漏水冬天漏风,木板咯吱咯吱响,窗户破了两个,过几天我又要大修,你若肯要,再好不过了。”

  方多病呛了一口:“放屁!”

  此时金有道发出一声怪啸,自屋顶扑下。陆剑池拔剑出鞘,只见人影疾转,“砰”的一声大响,陆剑池被金有道一扑之势震退三步。同时“当”的一声脆响,方多病借机金锭出手,石老手中的陶罐应声碎裂,众人的目光急急从金有道身上转回,只见陶罐落下,溅出少许无色清水模样的液体,石寿村民一阵怪叫,纷纷倒退,有些人竟夺门而出。

  石老满脸震愕,呆在当场,过了一会,石寿村民慢慢站定,望着石老的目中皆露出不解之色,再过片刻,方才逃出去的几人又自走廊探头进来,望着石老,目光中满是惊奇和疑惑。

  陆剑池长剑挥舞,堪堪抵住金有道扑袭之势,抽空看了身旁局势一眼,突然石寿村民一声低吼,许多人围了上去,对着石老不住指指点点。

  他心中大奇,心神一分,金有道手臂暴长,直对他肩头抓去,陆剑池长剑在外,已无法及时回挡,一时打不定主意是否弃剑,一呆之下,一阵剧痛,金有道五指已插入他肩头半寸,鲜血泉涌而出。

  金有道出手如风,右手合拢,便要将他脖子扭断。方多病一声叫苦,玉笛挥出,架开金有道右手一扭,陆剑池趁机收剑,将金有道逼开三步,只觉右肩剧痛,只怕已无挥剑之能,却又不能让方多病一人御敌,只得咬牙忍痛,浴血再战。

  这武当傻小子真是傻得可以,方多病心中大骂这呆头临阵犹豫、伤得毫无价值,如今还要拖拖拉拉做他的绊脚石,再过三招,陆剑池长剑脱手,左肩再度受伤,脸色苍白,兀自不知是否应当退下。

  “陆剑池。”方多病咬牙切齿地道,“你没有看见你背后那位高人在干什么吗?”陆剑池百忙中回头一看,只见李莲花已趁乱远远逃开,一只脚已经踏上庭院另一边的门槛,顿时一片茫然:“他……”

  方多病怒道:“行走江湖这么久,你小子还不知道打不过要逃么?一只病猫在这里给老子碍手碍脚,你想送死老子还没空给你放鞭炮呢!还不快走!”嘴上说得忙碌,他手中玉笛也是连连挥舞,勉强挡住金有道的手爪。

  陆剑池大声道:“我岂可留下方少一人!要死的话大家一起……”

  方多病气得几乎吐血,破口大骂:“谁要和你一起死了?还不快逃!”

  陆剑池眼见李莲花已逃得无影无踪,心中满是疑惑,李莲花武功如何他不清楚,但他曾经接过金有道一掌,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为何丢下朋友,转身就逃?这岂不是临阵脱逃……但方多病却竟然叫他也走……这和师父教导全然不合……

  一阵糊涂后,他迈步跟着李莲花逃走的方向而去,冲出庭院,眼前却不见李莲花的人影,心中越发大奇:“李兄?李兄?”短短时间,他能躲到哪里去?

  方多病把陆剑池赶走之后,越发感觉金有道攻势凌厉,他自己本来练功就不认真,此刻满头大汗,已是险象环生,心里叫苦连天,金有道行动如此迅速,他就算要逃,只怕跑得还没有他快,如何是好?

  难道方大公子竟然要因为该死的李莲花和傻到极致的陆大呆把一条宝贵至极的小命送在这里?这怎么可以?

  眼角看石寿村村民将石老围在中间,不知在搞些什么鬼,他也无心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道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如来佛祖、文殊普贤、太上老君、齐天大圣、天蓬元帅什么都好,苍天显灵,让他逃过此劫吧?他日后必定潜心向佛,决计不再与李莲花那死鬼偷吃寺庙里的小兔子……

  白影飘拂,烦躁的空气中掠过一阵清淡的凉风。

  方多病蓦然回首,只见背后一人卓然而立,白衣如雪,轻纱罩面,那衣裳如冰如玉,鞋子上绣纹淡雅,非但人卓然就连衣袂穿着一样卓然出尘。方多病一时呆住,半响方想到:原来白日真的会见鬼……

  金有道一声怪叫,转身向白衣人扑去,白衣人衣袖轻摆,一柄长剑自袖中而露,露剑身半截,只这一摆一抬,剑尖所指,已逼得金有道不得不落向别处,伺机再来。

  方多病趁机退出战局,站在一旁不住喘气,心中又想:原来世上真有这种白衣飘飘的劳什子大侠,他妈的,他分明早就在一旁偷看,却偏偏要等到老子快死的一刻才出手救人,想要老子感激,老子却偏偏感激不起来。

  看了片刻,方多病突然想起,这似乎不是他第二次遇见这位白衣大侠,除了昨夜看见他一片衣角,去年冬天,他和李莲花在熙陵外树林中遇到古风辛袭击,李莲花逃进树林,也是在快死的时候,树林里有白衣人踏“婆娑步”击败古风辛,救了他们两条小命,难道眼前这个白衣飘飘,十分惹人讨厌的白衣人,就是那人?

  想及此处,方多病心中一凛—当年那人足踏“婆娑步”,那是“相夷太剑”李相夷的成名轻功,若眼前这人真是当年的白衣人,他和名震天下、传闻已在十年前落海而死的李相夷李大侠是什么关系?想及此处,不得不打点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地注意起白衣人和金有道的一战。

  金有道非常谨慎,不知是失去神智之后多了一种野兽般的直觉,或是身为武林高手的敏锐犹在,对付白衣人他非常小心,目光炯炯盯了白衣人许久,方才轻轻移动了一下位置。

  白衣人站住不动,持剑之手稳定至极,那长剑泫如秋水,泠泠映着方多病的左眉,居然便一直映着他的左眉,如此长的时间,剑刃不动不移,半分不差!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剑上功力!

  方多病为之咋舌,要说他是李相夷的弟子,李相夷就算活到今天也不过二十八,只怕培养不出这样的弟子,当然说不定人家十八岁纵横江湖的时候便已收了十几岁的徒弟,算到如今自然也就这么大了,但若是真的曾经收徒,以李相夷天大的名气,怎会无人知晓?

  要说这人是李相夷本人,李相夷早在十年前坠海死了,那事千真万确,证人众多,决不可能掺假,何况要是这人便是李相夷,一剑便把金有道宰了,根本不会僵持如此之久。若要说这人是李相夷的师兄师弟之流,年龄上倒是比较有可能……

  但听说相夷太剑却是李相夷自创的,如此似乎也说不通—莫非—这是李相夷的鬼魂?

  他心里胡思乱想,骤然金有道伏低身子如离弦之箭往白衣人双腿冲去,白衣人露在袖外的半截长剑一振,方多病只觉眼前一亮一暗,一片光华艳盛泉涌般乍开乍敛,竟令人忍不住只想再看一次,那是剑招么?是剑光、或只是一种幻相?他心里一瞬迷茫,一颗心刹那间悬空跌落,眼前只见那支泫如秋水的长剑不知如何拧了一个弧度,对着金有道当头斩下!

  “啪”的一声轻响,他瞬了瞬眼睛,只当必定看到脑浆迸裂、血流满地的情景,但白衣人这一剑斩下,只见金有道头顶有血,顿时瘫倒在地,却不见什么脑浆迸裂。

  方多病又眨了眨眼睛,才知这人竟用锋锐如斯的剑刃把金有道击昏了!这……这又是什么神奇至极的功夫?便在方多病瞠目结舌之际,那白衣人似是转头看了他一眼,持剑飘然而去。

  方多病又呆了半晌,目光方才落到金有道身上,金有道头顶被那一剑斩出一道又直又长的剑伤,却只是皮肉轻伤,是真力震动头脑,方才昏去。

  但那白衣人的内力着实并不如何了得,若是内力深厚的高手,要以剑刃击人头,决计不会击出剑伤和血来,如此说来,这人既不是李相夷、也不是李相夷的鬼魂,那究竟是谁?他一回头,却见两颗脑袋在后门探头探脑,正是李莲花和陆剑池。

  “你打昏了金有道?”李莲花遥遥地悄声问。

  方多病本能地点了点头,随即猛然摇头:“不不不,刚才那人你瞧见了没有?那个白衣人,使剑的。”

  李莲花摇头:“我到院子外的草垛里躲起来了,突然这里头没了声音,我便回来了。”

  陆剑池却是点了点头,声音仍有些发颤:“好剑法,我看见了,好剑法!惊才绝艳的剑!”

  方多病的声音也在发颤:“他妈的,这人虽然内功练得不好,单凭那一手剑招也可纵横江湖了,那人究竟是谁?”

  陆剑池摇了摇头:“我从未见过这种剑招,也不是武林各大门派常见的剑术,多半乃是自创。”

  方多病的声音慢慢低沉了下来:“我怀疑……那人和李相夷有关,只是想不出究竟怎么个有关法。”

  陆剑池大吃一惊:“相夷太剑?若是相夷太剑,自然有一剑退敌的本事,不过……”

  方多病叹气道:“这事也只有等你回武当山找你师父商量,看究竟如何处理,我们后生晚辈,想出主意也不作数。”

  李莲花连连点头,欣然道:“如今‘新四顾门’如日中天,李相夷若是死而复生,自是好极,必定普天同庆、日月生辉、人间万福、四海太平。”

  方多病“呸”了一声:“死而复生,妖鬼难辨,有什么好了?什么普天同庆……”三人嘴上说话,眼睛却都看着石寿村民围着石老,他们也并不理睬什么突然而来、突然而去的白衣剑客,未过多久,只见众人围成的圈子里渐渐流出鲜血。

  方多病说话越说越小声,脸色愈来愈骇然,突地众人都慢慢退开,圈子里的石老遍体鳞伤,满地鲜血,一颗头竟自不见了,不知被谁砍了头去,死在当场。

  陆剑池目瞪口呆,陆剑池瞠目结舌,李莲花满脸茫然,三人面面相觑,浑然不知为何事情会演变到此。

  正在三人茫然之际,石寿村村民有一人对昏死在地的金有道狂奔而来,自腰间拔出一把弯刀,对准金有道的脖子用力砍下,方多病大出意料之外,挥笛架开:“干什么?”

  “乌古咿呀路也……”那人咿呀作语,三人再度面面相觑,不想石老言词流畅,谈吐尚称文雅,石寿村民居然不通中原语言。

  另一位年迈的秃头老者叹息一声,缓步上前:“我来说明吧……这是石寿村的规矩……”

  李莲花三人静静地听那老人解释,原来石寿村民久在大山之中,自成一族,很少和外界人士交往,族中会中原语言者不多。

  而族长掌管全族生死拜祭大事,享受全族最好的待遇,手握大权,族里推选族长的唯一方法,是谁敢保管“人头神”的脑髓,谁就是族长。

  方才尸横就地的石老其实不是本族中人,只是他敢于掌管“人头神”的脑髓,所以村民向他称臣。“人头神”的脑髓附有恶灵,十分可怖,一旦附上人身,活人就会变成厉鬼,那是本族的守护灵、也是族里蒙受的诅咒,世世代代相传。

  十几年前,中原人入侵石寿村,“人头神”帮助他们杀死中原人,但“人头神”的诅咒并没有回到石老掌管的陶罐中去,这几年来不断有人变成“人头神”,族人早就怀疑石老是不是亵渎神灵,没有按照规矩拜祭,所以石老被迫在“人头神”出没的地方挂上鬼牌和符咒,将“人头神”的尸身放在他头颅附近。

  今天幸亏方多病一击打碎陶罐,才让族人发现那脑髓早已失落,陶罐里装的只是清水。

  “如果说—石老掌管‘人头神’的尸身和脑髓,他是一族之长,那要在客栈里放人头自然容易至极,但在那之后,他掌管的那一部分脑髓哪里去了?为什么客栈里会不断的出现‘人头神’?”方多病沉吟,“这个死老头到底想隐瞒什么?”

  “脑髓失落,族长就要受族人斩首之刑,他必定是在掩饰脑髓遗失这件事。”那白发老人道,“族人都在怀疑族长把‘人头神’的脑髓遗失在客栈里,但谁也找不到它,并且许多踏进客栈的人都无缘无故变成了‘人头神’,恶灵的诅咒真是可怕得很。”

  “那个……”李莲花插口道,“在那里。”

  三人同时一呆,一齐向李莲花看去,一顿之后,又一齐看向他所指的方向,疑惑、不信、讶异、诡秘,各种感觉充斥心底,李莲花所指的方向,是庭院中的那一口水井。

  “井……井里?”方多病张大了嘴巴,“你怎知在井里?”

  李莲花微微一笑:“我一直在想……就算许多年前是石老把那人头放在了客栈里,导致有人得病,或者是有人在客栈中敲烂了‘斑点妖怪’的脑袋,又导致了更多的人得病,但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为什么金有道也会得病?”

  他指了指二楼第三个房间:“他和同路的朋友住在三房之中,结果他得了怪病杀了他的朋友,而他朋友的尸身又被石寿村民吃了—既然是吃了,说明他的同路朋友并没有得病,否则也不会有人去吃他—所以会不会得病变成斑点妖怪,和房间无关,既然发生在客栈之中,起因又与房间无关,那只能与水源有关了……进入客栈里的人,有些用了客栈里的水,有些却没有用。”

  那白发老人十分激动,双手颤抖:“天……这很有道理,它就在水井之中!”

  他突地转身对方才要砍金有道头的那人说了一番言语,那人奔回村民之中,指手画脚,咿咿呜呜不断说话,料想正在转达李莲花方才的说辞。

  四人一起往井边走去,只见阳光恰好直射井底,清朗的井水中,一个碎裂的陶罐清晰可见,除了碎裂的陶罐,井底的枯枝和沉泥之中,隐隐约约有两截短短的白骨,此外陶罐底下尚有一块黑黝黝的凸起,不知是什么事物。

  陆剑池突道:“石老手上少了两根指头……”

  李莲花慢慢地道:“不错……不过里面还有件东西……那该是个剑柄。”

  他指着井底那个黑黝黝的凸起:“有人挥剑抢了石老的陶罐,掷在水井之中,石老既死,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人是谁……也许就是当年染病的中原保镖,也许不是。”

  “碎在井里的陶罐,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能让人得怪病?”方多病盯着那井底,“这水看起来很清。”

  李莲花探手入井口:“这水寒气很盛,比之山顶的湖水更胜三分,我想不管什么东西坠入这井中,必定很不容易变坏……”

  方多病恍然:“这是一口寒泉井,甚至是冷泉井。”

  李莲花点头:“这不就是石寿村最出名的东西么?”

  至此,陆剑池长长地呼出口气,石寿村“斑点妖怪”之谜已解,但压在心头窒闷的沉重之感未去,莽莽荒山,灿烂的野菊花盛开,景色宜人的恬静村庄,质朴单纯的村民,所隐藏的竟是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秘密,纵然谜团已解,却不令人感到欣慰愉快。

  方多病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武当山的陆大侠,虽然你剑法练得很好,对这江湖来说,你还差得远了。”

  身边石寿村的村民已围聚过来,议论一番之后,突地拾起井边的石块往井里掷去。白发老人解释道他们要填了这口井,李莲花连连点头,但金有道却不能留下让村民砍头取脑髓,正当不知如何是好,陆剑池开口道要将他带上武当山去给白木道长医治,李莲花欣然同意。

  方多病点头之余,暗暗担心,若是陆剑池看管不利,整座武当山都变成了斑点妖怪,个个死不瞑目要出江湖来惩奸除恶,岂非生灵涂炭、日月无光?不妙,日后路过武当山必要绕道,见武当弟子避退三舍,走为上计。

  正在盘算,突见李莲花皱眉沉思,方多病眨了眨眼睛,李莲花连连点头,方多病心中大笑,抱拳对陆剑池道:“如此此间事了,在下和李楼主尚有要事,这就告辞了。”

  陆剑池奇道:“什么事如此着急?”

  李莲花已经倒退遥遥走出去了三四丈:“呃……我和一文山庄的二钱老板约好了三日后在四岭比武……”

  陆剑池拱手道别,心中仍是不解:一文山庄的二钱老板,江湖上为何从未听说有这号人物?

  方多病溜得也不比李莲花慢,两人一溜烟奔回莲花楼,他瞪眼道:“不妙不妙,武当道士日后和斑点妖怪纠缠不清,惹不起、惹不起,快逃快逃!”

  李莲花叹气道:“我写信给你叫你带来的山羊呢?”

  方多病怒道:“是你自己迷路无端端把那破楼搬到这种鬼地方来,自己又舍不得那几头牛在山上吃苦,是你把牛放跑了,问我要什么山羊?”

  李莲花喃喃地道:“没有山羊,你来干什么?”

  方多病勃然大怒:“本公子救了你的命,难道还比不上两三头山羊?”

  李莲花叹了口气:“你又不能帮我把房子从这鬼地方拉出去……”

  方多病怒道:“谁说我不能?”

  李莲花欣然道:“你若能、那再好不过了。”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食狩村 七、陶土骷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门之花作者:方白羽 2千门之威作者:方白羽 3天龙八部作者:金庸 4千门公子作者:方白羽 5连城诀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