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女宅 一、祸机

女宅 一、祸机

所属书籍: 吉祥纹莲花楼

  秋风潇洒,香山的红叶自古散发迷人的风韵,如今经过“香山秀客”一番整理,理去败叶杂枝,越发是红得庄重浓郁,观之令人浑身舒畅。

  今年秋季,“香山秀客”玉楼春做东,宴请朋友秋赏香山红叶,此宴名为“漫山红”。玉楼春和金满堂乃是挚友,若说金满堂是江湖上最有钱的人,玉楼春大约可算第二,因此受他邀请前来观红叶的人,自然与众不同,比如说“舞魔”慕容腰,比如说“酒痴”关山横,比如说“皓首穷经”施文绝,比如说“冷箭”东方皓,比如说“一字诗”李杜甫等等等等。慕容腰舞蹈之技堪称天下第一,关山横喝酒之功约莫也不会在第二,施文绝自然是背书背得最多,东方皓的箭法最准,李杜甫的诗写得最好。这些人都是江湖之中奇人中的奇人,而其中有个凑数的叫做李莲花,玉楼春宴请他并非是为了他有一样什么技艺天下第一,而是为了谢他查破金满楼离奇死亡一事,特地请他吃饭。

  这些人虽然形貌不一,老少皆有,俊丑参差,高矮各异、但简而言之都是男人,是男人么,就喜欢女人——玉楼春特地将众人的居所安排在香山脚下一处也是天下绝妙无双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做女宅。

  女宅,顾名思义,便是有许多女子的宅院,简而言之,也就是妓院。不过这一处妓院和天下其他的妓院大大不同,这里的女子是玉楼春亲自挑选,以他喜欢“天下第一”的脾气,这里的女子个个有绝技在身,或吹箫、或弹琴、或刺绣,都有冠绝天下之称,因此寻常男子难以一亲芳泽,若非有玉楼春看得上眼的什么东西,否则寻常人是一脚……不,连半脚也踏不进女宅的大门。这里的女子也从不陪客过夜,除非她们心甘情愿,否则也就是喝喝酒,唱唱歌,划划船,世上庸俗之事,这些女子是断不相陪的。

  如今李莲花正端坐在这女宅之中,左边坐的是施文绝,那书呆子今日破例穿得整整齐齐,绝无半点污渍,听说前些日子去赶考,也不知考中没有;右边坐的人和施文绝大大不同,那人高冠金袍,蟒皮束腰,相貌俊美,脸上微略上了些脂粉,唇上涂着鲜艳的唇红。若是别个男人这般涂脂抹粉,众人定然作呕不已,但此人施起脂粉起来,竟是妖艳绝伦,别有一番风味,并不怎么惹人讨厌,这人正是慕容腰。关山横坐在慕容腰之旁,此人身高八尺,体重莫约有个二百五六十斤,犹如一个巨大的水桶,听说他有个弟弟叫做关山月,却是个英俊潇洒的美公子,也不知真的假的。关山横之旁坐的一黑衣人,骨骼削瘦,指节如铁,皮肤黝黑之极,却闪闪发光,浑身上下就犹如一支铁箭,这长得和箭甚像的人自然便是东方皓。东方皓之旁坐的那人一席青衫,相貌古雅,颔下留有山羊胡子一把,腰间插三寸羊毫一支,正是李杜甫。

  而施文绝之旁坐的那人一身朴素的布衣,虽然未打补丁,却也看得出穿了许久了——正是许多有钱的读书人最喜欢的那种,又旧又高雅的儒衫。那人的年纪也不太老,不过四十出头,一头梳得整齐的乌发,面貌温文尔雅,右手小指上戴有碧玉戒指一枚,只有这价值连城的小小碧戒,方才看得出主人富可敌国,是“香山秀客”玉楼春。

  这许多人坐在一起,自是为了吃饭,而此时酒菜尚未上来,玉楼春方才刚说了一番贺辞,此时拍拍手掌,这装饰华丽,种了许多稀世花草的宴庭中,后边丝弦声响,一个红衣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虽然说女宅之名天下皆知,大家也都深知其中女子必定个个惊才绝艳,但这红衣女子走出的时候,众人还是微微一震,心下都感吃惊。这出来的女子皮肤甚黑,但五官艳丽,身体高挑,一袭红衣裹在身上,只见曲线凹凸毕露,十分妩媚,犹如一条红蛇。只见她目光流动,突地对着慕容腰一笑,越发是妩媚动人到了极至。玉楼春道:“这位姑娘,名唤赤龙,精于舞蹈,过会儿跳起舞来,慕容兄可要好好指点一二。”转眼看慕容腰,却见他本来高傲自负的脸上流露出吃惊之色,仿佛女子赤龙深深震憾了他。

  施文绝低低地道了声:“妖女。”关山横哼了一声。“美女,美女!”李杜甫摇头晃脑,仿佛这等绝色只有他会欣赏,而如施文绝这等庸人自是绝不能领会的。正当几人为赤龙之妖微起骚动之时,清风徐来,带来一阵淡淡的芬芳,嗅之令人心魂欲醉,如兰惠、如流水、如明月,随着那芬芳的清风,一个白衣女子跟在赤龙之后,姗姗走了出来。这女子一出场,施文绝顿时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已不知身在何处,连东方皓都微微动容,李莲花“啊”了一声,玉楼春微微一笑:“这位是西妃姑娘,善于弹琴。”

  方才赤龙妩媚刚健,光彩四射,但在这位西妃映衬之下,顿时暗淡了三分。这位白衣女子容颜如雪,清丽秀雅,当真就如融雪香梅、梨花海棠般动人,正是施文绝心中朝思暮想的那种佳人,她又何尝不是世上千千万万男子梦中所想的那位女子?赤龙走出之时,众人议论纷纷,西妃姗姗而出,竟而一片寂静,男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神色各异,竟把赤龙忘得干干净净。

  等众人呆了好一阵子,施文绝痴痴地看着西妃,喃喃地问:“既然有西妃,不知尚有东妃否?”玉楼春脸色微变,随即一笑:“曾是有的,不过她已赎身。”施文绝叹道:“如此女子,真不敢想象世上竟还有一人和她一般美……”玉楼春道:“东妃之美,岂是未曾见过之人所能想象的?只是今日见不着了。”正在说话之际,西妃垂眉低首,退至一旁,调弦开声,轻轻一拔,尚未成调,已是动人心魂。赤龙斜眼看众人痴迷之状,身子一扭,随着西妃的弦声,开始起舞。

  西妃纤纤弱质,所弹的却是从未听过的曲调,赤龙的舞蹈大开大合,全无娇柔之美,别有一种狰狞妖邪之态,却是触目惊心,令人无法移目。她仿若并非一个人,而是一条浑身鳞片与天抗争的红蛇。自天下地地扭动,而又自下而上地挣扎,在扭曲的旋转之中那条红蛇苍白的骨骼狰狞爬上了天空,而她的血肉却被霹雳击碎,洒向了地面,痛苦、挣扎、成功和死亡交织在一起的舞蹈,竟无细腻纤柔的美感,却又让人忍不住微微发颤,从未见过女子如此跳舞,就如那红蛇的魂魄在那时依附在她身上……慕容腰的眉头越扬越高,目不转晴地看着赤龙,方才大家都看西妃,只有他仍是目不转晴地看着赤龙,他目中有光彩在闪。西妃的琴声如鼓,铮铮然充满箫煞之声,忽地赤龙扬声唱道:“锦襜褕,绣裆襦,强强饮啄哺尔雏。陇东卧穟满风雨,莫信龙媒陇西去。齐人织网如素空,张在野春平碧中。网丝漠漠无形影,误尔触之伤口首红。艾叶绿花谁翦刻,中藏祸机不可测。”

  施文绝和李杜甫同时“哎呀”一声,话语中充满惊诧和激赏之意,这是李贺的一首杂曲,叫做《艾如张》,很少听*****奏此曲,更不必说有人为之歌唱舞蹈。李贺的诗自是写得妙绝,而赤龙之舞更是让人震憾。一舞既毕,赤龙满身是汗,胸口起伏不已,慕容腰两声击掌,站了起来,赤龙就如扭蛇一般掠了过来,钻进了慕容腰怀里,嫣然一笑,将他按了下来。西妃抱琴轻轻站起,向众人施礼,悄然退出。玉楼春微微一笑:“不知各位觉得这两位姑娘如何?”

  “天姿绝色,世上所无……”施文绝仍是呆呆地看着西妃离去的方向,神魂颠倒,不知身在何处。慕容腰揽着赤龙,心里甚是快活,坐下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而关山横一会看看赤龙,一会探探西妃离去的方向,心猿意马,不知想要哪个好。东方皓凝视帘幕之后,不消说定是觉得西妃甚美。而李杜甫却是偷眼看着慕容腰怀里的美人,显然有些妒忌。玉楼春哈哈一笑,向赤龙道:“上菜吧。”

  赤龙自慕容腰怀里站起,前去通报上菜。几个男子心猿意马,都有些口干舌燥,施文绝呆了许久,看了李莲花一眼,却见他看着桌上插的那瓶鲜花发呆,似乎并没有怎么在意方才的两位美人,不仅心里嘀咕:这呆瓜连天仙都不瞧,这花朵哪有方才的人好看?李莲花却连施文绝瞪了他几眼都未曾察觉,呆呆地看了那花许久:“啊……”

  此声一出,大家都是一怔,不知他在“啊”些什么东西,玉楼春问道:“李楼主?”李莲花如梦初醒,猛地抬头只见众目睽睽都盯着他,吓了一跳:“没事、没事。”慕容腰嘴角微挑:“你在看什么?”慕容腰脾性傲慢古怪,出言直接就称“你”,也不与李莲花客套。李莲花歉然道:“啊……我只是想到这是有斑点的木槿……”

  “有斑点的木槿?”慕容腰不得其解,玉楼春也是一怔,各人都呆呆地看瓶中插花,过了一阵,忽的李杜甫道:“那不是斑点,那是摘花时溅上的泥土。”众人心中都“哦”了一声,暗骂自己蠢笨,居然突然和那呆子一起盯这再寻常不过的一朵花盯了那么久!玉楼春咳嗽一声:“这是玉某疏忽,是丫鬟不仔细,小翠!”他唤来婢女,将桌上的插花撤了,厨房送上酒水,筵席开始。第一道是茶水,端上来的是一杯杯如奶般浓郁白皙的茶水,也无甚香味,各人从未见过,端上喝了,也未喝出什么异样滋味,各自心里稀罕,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玉楼春看在眼里,微微一笑,也不解释。接着第二道就上甜点,杏仁佛手、蜂蜜花生之类,众人多不爱吃甜食,很少动筷,只有李莲花吃得津津有味。第三道便是琳琅满目,什么白扒当归鱼唇、碧玉虾卷、一品燕窝、白芷蝴蝶南瓜、菊花里脊、金烤八宝兔、金针香草鲑鱼汤等等等等,菜色艳丽,精致异常,如那白芷蝴蝶南瓜,究竟如何把南瓜整得五颜六色,绘成蝴蝶之形,施文绝是百思不得其解,但吃在口中,的的确确便是南瓜的滋味。李莲花对那金针香草蛙鲑鱼十分倾慕,拣了条金针仔细观看,大赞那金针结打得妙不可言。除了慕容腰、东方皓和李杜甫不喜喝鱼汤之外,每一样菜色其余众人都赞不绝口。在一番称谢和赞美之后,玉楼春撤了筵席,请各人回房休息,明日清早,便上香山观红叶。这武林第二富人的邀约自是非同小可,尤其肚里又装满了人家的山珍海味,各人自是纷纷答应,毫无异议。

  李莲花方才把那甜品吃了不少,回房之后便想喝茶,开门入房,他住的是女宅西面最边角的一处客房,突然看见房中人影一动,白衣赫然,一阵淡香袭来,方才筵席上人人倾慕的那位白衣女子西妃正从他床上爬了下来。李莲花目瞪口呆,一时不知是自己眼化花,或是白日见鬼,那位秀雅娴静、端庄自持的西妃,不得莲步姗姗地回她自己房间去了?怎会突然到了自己床上?

  西妃见他进门,脸上微微一红,这一红若是让施文绝见了,必是心中道: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化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等等等等,面上不免目痴神迷,有些不省人事之征兆。李莲花一呆之后,却是轻轻反手关上了门,报以微笑:“不知西妃姑娘有何事?”

  却见西妃怔怔地看着他,眼角眉梢颇为异样,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轻轻地低声问:“你……叫什么名字?”李莲花道:“李莲花。”西妃脸上又是微微一红:“今夜……今夜……我……我在这里过。”李莲花道:“啊?”西妃脸上艳若红霞:“我方才和她们打赌,输……输了。今晚我本要陪玉爷,但……但我下棋……下棋输给了赤龙姐姐。”她低下头,侧靠着屏风,十分害羞腼腆。李莲花恍然大悟,方才吃饭之时,女宅的女子们下棋打赌为戏,谁都想陪主子玉楼春过夜,西妃输了,便安排给了自己,转头看那床榻,果然已是铺得整整齐齐,连忙道:“今晚我睡地上。”西妃睁大了眼睛看他,似乎十分不可思议。李莲花从椅上抱下两团蒲团,往门口一搁,微笑道:“我给姑娘守门,姑娘不必害怕。”言罢躺下便睡。西妃怔怔地看着他,仿佛见了鬼一般,她见过的男子虽然不多,但能进得女宅来,也都是风流倜傥,潇洒多金的俊杰。能得她陪伴一晚,人人都当是莫大荣幸,她生性腼腆,男人们更是喜欢,说是轻薄起来越发有滋味,但这在从姐妹眼里最不成器的男人,见了她之后却抱了两团蒲团睡门口去了。

  他是没见过女人的小丑?还是心怀坦荡的君子?她识人不多,当真瞧不出来。李莲花在蒲团上躺了躺,突地爬起身来沏了两杯茶请她茶,过会儿他又爬起来打开高外的窗户关上床边的窗棂,再过会儿他将桌子收拾收拾,摸出块布来把桌椅柜子擦拭得干干净净,再把地扫了。扫地之时他从衣柜之下扫出几块白色干枯的蛇皮,大惊之色说此地居然有蛇,又将地扫了两次,确定无蛇,方才自己洗了个澡,洗了衣服,晾好衣服,高高兴兴地躺下睡觉。西妃先是被那句“有蛇”吓得魂不附体,过了良久坐在床上呆呆地看他扫地、洗衣……不知该说什么好,心中突然泛起一个古怪念头:若是嫁了此人,必定是会幸福的吧?

  这一夜,两人分睡两处,西妃本以为会一夜无眠,但却是迷迷糊糊睡去,还睡得很沉。日间醒来的时候李莲花已经离去,桌上却留着一壶热茶,还有一碟点心,那是每日早晨女宅的丫鬟们送来的晨点。她拥被坐在床上,呆了半晌,分明未发生任何事,却是心中乱极。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女宅 一、祸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鹿鼎记作者:金庸 2千门之雄作者:方白羽 3鸳鸯刀作者:金庸 4千门之花作者:方白羽 5书剑恩仇录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