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经声佛火 二、狭路相逢

经声佛火 二、狭路相逢

所属书籍: 吉祥纹莲花楼

  “云彼丘!云彼丘!师父!……”寂静寥落的百川院突然响起了一阵犹如狮吼虎鸣的声音,一个人先冲进纪汉佛的房间再从他的后门出来再冲进白江鹑的房间再从他的后门出来再从云彼丘的窗户闯了进去,一把抓住正在挥毫写字的云彼丘,大叫道:“师父!”

  云彼丘皱眉看着这个他遵照李相夷的教诲带大的徒弟,这个徒弟当然是郭祸。郭祸在十一岁那年被人送入四顾门门下,记名他的门下,但他自闭房中,即不能教他读书、也无法教他武功,往往是四顾门下其他师兄弟看他可怜,时时指点一二。这孩子秉性耿直纯良,悟性虽然不高,记性却很好,十年间这么东学一招,西学一棍,竟也练成一身扎实的武功。也是因为他对这孩子心存愧疚,加之李相夷最讨厌人惺惺作态,所以对郭祸种种鲁莽行为从不管束,现在他却有些后悔起来了——至少也该教教他,找人要从大门进来。“你不是回家了么?”

  “云彼丘,我娶了老婆了。”郭祸第一句先说这个。云彼丘苦笑之余,眼中微略带了一点黯淡之色,“那恭喜你了,为师确实没有想到,否则也该给你送礼。”郭祸泄气,“可是老婆又死了。”云彼丘一怔,“怎会……”郭祸抓住他,大声道,“我在家里见到了一个奇人!他叫李莲花,我前天突然想起来好像你和二师伯说过这个人,他是我家恩人,快告诉我他家住哪里,我和爹要带礼物去谢他。”

  “李莲花?”云彼丘尚未听懂这位鲁莽徒弟在兴奋些什么,心里却隐隐有一根弦一震——又是李莲花!正在郭祸连声催促、云彼丘心中盘算的时候,突然空气中掠过一阵焦味,一股淡淡的热气从窗口吹入,两人往外一看:百川院中一栋旧楼突然起火,那火势起得甚奇,熊熊火焰自窗内往外翻卷,就似房里的火已起得很大,只在这时才烧到房外来。

  “南飞,拿水来。”窗外朗朗声音响起,纪汉佛已经人在火场,指挥门下弟子取水救火。白江鹑如游鸭一般已经钻进房里去,有一人刚刚来到,面容青铁,鼻上一枚大痣,长着几条黑毛,这位相貌奇丑的男子便是石水。他不愧名“水”,数掌发出,掌风夹带一股冰寒之气,只闻“磁磁”之声,着火的房屋冒起阵阵白气,火势顿时压下。郭祸大喝一声,自云彼丘窗户跳出,和阜南飞一起手提数十斤水桶救火,过了大半个时辰,火势熄灭,黑烟仍直冲上天。“咯啦”一声,白江鹑自房里出来,纪汉佛见他脸色有些异样,眉心一皱,“如何?”

  “你自己进去瞧瞧,他奶奶的我快被烟呛死了。”白江鹑大力对着自己扇风,肥肥胖胖的脸上满是烟灰,“有个人死在里面。”纪汉佛眉头紧皱,“有个人?谁?”白江鹑的脸色不太好看,“就一肉团,怎么看得出是谁?他妈的,不知道是谁把死人皮也剥了,血淋淋的嫩肉还给火一烤,都成了烧鸡那样,鬼认得出是谁!”纪汉佛目中怒色一闪,白江鹑一抖——老大生气了,他乖觉的闪到一边,让纪汉佛和石水大步走进被火烧焦的房间。

  这是一栋藏书的旧楼,云彼丘少时读书成痴,加之他家境富裕,藏书浩如云海。四顾门解散,在百川院定居之后,他少时藏书已经遗失了很多,却还有一楼一屋。比较珍爱的藏书都在他如今的房间,而其余的书就藏在这栋楼里,也是因为藏书众多,所以火烧得特别快。纪汉佛踏进余火未尽的房间,那火焰却是从地板底下烧出来的,地面烧爆了一个缺口,下面是中空的,仍自闪烁火光。纪汉佛往下一探,只见在原本该是土地的地板底下,似是一条简陋的地道,火焰在地上蜿蜒燃烧,看那模样和鼻中所嗅的气息,那应该是油。而起火的那些油的尽头,隐约躺着一团事物,满身黑红,果是一个被撕去大半皮肤的死人。

  石水突然开口:“不是被人剥皮,是滚油浇在身上,起了水泡,脱衣服的时候连皮一起撕去了。”此人相貌丑陋,开口声音犹如老鼠在叫,吱吱有声,以至于即使是门下弟子,也是一见到他就怕。纪汉佛点了点头,下面火焰未熄,他五指一拂,五道轻风一一掠过地道下起火之处,很快磁磁数声,火焰全数熄灭。纪汉佛随一拂之势从那洞口掠下,轻飘飘落在油渍之旁,白江鹑在后面暗赞了一声“老大果然是老大”,他身躯肥胖,却是钻不过这个洞,在上头把风,看着纪汉佛和石水下了地道,往前探察。

  这是一条很简陋的地道,依据天然裂缝开挖,两人对着血肉模糊的尸体凝视了一阵,悚然而惊——这死者不但被剥去了皮,还被砍去了一只手掌,胸口似是还有一道伤口,死状惨烈可怖,她胸前有乳,应是一个女子。对视一眼,两人颇有默契的往前摸索,并肩前行。莫约往前走了二十来丈,身后的光亮已不可见,两人即使内力精湛,也已不能视物,通道里余烟未散,两人屏住呼吸,凭借耳力缓缓前进。如此前行了半柱香时间,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纪汉佛与石水都是一怔:这地道中居然还有人?两人静立通道两侧,只听从通道另一侧走来的人越走越近,鼻子里哼着歌,似乎在给自己壮胆,走到两人身前五尺处,那人突然问:“谁?”

  纪汉佛和石水心头一凛:此地伸手不见五指,来人步履沉重显然武功不高,他们二人闭气而立,决计不可能泄漏丝毫声息,也绝无恶意,来人竟能在五尺之前便自警觉,那是直觉、还是……两人正在转念,却听那人继续哼着歌慢慢前进,再走三五丈,突又站定,又喝一声“谁?”

  纪汉佛和石水各自皱眉,这人原来并不是发现他们两个,而是每走一段路就喊一声,不免有些好笑。纪汉佛轻咳一声,“朋友。”石水已掠了过去,一手往那人肩头探去,那人突然大叫一声“有鬼!”抱头往前就跑,石水那一探竟差了毫厘没有抓住,只得青雀鞭挥出,无声无息的把那人带了回来。一照面就能让石水挥出兵器的人,江湖中本有十个,这却是第十一个,只是此人显然丝毫不觉荣幸,惊惶失措,大叫有鬼。

  “朋友,我们并非歹人,只是向你请教几件事。”纪汉佛对此人挣脱石水一擒并不惊讶,缓缓的道,“第一个问题,你是谁?”那被石水青雀鞭牢牢缚住的人答道:“我是过路的。”纪汉佛嘿了一声,淡淡的问:“第二个问题,你为何会在这地道之中?”那过路的道:“冤枉啊,我在自己家里睡觉,不知道谁骑马路过我家门口,那马蹄那个重啊,震得地面摇摇晃晃,突然大厅地板塌了下去,我只是下来看看怎么回事……”纪汉佛和石水都皱起了眉头,石水突然开口,“你住在哪里?”那声音让来人“哇”的一声叫了起来,半晌才颤声道:“我……我我我是新搬来的,就住在路边,普渡寺门口。”纪汉佛略一沉吟,方才的确有郭祸策马而来,不免勉强信了一分,“你叫什么名字?”那人道:“我姓李……”

  石水突又插口,阴恻恻的道:“你的声音很耳熟。”那人陪笑,“是吗?哈哈哈哈……”纪汉佛淡淡的道:“第三个问题,你若真是如此胆小,为何敢深入地道如此之远?”他虽然不知地道通向何方,但距离普渡寺门口显然还有相当距离。那人干笑了一声,“我迷路了。”纪汉佛不置可否,显然不信。石水又阴森森的问了一句:“你是谁?”那人道:“我姓李,叫……叫……”石水青雀鞭一紧,他叫苦连天,勉强道:“叫……莲花。”

  “李莲花?”纪汉佛和石水都是大出意料之外,那人惭惭的觉得很是丢脸,石水青雀鞭一收,“原来是李神医。”他虽然说“原来是李神医。”,语气中却没有半点“久仰久仰”之意,就如说了一句“原来是这头猪。”李莲花却因说破了身份,解了误会,松了口气,微笑道:“正是正是。”纪汉佛淡淡的道“在下纪汉佛。”石水跟着道:“在下石水。”李莲花只得道:“久仰久仰……”纪汉佛道:“既然你我并非敌人,李神医可以告诉我等,你如何下到这地道之中、又是所为何事而来?”李莲花叹了口气,让纪汉佛抓住了把柄,想要摆脱真不容易,索性直说:“其实是因为,我今日给无了方丈治病,发生了一件事……”

  他把早上那事说了一遍,“我想……那树倒得奇怪……”纪汉佛淡淡的道:“声东击西。”李莲花点了点头,突又想到他看不到他点头,连忙道:“极是极是,纪大侠高明。”纪汉佛皱起眉头,李莲花的声音有些耳熟,却已记忆不起究竟是像谁的声音,听着他说“纪大侠高明”,只觉别扭之极,只听李莲花继续道:“普渡寺里平日最引人注目的是方丈禅室外那尊舍利塔……能将五丈来高的树梢一下弄断,一种可能是有一阵大风;另一种可能是被打下来的。除了大风之外,只有在同样五丈来高的舍利塔上,才有可能把树梢打断而不是把整棵树打倒。”顿了一顿,他又道:“舍利塔内藏高僧舍利子,位于普渡寺中心,平日塔边人来人往,我不知道里面怎么藏着有人,但是如果里面有人,他要在光天化日之下从只有五丈来高的舍利塔里出来,不可能不被人发现,所以——”

  “你的意思是:有一个人,不知为何在舍利塔中,他想要从里面出来,却又不想被人发现,所以打断大树,引得和尚们围观,他趁着和尚们注意力集中在断树上的时间,从塔里出来,逃走了?”石水冷冷的道,“令人难以置信,那人呢?”没有抓住人,无论什么理由都难以让石水信服,那舍利塔里曾经有人。李莲花苦笑,“这个……这个……大部分是猜测……”纪汉佛缓缓的道,“这倒不至于难以置信,石水,这里有一条地道。”石水哼了一声,“那又如何?”纪汉佛低沉的道,“你怎知这地道不是通向舍利塔?”石水一凛,顿时语塞。纪汉佛继续往隧道深处走去,“如果有一个人,他从藏书楼入口下来,沿着这隧道能走到舍利塔,打断大树,从舍利塔中逸出,再从百川院大门回去——你说不可能吗?”石水阴沉沉的问,“你说百川院里有奸细?”纪汉佛淡淡的道:“我不知道。”他突地问李莲花,“李神医单凭猜测,就能找到这条地道,倒也了不起得很。”李莲花啊了一声,“其实是因为普渡寺的柴房在冒烟,我出来的时候又看到舍利塔也在冒烟,突然觉得这两个地方是不是相通的……后来又看到百川院好像有栋房子也在冒烟,就想到这三个地方是不是都是相通的……”纪汉佛也不惊讶,“你是从哪里下来的?”

  李莲花有些被他逼得难以应付,目瞪口呆了半天,“我……”纪汉佛淡淡的道:“你想到普渡寺和百川院可能是相通的,所以找了个你觉得可能存在地道的地方,挖了个洞口,下来了,是么?”李莲花干笑一声,“啊……哈哈哈哈……”纪汉佛又淡淡的道:“这条地道的确通向百川院,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另一头是不是通向舍利塔?”李莲花顿了半天,只得叹了口气,“是。”纪汉佛缓缓的道:“李神医……若是我门主还在世,他定会将你骂至狗血喷头……”李莲花继续苦笑,“是……”石水也冷冰冰的道:“聪明人装糊涂,乃天下第一奇笨。”李莲花连声称是,满脸无奈。

  三人穿过天然缝隙形成的隧道,这隧道共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普渡寺柴房,另一个果是舍利塔。只是普渡寺的出口被柴火给牢牢压住,只有舍利塔的出口能够走通。舍利塔的出口是因为年代久远,铺底的石板断裂而成,柴房底下的出口似乎才是真正的出口,只是被普渡寺和尚堆了许多木柴在上面,却打不开。三人瞧明了地形,由原路返回百川院,李莲花突听纪汉佛道:“李神医,或者有人伤人之后从地道逃离,在我百川院地道入口,留有一具尸体。”李莲花大吃一惊,“尸体?”正当他说到尸体的时候,突觉右足踩到了什么东西,大叫一声,“有鬼!”石水青雀鞭应声而出,“啪”的一声卷住那条东西,微微一顿,淡淡的道,“不过是一块鸡骨。”李莲花啊了一声,“惭愧、惭愧。”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经声佛火 二、狭路相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鹿鼎记作者:金庸 2千门之门作者:方白羽 3飞狐外传作者:金庸 4侠客行作者:金庸 5千门之威作者:方白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