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血染少师剑 一、有友西来

血染少师剑 一、有友西来

所属书籍: 吉祥纹莲花楼

  “咕噜咕噜……”

  阿泰镇后山的一处竹林之中,有一座木质沧桑,雕刻细腻的木楼。那楼身上刻满莲花图案,线条柔和流畅,芙蕖摇曳,姿态宛然,若非其中有几块木板显而易见乃是补上的,此楼堪称木雕之中的精品杰作。

  此时这精品杰作的大门口放着三块石头,石头中间堆满折断拍裂的木柴,弄了个临时的小灶。柴火上搁着个粗陶药罐,药罐里放了不少药,正在微火之上作响,似乎已经熬了有一会儿了。

  石头之下仍生长着青草,可见这药灶刚刚做成,柴火也点燃不太久。粗陶的药罐十成新,依稀是刚刚买来,不见陈药的残渣反倒有种清新干净的光亮,药罐里头也不知熬的什么东西,山药不像山药、地瓜不像地瓜的在罐里滚着。

  熬药的人用青竹竹条和竹叶编了张软床,就吊在两颗粗壮的青竹中间,脸上盖着本书睡得正香。药罐里微微翻滚的药汤,飘散的苦药香气,随柴火晃动的暖意,以及竹林中飒然而过的微风……

  林中宁静,随那苦药不知何故飘散出一股安详的气氛,让人四肢舒畅。一只黄毛土狗眯着眼睛躺倒在那三块石头的“药炉”旁,两只耳朵半耷半立,看着像它也昏昏欲睡,但那微动的耳毛和那眼缝里精光四射的小眼珠子,显示出它很警觉。

  一只雪白的小蝴蝶悄悄地飞入林中,在“药炉”底下那撮青草上轻轻地翩跹,突地黄毛土狗的嘴巴动了一下,小蝴蝶不见了,它舔了舔舌头,仍旧眯着眼懒洋洋地躺在那里。竹床上的人仍在睡觉,林中微风徐来,始终清凉,阳光渐渐暗去,慢慢林中便有了些凉意。

  “汪!汪汪汪!汪汪!”突然那只黄毛土狗翻身站起,对着竹床上的人一阵狂吠。

  “嗯?哦……”只听“啪嗒”一声,那人脸上的书本跌了下来,他动弹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看着头顶沙沙作响的青竹叶,过了一会儿才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时辰到了?”

  黄毛土狗扑到他竹床边缘,努力露出一个狗笑,奋力摇着尾巴,发出“呜呜”的声音。

  从竹床上起来的人一身灰袍,袖角上做了补丁的地方也微微有了破损,但依然洗得很干净,晒得松软,不见什么褶皱,若非脸色白中透黄,若是他眉间多几分挺秀之气,这人勉强也算得上八分的翩翩佳公子。可惜此人浑身软骨,既昏且庸,连走路都有三分摸不着东南西北,显是睡得太多。

  药罐里的药此时刚好熬到剩下一半,他东张西望了一阵,终于省起,慢吞吞地回木楼去摸了一只碗出来,倒了小半碗药汤,慢吞吞地喝了下去。喝完之后,灰衣人看着趴在地上蹭背的那条大黄土狗,十分惋惜地道:“你若是还会洗碗,那就十全十美……”

  地上那条狗听而不闻,越发兴高采烈地与地上的青草亲热地扭成一团。

  灰衣人看着,忍不住微笑,手指略略一松,“当啷”一声那只碗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黄毛土狗一下子翻身而起,钻进灰衣人怀里,毛茸茸的尾巴在他手上直蹭。灰衣人蹲了下来,抚摸着黄毛土狗那硬挺的短毛,手指的动作略显僵硬,只听他喃喃地道:“你若是只母鸡,有时能给我下两个蛋,那就十……”那只狗头一转,一口咬在灰衣人手上,自咽喉发出极具恶意的咆哮。

  灰衣人的话微微一顿,笑意却更开了些,揉了揉那狗头,从怀里摸出块馍馍,塞进它嘴里。黄毛土狗一溜烟叼着馍馍到一旁去吃,他站起身来,拍了拍手。

  这灰衣人自然便是在京城一剑倾城的李莲花,那黄狗自然便是喜欢蹄髈的“千年狐精”。方多病在京城欢天喜地地迎娶美貌公主,自是无暇理会他这一无功名二无官位的狐朋*****,李莲花即便是要给驸马送礼都轮不到资格,此后要见驸马只怕大大的不易,于是他早早从京城归来,顺便带上了这只他看得很顺眼的“千年狐精”。

  天色渐晚,竹林中一切颜色渐沉暮霭,仿若幻去。李莲花站在莲花楼前,望着潇潇竹林。

  在他的眼中,有一团人头大小的黑影,他看向何处,那团黑影便飘到何处。微微皱眉揉了揉眼睛,这团鬼魅也似的黑影影响了他的目力。李莲花望着眼前的竹林,暮色竹林一片阴暗,却静谧至极,唯余遥遥的虫鸣之声,最外围的一弯青竹尚能染到最后一缕阳光,显得分外的青绿鲜好。

  以如今的眼睛,看书是不大成了,但还可以看山水。李莲花以左手轻轻揉着右手的五指,自刘府那一剑之后,除了眼前这团挥不去的黑影之外,一向灵活的右手偶尔无力,有时连筷子都提不起来。如今方是五月,到了八月,不知又是如何?

  “汪!汪汪汪汪!”叼着馍馍到一旁去吃的“千年狐精”突然狂吠起来,丢下馍馍窜回李莲花面前,拦在他前面对着竹林中的什么东西发怒咆哮。

  “嘘——别叫,是好人。”李莲花柔声道,“千年狐精”咆哮得小声了点,却依然虎视眈眈。

  一人自黑暗中慢慢走了出来,李莲花微微一怔,当真有些意外了:“是你。”

  来人轻轻咳嗽了两声:“是我。”

  “我尚未吃晚饭,你可要和我一起到镇里去吃阳春面?”李莲花正色道,“你吃过饭没有?”

  来人脸现苦笑:“没有。”

  “那正好……”

  来人摇了摇头:“我不饿,”他缓缓地道,“我来……是听说……少师剑在你这里。”

  李莲花“啊”了一声,一时竟忘了自己把那剑收到何处去了,冥思苦想了一阵,终于恍然:“那柄剑在衣柜顶上。”

  眼见来人诧异之色,李莲花本想说因为方多病给它整了个底座,横剑贡在上面,找遍整个吉祥纹莲花楼也找不到如此大的一个柜子能收这柄长剑,只得把它搁在衣柜顶上,但显然这种解释来人半点也不爱听,只得对他胡乱一笑。

  “我……我可以看它一眼么?”来人低声道,容色枯槁,声音甚是凄然。李莲花连连点头,“当然可以。”他走进屋里,搬来张凳子垫脚,自衣柜顶上拿下那柄剑来,眼见来人惨淡之色,他终是忍不住又道,“那个……那个李相夷已经死了很久了,你不必——”

  “铮”的一声脆响!

  李莲花的声音戛然而止,“啪”的一声一蓬碎血飞洒出去,溅上了吉祥纹莲花楼那些精细圆滑的刻纹,血随纹下,血莲乍现。

  一柄剑自李莲花胸口拔出,“当啷”一声被人扔在地上,来人竟是夺过少师剑,拔鞘而出,一剑当胸而入,随即挫腕拔出!千年狐精的狂吠之声顿时惊天动地,李莲花往后软倒,来人一把抓住他的身子,将他半挂在自己身上,趁着夜色飘然而去。

  “汪汪汪汪汪汪……”千年狐精狂奔跟去,无奈来人轻功了得,数个起落已将土狗遥遥抛在身后,只余那点点鲜血湮没在黯淡夜色之中,丝毫显不出红来。

  星辉起,月明如玉。随着二人一狗地渐渐远去,竹叶沙沙,一切依旧是如此宁静、沁凉。

  数日之后,清晨。

  晨曦之光映照在阿泰镇后山半壁山崖上,山崖顶上便是那片青竹林,因为山势陡峭,故而距离阿泰镇虽然很近,却是人迹罕至。

  今日人迹罕至的地方来了个青衣黑面的书生,这书生骑着一头山羊,颠着颠着就上了山崖,也不知他怎的没从山羊背上掉下来。

  山羊上了山顶,书生嗅着那满山吹来的竹香,很是惬意地摇晃了几下脑袋,随后霹雳雷霆般地一声大吼:“骗子!我来也!”

  满山萧然,空余回音。黑面书生抓了抓头皮,这倒是奇怪也哉,李莲花虽然是温吞,倒是从来没有被他吓得躲起来不敢见人过。运足气再吼一声:“骗子?李莲花?”

  “汪汪汪——汪汪汪汪——”竹林中突然窜出一条狗来,吓了黑面书生一跳,定睛一看,只是一只浑身黄毛的土狗,不由得道:“莫非骗子承蒙我佛指点,竟入了畜生道,变成了一只狗……”

  那只土狗扑了上来,咬住他的裤管往里便扯。好大的力气!这黑面书生自然而然便是“皓首穷经”施文绝了,他听说方多病娶了公主当老婆,料想自此以后绝迹江湖,安心地当他的驸马,特地前来看一眼李莲花空虚无聊的表情,却不料李莲花竟然躲了起来。

  “汪汪汪——”地上的土狗扯着他的裤管发疯,施文绝心中微微一凛,竹林的微风中飘来的除了飘渺的竹香,还夹杂着少许异味。

  血腥味!

  施文绝一脚踢开那土狗,自山羊背上跳下,往里就奔。冲入竹林,李莲花那栋大名鼎鼎的莲花楼赫然在目,然而楼门大开,施文绝第一眼便看到——

  蜿蜒一地的血,已经干涸的斑驳的黑血,自楼中而出,自台阶蜿蜒而下,点点滴滴,最终隐没入竹林的残枝败叶。

  施文绝张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血痕:“李……李莲花?”楼中无人回应,四野风声回荡,潇潇作响,“李莲花?”施文绝的声音开始发颤,“骗子?”

  竹林之中,刚才威风凛凛扯他裤管的土狗站在风中,蓦地竟有了一股萧萧易水的寒意。施文绝倒抽一口凉气,一步一步缓缓走入楼中。

  莲花楼厅堂中一片血迹,墙上溅上一抹碎血,以施文绝来看,自是认得出那是剑刃穿过人体之后顺势挥出的血点。地上斑驳的血迹,那是有人受伤后鲜血狂喷而出的痕迹,流了这么多血,必然是受了很重的伤,也许……

  施文绝的目光落在地上一柄剑上,那柄剑在地上熠熠生辉,光润笔直的剑身上不留丝毫痕迹,纵然是跌落在血泊之中也不沾半点血水,它的鞘在一旁,地上尚有被沉重的剑身撞击的痕迹。

  施文绝的手指一寸一分地接近这柄传说纷纭的剑,第一根手指触及的时候,那剑身的清寒是如此的令人心神颤动。它是一柄名剑,是一位大侠的剑,是锄强扶弱、力敌万军的剑,是沉入海底丝毫未改的剑……

  剑,是剑客之魂。少师剑,是李相夷之魂。但这一地的血……施文绝握剑的手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难道它——莫非它——竟然杀了李莲花?是谁用这柄剑杀了李莲花?是谁?是谁……

  施文绝心惊胆战,肝胆俱裂。不过数日,百川院、四顾门、少林峨眉武当等江湖中帮派都已得到消息:吉祥纹莲花楼楼主李莲花遭人暗算失踪,原因不详。

  小青峰上,傅衡阳接到消息已有二日,他并不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人,但也不算太慢。李莲花此人虽然是四顾门医师,却甚少留在四顾门中,近来四顾门与鱼龙牛马帮冲突频繁,此人也未曾现身,远离风波之外。经过龙王棺一事傅衡阳已知此人聪明运气兼而有之,绝非寻常人物,此时却听说他遭人暗算失踪,生死不明,心头便有一股说不出的古怪。能暗算得了李莲花的人,究竟是什么人物?

  与此同时,百川院中——施文绝正在喝茶。他自然不是不爱喝茶,但此时再绝妙的茶喝进他嘴里都没有什么滋味。他已在百川院中坐了三天,纪汉佛就坐在他旁边,白江鹑在屋里不住地走来走去,石水盘膝坐在屋角,也不知是在打坐、或是在领悟什么绝世武功。

  屋内寂静无声,虽然坐着许多人,却都是阴沉着脸色,一言不发。过了大半个时辰,施文绝终于喝完了他那一杯茶,咳嗽一声说了句话:“还没有消息?”

  白江鹑轻功了得,走路无声无息,闻言不答,又在屋里转了三五个圈,才道:“没有。”

  施文绝道:“偌大百川院,江湖中赫赫有名,人心所向,善恶所依,居然连个活人都找不到……”

  白江鹑凉凉地道:“你怎知还是活人?阿泰镇那我看过了,就凭那一地鲜血只怕人就活不了,要是他被人剁碎了拿去喂狗,即便有三十个百川院也找不出个活人来。”施文绝也不生气,倒了第二杯茶当烈酒一般猛灌,也不怕烫死。

  “江鹑。”纪汉佛沉寂许久,缓缓开口,说的却不是李莲花的事,“今天早晨,角丽谯又派人破了第七牢。”

  白江鹑那转圈转得越发快了,直看得人头昏眼花,过了一会,他道:“第七牢在云颠崖下……”

  天下第七牢在云颠崖下,云颠崖位于纵横九岳最高峰纵云峰上,纵云峰最高处称为云颠崖,其下万丈深渊,第七牢就在那悬崖峭壁之上。这等地点,如无地图,不是熟知路径之人,绝不可能找到。佛彼白石四人之中,必有人泄露了地图。

  纪汉佛闭目而坐,白江鹑显是心烦意乱,石水抱着他的青雀鞭阴森森坐在一旁,这第七牢一破,莫说百川院,江湖皆知“佛彼白石”四人之中必然有人泄露地图,至于究竟是有意泄露,或是无意为之,那就只能任人评说了。一时间江湖中关于“佛彼白石”四人与角丽谯的艳史横流,那古往今来才子佳人生死情仇因爱生恨甚至于人妖相恋的许多故事四处流传,人人津津乐道,篇篇精彩绝伦。

  “江鹑。”纪汉佛睁开眼睛,语气很平静,“叫彼丘过来。”

  “老大——”白江鹑猛地转过身来,“我不信、我还是不信!虽然……虽然……我就是不信!”

  “叫彼丘过来。”纪汉佛声音低沉,无喜无怒。

  “肥鹅。”石水阴沉沉地道,“十二年前你也不信。”

  白江鹑张口结舌,过了好一会儿,恶狠狠地道:“我不信一个人十二年前背叛过一次,十二年后还能再来一次。”

  “难道不是因为他背叛过一次,所以才能理所当然地再背叛一次?”石水阴森森地道,“当年我要杀人,说要饶了他的可不是我。”

  “行行行,你们爱窝里反我不介意,被劫牢的事我没兴趣,我只想知道阿泰镇后山的血案你们管不管?李莲花不见了,你们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不在乎早说,我马上就走。”施文绝阴森森地道,“至于你们中间谁是角丽谯的内奸,时日一久,自然要露出狐狸尾巴,百川院好大名声,标榜江湖正义,到时候你们统统自裁以谢罪江湖吧!”他站起身来挥挥衣袖便要走。

  “且慢!”纪汉佛说话掷地有声,“李楼主的事,百川院绝不会坐视不理。”他一字一字地道,“能暗算李楼主的人,世上没有几个,并不难找。”

  “并不难找?并不难找?”施文绝冷笑,“我已经在这里坐了三天了,三天时间你连一根头发也没有给找出来,还好意思自吹自擂?三天功夫,就算是被扔去喂狗,也早就被啃得尸骨无存了!”

  “江鹑。”纪汉佛站起身来,低沉地道,“我们到蓼园去。”

  蓼园便是云彼丘所住的小院子,不过数丈方圆,非常狭小,其中两间小屋,屋中都堆满了书。白江鹑一听纪汉佛要亲自找上门去,已知老大动了真怒,此事再无转圜,他认定了便是云彼丘,这世上其他人再说也是无用,当下噤若寒蝉,一群人跟着纪汉佛往蓼园走去。

  蓼园之中一向寂静,地上杂乱地生长着许多药草,那都是清源山天然所生,偏在云彼丘房外生长旺盛。那些药草四季依季节花开花落,云彼丘从不修剪,也不让别人修剪,野草生得颓废,颜色黯淡,便如主人一样。

  众人踏进蓼园,园中树木甚多,扑面一阵清凉之气,虫鸣之声响亮,地方虽小,却是僻静。虫鸣之中隐隐约约夹杂着有人咳嗽之声,那一声又一声无力的咳嗽,仿若那咳嗽的人一时三刻便要死了一般。

  施文绝首先忍耐不住:“云彼丘好大名气,原来是个痨子。”

  纪汉佛一言不发,那咳嗽之声他就当作没听见一般,大步走到屋前,也不见他作势,但见两扇大门蓦地打开,其中书卷之气扑面而来。施文绝便看见屋里到处都是书,少说也有千册之多,东一堆、西一摞,看着乱七八糟,却竟是摆着阵势,只是这阵势摆开来,屋里便没了落脚之地,既没有桌子、也放不下椅子,除了乱七八糟的书堆,只剩一张简陋的木床。

  那咳嗽得仿佛便要死了一般的人正伏在床上不住地咳,即使纪汉佛破门而入他也没太大反应:“咳咳……咳咳咳……”咳得虽然急促,却越来越是有气无力,渐渐地根本连气都喘不过来一般。

  纪汉佛眉头一皱,伸指点了那人背后七处穴道。七处穴道一点,体内便有暖流带动真气运转,那人缓了口气,终于有力气爬了起来,倚在床上看着闯入房中的一群人。这人鬓上花白,容颜憔悴,却依稀可见当年俊美仪容,正是当年名震江湖的“美诸葛”云彼丘。

  “你怎么了?”白江鹑终是比较心软,云彼丘当年重伤之后一直不好,但他武功底子深厚,倒也从来没见咳成这样。门外一名童子怯生生地道:“三……三院主……四院主他……他好几天不肯吃东西了,药也不喝,一直……一直就关在房里。”

  纪汉佛默默地看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彼丘又咳了几声,静静地看着屋里大家一双双的鞋子,他连纪汉佛都不看:“一百八十八牢的地图,是从我屋里不见的。”

  纪汉佛道:“当年那份地图我们各持一块,它究竟是如何一起到了你房里的?”

  云彼丘回答得很干脆:“今年元宵,百川院上下喝酒大醉那日,我偷的。”

  纪汉佛脸上喜怒不形于色:“哦?”

  云彼丘又咳了一声:“还有……阿泰镇吉祥纹莲花楼里……李莲花……”

  此言一出,屋里众人的脸色情不自禁都变了,佛彼白石中有人与角丽谯勾结,此事大家疑心已久,云彼丘自认其事,众人并不奇怪,倒是他居然说到了李莲花身上,却让人吃惊不已。施文绝失声道:“李莲花?”

  “李莲花是我杀的。”云彼丘淡淡地道。

  施文绝张口结舌,骇然看着他。纪汉佛如此沉稳也几乎沉不住气,沉声喝道:“他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他?尸体呢?”

  “我与他无冤无仇。”云彼丘轻轻地道,“我也不知为何要杀他,或许我早已疯了。”他说这话,神色居然很镇静,倒是半点不像发疯的样子。

  “尸体呢?”纪汉佛终是沉不住气,厉声喝道,“尸体呢?”

  “尸体?”云彼丘笑了笑,“我将他的尸体……送给了角丽谯。”他喃喃地道,“你不知道角丽谯一直都很想要他的尸体么?李莲花的尸体,是送角丽谯最好的礼物。”

  “铮”的一声,石水拔剑而出,他善用长鞭,那柄剑挂在腰上很久,一直不曾出鞘。上一次出鞘,便是十二年前一剑要杀云彼丘,事隔十二年,此剑再次出鞘,居然还是要杀云彼丘。眼见石水拔剑,云彼丘闭目待死,倒是神色越发镇定,平静异常。

  “且慢。”

  就在石水一剑将出的时候,白江鹑突然道:“这事或许另有隐情,我始终不信彼丘做得出这种事,我相信这十二年他是真心悔悟,何况他泄露一百八十八牢的地图、杀害李莲花等等,对他自己毫无好处……”

  “肥鹅,他对角丽谯一往情深,那妖女的好处,就是他的好处。”石水阴测测地道,“为了那妖女,他背叛门主抛弃兄弟,死都不怕,区区一张地图和一条人命算得上什么?”

  白江鹑连连摇头:“不对!不对!这事有可疑,老大。”他对纪汉佛瞪了一眼,“能否饶他十日不死?反正彼丘病成这样,让他逃也逃不了多远,地图泄露乃是大事,如果百川院内还有其他内奸,彼丘只是代人受过,一旦一剑杀了他,岂非灭了口?”

  纪汉佛颔首,淡淡地看着云彼丘:“嗯。”他语气沉稳凝重,缓缓地道,“这件事一日不水落石出,你便一日死不了,百川院不是滥杀之地,你也非枉死之人。”

  云彼丘怔怔地听着,那原本清醒的眼神渐渐显得迷惑,突然又咳了起来。

  “老大。”石水杀气腾腾,却很听纪汉佛的话,纪汉佛既然说不杀,他还剑入鞘,突然道,“他受了伤。”

  纪汉佛伸出手掌,按在云彼丘顶心百会穴,真气一探,微现诧异之色。白江鹑挥袖扇着风,一旁看着,施文绝却很好奇:“他受了伤?”

  “三经紊乱,九穴不通。”纪汉佛略有惊讶,“好重的内伤。”

  屋中几人面面相觑,云彼丘多年来自闭门中,几乎足不出户,却是何时、在哪里受了这么重的伤?打伤他的人是谁?纪汉佛凝视着云彼丘,这是他多年的兄弟,也是他多年的仇人。

  这张憔悴的面孔之下,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他在隐瞒什么?又为谁隐瞒?

  云彼丘坐在床上只是咳嗽和喘息,众目睽睽,他闭上眼睛只作不见,仿佛此时此刻,即使石水剑下留人,他也根本不存继续活下去的指望和期盼。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血染少师剑 一、有友西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神雕侠侣作者:金庸 2天龙八部作者:金庸 3千门(云襄传小说原著)作者:方白羽 4鹿鼎记作者:金庸 5白马啸西风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