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纸生极乐塔 二、第二张纸

纸生极乐塔 二、第二张纸

所属书籍: 吉祥纹莲花楼

  鲁方“遗落”的那件衣裙现在就卷在方多病屋里的被子中,轻容轻薄至极,宛如无物,卷在被中半点看不出来。至于衣裳里揣着何物,昨夜回来得太晚,他又不敢点灯来看,索性与纸条一起往柜中一丢——量谁也不敢斗胆来开他的柜子。

  今日方多病和各位大人寒暄之后发现夜已过半,他回到房里,关上门点亮油灯,把除了那衣裳以外的东西从柜子里拿了出来。

  轻容乃是罩衫,一般没有衣袋,这件自然也没有,那东西并不是放在衣兜里的,而是挂在衣角上的。

  那是一支翡翠簪子。

  簪子圆润柔滑,雕作孔雀尾羽之形,华丽艳美,纹路精细异常。方多病看这簪子看得呆了,倒不是惊叹这东西价值连城,而是这是只男人用的簪子,这是男簪,不是女簪。

  不过……方氏富甲一方,他也从来没见过如此华丽的发簪,纵然是他的大姨子小姨子只怕也没有像这样的东西,一等一的选料、一等一的手艺,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轻容上只勾有一支簪子,并无他物,正如鲁方所说,这件衣裳是崭新的,不似有人穿过的模样。方多病拎起那条挂在花廊上的绳索,那绳索是用撕开的碎布三股拧成一股编的,还编得像模像样。昨日他被点了二十八处穴道,如今过了一日,气血已通,当下抓住绳索略一用力,这绳索居然吃受得住,要用这条绳索勒死或吊死一个人绰绰有余,它却为何用来吊一件衣裳?要吊一件轻容,只怕三两根头发就够了,何必辛辛苦苦地拧绳索?

  古怪、古怪……

  方多病将簪子和绳索丢进柜中,又把那张纸条摸出来端详。

  这纸条他昨日已经看过了,里面的确也写着几个字,却不是什么什么上一下一、上二下二的,纸条里写着两个字“九重”,然后就没有了。方多病拿着纸条按着上面的折痕叠了几下,果然可以轻松拼成一个方块,方块上也划着几条线条,位置和李莲花那个差不多,不知所谓。

  风吹烛火,火光一阵摇晃。方多病收起纸条,窗外回廊悬着几盏灯笼,风中飘动,红光很是黯淡,他揉了揉鼻子,长夜漫漫,独坐无聊,还是翻本书出来看看,他方大少虽然不拘小节,却是文武双全满腹经纶,绝不单会舞刀弄枪而已。

  这房里有个书柜,方多病慢吞吞地走过去,抬起头对书目瞧了几眼,只见书架上放着数十本书,大都是《诗经》、《论语》之流,在一排书目之后,隐隐约约横搁着什么东西。他探手到书本后面,把藏在后头的东西拽了出来,抖了抖。

  灯下微略飘了阵灰尘起来,这东西显然放在这里有段时间了,方多病嫌弃地将它拎远点挥了挥,等灰尘散尽以后仔细一瞧——这也是本书。

  模样是书,倒并非真的是一本书,而是本装订好的册子。方多病将油灯拿了过来,这书上却无什么春宫淫画,也不是什么武功秘籍,令他失望得很。

  册子上许多页都是空空荡荡,一个字没有,任烟熏火烤都没见什么字,只在开头那页写了三个大字“极乐塔”,第二页画了一些依稀是莲花、珠子、贝壳之类的东西,那笔法差劲得很,比之他的神来之笔自是远远不如,比之李莲花的鬼画符也尚差三分,除了莲花、贝壳之外,第三页还画了六只奇形怪状的鸟,此外空空如也,一个字也没了。

  方多病把那册子翻看了三五遍,实在无啥可看,只得往旁一丢,人往床上一躺,眼睛还没闭上,突见梁上影子一晃,有人影自屋顶上飘然而去。

  方多病飞身而起,一时惊呆了,他在房里翻看东西,却不防居然有人能在这等时分、这种地方伏在屋顶窥视,最重要的是他竟没听到半点动静——这世上当真有此能人?

  那人是谁?他看到了什么?这人就是偷了鲁方他老婆的衣服又故意挂在木桥上的人?如果这人有如此武功,又为何要做这等无聊的事?

  方多病呆了一阵,忍不住全身起了一阵寒意,这人知道那件衣服在他这里,若是明天传扬出去,他要如何对鲁方解释?过了一会,他纵身而起,上了房梁,房梁上满是灰尘,没有人落脚的痕迹,再抬头望去,屋上有个天窗。他悄悄从天窗钻了出去,伏在自己房顶上,凝目向下望去。

  房里灯火明亮,自己没有防备,若是不怕被巡逻的侍卫发现,躲在此处tou窥也未尝不可,但是——方多病发现天窗之下有数根房梁挡住视线,房里虽然明亮,却并不容易看清底下的状况。转头再看房顶,房顶上久经风吹日晒,尘土有些已积成了泥土,只看得出隐约有擦过的痕迹,却看不出脚印。

  方多病轻轻一个翻身,落入天窗之中,十指攀住窗沿,一目扫去,心里微微一沉——他刚才在房顶上伏过,留下的痕迹却比原先在房顶上的深多了。

  莫非方才屋上那人真能身轻如燕?方多病松开手指,自天窗跃下,越想越是糊涂,转过身来,呆呆地在桌边坐下。烛影继续摇晃,随即轻轻爆了一个烛花,方多病给自己倒了杯茶,突然一怔——方才自己的影子是在自己左手边,现在影子却跑到右手边去了。

  油灯——从右边变到了左边。谁动了油灯?

  方多病顺着左边看过去,身上的冷汗还没干,突然又觉得更冷了些。那本鬼画符一样的册子,被他随手扔在另一张太师椅上,此时却不见了。

  他蓦地站起,僵硬地站在屋中,游目四顾,将屋里样样东西都看了一遍——床榻上整整齐齐,书柜上的书和方才一样乱七八糟,他带来的几件衣裳依旧横七竖八地丢在打开的箱中,一切似乎都和原来一模一样。

  只是一本册子不见了。

  方多病一身武功,在江湖中闯荡,不知经历过多少稀奇古怪的场面,死里逃生过三五回,从来没有一次让他冒出这么多冷汗。

  没有尸体,只是不合理。这里是景德殿,被盗的女裙,吊颈的绳索,tou窥的人影,消失的小册子……

  仿佛在景德殿中,皇城内外,飘荡着一个难以阻挡的影子,那影子正一步一步做着一件阴森可怖、充满恶意的事,如果让他完成了,必定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但谁也不知道他是谁,谁也不知道他正在做的是什么。

  方多病转过身来打开柜子,柜子里的发簪和绳索还在,不知是因为他伏在天窗看不清楚东西在哪,或是他故意将东西留下,反正那本册子不见了,玉簪子和绳子还在。

  床上一如原状,显然女裙还在里面。那本小册子虽不知是什么东西,但在他心中一定比自己在昨天晚上捡到的东西重要得多。

  他奶奶的!方多病重重坐了下来,咬牙切齿,老子在这里撞鬼,死莲花不知在哪里风流快活,等老子从这里脱身,定要放火将莲花楼烧了,看死莲花如何将它补好!

  窗外的暗红灯笼仍在摇晃,今夜风还不小。

  风很大的时候,鲁方正坐在屋里对着空荡荡的桌子发呆。

  那件衣服其实是给他小妾的,不过这对鲁大人来说不算什么太大区别,他做官胆小,倒也不敢贪赃枉法,一件轻容等价黄金,他买不起。但为何会有人知道他有这件衣服,又无声无息地从他这里偷了去,他真是死活想不透。

  何况是到景德殿这种地方来偷。

  这难道只是个巧合?那件衣服的来历……鲁方心中正自发毛,惴惴不安,突然听到窗外有窸窣之声。他向外一看,蓦地瞪大眼睛,口角瑟瑟发抖,全身僵直,差点没厥过去——

  窗外的花园之中,有一团东西在爬。

  那东西穿着衣服,是个人形,有些许毛发,姿态古怪地在地上扭动,仿佛全身扁平地在地上蹭,肩头四肢却又时不时向四面八方蠕动,与“他”前行的方向又不一致。

  “咯咯……”鲁方喉头发出古怪的声音,惊恐过头反而胡言乱语,全然不知自己该干什么,想哭又想笑,“哈哈……”

  那团人形的东西蓦地转过头来,鲁方只见阴暗的花丛中一双眼睛发着绿光,那万万不是人的眼睛,在那个“头”的颈侧还有团硕大的肉团不住扭动,模样既可怖又恶心。

  “哈哈哈哈……”鲁方指着那东西顿时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那团古怪的东西穿着的也是件女裙,崭新的女裙上沾满了泥巴和枯枝碎叶,他见过那裙子、他见过那裙子!

  他知道是谁偷了他的轻容了!是鬼是鬼!是那个死在极乐塔中的女鬼!

  哈哈哈哈,鲁方笑得往地上一坐,既然女鬼索命来了,那李菲还逃得了吗?哈哈哈哈哈哈……

  鲁方这厢在屋里狂笑,声传四野,很快侍卫婢女便匆匆赶来,只见鲁大人坐在地上,笑得涕泪齐流,口吐涎水,不由大惊,齐声惊叫:“鲁大人!”

  那与鲁方交好的李菲李大人也匆匆赶到,方多病道路不熟,绕了几条冤路才找到鲁方的屋子,顿时与旁人一起目瞪口呆地看着鲁方发疯。

  鲁方真的疯了。

  这读书人发疯也发得别具一格,这位鲁大人咯咯直笑,直到全身脱力,便是不说话。方多病张口结舌、莫名其妙,他斜眼瞟见李菲那张本来就白的猴脸,变得越发惨白,大夫赶到之后,众人将鲁方扶到床上,经过一番医治,将鲁方自咯咯直笑医到笑面无声,却始终不解这好端端的人怎会突然发疯?

  方多病转头向窗外张望,他有种直觉,鲁方多半是看到了什么。他没看到究竟是什么东西上了他的屋顶,盗走了那本册子,鲁方或许看到了,然后他就疯了。莫非老子没瞧到也是件好事?方多病悻悻然,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鲁方发疯的事隔日便传得沸沸扬扬,景德殿中气氛本就微妙,此时人人自危,不知鲁方是否中了邪,万一那邪仍在殿里转悠,一旦摸黑撞上了自己,岂非晦气之极?顿时殿内那烧香拜佛的风就起来了,有些人拜的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有些人拜的是阿弥陀佛如来佛祖,还有些人拜的是什么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迦叶、摩诃俱希罗等诸大弟子,端的是博学广识、精通佛法。

  方多病恭恭敬敬地在房里挂了张少林寺法空方丈的画像,一本正经地给他烧了三柱清香,心中却想那死莲花不知去了何处,早知老子会在这里撞鬼,当初就该在那乌龟窝里喝酒喝到死莲花家破人亡才是,怎可轻易就走了?失策、大大的失策。

  方多病烧完香后,被婢女请到偏厅,说是有要事要宣布。正厅里站着一排人,前面有几个公公站着,看模样都是内务府的人。

  “内务府已请了最好的法师,这就会到景德殿做法,还请诸位不必紧张。”景德殿也归宫中内务府管理,不过这里的食宿十分简单,看不到什么皇宫大内奢华之风,每日都是清粥小菜,也花不了几个钱。

  法师?方多病心中一乐,找不到那东西的痕迹,弄个法师来做法也是不错,万一……万一真是那玩意呢?

  “不错,是位最近在太子那大红大紫的法师,尊号叫做‘六一法师’,据说能知过去未来,呼风唤雨,在太子那抓到了好几只小鬼呢……”主管景德殿的是内务府一位姓王的二等太监,平时也少来,十天半个月不露个头,听说他在宫内也忙得很。今日王公公亲自前来,就是为了宣布六一法师的事,安抚人心。

  哦——能呼风唤雨,抓小鬼的法师。方多病兴致盎然:“那法师什么时候来?”

  “午后就到。”

  李菲坐在一旁沉默不语,另三位大人和方多病并未说过话,自然也是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方多病心情一好,对着李菲身边一人笑眯眯地道:“这位大人看着眼熟得很,不知……”

  那位大人知情识趣,即刻自报家门:“下官赵尺,忝为淮州知州。”方多病虽然不是官,人人却知他即将是皇上的乘龙快婿,自是非自称“下官”不可。

  方多病“哦”了一声,是个大官,接着瞟向另一人:“这位大人看着也眼熟得很……”

  另一人与赵尺一般识趣,忙道:“下官尚兴行,忝为大理寺中行走。”

  方多病一怔,那就是个小小官。第三人不等他眼熟,自己道:“下官刘可和,工部监造。”

  方多病奇道:“几位都是一起被皇上召见的?”

  四人面面相觑,李菲轻咳一声:“不错。”

  方多病越发奇了,皇上召见这几位风马牛不相及、官位大小不等的官儿进京来干什么?见他一脸惊奇,那位知情识趣的赵大人便道:“皇上英明睿智,千里传旨,必有深意,只是我等才疏学浅,一时体会不出而已,见得天颜,自然便明白了。”

  方多病听得张口结舌,心中破口大骂这赵尺奸滑,分明这五人知道皇上召见是为了什么,却偏偏不说。

  当今皇上倒也不是昏君,要见这五个做官做到四面八方、五官相貌无一不丑的大人们,还干巴巴地将人一起安排在景德殿,必是有要紧的事,说不定皇上想知道的事,与那神出鬼没吓疯鲁方的怪东西有关呢?方多病突然打了个冷战,要是真的有关,他老子和皇上等等一干人,岂非危险得很?

  时间在各位大人不着边际的寒暄中过去,食用了一顿不知其味的清粥小菜,只听门外一声传话:“六一法师到——”

  屋里的五人纷纷抬起头来,方多病筷子一拍,目光炯炯地盯着门口,暗忖这六一法师究竟是与茅山道士同宗,或是与法空和尚合流……

  接着那六一法师就走到了门口。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纸生极乐塔 二、第二张纸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门之威作者:方白羽 2千门之花作者:方白羽 3千门之雄作者:方白羽 4神雕侠侣作者:金庸 5射雕英雄传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