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绣花人皮 五、咸日辇

绣花人皮 五、咸日辇

所属书籍: 吉祥纹莲花楼

  玉华山为瑞州最高山,号称“奇、幽、秀、险”,以各种怪石闻名天下,山上许多道观,乃是道家圣地之一。不过既然图案写明“玉华山下”,三人就在山下转悠了几圈,也未曾看见什么古怪石头,只见了遍地野草野花,开得倒是好看。

  正当毫无收获,方多病正要说李莲花胡说八道异想天开之际,忽听不远处有人道:“就是此处了,鱼龙牛马帮的咸日辇就是在此处消失不见。”方多病“咦”了一声,这人声音耳熟得很,往外一探,居然便是霍平川。只见他和傅衡阳两人紧装佩剑,正对着山脚一片草地指指点点,听到方多病“咦”寻卫声,霍平川猛地回头,低声喝道:“什么人?”

  方多病奔了出去,叫道:“霍大哥!”自从他参与了新四顾门,便把“霍大侠”称作“霍大哥”,新四顾门上上下下,都是他大哥或小弟。霍平川一怔,脸现喜色:“方少。”傅衡阳也是大出意料之外,略一沉吟,叫道:“李莲花!”李莲花本不愿见到这位少年才高的军师,此时只得冲着他胡乱一笑:“不知傅军师为何在此?”傅衡阳的目光在展云飞身上流连,口中问道:“你们又为何在此?”展云飞简单回答,傅衡阳微微一笑:“方少能解开绣花人皮之谜,足见聪慧,我等也是因咸日辇一事,远道而来。”

  原来近来数月,“佛彼白石”百川院下一百八十八辇,已被鱼龙牛马帮攻破第四牢,共有四十位罪徒依附鱼龙牛马帮,不知何人将消息泄露出去,江湖为之大哗。鱼龙牛马帮座下咸日辇近来在江湖时有出现,施用一种奇毒,中毒者出现幻觉,神智丧失,听从咸日辇驱使,导致江湖中人闻“咸日辇”色变,视之为洪水猛兽。傅衡阳率领新四顾门追查咸日辇之事,一路追踪,追到玉华山下失去咸日辇的踪迹,却撞见方多病一行人。

  “原来咸日辇已经开始祸乱江湖,却不知究竟是何物?”展云飞沉吟道:“敢问可是一种轻车?”傅衡阳朗声大笑:“不错,乃是二人所拉一种轻车,四面以青纱掩盖,不知其中坐的何人,一旦路上受阻或者有所图谋,车中往往飞出一种粉末,令人嗅之中毒,神智丧失。”展云飞缓缓地道:“一种粉末?可是一种褐红色的粉末?”霍平川动容道:“不错!难道你们已经查明是何种剧毒?”

  展云飞披散的长发在山风中微微飘动,闻方突然微微一笑:“这种剧毒……”他很少言笑,这一笑让方多病吓了一跳,只听他看了李莲花一眼,“李楼主想必比我清楚得多。”方多病又吓了一跳,死莲花对医术一窍不通,怎会认得什么剧毒?却听李莲花咳嗽一声:“那是一种毒蘑菇干研磨成的粉末,吸入鼻中或者吃下腹中能让人产生幻觉,做出种种疯狂之事,而且久吸成瘾,非常可怕。”傅衡阳对李莲花尤其留意,牢牢盯着他的眼睛问道:“可有解药?”李莲花道:“金针刺脑或者可解,但并非人人有效,多半没有解药。”方多病大奇,难道他几月不见,李莲花苦读医书医术突飞猛进?傅衡阳“霍”的一声一负袖,望天道:“那便是说,成日辇不除、这毒菇不除,江湖危矣!”李莲花干笑一声:“这也未必,这毒菇并非生长在中原,它长在东北极寒之地的杉木林中,而且数量稀少,要运入中原十分困难,要大量使用,只怕不能。”

  傅衡阳眉目耸动:“咸日辇非除不可!”方多病却忍不住问李莲花:“你怎么知道这许多……”李莲花正色道:“我乃绝代神医,生死人肉白骨,怎会不知道?”方多病张口结舌,只觉匪夷所思。霍平川目光一直在四周青山绿水间打量:“刚才我们一路追来,到达此地,成日辇突然消失,想必在这里左近,就有鱼龙牛马帮的门户。”

  “我们几人人手不足,既然知道在此地,我定要招集人手,广邀天下豪杰,和鱼龙牛马帮会一会,问一问他们角帮主门下做出这等事,究竟是什么用意!”傅衡阳冷冷地道,“今日到此为止,不过既然展兄说寻到身带毒粉的女子尸体,我却要登门瞧上一瞧。”他扬眉看着展云飞,“蕲家不会不欢迎吧?”展云飞淡淡地道:“傅军师要看,我自不便说什么,请。”傅衡阳也不生气,朗朗笑道:“我知我一贯惹人讨厌,哈哈哈哈……”

  几人谈论已毕,缓步往蕲家神仙府方向走去,渐渐走出去一两里地,李莲花脚下微微一顿。傅衡阳、霍平川和展云飞突然转身,施展轻功悄悄往来处掩去。方多病奇道:“咦?哎呀……”他突然明白——原来他们几人庄咸日辇消失之处高谈阔论,说了大半天,那里若是有门户.里面的人必定听见了。一旦他们离开,多半门户里的人就要出来张望。所以聪明如傅衡阳,江湖经验老到如霍平川、展云飞.都是不约而同往回摸去,打一个回马枪。

  李莲花看着那几人远去.脸上一直带着很愉快的微笑,方多病瞪眼问道:“你在笑什么?”李莲花道:“没什么,我看到傅军师年轻有为,武功高强,总是很高兴的。”方多病哼了一声:“但我却觉得他好像不大喜欢你?”李莲花道:“啊……这个嘛……这个……”方多病得意洋洋地道:“那是因为本公子秀逸潇洒,聪明绝顶,比之你这不懂医术的庸医对四顾门来说重要多。”李莲花连连称是,满脸露出敬仰之色。

  此时午时已过,日光渐渐偏西,玉华山山峦墨绿,在日光下晕上一层暖色,衬之蓝天自云,望之令人心胸畅快。方多病和李莲花望了山景没多久,傅衡阳三人已经回来,霍平川腋下还夹带了一个人。方多病大是惊奇,等奔到眼前一看。霍平川腋下那人眉清目秀,生得俊美绝伦,看这张脸皮。便是从未见过,也认得出这就是“江湖第一美男子”魏清愁。“魏清愁?”李莲花和方多病异口同声地问。

  霍平川微微一笑,拍了拍腋下那人,将他提起来摔在地下:“没见到鱼龙牛马帮的门户,却看到这厮鬼鬼祟祟躲在大石头后面,顺手抓了来,展兄却说他杀了身带毒粉的女子,这下定要问个清楚。”展云飞的表情大是缓和,想必抓了魏清愁,对他来说很是安慰。

  “你杀了一个身上绣着咸日辇字样的女人?”傅衡阳俯下身问。魏清愁哑穴被点,一双眼睛睁得老大,说不出半句话来。傅衡阳柔声道:“只要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我就给你放手一搏的机会,否则他妈的我一刀宰了你。”他容貌俊朗,衣着华丽,此时骤地说出这种语言,却让人只觉痛快,不觉粗俗。魏清愁点了点头,傅衡阳一手拍开他穴道,喝问道:“那女人是谁?”

  “她是……我的妻子……”魏清愁沙哑地道。众人面面相觑,方多病惊奇之极,张大了嘴巴:“她……她都七老八十了,你妻子?”魏清愁点了点头,虚弱地道:“她叫刘青阳,我十八岁那年死了师父,是她收留了我……我娶她的时候,并不知道她已四十一岁……”霍平川心道:你师父是我杀的,但你既然娶她为妻,怎会不知道她的年龄?众人又是惊奇,又是好笑,方多病问道:“你既然有妻子,那怎地又出来骗人,要娶我那表妹?”魏清愁问道:“你表妹是谁……”方多病喝道:“我表妹自是蕲春兰的女儿蕲如玉,你为何要骗她?”魏清愁脸现凄然之色:“我……本是真心娶她。若没有青阳……青阳下在我身上的毒……毒……”他极其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凶相,狰狞地挣扎了一会儿,才喘息着接下去道.“青阳在我身上下了一种剧毒,我每日都要吃那种蘑菇……没有那种蘑菇,我就活不下去。那天和青阳决裂,我们两败俱伤。我被如玉所救,本想蕲家偌大财富,只要我摆脱了刘青阳。有什么东西买不到?但是我错了.那……那种蘑菇,世上罕有。只有青阳……青阳手中才有。她跟着我派出去买蘑菇的人到了蕲家,她威胁我跟她回去。我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但我万万不能再和她在一起,所以……所以……”他看向展云飞,颤声道,“我知道我娶如玉,她一定会来。所以才……才假扮新娘杀了她……”展云飞不为所动。冷冷地道:“你若是真有良心,怎会割下你夫人的人皮,放在你心爱女子的床边?”

  这一句话击中要害,魏清愁脸色一僵。方多病本来信了这男人懦弱无用.却突然醒悟这人其实比他想象的更为卑鄙无耻:“你为何要剥你老婆的皮?”魏清愁不答,狠狠地咬住了牙。傅衡阳笑道:“我来替你说吧。你无可奈何以下下策杀了刘青阳,知道杀人,之后定不可能留在蕲家作女婿,所以必须尽可能找到钱和需要的毒菇,你不知道刘青阳将毒菇放在何处,但你知道她有毒菇的来源,并且那来源和她身上的绣花有关,所以你非杀她不可。杀她之后,才能取得她腹上的图案,描成寻宝图,慢慢寻找金库,又能引开蕲家的注意力。晚些发现蜡烛中的女尸有时间尽快逃走,是也不是?”

  魏清愁哼了一声,环视了几人一眼:“我不过输在……迟了一步.你们找到她的钱和蘑菇了?”方多病瞪眼:“什么钱?”魏清愁大吃一惊,叫道:“她有钱!成堆成山的金子!整整一盒子的干蘑菇!你们没有找到吗?那张人皮呢?那张人皮呢?”方多病踢了他一脚:“你疯了吗?你看到过她的金库?”魏清愁拼命点头,不住地道:“干蘑菇,很多干蘑菇……”傅衡阳道:“刘青阳是什么人?她哪里来的金库和毒菇?”魏清愁呆了半晌,突地笑了起来:“哈哈……她说她本姓王,是前朝皇帝的不知道几代孙女。她发起疯来的时候,说她是角丽谯的娘,哈哈哈哈……她和我一样疯,哈哈哈哈……”

  傅衡阳微微一凛:“她说她是角丽谯的娘?”方多病和霍平川面面相觑,方多病忍不住哈哈大笑:“原来你是角丽谯那女妖的后爹,哈哈哈哈……”展云飞微微一哂:“她若是角丽谯亲娘,怎会身上被绣下文字,坐在成日辇中为角丽谯买命?”魏清愁恶狠狠地道:“她说角丽谯给了她一座金库,在她身上绣下这些图案,哪一日她能解开其中的秘密,她就叫她娘!鱼龙牛马帮的人曾经蒙住我们的眼睛带我们去看过那个金库,里面全是金子、金砖、翡翠、琥珀……还有蘑菇……”说到这里,他嘴角不住流出白沫,神情呆滞,喃喃念道,蘑菇……蘑……菇……”

  “角丽谯的亲娘?”傅衡阳淡淡地道,“这女人竟连亲娘都害死,真是恶毒之极.不过听魏清愁所言,若是她故意要折磨刘青阳。或许真会在咸日辇中留下线索。困难的是,咱们要能在玉华山下逮住一个咸日辇才行。”李莲花一直站在旁边发呆。看着魏清愁神智尽失,叹了口气,喃喃地说了句什么傅衡阳突地警醒:“你说什么?”李莲花吓了一跳,东张西望.半晌才醒悟傅衡阳是在和自己说话:“我说魏清愁聪明得很……”傅衡阳盯着他看了许久。仰天大笑:“你说的极是,魏清愁怎会知道图案的秘密?怎能赶到这里来?定是有人故意告诉他的,既然有人能故意告诉他图案的秘密,指点他到这里来,那所谓咸日辇中的秘密、此地的门户所在都没有再追查的必要了。”他一脚将地上神智不清的魏清愁踢给展云飞,“这小人交给你了.平川,我们走!”

  若有人暗中指点魏清愁图画的秘密,那魏清愁就是敌人故意送到手中的羔羊,他所传递的信息便不能用。若有人希望新四顾门将精力集中在神出鬼没的咸日辇上或者玉华山下。那自然.是要在其他的地方有更大的作为。这叫做“声东击西”。是一种很常见的把戏,所以傅衡阳马上就走。李莲花看着傅衡阳的背影。叹了口气,喃喃地道:“他怎么不想……其实说不定魏清愁真的十分聪明……或者说不定鱼龙牛马帮看管金库的美貌女子倾慕傅军师的聪明才智。想暗中帮他呢?”

  展云飞也看着傅衡阳的背影,微微一笑:“年轻人,有冲劲总是好的。”他看了李莲花一眼.突地道:“你现在这样很好。”李莲花又叹了口气,喃喃地道:“你也不错,只是若把头发扎起来,就会更好些。”展云飞不答,自地上提起魏清愁,背对着李莲花:“晚上要喝酒么?”

  方多病忙抢着道:“要!当然要!”展云飞嘴角流露出淡淡的笑意:“那今夜,流云阁设宴,不见不散。”那天晚上,展云飞在流云阁中喝得大醉,方多病不住逼问他李相夷究竟如何风神绝代,他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李相夷武功很高,当年他不是对手,让方多病失望之极。而李莲花在喝到第十杯的时候已经醉倒,抱着酒坛躺到花坛底下睡觉去了,他的酒量本就差得很。

无忧书城 > 武侠小说 > 吉祥纹莲花楼 > 绣花人皮 五、咸日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倚天屠龙记作者:金庸 2大唐双龙传(黄易) 3绝代双骄 4笑傲江湖作者:金庸 5鸳鸯刀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