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百二十三章 雪夜

时值寒冬,地处北方,破庙外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白雪,行人踩在上面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一群江湖好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强有弱,背着行李,踏着积雪,走到了破庙外,领头之人高喊了一声:“雪夜难行,暂且休息,天明再走。”

他口中呼出一团白气,彰显着寒冷。

“好,老夫已不比盛年,手足都被冻得有点发僵了。”一位秃顶老者微笑应和道。

有了他的带头,不少人表示同意,于是分成几拨,前后抵达了破庙门口,登上了台阶。

“停。”领头之人是个中年男子,披着带毛大氅,腰挎宝剑,“里面有火光,我先入内探探。”

其余人等立刻戒备地看向庙内,只见紧闭的门窗缝隙内透出温暖橘黄的光芒。

中年男子一手拔出长剑,一手推开庙门,凝聚目力,望了进去,顿时轻咦了一声:“怎么没人?”

他没敢大意,远远在门口张望,过了片刻,才看到躺在火堆和香案之间,蜷缩着身体的孟奇。

头发扎髻,水合服,身边有刀有剑,虽未听到呼吸之声,但能感觉到明显的生之气息。

“是位熟睡的小道长。”中年男子吐了口气,只要不是冤家对头、黑道高手,以及月之乡弟子就好,“我等小声一点,莫要惊扰了别人,靠外面再起个火堆。”

众人鱼贯而入,合上庙门,挡住寒风,在中央位置起了个大火堆,泾渭分明地围坐,一看就是临时凑成的队伍。

他们都沉默不语,仿佛在想着心思,只是化了积雪。拿出干粮,边烤边吃。

孟奇懒得理他们,自顾自地继续修炼《易筋经》第一卷十三个姿势,每个姿势一盏茶。

“爹爹,爹爹,你看,小道长的睡觉姿势好奇怪。”有个十来岁绑麻花辫子的小姑娘好奇又兴奋地戳了戳自家父亲的胳膊,将众人的目光引向了孟奇。

她的父亲正是领头之人,看了一眼后轻咳道:“别人练功莫要旁观,小心结仇。”

“练功?爹爹。这是练功?”小姑娘很是活泼和好奇。

领头之人环视一圈,脸色郑重:“我听闻玄门正宗有导引吐纳之术,姿势都异于常人。”

“又不是没见过道德观等玄门正宗的弟子,哪有这么古怪的……”脸上长着暗疮的年轻男子嘀咕了一句。

寒风正盛,吹得窗户大门作响,将他的话语掩盖其中。

秃顶老者咳嗽一声:“文先生言之有理,大家萍水相逢,还是不要议论小道长,我们雪夜奔走。顾好自身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奔走”二字,稍微活泼了一点的气氛顿时又变得凝固。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庙门。

咚咚咚,咚咚咚。声音在雪白清冷的夜里传得很远。

“谁?”文先生握紧长剑,高声问道,刚才竟完全没发现有人靠近,能于雪地之上掩饰住行走动静。这份轻功非同小可!

女,二十多岁,素白棉袄和大氅。你们讨论我姿势的时候从山林里穿出,踏雪之声很微弱,只留下了浅浅的脚印,旋即被雪花覆盖消除,并且她身边还有一位老者,身材高大,青袍罩体,驼背弯腰,具备护体罡气……孟奇刚好练完一轮,心里“回答”着他们的问题。

“易筋经”的状态里,自己似乎有种天人合一,复归胎中的感觉,借助于此,对周围事物的感应胜过了平常,相隔二三十丈的距离也如同亲眼所见,亲耳所闻。

“雪夜失路之人。”门外响起一道女声,口音软糯,带着南方的味道。

文先生满是戒备地笑道:“无主之地,两位请便。”

近在门外,他还是能辨别的。

庙门再次打开,进来两人,与孟奇的“描述”完全一致,女的瓜子脸,柳叶眉,透着几分爽利,抖了抖大氅上的雪花,提着束有红绳的长剑,与老者一起走到旁边。

看到他们两人,文先生和秃顶老者脸色一变,不知是害怕还是尴尬。

红绳女与驼背老者没有升火,直接席地而坐,目光打量着文先生和秃顶老者,先是疑惑,接着恍然,继而透出几分鄙夷,像是过去就认识。

但他们都未说话,庙内有种难言的沉默。

又有一堆人来了,隐匿着气息,鬼鬼祟祟……孟奇改变着姿势。

这种状态下,他对自己学过的内功、刀法和剑法,有了一种微妙的视觉差,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着它们,居高临下的角度。

真气下意识流转变化,经脉路线不自觉微变,孟奇根据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做着微弱调整,但又无法将它们总结出来,玄妙难言。

“塞外神驼,红线夫人,不知你们欲往何处?”忽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似远似近,似左似右,让文先生等人无处分辨他的具体位置。

绑着麻花辫的小姑娘吓得快哭了,难道是恶鬼?

红线夫人冷哼一声:“装神弄鬼,敢出来一见吗?我自是去聚神庄!”

“老驼子也是去聚神庄。”塞外神驼沉声道。

听到“聚神庄”三个字,文先生和秃顶老者等人脸色一暗,又惊又惧,孟奇则停止了修炼“易筋经”,此事竟然与“聚神庄”有关?莫非六道轮回之主刻意选择了我传送过来的位置?

阴测测的声音再起:“果然与本座猜得一样,不知你们去聚神庄做什么?”

“当然是阻止皇甫菲小姐与你们‘月之乡’联姻!”红线夫人虽是女子,说话却直接爽利,隐含火气。

“联姻乃是美事,为何要阻止?”阴测测的声音故作惊讶,飘忽不定,让人头皮发麻。

红线夫人站了起来,手按剑柄:“皇甫前辈突破前人桎梏,历代最强。以致未到暮年便发疯入山,座下弟子女儿皆还没有成器,你们‘月之乡’欺负孤儿寡母,强行联姻,欲夺聚神庄基业,谈何美事?”

比起已传承多代的九乡,皇甫涛所创的聚神庄没有与他同辈的高手,而座下弟子们最强的也才九窍,若他迟发疯二十年,则聚神庄基业彻底稳固。毕竟对一名外景强者来说,六十左右实在算年富力强,皇甫涛自身也这么认为,因此四十岁后才娶妻生子。

“皇甫庄主英年早逝,我‘月之乡’欲助皇甫大小姐稳定聚神庄基业,岂是欺负孤儿寡母?”阴测测的声音毫不意外地回答。

“哼,皇甫大小姐有心上之人,屡次拒绝,天下皆知。皇甫夫人哭拜衣冠冢,才勉强答应,又是为何?皇甫庄主三弟子薛少侠四处奔走联络此事,又是被谁袭杀?”红线夫人怒发冲冠。言辞锋利,“‘洗月先生’要争天元皇者之位,怕是缺了点阴德!”

“洗月先生”闻好古,“月之乡”当代主人。晋升外景没几年——这方世界得了真武疑冢的传承,武道划分与主世界一致。

阴测测的声音沉默了一下才道:“本座好言好语劝你们,你们反倒蹬鼻子上脸。难道不怕死?”

红线夫人铮得一声拔出长剑,指着屋顶,厉声道:“尔等趁火打劫,莫非当聚神庄没有帮手?皇甫前辈行侠仗义多年,对小辈不吝指点,朋友故旧满天下,岂是你们能欺?”

“哈哈。”阴测测的声音大笑道,“可惜他的朋友故旧没有外景强者,所以宣布婚约以来,整整三个月,包括你们两人在内,前往聚神庄相助的不超过十指之数,而且被本座劝了后,大部分都知难而退了,小部分则去见皇甫涛了。”

“天下之事,看得终究是实力。要知道,绝大多数人都是狼心狗肺之辈,行侠仗义,施恩给惠,能有什么作用?当然,还有极少数像你们这样的,不狼心狗肺,但脑子有问题。”

红线夫人气极反笑,将剑指向文先生和秃顶老者:“是,我知道大部分人确实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你!文其昌,被渭水六鬼追杀千里,险些身亡,幸得皇甫前辈路过,拔刀相助,这才幸免于难,后来他见你重伤难复,将你留在聚神庄做执事,给你做媒,让你娶妻,是否?”

“你!池峰,得罪了天之乡弟子,家破人亡,是谁收留你,又是谁帮你去天之乡讨回公道?”

……

她一个个点出名字,说得文先生、秃顶老者等人面红耳赤,又羞又愧,同时又有着恼羞成怒的感觉。

“你们就是这样回报他的?在聚神庄危难之际,带着众多好手逃离?”红线夫人喝道,“我虽是弱女子,但也得过皇甫前辈指点,此番恩德,牢记于心,今时今日,纵使粉身碎骨,也要赶往聚神庄,帮皇甫小姐讨一番公道!”

塞外神驼亦站了起来,苍老着声音道:“若没有皇甫庄主,老驼子三十年前就死了,多活了三十年,多活了风华正茂的三十年,如今用这把老骨头换,值了!”

“榆木脑袋,不知死活!”阴测测的声音狠毒道。

“好!这才是侠义之辈!”忽然,有道清朗的声音响起。

红线夫人等转头望去,只见最里面的火堆旁站起来一位清俊道士,水合服,系丝绦,踏麻鞋,背宝剑,挎长刀,自有一股逍遥出尘之气。

这道士掺合个什么劲……文其昌等人正不知所措。

孟奇微笑前行:“但侠义之士从不强求他人,文先生实力不复,又有妻有女,纵使留下,也无济于事,反倒害了全家,可以理解……”

他接着红线夫人之前的话语缓缓而言,听得文其昌和池峰感慨不已,听得红线夫人柳眉倒竖,听得塞外神驼脸色阴沉。

“嘿,你这小道士倒是个明白道理的。”阴测测的声音夸赞了一句。

红线夫人正待开口,孟奇抚摸着刀柄,呵呵笑道:“贫道清源,得过皇甫前辈指点刀法,愿与两位齐上聚神庄。”

“你……”红线夫人没料到转折这么大,看着面前洒然出尘的清俊道士,一时不知怎么接口。

阴测测的声音冷哼道:“原来也是个不知死活的……”

话音未落,就见孟奇舌战春雷,声音收成一束:

“藏头露尾,给我下来!”

他用**玄功模拟紫雷劲来推动雷言。

“藏头露尾,给我下来!”

一道道声音如同巨雷,半空隐有紫电激荡。

喀嚓,噗通,有人从屋顶跌了下来,浑身一抽一抽,如被雷击,阴测测的声音彻底消失。(未完待续。。)

ps:第三更送上,这个月已完成十二张加更了,接下来有点小忙,剩下三张在月底,求月票,求推荐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2第三篇 五万年的尸体作者:我吃西红柿 3默读作者:Priest 4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5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