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四十章 两把“剑”

罗胜衣和阮玉书之前一直认为孟奇是召唤天雷出了状况,真气乱窜,气血翻滚,还想着到了王侯坊后,先帮他压制体内状况,再去见四皇子。

可他拿出“天视地听丸”后,两人对这种丹药并不陌生,这才察觉到异常,不过他们不了解皇宫内的情况,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料到魔尊遗物落到了老皇帝手里,所以虽然猜测颇多,却没有肯定的想法。

阮玉书出身十四大世家之一,又是深得长辈宠爱的幼女,听过不少奇闻异事,隐约能猜到孟奇目前的状况,清冷之中神色略微浮动,饶有兴趣地看着孟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情况诶!

“天视地听丸”入口即化,一股清冷之线从喉咙蔓延到胃里,让孟奇精元过剩的灼热缓解了不少,开始调和它们,冲击鼻窍。

鼻窍相关的九处窍穴在刚才已经凝练完毕,它们分布位置奇特,连成一体后,外应天地,内沟双肺,一个接一个亮起,在孟奇闭眼之后黑暗的视界里宛如一颗颗璀璨星辰。

星辰的中央,鼻窍若隐若现,仿佛一扇大门,关闭了内外天地勾连的一处通道。

孟奇运转所有精元,连通“天视地听丸”药力一起,惊涛拍岸,一波又一波地涌向鼻窍,身体和灵魂相应的撕裂痛苦,在爆炸般的膨胀疼痛衬托之下,显得不是那么难以承受。

轰!

无形之音爆发,鼻窍形成的“大门”坚持了几个呼吸后就在仿佛源源不断的精元和药力冲击之下洞开了。

一切如常,却又似乎不太一样,树木的清香,夜风的湿味,罗胜衣的轻微汗意,阮玉书的丝丝清甜气息,层次分明地钻入鼻端。

双肺变得异常有力。呼吸之间,天地之间的杂气大部分被鼻窍隔绝在外,精纯的天地元气涌入,浸润着肺部,浸润着经脉,改造着肉身,提高着真气。

这就是鼻窍在修炼上的作用,它为主,口窍为辅,一旦打开。就能吐纳精纯元气,于修炼之上事半功倍,交手之时真气恢复更加迅速,所以七窍齐开是开窍期小成的标志,意味内天地初步形成,孟奇距离这一步只差口窍了。

残余精元缓缓流入,弥补着孟奇冲击鼻窍之后空空荡荡的经脉,再无鼓胀之感,没过多久。精元彻底炼化,孟奇一身内力再攀巅峰,而且与邪君交手之时相比,至少增加了一倍。几乎等同于普通七窍。

到了这个程度,孟奇的掌风也能劈死人了。

“我好了。”孟奇审视了一遍自身状况,示意不用罗胜衣帮忙了。

罗胜衣微笑道:“六窍了?”

刚才孟奇的突破,他近在咫尺。怎么会没有察觉?不过事情不明的情况下,犯不着冒险,主线任务双倍的善功就有一千多了。

孟奇左手摊开。展现出魔尊晶石,里面空空荡荡,再无胶状无形之物,也没有暗黄色的感觉,透明无色,冰冷清凉:“魔尊遗物落入了老皇帝手里,我一拿到就有精元灌体……”

直到此时,他才有空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若非今晚我们起意窥探老皇帝生死,再有两三日,太子就准备妥当,能以雷霆之势解决其他皇子,登上皇位了,到时候,我们连主线任务怎么失败都弄不清楚。”罗胜衣深深地看了魔尊晶石一眼,感慨了一句。

他这种江湖散修,对奇遇之事总是满心热忱,因为正常提升的道路太窄太少。

孟奇觉得这块晶石能容纳精元,也算稀罕之物,于是拿出那张似毛皮非毛皮的黑色布料,准备将晶石包裹起来。

他现在才明白,要正常拿起晶石,须得用这块黑色布料包裹,隔绝血肉。

黑色布料展开,上面出现了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看到这四个字,孟奇如遭雷击,整个人呆愣当场,脑海里无数念头翻滚,怎么也静不下心来,领悟“落红尘”时感受到的场景一一浮现:

一个和尚,看不清面容,只知满脸苦色。

他身体缩小,化为孩童,乖巧讨喜,父母疼爱,长大之后,孝顺恭敬,而父母也事事以他为重,及至喜丧,他看着双亲棺柩,长叹一声:“原来如此。”

……

他出身皇室,万千宠爱集于一身,长大之后,权柄在握,口含宪章,一言决人生死,一怒伏尸万里,一喜提拔恩宠,十年之后,他负手离开皇宫,只留下一句:“原来如此。”

……

魔尊天纵奇才,不到三十便踏入大宗师境界,以一己之力统一了分裂多代的魔门,成为魔门创派之祖后最光辉万丈的宗主,其后,他融会贯通九卷《圣典》,距离破碎虚空只差半步,继而争雄天下,搏杀大宗师,手下能撑过三个回合之人皆算举世闻名的高手,现在的老皇帝,当时的太子,被他扶植的八皇子压得喘不过气来,眼看就要丢掉皇位。

就在他鼎盛之时,就在魔门大世即将来临之时,他忽地大彻大悟,飘然远去,落发为僧,青灯古佛,在遗留的奇纸上只落下四个字:“原来如此。”

孟奇头皮发麻,他不会就是阿难吧?居然还活着?

妖圣乃妖乱大地时代的大能,神话末期横绝一世的大人物,直到人皇出世,于龙台铸人皇剑,威压寰宇,这才黯然落幕,开启中古时代,阿难与她是一个时代的人物,距今至少十万年以上,怎么可能还活着?

莫非他自堕轮回,苦海沉溺,历经一代代的转世,明悟了佛理,却遗忘了自身?

空空冥冥,苦海如梦,世事虚幻,忘了也好……孟奇不知怎么,一下对阿难破戒刀法多了些感悟。

“怎么了?”罗胜衣和阮玉书发现孟奇突然停顿,看着手中黑色奇纸发呆。于是倒退回来,疑惑询问。

上面的字很大,两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可却不明白“原来如此”四个字为什么会有那么的大魔力,让关键时刻总是沉稳冷静的孟奇遗忘了当前紧迫的局势。

孟奇深吸口气,微笑道:“我以为魔尊会留下武功心得,想不到却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四个字,一时有点惊讶。”

罗胜衣、阮玉书和自己不算很熟,阿难破戒刀法之事暂时没必要告诉他们,回归之后再与江芷微、张远山他们讨论。

他现在有点畏惧和戒备。阿难若还活着,刀法修炼下去会不会有什么隐患?他如此诡异地活着,是不是与刀法有关?

在弄清楚这件事情前,阿难破戒刀法得少练少用……孟奇暗自想道,不过旋即苦笑起来,轮回世界危险重重,若不用阿难破戒刀法,自己早就身死魂消了,就像这次的任务。明明是引领新人任务,危险不会太高,却因为自己的选择,一路变化。难度节节攀升,不仅阿难破戒刀法不断使用,连只剩两次的雷神印记也用了一次。

当然,相应的收获也更加丰厚。

“得尽快有其他外景招式。不能完全依赖阿难破戒刀法!”孟奇下定决心。

揣好晶石,收敛心思,孟奇加快步伐。与罗胜衣、阮玉书一起奔向王侯坊,此时,皇城里的喧嚣吵闹和电闪雷鸣已经惊动了大半个京师。

出了皇城,再无暴雨闪电,三人一路急赶,很快到了王侯坊四皇子门前。

“我有要事见四皇子,关系皇城惊变。”孟奇直截了当地对门房道。

四皇子被动静惊扰却又一时弄不清状况,所以府邸灯火通明,戒备甚深,但无人来人往。

门房认得孟奇,不敢怠慢,转身入内,禀报四皇子。

四皇子亦是有决断之人,亲自出来见孟奇,身边跟着老态龙钟的剑皇这种危险的局面下肯定得防止孟奇刺杀。

孟奇心念一动,沉声道:“四皇子,我有两把‘宝剑’,不知你要选哪把?”

四皇子听出言外之意,郑重反问:“哪两把?”

孟奇神色肃穆:“一把以气势为锋,以金铁为锷,以勇气为脊,以心意为镡,以自身为夹,上斩颈脖,下决肝肺,一怒之下,血溅五步,咫尺之内,人尽敌国,快意恩仇,纵横天下,是为剑客之剑。”

“一把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夹,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应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是为君主之剑。”

“四皇子,你选哪把?可愿抛弃另外一把?”

四皇子听得异常震动,连剑皇也微微动容,周围将士剑客皆望着四皇子,内心激荡,等待着他的决定。

四皇子背负双手,来回踱了几步,脸色渐渐坚毅,看着孟奇沉声道:

“孤王选君主之剑。”

说出这句话后,他仿佛斩断了什么,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侍卫剑客则神情激动。

“真的?若四皇子你选君主之剑,可愿把书房内的宝剑尽数赠予我等?”孟奇一脸考验模样,步步逼问。

四皇子书房内的宝剑有十把左右属于利器,其他是有背景故事的百炼之兵。

四皇子哈哈大笑:“君主之剑不在手上,若小孟你们想要,孤王的宝剑任你们挑选,除了家师赠予的两把。”

师如父,所赠之剑肯定不能送人。

话一出口,他就盯着孟奇三人,等待他们送上足以匹配宝剑价值的情报。

“太子弑君,左相下药,皇上驾崩了!”孟奇果然给了他们一个震撼。

这种时候,提前一刻钟得到情报就能比别人反应更快,做更多事情!(未完待续……)

ps:求保底月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作者:封七月 2第五卷 人有病,天知否?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3柔福帝姬作者:米兰Lady 4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5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