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十三章 唐明月

“唐五爷急了。”孟奇翻看着齐正言递给他的信,随口猜测道。

唐二公子生死未卜,家主之位不可能为他空悬,而唐老爷子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个消息,病情加重,眼看没有几日了,可谁能继承家业却还没个谱,唐五爷难免着急上火,正式宴请浣花剑派的主事,寻求更强力的支持。

至少从目前的态势和这封信的口气,得出上面的结论并不难。

齐正言不苟言笑地点了点头:“传闻唐二爷把持家中大权,频繁更换着管事护卫,唐七爷趁夜去了邺都,唐五爷自不能束手待毙。”

邺都乃周郡王氏本家所在,周郡郡城,桓州州城。

孟奇折回信纸,手指在上面轻轻敲打:“感觉有些诡异,唐二爷既然在唐老爷子不能理事的情况下把持了大部分权利,为何不寻找浣花剑派或周郡王氏的支持,反而两边都不联系?”

作为大世家和大门派暗中争斗的棋子,唐二爷该有必要的自觉,那就是他即使坐上了家主之位,没有浣花剑派或周郡王氏其中一方的认同,这个位置也不牢靠,除非他另有依仗。

“事有反常必为妖。”齐正言认同孟奇的看法,可他作为副手,掌握的本地资源有限,没法得到更多的消息。

孟奇起身道:“表哥,我陪你去吧,若遇到需要出手的状况,我来代劳。”

若不定暗中就潜伏着某个势力,故意刺杀齐正言或林主事,如此情况下,浣花剑派肯定将矛头对准叶家凌家或唐七爷,他们背后的周郡王氏修炼浩然之气,必然也不会任由自己的附属家族被诬陷打击。

灭天门鼎盛时,就屡次通过类似局势下的刺杀,搅混局面。挑起争斗,浑水摸鱼,罗教、**道也同样擅长于此邪魔九道中,这三道主要在大晋活动,不过也不是必然,比如孟奇怀疑刺杀唐二公子唐景的“不仁楼”,总楼就据说在北周。

“如此也好。”齐正言颔首道。

等到傍晚,林主事林穆从城外庄子到了“浣花米铺”。

“齐师侄,这位就是你表弟?”林穆虽然只是齐正言的师叔,但黑发已经多了不少银丝。眼角额头有着明显的皱纹。

他身材高大,腰背却略微佝偻,脸上眼袋明显,进门到现在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一看便是纵情声色之人。

齐正言态度比较端正地拱手道:“回师叔,正是我表弟孟奇,他自幼客居西州,如今前来投奔。”

“孟贤侄端得好身手。”面对传闻身手恐怖的孟奇,林穆没有露出半点轻视。

邑城可是四处都有“俊剑客单枪匹马闯叶府。勇侠士杯酒杀人扬长去”的流言。

能如此快杀掉李遂,他的战力至少等同于九窍,难怪叶家没有大的报复。

孟奇笑眯眯地道:“当不得林主事夸,那是叶家污蔑。”

这种事情。承认才是傻子,这里毕竟是大晋,不是西域,六扇门还是很有势力的。一旦坐实罪名,浣花剑派也不会包庇。

林穆打了个哈欠,深深地看了孟奇一眼:“英雄出少年啊。齐师侄,走吧,花月楼。”

唐五爷宴请浣花剑派两位主事的地点是城中名楼花月楼,就在穿城而过的商水之畔,环境优雅,景色秀丽。

马车刚停在楼前,一直守于门边的老板笑呵呵迎了上来:“林主事,你真是贵人逍遥,一直在城外享福,若非唐五爷邀请,我等不知何日才能见到你。”

他态度热忱而讨好,对齐正言和孟奇也没有半点怠慢,只不过看孟奇时多了探究打量的意味,好歹“鬼影剑”也是城中出名高手,却被这初来乍到的小子单人独剑杀死于叶府内,消息不可谓不惊悚。

林主事矜持地与花月楼老板说着话,迈步走入楼中,大堂摆满方桌,客人如云,上了楼,刚踏上第三层木板,就看到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带着好几名侍卫等于那里。

“林主事,可把你盼来了。”白胖子夸张地迎了上来。

这次,林主事没有吝啬笑容:“唐五爷,推谁的宴请,我也不会推你的宴请啊。”

原来他就是唐五爷唐思训……额,身边的护卫实力很强……孟奇目光扫过唐五爷身旁的几名侍卫,直觉地判断他们实力很强,其中半闭着眼睛的秃头老者恐怕有九窍。

这是修炼幻形**和不死印法后,孟奇日益增强的灵觉。

孟奇并未觉得奇怪,这种局势下,纵使唐五爷是位八窍高手,也不敢大意地不带侍卫外出,而且是能带多强就带多强。

“这位是唐家长老唐恕。”齐正言传音入密对孟奇道,他认出了这位秃头老者。

孟奇微微点头,果然如自己的判断,唐恕是唐家五大长老之一,年轻时候虽然没有登上人榜的实力,但本身资质却在以前的齐正言之上,靠着岁月的磨砺和丹药的辅助,终于在四十五岁后成为九窍,不过始终未能打破生死玄关,架通天地之桥。

一般来说,唐叶凌万这种家族不太可能有九窍的客卿,这种程度的高手,真气外放,如臂使指,已能开宗立派,除非是周郡王氏这种大世家,他们才乐意依附,为将来创建自己的家族和门派打好关系。

当然,也不乏因为报恩或义气成为小世家客卿的九窍高手,比如叶家“凝血剑”盛敬玄。

唐五爷与林主事在过道里寒暄了几句后,就引着他们到了“百花阁”,推开了房门,里面已摆好凉菜。

他笑容可掬地对孟奇和林主事的几名侍从道:“各位兄弟,唐某有机密事与两位主事详谈,烦请你们坐于隔壁,恕叔,你带他们进去。”

为了示之以诚,他也没带侍卫。

就在隔壁……也行……孟奇沉吟了一下,与齐正言交换了眼神,随着唐恕与其他侍卫走向隔壁。

忽然。对面“弦月间”打开,一名年轻男子走了出来,挡在了队伍前方,然后急匆匆地下楼。

“孟公子!”少女惊喜的声音响起。

孟奇愕然地望了过去,看到了一名娇小玲珑的少女,她容颜讨喜,声音幼嫩,身旁坐着一名头扎黑色英雄巾的年轻男子,棱角分明,眉毛似剑。

他们也身处宴席之上。同伴皆是年轻公子和小姐。

“乌,乌姑娘,上官兄。”孟奇险些没想起来这两人是谁。

他们正是三山四水的乌琴心和上官寒,与自己一道参加了增贤门门主华天歌的寿宴,引出了天外奇石之事。

话刚出口,孟奇就后悔了,应该装作不认识他们!

乌琴心有点激动地道:“孟公子,别来无恙?听从你的建议,我和师兄到桓州游历了。”

她们“断流剑派”依附的“落霞神剑门”是浣花剑派旁支。在桓州有一定影响力,所以此地为游历首选。

“甚好,甚好。”孟奇随口应付,就要告辞而去。

乌琴心却没有放过他。指着他对席上公子小姐们道:“这位就是我提过的‘君子剑’孟少侠,路见不平,夜行百里,剑斩数敌。无一合之将,就连罗教置空使亦是一招败亡,事成之后。他却拂衣而去,视奇石于等闲,深藏身与名!”

她眼睛发亮,冉冉生辉,异常激动。

上官寒略显局促,又同样带着类似的情绪,孟奇所作所为正是他们这等刚步入江湖的侠少侠女日夜憧憬的壮举!

无论是重义轻财,一诺千金,行侠仗义,还是山路夜行,剑荡双鬼,斩落听雷,一招诛邪,豪情冲霄,都让人神往至极!

听到“君子剑”的时候,孟奇就捂住脸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

“原来他就是‘君子剑’孟少侠,难怪难怪!”说话的是位明眸皓齿的少女,她头发轻挽,扎着一根金钗,钗头吊着一颗明净生辉的珍珠。

这名少女站了起来,巧笑嫣然,却显得有些魂不守舍:“小女子唐氏唐明月,见过孟少侠。”

“原来是唐九小姐。”孟奇还了一礼,真是巧啊。

乌琴心不太理解地看着唐明月:“唐姐姐,为何你说难怪?”

“琴心妹妹,刚才我们所言那位少侠便是孟公子。”唐明月笑得感觉比较勉强。

乌琴心大叫一声:“难怪!我就说谁能杯酒之间闯叶府,剑斩鬼影报亲仇!”

这种事情,对公子小姐,侠少侠女而言,亦是思之神往的壮举!

她惊喜交加地对孟奇道:“原来是孟公子你啊,不愧是‘君子剑’!”

能不提吗?孟奇笑容僵硬地道:“在下还有他事,日后再叙。”

他总觉得有点心绪不定,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

正当孟奇转身要走入“百花阁”隔壁房间时,唐明月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步伐极快地走了出来,与孟奇擦身而过时,传音入密道:

“孟少侠,五叔已经投靠王氏,受叶家指使,袭杀你做投名状!”

“四家各派了一位九窍高手,叶家还准备出杀招!”

孟奇一惊,神情微变,旋即不动声色,示意唐明月继续前行下楼。

难怪觉得不对,有什么秘密之事不亲自上门讨论,非得在花月楼让众人看到?

他看似没有异状地走向“百花阁”隔壁房间,步伐刚迈,身体却诡异地撞入身后房间。

唐恕亦是老江湖,瞳孔收缩,一下反应过来,双掌齐拍。

左掌掌劲阴寒,右掌灼热,两股掌劲拧成一团,寒热交错,状似螺旋,高度凝聚,打向孟奇。

他的掌风四溢,笼罩附近。

与此同时,一口细细的长剑从孟奇撞入房间的隔壁刺了过来,剑上一抹血光,映照明月,凄美冷艳。(未完待续……)

看一世之尊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2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3第四卷:斗将军作者:无罪 4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5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