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一章 硬擒

听到孟奇的低语,罗胜衣侧头望向邪君背影,疑惑地道:“他出现于此处,是想趁大宗师交手的机会浑水摸鱼,还是绛族少主离开之事为他的手笔?”

一群人躲在这里,总会有蛛丝马迹遗留,比如购买的米菜数量等,不仅仅会因为巴图暴露。

“都有可能,若是后者,或许邪君已经掌握了魔尊最后的下落,甚至取了宝藏。”这是孟奇最为担心的一点,这意味着邪君很可能已经突破到大宗师,非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抗衡,除非能找到剑皇或右相合作。

罗胜衣沉吟了一下道:“我倾向于前者。”

若为后者,邪君根本没必要露面,暗暗消化掉魔尊遗物岂不更好?

线索不多,孟奇也不妄自猜测,想了想道:“我打算夜探云雁馆,拿下‘魔宗’陆化生。”

由于绛族少主之事蹊跷,孟奇怕夜探出现意外,因此打算叫上阮玉书,与罗胜衣联手,如此一来,即使遇上邪君,遇上魔后,也有安全退走的把握了。

罗胜衣没料到孟奇打算做这种事情,一时有点斟酌,几个呼吸后才道:“好,我要问清楚其他几位皇子与西虏交谈的内容,不过,此事须得隐蔽,若是暴露,少不得牵连陆观,让他背上恶意破坏和谈的罪名。”

“我明白,就今晚。”孟奇觉得事不宜迟。

他回到驿馆时,陆观、巴图和长孙景、虎道人已经在大厅内等候。

“陆帅,接到绛族少主了吗?”孟奇明知故问。

陆观苦笑摇头:“迟了一步,绛族少主已经带着手下离开,没有打斗的痕迹。”

“他为什么会离开?担心巴图被敌人捉住?”孟奇看了一眼阮玉书,她正聚精会神吃着点心。双唇泛着油光。

“不知,但绝不会是担心巴图被敌人捉住,否则不会等到今日。倒像是他们找到了别的投奔对象。”陆观说出自己的判断。

孟奇眼前一亮,陆观的判断很有道理。那会是哪位皇子呢?他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了绛族少主之事?

“我会将巴图投靠右相的消息传递出去,绛族少主应该会做出正确的选择。”陆观很是沉稳地说道。

闲谈了几句后,孟奇示意阮玉书返回院子。

“今晚随我去云雁馆抓人?”孟奇询问着她的意见。

阮玉书喝了口茶,轻轻点头:“好。”

“咦,这次想去了?”孟奇还记得昨晚她说“反正我又不去”的场景,一时嘴贱问道。

阮玉书清清冷冷地看着他:“这次比较有趣。”

是啊,去皇子府很无聊……孟奇无力腹诽了。

…………

乌云蔽月,夜色浓重。正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好机会。

孟奇与阮玉书各自换了一身夜行衣,躲在树冠之上,旁边是罗胜衣。

“陆化生住在最中间的院子里……”他将了解到的大概情况讲述了一遍。

孟奇言简意赅地道:“速战速决。”

事情紧迫,只有今晚,不能等待良机了,在场众人又都不擅长毒药等物,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你留在外面接应,必要时用琴声惊退或误导敌人。”孟奇吩咐着阮玉书。

这种场合下,阮玉书还是很靠谱。没有多话,点头答应了下来。

孟奇与罗胜衣两人趁着夜色,来到了云雁馆侧墙外。静静听着里面巡逻队伍的脚步声。

“一二……”孟奇默数着脚步声,等到前面过去,后面的声音还很遥远时,他脚尖轻轻一点外墙,如一只黑色大鸟腾空而去,无声无息地落于早就看中的树木之后。

罗胜衣也把握住了时机,右手一按,整个人冲天而起,半空一个回折。落于孟奇身边。

他的轻功不算好,但也有特殊之处……孟奇下意识判断着罗胜衣的功夫。

“这边。”他传音入密。佝偻着身体,飞快地前行着。

孟奇眉心发胀。精神外散,既感知四周,又包裹全身,在黑暗里宛如无形的鬼魅,身影淡淡,视线、听力和嗅觉根本发现不了。

前面的罗胜衣潜行之中忽然觉得不对,回头一看,差点以为孟奇没有跟上,若非他眼耳口鼻等天生窍穴已开,恐怕会下意识忽视就在身后不远处的孟奇。

到了陆化生居住的院子外,两人发现护卫强度明显提高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明里暗里构成了一张警戒之网,里面不乏高手,即使如意僧等人在此,要想无声无息潜入陆化生屋子,也近乎不可能。

躲在阴影里的孟奇抬头看了看布局,传音入密道:“跟着我。”

罗胜衣正想着怎么声东击西,听到孟奇的话后,略一沉吟,选择了相信,跟着孟奇就扑到了靠近房屋的墙角,壁虎一般上爬,嗖嗖两下就往房顶窜去。

这个过程中,他隐约觉得身周有些古怪,仿佛有无形的“水波”荡漾,而很有可能发现自己两人的几处岗哨,目光扫过,旋即已开,就像这里空无一人!

若非罗胜衣自己知道不可能,都要怀疑他们是内奸了!

由于一起行动过,类似的情况他有所察觉,但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感受清晰,甚至有点汗毛竖起,似乎孟奇就是恶鬼!

孟奇眉心发胀,精神将自己和罗胜衣包裹,选择了实力最低的几处岗哨中间突破,顺利攀上了屋顶,藏于了阴影里。

身子近乎匍匐,躲避开房顶巡逻的两人,孟奇按照房屋格局找到了陆化生应该居住的厢房。

耳窍全力运转,孟奇倾听着里面的动作,呼吸悠长,节奏平和,似乎在打坐练功,搬运内息。

“怎么确定是陆化生……”动手的机会只有一次,否则自己就没有无声拿下的把握了,孟奇谨慎地询问罗胜衣。

罗胜衣道:“我见过陆化生,也听过他的声音,若他出声,当能肯定。”

其实从打坐练功时特殊的呼吸节奏方面,孟奇和罗胜衣已经能够肯定里面是位内功很不错的高手,但高手不等于陆化生。

孟奇想了想,悄悄挪动了位置,与罗胜衣分开,愈发融入阴影。

接着,他幻形*全开,如水蔓延,等屋顶巡逻者中实力较差的那位走到陆化生屋顶时,丝丝精神顿时如天罗地网附着了上去!

那名巡逻者“看差”了间隔,脚下一滑,啪一声踩碎了瓦片。

“谁?”里面打坐之人惊醒。

那名巡逻者暗暗自责,自己怎么会一下眼花,踩错了位置!

他诚惶诚恐地道:“是属下脚底打滑。”

边上其他巡逻者纷纷为他作证,示意没有外人干扰。

“小心点。”屋里之人静静感应了一下房顶状况后,责骂了一句,重新打坐调息。

罗胜衣传音入密道:“是陆化生。”

“我出手,你补刀。”孟奇言简意赅。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要用补刀这个词,但罗胜衣还是听得懂意思,轻轻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孟奇动了,仿佛影子,贴着瓦片和梁柱,缓缓下滑,沿途尽量躲藏在阴影里,一直滑行到窗边。

而罗胜衣同样如此,在孟奇帮助下,无声无息就藏到了房门旁边的阴影里。

孟奇轻吸口气,心意内敛,精神外放,既感应着周围环境的冷清,体悟蕴藏的种种自然之妙,又意守心灵,阿难破戒刀法蓄势待发。

他左掌一按,窗框无声粉碎,里面之人当即察觉,从床铺上跃起,看到窗外立着一道黑影,他仿佛来自九幽,又似乎黑暗之属,与周围天地溶为一体,带着压迫心灵的威势。

气机交锋之中,被突袭的陆化生当即落在下风。

然后,他看到刀光亮起,阴森可怕,仿佛阴间之锁,仿佛亡者之火,衬托得那道黑影越来越高大,越来越魁梧,越来越狰狞,越来越恐怖,似恶鬼,如天魔!

恐惧亦能断人清净!

陆化生就像溺水之人,完全被恐惧包裹,听过的种种可怕传说,遇到的个个狰狞敌人,似乎都从黑暗里爬了出来,怎么都难以摆脱,怎么都无法呼吸!

他退后,再退后,可溺水之人,越是挣扎,越是下沉,恐惧的感觉越来越浓,让他宛如窒息。

砰!刀背打破了他下意识摆出的防御姿势,一下打在了他的脸部,打得他晕头转向,不知今夕是何年。

罗胜衣在孟奇动手时,也震碎了暗锁,悄无声息地推门闪入,一下冲到了陆化生背后,十指舒张,宛如绽开的花朵,一下扫过了陆化生背心大穴。

陆化生顿时昏迷了过去。

孟奇找了找房间,找到了一本秘籍,来不及细看,示意罗胜衣背上陆化生,往外潜去。

因为没人想到会有敌人从内往外,孟奇和罗胜衣潜行的经验也丰富,又有幻形*相助,顺利便脱离了院子,出了云雁馆,招呼阮玉书一起离开。

在远处找了一个无人的院子后,孟奇示意罗胜衣将陆化生弄醒。

陆化生缓缓醒转,一下想起刚才之事,想要用力,却发现自身真元被禁,难以动弹!

蒙着脸的孟奇桀桀怪笑:“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2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3第九篇 宇宙秘境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十篇 原始作者:我吃西红柿 5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