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百零五章 黄粱

依照上官横的想法,面对这种祸水东引的事情,不管自身实力够不够,只要不起贪婪之心,直接将雪莲反弹回去或丢给追来的人,事情便轻松解决了,当然,若是丢来的事物非常珍贵,恰好是自身心心念念寻觅的,就得看天时地利与人和了。

天时地利者,是否方便逃跑和躲避。

人和者,双方的实力对比。

“千多年的雪莲……”上官横虽未至入微之境,但好歹出身世家大族,武功品阶远超常人,雪莲刚刚出手,他便已清晰判断出价值。

千年雪莲可用来炼制丹药,乃大还丹等疗伤灵丹的主材之一,根据不同丹方,偏向各有不同,不乏直接提升功力和打开窍穴的。

这对外景以下的普通江湖人士来说,自然是天才地宝,可于巨原上官氏嫡子而言,仅仅称得上“还行”,光是玉原雪山西麓,上官家圈起来的地方,超过三千年份的雪莲便有十几株雪莲每长千年会有一个品阶上的大提升,所以世家宗门若非急需,往往都不会采摘接近整千年的那部分,而是任由它们生长。

“苏孟会怎么做?是直接丢回,显得财大气粗,还是笑纳于怀,以实力压服众人?”上官横一时有点期待。

他看得出来,追来的众人里不乏好手且人多势众,若是自己,怕得颇费番周折才能将他们击溃压服,那传闻里擅长群战的苏孟会如何呢?

就在这时,他看见孟奇将手一伸,五道指劲外放,将雪莲拉入了掌中,而丢出雪莲的男子已翻下这片舒缓山坡,双手双脚交替握住凸出部分,平稳下爬。

他两只手仿佛戴着透明手套。能稳稳黏住冰层。

“苏孟看来打算笑纳雪莲,压服众人了……”上官横愈发期待。

追来的众人顿时喧哗:

“那里!”

“被那个人得到了!”

“快围过去,别被他跑了!”

他们都没有高声呼唤,而是竭力压制着声音。

凡是来玉原雪山寻药杀怪的江湖人士,都得到过前辈们的提醒,越往高处走,积雪越重,动静稍大说不得就会引发连环雪崩,到时候,天地变色。伟力加身,休说开窍,半步也难以抗衡,纵使普通外景,若没能及时飞出雪崩范围,能不能活下来,还得两说!

忽然,他们看见前方握着雪莲的青衫男子腾空而起,如大鹏展翅。直接越过舒缓的地带,飞下悬崖。

“他,他要自杀吗?”前来抢夺的江湖好汉们一时有点呆若木鸡,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

而上官横也是大吃一惊。他还以为孟奇会转身对付追来的人群,谁知是这样的选择!

不至于直接被吓跑了吧?上官横之前见识过孟奇的轻功,半点不怀疑他是吓得自杀。

丢出雪莲的男子正稳稳下爬,突然感觉视线变得昏暗。似乎被一道阴影遮蔽了月光。

他下意识抬头,看见刚才悠闲出神的男子从悬崖上直扑而来,头上脚下。衣衫飞舞,状若天神,其面无表情,一手持着雪莲,一手成掌刀之形,凭空下劈。

这一“刀”状极刚猛,威势昭昭,劲风扑面,这名男子从未见过在悬崖峭壁上还敢如此行事之人,一时心神被慑,直到掌风到了眼前,才反应过来。

如此激烈行事,他不要命了吗?

他身处冰壁,难以变化,只能单手单脚用力,猛地转向,背靠冰壁,避开锋芒,与此同时,舒展的右手抽出长剑,刺向劲风。

他的实力委实不错,否则怎能从一大群好手之中抢到千年雪莲逃跑?

劲风看似刚猛,可一剑刺中,却觉虚虚荡荡,不由自主加快,恰好侧面与掌刀相撞。

砰,虚无的感觉却传来磅礴大力,持剑男子右臂顿时酥麻肿胀,并蔓延至身躯。

以实还虚!以刚猛之实演空荡之虚!

这是孟奇得高览指点后,将刀法、剑法、掌法、拳法等融会贯通后对不死七幻的发祥!

借力回环,孟奇如大鸟飞行般曲折如意,一下就绕到了持剑男子正面,化掌刀为指剑,快若鬼魅般穿过他勉力布成的防御,点中了他的胸前大穴。

此地乃悬崖峭壁,持剑男子变化难施,躲避不能,只能眼睁睁看着面无表情的青衫男子封住自己的大穴,然后提着自己的衣领,左右脚连点冰壁,如履平地般蹿升。

他下爬未久,距离上方不远,很快便感觉腾空而起,与青衫跨刀男子一起落到舒缓之处。

接着,他又感觉衣领一紧,再次腾空,跃过了有些呆愣的追赶众人,向着来处飞奔。

“他到底想做什么?”上官横完全不清楚孟奇想做什么了,只是看着他扑下悬崖,如老鹰捉小鸡般抓起之前祸水东引的男子,然后反向而行,“飞”过追赶着,向着远处“慢悠悠”奔逃。

“快追!”众人回过神来,一时没想那么多,下意识就追赶而去。

他们轻车熟路,似乎越追越近,就在这时,孟奇提着持剑男子,踏着陡峭难行的峭壁,蹬蹬往上,接着一个回环,又再次越过他们,奔向上官横。

“他想做什么……”追赶的众人开始觉得怪异,可又舍不得千年雪莲,习惯性转身追逐。

到了凹陷避风处,孟奇顿住脚步,等待着后面之人的靠拢,到了某个距离,他将雪莲塞入持剑男子怀中,顺手解开他的穴道,自己悠然回坐火堆旁。

包括上官横在内,所有人都呆了,这他娘他爷爷的到底什么事儿?

孟奇看了看持剑男子和后面追赶之人,微笑道:

“你们继续。”

持剑男子下意识回头一望,瞳孔顿时收缩如针尖,这个距离,这个距离,它与之前自己丢出雪莲时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完全回归了祸水东引前的状态,分毫不差,除了心情!

难怪说“继续”……追赶众人亦明白了怎么回事,一个个瞠目结舌。

他就为了这样的“置身事外”,如此大费周折?

可大费周折之中表现出来的实力简直让人惊心动魄!

四周静悄悄一片,宛若死地。

忽然,持剑男子最先反应过来,发足狂奔,再临悬崖,他仗着有双珍稀手套,想靠着地利逃走。

他的动作打破了凝固,追赶众人随之发力,他们经过凹陷处时,竟无一人敢直视孟奇。

“为什么要这么做?”上官横不解问道。

“于我而言,千年雪莲算得珍贵,但天人合一,寻求自身道路,不仅仅是对天地和内景的感悟,还有自身心灵的修炼,克制贪婪,不违本心,亦是磨砺的一部分。”孟奇微笑道,“若是无主之物,我自不怕争夺,可别人既然已经得手,那就不能插足了,制住他,带着他跑一跑,吓他一吓,算是祸水东引的‘报答’。”

孟奇口中的珍贵是指能换不少善功。

“这我明白,可何必如此麻烦?非得强调‘继续’?”上官横强调自己的问题。

孟奇“深深”看了他一眼:

“你不懂……”

上官横确实不懂,只能闷闷调息,等待天明。

又经一日,两人有惊无险抵达了峰顶。

这里方圆不过几丈,怪石嶙峋,披着冰衣,万年不化,而在峰顶正中,有个小小的冰屋,小的只能盘腿坐下一个人。

它里面正坐着一个怪人,须发灰白,长而杂乱,互相缠绕,将脸庞全都遮住,只露出了一双充满迷茫情绪的眼睛。

他望着旷远蔚蓝又清澈天空,怔怔出神。

“黄粱前辈,晚辈巨原上官横,前来拜见。”上官横行礼道。

孟奇听上官横提过,此人姓黄,常言凡俗似大梦一场,故自号黄粱。

怪人理都没理两人,依然神游天外。

“前辈,晚辈有位朋友,常思天地虚实,日月之别,特来请教。”上官横收敛起怒意道。

怪人忽地转头看向孟奇,声音沉哑道:“汝也知虚假与真实?”

“何可变,何不可变,这方天地是否为唯一,日月星辰又有何实质之别,晚辈常常苦恼与此。”孟奇坦然回答。

怪人低笑了一声:“想不到除了几个宗门,这方天地还有思考类似问题的人,吾道不孤也!”

他眼中迷茫消失,深沉黝黑,状若夜晚繁星,但又没有一点闪烁,毫无变化:

“吾之所以比俗人想得更多更远,除了得到师长传承,知晓种种密辛,还因为……”他顿了顿道,“吾非此方世界之人。”

孟奇心中一震,他是自己这样的穿越者,还是轮回世界之人?

上官横更是震惊,之前从未听这疯子说过!

不过疯子之话做不得准。

“吾之世界亦是修行武道……”黄粱缓缓道。(未完待续……)

ps:最后半天求月票~

…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2飘渺之旅作者:萧潜 3我的锦衣卫大人作者:伊人睽睽 4龙族1 火之晨曦作者:江南 5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