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章 四招

峰峦起伏,山风凄寒,破旧的山神庙四处漏风,吹得火堆摇摇晃晃,影子扭曲伸张,宛如一只只张牙舞爪的恶鬼。

陆中齐吃着刚烤好的白面馒头,看着跳跃不定的火苗出神,改变路线后,几人餐风露宿,绕城过村,避开了绝大部分拦截的高手,终于快要抵达京城了。

不过,他并没有觉得安心,越是靠近京城,越是忐忑,仿佛前面大半个月的风平浪静是在为接下来一两日的惊涛骇浪酝酿。

他隐隐有种预感,连毒无常都出动了,朝中奸人绝对不会就此罢手,肯定还有更强的高手到来,这让他非常担忧。

陆观坐在火堆前,手不释卷,吃着馒头,看着兵书,泰然自若,完全没有身处险境,敌人随时可能来袭的慌张,让虎道人忍不住暗赞了一声,陆帅果然是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良将!

想及于此,虎道人微微侧头,看向长剑横于膝头、双眼半开半阖的孟奇,看向神色平静淡然,轻轻抚琴的阮玉书,心中更是感叹,两个小家伙都比自己镇定,真是江湖越老越是胆小。

过了今晚就好了,到了京城外,打出旗号,谅奸人们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袭击,毕竟陆帅是圣上亲自下旨招入京城的,而京畿附近人多口杂,只要走漏了消息,必然是满门抄斩之祸……虎道人宽慰了自己一句,取下背上长剑,铮得一声拔了出来,轻轻抚摸。

这口虎啸剑跟着自己快三十年了,饮过不知多少恶人的鲜血,希望这次能助自己渡过难关。自己身亡不重要,若让陆帅遭劫。那就是天下万民的灾难。

忽然,他摸索着剑身的右手停顿了下来,双眼精光四射地看向破庙门边。

只见那里站着一个人。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一个手中握着阔剑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了那里,静静看着庙中众人。

“剑将军……”虎道人猛地站起,虎啸剑斜指,声音沉郁,脸色凝重。

听到这个名字,陆中齐吓得跳了起来,竟然是剑将军。他是纵横九州的知名剑客,仅比邪君鬼王等人间巅峰的强者差一点。

他内功深厚,剑法大开大合,刚猛凌厉,宛如冲锋陷阵的将军,故而有了剑将军的外号,正面战斗的实力超过毒无常不知道多少,曾经一人单挑九位一流高手,将他们全部斩于剑下,无论是名声。还是战绩,都远远胜过自己这边最厉害的虎道人。

陆中齐担惊受怕地看向另外三人,只见陆观放下手中兵书。缓缓起身,似乎打算与虎道人联手,共抗强敌,神色之间并不显慌乱,而阮玉书依然在抚琴,琴声微弱,意境高旷,可这有什么用?

爱练刀法的剑客小孟端端正正坐着,脸色无波。似乎眼前的剑将军是四人,而非高手。

他吓傻了吧?陆中齐忍不住这样想道。毕竟剑将军身材魁梧,气势逼人。哪怕静静站在那里,也如山峰屹立,让自己心跳如鼓,双腿发软。

早就听闻超过了正常层次的高手都擅长气机相争,心灵交锋,本以为是无稽之谈,今日面对剑将军,才明白传闻非虚!即使他不动手,仅仅站立于门边,也让自己战意削弱,慌乱失措,十停功力发挥不出六停。

剑将军一步一步踏入,每踏一步,都仿佛让破庙抖动了一下,七步之后,虎道人握剑的手开始有点颤抖了,眼前的男子似乎越来越高大,就像神话传说里的巨人!

“虎道人,此事与你无关,你若离开,我不阻拦。”剑将军声音浑厚。

虎道人深吸口气:“陆帅身负天下之望,关系西虏之祸,俗话说,宁做太平犬,莫为乱世人,贫道不才,愿以一人性命,换天下百姓安康!尔等倒行逆施,迟早会有报应!”

他暗暗打了个手势,示意陆观趁自己拖住剑将军的机会逃走。

陆观纹丝不动:“陆某从未认为自己的性命高于旁人,驭下虽严,却一向身先士卒,如此方有百战不退的铁山军。”

他说话的时候气势勃发,仿佛正统率着数十万大军,让剑将军都微微色变。

陆中齐受此影响,一下消去了心中胆怯,慷慨道:“人未死,阵不退,铁山在,胡虏灭!”

剑将军铮得一下拔出长剑,剑身宽阔,宛如门板。

“我身受大恩,不得不来杀你,还请受我一拜。”剑将军庄重行礼,言谈之间,仿佛杀陆观虎道人等如杀鸡狗,毫不费力,让陆中齐再次心中一颤。

他神色平静,隐含怜悯,阔剑一展,便要发动攻击。

就在这时,一直冷漠抚剑的孟奇突地站起,铮的一声,长剑出鞘,寒光四射。

他看着剑将军,面无表情地道:

“你若能让我回剑防守一招,便算我输。”

这是何等的狂妄?不仅剑将军,孟奇这边的虎道人、陆中齐都有了相似的感觉!

就算你剑法再出众,剑将军也是成名多年,战绩显赫,纵横天下的高手,怎么可能连让你回剑防守一招都办不到,即使魔后国师在此,也不敢说此大话!

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就在剑将军略微心浮气躁时,孟奇出剑了,往前一步,仿佛踏在他的心头,长剑歪歪斜斜地斩落,像是小孩的涂鸦。

咦?同样的一声咦,虎道人和陆中齐是惊讶不解,是不敢相信,狂妄自大的小孟怎么会使出破绽百出的一剑?就像他从未习练过剑法!而阮玉书则是若有所思,仿佛明白了什么。

剑将军眼中的这一剑却难以描述,破绽虽多,却不断变化,让人无法把握住!

他之前营造的气势被孟奇恰倒好处地破掉了,气机相争落于下风,没有多的办法,只能阔剑横扫,仿佛使用的是铁棍,将孟奇距于防御圈之外,先图自保。

孟奇长剑如落叶,忽地下垂,点在阔剑剑尖。

剑将军只觉长剑如吊千斤坠,手腕一重,猛然下沉。

借着这一点之力,孟奇长剑反弹向上,斜斜刺向剑将军喉咙。

剑将军别无他法,只能退后一步。

在他迈步之时,孟奇同样也踏出一步,如影随形。

剑将军大吼一声,不知使了什么秘法,阔剑抬起,由下往上,似乎要将孟奇劈成两半。

他的剑法与普通不同,刚猛异常!

孟奇忽地跃起,剑尖一抖,由平直变成斜上。

以两人的距离,剑尖与喉咙还有一点空隙,难以刺中,但斜上之后,与下巴却亲密接触了。

噗呲一声,锋利的冰阙剑没有任何阻碍地从下颔刺入了的脑袋,带得他脑袋扬起,带得他阔剑失准。

孟奇落于一边,长剑低垂,鲜血在剑尖凝聚,缓缓滴落。

扑通,剑将军魁梧的身材仰面倒地,激起尘埃一片。

“你输了。”孟奇冷淡地抛下一句话,重新走回火堆边坐下。

剑将军眼睛圆瞪,残留着恐惧和惊愕,可却已经没有了呼吸,难以回答孟奇。

他竟然真的没有让小孟回剑防守一招!而且仅仅四招便毙命当场!

陆观、虎道人和陆中齐看了看神色平淡,似乎刚才只是动手烤了个馒头的孟奇,又看了看死不瞑目的剑将军,油然而生对他剑法的恐惧。

回想方才的战斗,他们发现孟奇的每一招都不算精妙,相反破绽百出,普通平常,但是他时机、角度、轻重的把握却妙到毫巅,仿佛对剑将军了若指掌!

世上竟然有这样的剑法!竟然有这等剑客!

虎道人原本以为自己比较了解小孟的实力了,可现在看来,他剑法的恐怖犹在自己想象之上,恐怕已经接近于鬼王如意僧的层次了。

他才多大啊?莫非真有天生剑客?

有小孟在,这次入京看来是有惊无险!陆中齐长舒了一口气,感激地对孟奇点了点头,跑到剑将军面前,俯身搜起尸体。

剑将军是来杀人的,本身风格又大开大合,所以身上仅有一包干粮和一袋银子,以及一封书信。

陆中齐把剑将军的阔剑拾起,放到了孟奇身边,这是他的战利品。

孟奇不动声色,不置可否,内心却暗爽不已。

“不好!”陆中齐随手打开书信,看了一眼,惊呼出声。

虎道人急问:“怎么了?”

陆中齐表情难看:“写信给剑将军的是郑家四凶,他们也要来刺杀陆帅!”

“郑家四兄?”虎道人脸色大变,陆观也微微皱起眉头。

陆中齐知道目前唯一能依靠的便是小孟,赶紧为他介绍道:“郑家四凶单独来看,都比剑将军稍逊,但他们有联手秘法,惯来又同进同退,所以曾经被列入鬼王洗月真人他们的层次,不过后来联手袭杀邪君却被轻松击败,成为了他的仆役,这才不再被认为属于这个层次的高手。”

“即使如此,他们四人联手也有着极度接近于人间巅峰的实力,绝非剑将军可比!”

联手秘法对付别人确实效果好,可面对不惧群攻的“不死印法”只有找死的命……孟奇暗笑一声。

“最可怕的是,郑家四凶目前是邪君的仆役,他们出手意味着邪君也插足此事了!”陆中齐再次仓皇失措,“小孟兄弟,阮姑娘,要不然我们连夜赶路吧?”

“迟了。”门外有人阴笑道。(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十篇 原始作者:我吃西红柿 2大奉打更人作者:卖报小郎君 3第十四篇 域外战场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作者:我吃西红柿 5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作者:封七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