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剑来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六百七十三章 针线活

第六百七十三章 针线活

所属书籍: 剑来     发布时间:2019-11-27

    陈平安坐在台阶上,卷起裤管,脱了靴子,放入白玉咫尺物当中。
    其余两件咫尺物,晏溟暂借给自己的那件,已经被送往丹坊请高人修缮,剩下一件道家令牌咫尺物,是用藻井与彩雀府府主孙清换来的,当时还额外挣了三十颗谷雨钱,天底下的生意人如果都如彩雀府这么爽利,别说是背着一座藻井跑路,陈平安就算背栋宅子都没怨言,当然宅子能像春幡斋、梅花园子这般被炼化为盆景,更是多多益善。
    那件与青冥天下孙道人有些渊源的咫尺物,已经托付阿良转交给了道家圣人。
    当下陈平安身上这件咫尺物,走过一趟敬剑阁,收拢所有剑仙挂像之后,咫尺物就被老大剑仙讨要了过去,等到归还之时,已经设置了一道隐秘禁制,连身为主人的陈平安都无法打开,不知道老大剑仙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陈平安沿着脚下这条名副其实的“神道”,独自去往牢狱底部,轻轻卷起袖子。
    人身小天地,天地大人身。
    这个说法,确实不可以简单以道家笼统语视之。
    这座连个名字都没有的牢狱,连同六头上五境大妖,关押着总计七十头妖族修士,撇开水牢少年在内的三位下五境不谈,地仙修士居多,皆是凶悍之辈,搁在蛮荒天下或是浩然天下,想必都是雄踞一方的豪杰角色,它们无一例外,都在战场上杀过剑修,甚至大多不止毁掉一把本命飞剑。
    陈平安一路行去,大概是没了老聋儿压阵,几头原先沉寂躲避的上五境大妖,纷纷从牢笼雾障中现出身形,靠近剑光栅栏,或真身或人形,打量起了这个青衫光脚卷袖、还会说蛮荒天下大雅言的年轻人。
    有一头化作人形的大妖站在牢笼栅栏附近,中年男子模样,施展了障眼法,青衫长褂,相貌十分清雅,宛如书生,腰间别有一支竹笛,皎皎然,似有千古月色盘桓不愿离去。他以手指轻轻叩击一条剑光,肌肤与剑光相抵触,瞬间血肉模糊,呲呲作响,泛起一股绝无荤腥的古怪清香,他笑问道:“年轻人,剑气长城是不是守不住了?”
    陈平安停下脚步,隔着剑光栅栏与大妖对视,点头道:“对于我们而言,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按照避暑行宫的记载,这位大妖化名云卿,真身是一头彩鸾,其羽是炼制道家羽衣的绝佳之物,故而大妖跻身上五境之时,天然拥有一件相当于半仙兵品秩的法袍。只是大妖云卿的羽毛,孕育极慢,在此被关押七百年,丹坊不过收集了七根,陆陆续续都卖给了三座道家宗门。
    大妖云卿笑问道:“岳青死了没有?绶臣可曾跻身上五境?”
    陈平安如实答道:“岳青没死。绶臣已是你们蛮荒天下最年轻的剑仙。”
    云卿点点头,道了一声谢,身形重新没入浓郁雾障,似有一声叹息。
    经过下一座牢笼,那头现出真身的大妖疯狂撞击剑光栅栏,后者坚固不可摧,牢内云雾翻摇,大妖徒劳无功,只是掀起了一股皮开肉绽的腥风血雨。
    大鳅在泥,以蛟龙之属为食,以求化龙。
    陈平安问道:“你们水族化龙一途,有无捷径诀窍?就像那天狐证道,只要天师府天师钤印狐皮上,就可躲开天劫。”
    许多鬼魅阴物过江、上山,就需要与阴德庇护之人结伴而行,就有机会躲过各地辖境的神灵追责。世间不知多少鬼物阴灵,被山水阻隔归途、去路。不但如此,传闻还有许多蛟龙之属,走江一事,功亏一篑,就会手段迭出,寻找各种庇护之地,印章玉玺,甚至隐匿于某本圣贤书籍的两行文字当中。只是有些事情,陈平安亲眼相见,亲临其境,更多好似志怪传闻的说法,不曾有机会验证。
    大妖骤然安静下来,缓缓化作人形,是个面目枯槁的老叟,“小崽子,拿一斤鲜血来换!”
    陈平安说道:“半斤。”
    大妖本以为就是个逗乐解闷,不曾想这个年轻人脑子进水,还真讨价还价起来了?
    老叟双手攥紧剑光栅栏,双眼神采奕奕,放声大笑道:“看你这小崽子,年纪不大,也是个气血不俗的,心头精血,只需三钱。五脏六腑粘连着魂魄道路的鲜血,八钱。寻常鲜血,最少一斤!痛痛快快给了,爷爷我就传你一道价值连城的仙家口诀,莫说是蛟龙后裔,只需水族精怪,皆可化龙无碍。”
    陈平安始终安静无言,站在原地,等了片刻,等到那头大妖流露出些许惊讶神色,这才说道:“曳落河秘传的那道开门术,就这么小打小闹吗?我见识过你家主子的手段,可不止这点本事。”
    眼前这头只隔着一道栅栏的大妖,其实已经悄然施展了神通,算是一门极为上乘的水鬼拖曳之法,精怪鬼魅以视线推敲心扉,心稍稍动,则五脏六腑皆摇,魂魄被摄,沦为傀儡。那条曳落河,是蛮荒天下当之无愧的大水之域,水族精怪势大。
    大泽江河的某些水鬼、水仙之流,喜好施展阴毒的“替代换命之法”,拖人下水,颠倒阴阳,多用此道蛊惑人心。所以世上多有临水之人,一旦阳气不足、祖荫不够,加上运道不济,莫名其妙便会自己投了水。
    老叟收起受伤的双手,伤痕以极快速度痊愈,被剑光烧灼出来的血雾,不曾丝毫泄露牢笼外,老叟嗤笑道:“若非禁制使然,嗅了一丝血气,你小子这会儿已经躺在地上欲仙欲死了。”
    陈平安说道:“若非我不是剑仙,这会儿我已经吃上一锅泥鳅炖豆腐了。水参大补,还可醒酒。”
    老叟脸色阴沉。
    大妖在蛮荒天下化名清秋,与青鳅谐音,白瞎了清秋这么个好名字。
    陈平安问道:“到底做不做买卖了?”
    老叟摇身一变,牢内腥味翻摇,大妖现出真身,一双眼眸大如灯笼,巨大头颅贴近剑光栅栏,居高临下,死死盯住那个口无遮拦的年轻人。
    陈平安转身就走。
    大妖说道:“做了,爷爷口渴,先来半斤鲜血解解馋!若是滋味好,爷爷就与你取剩下半斤,再与你说那化龙躲灾的捷径之法。”
    只见年轻人点点头,继续前行。
    大妖以头一撞栅栏,怒道:“竖子安敢戏耍你家老祖!”
    陈平安转过头说道:“回头我让老聋儿来取你的三钱心头精血。你记得好好酝酿措辞说法,别诓我。先前说了半斤寻常鲜血,你还不答应,我就不明白了,有你这么做买卖的吗?”
    陈平安远去之后。
    老聋儿笑呵呵站在大妖清秋牢外,身边还带着那个浑浑噩噩的少年,名为幽郁,名字古怪,据说是少年的传道人,早年在小巷观碑见字,随便取的。另外那个少年则名叫杜山阴。而这两个相互间并不认识的少年,对待年轻隐官的态度也截然不同,前者对隐官大人敬而远之,后者极其想要成为隐官这样的大人物,做梦都想。
    与那光脚徒步而行的年轻人打交道,仙人境大妖清秋十分“随性”,见着了老聋儿之后,便立即退入云雾迷障当中。
    老聋儿瞥了眼牢内云雾,点头道:“原来这泥鳅还有水中参的说法,能够醒酒,又学到了。”
    幽郁轻声道:“隐官大人,学问很大。”
    老聋儿笑道:“更记仇。你以后别惹这种读书人。”
    王座大妖仰止,旧曳落河主人,正就是大妖清秋的主人,那个老婆娘曾在战场上虐杀了一位姓岳的南游剑仙,让隐官在剑气长城身陷被剑修戳脊梁骨的处境。
    所以年轻隐官先前与那大妖云卿,十分客气,等到见着了曳落河四大凶之一的这条泥鳅,就开始算账,先收点利息,能挣一点是一点。
    幽郁忐忑道:“聋儿爷爷,我见着了隐官大人,都不敢说话,哪会招惹那么一个好似在天上的人物,万万不敢的。何况隐官大人为了剑气长城殚精竭虑,我很敬重。这会儿还后悔胆子太小,没能与他说上句话。”
    剑气长城,只说最年轻一辈,每个人眼中的年轻隐官,可能都不一样。
    例如姜匀、元造化这些练拳的武夫胚子,在街巷拐角处听二掌柜说山水故事的贫寒孩子,孙藻这样没见过年轻隐官、却听到耳朵起茧子的年幼剑修,再加上幽郁、杜山阴这些年纪不大、却已经可以去城头出剑杀妖的少年少女们。
    老聋儿说道:“福祸临头汹汹然,没什么敢不敢的。”
    幽郁使劲点头,“记下了。”
    老聋儿笑道:“不知老大剑仙是怎么想的,就该与那野心勃勃的杜山阴换一换,你去那酒鬼为伍,应该性情投缘,说不定以后造化就大了。”
    少年神色黯然,自己的根骨与性情,都太过不堪,应该是让老聋儿前辈失望了。
    陈平安还是走走停停,不急不缓,仿佛游山逛水。
    那头七尾狐魅手段尽出,在年轻隐官过路之时,短短时间便变换了数种模样,以本来容貌外加障眼法,或是春光乍泄的丰腴妇人,或是淡抹胭脂的妙龄少女,或是娇俏小尼姑,或是神色清冷的女冠妇人,最后甚至连那性别都模糊了,变作清秀少年,她见那年轻人只是脚步不停,干脆便褪去了衣裳,裸露了身躯,美若玉人,跪坐在剑光栅栏那边抽泣起来,以求青睐。
    陈平安没有理睬,心如止水,作枯骨观。
    狐魅犹不死心,等到那个铁石心肠的年轻人侧对牢笼,她一个前扑,双手撑地,嗓音柔腻,如泣如诉。背脊一线,犹如山峦起伏。
    陈平安径直远去。
    走到了倒数第四座囚牢,龙门境修士,擅长隐匿气机,杀手锏是两件皆可束缚飞剑的本命物,是个喜好在战场上虐杀剑修的狠货色。
    其实对于这种作为,陈平安谈不上太多喜恶,剑气长城这边,数位剑仙,还有那纳兰彩焕,齐狩,都是出了名的出手狠辣。只不过按照隐官一脉的档案记载,这位出身蛮荒天下大宗门的龙门境修士,在家乡那边,在妖族里边都能以暴虐出名,尤其嗜好购买竹箧这种蛮荒天下被视为“杂种”,还曾与大妖重光所在山头,购买过数位女子剑修俘虏,下场如何,可以想象。
    陈平安轻声道:“捻芯前辈,帮忙开门。”
    牢狱禁制,陈平安知道秘术,却打不开。
    女子缝衣人浮现出身形,剑光栅栏瞬间消失。
    陈平安走向前去,发现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陈平安站在门口,背对那位惨不忍睹的女子,正要说话。
    捻芯说道:“隐官大人是不是过于高估自己了?还是说碍于颜面,不希望外人瞧见一位儒家门生的残虐手段?没必要。”
    陈平安点点头,又卷了一层袖管。
    约莫一炷香后。
    捻芯望向那个蹲在地上的背影。
    那头龙门境妖族,只剩下一颗头颅还很齐全,脖颈之下,其余皆烂泥一摊,又不致死,皮肉筋骨魂魄,层层递进,手法悠悠然。
    看来年轻隐官在习武一途,很是吃过苦头,极有“久病成医,行家里手”的意思。
    以至于连那体魄、心智皆足够坚韧的龙门境妖族,都在哀求“杀我杀我”。
    陈平安只是剐出了那头妖族的一颗眼珠子,轻轻捏碎,手指在对方额头上擦拭了几下,问道:“这妖族幻化出来的人形,是不是各有各的细微差异?”
    捻芯点头道:“不单单是妖族化人有差异,便是我们,研习天下道法,同源不同流,分化出万千支流,能够被誉为‘正宗通天’之法的,都是可以尽可能忽略掉岔路岔流的影响,旁门左道次之,邪道魔道又次之,都可登山,难易不同,高下有别,越是正宗,越能精准把握住人身这座洞天福地的脉络,绕路越少,理由再简单不过,道路宽大,灵气沛然流淌,车水马龙,如同行军,气势就大。若是羊肠小道,崎岖险峻,灵气运转终究有限。只是事无绝对,惊才绝艳之辈,不受此理拘束,小道依旧可登顶。”
    陈平安伸出一根手指,抵住那头妖族的额头眉心处,轻轻向下一划,如刀割过,然后轻轻拨开面皮。
    捻芯见他动作轻缓且极稳,关键是心境不起半点涟漪,无怨怼,无悲喜,简直就是天生的缝衣人和刽者绝佳人选。
    浩然天下罗列出来的十种修士,其中刽者与缝衣人,有诸多异曲同工之妙。
    捻芯提醒道:“杀这种体魄孱弱的龙门境,没资格让我动手缝衣。”
    陈平安点头道:“知道。只是热热手,因为打算与捻芯前辈学一学缝衣术。”
    捻芯摇头道:“奉劝隐官大人不要轻易涉及此道,只会被天地憎恶,妨碍大道。武夫成神,剑修登天,才是一位隐官该走的阳关大道。”
    陈平安一指戳-入妖族修士的额头,起身缓缓道:“术法无忌,心定即可。恶人自有恶人磨,恶人只有恶人磨,一字之差,两个说法,前者太无奈,后者太绝对,我觉得都不太对。”
    捻芯默然。
    陈平安走出牢狱,去往下一处牢笼。
    按照避暑行宫档案记载,随心所欲出拳而已。
    不同的手法,唯一的相同处,就是会先自报名号。
    浩然天下,陈平安。
    捻芯一直跟着年轻人身后,从头到尾旁观整个过程。
    毙命的地仙妖族,捻芯会打开腰悬的绣袋,取出不同细针、短刀,处理尸体,年轻隐官就站在一旁观摩。
    捻芯的阴神出窍,十分诡谲,阴神已经小若芥子,细微不可见,阴神还要手持一根更小的本命物“绣花针”。
    陈平安在面对一位金丹境兵家妖族的时候,任由对方全力出手,全不还手。
    与一位金丹剑修对峙的时候,捻芯惊讶发现年轻隐官凭空消失,似乎隔绝出了一座小天地。
    撤掉飞剑的本命神通之后,陈平安在看捻芯处理尸体的时候,问道:“捻芯前辈,缝衣人在内的那十种练气士,前辈亲眼见识过几种?”
    捻芯手上动作不停,娴熟拣选筋髓,抽筋敲骨,行云流水,只是与赏心悦目关系不大。
    捻芯与年轻隐官说了些避暑行宫都没有文字记载的秘事,那些携带龙王篓捕捉疲蛟、窃取水运的南海独骑郎,它们所侍奉的君主,是一头与外姓大天师火龙真人交过手的大妖,就连实力略胜一筹的火龙真人,叩关十年,都无法破开海底那座名为“渌水坑”的上古山水大阵,传闻那座遗址,曾是远古水神的主要行宫之一。
    陈平安听到这里,说道:“火龙真人确实是一位当之无愧的世外高人。”
    捻芯没有抬头,随口问道:“隐官大人与火龙真人见过?”
    她正在“雕琢”禁锢住那颗被年轻隐官剖开胸膛的心脏,以及一颗悬在旁边为邻的妖族金丹。
    她的细微阴神,在穿针引线。
    陈平安嗯了一声。
    捻芯抬起头,停下手上动作,“火龙真人,正是杀我师父之人。”
    陈平安没有接话,“劳烦前辈继续。浩然天下的过往恩仇,我不感兴趣。”
    捻芯视线犹在陈平安身上,她的眼神愈发炙热几分。
    陈平安认命,当然不能只许自己与大妖清秋讨债,也要容得捻芯在自己身上算账。
    捻芯继续说那些古怪事。
    兴许是久居牢狱数百年,难得遇到个大活人,这位缝衣人并不吝啬言语。
    那些炼化坟茔古墓、引发阴兵过境“过客”,境界高者,一旦扯开本命幡子,孤注一掷,能够改天换地,将千里之地直接变成阴冥之所。
    还有那艳尸,媚术犹胜狐魅,半人半鬼,神仙难察觉,最是喜欢淫-乱宫闱。只是艳尸极少现身,但是每次行踪败露之前,注定会在史书上留下许多的事迹。
    又有那山上的采花贼,专门捕杀草木花卉精魅,炼化为丹药。十二花炼小丹,若是捕捉到了一百零八头花木精怪,便炼为大丹,手段极为歹毒,功效却又惊人,与那百花福地是生死大敌,相传采花贼这一脉的开山鼻祖,与那百花福地的天下花主曾有一桩隐晦情仇。许多道貌岸然的谱牒仙师,名义上铲除,实则收为供奉,财源广开,日进斗金。
    陈平安听到这里,好奇问道:“百花福地的那些神女,当真有远古花卉真灵,夹杂其中?”
    因为想起了骸骨滩壁画城的天官神女。
    捻芯点头道:“我曾经抓到过一位元婴境的采花贼,拿去百花福地,换来了一件关键法宝。可以确定那四位命主花神,确实岁月悠久,反而是福地花主,属于后来者居上。”
    说到这里,捻芯瞥了眼年轻人,“归功于读书人的传世诗篇。”
    陈平安微笑道:“吟诗行文,一向是我不擅长之事,看来注定与百花福地无缘了。”
    捻芯说了句不合时宜的言语,“你确定能够活着回到浩然天下?”
    陈平安说道:“争取。”
    捻芯继续说那瘟神,其实谈不上太过纯粹的正邪,天生的可怜人,神憎鬼厌之物,被大道压胜,几乎人人命不由己。要么被正道练气士关押,一辈子与世隔绝,要么从小就被邪道修士豢养起来,作为傀儡帮凶,小则威胁朝廷官府,充当摇钱树,一旦被丢到战场上,杀力极大,后患无穷,瘟疫蔓延,生灵涂炭,百年之内寸草不生,瘴气横生。
    还有那鸠仙,顾名思义,擅长鸠占鹊巢,世间任何练气士,都可以被他们拿来当做鹊巢,将芥子念头,种子根植于他人心窍,神不知鬼不觉。犹有一种渡师,擅自往来于阳间阴冥,最是隐秘。还有那讨债鬼,专门针对那些市井乡野村落的痴傻之人,能够将业障转嫁给敌对之人,还会偷偷收拢家族、寺庙的香火。最后是那卖镜人,游历四方,专门捕捉、炼化凡夫俗子的影子,肆意拘人魂魄,定人命数,削人福缘化为己用。
    关于卖镜人,捻芯还说了个不知真假的传闻,浩然天下历史上曾经有位天赋异禀的卖镜人,试图将那荧荧明月,炼化为开妆镜。
    一旦做成了,一座天下,无论是凡夫俗子还是修道之人,皆要仰视“镜面”,后果可想而知。
    听完了这些稀奇古怪的山上内幕,陈平安轻声感慨道:“得道之人,寿命长久,只要愿意四处走动,缩地山河,总有见不完的奇人怪事。”
    双方言谈之间,陈平安也见识到了捻芯的本命物,是她那尊阴神所持有的十根绣花针,有极其纤细的七彩莹光拖曳在针尾处,刚好分别针对三魂七魄。
    捻芯做完了手头事,出窍阴神返回,起身说道:“我粗略算了一下,六十多头妖族,如果你都能杀了,我可以为你缝补三十二处,你是纯粹武夫,故而手心掌纹,手背,五指,皆要大动。面目窍穴,以一双眼珠为主,心口自然是重头戏,我会以针线贯穿,绞心一番,可能耗时会有点久,背部以脊柱为主,在剥皮之后,我要将整条脊柱扯出寸余高度,这些倒还好说,三魂七魄,才是关键,而且缝补穿衣之后,才是真正吃苦的开始,”
    陈平安面无表情。
    捻芯点点头,年纪不大,胆子不小。
    然后只见那年轻隐官拿起养剑葫,喝了一大口酒。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六百七十三章 针线活
回目录:《剑来》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择天记作者:猫腻 2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3将夜第四卷:垂幕之年作者:猫腻 4三生三世枕上书作者:唐七公子 5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