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剑来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吾为东道主(上)

第九百三十一章 吾为东道主(上)

所属书籍: 剑来

    黄庭国,一处小县城内,县名遂安,遂愿之遂,平安之平。隶属于严州府,而这严州府又是黄庭国出状元、进士最多的一处文教胜壤,此县不通大驿,但是多书香门第,在陈平安进入县城之前,就可以见到一处屹立在小山顶上的文昌塔。

    自古文风鼎盛之地,往往就是这样,不见城镇先见文昌塔。

    青同散开神识,将这县城内打量一番,好像怎么看都不像是 要说是那“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可是以青同的境界和眼光,照理说也该瞧出几分端倪才对,只是县城周边的河水溪涧,好像连个河婆都没有,一县之地,灵气稀薄至极,武运更是惨淡,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文运倒是有那丝丝缕缕的迹象,只是不成气候,多是祖荫庇护的一种绵延传承,来自某些敕建牌坊楼,以及那些悬“进士及第”的祠堂匾额,陋巷贫寒之家也有些,青同愈发疑惑不解,莫不是自己眼拙了,有那不出世的山巅大修士、或是功德圣人之流在此隐居,故意遮蔽了天机?

    青同便忍不住问道:“我们这趟是要找谁?”

    陈平安笑道:“不找谁,就是随便看看,等到桐叶洲下宗事了,我回了落魄山,将来会来这边久居……也不算久居,有点类似衙门的点卯吧,在一处乡塾里边开馆蒙学。”

    之前陈平安暂借陆沉一身道法,以十四境修士的姿态,在那场远游途中,就相中了此处,黄庭国本就与旧大骊版图接壤,距离落魄山不远不近,打算将来就在这边当个教书匠。

    青同误以为听错了,“乡塾蒙学?!开馆授业,当个教书先生?”

    要说一个暂无文庙功名的陈平安,是即将住持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担任书院山长,甚至都没个副字,青同都不至于如此震惊。

    陈平安点点头,“就我这点学问,半桶墨水晃荡的,当然就只能教教蒙学孩子了。”

    青同哪里会相信陈平安的这套措辞,立即提起精神,觉得自己方才那番神识巡游,肯定是马虎了,错过了某些痕迹,故而未能找出此地的真正奇异所在,刹那之间,整座遂安县城就被青同的一粒芥子心神给笼罩其中,衙署祠庙,宅邸街巷,各色店铺,甚至连那些古井底部都没放过,只是依旧寻觅无果,几个眨眼功夫过后,青同犹不死心,将县城外的几处山头、流水都一一看遍,山岭、河流之来龙去脉,都仔细勘验一番,终于收起神识,试探性问道:“你是相中了某位前途无量的修道胚子?”

    陈平安打趣道:“你要是跟着我崔师兄混,一定可以混得风生水起。”

    青同听出言下之意,是在说自己无利不起早呢。

    陈平安双手笼袖,带着青同步入县城内,双方如无境之人入无人之境。

    街上熙熙攘攘,因为是大年三十,哪怕两边铺子都关了,依旧处处热闹喜庆。

    陈平安说道:“先前路过此地,在县衙那边翻了几本地方县志,已经百余年没有出一个进士了,就像一个收成不好的荒年。”

    青同这才记起在那十二幅山水幻境画卷中,这位出身文圣一脉的年轻隐官,显然对科举制艺一道,极为熟稔。

    难不成真打算在这儿当个隐姓埋名的乡塾夫子,成天与一些穿开裆裤、挂鼻涕的孩子厮混?

    堂堂两宗之主,文圣一脉的关门弟子,然后花几年甚至十几年功夫,就只是为了栽培出一位所谓的进士老爷?

    陈平安自顾自说道:“化名想好了,就叫窦乂。”

    青同问道:“是益稷篇里边‘丞民乃粒,万邦作乂’的那个乂?”

    陈平安似乎小有意外,咦了一声,“不曾想青同道友的学问,相当不浅啊。”

    青同抽了抽嘴角,“隐官谬赞了。”

    陈平安说道:“谬不谬不清楚,反正赞扬是真。”

    青同一想到先前七里泷岸边,年轻隐官与陈真容的那句“都重要”,便安慰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青同笑问道:“隐官大人要是致力于科举,能不能连中三元?”

    陈平安想了想,说道:“连中三元?想都不要想的事情,要是在大骊王朝,别说一甲三名了,我可能考取二甲进士都难。可要说在这黄庭国,帮着遂安县带回一块进士及第匾额,还是有几分希望的。未必是我才学多高,只不过制艺一途,越是小国诀窍就越多,是有捷径可以取巧的,试卷上边的字体,馆阁体是有细分门道的,可以根据座师房师阅卷官们的学问脉络,来做安排,反正都可以投其所好。”

    青同说道:“听说你的嫡传弟子当中,有个叫曹晴朗的读书种子,曾是大骊王朝的榜眼?”

    要是早这么会说话,我早就请青同前辈喝酒了。

    陈平安笑道:“补充一下,曹晴朗除了是殿试的榜眼,还是先前那场京城春闱的会元,所以说皇帝宋和的眼光真心一般。”

    要是选中曹晴朗为状元,上次在京城那场婚宴上见面,自己哪怕不答应那件事,但是怎么都会起身相迎吧。

    只说之后在春山书院,陈平安与先生闲聊,说起此事,不都是差不多的说法?一个为学生,一个为再传弟子,都打抱不平呢。

    带着青同一路娴熟穿街过巷,期间陈平安没来由问起一事,“先前在酒肆里边,你好像跟仰止聊起了小陌,聊得还挺开心?是有什么……掌故?”

    青同摇头道:“没有!绝对没有!”

    明摆着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陈平安笑道:“说说看,我保证不给小陌当通风报信。”

    关于小陌的事迹,别说浩然天下没有任何记载,就算是在蛮荒天下,山上都没什么流传开来的小道消息,不然避暑行宫那边,肯定会记录在册,加上小陌又极少聊自己的事情,

    青同依旧是摇头如拨浪鼓,只是突然间就笑了起来,赶紧伸出拳头抵住嘴巴,咳嗽一声。

    这可就是此地无银三万两了。

    陈平安斜瞥一眼,说道:“回头我自己问问看小陌。”

    青同生怕陈平安在小陌那边添油加醋,只得说道:“仰止说了件小事,说小陌早年曾经被一位女修纠缠。”

    陈平安马上眼睛一亮,追问道:“怎么个纠缠不清?她叫什么名字?”

    青同硬着头皮说道:“化名白景,至于她的道号,就比较多了,跟女子换衣裙差不多,更换频繁,比较出名的几个,有那‘朝晕’,‘外景’,‘耀灵’。”

    “反正我从没见过她,只是听说一些传闻,剑术极高,杀力极大,脾气极差。白景跟小陌一样,都是剑修,她还是那副‘纬甲’的主人,与小陌是差不多的道龄,她却要比小陌稍早跻身飞升境。曾经在蛮荒那轮大日之中开辟道场,但是无法久居,每过数百年就需要重建府邸,所以蛮荒天下的妖族,炼日拜月一道,其中半数修士,都绕不开她,需要孝敬这位剑修。”

    陈平安听着那位女子剑修的化名和那堆道号,好奇问道:“难道白景是那火精化身?”

    古怪神异,各有出身。

    只说“外景”这个道号,真心不俗。

    青同摇头道:“外界一直有这样的猜测,不过应该不是,因为先前在酒铺,我与仰止就问了这一茬,仰止说这白景,大道根脚,真身并非‘神异’一途,就是从妖族开窍炼形、一步步登顶的。仰止还说绯妃,可能是白景的再传弟子。”

    陈平安愈发疑惑,“那她怎么就纠缠小陌了?是起了一场大道之争?还是剑修之间的恩怨?”

    青同嘿嘿笑着,“好像是白景瞧上小陌了,要与小陌结为道侣,小陌不肯,期间先后问剑三场,打又打不过,就只好一路逃,这不就逃到了落宝滩那边躲起来,跟着那位碧霄洞主一起酿酒了。”

    其实仰止说得要更直白些,一句话说得青同只觉得胸中郁气一扫而空,所以之后跟着陈平安游历,一直心情不错。

    而仰止当时那句话,便是“白景差点睡了小陌。”

    陈平安说道:“仰止碎嘴,你也跟着?”

    青同顿时无言。你要是不问,我会说这些?

    陈平安揉了揉下巴,啧啧道:“没想到咱们小陌也这么有故事。”

    这黄庭国,一国境内,寒食江,御江和白鹄江,还有作为白鹄江上游的铁券河,都是名列前茅的江河正神。

    作为大骊朝廷藩属国之一,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的水运,确实也算祖上积德了,毕竟继承了昔年神水国一部分正朔“祖业”。

    紫阳府的开山鼻祖,女修吴懿远游归来,乘坐一条彩色楼船形制的私人渡船,回到了自家地盘,路过那条铁券河,吴懿飘然下船,一挥袖子,先将渡船上边的十数位婢女丫鬟,变成一摞符箓纸人,再默默掐诀,将一条雕栏画栋的三层彩船,变成一枚核雕小舟,与那叠符箓一并收入袖中。

    铁券河神祠名为积香庙,祠庙内供奉的那尊彩绘神像,是位相貌儒雅的老文官模样,感知到那位紫阳府开山鼻祖的一身浓厚道气,神像顿时金光闪烁,水气弥漫,走出一位高瘦老者,正是此地河神,瞬间飘出祠庙百余里,见着了对岸那位眉眼冷清的高挑女子,老人立即作揖到底,行了个大礼,扯开嗓子喊道:“铁券河小神高酿,恭迎洞灵元君銮驾!”

    诚意够不够,就看嗓门高不高。

    他虽是黄庭国朝廷封正的河神,事实上却是紫阳府的附庸,一座河神祠庙,有点类似“家庙”了。

    吴懿身为老蛟程龙舟的长女,道号洞灵,又是紫阳府开山祖师,因为是女修,精通道术,故而又被尊称为洞灵元君。

    当然是一种僭越了,元君头衔,可不是随便一位女修就能戴在头上的,不过在浩然天下这边,只要不是道门女冠和山水神祇,文庙这边,是不太计较的,这一点,类似各国朝廷地方上禁之不绝的淫祠,可要是在道门科仪森严的青冥天下,非上五境女冠不得敕封元君,是大掌教订立的一条铁律。

    吴懿以前对这“洞灵元君”的敬称,一向颇为自得,总觉得没什么失礼的,外人大不了就是早喊了几百年,反正总有一天,她会名正言顺获得元君称号。

    只是今天吴懿却皱眉不已,训斥道:“什么元君,懂不懂规矩。”

    铁券河神立即改口道:“小神拜见洞灵老祖!”

    吴懿之所以转性,当然是得了父亲的一道法旨,程龙舟要她在家乡地方上,规矩点,少摆些无聊的空头架子,不然如果哪天被他得知,在北岳魏山君与那大骊礼部的山水考评上,得了个不太好的评语,就会让她去大伏书院关门读书个一百年,省得外人说他程龙舟教子无方。

    前不久吴懿刚刚乘坐一条老龙城的苻家渡船,跨海去了一趟桐叶洲,觐见父亲,也算是为父亲的高升道贺,吴懿当然不敢空手前往,将紫阳府密库直接掏空一半作为贺礼,弟弟因为是寒食江水神,不得擅自离开辖境,更无法跨洲远游,就只好让姐姐吴懿帮忙捎带礼物。

    父亲程龙舟,从披云山的林鹿书院副山长,升任儒家七十二书院之一的桐叶洲大伏书院山长。

    其实对这双姐弟来说,唯一的好处,就是他们再不用担心,自己哪天会被父亲当做进补之物了。

    然后吴懿赶在年关时分返回宝瓶洲,走了趟老龙城新址,帮着黄庭国皇帝牵线搭桥,与那几个地头蛇的大姓门第,谈了几笔买卖,再去东边大渎入海口附近的云林姜氏,最后去拜会了一下有那“世交之谊”的淋漓伯,这条旧钱塘长水蛟,升任为大渎侯爷后,府邸依旧建立在七里泷风水洞那边,按照辈分,勉强算是吴懿的世伯,可其实真要计较起来,双方就是平辈,毕竟吴懿的道龄,其实要比后者年长,只是那条水蛟好造化,在修行一途,后来者居上,在吴懿还在为跻身元婴苦苦挣扎时,这位钱塘长早就是一条得道的元婴境水蛟了。

    吴懿懒洋洋问道:“萧鸾已经在府上候着了?”

    老河神沉声道:“回禀洞灵老祖,那婆姨已经在府上待了三天,只等老祖銮驾回府。咱们这位白鹄江水神娘娘,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行事风格,不晓得这次摆出堵门的架势,又是图个什么。”

    他与那萧鸾不对付,所以但凡有点机会,就要在吴懿和紫阳府这边给萧鸾下绊子。

    白鹄江祠庙与水府,距离紫阳府不过三百里水路,但是吴懿当年“出关”之前,数百年间,白鹄江水府跟紫阳府一直没有什么香火情。

    之前吴懿飞剑传信一封紫阳府,让自家府上准备一桌年夜饭。

    府主黄楮自然不敢怠慢,早就让府上修士出门采办各种山珍海味,如今在各处仙家渡口都能见着的那座珍馐楼,光是昨天和今天,就先后给紫阳府送来了五六只食盒,只说其中一道菜肴,就有书简湖那边特产的金衣蟹,而且是最为罕见的“竹枝”,据说是从池水城珍馐楼那边专门派人送到紫阳府上的,传闻即便是书简湖当地野修,一辈子也吃不着两回“竹枝”金衣蟹,因为能够吃上一顿,就是运气极好了。

    吴懿瞥了眼那位一贯乖巧伶俐的老河神,“高酿,今儿府上的年夜饭,有你一份,可别迟到了。”

    不给那厮阿谀奉承半句的机会,吴懿已经掐了个道诀,使了个水法,身形好似化做一条碧绿色的流水绸缎,如有雷电激绕其身,一时间空中云烟沸涌,如龙擘青天而飞去,以至于远处的整座紫阳府都要摆簸不已,然后在一处大殿之中,吴懿重新凝聚为高挑女子的人身,打了个哈欠。

    吴懿置身于剑叱堂。

    一般的谱牒修士,返回山门,第一件事,多半是走一趟祖师堂,敬香祭祖。

    不过吴懿本就是紫阳府的开山鼻祖,总不能祭拜自己吧。至于那些牵线木偶一般的历任府主,其实好些个都沦为她的盘中餐、腹中物了,人心不足蛇吞象,真是半点不惜命呐。有那学了点房中术便想要与她双修的,也有趁她闭关就想谋权篡位的,还有勾结外人试图欺师灭祖的。

    洞灵老祖打道回府,动静又大,就算是那些离着大殿颇远的地界,府内谱牒修士和丫鬟杂役们,纷纷停下手上活计,都跪地不起,口呼老祖。

    也不管开山老祖看不看得见,听不听得着,反正都是一份心意。

    吴懿转头望向大殿门口,等着黄楮等人来这边恭迎大驾。

    都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以前的宝瓶洲,别说地仙,就是个龙门境,便足可横行一方,随处游历,招摇过市。如今哪里成,任你是位元婴境,恐怕都要夹着尾巴做人吧。

    铁券河边,高酿久久没有收回视线,脚边河流,被吴懿遁法的气机牵引,水面起伏不定,掀起阵阵惊涛骇浪,老河神都没敢平稳水势,只是杵在原地感慨不已,洞灵老祖的这一手水法,真是玄妙通神了,比自己这江河正神都要抖搂得顺溜了,高酿不由得叹息不已,轻轻摇头,喃喃道:“人各有命,羡慕不来啊。”

    只是高酿又有几分心疼,紫阳府的年夜饭,可不是白吃的,若是空手登门,毕竟于礼不合。

    半点不比参加魏大山君的夜游宴来得轻松啊。

    耳边蓦然响起一个略带笑意的嗓音,“确实令人羡慕。”

    高酿猛然转头,瞧见一个青衫长褂的外乡人,有几分眼熟,再定睛一瞧,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实在是对方的身份太多,只需随便拎出一个,都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老河神只觉得毕生功力,竟是一成都使不上劲了。

    陈平安笑道:“高河神不用如此局促。”

    高酿小心翼翼问道:“陈山主此次出门,是要找洞灵老祖叙旧?”

    陈平安点头道:“是要找吴懿谈点事情。”

    高酿立即说道:“小神愿为陈山主带路!”

    这位以“死道友不死贫道,贫道帮你捡腰包”著称朝野的的铁券河神,金玉谱牒上边的品秩,逊色于白鹄江这样的江水正神,祠庙神像高度也就矮了三分,但是若论金身坚韧程度,却半点不输萧鸾,这就是有靠山的好处了,世俗王朝的公门修行,讲究一个朝中有人好做官。山水神灵,若是山上有人,一样事半功倍。像这条铁券河,就因为与紫阳府的关系,河庙库房就有神仙钱,有钱就能拉拢山上仙师和达官显贵,帮忙扬名,名声在外,有香客便有香火,只要香火鼎盛,便有了更多心诚的善男信女,来此虔诚烧香,许愿便灵验几分。

    陈平安笑道:“不着急去紫阳府,有劳高河神带我逛一逛铁券河。”

    “柴门有庆,荣幸至极。”

    高酿都没敢大嗓门说话,战战兢兢,颤声道:“小神怕只怕铁券河景致寻常,入不了陈山主的法眼。”

    陈平安摇头笑道:“上次行走匆忙,只是潦草看过铁券河的风光,这次怎么都得补上。”

    之后随便聊到了紫阳府那顿异常丰盛的年夜饭,陈平安神色古怪几分。

    如今好些山水邸报上边,都夹杂有一句“人生难见两回竹枝蟹。”

    估计光凭这句话,就能让书简湖的金衣蟹销量暴涨,别说将相公卿,就是山上修士,只要有钱有关系,能信这个邪?

    吃过一回,就要吃第二次,等到吃过了第三、四次,兴许觉得滋味也就那样了,但是能够吃上多次竹枝蟹的,他们的身边人,遇到些事情,不知道给这拨人送什么礼,或是每逢金秋时节,相互间打点关系,赠送此物,又非钱财俗物,想来总是无错的。

    一看就是咱们那位董水井的生意经了。

    什么叫天赋异禀,大概这就是了。

    陈平安以心声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趟游历,一路上巧合多了点。”

    齐渡碧霄宫那边,邵云岩和酡颜夫人,南塘湖水君恰好前脚做客,不然陈平安是绝对不会主动去南塘湖的。

    之后在七里泷风水洞,除了曹涌与纯阳道人的那份道缘,还遇到了陈真容、秦不疑一行人。

    以及在这紫阳府,又有白鹄江水神娘娘萧鸾,恰好在府上。

    其实青同就一直走在附近,头戴幂篱,一身碧绿法袍,姗姗然走在水畔。

    青同用一种苦兮兮嗓音说道:“画卷一事,确实是邹子的安排,可在这之外,我真就半点不知情了,难道一连串巧合,也是邹子的手段不成?”

    陈平安不置可否。

    青同跟随此人一路同游,亲眼见亲耳闻陈平安与不同水神、修士打交道,青同心中某个念头越来越强烈,都说一样米养百样人,怎么到了这家伙这边,反倒是百家饭养出一个人?青同一时间心中惴惴,只是不知为何,发现陈平安好像有点心不在焉。

    之所以肯定不会去南塘湖,是陈平安想起了某个很……欠揍的道理。

    是一个“书本上不说,老话都不提”的狗屁道理。

    有些自愿去做的好事,那么行事之人,最好别把好事当做一件好事去做,就可以为自己省去许多麻烦。

    既符合书上道理所谓的君子施恩不图报,关键是可以保证未来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有任何失望,再有他人之回报,就都是意外之喜了。

    陈平安之所以会有此想,是因为学生崔东山,早年曾经说过一番极其“诛心”、十分刻薄的言语,说那天底下不少好人做好事,好人是真,好事也是真,唯一问题,在于他们兴许可以不求利字之上的丝毫回报,却难免会索求他人人心之上的某种回响,一旦如此,那么在某些被施恩之人眼中,甚至还不如前者来得清爽、轻松。

    陈平安一边继续与高酿闲聊,与这位河神讨要了几本铁券河周边府县的地方志,高酿当然是满口答应下来,这等小事,真是轻飘飘如鸿毛。

    遂安县所在的严州府,其实与这铁券河和紫阳府只隔着一个郓州。

    在那郓州地界,大骊朝廷曾经找到一处古蜀国龙宫遗址,那条溪涧好像刚刚命名为浯溪,水质极佳,犹如甘泉。

    与家乡龙须河一样,同样建有一座差不多样式的石拱桥,只是桥下不挂古剑罢了。

    青同问道:“之前都到了红烛镇,就不回落魄山上看看?”

    陈平安笑道:“这就叫近乡情怯。”

    紫阳府剑叱堂那边,吴懿高坐主位龙椅上,黄楮领着一大帮祖师堂成员,脚步匆匆,论资排辈,一个个井然有序,进了大堂后,各自站定位置,跟着府主黄楮一起拜见洞灵老祖。

    吴懿笑容玩味。

    因为想起了短则十年、长则二十年就会发生的一幅场景,相信会比今日这种小猫小狗三两只,更加气势恢宏。

    到时候她会是站在一国崭新庙堂之上,唯一的变化,就是她会变个身份,成为女子国师,吴懿可能会披紫裳、执青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担任过多年黄庭国侍郎的父亲,曾经为吴懿泄露过天机,当年做客林间别业的高大少年于禄,其实是旧卢氏王朝的亡国太子。

    于禄那一身龙气,对于吴懿来说,确实就是天底下最美味的大补之物。

    只是当时父亲都没出手,吴懿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与父亲抢食,找死吗?

    前几年,吴懿终于凭借一门旁门道法,打破金丹瓶颈,跻身了元婴境,而她将来跻身玉璞境的大道契机所在,便是那条齐渡的出现,只要她未来能沿着那条大渎走水成功,相信就可以成为一洲版图上,屈指可数的上五境水蛟之一。

    至于那个转去担任寒食江水神的弟弟,这条大道算是与他无缘了,悔之晚矣。

    不管怎么说,比起之前,他们这些四海、诸多陆地龙宫余孽、蛟龙后裔,已经好了太多,需知在世间没有一条真龙的漫长岁月里,而那位斩龙之人的存在,宛如天条,悬在所有蛟龙后裔的头顶,故而元婴境,就是大道尽头了。父亲是如此,那位风水洞钱塘长亦是如此,只能停滞在此境上,绝对不敢走水。

    况且此次跨洲为父亲道贺,还有一个天大的意外之喜,父亲为她面授机宜,指出了一条有望跻身上五境的阳关大道。

    所以这趟重返紫阳府,是吴懿要与黄楮商议搬迁事宜,吴懿除了要掏空财库,还会带上府内半数的谱牒修士,联袂去往桐叶洲,静待一事。说是“商议”,其实就是吴懿一声令下,紫阳府照做便是了。至于剩下半座空壳一般的紫阳府,吴懿会承诺府主黄楮,以后这边大小事务,都无需过问她这个开山鼻祖了,她也绝对不会插手半点,等于是彻底放权给了黄楮,让一个有名无实的府主,真正开始手握权柄,足够黄楮在黄庭国境内呼风唤雨了。

    听说老祖的那个决定后,黄楮在内众人,面面相觑。

    老祖这是闹哪出?年夜饭还没吃呢,这就开始分家了?

    吴懿手指轻轻敲击椅把手,抬起脚尖,一下一下踩踏地面。

    黄楮心一紧,立即说道:“我这就去取祖师堂谱牒,任由祖师挑选弟子。”    很快黄楮就拿来一本册子,毕恭毕敬为开山祖师双手奉上。

    吴懿摊开那本紫阳府谱牒,看见上边顺眼的人名,她便伸出一根手指,将其圈画出来。

    大堂内,可谓落针可闻,只有老祖师窸窸窣窣的翻书声,黄楮大气都不敢喘,只是心中稍定几分,因为祖师在谱牒册子前边圈画不多,反而是那些居中书页,选人最多,这就意味着未来紫阳府,龙门、观海两境的中坚修士、供奉,大多都会留下。如果老祖当真愿意信守约定,此后不再插手府上事务,远游桐叶洲,对黄楮这个形同傀儡的府主来说,确实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吴懿依旧维持低头看书的惫懒姿态,只是一个骤然间的视线上挑,黄楮却已经视线低敛。

    吴懿将那本册子随手丢还给黄楮,再抖了抖袖子,“除了黄楮都退下,各忙各的去。”

    黄楮将谱牒册子收入袖中,屏气凝神,等着老祖发号施令。

    吴懿站起身,走下台阶,黄楮后退几步,再侧过身,等到老祖与自己擦肩而过时,才转身跟上。

    吴懿脸色不悦,问道:“萧鸾这趟不请自来,她到底想求个什么?”

    黄楮硬着头皮答道:“口风很紧,我与她两次见面,都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她只说要与老祖面议。”

    吴懿脸色愈发阴沉,对那白鹄江水神娘娘,她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当年萧鸾头回拜访紫阳府,吴懿就曾让她难堪至极,如果不是陈平安当时打圆场,帮忙缓颊,那会儿吴懿原本已经打定主意,要让这个有“美人蕉”美誉的萧夫人,在自家大堂内,喝酒喝到吐的,不是都说你这位江神娘娘雍容华贵、仪态万方吗?那我就让萧鸾丑态毕露,让那些将你视为画中神女的裙下之臣,一想到那幅“美不胜收”的画卷,会作何感想?

    曾经有一位外乡元婴老神仙,路过黄庭国,乘船渡江,与好友月下饮酒,兴之所至,投酒杯入水,幻化成一只白鹄。

    后来跟黄庭国的开国皇帝,有过一段露水姻缘。

    而那位元婴修士的“好友”,正是吴懿的父亲,万年老蛟程龙舟,与这位云游至此的道士虚心请教道法。

    所以在吴懿眼中,这位来历不正、毫无出身可言的白鹄江水神娘娘,也配与自己平起平坐?

    只是至今,吴懿也不知晓那位道人的真实身份,连个名字都不清楚。

    只记得那中年容貌的外乡道士,黄衫麻鞋,背剑执拂,确实仙风道骨。

    吴懿事后与父亲问过一次,就不敢再问了。

    程龙舟当年只是说了两句言语,打哑谜一般,说了等于没说。

    “以有限形躯,炼无涯火院。”

    “结成无双金丹客,地仙不被天仙辱。”

    显而易见,父亲对这位云游道士是极为推崇的。

    要不是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萧鸾休想坐稳白鹄江水神的位置。

    吴懿加重语气,问道:“那边还是封山的架势?”

    黄楮点头道:“始终是闲人止步,不许访客登山。”

    吴懿撇撇嘴,神色复杂道:“敢信吗?”

    黄楮识趣闭嘴不言。

    只用了不到三十年,落魄山就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头,变成了宗字头门派。

    一些个好不容易开山立派的山上仙府,可能三十年过去,也就才收了几个弟子,道场的府邸营造、缔结护山大阵等,堪堪有了个雏形,在当地站稳脚跟,与邻近仙府、山下国家混了个熟脸,就可以高烧香了。

    所以黄楮当然不敢信。

    只是他哪敢随意置喙落魄山的崛起。

    其实对那落魄山,吴懿和紫阳府,当年其实并未如何上心,也就没怎么想着拉拢关系,去维持香火情。

    事到如今,就算紫阳府想要攀高枝,也是万万高攀不起了。

    披云山附近,那座名不见经传的落魄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刚刚晋升宗门的正阳山,就像是个可怜的陪衬,垫脚石。

    就像风雪庙那边就说了句公道话,竹皇宗主的这场庆典,是给落魄山举办呢。

    吴懿立即让现任府主黄楮亲自走了一趟旧龙州,送去了一份姗姗来迟的贺礼,哪怕明知不讨喜,可到底伸手不打笑脸人。

    当时年轻山主不在家中,又出门远游了,落魄山那边待客之人,是管事朱敛,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当年跟随陈平安一起做客紫阳府,好像与黄楮一番叙旧,聊得挺好。

    之所以吴懿没有亲自去落魄山,说来可笑,既是她抹不开面子,更是……不敢去。

    当年陈平安身边跟着的那个黑炭小丫头,竟然就是后来的女子大宗师郑钱!落魄山的开山大弟子,裴钱。

    那场宝瓶洲中部战役,吴懿是出过力的,也是遥遥见过郑钱在战场出拳的。

    那个扎丸子头发髻的年轻女子,经常是杀妖、救人两不误。

    私底下,在战事间隙,宝瓶洲的众多谱牒仙师聚头,说来说去,约莫最后就是一个共同感想了,亏得郑钱是自家人。

    大骊陪都甚至为她破例通过了一项决议,准许郑钱赶赴战场时,由她独自一人,单开一条战线。

    吴懿如何都无法将那个英姿飒爽、每次出手裹挟雷霆之威的年轻女子大宗师, 与当年那么个小黑炭形象重叠在一起。

    吴懿还记得那晚酒宴上,陈平安身边确实跟着个小拖油瓶,是个古怪灵精的小姑娘,她用了个蹩脚借口,想与当师父的陈平安讨要一杯府上仙酿,结果最后还是只能喝一杯果酿解解馋。

    当年吴懿在陪都内,一次街上乘车访友,偶然遇到徒步而行的年轻宗师,那会儿吴懿还曾一头雾水,不知那个出了名不苟言笑的郑钱,为何愿意主动与自己点头致意,脸上还有几分笑意,可能对方是诚心诚意,可落在旁人眼中,其实怪渗人的,

    因为等到郑钱出钱次数多了之后,大骊陪都就开始流传起一个谐趣说法,“郑钱一笑,战场遭殃”。

    她每次投身战场,都是天塌地陷一般的结果,她路过之地,皆是满目疮痍的模样。

    郑钱只有遇到妖族强敌,或是她受伤不轻的时候,才会稍有笑脸,好像终于觉得有那么点意思了。

    黄楮问道:“祖师何时见那萧鸾?”

    吴懿冷笑道:“再晾她几个时辰,等到年夜饭开席之前,再送客。找我谈正事?那我就给她说三句话的机会。”

    这次萧鸾拜访紫阳府,只带了一名随从,孙登,是位纯粹武夫,还是白鹄江水府的首席供奉。

    府上帮忙安排的住处,与上次一样,好歹是个独门独院的僻静地方,白鹄江水神娘娘的名号,在黄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很吃香,哪怕是在黄庭国的皇宫大内,萧鸾同样会是君主的座上宾,唯独在这紫阳府内不管用。

    世上施恩千万种,求人只一事,低头而已。

    萧鸾在屋内焚香煮茶,茶具茶叶与那煮茶之水,都是萧鸾自带的,此刻她与孙登一起饮茶,放下茶杯后,苦笑道:“连累孙供奉一起给人看笑话了。”

    刚才府上那么大的动静,一声声洞灵老祖喊得震天响,再加上吴懿銮驾降临的水法涟漪,萧鸾却可以断定自己一时半会儿,肯定是还是见不着吴懿的。

    孙登神色淡然道:“我笑人人笑我,平常心看待平常事。”

    萧鸾一双美眸熠熠莹然,笑道:“孙供奉若是修道之人,白鹄江水府就要庙小了。”

    孙登摇头道:“习武都没大出息,就更别提修行了。”

    登山修道,太讲究资质根骨与仙家机缘了,孙登自认没有那个命。

    萧鸾为孙登添了茶水,几句闲聊言语过后,这位白鹄江水神娘娘,难掩愁眉不展的神色。

    上次是运气好,蒙混过关了,这次呢?

    她此次登门,是要与吴懿商量一件与自身大道戚戚相关的紧要大事,因为萧鸾刚刚得到一封来自黄庭国礼部衙门的密信,大骊空悬已久的那几个关键水神位置,例如暂无主人的铁符江水府,还有那淋漓伯曹涌腾出来的钱塘长一职,很快就都要一一按例补缺了,大骊朝廷为此筹谋已久,萧鸾作为大骊藩属国的一方水神,山水谱牒只是六品,她当然不敢奢望太多,其中最关键的,还是有个传得有鼻子有眼睛的小道消息,说那玉液江水神娘娘叶青竹,似乎有意更换江水辖境,愿意平调别地,她甚至不惜主动降低半级,也要离开玉液江。

    而黄庭国这边作为水神第一尊的寒食江,就想要补缺那条铁符江,而萧鸾的白鹄江,与那寒食江水性相近,一旦寒食江水神能够升迁,萧鸾就有希望跟着更进一步,一并更换水神金身与祠庙水府所在,继而按例抬升神像高度一尺。

    当然不会

    萧鸾会与紫阳府承诺,自己愿意去往黄庭国京城,面见皇帝陛下,鼎力推荐铁券河水神,同样顺势升迁一级,担任白鹄江水正神,毕竟此举不算违禁。

    官场就是这样,一人官身变动,挪了位置,不管是升迁还是丢官,往往“造福”下边一批官员。

    而山水官场,尤为明显,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往往是一时错过,就要动辄干瞪眼百年光阴甚至是瞎着急数百年之久了。

    萧鸾就想要来这边走动走动,碰碰运气,因为上次吃了个闷亏,如果不是某人的仗义执言,自己能否走出紫阳府都两说,其实萧鸾这近些年里,没少亡羊补牢,主动与紫阳府缝补关系,只是始终没能再见着吴懿一面。

    可要说让萧鸾学那御江水神,耗费香火,以水神身份,与朝廷求得一张过山关牒,跑去某地攀附关系,萧鸾还真做不出来这种没脸没臊的勾当,况且她更怕弄巧成拙,真要到了那落魄山,吃闭门羹不算什么,就怕惹恼了那位好似……一身正气的年轻山主。

    这些年,萧鸾夫人对自家水府的首席客卿孙登,可谓礼敬有加,因为这位半路投靠白鹄江的纯粹武夫,才是自家江神祠庙的天字号贵人。

    而且孙登早年是黄庭国行伍出身,亲自带兵打过仗的,这些年也确实将一座原本规矩松弛的水府,治理得井井有条,运转有序。

    自古多少才子佳人英雄豪杰,云散雪消花残月缺人散酒杯空。

    萧鸾不愿在孙登这边显得太过黯然,强打精神,与孙登又聊了些大隋王朝那边新近发生的奇人趣事。

    铁券河那边,与高酿散步片刻,陈平安就告辞离去,与青同一起神不知鬼不觉进入紫阳府,直接来到了剑叱堂外,站了片刻。

    之后吴懿便与府主黄楮一起走出大堂门槛,其实有两个外人,就站在咫尺之隔的旁边。

    陈平安双手笼袖,站在门外,看着那块高高悬挂的祖师堂匾额,一看就是出自大伏书院山长程龙舟的手笔。

    先前在那遂安县城内,陈平安带着青同去往一处大门紧闭的简陋学塾外。

    当时陈平安站在一排低矮木栅栏外边,怔怔出神。

    毕生功业在心田,心斋即是磨剑室。

    今晚就是举家团圆的大年三十夜,明天就是辞旧迎新的立春了。

    每年二月二龙抬头之后,就是三月三的上巳节,以及多在仲春与暮春之间的清明节,此间外出皆为踏春。

    再那之后,就是五月五了。

    不知不觉不惑年,一生半在春游中。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九百三十一章 吾为东道主(上)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2第三卷 围城作者:猫腻 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4有匪作者:Priest 5圣墟【万灵进化】作者:辰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