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剑来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九百章 一剑跨洲

第九百章 一剑跨洲

所属书籍: 剑来

    桐叶洲大渎龙宫遗址,殿内白衣女,门外青衫客。

    两位邻居在异乡重逢,却没有半点他乡遇故知的融洽氛围。

    在那宝瓶洲落魄山,主峰集灵峰竹楼,一楼墙壁,长剑在鞘,剑气宛如壁上龙蛇飞动。

    蓦然剑光一闪,出鞘长剑转瞬之间便离开落魄山,剑气如虹,倏忽间掠出大骊北岳地界。

    山君魏檗甚至来不及帮忙遮掩剑光气象,所幸长剑破空速度极快,人间修士至多是惊鸿一瞥,便了无痕迹。

    魏檗站在披云山之巅,难免忧虑,便走了趟落魄山,找到了朱敛。

    朱敛只是笑着给出一个简单答案,没事的,都会过去。

    魏檗稍稍放心几分,确实,即便是在他乡,陈平安身边既有崔东山,还有小陌先生。

    大渎龙宫主殿内,裘渎上次在敕鳞江畔的茶棚内,就未能看出那位青衫剑仙的真实境界,老妪只是单纯觉得一位剑修,既然胆敢与一条真龙对峙,而且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怎么也该是一位仙人境剑修,甚至极有可能是飞升境。

    不然在这近海的龙宫旧址内,任你是玉圭宗的大剑仙韦滢,对上这位名叫王朱的女子,只要不更改战场,胜负毫无悬念。

    稚圭笑眯眯问道:“老婆姨,我跟这位剑仙真要打起来,你打算帮谁?”

    老妪毫不犹豫道:“老身愿受真龙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醋醋要是能够跟随这条真龙修行,大道可期,前途不可限量。

    自家小妮子,修道资质极好,若是能够将水法修行到极致,将来莫说是开宗立派,便是走到浩然山巅,也不是绝无可能。

    就像那趴地峰的火龙真人,火法公认当世第一,就能将同样是飞升境的澹澹夫人,从头到尾压制在渌水坑内当缩头乌龟。

    陈平安哑然失笑。

    一个真敢问,一个也真敢接话。

    你们在这儿过家家呢。

    不过那老妪没什么杀心。

    被龙虎山天师以符箓拘押太多年,使得这条老虬,如今既无开宗立派的志向,也无证道长生的心气,一切行事,更多是为了那个小姑娘。

    有灵众生,各有天性。其中蛟龙之属,诸多特质尤其明显。

    稚圭站在台阶底部,瞥了眼那条老虬。

    这个老婆姨,像极了家乡那些挑水的长舌妇,色厉内荏,墙头草见风倒。

    所以瞧着就愈发亲切了。

    稚圭猛然转头望向一处,道心微颤。

    她再偏移视线,眼神冰冷,望向大殿门外的陈平安。

    如果说先前她是杀气重于杀心,那么现在就是杀心重于杀气。

    怨气在她心中,如野草疯狂蔓延开来,没有道理可讲。

    就像在说,连你也要杀我!?

    门外陈平安偏偏对此视而不见。

    稚圭脸色铁青,冷笑一声,背对大门,缓缓走上台阶,来到那张龙椅旁,她转过身,伸手按住椅把手。

    由于当下龙宫旧址处于一种半开门状态,就连裘渎都察觉到了“门外”的那股磅礴气息,老妪一时间惶恐万分,大惊失色。

    遥想当年,在那世间蛟龙掌敕按律去往陆地布雨的上古时代,老妪还在此地担任教习嬷嬷,大渎龙宫就曾经遇到一场风波,有一伙剑仙联袂问剑大渎。

    只是那场声势惊人的问剑,所幸在东海龙君亲自现身的竭力斡旋之下,雷声大雨点小,双方并未造成什么伤亡。

    青衫,姓陈。

    气质温和,出手果决。

    昔年就有这么一位不知名剑仙,青衫仗剑,在浩然天下属于横空出世,谁都不清楚此人的出身来历,只知道斩龙一役之前,此人曾经在位于古蜀地界的那座蝉蜕洞天之内,单凭一人一剑,与一群剑修之间,有过一场领剑,在那之后宝瓶洲的剑道气运就一蹶不振。

    老妪突然间脸色惨白,颤声道:“你是斩龙人?!”

    陈平安默不作声。

    稚圭啧啧笑道:“真像你的一贯行事风格。”

    永远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从不追求利益最大化,只求一个不犯错。

    寻常人,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但是眼前这个邻居,却是陡然富贵不惊四邻。

    她其实在那股剑气临近大渎龙宫之前,就已经看出端倪了。

    眼前这个所谓的陈平安,竟然只是一张傀儡符箓,再用上了数种失传已久的远古符箓。

    就像一座层层加持的符阵。

    真身却在龙宫之外。

    难怪了无生气,凭此遮蔽天机,瞒天过海,再加上他的大道亲水,以及飞剑的本命神通,能够隔绝小天地,最终让那替身,神不知鬼不觉潜入此地。

    果不其然,又有一袭青衫,仗剑飘然而至。

    同时出现了两个陈平安。

    后者伸出双指,前者随之身形消散,化作一把袖珍飞剑,且虚无缥缈,好似春风。

    陈平安将那把井中月收入袖中,一粒芥子心神重归真身之余,陈平安同时悄然抹去飞剑之上的重叠符阵。

    陈平安这一手符箓神通,源于好友刘景龙的某个设想,刘景龙作为太徽剑宗历史上最年轻的宗主,既是剑修,也是阵师。

    稚圭脸色阴沉,“为何擅自解契?”

    陈平安懒得回答这种问题。

    你结契没问过我,我解契就要问过你?

    稚圭气得不轻,只是很快就嫣然而笑,因为想起了许多陈年往事。

    这个泥瓶巷的泥腿子,果然还是这副德行,倒是半点不陌生。

    当年宋集薪就没少被陈平安气得七窍生烟,两个同龄人,隔着一堵墙,经常是宋集薪闲来无事,就拿陈平安解闷逗乐,挑衅,挖苦,一箩筐尖酸刻薄的言语丢过去。

    隔壁院子那边,几乎从无回应,反而让宋集薪倍感憋屈,无需言语争锋,只是一种沉默,就让宋集薪“乱拳落空”。

    陈平安至多一个脸色一个眼神,或是偶尔轻飘飘的一句话,

    就能够让宋集薪吃瘪不已,很多次差点暴跳如雷,就要翻墙过去干一架, 双手攥拳,青筋暴起,却无可奈何,要说打架,宋集薪从小到大,还真没信心跟陈平安真正掰手腕。

    例如陈平安被宋集薪说得烦了,便随口说一句,自己当那窑工学徒,一个月工钱是多少,年关时分是买不起春联。

    很简单的一句话,却有极多的言下之意,自然而然就会让心智开窍极早的宋集薪去浮想联翩,容易自己多想,然后越想越觉得被戳心窝,比如陈平安是不是在说那你宋集薪虽然有钱,衣食无忧,但我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挣钱。再进一步,就像在反复暗示宋集薪你是窑务督造官的私生子,所以不用清明节上坟,你的所有钱财,都是天上掉下来的……

    那会儿稚圭就觉得这个闷葫芦邻居,也就是要当好人,不然只要愿意开口说话,与人骂街,说不定泥瓶巷那个寡妇,还有杏花巷的那个马婆婆,还真未必是陈平安的对手。

    稚圭笑问道:“你又不是那种好面子的人。既然跌了境,又何必逞强?”

    陈平安手持夜游,大步跨过门槛,来到殿内,近距离观看那些龙柱,随口说道:“之前在大骊京城,地支一脉修士当中有人,说既然国师不在了,不如如何如何的,不小心被我听见了,下场不是特别好。”

    稚圭撇撇嘴,“你真当自己是他了?”

    能管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陈平安好像全然无视稚圭的飞升境,双方距离越来越近。

    稚圭突然冷笑道:“竟然还带了帮手?”

    陈平安提起长剑,左手轻轻抹过剑身,剑身澄澈,似秋泓如明镜。

    持剑者与之对视,宛如一泓秋水涨青萍。

    稚圭看了眼陈平安持剑之手,她突然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心情不错了。

    女人心海底针。

    裘渎神色古怪。

    怎么感觉像是一对关系复杂的冤家?

    莫不是那痴男怨女,曾经有过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恨纠缠?

    稚圭以心声问道:“如今我有了东海水君这个身份,还会被那些鬼鬼祟祟的养龙士纠缠不休?”

    陈平安以心声说道:“当然,他们只需要等你犯错。”

    稚圭走下台阶,开口笑问道:“随便聊几句?”

    陈平安点点头,率先转身走向大殿大门。

    稚圭手指捻起长袍,快步小跑跟上。

    只留下一个目瞪口呆的老妪。

    走出大殿后,稚圭笑问道:“是专程找我来的?”

    陈平安摇头,“只是碰巧。我这趟之所以尾随而至,是担心那位老嬷嬷不明就里,被你秋后算账。”

    这次裘渎故地重游,拣选龙宫旧藏宝物,不管目的是什么,一旦被稚圭知晓,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陈平安除了知道中土文庙与稚圭的那个承诺,更清楚这个当年邻居的脾气,一定会被稚圭记仇,当年家乡市井坊间诸多她不占理的鸡毛蒜皮,稚圭都会小心眼,一桩桩一件件记得死死的,更何况这种算是她完全占理的事,届时稚圭对裘渎出手,只会没轻没重。此外大泉王朝境内的那条埋河,曾是旧渎的一截主干道,陈平安也担心碧游宫和埋河水神娘娘,会被这场变故殃及。

    唯一的意外,是陈平安没有料到会跟她会在此碰面。

    早年家乡那六十年里,齐先生受制于身份,不能与她接触过多。

    可是稚圭能够恢复自由身,在那个雪夜,被她从那口铁锁井中攀爬而出,一路蹒跚走到泥瓶巷,怎么可能是齐先生的“失察”?

    当然是一种故意为之。

    正因为此,陈平安才会在齐渡祠庙内,提醒稚圭要小心。

    不然陈平安再好为人师,也不愿意多管稚圭,与她分道扬镳后,双方大不了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陈平安以心声问道:“泥瓶巷那边,我们两栋宅子的各自隔壁,好像常年没有人居住,从我记事起就荒废无主了,我在窑务督造署档案房,以及后来的槐黄县户房,都查不到,你有线索吗?”

    稚圭与陈平安并肩而行,她转头笑道:“你这算是求我帮忙?”

    陈平安点头道:“算是。”

    双方既无亲无故,又无冤无仇的,而且既是同乡又是邻居,多问一两句闲话,又不伤筋动骨。

    稚圭笑了笑,好像不打算开口。

    高高扬起脑袋,她在这座龙宫遗址内闲庭信步。

    遥想当年,身边的泥腿子,路上遇到了自己提水返回泥瓶巷,就会帮忙提水桶。

    她在冬天,会扛一大麻袋木炭,因为她不愿多跑一趟,那会儿她才是最被小镇大道压制的那个可怜虫,总是嫌路远,就显得格外沉重。

    宋集薪和刘羡阳那么小心眼的男人,但是都在这件事上,从不误会什么。

    双方都不觉得陈平安会有半点歪心思。

    女子双手负后,十指交错,目视前方,轻声问道:“是不是觉得我除了境界,此外一无是处?”

    陈平安想了想,没有着急给出答案。

    可恰好是身边男子的这份温吞,气得她顿时脸色阴沉如水,还不如直接脱口而出点头承认了。

    陈平安缓缓道:“不算。”

    约莫是想起了一些家乡的故人故事,陈平安神色柔和几分。

    那是懵懵懂懂的草鞋少年,第一次见到齐先生求人。

    之后陈平安重新翻检那幅光阴走马图,才发现少女曾经在家乡老槐树下,骂槐。

    让陈平安觉得……挺解气的。

    陈平安收起思绪,问道:“那几个,都是怎么认识的?”

    养龙士与扶龙士,一字之差,双方各自的大道追求,便是天壤之别。

    稚圭便有些不耐烦,“半路认识,不过是各取所需,反正未来我那水府,也需要一些能够真正做事的。”

    陈平安并未约束稚圭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反而只是看似随意说道:“我们一路所见,不是好事就是坏事。”

    稚圭疑惑道:“不是好人与坏人?”

    陈平安笑了笑,“这就是难题症结所在了。”

    稚圭气笑道:“你怎么不干脆去当个教书先生?”

    不曾想一旁男人点头道:“已经选好学塾了。”

    龙宫遗址一处昔年龙子的私家别苑,占地极广,一处湖塘,水中荷叶田田,有条蚱蜢舟,舟中有四人,一老叟,一美妇人,一魁梧汉子,一年轻男子。

    他们如今皆是真龙王朱的扈从,算是投靠了她这位新晋的东海水君。

    美妇人站在小舟一端,作宫装打扮,梳流云髻,斜别金步摇,淡施脂粉,纤细腰肢分别悬有一方青铜古镜和一枚水晶璧,她转头对那位船尾的老人,好奇问道:“李拔,你觉得主人跟那位隐官大人,会不会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名叫李拔的老翁,白发苍苍,骨癯气清,轻轻摇头道:“无冤无仇的,打不起来。”

    老人脚边,有个魁梧汉子盘腿而坐。

    最后那年轻人,定然是位修道有成的山中神仙,肌肤如玉,姿容俊美若倾城佳人,他此刻躺在小舟中,单手枕在后脑勺下边,翘起腿,意态闲适,悠哉悠哉,一手摇晃酒壶,琥珀色的酒液,刚好笔直一线坠落嘴中,晃了晃空酒壶,坐起身,看了眼大殿方向,“好重的剑气,不愧是在剑气长城成为剑修的人。”

    美妇人秋波流转,望向那个坐姿如磐石的雄健汉子,“溪蛮,要是准许你们双方只以武夫身份对敌,赤手空拳,打不打得过?”

    按照数座天下年轻十人的那份榜单,听说这位年轻隐官独守城头那会儿,就是九境武夫了,后来回了浩然天下,在中土文庙功德林那边,还跟曹慈打得有来有往。

    汉子明显也是一位武学宗师,直截了当道:“对方让我一只手都不打过。”

    纯粹武夫看待世界,往往眼中唯有武夫。

    这个名叫溪蛮的浩然本土妖族,曾经仔细掂量过斤两,自己对上正阳山那头搬山老猿,都没有任何胜算,后者同样天生体魄坚韧,所以何谈与陈平安问拳。

    那不叫切磋,叫白白送死。

    妇人笑骂道:“他才几岁,你如今几岁了?你怎么不死去?”

    汉子嗤笑道:“照你这么说,曹慈跟陈平安之外,大伙儿都别习武学拳了。”

    稚圭的这四位水府扈从,一仙人,两玉璞,外加一位山巅境武夫。

    除了人族修士,此外既有鬼仙,亦有妖族,不过都在文庙那边录档和勘验过身份了。

    年轻男子坐起身后,想起一事,“剑气长城那间酒铺的青神山酒水,花了大价钱,还拖人情,好不容易才买到手一壶,结果喝得我都要怀疑人生了。”

    难不成之前青神山酒宴的酒水,都是假酒不成?

    魁梧汉子点头道:“确实难喝,喝劣酒不怕,就怕喝假酒。搁我,得站在药铺门口才敢喝。”

    言语之间,汉子习惯性伸手掏了掏裤裆。

    妇人瞪眼埋怨道:“恶心不恶心,你这个臭毛病,就能不能改改?”

    魁梧汉子瓮声瓮气道:“改不了。”

    他还有句最让宫艳受不了的口头禅,“老弟莫抬头,咱哥俩就没那艳福没那命。”

    一行人,妇人名为宫艳,昵称阿妩,她是扶摇洲本土修士,还曾是一座老字号宗门的女子祖师爷,只是一场仗打完,如今算是无家可归了。

    宫艳对那山水窟的境遇,颇为幸灾乐祸。后来她还曾在那边,认识了一位复姓纳兰的女子剑修,外乡人,境界不明,可能是元婴境,对方自称来自倒悬山水精宫。

    双方做过几笔大买卖,那位当时负责住持山水窟事务的外乡剑修,是个败家娘们,约莫是在中土文庙那边有关系,竟然胆敢公然贱卖家当,宫艳来者不拒,就跟去街上扫货一般,收获颇丰。

    老人名为李拔,家乡来自金甲洲,道号焠掌,曾是金甲洲完颜老景的忘年交好友,一心向道,担任过一个山下大王朝的国师,只是先后辅佐三任皇帝,都不堪大用,尤其是最后一位才华横溢的亡国-之君,竟然与国师李拔职掌的那座青章道院上奏,打算册封自己为教主道君皇帝。

    等到浩然天下的水神走镖一事暂告段落,主人王朱承诺过他们,事后可以各凭意愿,去择良木而栖,比如其中两人,打定主意在水府长久修行,另外两位,就打算去宝瓶洲大骊陪都那边落脚,因为他们对那位藩王宋睦,颇为看好。

    一道雪白身形,宛如一抹白云坠落荷塘,踩在一株碧绿荷叶上,摇摇晃晃,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伸长脖子,望向那个坐在蚱蜢舟中间的俊美男子,嘴上嚷嚷道:“哎呦喂,这不是那位曾经大名鼎鼎的、喜欢‘白骨卧松云’、自号‘江东酒徒’、自称‘我志天外天’、扬言要‘除心牢、守心斋、作心宫’、传闻一个呼吸唏嘘便能接引风雨云雾雷霆、然后因为争抢钓位差点被张条霞打死的玉道人黄幔嘛?”

    白衣少年双手叉腰,“容我喘口气,累死我了。”

    这位不速之客,直愣愣看着舟中四人片刻,然后白衣少年就转头望向岸边一处水榭,笑嘻嘻问道:“在这咫尺之地,有幸得见如此多的世外高人,小陌先生,你说说看,这叫啥?”

    水榭内,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黄帽青鞋的文弱书生,手持绿竹杖,闻言笑答道:“大概能算是不出门庭大有野景,相从里巷定见高人。”

    坐在那边的黄幔,不曾想自己竟然被人一口气揭穿老底,笑眯眯问道:“你是哪位?”

    他施展了数重障眼法,隐姓埋名百余年,照理说,不该被人一眼看穿身份。

    舟中四位奇人异士,只听那白衣少年一本正经道:“我是东山啊。”

    崔东山偏移视线,望向那老者,一脸中药味,苦相得很,满脸讶异道:“唉?这不是流霞洲的国师李拔吗?是了是了,肯定是被那个极为敬重的完颜老景伤透了心,再不愿留在家乡那伤心地。搁我,也要换个地方散散心。”

    崔东山突然从雪白袖中摸出一物,再一个金鸡独立,手持照妖镜,高高举起,瞄准那妇人,“呔!妖怪鬼魅哪里跑,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不管用?白衣少年微微皱眉,将古镜收入袖中,再从袖子里摸出一把新的,一个蹦跳,更换位置,身形横移,落在旁边一张碧绿荷叶上边,腾空之时,一个抛起古镜,换手接住后,大喊一声“定身!”

    之后又取出两把古镜,浩然天下最著名的四种照妖镜,都被那个白衣少年显摆过了,其中两把,由龙虎山天师府和符箓于玄所在宗门炼制而成,其余两把,分别是金甲洲统称为“山镜”的规矩镜,以及大龙湫的水镜,后两者,分别汲取炼化日精、月华,各有所长,山镜杀力大,破障快,水镜更能寻找出精怪鬼物的踪迹,无所遁形。

    蚱蜢舟上四位,面面相觑。

    尤其是那个被针对的宫艳,更是哭笑不得,自己一行人是摊上了个脑子有病的山上仙师?

    等于是转了一圈再回到原地的白衣少年,悻悻然收起照妖镜,“哈,误会误会,怨这位姐姐太过漂亮了,江湖老话说那山中偶遇,不是艳鬼就是狐怪。”

    溪蛮望向老人,李拔点点头,可以出手,掌握好分寸,看看能否一探究竟,试探出对方的道行深浅。

    魁梧汉子身形暴起,小舟周边的荷塘水位骤然下降,远处湖水激荡,水路层叠高涨,往岸上蔓延而去,唯独黄帽青年所在的那座水榭,未受影响。

    九境武夫的溪蛮,一肘打在那那白衣少年的额头上,对方毫无还手之力,如箭矢倾斜钉入水中,片刻之后,白衣少年在远处探出头颅,抹了把脸,凫水过后,伸手抓住一株随水摇晃的荷枝,再扯住一片倒向自己的荷叶,翻转身形,跃上了叶面,跳脚大骂道:“贼子,胆敢行凶伤人,这事没完,你等着,我这就去喊人,有本事别跑……”

    崔东山蓦然停下话头,一脸的自怨自艾,跺脚道:“不曾想我还是活成了当年自己最讨厌的人,我如此作为,像极了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再被大侠按在地上打、起身后就只敢跑,一边跑路还要一边与人叫嚣撂狠话的纨绔子弟?!”

    溪蛮聚音成线,提醒其余三位,“点子扎手。”

    妇人瞥了眼黄幔,冷笑道:“玉道人,这都能忍?”

    黄幔笑道:“小心别阴沟里翻船,我可以再忍忍。”

    小陌远远看着那场闹剧,没有半点要掺和的意图。

    他只是自家公子的死士,何况这位崔宗主,作为公子的得意门生,也用不着小陌来担心安危。

    崔东山望向那位体态丰腴的美妇人,从袖中重新摸出一把铭文“上大山”的规矩镜,“唉?这位姐姐腰间所悬古镜,好生眼熟,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宫艳无奈道:“这厮好烦人。”

    小陌斜靠亭柱,提了提手中行山杖,“劝你们别乱动,杀心易起,覆水难收。”

    白衣少年好像找到了靠山,双手叉腰,大笑道:“听见没,听见没,我叫小陌先生说了,要你们老实一点,规矩一点,收敛一点,还要与我说话客气些!”

    小陌不否认,这位崔宗主,如果只是个刚认识的过客,言行举止,确实挺欠揍的。

    小舟当中,那位境界最高的玉道人,好像也忍不了那个白衣少年的荒诞行径,就打算亲自出手。

    刹那之间,那个黄帽青鞋的青年就来到了蚱蜢舟,站在一侧船沿之上,以行山杖轻轻抵住那位玉道人的眉心。

    一根绿竹杖,如一把青色长剑,剑尖处,玉道人的额头渗出血丝。

    “黄幔道友,修行大不易,好好珍惜性命。”

    小陌微笑道:“行走天下,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只知道打打杀杀,走不长远的。”

    白衣少年又开始作妖,双手飞快鼓掌却无声响。

    溪蛮刚要有所动作,整个人就倒飞出去,就像被数百条剑气同时撞上,脚踩荷塘水面,一退再退,那些无形剑气极有分寸,好像就只是为了让一位九境巅峰武夫打出小舟之外。

    一男一女,出现在荷塘岸边。

    小陌便收起行山杖,离开小舟,一闪而逝,来到自家公子身边。

    崔东山一见到先生,立即摇身一变,跟着小陌来到陈平安身边,以心声介绍起黄幔跟李拔。

    陈平安听过之后,对那小舟四位遥遥抱拳,再让崔东山去喊裘渎一同离开此地。

    稚圭突然以心声说道:“陈平安,你与那条老虬捎句话,就说我让她取走一成龙宫宝物,这座龙宫会在一炷香过后关门,她要是有胆子来这里偷东西,再有胆子不听我的吩咐,就让老虬后果自负。”

    陈平安笑道:“不愧是东海水君,好大的官威。”

    稚圭还了个白眼。

    陈平安带着崔东山和小陌,只在龙宫遗址门外等了约莫半炷香,裘渎就慌慌张张掠出大门。

    一同御风返回仙都山。

    崔东山以凫水之姿御风前行,嘿嘿笑道:“先生,稚圭姑娘如今都晓得招兵买马了,还是很有长进的。”

    如今浩然天下,除了穗山、九嶷山和烟支山在内的中土五岳,还有五湖四海,如今这些山水神灵的神位品秩,相对最高,都是文庙所制定金玉谱牒上边的从一品,只是五湖水君虽然与四海水君品秩相当,但是双方管辖水域的差别,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其中浩然九洲当中最大的中土神洲,陆地水运之主,渌水坑澹澹夫人。

    按照四海水君的疆域划分,稚圭管辖的东海水域,包括东宝瓶洲和东南桐叶洲陆地之外的广袤水域。

    所以稚圭之所以会选中桐叶洲这座龙宫遗址,是因为她将来经营水府的重心,除了追求辖境之内的河清海晏,还需要扶植起除了宝瓶洲大骊王朝之外,桐叶洲中部的大泉姚氏王朝,北方的虞氏王朝,旧大渊袁氏,这些新旧王朝的强大鼎盛,好帮助稚圭增长、壮大自身龙气。

    而那位新任南海水君,会掌管南婆娑洲,西南扶摇洲。

    所以陈平安想要缝补三洲山河,真正需要打交道的,除了稚圭这个旧邻居,还有之前担任皎月湖水君的李邺侯,先前在功德林见过一面,是恭贺自己先生恢复文庙身份的贵客之一。

    因为山海宗的那份山水邸报,估计如今所有山巅修士, 都已经知晓陈平安获得了一份蛮荒天下的曳落河水运。

    说不定那位新任南海水君,很快就会秘密派遣使者,主动登门,甚至有可能李邺侯会抽空,亲自拜访落魄山。

    崔东山笑嘻嘻问那老妪:“尴尬不尴尬?”

    老妪笑容牵强。

    确实尴尬至极,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若是按照桐叶洲的某个山上谚语,这就叫闹了个“姜尚真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她哪里想得到这位深藏不露的陈剑仙,不但是剑气长城的隐官大人,而且竟然与那条真龙,当了多年的隔壁邻居。

    先前那半炷香内,王朱陪着她走了一路,甚至帮着老妪挑选出了几件水法至宝,不收?裘渎哪里敢不收下。

    陈平安笑着宽慰道:“老嬷嬷不用觉得别扭,一些个属于人之常情的误会,说开了就是,不必因此心生芥蒂。”

    很多难以释怀的事情,今日之心心念念,来年不过付诸一笑。

    老妪稍稍宽心几分,“陈剑仙大人有大量,先前确是老身眼皮子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如今落个贻笑大方的下场,是老身咎由自取。”

    裘渎已经打定主意,改变来时的初衷,为了醋醋,也没什么脸皮不脸皮的了,既然知晓了身边这位陈剑仙的真实身份,那还含糊什么?老妪便趁热打铁道:“陈剑仙,这趟跟随叶山主拜访仙都山,本就是奔着醋醋的前程而来,哪怕崔宗主不邀请,老身也会死皮赖脸跟着叶山主同行,不敢奢望醋醋成为陈剑仙的嫡传弟子,只求在仙都山祖师堂的金玉谱牒上边,醋醋有个名字。”

    什么客卿,小家子气了。

    至于那位东海水君,仍是世间唯一一条真龙的王朱,老妪算是嚼出些余味了。

    她与身边这位风神、法度皆是出类拔萃的青衫剑仙,多年邻居,两人之间,很有故事!

    小陌微笑,以心声与自家公子泄露天机。

    在小陌这边,飞升境之下的修士,最好别想心事。

    所以陈平安直截了当道:“说实话,就算老嬷嬷敢将醋醋姑娘送往仙都山修行,我也不敢收啊。”

    之前在那江畔那座定婚店内,少女都敢胡乱将自己跟黄衣芸牵红线,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实在是太过跳脱了。

    说难听点,小姑娘就是个做事情顾头不顾腚的主儿。

    裘渎小心翼翼瞥了眼青衫剑仙。

    没来由想起一事,老妪便有几分心虚。

    醋醋这个小妮子,确实喜欢乱点鸳鸯谱。

    不单单是之前偷偷为陈平安和叶芸芸牵红线,事实上就在今年,就碰到了两位外乡人,一个老儒士,一个木讷汉子,游历敕鳞江,期间他们在茶棚歇脚,醋醋差点就闯祸了。

    崔东山小声道:“先生,我敢收啊。”

    自家上宗,那叫一个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剑仙如云,宗师如雨。

    可我这下宗草创之初,急需人才啊。那个小姑娘,按照小陌的说法,是远古月户出身,虽说血缘淡薄,可是修道资质,确实不错,“有望玉璞”。

    有望玉璞,那就是板上钉钉的元婴地仙了,可千万别不把地仙当神仙,在太平岁月里,地仙修士,往往就是一座宗门在山外的招牌,而且还是块金字招牌,就像黄衣芸的那座蒲山云草堂,叶芸芸真会管事?还不是掌律檀溶、弟子薛怀这些人在外奔波,忙前忙后。

    再说了,这条老虬,有一点好,护短!

    与自家门风,可不就是天然契合了?

    陈平安斜眼望去。

    崔东山立即改口道:“先生说得对!”

    等到一行人返回仙都山密雪峰,叶芸芸就立即找到陈平安,说双方师徒,能否各自问拳一场。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九百章 一剑跨洲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杀破狼作者:priest 2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3神印王座作者:唐家三少 4第五卷 焚城作者:猫腻 5大道朝天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