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剑来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八百零二章 见个老先生

第八百零二章 见个老先生

所属书籍: 剑来     发布时间:2020-09-18

    竹林森如帱,有茅屋几点。

    对峙双方,一座茅屋的门口,是那大端王朝女子武神的大弟子,马癯仙。

    访客男子,身材修长,青衫长褂,脚穿布鞋,站在竹林中。

    从别处两栋茅屋当中,分别走出两位女子,面容年轻,但是真实岁数都已不小,她们是马癯仙的两位师妹,一位出身大端顶尖豪阀云幢窦氏,另外一位则是山泽野修出身,中途转为纯粹武夫,投军入伍,最终在一场惨烈战事中,被主持战局的国师裴杯相中习武资质,收为弟子,武夫境界提升极快,势如破竹。

    头扎灵蛇髻的窦粉霞,背靠一棵青竹,意态慵懒,女子体态丰腴,这会儿她眯眼微笑,仔细打量起那个来者不善的青衫男子。

    她方才在停步之前,弯腰从地上捡起了几粒石子和几片竹叶,这会儿靠着一竿青竹,抬起脚尖,轻轻戳地,一下一下。

    不远处的师妹廖青霭,因为曾经涉足修行,早早跻身洞府境,所以哪怕已是半百岁数,依旧是少女容貌,腰肢极细,悬佩长刀。

    这三位同门,作为大师兄的马癯仙,山巅境圆满。

    窦粉霞和廖青霭,都是远游境瓶颈的纯粹武夫。

    三位纯粹武夫,都有希望跻身十境。

    所以在外界眼中,若是将来一门之内,同时出现五位十境武夫,届时大端王朝的武运之昌盛,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清风过竹林,远处那一袭青衫,鬓角发丝微微拂动,衣袖轻摇,云水涟漪。

    恍惚间,此人好似跻身天人合一的幽玄境地。

    这一幕清灵画卷,实在养眼,看得窦粉霞神采熠熠,好个久闻其名不见其面的年轻隐官,难怪在少年时,便能与自家小师弟在城头上连打三场。

    廖青霭却是脸若冰霜,对此人没什么好感,打不过师弟,便趁着曹慈参加文庙议事,来找师兄的麻烦?这算怎么回事?

    马癯仙笑问道:“陈平安,你是不是找错人了。马某人什么时候名气这么大了?如果你只是想着问拳切磋,砥砺武道,别处不还有其他前辈高人?好像轮不到我吧。”

    陈平安摇头道:“没找错人,就是找你。除非你不是马癯仙。”

    当下文庙周边,站在武道山巅的大宗师,明处暗处加在一起,约莫得有双手之数。

    中土张条霞,宝瓶洲宋长镜,北俱芦洲王赴愬,桐叶洲吴殳,皑皑洲沛阿香……都是拳高一洲的十境武夫。

    马癯仙虽然一向心高气傲,却不至于眼高于顶,觉得自己如今已经能够与这些前辈媲美。

    先前评选出来的数座天下年轻十人,眼前这位隐官第十一,凭借九境武夫和元婴剑修的双重身份,占据一席之地。

    只不过马癯仙从师父和小师弟那边得知,陈平安其实已经在桐叶洲那边跻身了十境。

    所以陈平安今天登门拜访,看架势还要与自己问拳,等于是以十境问九境,绝对不合理,赢了也不光彩。

    当然,陈平安真要执意问拳,马癯仙也不介意接拳。

    马癯仙是大端武夫,更是崛起于卒伍的沙场武将,如今还统领着一支人数多达二十万人的精锐边军。

    所以马癯仙也懒得多想,笑问道:“怎么个问法?”

    “给你两个选择,输了拳,先道歉认错,再归还一物。”

    陈平安说道:“输拳不输人,那就跌境,此生无望十境,以后我再与裴杯问拳,取回那件东西。”

    马癯仙听得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道什么歉,与谁认错?归还何物?他与陈平安,根本就没有任何交集。

    窦粉霞嫣然而笑,攥紧手中石子,抬起手背,抵住嘴唇,觉得这个年轻隐官,咄咄逼人得有些可爱了。

    廖青霭冷声道:“陈平安,这里不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陈平安置若罔闻,只是朝马癯仙伸出一只手掌,示意对方可以先出拳。

    恩怨分明,今日造访,只与马癯仙一人问拳,要以马癯仙擅长的道理,在武夫拳脚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与什么大端王朝,与裴杯曹慈这对师徒,还有与窦、廖两位女子武夫,自然都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有人一定要掺和其中,陈平安那就一并讲了道理。

    廖青霭骤然间转头望向一处,满脸不悦,竟然还有山上修士胆敢对此地遥遥掌观山河。

    与此同时,窦粉霞笑嘻嘻抬手,指尖一片竹叶,一闪而逝,竹叶若袖珍飞剑,扯起笔直一线,青翠竹叶最终悬停在某处,好似剑修问剑一般。

    一位在鳌头山仙府内施展神通的仙人境修士,只得收掌撤回神通,在府邸内,仙人摇摇头,苦笑几分,他是大端王朝的一位皇家供奉,于情于理,都要对国师裴杯的几位弟子,护短几分。竹林茅舍那边的三位武学宗师,可能当下还不太清楚问拳一方的根脚,大端仙人却见识过鸳鸯渚那场风波的首尾,知道那位青衫剑仙的厉害。

    而让仙人苦笑不已的缘由,还有一个,就是那位青衫剑仙置身竹林中,那份气度,实在瞧着熟悉,竟是与九真仙馆仙人云杪的云水身,有几分形似。

    不过事实上,马癯仙三人虽然与陈平安都是第一次打照面,他们对这个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并非一无所知。

    一来少年时候的陈平安,在剑气长城遇到了在那边结茅练拳的曹慈,有过三战三输的事迹。再者陈平安后来收取的开山大弟子,一个名叫裴钱的年轻女子,单独游历中土神洲期间,曾经去往大端王朝,找到了曹慈,自报名号,问拳四场,胜负毫无悬念,但是裴杯却对这个姓氏相同的外乡女子武夫,颇为欣赏,裴钱在国师府养伤的那段岁月里,就连裴钱每天的药膳,都是裴杯亲自调配的方子。

    窦粉霞笑容妩媚,问道:“陈公子,能不能与你打个商量,在你跟马癯仙打生打死之前,容我先与你问个一招半式,不算正儿八经的问拳。”

    马癯仙训斥道:“窦师妹,不要胡闹!”

    窦粉霞却已横移数步,手中三粒石子迅猛丢出,又有数片竹叶快若飞剑,直奔那一袭青衫而去。

    她再伸手按在身旁那颗青竹上,竹叶簌簌而响,纷纷落下,一大团翠绿竹叶汇聚在空中,凝为一大团苍翠颜色,仿佛祭出了数百把飞剑。

    陈平安左手一挥袖子,将那扑面而来的石子、竹叶随手打散,再抬起右手,双指并拢,轻轻一指,窦粉霞眉心处剑气凛然,好似有一股沛然剑气凝聚为一粒芥子,轻轻抵住了她的眉心,如访客只站门口,却不敲门,窦粉霞的整张白皙脸庞,微微漾开,头上灵蛇发髻悄然松动。

    她再不敢有任何动作,那些失去武夫神意、纯粹真气支撑的竹叶,砰然散开,不少飘落在她发髻间、肩头上,她一跺脚,露出少女娇羞的模样,哀怨道:“果然低两境,根本没的打。”

    窦粉霞拍了拍手掌,先前被陈平安一袖打碎的石子、竹叶消失处,一粒粒金光,被她一拍而散。

    陈平安心中了然,这个窦粉霞,是故意显露身份的一位捉刀客,这一脉武学,本身就是纯粹武夫,却又能够通过秘法,天然压胜武夫。同境武夫碰到她,就像练气士遇到剑修,难缠至极,胜算极小。只不过捉刀客一脉武夫,好像只听说青冥天下那边有不少,浩然天下这边却罕有行迹。

    可惜就连学生崔东山对这门捉刀术,也所知不详,所以陈平安就学了点皮毛,只能拿来吓唬吓唬人,遇到生死一线的厮杀,是绝对没机会使用的。

    窦粉霞笑意盈盈,依旧打量着那个气定神闲的青衫客,暗中则聚音成线,与马癯仙提醒道:“师兄,被我猜中了,陈平安除了是剑修,果然还是深藏不露的捉刀客,算是我的同行了。接下来的这场问拳,师兄一定要小心,怎么小心都不过分。”

    马癯仙却不太领情,一场问拳而已,生死自负,窦粉霞这般算计对方,自己输了更窝囊,都不仅仅是技不如人,就与师妹答复道:“师妹不必如此花费心思。”

    窦粉霞神色自若,好像在于那个年轻隐官眉目传情,可是与师兄的言语,却是怒气冲冲,“一看对方就不是个善茬,你都要被一个十境武夫问拳了,要什么脸不脸的,就你一个大老爷们最娇气!换成我是你,就三人一起闷了他!”

    陈平安笑了笑。

    大致猜出了窦粉霞的想法,只是也不当面道破。

    马癯仙开始缓缓前行,对方都找上门了,自己作为距离山巅只差半步的九境圆满武夫,师父名义上的大弟子,没理由不领拳。

    裴杯原本有意这辈子只收取一名弟子,就是曹慈。

    是因为前些年大战落幕,大端王朝的那位皇帝陛下,与裴杯开口请求一事,说自己是以一个最喜欢看江湖演义小说的老人,为自家江湖,与瞧着还很年轻的裴姑娘,求上一求。

    让大端王朝以后的江湖,热闹些,高手多些,什么四大宗师,什么十大高手,都得有嘛。

    裴杯答应了。

    所以如今裴杯才会名义上有了四位嫡传,大弟子马癯仙,窦粉霞,廖青霭,关门弟子曹慈。

    对内,曹慈除外三人,其实都只是裴杯的不记名弟子。曹慈依旧是那个开山大弟子,同时也是关门弟子。

    对外,因为曹慈年纪最小,就成了马癯仙三人的小师弟。

    曹慈对这件事无所谓,但马癯仙在内的三位师兄师姐,都心知肚明,只有他们跻身了十境,才有机会,被师父真正视为嫡传。

    陈平安始终站在原地,只是轻轻卷起两只袖管。

    马癯仙一步微沉,脚下泥地,出现些许塌陷,身形瞬间离开原地,马癯仙一身沛然拳意汹涌倾泻,那一袭青衫所在的四周大片竹林,同时向后倒去,千百竹竿弯出一个巨大弧度。

    陈平安纹丝不动,一手掌心抵住对方的顶心肘,向后滑出几步,一手递出,倾斜向上,托住马癯仙下巴,骤然发力。

    马癯仙猛然间一个转头,躲过陈平安那看似轻描淡写、实则凶狠至极的随手一提,屈膝拧腰坠肩,身形下沉,身形旋转,一腿横扫,随即不见青衫,只有大片青竹被拦腰而断,马癯仙站在空地上,远处那一袭青衫,飘然落在一截断竹顶端,一手握拳,一手负后,微笑道:“喜欢让拳?只是年纪大,又不是境界高,不需要这么客套吧。”

    窦粉霞眯起眼,换成自己,方才仅是年轻隐官那么一抬,她就肯定躲不过了,被结结实实打中,估计就已经问拳结束,再乖乖养伤个把月。

    马癯仙默不作声,深呼吸一口气,拉开一个拳架,有弓满如月之神意,以这位九境武夫为圆心,四周竹林做俯首状,瞬间弯下竿身,一时间崩碎声响不绝于耳。

    竟然是汲取天地灵气、再炼化为一口纯粹真气的拳法?这么一位武夫,与炼师何异?与练气士对阵,岂不是等于天然坐镇一座无法之地?

    马癯仙一闪而逝,窦粉霞和廖青霭竟是无法捕捉到大师兄的踪迹。

    只听见双方好似对拳一声,如一串春雷炸响在竹林间,下一刻,就轮到马癯仙站在了那一袭青衫站立处,出拳的那条胳膊微微颤抖,有血迹渗出衣袖。

    两位女子武夫的视野更远处,那人站在了一根仿佛头点地的青竹竿身上,双手负后,居高临下,依旧眼中只有马癯仙,笑问道:“还要让拳,真当我是远道而来的江湖朋友了?”

    廖青霭沉声道:“问拳就问拳,以言语羞辱他人,你也配当宗师?!”

    陈平安点点头,“有道理,听上去很像那么一回事。”

    宝瓶洲有个老人,佩剑屹然,竹黄剑鞘,老人每次行走江湖,出门前都会翻一翻老黄历。

    结果老人有次在家中,被一位别洲武夫,登门购买剑鞘,不卖就死,还要再搭上孙子孙媳妇的两条人命。

    大概从那一天起,老人心中就再没有的江湖了,开始服老,翻不动那本老黄历。

    怎么,我陈平安今天只是与你们闲聊了几句,就觉得我不配是武夫了?

    马癯仙想到这位年轻隐官,是那宝瓶洲人氏,突然记起一事,试探性问道:“你跟梳水国一个姓宋的老家伙,是什么关系?”

    终于记起来了。

    陈平安眯起眼,缓缓道:“什么关系?前辈跟晚辈的关系。宋前辈教过我一门剑术。”

    一剑所往,千军辟易。

    与剑气长城,大道相通。

    陈平安横移一步,走下竹竿,双脚触地,身边一竿青竹瞬间绷直,竹叶剧烈晃荡不已。

    陈平安问道:“你是不是都已经忘了那位老人的名字?”

    马癯仙嗤笑道:“原来如此。不错,老家伙是什么名字,我还真记不住。”

    记得那个什么庄子里边的老武夫,是那六境,还是七境武夫来着?

    对于宝瓶洲小国而言,大概就算一国江湖魁首的大宗师了?马癯仙只依稀记得对方一开始不识好歹,境界低微,胆子不小,坚决不卖那剑鞘,庄子里的一对年轻男女,好像是那老人的晚辈,更是豁出性命不要,到最后老人估计是觉得为了把剑鞘,弄出个家破人亡不值当,就乖乖交出了剑鞘。

    陈平安略微分神,微微皱眉。

    因为那场古怪至极的河畔议事,好像结束了。所有十四境大修士,都已经重返光阴长河之畔。

    马癯仙抓住这稍纵即逝的一线机会,瞬间来到陈平安身前,悄无声息递出生平拳意最圆满一拳。

    陈平安伸出一手,抓住马癯仙那一拳,轻轻拨开后,第一次主动出拳,就是神人擂鼓式。

    一拳落定,打得马癯仙魁梧身形笔直后退十数丈,一线之上,撞碎无数青竹,拳拳衔接,马癯仙一退再退,毫无招架之力。

    窦粉霞脸色微白,难道师兄真要被此人打得跌境?

    武夫跌境本就是一桩天大的稀罕事,后遗症要比那山上练气士的跌境,更加可怕。

    廖青霭下意识就要跨出一步,打断那一拳的连绵拳意,但她仍然压下出拳的念头,眼睁睁看着师兄被那一袭青衫出拳不停。

    武夫问拳有问拳的规矩,甚至要比胜负、生死更大。

    窦粉霞直到这一刻,才真正相信一件事。

    陈平安,如今可能真有资格与曹慈问拳分胜负了。

    师兄马癯仙曾经说过,世间武夫无数,却只有师弟曹慈,在跻身十境之前,能够在任何一个境界的同境相争之时,彻彻底底碾压对手,想要几拳赢下,就只需要几拳。

    等到那个小师弟曹慈跻身了十境,对付世间任何一位九境武夫,无论资质如何,只要他想分出胜负,就只是一拳的事情,绝对不需要递出第二拳。

    当年那个年轻女子前来大端问拳,曹慈对她的态度,其实更多像是早年在金甲洲战场遗址,对待郁狷夫。

    不过裴钱也确实表现得让人惊讶,那几场拳法切磋,曹慈虽说有点类似上手的让子棋,而且刻意压境了,但是曹慈从头到尾,每次出拳,也都极其认真,尤其是第三场问拳期间,曹慈竟然不小心挨了对方两拳。

    以至于那场问拳结束后,输拳的裴钱已经晕死过去,却依旧死死背靠墙头,不让自己倒地。

    就好像在说,我拳未输。

    而曹慈事后不得不坐在大端京城的墙头上,一手托着腮帮,一手揉额头,先散淤青。

    竹林被马癯仙撞出一条长达三里的道路,一路两侧皆是被拳罡崩碎的遍地竹竿,最终这位人身小天地内山河破碎的武夫,前一刻的九境武夫,这一刻的八境武夫,背靠一株绿竹,满脸血污,只能瞪大眼睛,双臂颓然下垂,双脚竭力撑住,试图让自己身体靠住竹子,却依旧没能止住缓缓滑落的趋势。

    那一袭青衫就弯腰,伸出一手,按住马癯仙的额头,帮着他勉强站着,低头说道:“记住了,那位前辈,姓宋名雨烧,是梳水国剑圣。”

    陈平安松开手,马癯仙一口纯粹真气完全流散,滑落在地,背靠青竹,身受重伤后,耷拉着脑袋,好似昏睡。

    挨了将近二十拳神人擂鼓式,跌境不奇怪,不跌境才奇怪。

    至于马癯仙到底挨了自己几拳,陈平安没去记,记这个做什么。

    陈平安转头看了眼茅屋那边的两位女子武夫。

    窦粉霞心情沉重,神色肃穆,再无半点妩媚神色。

    她对那一袭青衫对视一眼,后者微微点头,然后脚尖一点,去往竹海顶端,踩在一根竹枝之上,眺望远方,好像问拳结束,马上就要御风离去。

    窦粉霞一掠而去,蹲下身,伸手扶住马癯仙的肩头,她一时间满脸悲苦神色,师兄果真跌境了。

    廖青霭停在茅屋门口的原地,向前跨出一步,猛然抱拳,厉色道:“陈平安,三十年内,等我问拳!”

    陈平安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随你。”

    下一刻,一袭青衫在竹海之巅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鹦鹉洲宅子里边的陈平安,也一样身形消失。

    两个一直在文庙外边晃荡、四处闯祸的陈平安,得以重返河畔,三人合而为一。

    这场河畔议事,才是最大的古怪事。

    早前跟随那些吴霜降在内的十四境修士,登上一座假象近乎真相的托月山,当陈平安一脚登顶后,结果下一脚,陈平安就发现自己回到了河边。

    陈平安只依稀发现那条光阴长河有些微妙变化,甚至记不起,猜不出,自己在这一前一后的两脚之间,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或是说了什么。

    陈平安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等到他回到河边,就只见到了礼圣与白泽。先生,亚圣,都与其他十四境修士一样,不见了踪迹。

    她也不知所踪。

    陈平安就只好蹲在水边,继续盯着那条光阴长河,学那李槐,整不明白的事情就不多想了。

    只是在鹦鹉洲那边得知柳赤诚这个土财主,竟然花了整整一千五百颗谷雨钱,才从火龙真人那边买下一百片碧绿琉璃瓦。

    就这么个“顶会做生意”的,别说去自家落魄山当账房,就是学那米大剑仙,给自家财神爷韦文龙看一看大门,你柳赤诚都没资格啊。

    在鹦鹉洲包袱斋那边又是跟人借钱,结果等到与郁泮水和袁胄相逢后,又有欠债。

    所以陈平安看着那条玄之又玄的光阴长河,真没多想什么,就觉得自己在盯着一条神仙钱长河。

    忍不住转头看了眼礼圣。

    礼圣笑道:“左右管钱袋子,真不如换你来。”

    陈平安就知道自己打光阴长河的主意,肯定没戏了。

    就转去询问关于破字令的学问,礼圣只回了一句,等到离开此地,熹平会准许你翻阅文庙秘档。

    陈平安起身作揖致谢。

    礼圣笑道:“夜航船那边,经常有剑光,希望你不会让人觉得久等,因为回头可能还需要去见一个人,你才能重返夜航船。”

    陈平安点点头,疑惑万分。

    见谁?

    总不会是至圣先师吧?

    陈平安也不敢多问什么。

    白泽撇下礼圣,独自走到陈平安身边,年龄悬殊的双方,就在水边,一坐一蹲,闲聊起了一些宝瓶洲的风土人情。白泽当年那趟出门,身边带着那头宫装女子模样的狐魅,一起游历浩然天下,与陈平安在大骊边境线上,那场风雪夜栈道的相逢,当然是白泽有意为之。

    关于陈平安承载大妖真名的处境,白泽先生笑言一句,等到隐官大人跻身仙人境,情形就会好多了。

    听着白泽先生称呼自己为隐官,陈平安难免别扭。

    如果将来哪天重返剑气长城,再南下游历蛮荒天下,陈平安遇到谁都无所谓,只希望自己不要遇到身边这位。

    可只要去了那座只剩下两轮明月的蛮荒天下,好像会很难不遇到白泽先生。

    “陈平安,你不用想太多,各自做好分内事就行了。”

    白泽微笑道:“不管别人如何,作为读书人,笃定心中一个道理,宜行厚德事,中有人为书,那么修行路上,未必能够凭此获利,可最少能够让你一步步走得心安。”

    一袭白衣的高大女子,她率先出现在陈平安身边,盘腿而坐,横剑在膝。

    随后是老秀才,亚圣,之后余斗,陆沉,僧人神清,女冠,斩龙之人,老观主,吴霜降,以及陈平安不知身份的其余几位,都一一重新现身河畔。

    仿佛人人远游一场,毫发无损,好像所有十四境大修士,都是大梦一场,初醒时分,对那梦境,略作思量,就模糊起来。

    众人皆如岸上临水观月,任何一个念头,便是一粒石子,动念便是投石水中,水起涟漪,只会使得水中明月愈发模糊不清。

    所以一众真正站在山巅的大修士,都陷入沉思,没有谁开口言语。

    可能除了那个吊儿郎当的白玉京二掌教,是例外,陆沉好像犹豫着要不要与陈平安叙旧,询问一句,如今字写得如何了。

    坐在陈平安身边的白衣女子,率先开口,微笑道:“前些年在那天外,闲来无事,我就将一处古战场遗址,开辟出了练剑之地,主人以后可以飞升前往,在那边修行,想去就去,想回就回,文庙这边不会阻拦,对吧,礼圣?”

    礼圣笑着点头,“前辈说了算。”

    陈平安听得心惊胆战。

    果然礼圣稍稍转移视线,望向那个背剑年轻人,补了一句,“对吧,陈平安?”

    陈平安只得硬着头皮说道:“礼圣先生说了也算。”

    陆沉抬起一只手掌,扶了扶头顶歪斜的莲花冠,然后抚掌而笑,赞叹道:“我这家乡,礼仪之邦。”

    东海老观主微笑道:“几年没见,功力见长。”

    老僧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一句,点头道:“慧根,慧根使然。”

    陈平安颇为无奈,你们都是十四境,你们说了都算。

    河畔氛围,随之轻松几分。

    礼圣突然与众人作了一揖,再起身,微笑道:“议事结束,各回各家。”

    无一人开口询问什么,但是冥冥之中,好像都猜到了一事,这场议事,三教祖师虽然未曾露面,但是绝对就在幕后看着所有人。

    “各回各家”之后,多半就会有个水落石出的结果,在等着所有人。

    礼圣打开禁制,白泽站起身,率先从河边消失。

    老秀才屁颠屁颠一路小跑,顶替白泽,坐在了陈平安身边,伸手一摸,失望道:“这个白泽老先生,怎么当的长辈,也没拉个金疙瘩在地上。”

    陆沉踮起脚尖,遥遥挥手道:“陈平安,回见啊,等你啊。”

    陈平安置若罔闻。

    老僧神清好像与陈平安打了个机锋,微笑道:“东山气象,北海风流,修定慧戒,神会药师佛。”

    陈平安虽然什么都没听懂,依旧站起身,双手合十,恭敬还礼老僧。

    陆沉一脸欣慰笑意,自顾自点头道:“果然还是与小道亲些,都不用讲究这些虚礼。”

    光阴长河之畔,最终一位位十四境大修士,如一颗颗彗星起于大地,去往天幕,转瞬不见。

    吴霜降会继续游历蛮荒天下,找那剑气长城老聋儿的麻烦。

    余斗先前瞥了眼那个一袭青衫的背剑青年,重返青冥天下,继续坐镇白玉京。

    那位当下化名陈浊流的斩龙之人,打算去找那鸠占鹊巢三千年的荆蒿,该挪窝让给旧主人了。

    青宫太保?什么青宫?

    自然是他的修道之地。

    若非当年他决意斩龙,那么浩然天下就不会只有一座白帝城了,会先有一座青帝城才对。

    陈平安坐回原地。

    她转过身,伸出手,虚握拳头,递给陈平安。

    陈平安不明就里,伸出手掌,却被她突然握住手,笑道:“既然好像只是个眨眼功夫,就是二十年过去了,这么一想,甲子之约,也不算什么,我在练剑之地打个小盹就行了,到时候可别带其她女子去天外啊。如果到时候没有跻身飞升境,就跟礼圣打声招呼。”

    陈平安叹了口气,轻轻点头,算是答应了她。

    老秀才倒抽一口冷气,目不斜视,腰杆挺直坐如钟,大义凛然道:“对岸风景美极了。”

    她松开手,站起身。

    陈平安跟着起身,说道:“为什么一定要去天外,可以逛逛浩然天下啊,先前万年,其实一直都在家乡那边,也没什么走动。”

    她眨了眨眼睛,“留在浩然天下?我怕醋味太大啊。”

    陈平安神色尴尬,立即闭嘴。

    她看着陈平安,从他的眼中看到自己,她眼中的自己的眼中,又只有他。

    她展颜一笑,后退一步,柔声道:“走了。”

    陈平安点点头。

    她化虹离去,打破天幕,直奔天外。

    下一刻,陈平安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山巅。

    穗山之巅。

    有个老先生站在不远处,笑呵呵望向自己。

    陈平安作揖不起,破天荒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秀才跳脚道:“这怎么成,怎么成,礼太大了,我这关门弟子,年纪再轻,治学再勤勉,修心修力再优秀,为人处世再出类拔萃,终究还是当不起这份天大的殊荣啊……”

    礼圣站在一边,最见不得老秀才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德行,笑道:“礼太大了?先前是谁死皮赖脸求啊。”

    老秀才搓手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礼圣这点规矩都不懂,就不善了啊。”

    当先生的,能求之事,为何不求。

    那位老先生笑呵呵道:“秀才,你这弟子,没说你的那么模样俊俏嘛。”

    陈平安直起身,有些赧颜。

    随即灵光乍现,陈平安心头一震。

    那么先前十四境大修士的齐聚河畔,结果到最后连议事都不知道议什么事,就说得通了。

    老先生嗯了一声,点头笑道:“聪明,倒是比想象中更聪明。这才对嘛,读书不开窍,读书做什么呢。”

    老人笑呵呵道:“一人兴善。”

    陈平安犹豫了下,等待片刻,只好接话道:“万人可激。”

    老人继续问道:“更大学问?”

    陈平安答道:“在行。”

    那位至圣先师笑着点头,“很好啊。”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八百零二章 见个老先生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挚野作者:丁墨 2网游之近战法师作者:蝴蝶蓝 3第一卷 县城作者:猫腻 4木兰无长兄作者:祈祷君 5圣墟【万灵进化】作者:辰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