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剑来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

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

所属书籍: 剑来     发布时间:2020-10-07

    陈平安摘下养剑葫,喝了口酒,看了眼山脚牌坊的匾额,说道:“字写得不如何,还不如路边杏花好看。”

    这座宗门名为锁云,位于北俱芦洲中部偏北地带,擅长降真拘鬼、炼制山香和绘画门神。

    北俱芦洲的仙家门派,是浩然九洲当中,唯一一个,家家户户都会对各自祖师堂打造阵法的地方,而且最为不遗余力,别洲山上,重心多是维持一座护山大阵,更多是对祖师堂设置一道象征性的山水禁制。

    刘景龙心声问道:“接下来怎么说?”

    问剑祖师堂这种事情,刘景龙还是第一次做,本来他的意思,是两人身形不用落在山门这边,直接御风悬空停步,与陈平安遥遥递出几剑,将那祖师堂一分为二,就可以收工,打道回府。

    至于锁云宗的祖师堂阵法,几座主要山峰的山水禁制,来时路上,刘景龙都与陈平安详细说了。

    不过陈平安没答应,说陪你一路御风跑这么远的路,结果只砍一两剑就跑,你刘酒仙是喝高了说醉话吗?

    陈平安说道:“怎么说?上山去,咱俩一路走到祖师堂门口再出剑。”

    刘景龙的那把本命飞剑,是陈平安见过剑修飞剑当中,最奇怪之一,道心剑意,是那“规矩”,只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不好惹。

    何况一把“规矩”,还能自成小天地,好像单凭一把本命飞剑,就能当陈平安的笼中雀、井中月两把使唤,人比人气死人,亏得是朋友,喝酒又喝不过,陈平安就忍了。

    刘景龙提醒道:“我可以陪你走去养云峰,不过你记得收着点拳脚。”

    陈平安将养剑葫重新别在腰间,笑道:“有数的。”

    两人眼前这座锁云宗的祖山极为神异,形若枯木一截,嵖岈四出,半腰处半数山体断绝去路,只余一侧袅绕而起,然后又化作数座峰头,高低各异,其中一处好似笔架,山色青翠,仿佛群芝生发,依稀可见,有崖刻榜书“小青芝山”,另外一高峰极为险峻,顶部有孔洞,四壁嶙峋,好似天边挂月,而锁云宗的祖师堂所在山头居中最高,名为养云峰。

    宗门辈分最高的老祖师,仙人境,名为魏精粹,道号飞卿。

    当代宗主杨确,玉璞境,道号官梅。还有个九境武夫的首席客卿,崔公壮,暂时不知是否在山上。

    是个大宗门。

    除了拥有两位上五境坐镇,各峰还有数位成名已久的地仙修士。

    陈平安试探性问道:“山上强敌如云,你真不需要喝口酒压压惊?”

    刘景龙笑呵呵道:“旧债一大堆,我一般不骂人。”

    东宝瓶洲的魏夜游,北俱芦洲的刘酒仙。

    归根结底,拜谁所赐?

    陈平安拍了拍刘景龙的肩膀,“对,别乱骂人,我们都是读书人,醉话骂人是酒桌大忌,容易打光棍。”

    陈平安这次造访锁云宗,覆了张老者面皮,路上早已换了身不知从哪里捡来的道袍,还头戴一顶莲花冠,找到那门房后,打了个道门稽首,开门见山道:“坐不更名行不改姓,我叫陈好人,道号无敌,身边弟子名为刘道理,暂无道号,师徒二人闲来无事,一路云游至此,习惯了直道而行,你们锁云宗这座祖山,不小心就碍眼挡路了,故而贫道与这个不成材的弟子,要拆你们家的祖师堂,劳烦通报一声,免得失了礼数。”

    那个锁云宗的山脚门房,是个年轻面容的观海境修士,其实年纪不小,也是见惯了风雨的,闻言后依旧目瞪口呆,久久都没能回过神。

    眼前那老道人,说了一口纯熟地道的北俱芦洲大雅言,话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且明白,可是一个字一句话那么串在一起,好像处处不对劲。一时半会儿的,门房竟是没来得及生气赶人。然后门房忍不住笑了起来,完全没必要生气,反而只觉得好玩,眼前是哪冒出来的俩傻子呢。

    刘景龙有些后悔跟随陈平安来问剑。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俱芦洲修士,问候别家祖师堂这种事情,刘景龙哪怕没吃过猪肉,也是见惯了满大街猪跑路的。

    何况自家太徽剑宗的历史上,也有过数次被剑仙问剑、武夫宗师问拳的时候,老祖师们退敌不难,只是往往为修缮一事,忙个焦头烂额,年轻弟子们却一个个跟山下过年,吃了顿年夜饭差不多,看完了热闹,就想着以后下山热闹别人去。

    刘景龙就听说师父和掌律黄师伯在年轻时,就很喜欢一起偷摸出门,两人回山后经常在祖师堂挨罚,免不了被祖师爷训话一通,大致意思就是身为太徽剑修,还是嫡传弟子,自家练剑修心需要天青月白,与人问剑更需光明磊落,岂可如此鬼祟行事之类的措辞,说完这些,最后总会再来一句,出剑软绵,娘们唧唧,丢人现眼。

    但是像陈平安这么问候祖师堂的,刘景龙是头一回见着,长见识了。

    陈平安一本正经问道:“贫道登山之前,必须问清楚了,按照你们这儿的习俗,是村头摆几桌?一桌几人?”

    那门房听了个一头雾水,毕竟职责所在,虽然还想听些笑话,不过仍是摆摆手,冷笑道:“赶紧滚远点,少在这边装疯卖癫。”

    只见那老道人好像为难,捻须沉思起来,门房轻轻一脚,脚边一粒石子快若箭矢,直戳那个老不死的小腿。

    老道人一个踉跄,环顾四周,气急败坏道:“谁,有本事就别躲在暗处,以飞剑伤人,站出来,小小剑仙,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暗算贫道?!”

    刘景龙伸出拳头,抵住额头,没眼看,没耳听。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翩然峰破例多喝点酒呢。

    那门房心中大定,器宇轩昂,龙骧虎步,走到那个老道人跟前,朝心口处狠狠一掌推出,乖乖躺着去吧。

    敢来锁云宗山门口这边撒野,都不知道谁吃了熊心豹胆。他这一手,用上了巧劲,锁云宗内门弟子,都有机会与那一人双拳压数国的崔客卿,学点拳脚功夫,这一掌名为“撞心关”,是崔大宗师的成名绝学之一,专门拿来对付山上练气士的。

    虽然这位门房是修道之人,不是那纯粹武夫,所以只学了个皮毛,不过这一手妙就妙在挨拳之人,暂时伤势不显,得过几个时辰,那份拳意才能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将那修士灵气作为演武场,好似翻江倒海,既然有此妙用,门房就出手毫不留力,反正老道士只是伤在山脚,回头对方暴毙死在远处,与锁云宗又有什么关系?

    只听砰然一声。

    那老道人双脚离地,倒飞出去,向后一连串滑步,堪堪止住身形。

    刘景龙心声说道:“是客卿崔公壮的撞心关。”

    陈平安笑了笑,拍了拍道袍,点头道:“拳意不错,希望此人今夜就在山上,其实我也学了几手专门针对纯粹武夫的拳招,之前跟曹慈切磋,没好意思拿出来。行了,我心里更有数了,登山。”

    陈平安带着刘景龙径直走向山门牌坊,那个门房倒也不傻,开始惊疑不定,袖中偷偷捻出两张绘有门神的黄纸符箓,“止步!再敢向前一步,就要死人了。”

    那两人置若罔闻,观海境修士只得掐诀掷符,两尊身高丈余、身披彩色甲胄的高大门神,轰然落地,挡在路上,修士以心声敕令门神,将两人擒拿,不忌生死。

    陈平安随手一挥袖子,山门口瞬间空无一物。

    修士急急祭出一张传信符箓,往高空一抛,从山门口升起一道绚烂白虹,按照锁云宗门规,若有剑仙从山门口这边问剑登山,需要祭出一张彩符,次之赤书,再次才是白虹符箓。

    陈平安转头打趣道:“真是不给你面子啊。”

    刘景龙说道:“暂无道号,还是徒弟,怎么让人给面子。”

    陈平安屈指一弹,将那道才升至半空的白虹符箓打碎,门房大惊,忙不迭换了一张赤书符,结果等到符光冲天而起,尚未半山腰,就又被那个老道士头也不转,抬臂绕后,双指并拢掐剑诀,打了个烟消云散。

    那门房脸色阴晴不定,依旧没敢擅自祭出那张彩符,毕竟一经祭出,就要连累宗门立即开启祖师堂阵法抵御剑仙问剑,修士脚尖一点,身形长掠,高举一掌,手掌晶莹剔透,光彩流转,一道术法凝聚五指间,水法凝为一条丈余蛟龙,迅猛冲出,朝那“少年道人”的后背心处激荡而去,是这门房的压箱底杀招了,祭出了一门生平绝学,修士这才怒喝道:“贼道人胆敢闯山,真真不知死活!”

    这一记术法,如水泼墙,撞在了一堵无形墙壁上,再如些许冰块抛入了大炭炉,自行消融。

    那修士瞪圆眼睛,一咬牙,踏罡步斗,双指掐诀,祭出了件本命物,是一件群螭钮玉雕山子,好似六条螭龙盘踞山中,他能够担任锁云宗的门房,哪怕境界不高,多少还是有点道行。修士舍不得用那搏命的手段,以心头精血帮助群螭“点睛”,毕竟会伤及魂魄几分,门房只是急急低头,咬破手指,在那玉山子六处一一指点,蓦然光亮照破夜空,几条黄色小螭,被仙师点睛之后,顿时活灵活现,开始抬头摆尾,就要离开玉山子,扑杀那对师徒。

    不曾想就在这一刻,那个只是拾阶而上的老道人,只是笑言两字,回去。

    群螭如获敕令,竟是当真重新酣眠去了。

    台阶上边,一位金丹修士领衔的剑修齐齐御风飘落,那金丹剑修,是个中年面容的金袍男子,背剑居高临下,冷声道:“你们两个,立即滚出山门,锁云宗从不帮人出棺材钱。”

    此人是锁云宗唯一的地仙剑修,是那小青芝山的祖师最得意嫡传,也是如今山头的峰主身份,至于那位元婴祖师,早已不问世事百余年。

    这位剑修不曾想那登山两人,只顾渐次登高,置若罔闻。

    他冷笑一声,长剑出鞘,抓在手中,一剑斩落,剑气如瀑,在台阶倾泻直下。

    然后也不见那两道人如何出手,那条如洪水剑气就主动……一分为二,直奔山门不回头。

    那金丹剑修心中震惊,强自镇定,祭出了一把本命飞剑,一条银白长线瞬间在剑修和道人之间扯出。

    陈平安瞥了眼那把“缓缓悬停”在自己眼前的飞剑,只是伸出一根手指,随便轻轻一拨,横移出去数百丈。

    金丹剑修心头一颤,魂魄如水晃荡,与那门房厉色道:“还不快祭彩符通知祖师堂!”

    门房战战兢兢祭出那张彩符。

    锁云宗剑修多是出自小青芝山,那位身穿金袍极为惹眼的剑修沉声道:“布阵。”

    剑光四起,目眩神摇。

    是锁云宗的青芝剑阵,不过小青芝山与祖山那边借了两位剑修,不然人数不够,无法圆满结阵。

    陈平安笑道:“花开青芝,不用谢我。”

    一步跨出,来到剑阵中央,剑阵刚起就散,连那金丹剑修在内的七人,如花绽放,全部倒飞出去。

    陈平安说道:“没有仙人境剑修坐镇的山头,或是没有飞升境练气士的宗门,就该像我们这么问剑。”

    刘景龙无奈道:“学到了。”

    台阶更高处,位于半山腰,有个元婴境老修士,站在那边,手捧拂尘,仙风道骨,是那漏月峰峰主。

    老修士笑道:“两位道门高真,若是就此收手,退出山门,锁云宗可以既往不咎。”

    话是这么说,其实锁云宗的护山大阵已经开启,整座山头,彩光点点,熠熠生辉,照耀得整座锁云宗都亮如白昼,竟是所有门神都现身,一百零八之数。

    陈平安啧啧称奇,问道:“这次换你来?”

    刘景龙笑道:“你本事那么大,又没有遇到飞升境大修士。”

    陈平安点点头,重重一跺脚,“那就再退!”

    那些门神虽未退回原位,但是同时止步不前。

    这让那老修士惊骇不已。

    刘景龙疑惑道:“怎么回事?”

    陈平安说道:“这件事,从书简湖开始,我就琢磨了很久,怎么都想不通,后来到了避暑行宫那边,一直在翻检书籍,可能与早年刚练拳那会儿的几张符箓,有些渊源,不过只是可能,真相如何,很难知道了。”

    当年陈平安第一次游历剑气长城的路途中,手脚就张贴着四张真气八两符,不过走到老龙城遇到郑大风之前,就已经破碎。

    如今杨家铺子后院再没有那个老人了,陈平安曾经在狮子峰那边,问过李二关于此符的根脚,李二说自己不晓得这里边的门道,师弟郑大风可能清楚,可惜郑大风去了五彩天下的飞升城。等到最后陈平安在剑气长城的牢狱之内,炼出最后一件本命物,就愈发觉得此事必须刨根问底。

    刘景龙说道:“那就换我来。”

    此后两人登山,连同那位漏月峰老元婴在内的锁云宗修士,好像就在那边,站在原地,自顾自乱丢术法神通,在远处观战的旁人看来,简直匪夷所思。

    一老一少两个道士,就那么与一位位试图拦路修士擦肩而过。

    陈平安感慨道:“你这飞剑,不讲道理。”

    刘景龙淡然道:“规矩之内,得听我的。”

    陈平安问道:“多大范围?”

    刘景龙答道:“目之所及。”

    陈平安问道:“之前你跻身上五境,郦采三位剑仙按照习俗,问剑翩然峰,你当时是不是没有祭出这把飞剑?”

    刘景龙点头道:“那种问剑,是一洲礼数所在,其实不能太当真。”

    两人就这么一路到了祖山养云峰,陈平安无事可做,就只好摘下养剑葫重新喝酒。

    在他们见着祖师堂之前,老祖师魏精粹,现任宗主杨确,客卿崔公壮,三人一起现身。

    魏精粹眯眼道:“什么时候咱们北俱芦洲的陆地蛟龙,都学会藏头藏尾行事了,问剑就问剑,我们锁云宗领剑便是,接住了,细水流长,从长计议,接不住,本事不济,自会认栽。不管如何,总好过刘宗主这么鬼祟行事,白瞎了太徽剑宗的门风,以后再有弟子下山,被人指指点点,难免有几分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嫌疑。”

    刘景龙指了指身边的那个“老道人”,“跟他学的。”

    陈平安一脸疑惑道:“这锁云宗,难道不在北俱芦洲?”

    刘景龙点头说道:“当然是在北俱芦洲。”

    陈平安摆手道:“绝无可能,莫要骗我!我印象中的北俱芦洲修士,见面不顺眼,不是对方倒地不起就是我躺地上睡觉,岂会如此叽叽歪歪。”

    刘景龙微笑道:“毕竟是锁云宗嘛,在山外行事稳重,在山上就话多,你得体谅几分。”

    陈平安恍然道:“原来如此。”

    然后锁云宗三人,见那“老道士”抬起一脚,瞥了眼鞋底,埋怨道:“下山之前,锁云宗得赔我一双干净鞋子。”

    那个崔公壮有些神色别扭,他只是客卿,不是供奉,就与锁云宗的关系到底隔了一层。

    崔公壮听说那太徽剑宗的刘剑仙,每次下山的行事做派,好似一位儒家圣贤,怎么不太像啊。

    而且刘景龙怎么会有这个恶心人不偿命的山上朋友。

    刘景龙瞥了眼远处的祖师堂,说道:“修士归我,武夫归你?”

    陈平安笑道:“随意。”

    宗主杨确盯着那个老道人,轻声问道:“你是?”

    崔公壮嗤笑一声,“杨宗主不用问此人名字,就是个装神弄鬼的东西,会点拳脚功夫就真当自己是王赴愬了,等会儿他自会躺在地上自报名号。”

    崔公壮只见那老道人点点头,“对对对,除了别认祖归宗,其余你说的都对。”

    道号飞卿的仙人老祖,注意力只在刘景龙一人身上,大笑道:“好个刘景龙,好个玉璞境,真当自己可以在锁云宗随心所欲了?”

    刘景龙点头道:“我觉得是。”

    魏精粹摇摇头,“怎么,当了太徽剑宗的宗主,可以帮你高一境啊?”

    今夜哪怕大打出手一场,山头折损严重也无妨,机会难得,是这个年轻宗主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打得你们太徽剑宗声誉全无!

    刘景龙有任何灵气涟漪,没有任何动静,可是刹那之间,整座锁云宗诸峰,布满了千百万条纵横交错的金色光线,却刚好绕过了所有山上修士。

    只要修士不妄动,自然就安然无事。

    ————

    宝瓶洲,风雷园。

    大夏天的,黄河却身披狐裘,神色凝重,凭栏远眺。

    不知为何,前些时日,只觉得浑身压力,骤然一轻。

    今天黄河在练剑之余,让人喊了师弟刘灞桥来这边,“刘灞桥,不要故意装成玩世不恭,该是你的责任,就是你的,肯定避不开逃不掉。身为剑修,自欺欺人,有何裨益?”

    黄河与人言语,一贯喜欢直呼其名,连名带姓一起。

    哪怕是师弟刘灞桥这边,也不例外。

    刘灞桥没有说话。

    黄河说道:“我要去趟剑气长城遗址,再去蛮荒天下练剑,那边更加天高地阔,适宜出剑。”

    刘灞桥试探性说道:“让我去吧,师兄是园主,风雷园离了谁都成,唯独离不开师兄。”

    黄河神色淡漠,“去了外边,你只会丢师父的脸。”

    舍不得一个女子,去哪里能练成上乘剑术?

    不是不能喜欢一个女子,山上修士,有个道侣算什么。

    可若是喜欢女子,会耽误练剑,那女子在剑修的心中分量,重过手中三尺剑,不谈其它山头、宗门,只说风雷园,只说刘灞桥,就等于是半个废物了。

    一位年纪不大的元婴境剑修,不算太差,可你是刘灞桥,师父觉得一众弟子当中、才情最像他的人,岂能心满意足,觉得可以大松一口气,继续晃荡百年破境也不迟?

    只是这些话,黄河都懒得说。

    黄河说道:“如果我回不来,宋道光,载祥,邢有恒,南宫星衍,这几个,哪怕如今境界比你更低,谁都能当风雷园的园主,唯独你不能。”

    “是不是听到我说这些,你反而松口气了?”

    “所以说你就是个废物。师父挑人眼光,只错过两次,所以刘灞桥最大的本事,就是让师父看错人。”

    黄河难得说这么说话。

    刘灞桥轻声道:“姓黄的,我也是个有脾气的,你再这么不依不饶的……小心我不管什么园主不园主,师兄不师兄的,我朝你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啊。”

    黄河嘴角翘起,脸上满是冷笑。

    片刻之后,难得有些疲态,黄河摇摇头,抬起双手,搓手取暖,轻声道:“好死不如赖活,你这辈子就这样吧。灞桥,不过你得答应师兄,争取百年之内再破一境,再往后,不管多少年,好歹熬出个仙人,我对你就算不失望了。”

    与刘灞桥从不客气,苛刻得不近人情,是黄河内心深处,希望这个师弟能够与自己并肩而行,一起登高至剑道山巅。

    现在喊一声灞桥,不带姓氏,是将他彻彻底底看成了师弟,希望能够以一位不是园主的风雷园剑修身份,好好活着。

    刘灞桥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徒弟,师弟,男人,却未必是一个合格的剑修。

    刘灞桥不言不语,只是趴在栏杆上,抿起嘴唇,眼睛里边,藏着细细碎碎的情绪。

    临了,刘灞桥下巴搁在手背上,只是轻声说道:“对不起啊,师兄,是我拖累你和风雷园了。”

    黄河犹豫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放在刘灞桥的脑袋上,“没什么。”

    中土神洲,山海宗。

    还是先前遇到那一袭青衫的崖畔。

    纳兰先秀,鬼修飞翠,还有那个小姑娘,依旧喜欢来这边看风景。

    境界低低、个儿小小的小姑娘,当初来到山海宗的时候,身边只带了一把小小的油纸伞。

    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就叫撑花。

    纳兰先秀,腰别旱烟杆,今儿难得一整天都没有吞云吐雾,只是盘腿而坐,眺望远方,在山看海。

    小姑娘撑花,刚刚扎了个小草人,一次次在往竹席上丢,不然就一拳头砸下去,然后双臂环胸,盯着躺地上的小草人,哼哼道:“打死你个大坏蛋。”

    纳兰先秀与一旁的鬼修少女说道:“喜欢谁不好,要喜欢那个男人,何苦。”

    最知,所以也最不知情为何物。

    喜欢那绣虎崔瀺,其实要比喜欢左右还要无趣,后者是当真不知,前者是假装不知。

    飞翠趴在竹席上,有那山峦起伏之妙,男人都会喜欢,与那文似看山不喜平,可能是一个道理。

    身边少女模样的鬼修飞翠,其实她原本不是这般姿容,只是生死关未能打破瓶颈,尸解过后,不得已为之。

    当然,比起当年面孔身段,飞翠如今这副皮囊,是要好看太多了。

    其实她如果按部就班修行,根本不至于落个尸解下场,再过个两三百年,靠着水磨功夫,就能跻身仙人。

    但是大战一起,蛮荒天下好像转瞬间就拿下了桐叶洲,打到了老龙城那边,

    她就等不及了。

    结果呢?非但没有破境,崔瀺没见着一面,还等于也死了一次。

    纳兰先秀早就劝过,如果喜欢一个人,让你玉璞境不敢去,哪怕仙人境了,再去,只会是一样的结果。

    只不过飞翠有自己的道理,想要以仙人境去那边,不是让他喜欢自己的,不可能的事情,只是自己喜欢一个人,就要为他做点什么。

    至于她为什么如此喜欢?

    他好看。

    不仅仅是年轻崔瀺的相貌,长得好看,还有下彩云局的时候,那种捻起棋子再落子棋盘的行云流水,更是那种在书院与人论道之时“我落座你就输”的神采飞扬,

    她有幸都见过。

    还有在一个大雪纷飞的隆冬时节,年轻儒生曾与阿良一起游历山海宗,阿良在闯祸,他独自留在了崖畔,与人道歉。

    曾经就站在几步外的地方,面带和煦笑意,看着她,说你好,我叫崔瀺,是文圣弟子。

    中土神洲。

    飞升境大修士的南光照,独自返回宗门,微微皱眉,因为发现山门口那边,有个陌生人坐在那边,长剑出鞘,横剑在膝,手指轻轻抹过剑身。

    好像在等人。

    南光照犹豫了一下,身形落在山门口那边,问道:“你是何人?”

    男子抬起头,说道:“青松福地,剑修豪素。”

    南光照心一紧,再问道:“来这边做什么?”

    老修士想起了多年之前某个山头的一桩惨事,有个玉璞境,被人割了脑袋,随便丢在山门口。

    自称豪素的男子,持剑起身,淡然道:“砍头就走。”

    北俱芦洲,清凉宗。

    一座屋檐下。

    女子宗主贺小凉,在为三位嫡传弟子传道,她们都是女修,而几人的道号,都是师尊帮忙取的,分别道号青崖,打醮,甘吉。

    再分别送了三位嫡传,一头七彩麋鹿,一件咫尺物,以及……几个橘子。

    檐下悬有铃铛,经常走马清风中。

    今天天气沉闷,并无清风。

    在为三位弟子传道结束后,贺小凉仰起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晃,她闭上眼睛,侧耳聆听铃铛声。

    那张极美偏又极冷清的脸庞上,渐渐有了些笑意。

    花好月圆人长寿,称心如意事顺遂。

    一旁贺小凉的三位嫡传弟子,哪怕她们都是女子,此刻瞧见了师尊这般模样,都要心动。

    ————

    锁云宗。

    刘景龙祭出本命飞剑之后,使得群峰山上内外皆是金线密布,不过专门为陈平安和崔公壮,腾出了一处演武场。

    而那崔公壮眼睛一花,就再瞧不见那老道士的身影了。

    背后突然有人笑道:“你看哪呢?”

    崔公壮转身就是一拳意气巅峰的叩心关,毫不犹豫下死手!

    哪怕出了纰漏,不小心打死了这个,就惹了此人身后的什么师门长辈、老祖师,自有锁云宗帮自己兜着。

    可那人,任由一位九境武夫的那一拳砸在心口处,脚下一只布鞋不过稍稍拧转,就站稳了身形,面带笑意,“没吃饱饭?锁云宗伙食不好?不如跟我去太徽剑宗喝酒?”

    崔公壮另外一手,拳至对方面门,武夫罡气如虹,一拳快若飞剑,而那人只是伸出手掌,就挡住了崔公壮的一拳,轻轻拨开,对视一眼,微笑道:“打人打脸不厚道啊,武德还讲不讲了。”

    崔公壮一记膝撞,那人一掌按下,崔公壮一个身不由主地前倾,却是趁势双拳递出。

    陈平安侧过身,一腿横扫,打得崔公壮腾空而起,身体瞬间弯曲,眼眶布满红丝,陈平安再稍稍加重力道,略微改变方向,崔公壮就被直接一脚躺地上。

    崔公壮倒地之时,就一手摸出了一枚兵家甲丸,瞬间披挂在身,除了件外边的金乌甲,里边还穿了件三郎庙软若修士法袍的灵宝甲。

    陈平安故意都没拦着。

    出门路上捡东西就是这么来的。

    祖师堂那边,矗立起一尊高达百丈的彩甲力士,甲胄之上布满了不计其数的符箓云纹,是锁云宗历代祖师层层加持而成,符箓神将睁开一双淡金色眼眸,手持铁锏,就要砸下,只是当它现身之时,就被刘景龙那些金色剑气束缚,瞬间一副彩色甲胄就好似变成了一身金甲。

    而刘景龙依旧纹丝不动。

    下一刻,一尊百丈神将力士被金色丝线切割成了无数碎块,虽有众多云纹符箓道意衔接,如那藕断丝连,庞大身躯,摇摇欲坠。

    杨确突然沉声道:“这次问剑,是我们输了。”

    魏精粹愣了愣,怒道:“杨确,休要胡闹!”

    杨确竟是根本不在意一位师伯的怒意,只是望向那个覆面皮的“老道人”,再次问道:“敢问你是何人?”

    放话说太徽剑宗是个空架子的,就是身边这位师伯,杨确其实内心深处,对此并不认可,招惹那太徽剑宗做什么,就因为师伯你早年与他们上任掌律黄童的那点私人恩怨?只是师伯境界和辈分都摆在那边,而且真正空架子的,哪里是什么太徽剑宗,根本就是自己这个锁云宗名义上的宗主,祖山诸峰,谁会听自己的旨令。如果不是魏精粹的几位嫡传,都未能跻身上五境,宗主位置,根本轮不到别脉出身的杨确来坐。

    刘景龙笑着心声提醒道:“不用理睬。”

    陈平安摇摇头,撤去道袍莲花冠的障眼法,伸手摘下面皮,收入袖中,笑道:“剑气长城,陈平安。”

    锁云宗三人当然知道剑气长城,只是陈平安这个名字,还是第一次听说。

    刘景龙忍不住笑道:“尴尬了吧?”

    陈平安笑道:“知道我来自剑气长城就足够了。”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八百一十二章 登山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5 悼亡者的归来作者:江南 2龙族作者:江南 3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4人渣反派自救系统作者:墨香铜臭 5六爻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