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剑来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九百零四章 一人即半洲

第九百零四章 一人即半洲

所属书籍: 剑来

    小龙湫祖山,龙脉山脊形似一把如意。

    古松下,司徒梦鲸好像断定陈平安会赶来此地,开始闭目养神,耐心等待那位年轻隐官的做客小龙湫。

    黄庭有些无聊,就喊来令狐蕉鱼,来这边陪着自己唠嗑,只是有龙髯仙君这位太玄师伯祖在场,少女哪敢造次,不管黄庭问什么,只是点头或摇头,绝不敢打搅上宗祖师的清修。

    作为下山修士,对于自家上宗大龙湫的种种奇闻异事,仙迹轶事,当然是耳熟能详,津津乐道。

    关于这位龙髯仙君的故事,更是有说不完的故事,与昔年中土十人之一的老剑仙周神芝是好友,参加过竹海洞天的青神山酒宴,百花福地的一位命主花神是他的红颜知己,游历倒悬山,与那位手捧龙须拂尘、师祖是白玉京真无敌的道门高真,曾经有过“捉放亭雪夜论道”的美谈,下榻于倒悬山四座私宅之一的水精宫,传闻雨龙宗那位云签仙子颇为亲近。与皑皑洲那位自号“三十七峰主人”的飞升境大修士,更是忘年交,在修行之初,双方境界悬殊,就被老神仙昵称为“龙髯小友”……

    直到司徒梦鲸运转灵气,循环一个小周天后睁开眼,神色和蔼望向那个少女,主动开口道:“拂暑,你愿不愿意随我去大龙湫,我那悬钟师弟,近期打算收徒,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帮忙引荐。”

    修士的山上道号,就如小字,长辈如此称呼,当然是一种认可和亲近。

    令狐蕉鱼赶紧起身,少女当然不愿去大龙湫,只是她不敢照实说出心声,便有些局促不安。

    司徒梦鲸笑着伸手虚按两下,“不用紧张,不愿去就不去。以后哪天要是想要去中土神洲游历了,可以事先飞剑传信大龙湫云岫府。”

    云岫府,正是这位龙髯仙君的山中道场。

    在少女身上,依稀可见某人的影子,似是而非。

    令狐蕉鱼赶忙稽首致谢。

    这位中土仙人突然起身道:“大龙湫修士司徒梦鲸,见过陈山主。”

    一位青衫刀客在崖畔飘然而落,微笑道:“落魄山陈平安,见过龙髯仙君。”

    身后还跟着一个黄帽青鞋的扈从,手中青竹杖轻轻点地。

    司徒梦鲸是在前不久,才收到了一封来自大龙湫的山水邸报,出自山海宗之手。

    桐叶洲实在太过闭塞了,以前是眼高于顶,觉得中土神洲之外无大洲,如今却是无心也无力关注天下大势。

    看到邸报上边的内容,让一位仙人都要感到匪夷所思,不敢置信。

    令狐蕉鱼跟着祖师一同站起身,有些犯迷糊,落魄山?陈山主?

    怎么自己从未见过,也未听过,多半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一张石桌,四条凳子。

    暂为主人的龙髯仙君,黄庭姐姐,外加两位客人。

    令狐蕉鱼就要挪步,将位置让给那个陈山主的随从。

    只见手持绿竹杖的年轻男子,站在长褂布鞋的青衫刀客身后,这会儿朝她微笑道:“令狐姑娘坐着便是了。”

    司徒梦鲸朝陈平安伸出一掌,一手扶袖,“请坐。”

    陈平安落座后,笑问道:“不知龙髯仙君找我,是有什么吩咐?”

    司徒梦鲸似笑非笑,不愧是被说成文圣一脉最像老秀才作风的读书人,脸皮不薄。

    这位中土仙人,面容清癯,美髯,仿佛是一位隐居山林的清贫之士。

    大龙湫在中土神洲,哪怕拥有两位仙人坐镇山头,每天都在财源广进,家底深厚,却依旧属于二流宗门,源于中土神洲版图之辽阔,超乎想象,其余八洲,一座宗门,能够拥有一位仙人,就已经是当之无愧的“顶尖”宗门仙府了,可是在中土神洲,二流宗门能否跻身一线,存在着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山中有无飞升境!

    司徒梦鲸不愿跟对方兜圈子,直截了当道:“相信陈山主对我们小龙湫已经十分熟悉了,先前我与黄庭所说之事,更是听得真切,敢问陈山主,何以教我?”

    陈平安却答非所问,“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们中土大龙湫,再加上这座下山,已经两百多年未有新玉璞了。”

    如今大龙湫的玉璞境修士,只有一人,便是道号“悬钟”的那位大龙湫掌律,是宗主和司徒梦鲸的师弟。

    此外,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元婴”,比如下山的林蕙芷。

    权清秋还算稍微好点,并且资质不俗,有望跻身上五境,相信这也是大龙湫宗主和祖师堂的为难之处。

    以司徒梦鲸的性情,是肯定不会担任宗主的,那位悬钟掌律,天生脾气暴烈,更不宜继任宗主。

    所以一旦宗主仙逝,哪天兵解离世了,大龙湫绵延传承三千年的香火,怎么办?一宗修士,何去何从?如何在中土立足?

    总不能让一个元婴境修士担任宗主吧。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司徒梦鲸点点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陈平安笑道:“所幸再青黄不接,只要有龙髯仙君在,也要好过那些被摘掉宗字头的仙府,至多就是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会被外界笑话几句。”

    宗门道统传承年月,又分周岁、虚岁之别,就看有无玉璞境。

    文庙那边,会给出一个三百年期限。若是一座宗门在三百年内无玉璞,就要按例摘掉宗字头衔了。

    只是大龙湫即便那位老宗主兵解了,有司徒梦鲸这位年轻仙人,和那师弟悬钟,如何都不至于沦落到计算“虚岁”的程度。

    令狐蕉鱼其实一直在竖耳聆听,看似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其实她壮起胆子,以眼角余光偷偷打量了一眼身边的青衫客。

    这位年纪轻轻的山主,笑意笑语,再加上末尾一句“被外界笑话几句”,真的挺……欠揍呢。

    黄庭看着那个翘腿而坐的家伙,意态闲适,云淡风轻。

    她感慨不已,如果说自己是福缘好,这家伙却是命硬。

    当年在藕花福地,陈平安其实就那么点境界,却能仅凭一己之力,杀出重围。

    不谈那个“天下无敌”的丁婴,只说周肥,陆舫,哪个是省油的灯。

    其实黄庭在五彩天下,偷偷去游历过一趟飞升城,那里的剑修在酒桌上,只要提起那位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都会态度鲜明,绝无位于中间的那种“无所谓”。

    陈平安看着桌上棋局,随口说道:“所以如果龙髯仙君真要狠下心来清理门户,一下子拿掉两个小龙湫的元婴境,确实太过大伤元气了,亲者痛仇者快,一个不小心,甚至还会连累宗门丢掉这块别洲飞地,相信这也是龙髯仙君迟迟没有动手的理由吧,不当大龙湫山主,已经对历代祖师心怀愧疚了,如果再亲手毁掉下山基业,换成谁都要揪心。”

    司徒梦鲸默不作声。

    陈平安抬了抬袖子,探出一手,双指作捻子状,指尖凭空多出了一枚漆黑棋子,轻轻落子棋盘,刹那之间,棋盘之上,有那风卷残云的迹象,气象跌宕,牵连之前所有棋子一并震颤起来,宛如一座占地不大的洞天天地,有蛟龙走水,翻江倒海。

    再更换一手,双指捻住一枚雪白棋子,再次落子棋盘,瞬间就又打消了先前的乱局气象,所有棋子趋于平稳,仿佛复归天清地明一般,陈平安自顾自说道:“好话总是会让人难受,听了让人倍感轻松的道理,往往不是道理。”

    在功德林,陈平安没少翻书。此外,何况还有一个天下见识最为驳杂的熹平先生,可以随便问。

    所以对那玉圭宗,桐叶宗,三山福地万瑶宗,作为小龙湫上山的大龙湫,可谓了如指掌,如数家珍。

    许多大龙湫祖师堂里边,一些个相对年轻的供奉,他们都不知道的宗门秘闻,历代祖师爷们诸多不宜宣扬的功过得失,陈平安都一清二楚。

    司徒梦鲸低头眯眼,凝视着桌上那局棋,缓缓道:“高妙好棋,就算师尊和韩绛树在场,续下此局,各自无解。”

    司徒梦鲸抬起头,笑道:“陈山主不愧是崔国师的小师弟,同样精通弈棋一道。”

    人生星宿,各有所值。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今夜月明星稀,在这位年轻剑仙落子之后,身为仙人的司徒梦鲸,方才穷尽目力,也只能是依稀见到两道纤细“星光”,如获敕令,被接引而至,从天而降落人间,最终落在棋盘之上。

    这就意味着陈平安的这两手精妙落子,不但冥冥之中契合大道“天意”,还顺便完全压胜了之前的整盘残局。

    小陌站在自家公子身后,面无表情。

    其实是某天在那密雪峰,崔宗主得知有这么个棋局之后,就掏出两罐棋子,让先生帮忙摆出棋谱,结果崔宗主扫了残局几眼,就收起所有桌上黑白棋子,重新一一落子,期间不断提走黑白棋子,宛如亲眼目睹了当年那场两位仙人的松下对弈,崔宗主一边落子提子,一边骂俩白痴,臭棋篓子比拼谁下棋更臭呢,丢人现眼,贻笑大方……最后便帮着下出了陈平安今天落子的两手棋。

    司徒梦鲸疑惑问道:“陈山主还是一位望气士?”

    剑修,纯粹武夫,符箓修士。

    陈平安笑着反问道:“可能吗?”

    司徒梦鲸叹了口气,开门见山问道:“你如何确定林蕙芷和权清秋的背叛浩然?”

    令狐蕉鱼瞬间脸色惨白。

    陈平安笑道:“那我就姑妄言之?”

    司徒梦鲸笑道:“那我就姑妄听之。”

    陈平安站起身,看了眼远处那座由权清秋精心打造的野园,轻声道:“龙髯仙君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

    司徒梦鲸突然说道:“事先提醒陈山主一句,最终如何处置叛逆,是杀是关,大龙湫无需外人插手。”

    上次陈平安造访心意尖,与太平山黄庭在此重逢,在茅屋那边待了片刻,司徒梦鲸察觉到了一股杀意。

    就像一根直线,一条剑光,掠过小龙湫上空。竟是能够让司徒梦鲸感到一瞬间的道心冰凉。

    陈平安转头笑望向司徒梦鲸,没有任何言语。

    小陌微笑道:“既然你们大龙湫不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那就不要教我家公子如何做事了。”

    陈平安说道:“不能这么说,本就是大龙湫的家务事,我们作为外人,能够帮上点小忙,已经十分荣幸了。”

    小陌点头道:“公子都对。”

    司徒梦鲸却没有觉得半点可笑,心情沉重,缓缓起身后,说道:“若能帮助我们解决这个天大隐患,大龙湫必有厚报。”

    陈平安移步走到崖畔,伸出一手,掌心抵住腰间两把叠放狭刀之一的斩勘,面朝那座距离不算远的野园。

    山风轻轻吹拂鬓角发丝,陈平安微笑道:“都好说话,就都好说。”

    如今的浩然天下,除了屈指可数几人,可能都不太清楚一个道理。

    落魄山山主陈平安。

    小陌,落魄山记名供奉,飞升境巅峰剑修。

    首席供奉姜尚真,仙人。

    下宗宗主崔东山,仙人。

    落魄山掌律长命,可以视为一位仙人。

    骑龙巷压岁铺子的某位杂役弟子,化外天魔,飞升境。

    下宗首席供奉,米裕,玉璞境剑修。

    落魄山大管家朱敛,山巅境圆满武夫。

    开山大弟子裴钱,止境武夫。

    练气士在玉璞境之下,纯粹武夫在山巅境之下,以及上下两宗的记名客卿,好像都不用去说了。

    中土神洲之外,剑光联手拳罡,足可横扫半洲。

    就像。

    昔年大骊王朝,一国即一洲。

    如今陈平安,却是好像,一人即半洲。

    陈平安说道:“劳烦龙髯仙君帮忙喊来权清秋和章首席。”

    权清秋和章流注很快就各自匆匆御风而来。

    权清秋不认识那个瞧着架子不小的青衫刀客。

    但是章首席一看到那个青衫背影,就头皮发麻,一颗道心如水桶,晃荡得七上八下。

    陈平安转头笑道:“章首席,好久不见。”

    章流注神色紧绷,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不知如何作答。

    其实没有“好久”,太平山遗址一别,这才几天功夫。

    先前老元婴与那虞氏王朝的内幕供奉,金丹修士戴塬,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起看的镜花水月,喝的美酒,那戴塬,境界不高,为人很有一套,竟然能够喊来一拨身姿曼妙、姿容出彩的仙子,自家门派的,别家山头的,都有。她们一口一个章大哥、章上仙,喊得老元婴的骨头都要酥了,不是没有见识过这般脂粉阵,可是一群莺莺燕燕,皆是谱牒女修,从无有过!

    只是最后成了一双难兄难弟,都被眼前这个心狠手辣的青衫剑仙,以歹毒秘法将他们的神魂剥离拘禁起来,最终章流注和戴塬一起在太平山遗址山脚处,就像当了两尊看门的门神,期间滋味到底如何,真是苦不堪言,想都不愿意去想。以至于活着返回小龙湫后,再当那首席客卿,见着谁都有了些笑脸,因为老元婴每天都会提醒自己,好好珍惜当下的这份神仙日子。

    当时在门口那边,章流注被姜尚真拿走了那块材质不明的黑色石头,才算破财消灾,勉强送走那两位瘟神了。

    事到如今,野修出身的老元婴,尚且不知道,当年偶尔所得的那块不起眼石头,其实是那远古“潋滟堆”之一。

    若是知晓此物根脚,在那中土神洲,遇到个识货的,至少能卖出三百颗谷雨钱!可惜多年以来,只是被章流注拿来看遍一洲镜花水月,暴殄天物。

    陈平安偏移视线,望向那个腰悬鱼竿的“年轻”元婴,笑问道:“你叫权清秋?姓氏好,名字更好。”

    权清秋看了眼师伯祖,没有要提点一二的意思,只得小心翼翼说道:“正是权清秋,不知前辈是?”

    陈平安笑道:“外乡人,说了你也不知道。我曾经见过一个跟你同名的修士。隔着一道栅栏,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那位‘清秋’道友,与你算是筷子喝不了汤,勺子吃不了面,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在老聋儿的牢狱内,曾经关押着一头仙人境大妖,叫清秋,真身是条青鳅,曳落河四凶之一。

    权清秋听得一头雾水,一个外乡人,竟敢当着师伯祖的面,在这边故弄玄虚,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平安问道:“那座野园,不谈那些尚未炼形成功的,七十六位妖族修士的身份底细,你都查清楚了?”

    一个野园,占地方圆数十里,将那些妖族悉数圈禁起来,几乎都是下五境修士。

    由首席客卿章流注住持大局,不过真正负责具体事务的,是一位小龙湫老金丹,还有一位前些年招徕的客卿,是位纯粹武夫,亡国武将出身,金身境,家国破碎,复国无望,面对这些妖族余孽,杀心极重。

    小龙湫修士精心打造了一座符阵,设置出一道山水屏障,防止妖族修士逃窜出去,在符阵界线之上,还悬挂有数十把出自小龙湫镜工炼制的照妖镜,野园之内,居中地带,有座小山头,视野开阔,山顶临时建造有一座府邸,那个叫程秘的武夫常住,权清秋和章流注偶尔会入驻其中。外乡游客,可以乘坐几条符舟游历野园。

    权清秋忍不住又看了眼师伯祖,可惜司徒梦鲸依旧没有任何提醒。权清秋心中便有些怒气,听这厮的口气,是真觉得自己已经鸠占鹊巢、反客为主了?

    不过权清秋还是尽量以平缓语气答道:“都仔细勘验过了,通过妖族畜生之间的相互验证身份,来自什么山头门派,隶属于哪个蛮荒军帐,一清二楚,详细记录在册,不会有任何纰漏,借此机会,还帮着书院找出了不少隐藏消息。”

    只有一头龙门境和几个洞府境畜生,能有什么纰漏?他权清秋只要愿意,一只手就可以杀干净野园全部妖族。

    陈平安一脚踏出,缩地山河,直接来到野园上空。

    明月夜中,一袭青衫御风悬停,手心轻轻敲打狭刀斩勘的刀柄,视线低垂,俯瞰大地。

    小陌没有跟随陈平安去往野园,只是得了心声吩咐,站在崖畔这边,看着自家公子的神仙风采,小陌很期待将来与自家公子,一同联袂远游浩然明月中。

    在那天高地远苍茫辽阔的远古时代,曾经有无数奇异景象,比如日宫金乌降绛阙,帝子乘风下翠微。

    都是小陌亲眼见过的光景。

    甚至还有那场气势恢宏的水火之争。

    明月销熔,山岳崩碎,大渎干涸,大海开始燃烧,烈日开始结冰。

    无需手持符阵关牒信物,青衫笔直一线,随便破开阵法禁制,如入无人之境,落在山顶府邸外边的广场上。

    章流注犹豫了一下,与龙髯仙君心声一句,得了许可,立即御风前往野园府邸。

    一个正在广场上走桩的魁梧男子停下身形,脸色不悦,沉声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姓名?!”

    那个不速之客说道:“姓陈,名平安。来自仙都山,见过程将军。”

    武夫瞥了眼对方的腰间叠刀,眉头舒展几分,放缓语气,问道:“可有小龙湫信物?”

    章流注来到广场,火急火燎道:“程秘,不得对陈山主无礼,陈山主是我们小龙湫的贵客。”

    陈平安笑问道:“职责所在,盘查身份,怎么就无礼了?章首席,咱俩朋友归朋友,我还是得说你一句了,做人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

    章流注立即弯腰点头道:“陈山主教诲,必当铭记在心。”

    老子是野修出身,跟我谈什么脸皮不脸皮的,到底是谁不要脸?

    程秘对此习以为常了,对这位道号水仙的老元婴,不喜欢,也谈不上厌恶,反正就是矮个子里边拔将军,在这小龙湫,还算是能够喝上酒聊几句的,程秘与那一年到头冷若冰霜的山主林蕙芷,还有那个狗眼看人低的权清秋,反而没什么可聊的,估计对方也懒得跟自己聊,一个体魄稀烂的金身境,在山上又值不了几个神仙钱。

    陈平安缓缓抽刀出鞘。

    一把狭刀斩勘,锋刃现世。清凉如水,月光映照,无比莹澈。

    一袭青衫,等到拔刀出鞘后,并未愈发腰杆挺直,反而微微身形佝偻。

    一股异常苍茫浑厚的气息,瞬间弥漫笼罩住整座野园山水。

    如天道落地。

    那些尚未炼形成功的妖族,如同各自见到了自身血脉的一个个初始存在,认祖归宗一般,悉数不由自主匍匐在地,颤抖不已。

    而野园之内的妖族修士,即便认不得那一袭青衫,却认得那把早已名动蛮荒所有军帐的著名狭刀。

    是剑气长城的那个……变态存在!

    面容、身形皆模糊不清,在那城头孑然一身,拄刀而立。

    只不过是一身鲜红法袍,变成了一袭青衫而已。

    陈平安眯起眼,望向一处,“找到你了。”

    真是会藏,选择躲在这里,确实算脑子很好用了。

    不然单凭自己那几张风雨符,还真不一定能够找出蛛丝马迹。

    可惜自己身边还有个小陌。

    祭出一把笼中雀。

    陈平安再一步跨出,一手按住“下五境妖族修士”的那颗头颅,狭刀横抹,缓缓割下首级。

    与此同时,已经将这位魂魄拘押成一团,攥在手心,随手抛给站在心意尖崖畔的小陌。

    小陌将其收入一把本命飞剑当中,片刻之后,与自家公子心声言语一番。

    除了权清秋,果然还有个林蕙芷。

    这头妖族修士境界不高,只是个元婴境,但是却是某个蛮荒军帐相对核心角色之一,有个好师承使然。

    它在老龙城一场大战中还道心受损,真身残破,返回小龙湫附近养伤,最终未能及时撤出桐叶洲。

    即便被关押在此地依旧野性难驯的所有妖族,今夜却没有任何一个,胆敢靠近那个曾以无敌之姿守住半座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

    毕竟那些年与之对峙者,唯有旧王座之一的剑仙龙君。

    陈平安收刀归鞘,返回山顶府邸外的广场,笑问道:“程将军,愿不愿意挪个地方,我家山头那边,武夫颇多,不缺切磋机会。小龙湫欠我一个人情,不会阻拦的。”

    程秘咧嘴一笑,摇头道:“在这里挺好的,每天看着那帮关在笼子里的畜生,才不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文庙之上,骨鲠之臣,置身沙场,又是股肱之将。

    出身簪缨世族,却年少投军,弃笔投戎,数十年戎马倥偬,都在跟风沙、马粪打交道。

    故国京城,曾经被一洲仙师誉为无月城。

    因为开国以来,便无宵禁。常年灯火如昼,故而就像一轮明月是多余。

    欲取去不得,薄游成久游。欲归归不得,他乡成家乡。

    只是除了思念亲人、袍泽之外,不知为何,如今最让程秘心心念念的,竟是家乡一个经常去的苍蝇馆子。

    一碗拌面,丢下一把蒜末,撒一把干辣椒,淋上热油,啧啧。

    陈平安笑着告辞。

    程秘重重抱拳,神色肃穆。

    章流注没有立即跟随陈平安离开野园。

    容我缓缓,得先压压惊,才能挪步。

    心情略微平复几分后,老元婴抚须而笑道:“程秘,想不想知道对方是谁?”

    程秘呵呵一笑,撂下一句便继续走桩。

    “得见君子者斯可矣。”

    章流注吃瘪不已,别看程秘是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其实肚子里有点学问墨水的。

    程秘突然停下拳架,问道:“先前那拨妖族修士,好像都在用蛮荒鸟语说同一个词汇,是什么意思?”

    章流注调侃道:“畜生瞎叽歪,我哪里听得懂,听得懂就怪了。”

    陈平安返回如意尖松下。

    司徒梦鲸已经与那个自称小陌的修士心声交流过,一位道心坚韧不拔的仙人,既如释重负,又难免神色感伤。

    司徒梦鲸重重叹息一声,正了正衣襟,与陈平安作揖道:“我替大龙湫,谢过隐官。”

    直腰后,司徒梦鲸笑道:“我有个关系比较疏远的亲戚,返回浩然天下之后,曾经走过一趟大龙湫,对隐官极为推崇,希望隐官以后路过流霞洲,一定要找他喝酒。”

    陈平安笑而不言。

    知道司徒梦鲸在说谁,是位外乡剑修,流霞洲的司徒积玉,玉璞境。

    对方还是自家酒铺的常客,关系很熟了。酒量差,酒品还不好,喝高了就喜欢说些有的没的醉话,蹲在路边一起腌菜佐酒那会儿,喜欢搂住自己的肩膀,就问纳不纳妾,敢不敢。还说他家族内,是个出了名的美人窝……

    到了流霞洲,找他喝酒?不砍他司徒积玉就很客气了。

    陈平安直接带着小陌,重返仙都山。

    先前小陌将果然他们送到仙都山地界,就告辞离去,身形化做一道剑光掠空而去,剑光转瞬即逝。

    果然本身就是一位仙人,又在铁树山这样的大宗门里边修行,虽然不喜远游,但是由于师父受制于那个承诺的关系,都是大修士主动拜访铁树山,故而果然根本不用出门,就见惯了各洲山巅修士的风采,就像那位号称“天下火法第一、雷法第二”的火龙真人,曾经就在一次畅饮醉酒后,抖搂了一手罕见的水法神通。

    因为师尊郭藕汀是在一问剑中落败,又是输给了那位有蛟龙处斩蛟龙的陈姓剑修,所以作为关门弟子的果然,对于剑修,极为了解。

    相传远古时代,剑修剑光之盛,可与日月同辉。

    谈瀛洲问道:“师父,怎么了?”

    果然笑道:“这位小陌先生,当是一位大剑仙。”

    郑又乾咧嘴笑道:“隐官小师叔嘛,身边都是剑仙,半点不奇怪。”

    谈瀛洲双臂环胸,呵呵笑道:“你又懂了?”

    郑又乾有些无奈,自己小师叔一走,她就是这个德行了。

    在即将完工的渡口那边,瞧见了一位好像在监工的白衣少年,和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子。

    郑又乾喊道:“崔师兄,裴师姐。”

    虽说自己的师父,是小师叔的师兄,可是自己入门晚,喊对方师兄师姐准没错。

    他又不傻,人情世故,精通得很呐,书上白纸黑字都清楚写着呢。

    裴钱笑着点头,“好名字。”

    崔东山笑呵呵道:“又乾啊,下次再见着我们,记得先喊裴师姐,再喊崔师兄。”

    反正都要被记账,不如自己来。

    谈瀛洲好奇道:“你就是郑钱?”

    大概是觉得没礼数了,小姑娘赶紧补上一句,“郑大宗师!”

    裴钱笑道:“喊我裴姐姐就可以了。”

    郑又乾跟两位同门解释道:“来时路上,刚好遇到了小师叔,小师叔说他去小龙湫砍……问剑了,我觉得很快就会回。”

    谈瀛洲瞪眼道:“隐官哪有这么说,只说是去做客访友了,你少在这边添油加醋!”

    郑又乾叹了口气,小师叔是我的小师叔,又不是你的……算了算了,不跟女子吵架,想来总是对的。

    两道剑光离开小龙湫地界,在夜幕中南归。

    剑光相伴明月光,几个星斗胸前落,十万峰峦脚底青。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九百零四章 一人即半洲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首席御医作者:银河九天 2天涯客(山河令)作者:Priest 3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4凤囚凰作者:天衣有风 5第二十三篇 初入宇宙海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