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八章

所属书籍: 白杨往事

天气转暖,本该是一年中最舒服的季节。偏偏蒋晓鲁一脑门子官司,烦的直上火。

白天上班,物业给她打电话,说她家漏水把楼下的墙皮泡了,让她赶紧回来关阀门谈赔偿。

蒋晓鲁正在开会,走也走不开,物业和楼下邻居是一遍一遍地催,好不容易挨到散会,她嗖地一下就跑出去了。

身后直属上司老周拍着桌子疯狂咆哮:“蒋晓鲁!你给我站住!你报告的事儿咱俩还没说清楚呢!”

蒋晓鲁一闭眼,心想早死晚死都是死,还是先紧最着急的事情办。

那房子本来也不是她家,是她三年前自己在外面租的,一个是为了自由省事,另一个是想好歹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总跟母亲和继父住在一起,有很多不方便。

租给她房子的房东是个老北京阿姨,没老伴儿,儿子在外头给她买了个更大的房子,一家四口在一起住,以前这套老房子就一直空着,等拆迁闲着也是闲着,干脆租出去,给小孙子赚个零花钱。

蒋晓鲁急急忙忙赶回家,楼下的老两口穿着水靴子正在用盆接水。

看见她回来,哎呦一声:“小蒋啊,你赶紧上去看看吧,我家这墙皮是一块一块往下掉啊,里屋那卧室,褥子都给我们泡霉了。”

蒋晓鲁上楼开门一看,水漫金山河,屋里哗啦啦地泡着拖鞋,地毯,杂志,她养的小乌龟缩在墙角花盆里,惊恐地看着这一幕,再有一公分,家就被淹了。

光脚找了一圈,才发现是卫生间里和洗衣机接头的下水管漏了。物业来查,说是当初装修的时候就涉及违规更改下水管线,他们不负责。

出了这种事本该联系房东,蒋晓鲁拎着乌龟站在窗台上,给当初租她房子的阿姨打电话,阿姨那边信号不好,正在外面旅行,什么也听不清。

挂了电话,蒋晓鲁叹口气,去楼下赔礼道歉。

楼上楼下住着,老两口也算和善,没为难她,家里没什么值钱物件,只说重新刷一遍墙就行。但是刷漆屋里有味道,夫妻俩得去自己女儿家住两天,这两天,就得麻烦蒋晓鲁帮忙了。

蒋晓鲁答应下来,又去外面找刷白墙的装修工人。她也没搞过装修,哪知道去什么地方找,想了半天,求助了李潮灿。

李潮灿中午从派出所出来,穿着一身警服,精气神十足。一见到在外面垂头丧气的蒋晓鲁,马上笑开了。

“呦,这不是我们蒋大经理吗,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能别每次一见面都像地主家色眯眯的傻儿子吗?”蒋晓鲁萎靡不振:“真求你有事,下午还着急上班呢。”

李潮灿反唇相讥:“能别每次都拿工作说事吗,你着急上班,我还着急工作呢!说的好像世界缺了你就不行似的。”

蒋晓鲁无心跟李潮灿打嘴仗,语气放软了些:“那你到底能不能找啊?”

“能不能?”李潮灿昂着脖子,十分自信:“跟你李警官就不要说能不能,在这一片,只要你说了就没我办不到的,跟我走!”

在狭窄的胡同巷子里也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李潮灿带蒋晓鲁找了一家正在装修的餐馆。

餐馆老板似乎跟李潮灿关系很熟,见到他来了,笑脸相迎:“小李,你来了。”

“李姨您好,想来求您帮个忙。”李潮灿嘴甜,又热心,平常没少关照她们这些老街坊。

“你说,什么忙,阿姨能帮肯定应。”在吧台后面的胖阿姨热情道。

李潮灿摘了帽子,一把拽出身后的蒋晓鲁,嘀咕道:“别傻站着啊,求人办事还不带点笑脸。”

蒋晓鲁立刻站好,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阿姨好!”

李潮灿拉着她:“您不是最近在装修吗,我朋友家里发水,墙被泡了,她一个小姑娘,也不敢让她随便去劳务市场,您也知道那地方乱,一时找不着能帮着刷墙的工人,您这儿要是忙完了,跟工长说说,能不能去我朋友那边看一眼。”

胖阿姨爽快道:“嗨,我还以为多大的忙,成,一会我就跟他们说,你让你朋友把地址和电话留下,等他们忙完,我让工长带着料去找你。”

道了谢,李潮灿带着蒋晓鲁要走,胖阿姨从吧台后面钻出来,八卦拉住他问:“小李,她是你女朋友?长的可真漂亮。”

李潮灿看了一眼站在门外的蒋晓鲁,挠挠头,腼腆一笑:“正在努力中,阿姨,您看着怎么样?”

胖阿姨像个老妈妈拍着李潮灿的手:“这姑娘看面相有福气,娶回家,能招财。”

李潮灿听的心花怒放,戴上帽子:“阿姨再见!有空我再来看您!”

送蒋晓鲁去她停车的路边,李潮灿问她:“晓鲁,这几天刷墙,你那边也没法住人,你回家?”

蒋晓鲁点点头:“啊。”

李潮灿独自咕哝道:“怎么感觉好长时间没你消息了。”

蒋晓鲁想起来,拉着李潮灿大倒苦水:“上个月我去沈阳出差,顺便相了个亲,结果没成,我也不太敢回家,怕我妈总拿这事儿叨叨。所以天天回去的晚,摸黑睡一觉,她没醒我就走。”

蒋晓鲁很苦恼:“潮灿,你说我是不是真嫁不出去了。都已经沦落成为相亲大部队中的一员了。”

李潮灿十分吃惊:“你?相亲?”他绕地着蒋晓鲁走了一圈,背着手,像个训学生的教导主任:“蒋晓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堕落了?相亲这事儿你都干?”

“再说了蒋晓鲁你才多大啊,咱们年轻着呢,你就这么着急就把自己嫁出去?还有尊严节操没有!”

蒋晓鲁微微张着嘴,有点愣:“至于吗。”

“又不是我自己主动去的,郑叔介绍的,不去不合适。”

蒋晓鲁拿李潮灿当半个亲人,别人不知道她家情况,他还不知道。

李潮灿意识到自己情绪过激,咳嗽一声,试图找补:“我是怕你那个那个……误入歧途,最后把自己坑了。”

蒋晓鲁叹了口气:“潮灿,你们男的单身,单到三十岁,四十岁,别人会说你是黄金时期,是成熟期,是上升期,我们女孩一旦单身过了二十五,别人就说,你都老大不小,怎么还不找对象啊?”

蒋晓鲁学着那些好事者的嘴脸,掐着腰,翘着脚,比着兰花指。

大学时期的蒋晓鲁,曾经以为女孩子哪怕到了三十岁再恋爱结婚,都是来得及的。

二十出头大学毕业,然后踏入社会,享受几年青春,努力工作几年,攒下经济基础,再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这些东西都经历完了,再去扛起人生大旗,恋爱,结婚,生子,和喜欢的人组成一个家庭,对自己的宝宝,双方父母去承担责任。

可是事与愿违啊。

工作难找钱难赚,你要想有经济基础,就得拼命干活,人际关系,客户关系,老板的眼色,与同行的竞争,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连睡觉的时候都在加班,有难得的休息时间,还要去面对各种各种的社交活动。

闺蜜找你逛街,新同事约你吃饭,老板托你办个私事。什么都是时间。

至于那些曾经构画好的蓝图,全都随着你忙成狗一样的生活被抛在脑后。每天最高兴的,能躺在床上玩一会手机,看会电视剧就是奢侈。

越想越愁,蒋晓鲁没精打采跟李潮灿挥挥手:“走了走了,下午还开会呢。”

帮邻居刷的漆要环保漆,工作时间只能在她中午午休的时候,算上工人的加班费午餐费,蒋晓鲁这两天折腾的是面黄肌瘦。

今天好不容易完工,蒋晓鲁灰头土脸赶回公司,一进门,老周堵在她办公室门口,一脸冰霜:“蒋晓鲁,滚进来。”

蒋晓鲁惊恐回头,望向自己的助手。

邵溪举着一本装订好的文件,心急点了点上头的字,蒋晓鲁心里咯噔一下,跟着老周进了办公室。

老周,蒋晓鲁初入这行的老师,一手带着她的部门经理,其威严程度堪比每天趴在门后的班主任让人闻风丧胆。

老周用力拍着手底下压着的评级报告,对蒋晓鲁一点也没客气:“最近眼神不好?瞎?分不清03和04的区别?”

“蒋晓鲁,这种错误就是在校大学生做都不可能犯,你到底还能不能干,不能干赶紧走人。”

蒋晓鲁低着头,任打任骂。

她将一份信用评级报告中的风险评估表,企业年负债率从17.03打成了17.04,最近有点力不从心,再次核对的时候也没发现,老周从业二十年,对数字有着非常敏感的直觉。

翻到那页,粗粗一算,老周就知道蒋晓鲁最近不在工作状态。

他非常生气。

老周这人很严苛,但是非常会维护下属,工作的时候你不去招惹他,一旦部门惹上什么麻烦,他会为你出头,为你争取应得的最大利益。

前提是你别犯错。

老周余怒未消,看着蒋晓鲁目光透着浓浓不解:“我真不明白你这两天怎么了,午休回来的晚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已经给足你面子了,你看看你自己那样。”

他恼火盯着面前的蒋晓鲁。

蒋晓鲁因为低头,眼睛不自觉落在老周穿的皮鞋上。对于这种毫不留情近乎变态的批评方式她已经适应了,他骂你的时候不在乎你是男是女,只是捡着他觉得爽,最能打击你的方式来说。

这几年蒋晓鲁磨炼出来了。你要是真去听,去跟他较真,辞职算轻的,想不开晚上都容易开窗户从楼上跳下去。

所以只能在他骂你的时候尽量转移注意力,等他骂够了,发泄完了,赶紧认错修改,并且吃一堑长一智,发誓绝不再犯。

老周今天的皮鞋是黑色的SutorMantellassi,很有品位的一个牌子,西裤也是黑色的,伴随着他坐姿的调整,脚腕处的裤管会稍稍往上提。

然后蒋晓鲁看见了在老周裤脚和皮鞋接口的地方,他今天穿的袜子。

粉色的,上面还印着一只带着蝴蝶结的helloKitty。

蒋晓鲁没忍住。

“噗——”的一声笑喷了。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老周横眉冷对正一脸凛然训着蒋晓鲁,听见她突兀的声音,彻底发飙:“你还有脸笑?”

蒋晓鲁嘶的一下,心想这回算是彻底坏了。

在老周即将把手上的报告书甩到蒋晓鲁身上的时候,门口传来三下救命敲门声。

老周的助手站在门口,忐忑不安:“周总,新来的客户经理来咱部报道了。”

老周平复三秒,扔了手里的报告书,起身系上西装纽扣:“知道了。”

助手小心关门出去了。

老周指着桌上的报告书,冷言冷语:“改好了,下班之前给我。”

蒋晓鲁战战兢兢去拿,心里把这个不合时宜来报道的客户经理感谢了一千八百遍。

老周从办公桌后绕出来,蒋晓鲁迅速给他拉开门,低眉顺眼地跟在他身后。

新来的客户经理姓许,工作能力是有,但是不踏实,哪儿挣钱多往哪儿钻,跳槽了好几家公司,也不知道韦达哪个高层是他家亲戚,磨了好几个月,上边才同意他来。

老周不太看好这样的人,但是高层的意思不喜欢也得找个地方先搁着,该干活,也得干活。

“新客户经理许彬,以后负责本币业务,都认识一下。”

三部的同事纷纷站起来友好地和新经理打了个招呼。

“许经理好。”

老周单手掐腰,往身后一让,指着蒋晓鲁给许彬介绍:“蒋晓鲁,跟你一样,也是客户的业务经理,负责资金信托和动产,你刚来,有些规矩和你之前工作的地方不一样,多问,别抢——”

最后两个字,老周说的很重。

对蒋晓鲁的袒护之情显而易见。

许彬来报道没拿什么私人物品,去HR那里领了张胸卡,一身西装,昂贵皮鞋,一派精英形象。

闻言对蒋晓鲁伸出手,笑容满满,风度翩翩:“你好啊,蒋经理。”

蒋晓鲁静默三秒,也伸出手:“你好,许经理。”

老周敏锐察觉两人之间的对话气氛,直言不讳:“你们认识?”

蒋晓鲁抽回手,字正腔圆,声音洪亮。

与此同时,许彬也微笑开口。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不认识”

“前女友。”

嗡!

三部的工作间忽然静谧,众人目光交错此起彼伏,每个人头上仿佛都自动漂浮着对话框。

回目录:《白杨往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林有娇气作者:白泽 2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3半暖时光作者:桐华 4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5云中歌2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