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二章

所属书籍: 白杨往事

常佳跟蒋晓鲁之所以能成为朋友,其主要原因就是她不拖泥带水能玩到一块去的性格,干什么就一句话,去就是去,不去就是不去,从来不腻歪。

想法一拍即合,常佳又约了两个关系还算不错的姐妹,定在晚上八点。

别看蒋晓鲁平常上班规规矩矩的,可真要到玩儿的时候,疯着呢。

不是初来乍到的疯,是她一混迹进去,就能感觉到那种纯熟老道地疯。

睫毛膏得是防水的,回头蹦跶出一身汗,妆花了太丢面儿,粉底也不能太厚,上层遮瑕霜看着顺眼就行,要不然灯光一打,脸上一层灰,让人笑话,口红也得是大红的,她嘴唇生的好看,饱满丰润地两片,反复刷上颜色,性感又诱人。

她跟常佳彼此搂着脖子,贴着腰,在人群里晃啊晃啊的,两个女人,一个穿着红裙,露出修长白皙双腿,裙摆在腿间摆动,让人无限遐想。反观另一个,白衬衫黑西裤,衬衣扣子开解到胸口,西裤卡在腰间,黑色宽大的裤腿下一双细高跟,潇洒中又透着那么点妩媚味儿。

两人偶尔趴在对方耳边咬着话,亲昵地搂着,让人遐想连篇。

这地方的老板应该很会玩情调,不搞纹着大花臂的DJ,不听被放烂了的LadyGaga,音响用的是和上海外滩六号一模一样的L—acoustics,音乐是极具欲望气息的Fingerkadel。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伴随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节奏。

常佳蹙眉,贴近蒋晓鲁:“他真这么干了?这不是断你活路吗!”

蒋晓鲁跟着音乐晃动,沉醉其中,满不在乎:“没那笔钱我也死不了。”

就是——

蒋晓鲁三杯酒下肚,眼光迷离,又带着点矫情的委屈样:“我前几天看见宋凡了。”

完全不搭边的两句话,常佳听懂了。

宋凡对蒋晓鲁干那档子恶心事儿,别人不知道,她可一直记在心里。

蒋晓鲁把头蹭在常佳颈窝,睫毛动了动,蹭的人痒痒。看着可怜,可说出来的话却恶狠狠的。

“我恨她,真的,找机会我非报仇不可。”

周围男男女女在吹着口哨,常佳揪着她耳朵大声喊:“你报仇?你能怎么报?要真有那胆儿就不至于拖到现在了!再说都这岁数的人了就别当小学生了,赶紧把那事儿忘了吧。”

蒋晓鲁哼哼:“忘不了,我有心理阴影了!这辈子忘不了!”

“我呸!”常佳掐着她腰,晃着她:“别老拿着那芝麻绿豆大的事儿恶心自己了,那放在当初,你是吃亏,放到现在你是占便宜了知道吗?您当谁都能大白天脱裤子给你看哪?”

蒋晓鲁被咯咯逗笑,一仰头,伴随着酒吧乱晃的灯光晃出颈间到胸口的一大片细腻肌肤。

恰逢音乐一个高潮——

欧美气息浓重的女声发出长长喘息。

常佳拍拍她,示意她先玩儿着:“我来电话了,去接一下啊。”

“去吧。”

蒋晓鲁漫无目的在池子里晃,黑发红唇的女人,被酒精熏染,面带陶醉笑意,释放了工作压力,像是贾宝玉误入太虚幻境,全浸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目光流转间带着风流媚骨。

忽然,她发现了目标。

然后冲过去,兴高采烈拉下那人的脖子。

来人下意识揽住她的腰,眼中尚未看清她是谁——

蒋晓鲁笑开了,开心仰头凑在那人耳边:“你也来玩儿啊?”

宁小诚皱眉,借灯光照一照,才看清楚是蒋晓鲁。

既是熟人,宁小诚也是个放得开的,自然就没有推开的道理,手,一直搭在蒋晓鲁腰上,温软在怀,任两人贴在一起。

他稍低头,唇贴在蒋晓鲁脸边,又很有分寸留了几厘米的距离,略高了些声音说道:“朋友开的地方,过来看看。”

蒋晓鲁笑意更浓,往后拉开两人距离,手也一直勾在小诚的脖子上。他和他说话得稍仰着头,温热馨软气息混合着薄荷味道:“那一起啊。”

宁小诚随性被她拉着往里走。

身后吴井停好车进来,看见宁小诚被人拉走一脸茫然:“他人缘儿这么好?现在这姑娘玩的也太开了。”

酒吧老板宋方淮也是无辜:“我不认识。”

宋方淮和宁小诚也是这两年才结下的交情,之前有笔钱在他手里打着“周转”的名义存着,说是帮他救急,实则是看中他的贼眼帮着投进股市赚点利润,一年期,日子到了,连本带利收回来,宋方淮正好把这笔款子投进酒吧。

他平常人不在这儿,跟着父母在外地很少回来,今天开业,自然要找宁小诚过来。

宁小诚本来也不太爱来这些地方,乱哄哄的,以前年轻图新鲜,这几年腻歪够了,你往那儿一坐,就看那一个个平常人模狗样,三杯酒下肚跟照妖镜似的原形毕露的脸,觉得很没意思。

可宋方淮请了,是要来坐一坐捧个场的。

就是没想到蒋晓鲁也是这好凑热闹的人。

常佳接了电话往回走,想去池子里找蒋晓鲁,眼睛看了一圈也没找到人,一回头,只见这小娘们儿搂个男人脖子,仰头不知道说什么。

男人还挺配合,微笑,低头,专注看着她。

常佳吸气,三两步走过去,照蒋晓鲁屁股狠狠一拍:“干什么呢?”

蒋晓鲁吓一跳,回头,随即笑开:“你回来了。”

常佳和宁小诚对视一眼,宁小诚问:“你朋友?”

“常佳,我最好的朋友。”蒋晓鲁拉着常佳介绍,很骄傲:“外交高翻。”

“哦——”宁小诚点点头,也没表现出多大的惊讶,熟稔问道:“学什么的。”

“葡萄牙。”常佳底气甚足。

宁小诚敷衍了一句:“人才。”

常佳不甘示弱:“客气。”

一来一往,常佳觉得宁小诚有点眼熟,猛地想起来那天在海鲜馆的事儿,指着他“哎”了一声。

“你不是那天——”

蒋晓鲁也感觉到常佳好像想起了什么,啪地一下打掉她指着宁小诚的手,冲她眨了下眼睛。

“是什么?”宁小诚疑惑看着两人。

“嗨,我认错了。”常佳反应极快,随便拈了个借口:“感觉你长的特像我一个高中同学。”

身后吴井双手揣着裤兜,闲闲探过来:“聊得还挺热乎?小诚,也不介绍介绍是谁。”

“管是谁呢,能碰上就是给我面子。”宋方淮很高兴:“来,反正都认识就一起坐吧。”

宋方淮请人把蒋晓鲁那桌并到之前里头留好的软厢,六七个人凑在一起,是真把气氛活跃起来了。

常佳趁机和蒋晓鲁低语:“老实交代,他是谁?”

“谁?”蒋晓鲁不敢直视常佳:“你说刚才那个穿蓝衣服的?我也不认识。”

“少来。”常佳锐利盯着她:“刚才跟你在一起那男的,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咱俩那天见过他?”

一个大男人,被别人看见砸人家鱼缸总是件糗事吧。蒋晓鲁虽然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就是潜意识里不想让宁小诚知道自己那天在场。

这女人还挺维护人家的面子。常佳冷哼:“就你心眼好!”

吴井一眼就瞄准了常佳,这姑娘个儿高,少说一米七五,短发,利索,衬衫塞进腰间,身段上佳。

可也不能初来乍到就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看,吴井找借口玩游戏,游戏玩儿的一点也不走心,石头剪子布,谁赢了谁问问题,不问隐私,就挑着刁钻你不知道的问,答不上来?一杯酒灌死你。

先期几个大老爷们都让着小姑娘,随她们问,问什么都装不知道,话一出口,一个个面露难色,认怂认输。

空了两个瓶子,吴井这厮有点酒精上头,兴奋起来,开始和常佳和蒋晓鲁斗智斗勇。

比如——

吴井:“曹操为什么姓曹?”

常佳:“他爸爸姓曹。”

“没文化了吧,亏您还是高材生。”吴井抄起酒瓶子给常佳倒酒,给她普及知识:“曹操原本姓夏侯,他爷爷为了升官发财,把他爸过继给了宫里一个姓曹的大太监,大太监权势滔天,凡是跟他沾边的东西都得跟他一个姓,所以啊,他爹叫曹嵩,他叫曹操。”

常佳认罚,可还是忿忿不平道:“你这是什么鬼问题!”

再来——

吴井笑眯眯看着蒋晓鲁:“妹妹,曹操为什么叫曹操?”

蒋晓鲁拄着脸莫名其妙:“你干嘛总和曹操过不去啊?”

“你就说你知不知道吧,刚才灌了我五杯。”吴井晃着手里的伏特加,在蒋晓鲁眼前转了三转:“我也不为难你。”

蒋晓鲁还算对三国挺有研究,她妈改嫁给老郑以后,郑和文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就是精装版四大名著,其意为好好读书,咱中国的文化不能丢。

蒋晓鲁那段时间等着上小学,性格内向又软弱,每天把自己反锁在小卧室里面也不愿意出去,没事儿就趴在床上看书。

她妈嫌她不懂事,训她:“也不知道怎么是这个蘑菇脾气,大字不认识几个天天躲在屋里,吃饭也不动地方,你倒是出来啊!”

蒋晓鲁急了,趴在门口反驳道:“字儿不认识我会看图!”

就这一句话把郑和文逗乐了,看出蒋晓鲁骨子里带着点男孩性子,心生喜欢,隔天下班又弄来了一套三国的小人书。

全都是带画儿的。

送给她的时候还很慈祥:“慢慢看,好好看,看完了郑叔再给你弄别的。”

蒋晓鲁就捧着这套小人书度过了整整一个夏天,看烦了,就拿张纸在上面画猴子,画张飞,画李逵。

无聊的时候连下面的注解都不放过。

所以还颇为自信,清咳两声,答道:

“操在古代有掌管权势的意思,他家里想让他当官,将来带兵打仗,所以叫曹操。”

吴井神秘摇摇手指:“错!”

“啊?”蒋晓鲁蹙眉,不服:“不可能。”

一旁的宁小诚笑意渐深,低着头不说话。

吴井也学着蒋晓鲁清了清嗓子,不疾不徐地道来:“曹操那当宦官的爷爷不能生育子嗣,生理有缺陷,这男人一旦生理上有问题心里多少都有点变态,于是就把他家那几口人的名字都改成了跟那事儿有关的。”

“你看啊。”吴井滔滔不绝,诱导着大家伙:“曹操他爷爷叫什么?”

吴井拿起蒋晓鲁一只手,在她手心里写了一个“疼”字,又问,“他爸爸呢?”

“曹嵩。”

蒋晓鲁已经明白吴井想干什么了。

话未等说完,蒋晓鲁猛地合上掌心,憋红了脸。

一个意味深长的历史笑话,在座几位已经乐出了声儿,吴井依旧漾着笑:“你看你急什么,我说这都是有科学依据,正了八经书里记载的。”

蒋晓鲁更加不忿:“你这是歪曲历史!”

“行了行了。”宁小诚这时打断吴井,从座位中倾身把蒋晓鲁的手从吴井手心儿里拉出来,解围道:“把你那一肚子流氓历史收起来吧,别看见姑娘就恨不得把初中看那点杂书全抖落了。”

吴井得意:“少装,论当流氓你是祖宗,我这点儿东西都是跟您学的。”

“来吧妹妹,愿赌服输。”吆喝着把酒杯倒满,吴井给蒋晓鲁劝酒:“刚才哄着你们开心,好歹你也意思一杯。”

蒋晓鲁很大方的喝了一杯,依然执着和吴井掰扯。

“你知道石景山为什么叫石景山吗?”

“因为有山呗。”

“错,因为当年唐僧取经被那王八甩进水里湿了经文,他们在那儿晾过经书,湿经湿经,就是这么来的。”

宁小诚坐在旁边宽容笑笑,就听,也不搭腔。

几个人天南地北什么不着边际就侃什么,最后吴井问:“咱俩说了这么半天,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路数。”

蒋晓鲁拄着腮帮子,扭头瞅着吴井,半天才答:“帮人理财的。”

这速度,显然是喝多了脑子有点木,还没反应过来。

“哟,现在这行不好干吧?”吴井很感兴趣,和蒋晓鲁攀谈起来:“都是各大银行放贷指着钱能生钱填利息的,现在真手里有点存款的谁敢放你们那儿投资。”

真有大手笔的,人家早在十年前就炒房产了,靠拆迁在家躺着数钱。现在干金融还能发家的,吴井嘴一努,指宁小诚的方向偷着跟蒋晓鲁说:“甜头都让这些王八蛋尝了。”

“你这一年,能捞个二三十万都算多。”

吴井的话说到蒋晓鲁心坎儿里去了,联想到本来下半年的肥肉让别人吃了,蒋晓鲁悲从中来,也不知道是碰了她哪根神经,她傻了吧几地坐在那儿不动了。

“哎。”吴井还跟哥们似的搂着蒋晓鲁,想趁她犯呆的时候多套两句话,在她旁边低语道:“你告诉我你那好姐们是干什么的?给透露点儿。”

宁小诚在旁边听,边听边抽烟打发时间,吴井油嘴滑舌看着不学无术,实际上鬼心思多着,前面跟蒋晓鲁铺垫那么多纯属废话,这才铺到正题上。

谁知。

这话问完,蒋晓鲁眼泪竟然唰地一下,两颗金豆豆直眉楞眼就掉下来了。

吴井吓坏了,怕担责任,赶紧蹿起来喊:“小诚!小诚!”

“赶紧看看你弄来这姑娘,别喝出什么毛病了吧?”

宁小诚一皱眉,闻声把烟头赶紧在烟灰缸里灭了。

把蒋晓鲁的脸往自己这边一掰——

回目录:《白杨往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2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3落花时节作者:阿耐 4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5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