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白杨往事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所属书籍: 白杨往事

宁家老太太,一把手,段瑞女士有话说。

婚礼之前,你们两个年轻人别往一块凑,让人说闲话。婚礼之后,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老太太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事儿也就气了一天,第二天就风风火火赶着操办大事小情,蒋晓鲁去她家里和她汇报婚礼上要穿的衣服时,段瑞还带着老花镜,正在核对记事本上的待办事项。

晓鲁是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人,这场典礼不想办的太隆重,也就没准备婚纱,只准备了两套礼服,一件白的,一件红的。

段瑞答应,还颇有风范地嘱咐,咱家里办的这一场,来的都是我跟你爸工作上的同事,老战友,还有家里亲戚,铺的不能太大,但是面子不能丢,你一辈子就这一次,你公司里要是有跟你拌蒜的,过不去的,大大方方请来,让他们看看咱家的排场,还能让我儿媳妇吃亏了不成?

这边,宁小诚也嫌他妈管的多,俩人独处时间本来就少,晚上段瑞又来了指示,要带他上门拜访一个亲戚,必须回家。

小诚唉声叹气在家里一箱一箱拎蒋晓鲁留下的行李,拎完,坐在客厅抽烟,和茶几上蒋晓鲁养的那只绿毛龟干瞪眼。

你看我?

看你怎么了?

你还看?

我就看。

行,明天办席拿你炖汤。

绿毛龟缩缩脖子,无声无息爬到水族箱的角落里主动面壁。

……

郑家。

“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蒋晓鲁坐在床头,一件一件叠着旧衣服:“都好了。”

“新的被子,床单,洗漱用品,拖鞋……”

“都准备了。”蒋晓鲁没等杜蕙心说完,打断了她。

“哦,好,好。”杜蕙心尴尬站在屋里,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抿唇在房间里这看看,那看看,又征求似的语气:“你那乌龟要不就别带走了吧。”

“也不知道小诚这孩子喜不喜欢,得勤着换水,你俩又那么忙……”

“不占多大空间。”蒋晓鲁低头看着衣服上的褶皱,上次和杜蕙心闹僵,母女间生分了很多,一句话都在肚子里斟酌好几遍,就怕说错了什么:“养了好多年,有感情了。”

养了好多年,有感情了——

房间内一阵沉默。

“和小诚爸妈都商量了,明天周六,在你郑叔他们单位下属一个对外营业的招待所,都是两家的亲属,也不办多大,就是这些人热闹热闹,早上八点,还是让你在家里出门,他们来接。”

蒋晓鲁终于抬头,注视着母亲:“我知道,这些事儿您都说好几遍了。”

“那就不说了……”杜蕙心自觉在房间里尴尬,用围裙擦着手:“你忙吧,我出去了。”

“妈。”蒋晓鲁在背后喊了她一声。

诚恳地,衷心地一声妈。

杜蕙心嘴唇发抖,不肯转身。

“我那天不该跟您那么说话。”蒋晓鲁站起来,“这么多年您把我养大,不容易,很多话轻了重了的,您原谅我。”

杜蕙心泪水蜿蜒而下,伤感摇着头:“是妈对不起你……妈对不起你……”

蒋晓鲁绕到母亲面前,说了这些天一直想说的话:“结婚这事儿是我不对,但是我不后悔。”

杜蕙心终于忍不住,搂过蒋晓鲁放声大哭,像是这么多年的委屈懊悔都要发泄出来:“晓鲁,你这是报复妈啊!”

“你怎么能这么……我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偏心,我总是惦记你妹妹多,忘了你过的好不好,可是妈……妈真的从来没觉得你是累赘,妈一直以你为傲。我晓鲁在外面闯荡,有本事,有出息,妈拿你当依靠,我怎么能不疼你……”杜蕙心恸哭,哭的懊悔不迭,伤心欲绝:“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晓鲁,我知道这句话说得晚了,但是妈真不舍得你就这么嫁人了。以前惦记你,让你相亲,妈是渴望你能嫁个好人,有个踏实稳定的生活,不是逼你出门,着急你妹妹……”

你嫁的越痛快,将来就越委屈。

杜蕙心含泪想起那天宁小诚来家里的画面,万事得体,又那样有礼貌,与郑和文在客厅聊天,什么话题都能侃侃而谈。

她生怕招待不周,准备了又准备,偏偏在饭桌上也没吃几口,席间他还问郑昕:“昕昕,上次听你姐说你要买车?”

郑昕一愣,心虚,以为宁小诚是来给她姐报仇的:“不不不,我不买了。”

小诚笑一笑:“想买什么车啊?”

郑昕瞟向她爸,她妈。

“嗨,你小诚哥问你你就说,别不吭声。”

郑昕报了一款型号,又立刻道:“我想好了,那车确实有点不合适,我打算上班以后挣了钱买台十几万的代步。”

小诚点头,顺裤兜摸出一把车钥匙,推过去:“我有台闲着的,开了一年多,嫌里头有点小,适合你们这些小姑娘,你先用着吧。”

全家都愣了。

蒋晓鲁放下筷子拦住:“你别——”

郑昕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不行,我不能要,我姐已经给我……”

“那是你姐的,这是我的,全当我送你改口了。”小诚不疾不徐道。

郑和文不许郑昕要,杜蕙心也不准。

“小诚,这怎么像话。”

“对对,哪有送么大礼的,郑昕不懂事儿,上回我都说过她了……”

小诚笑呵呵地,像乖儿子:“我跟晓鲁结婚都是一家人了,不用分的这么清,谁的都一样,郑昕也是我妹妹,出门在外别让她受委屈。”

看似拉近关系地一句话,实则戳在蒋晓鲁她妈妈的心口里。

偏偏小诚也会做人,那台车并不贵重,最终郑昕欢天喜地的收了,还兴高采烈叫了声“姐夫”。

就这一件事,杜蕙心连着失眠了两天。

杜蕙心红着眼睛说出担忧:“小诚妈妈在外厉害是出了名的,我怕你过的像妈一样,他现在越对你好,你将来就越要看人家的眼色。”

“妈,到现在您还把我当成一个附属品。”蒋晓鲁说话直:“我俩结婚不为了看谁的眼色,我跟您也不一样,小诚哥不是那种人,他给郑昕的,以后我找机会还。”

蒋晓鲁是个非常独立的人,她相信宁小诚是真疼自己才这么做的,可是家里的事情,她不会总让他替她担着。

杜蕙心好像忽然就老了,眼角皱纹加深,白头发也多了,喃喃自语:“夫妻之间相处啊……有难的地方,也有让你死心塌地的地方,小诚是个好孩子,妈不懂你们之间的事儿,只要你开心,你满意,我就高兴。”

杜蕙心蹒跚走出房门,又回头:“不管你信不信,当初带你走,是真怕你爸爸给你找个继母将来对你不好,我也从来没把你当累赘,跟你郑叔过日子,确实有我的难处,晓鲁……别恨妈,以前我忽略的,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会注意的。”

门轻轻关上,带着小心。

母女俩计较到现在这种局面,一声叹息。

……

第二天一早,有约定好的造型师上门给晓鲁化妆,换衣服。

一身洁白小拖尾的长裙,肩膀用了薄纱刺绣的纹理,头发松挽,再捧上一束新鲜的花,杜蕙心站在后面,始终微笑看着。

化完妆,都准备好了,蒋晓鲁回头对造型师说:“能帮我妈妈也化一下吗?”

杜蕙心很紧张,连连摆手:“我就不用了,一大把岁数,还能画的像你们小姑娘似的?”

“来吧——”蒋晓鲁把梳妆台让出来,推着杜蕙心坐下:“今天我结婚,总不能就这么去。”

自从有了两个孩子,杜蕙心已经很多年没这么打扮过了,岁月无形中夺走一个女人的青春,也夺走了昔日珍惜自己的心。

镜中的女人像年轻了十几岁,换上提早就为今天准备的衣服,蒋晓鲁轻轻拿了条项链给杜蕙心戴上。

母女俩在镜中对视,蒋晓鲁对杜蕙心甜甜笑了一下。

连郑和文都夸赞,这一收拾,有点像你当年带晓鲁来的样子,走在院儿里,给我这老脸增光。

小诚家的几个表兄弟姐妹也来帮忙,等到接人的时间,新郎官上楼,要谢别父母,敬茶敬烟。

晓鲁半蹲在茶几,端上一杯茶:“妈。”

又是一杯茶,两根烟,轻轻挪到茶几边上,郑和文紧张端坐,伸手迎了迎:“好,好。”

紧张等待——

蒋晓鲁安静地做了个深呼吸:“爸!”

“哎!”郑和文激动应下,竟掉了几滴眼泪。

大家群哄着两人上车,去上午典礼的招待所,化妆师趁众人下楼,要给蒋晓鲁补妆,卧室的门刚关上,就被宁小诚推开,手里还拎着西装外套,跟化妆师说:“不用补了,一会儿到了地方再说。”

化妆师一顿,看着坐在梳妆台前的新娘。

蒋晓鲁也镇定:“您先出去吧。”

门关上,卧室里只剩下蒋晓鲁有和宁小诚两个人,小诚叹气俯身,摸了摸蒋晓鲁的脸。

蒋晓鲁手勾在他脖子上,顺势站起来,忽然把脸埋在小诚脖颈里。

哭的压抑,难受,撕心裂肺。

小诚抱着她,让她乖巧贴在自己怀里,尽情发泄。

门外人听,只当新娘子舍不得家,这是难过哪。

可只有小诚知道,蒋晓鲁这是想她亲爸爸了。

之前他曾经找机会问过,她爸爸现在是健在还是去世,蒋晓鲁听完默了默,说,还在青岛,六十岁了。

小诚一听,又问,那咱俩这事儿请不请他来?要请,我联系那边的朋友送他过来,咱俩去机场接?

晓鲁难过摇头:“我妈说不请,从郑叔这儿走,到时候介绍两个爸爸,怕丢人。”

这是蒋晓鲁的家事,小诚不好给建议,只点头说:“那以后找机会我和你去青岛看他。”

刚才跪在那儿,敬了郑和文一杯茶,十几年第一次开口叫了声爸,蒋晓鲁看着平静,其实心里多难受,全被小诚看在眼里。

擦着眼泪,温柔哄着,哄了十多分钟,两个人才从里面出来。

车一路浩浩荡荡风风光光开到招待所。

宾客来了一大半,几个平常跟小诚亲近的人都在跑前跑后帮着准备,为了给蒋晓鲁惊喜,常佳也来了。

趁着蒋晓鲁去楼上补妆,宁小诚从裤兜摸出个东西,递给沈斯亮。

“你这玩意儿到底行不行啊?”

沈斯亮正摆弄着遥控器,叼着烟,注意力全在半空中嗡嗡作响的螺旋桨上:“我也不知道,好些年没用过了。”

小诚热的扯了扯衣领,和沈斯亮并排站在招待所院子的树荫里:“别回头掉人家桌上,那你可真给哥们长了大脸了。”

一颗闪亮亮的戒指挂到航模的肚子上,沈斯亮按了下按钮,飞机应声起飞,做了个回旋。

沈斯亮嘿了一声,蛮高兴:“还行,管用。”

这东西是他早逝的弟弟留下来的,以前还得过奖,今天是大场面,斯亮弟弟生前很尊重着小诚,小诚对他也好,把小航生前造的这航模拿出来派个用场,也算尽份心。

上午太阳大啊,沈斯亮被晃的直眯眼:“嚯——你这戒指可够大的。”

小诚静站着,微笑:“晓鲁实在,没什么大要求,身上那婚纱都是自己下了班买的,回来跟我说,还傻乐,像捡多大便宜。”

沈斯亮不做声,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几家欢喜几家愁啊。

“吴井那孙子装疯卖傻干什么呢?脑门儿上粘的不是桌上的喜字吗?”

“最近正追那姑娘呢,常佳,晓鲁朋友。”

有人匆匆出来招呼:“快,人都齐了要开场,新郎官——”

小诚赶紧站直,沈斯亮帮他系上衬衫扣儿,打好领带:“去吧,我们在门口给你守着。”

今天来的都是长辈,这些来帮忙的孩子不上桌,帮着干点体力活,等礼成就走了。

司仪是老宁请单位里年轻的宣传干事,专门负责这个的,音乐一响,在座的老老少少鼓掌。

婚礼进程在司仪欢快的声音中一样一样办着,没有那么些花招儿,新娘新郎站在台上让人当猴儿看,忒傻,简单两句,正要给双方家长敬酒的时候。

“如果这杯酒喝完,大家都没有异议,那么恭喜二位,从此喜结连理……”

“等会儿——”忽然门口响起一道不合时宜的男声,声音洪亮,铿锵有力:“我有异议。”

众人惊讶,双方父母脸色一变,全体回头。

只见李潮灿穿着警服,带着一帮人,少说也有六七个,乌泱泱从门口闯进来。

好大的气势。

吴井和沈斯亮他们这些死党站在门口,纷纷不动声色扔了烟头,也往外簇拥。

两伙人马,双方对垒,一伙要进来,一伙堵在门口,彼此虎视眈眈。

婚礼现场忽然风起云涌。

小诚站在台上,微笑着。

李潮灿。

你这是要闹场子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白杨往事 > 第二十二章
回目录:《白杨往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作者:君子以泽 2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3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4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5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