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白杨往事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所属书籍: 白杨往事

“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现在的酒吧,早就不是以前苏西黄的年代了。没了糜烂情调,都是充满了小资情怀的吉他音和小阁楼。

后海晚风温柔。

垂柳满岸,坐水观山。

酒吧前门外,长长的绕岸栏杆,两个人站在树下。

华康笑意盎然欣赏着这里的景色,由衷感慨:“北京与香港不同。”

蒋晓鲁莞尔:“是。”

“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在想辞职吧。”华康一语道破,沉吟良久;“晓鲁,我为我那天的鲁莽行为向你道歉,请你原谅一个四十几岁男人对你的野心。”

蒋晓鲁低眉一笑,并没应答。

还是提起了那天晚上在酒店的事情,彼此心照不宣。

“我当你的沉默是已经接受了我的道歉。”华康叹息,“我不得不承认,看到你的简历时我也很意外,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蒋晓鲁说话很直白:“如果事先知道是你在背后注资,我一定不会来。”她也坦然相告:“那种无形中被人关照且自以为是的关照,感觉太差了。”

她靠在湖边:“华总,你总是很喜欢这样出其不意的给人惊喜吗?”

华康对她话中不悦视而不见,笑笑:“晓鲁,一个成熟理智的人,是应该抛弃情感因素,为自己考虑的。”他试着说服她:“不瞒你说,我很早之前就有在大陆开展业务的打算,早在很久之前我和你说过,我正着手一个计划案,也邀请过你。”

“如果你的能力能够匹敌你现在的工作岗位和报酬,你是不会有被关照的感觉的,说到底,还是不够自信,不够在我面前自信。”

蒋晓鲁低咒:“我为什么要在你面前证明自己……”

“别急着打断我。”华康悠悠,望着微风拂过波澜水面:“晓鲁,我不是挽留你,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有一个很好施展自己才能,或者锻炼自己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

“元升这单做成,公司里每个人是能按利润得到分成的,相应你也会为自己的付出得到回报。在此期间,我也不会给你任何的关照,我也不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彼此认识,我是个很讨厌扯上私人关系来谈生意的。”华康摊手:“做成了,你得到一笔数目客观的报酬,去留由你;失败了,你离职,我也会辞退你,另谋出路。”

华康犀利注视着她:“人为什么不能够坦荡一些呢,为钱也好,为利也罢,不要谈那些虚情假意的关系,或者——”

“你拒绝我,我当你心里对我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不敢面对我。”

蒋晓鲁觉得这话很荒唐:“我有什么可不敢面对……”

“那就答应我。”华康提高声音,面色严肃:“至少你跟公司签署了为期三年的劳务合同,毁约是要面临赔偿的。”

一笔数目巨大的利润。

对蒋晓鲁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

她不物质,但是确实渴望通过钱来证明自己,让自己更有安全感。

长时间的对视,内心剧烈的挣扎。

华康温润的眼神,她极具攻击性的保护戒备心。

良久——

蒋晓鲁伸手:“成交。”

华康爽朗大笑,短暂回握:“进去吧,不要让人误会我们。”

这是他邀请她的第三次,在第三次,她终于没有拒绝自己。

华康很高兴看到了蒋晓鲁的成长。

夜风习习,杨柳浮动,醉人心怀。

酒吧外有个女孩在抱着吉他轻声唱歌,坐在高脚凳上,闭着眼,一把温柔低沉的嗓音。

“后海夜晚的晚风,吹散你的忧愁

红墙绿柳沾细雨,藏着他的回眸

让我感到不舍的,是京城的温柔

听潭柘寺的时钟,看钓鱼台的秋

颐和园香山和鼓楼,怎么也走不够

在这座大大的城市里,到处都是回忆

北京忘不了的只有你

……”

蒋晓鲁忽感哽咽,心中被某天记忆触动。

她此时此刻特别想念宁小诚。

车在路上行驶,带着强烈归家的冲动。

手机一遍一遍响着,常佳怒问:“都几点了你还不回来?”

“我回家。”蒋晓鲁脸颊微红,语气也很急,带着某种期盼。

常佳惊讶:“怎么忽然想通了?”

“嗯,想通了。”蒋晓鲁又重复了一遍,摘了耳机。

“你别是干了什么亏心事儿吧……”

常佳话没说完,就听到断线提醒,一时无语。

密码连着输入两次,因为过于急切,输错了一次,滴滴两声,门应声而开。

宁小诚在厨房里不知道在干什么,水龙头哗啦啦地响着,孤孤单单背对着她,始终低着头,很认真,似乎没听见她回来。

蒋晓鲁鼻子一酸,眼眶发热。

他大多数时间都是这样的。

好像习惯了做什么都是一个人。

她不理他,他也不着急,就这么等。

她怎么能还真正期盼着他能主动来呢。

蒋晓鲁不知道这么无条件的等待还能维持多久。

也许有一天他烦了,倦了,两个人就真的到此为止了。

在一段婚姻中,总是要有一个人先主动的。

蒋晓鲁心中被满满的歉疚和忐忑包围,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忽地冲过去从身后抱住他,脸蛋蹭在他背上,触感温暖。

蒋晓鲁瓮声瓮气,没头没脑地说:“对不起。”

宁小诚手一抖,后背颤三颤。

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晓鲁?”

他想直起身来,腰间抱着他的手臂更紧,蒋晓鲁执拗地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宁小诚失笑:“我手脏。”

“喏,给你洗干净。”她从他身后拧开水龙头,认真帮他冲着,就是不肯松开。

软软地手儿攥着他,仔仔细细的掰开他的手指,最后变成强行与他十指紧扣。

“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呢?洗碗?”

“还洗出习惯了。”小诚低笑:“给你那王八换换水,再不换死了。”

蒋晓鲁蹙眉:“跟你说了多少次,它是乌龟,有灵性的,别总王八王八的,这么说它会不高兴。”

宁小诚仰起头,微微挺直了腰板:“你先放开,这样我怎么转过来啊。”

“那天你去接我,怎么不下车呢。”蒋晓鲁不肯,委屈地问:“你要下车了,我就跟你走了。”

宁小诚讶异:“你看见我了?”

“嗯。”她抱着他,用力点点头。

他坐在车里,看着她,车窗露出一条缝,烟头明灭,飘出淡淡的烟雾。

她和常佳笑嘻嘻上楼,她还故意拖了几十秒。

“呵——”宁小诚无奈舔舔嘴角:“看你跟常佳玩儿那么开心,没舍得。”

“放屁。”蒋晓鲁鼻塞:“你就是爱面子,才不是不舍得。你生气我去跟她泡夜店对不对?”

“唉……”惆怅的抬起头,下巴磕在宁小诚肩胛骨,嘴唇若有似无蹭在他衣服上,脖颈上,留下鲜艳唇印,蒋晓鲁呵气如兰:“你那么爱面子,活该娶不到老婆。以前我妈总说男人过了三十多岁要是没成过家,也没女朋友,多半他这人有特性。”

“不是被女人伤了,就是太拿自己当回事儿,才不是什么优质单身钻石王老五。我不信啊,现在淌了这趟浑水才知道,我妈说的是真的。”

宁小诚笑一笑,对她故意撩拨视而不见,顺势问:“你妈还教你什么了?”

“我妈啊……”蒋晓鲁手沿着他衣服下摆探进去,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我妈还说人要学会适时低头,给个台阶就要下,你既然嫁了,就来不及后悔了,互相折磨呗。我才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就闹得翻天覆地,我也不傻,跟你离了,你接着去祸害别的姑娘,我怎么办?再说了,不济你还比别人强点,有点小钱,身体还算健康——”手上力气加重,宁小诚倒抽一口冷气,头皮发麻。

蒋晓鲁恶作剧的得逞,咯咯直笑。

“你还真他妈能编。”宁小诚脚一旋,反客为主,把蒋晓鲁咚地一下抵在厨房的台面上,力气天大:“钱这东西有风险,身体健不健康可也说不定……”

蒋晓鲁痛的蹙起眉:“呀!”

“你弄疼我了。”她瞪着他,娇气抱怨。

宁小诚短促笑了一下,眼神讥诮:“别装了,走走心。”

他手一直垫在她腰后,压根磕不着。

客厅的灯关着,只留了厨房一盏,两个人身体几近的压着对方,深刻注视。

蒋晓鲁的瞳仁亮晶晶的,倒映出来的影子里只有他。

“我晚上和人应酬,忽然想起沈斯亮和霍皙,想起你从医院出来牵着我在大街上走,你知道吗,我特别怕咱们两个也这样,谁都不说,谁也不肯先迈出第一步。”

“你知道我不是因为李潮灿才跟你发脾气。”她抱着他,终于告饶:“我生气你对别的女人好,我就是吃醋,是嫉妒。你从来没对我那么好过——”

蒋晓鲁控诉他:“我要的不是你像哄小猫小狗似的对我好,我不是你捡回来的流浪宠物,我也想你对我生气,因为我吃醋,我是个活生生的人。”

宁小诚低应:“我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蒋晓鲁心急地掰着他的头,心里痒痒挠似的,主动吻上他:“你不了解我……一点也不……”

他亦回吻,暴力撕咬着她的嘴唇,终于卸下强装淡定冷静。

“晓鲁……”宁小诚的手温柔插进她的头发里,粗鲁拽断蒋晓鲁盘在脑后的发髻,随手揉乱。

他也不喜欢她以工作面孔来看着自己,冷目相对,像谈一桩生意,那是她看着外人的。

“你是我的。”

“我是我自己的,不被任何人做决定。”她乖顺承受着,还不忘为自己扳回一局:“可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谁也抢不走,我能蹬了你,但你不能扔了我。”

一个满嘴情话的蒋晓鲁啊……

一个会说甜言蜜语,习惯与人坦诚相对蒋晓鲁……

一个霸道,贪心,自私,重情重欲的蒋晓鲁……

认了,认了。

……

某处别墅区内,二楼灯光微弱。

郑昕辗转反侧,她忽然想起一件事,觉得很蹊跷,翻身几次,终于挣扎着坐起来,一把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

“不行,我得给我姐夫打个电话。”

旁边安静呼吸的男人终于睁开眼,一张斯文清俊面孔:“凌晨一点半,你要在我的床上给你姐夫打电话?”

郑昕一愣,抓抓头发:“好像确实不太合适……”

“你有什么话非得这个时候跟他说?”

郑昕抱着被子:“我怀疑我姐怀孕了,而且她应该不想要。”说完,郑昕鬼机灵,仔细回忆了一下和蒋晓鲁的对话细节,更肯定了:“对,她肯定是不想要,要不不会那么问我的。”

“如果不想要,应该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你这样冒失告诉她丈夫,不是无形中给他们增加矛盾吗。”

郑昕苦恼:“……也对。”

“你能确定她是真怀孕了?她自己跟你说的?”

“我猜的啊。”

一声无奈叹息:“你快点睡觉吧,明天不用起早?”

躺下没几分钟,郑昕又不甘心坐起来,瞪着枕边人:“可是好好的为什么不要呢?小孩儿多可爱啊。”

诡异沉默。

“郑昕,我已经尽我最大限度忍耐你了,别得寸进尺。”

郑昕恍若未闻,低头喃喃:“我不想让我姐走我的路,太痛苦了。这是一辈子的事情。”

男人忍无可忍,一把掀开被子糊到她头上:“你下半辈子还没指望呢,先考虑考虑你自己吧。”

……

蒋晓鲁双目失神,久久不动。

过了会儿,她被一只手捞起来,细致套上一件男款衬衫,纽扣一颗一颗扣好。

蒋晓鲁片刻嘤咛,在男人肩头推了一把,又重重仰回去。

一场淋漓情事尽,除却沉浸在须臾之欢以外,这个男人真正让你感动的,是他永远记得在你毫无保留时为你穿一件衣。

蒋晓鲁换了个姿势躺进宁小诚怀里,头发松软,闷闷唤他:“小诚哥。”

“嗯。”

“谢谢你。”

宁小诚扯了扯嘴角:“那药,以后别吃了。”

蒋晓鲁闭上眼睛,在他怀里重重点头:“好。”

“你给我点时间。”

“行。”

我也只要这一点时间。

天光渐明,彼此温存过后,躺在床上,各怀无尽野心。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白杨往事 > 第四十五章
回目录:《白杨往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你若盛开作者:沉闇 2云中歌3 3南风入我怀作者:酒小七 4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5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