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章

所属书籍: 白杨往事

蒋晓鲁这趟去沈阳,不单单是出差,更主要的目的是相亲。

她今年二十六眼看奔着二十七就去了,一直没谈对象,虽然平常忙工作说是没时间,可总不能一直不考虑。

蒋晓鲁不在意,可她妈一直惦记在心里。

谁都知道,蒋晓鲁是重组家庭,妈妈带着她改嫁到北京跟着继父一起生活。郑和文待晓鲁一直很好,比亲爹一点不差,当年为了让她念个离家近一点的好学校,跑户籍,托人情找关系,无不鞍前马后,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

所以晓鲁她妈近期无意跟郑和文念叨了几次,郑和文也一直留心着。

原来郑和文手下有个兵,他很器重,后来因为工作调动,一晃好多年没见,前阵子开大会,那个兵作为代表来参加大会,已经成了沈阳某区的正营级干部。

年纪比晓鲁大了几岁,也算般配。

郑和文跟她说这事儿的时候带着商量口吻,戴着老花镜:“晓鲁,你去看看,反正也是顺路,我让他去机场或者车站接你。要是感觉好,就留个联系方式多谈一谈,要是感觉不好,就当多个朋友,小伙子我看着长大的,行的端坐得正,人品有保障。”

这件事情要是蒋晓鲁她妈跟她说,她一准儿不乐意,可换成了郑和文,就让晓鲁没法拒绝了。

蒋晓鲁对郑和文这个继父很尊重,听完,应了。

蒋晓鲁走了以后,杜蕙心夸他:“老郑,你别说,这么多年,晓鲁还真就听你的话。”

郑和文不咸不淡翻了页书,推推老花镜:“晓鲁就是嘴不饶人,跟你挺像,但实际上其实心里软,也懂事,你总是对她没什么耐心。”

杜蕙心在厨房洗洗涮涮,脱口而出:“嗨,这孩子心里软,跟他爸一个毛病。”

说完,杜蕙心忽然意识到自己口误,脸上红了一阵儿,没再说话。

郑和文安静看完一页书,才悠悠叹气:“这孩子啊,还是拿我当个外人。”

要是自己的亲闺女,哪有跟当爹的这么生分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耍点小脾气,不遮不掩,那才是真贴心。

杜蕙心低头忙着自己手上的家务,半天才移开话题:“昕昕这周从学校回来,明儿你休息,起早咱俩去给她买点海鲜?她爱吃虾。”

郑和文语气缓和很多:“行。起早就去。让晓鲁也回来吃中午饭吧,她们姐俩好长时间没见着面了。”

杜蕙心心里一松,明显愉悦起来:“不用管她,她爱在外面就让她忙,姐俩一见面,嘴上总拌蒜。”

……

蒋晓鲁作为客户经理,出差是可以报销来回航班的,但是最近这阵儿不行,蒋晓鲁所在部门老大,跟人事总监是恋人关系,前阵子不知道什么原因闹僵了,蒋晓鲁老大一气之下主动去上海述职,留下蒋晓鲁之流备受荼毒叫苦不迭。

蒋晓鲁拿着快递上门的高铁票闯进沈科办公室,手啪的一声拍在办公桌上,对他虎视眈眈。

沈科习以为常,垂了垂眼,一推眼镜:“新美甲?很好看,哪里做的?”

“少来!”蒋晓鲁高跟鞋勾住椅子,腿一屈,威风凛凛坐在沈科对面:“高铁就算了,二等座?二等座?”

沈科似乎每天都在面临这样的问题,如山稳坐在办公桌后面,任你天打雷劈,老子就是一动不动。

“一等座都卖完了,没抢上。”

蒋晓鲁深吸口气,两只手轻轻搭在一起,和沈科摆出长谈的架势:“上个月,二部李副总去长沙,头等舱,这个月,采办何总去三亚,商务舱,上周星期二,宋总那小蜜去成都旅游,你们上赶着抢航班买机票,到我们三部,火车硬卧,高铁软座,沈科,你不能学着你们总监这么欺负人。”

沈科绷不住了,干咳一声:“奶奶,不是我不给你买,不信你问问,昨天我连航班信息都要发给你了,谁知道赶得不巧让我们老大抓我个现行,就这一回,一回,我求求你给我个面子。”

“三十八岁还没结婚的妇女,跟老周谈了这么多年没个结果,心里多多少少有点问题,你别跟她一般见识,纯属借题发挥,过了这几天就好了。”

“我保证。”沈科信誓旦旦伸出三根手指来发誓。

蒋晓鲁如同老僧入定,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沈科认栽,很是头疼:“那你还想怎么着啊?要不我自己掏钱给你重新订。”

蒋晓鲁指着公差单,伸出一只手比划个五:“加五十。”

沈科:“啊?”

蒋晓鲁气呼呼站起来,妥协:“坐高铁你不吃午饭吗!”

沈科痛快一拍桌子:“晓鲁姐,讲究!”

第二天,蒋晓鲁在咣当咣当的高铁上捧着四十五块钱盒饭大快朵颐的时候,手机朋友圈里显示最新一条消息,是郑昕发的。

“今天回家,老妈给我做了超多好吃的。(星星眼)(星星眼)”

蒋晓鲁点开照片看了看,冷笑,关了随手扔在一边。

火车下午三点到达沈阳,一下车,十分准时进来一条短信。

一个陌生号码。

“晓鲁你好,我是姜孟,在出站口等你,我穿着黑色夹克,如果没找到我不要急,按照号码及时联系,我去找你。”

姜孟。

郑和文之前说好给她介绍的那位军人。

蒋晓鲁出了车站,心想满大街都是穿黑衣服,我上哪儿找你啊?正低头翻号码,身后有人拍拍她的肩。

她一回头。

姜孟站在她身后,略显拘谨,个子很高,笔挺地像一棵树,朝她腼腆微笑:“蒋晓鲁?”

蒋晓鲁愣了两秒,点点头:“啊。”

姜孟的车是一辆大众款家庭SUV,今年三十四岁,老家在山东,当兵十六年,因为没结婚,部队家属楼紧张,所以迟迟没申请住房。家里老爸老妈健在,身体都很好,他有个姐姐,一直在山东帮忙照顾。

这些,都是两个人一起吃晚饭的时候聊起来的。

军人说话直来直去,不绕弯子。姜孟这个人又实在,我今天见你,就是来相亲的,所以不耍花架子,情况简明扼要介绍一遍,同不同意,完全在你。

到最后,姜孟对蒋晓鲁憨厚地说,咱可能过不了那种大富大贵的日子,但是普通老百姓的小康生活,一定没问题。

这边,郑和文从晚上六点等到七点,七点等到八点,心里始终记挂着姜孟那头跟蒋晓鲁的情况,终于等到八点一刻,家里电话响了。

郑和文接起来:“喂?小姜吗?”

蒋晓鲁她妈赶紧擦擦手端着水果出来,紧张坐在身边,静静听着。

电话那端的人一直在说,偶尔郑和文会问上几句。

“你送她回去的?”

“感觉怎么样?”

“是的,晓鲁有的时候是这样。”

最后。

“嗯,好,我和她妈妈希望你能常来家里坐坐。”

伴随着一声很有底气的“首长再见”,结束了这通电话。

“怎么样?谈的怎么样?”

郑和文放下电话,一叹气:“谈的……倒是不错,晓鲁也去了,也没说什么,就说以后会常联系。我估计,是没看上?”

杜蕙心有点不满:“我们晓鲁也不差什么,他还没看上?”

屋里躺在床上玩手机的郑昕听见对话,一跃而起,蹬蹬蹬跑到门口:“妈,爸,你俩给蒋晓鲁介绍男朋友啦?”

杜蕙心嗔怪瞪了小女儿一眼:“怎么说话,没大没小。”

郑昕一脸八卦坐到杜蕙心身边,啃了口苹果:“我姐今年都二十六了,也该找了。怎么,是介绍的男方没相中吗?”

杜蕙心也愁:“现在年轻人都挑,我们当老的看着合适,你说偏偏他们就觉得不行。”

郑和文摇摇头:“孩子们心气儿都高,不合适也不能硬往一块儿拉。”

电话里姜孟说的原话是:“老领导,晓鲁人很好,但是我不敢高攀,居家过日子就想找个朴实本分的媳妇,要是晓鲁真跟了我,委屈她了。”

所以压根不是蒋晓鲁没看上姜孟,是姜孟见了蒋晓鲁一面,就知道俩人压根不合适。

郑昕若有所思:“我们学校有好多单身男生,要不给我姐介绍一个?”

杜蕙心点了点郑昕的脑瓜:“越说越不上道。”

郑昕幸灾乐祸,忽地想到自己,偷偷跟杜蕙心道:“妈,上回我跟您说的事儿,你别忘了。”

杜蕙心神色一滞,郑和文机警察觉到母女二人之间有秘密,鹰眼瞥向女儿:“什么事非得跟你妈说?”

郑昕支支吾吾:“那个……就是我跟我妈之间的秘密,你别打听。”

说完,又去果盘里捞了一串葡萄,蹬蹬蹬跑回了自己房间。

……

郑昕是个八卦传播爱好者,尤其是她姐姐蒋晓鲁的八卦。

姐妹俩同母不同父,年龄隔着俩代沟,关系十分微妙,说是一家人,郑昕是郑和文独女,从小娇生惯养,母亲杜蕙心指着这个女儿在郑家能抬起头,更是宠爱。

所以郑昕总是有种优越感。

小时候跟蒋晓鲁大架小架无数,最常说的是,你又不是我姐姐。你又不是跟我一个爸爸的。要说不是一家人,蒋晓鲁对郑昕也还挺好,以前上学兜里有一块钱零花钱能给郑昕花八毛买冰棍。

后来长大了,郑昕在自己的姐妹圈偶尔抱怨,别人要是应和着说蒋晓鲁坏话,郑昕还不爱听,说翻脸就翻脸。

郑昕先是把蒋晓鲁去沈阳相亲的事儿说给了自己男朋友,男朋友又无意说给了自己那帮富二代的朋友,人传人,最后传到宁小诚这儿,事情已经从蒋晓鲁去沈阳出差家里安排着去相了男朋友演变成蒋晓鲁恨嫁自己不远千里坐火车去沈阳相亲的戏码。

跟宁小诚说这事的人叫陈泓,待嫁男青年一枚,遍地撒网,消息灵通,方圆几里但凡是个看得上眼且还没嫁人的姑娘,就没有他不惦记的。

当然在场的,也没几个人把这事当真,聊天无意提起,就接着这个话题聊了几句。

大下午的,茶馆里落地窗暖洋洋洒进来一屋子太阳,一帮闲来无事的祖宗们寻着舒服的地方窝着,抽烟,喝茶。

“晓鲁那丫头不错,盘儿亮条儿顺,打那年咱们一起洗澡回来看见她那回,我就知道她肯定错不了。”陈泓一只手搭在椅背上,一只手玩儿着茶杯。

有人忘事:“哪回?”

陈泓也回忆了一下:“前年还是大前年,你,我,小诚,斯亮,咱一共四个人去前头澡堂子洗澡,回来路过她家门口,晓鲁在那儿等人,我眼神不好没看出来,咱跟她关系也不熟,那么多年没见哪还认得清,斯亮怂恿我上去问电话号码,结果走近了才发现是她,面子都丢没了。”

那天的画面,陈泓印象深刻。四月份刚开春,春风料峭,万物复苏。

那天,蒋晓鲁倚在家门口的石墩墩上,正低头玩手机。

那天北京湛蓝蓝的天,她穿了件亮堂堂的姜黄色高领毛衫,低腰牛仔喇叭裤,紧身的毛衫裹着她盈盈细腰,衬着她高高的胸脯,牛仔裤的低腰卡在胯上,双腿修长。小脸上卡着一副琥珀色的圆墨镜,蛮有九十年代舞厅画报里摩登女郎的风格。

虽然夸张,但是有味儿。不着调,又透着随性。

陈泓后悔啊,那时候怎么就没把握住机会呢,凑上去发现是她,自己讪的话都不会说了,二了吧唧上去摸摸人家头,说了句“晓鲁都长这么大了”,然后转身就跑。剩下斯亮和小诚他们勾肩搭背捡乐子。

有人将他:“你那么后悔,怎么不接着啊。”

“说是这么说,其实蒋晓鲁那条件不太好找。”陈泓弹了弹烟灰,闲来无事,分析情况:“她家里为什么想给她介绍个沈阳的对象,我估计啊,是想让她嫁出去,要是真看对眼了,晓鲁肯定随军,搬到外地。”

“将来把女婿弄到北京来也说不定啊,怎么偏偏就晓鲁去沈阳呢?”

陈泓嗤笑一声:“不可能。”

“这两年她爸不如从前了,从沈阳往这调个官儿,别说得过多少人的手,就是他亲女婿也且费功夫着。而且我听说这阵儿曹小飞跟郑昕闹着要结婚,晓鲁当姐姐的没嫁,哪有当妹妹先出门的道理,俩人差着好几岁呢。”

“郑昕今年才多大?有二十吗?”众人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这些孩子还真敢作,他们这些老光棍还没说上媳妇,一个一个的,毛都没长齐就敢嚷嚷着要成家。

陈泓惋惜地摇摇头:“不知道,别人家的官司,多大咱也管不着。”

转眼,陈泓就换了话题:“小诚,我跟你说那事儿,你好好考虑考虑。”

宁小诚坐在陈泓对面,穿着随意的灰色圆领衫,稍一点头,应下:“行。”

“我看你换车了,之前那个呢?”

小诚拿起壶添了杯茶:“上个月在家门口让人碰了一下,修完一直没拿,先扔着吧。”

这就是男人,视觉动物,甭管那是多漂亮多勾人魂魄的姑娘,谈起来的时候津津有味兴致盎然,真正谈起他们自己事儿,转眼就云淡风轻地忘了。

“晚上一起打牌?”有人提议道。

小诚站起来,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和手机:“你们玩,别等我,一会儿有事。”

“能有多大的事儿,你一天除了睡觉没大事儿。”

宁小诚拍了拍陈泓肩膀:“上回吴井牵线介绍了两个信托公司的人,结果饭没吃成,让我搅合了,这回人家又约我去他公司看看,总躲着,怎么说也说不过去。不能驳了吴井的面子。”

“我先去搂一眼,尽量早回。”

宁小诚砸人家饭店这事儿早就人尽皆知,彼此心照不宣的坏笑着。

小诚也跟着笑,按了一下遥控器,停在外面的跑车车灯应声亮了两下,他手一挥,跟他们招呼了一声。

“走了啊。”

回目录:《白杨往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2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3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4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5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