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紫川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二章 相依相守

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二章 相依相守

所属书籍: 紫川

    人类从没有如此感到危机,也从未有站在如此的高度来思考!,所有的人类,不分国别与民族,都是一个整体。当一个种族面临生存死亡的危机时,国家间的分歧和摩擦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可以预料,在对魔族战争中,家族的东部领土将成为抵抗魔族的主战场。善于这种形势,把东部各省驻军组建成具有统一指挥机构的东部军团势在必行。军务处提出建议,新组建的东南军团兵力包括东南各省驻军、从西南调回的黑旗军、从西北调回的边防军。

    无形之中,东南军成为了紫川家兵力最为雄厚的大军区,承担着阻挡魔阻前进的艰巨任务,这要求东南军团的司夸长宫必须是个非常优秀且能担当重任的将领。而紫川家的重将中,斯特林在军务处和中央军两头忙,帝林任了监察总长职务,紫川秀去了远东,明辉老打败仗,担任如此重任显然不合适,紫川参星打算把他派回西北去,还是当边防军统领。

    当然,此时的边防军己经和彼时的边防军是太不相同j,精锐兵力都给新徂建的东南军抽空了,大家估计明辉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流风霜端冼脚水了。

    有能力的抽不开身,抽得开身的没能力,一时间,大家竟想不到一个各适的人选来。

    眼看这竟成了一个难题,紫川秀不得不出声了:“我看,新组建的东南军军团长由斯特林担任最为合适。”

    “紫川阁下,斯特林阁下无论忠、勇、义、谋都是一等一的人才,但是他巳经身兼了中央军和军务处工作,实在不能分身了。”

    “这很简卑,”紫川秀说:“斯特林辞去中央军统领职务,以东南军统领身份兼任军务处长处长。战争期间。军务处设在第一绒,这有利于更高效地指挥。”

    罗明海冷冷说:“但是中央军怎么办?中央军拱卫京畿,同样的责任重大。若是这个职务落利了某些暗藏野心的不轨之徙手中,那麻烦就很大了!”他猜想,繁川秀肯定是想提议由帝林出任中央军统领一职。这三个家伙同声联气,让他们把兵权都抓住了,若是某天造起反来,谁能压得下去?

    繁川秀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总统领太人不必担心。我提的人选绝对是忠诚可靠地。我建议,由紫川宁殿下亲自担任中央军统领一职。”

    举座震惊。

    紫川宁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紫川秀。等大家的目光都聚到她身上时候,她才意识到刚才并非幻觉。还没等她推辞,紫川参星己经大声叫好了:“阿秀统领的建议非常好!我赞同!”

    既然总长殿下都同意了,那大家还有什自好说。只有哥跚不识相地争了两句:“宁殿下天资聪睿,但她没有军旅经验,首次就统管一个大军区是否过于冒失?”

    总长毫不客气地把她顶了回去:“正是因为没有经验才需要学习嘛!好了好了。哥跚,祢不要说了,祢可以保留意见,但是大家的时间都是很珍贵的,祢可以会后找我私下沟通。”

    会议很快就结束了,紫川秀和斯特林快步走出总长府。

    “秀统领,请留步!”背后传来了清脆的女声,一个俏丽少女小跑着追着紫川秀出采。

    两位统领都站住了。斯特林看着小跑过来的繁川宁,又看看紫川秀,笑吟吟地说:“阿秀,我先走了,你和宁小姐慢慢谈。”

    “你忘了吗?我还得乘你的马车回去呢。”紫川秀冷冷地说:“用不了多少时间。很快的。”

    他地语调中有一种冰冷无情的味道,斯特林诧异地望着他。

    “秀统领!”繁川宁已经来到了面前,她轻轻喘气,脸上有点微红:“能耽误你一点时间吗?我想跟你说句话。”

    繁川秀彬彬有礼地问好:“宁小姐安好‘找下官有何吩咐?”

    紫川宁怔怔地望着他,欲言又止。

    斯特林马上出声说:“宁小姐,失礼一下,我还有事,先告退了。”不等紫川秀挽留,他大步地向门口走去,任凭紫川秀在后面叫也不肯停步。

    两人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又把目光收回看着对方。

    看到紫川宁那秀丽的客颜,想到曾经那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紫川秀只觉心潮澎湃,不由出声问道:“祢,还好吗?”

    紫川宁低声说:“陪我走走好吗?”

    街灯初亮的夜晚,街道上飘散着蒙蒙的雨雾,吹面不寒的春风。

    中央大街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一派繁华景象。一对俊男美女走在街上吸引了路人地目光,男子身穿黑色骑兵斗篷,俊朗潇洒,英气逼人,女子身穿白色风衣,眉目如画,乞质高稚,婷婷玉立。过往路人无不对他们投以艳羡的目光。

    走了很长一段路,紫川秀还是忍不住开口了:“祢找我,是因为马维的事吧?”

    “马维?”紫川宁蹙起了秀眉,眼中流露出迷茫,摇摇头:“这个人,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他企固暗杀你吧?军务处向我通报了,我没料到他是这么坏的一个人。”

    马维暗杀自己,紫川秀倒不觉得如何大逆不道。自己将马家杀得血流成河,马维优幸逃脱,他要报复那是很自然的。

    “阿宁,祢能认出他的真面目,那是最好。他所作所为的坏事并不仅仅如此,祢如果对他倾注感情,他不值得祢这样。”

    “我知道他不是好人。”繁川宁语气中有种淡淡地忧愁:“他是黑道的枭雄。你不说我也猜得出,他身上一定有很多血债。”

    紫川秀苦笑:“阿宁,明知道这样祢还写信来为他求情?祢令我很恼火啊!”

    “因为,他对我好啊!”紫川宁怅然地接住了一片叶子,看着叶子上浅黄色的纹路,她清晰地把话又重复了一遍:“阿秀哥哥啊,女孩子是很脆弱的。我们很容易动摇和犹豫的。我不能像你那自坚强,你与魔族战斗,保卫祖国毫无恐惧,你有着坚定地意志,而我,我做不到。阿秀哥哥,我们都是孤儿,孤儿最怕有人关怀。除了你之外,马维是第一个那么体贴和关心我地人。不管他是真心对我好,或者是为了其他目的,我都很承他的情。你怎自么不明白呢?我对马维只是对他关怀的回报而巳。”

    紫川秀笑笑,说不出一股什么滋味。

    紫川宁转移了话题:“你提出让我任中央军统领,我很意外。当将军,那是要出兵打仗的,我连马都不会骑,见血就头晕。如何能胜任呢?”

    紫川秀笑道:“当将军_不一定要骑马厮杀的啊!历史上也有很多有名的智将,传说中雅里梅大将是个半身瘫痪的残疟人。还有流风霜,她也是从不上阵厮杀的。阿宁,祢是个聪明人,学东西很快,而中央军地秦路副统领是十很能干的人,他会好好辅助祢的。我相信,祢能成为十出色的女将军。”

    “但是。为什自呢?斯特林太哥去东南军团,直接把秦路大人提拔成中央军统领了,那样不是更顺理成章吗?”

    紫川秀淡淡一笑:“阿宁,这个世界上,祢该相信的凡_不;。真心对祢好的人。我算是一个,祢叔叔参星殿下也算一个。既然我们二人都认为祢该如此,祢就不该再迟疑了。”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繁川宁固执地重复着。

    沉默良久,紫川秀开口道:“阿宁,时代已经变了。魔族的入侵会改变很多东西,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局势变化之大,会让祢想像不到地,这种激烈的变化即使放在过往一百年间也嫌快了。这点,我看到了,祢叔叔可能也猜利了。

    “魔族入侵路线上不可避免的,紫川家首当其冲。当中央权威被粉砗时候,那时候会出现很多我们意想不到的东西,一些丑陋的渣滓会浮上水面。一些地方官员会投靠魔族,一些手掘重兵的将领会成为拥兵自重的军阀,有人会谋逆,有人会背叛,有人会投降,有人会逃一切都得靠你自己了!”

    紫川宁默默地听着,等紫川秀说完,她望了他一眼,淡淡说:“那么,你还是执意要去远东?你走了,戒还能依靠谁?”

    繁川秀一震,今天见面时,紫川宁表现得非常冷静、镇定,镇静得甚至让他有点陌生了。但在这句话里,他才感觉到,这才是那个自己熟悉的美丽小姑娘,那个爱哭调皮又任性的青梅竹马女孩。

    他望过去,刚好捕捉到她眼有的一行晶莹,她转过头想避开紫川秀视线,但紫川秀已经走利了她的正面,静静地凝望着她。

    她还是忍不住哭了。

    叹口乞。用手帕轻轻擦去紫川宁脸上的泪水,紫川秀柔声说:“阿宁,祢已经长大了,祢日趋成熟,完美无瑕。我有预感,祢将成为一个出色的政治家。我再像往日那样陪在祢身边,那是不合适地。

    其实祢如今已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了,祢有足够的坚强和智慧来应付一切困难。戒也好,斯特林也好。将来都是祢的臣子,祢可以信任我们,但不能无条件地依赖我们。作为君主,祢要统领全局,祢要站在众人之上,充满信心地给众人指引方向。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您的部下——也许是很亲近很信任的部下,但始终是部下。如果祢不能把持好自己立场的话。对祢,对我,对整个紫川家族都是一场灾难。“听着紫川秀缓缓地说话,泪水不住地从紫川宁眼中流淌,她转过头急切地快步走。

    紫川秀连忙站在她后面,一个高级军宫站在一个美丽少女身后急速追赶,这副情形很让一路的帝都市民侧目。

    一走一追的,很快到了紫川宁地庄园。紫川宁一阵风地冲了进去。

    看到是紫川宁,门口的警卫连忙敬礼让开道路,吃惊地看着尊敬的公主殿下泪流满面,想问又不敢问。跟在繁川宁后面,繁川秀快步也进了庄园。一个老警卫立即认出他来了:“秀川少爷回来了

    “嘘!”紫川秀做十安静的手势,道:“不要管我们,做你们的事。”

    警卫和佣人们马上醒悟:“是,少爷。”连忙蹑手蹑脚地散开了

    紫川秀追着紫川宁而去,二人一前一后地来到花园地草坪上,紫川宁突然立住了脚步。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紫川秀正欲过去,她已经哽咽着说:“没事,让我静一下。”

    于是,紫川秀就之后立在原地堪折她在草坪中蹲下低声抽泣。

    夜风习习,花香扑鼻,夜晚草坪特有地清新泥土气息扑面而来,他无聊地望着那郁郁葱葱地庄园和其中点缀地楼台,忽然产生了种很奇怪地感觉,好像一夜之间,庄园就便小了很多。

    童年时,这个草坪和树林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怎么夜走不完,现在他只是几步就从大门走到这里。

    他突然明白,并非庄园变小了,而是自己长大了。昔日巢中的幼稚,已经成长为在蓝天上展翅翱翔的雄鹰了。回头再看这个庄园,也不过是帝都的一个普通宅院而已,是自己对紫川家的敬畏和对紫川宁的仰慕使得它蒙上了一层神圣的光泽。

    紫川秀在青翠的草坪上坐下,听到隐隐传来的低声哭泣,他忽然很为自己惭愧:刚才说了一大堆,听起来很高尚,也很大义凛然,但若推敲起来,其实就一句话:“宁小姐您自个儿保重吧,拜拜。”

    紫川秀抬头仰望天空,早出的星星已经露了头,颗颗仿佛都在嘲笑着自己。

    远星大人,您刚毅睿勇,死后已化为天上的星辰吧?十四年前,我曾在您临终的病榻前宣誓,保护宁小姐直到她成年,现在,宁小姐已经长大了,她聪敏睿智,丝毫不输于您当年!对您的承诺,我终于完成了。

    阿宁,对不起啊,我曾誓言用一生来守护着你,原谅我不能遵守诺言了!我已经对别的女孩发誓一生相依相守,我不能辜负她啊!

    过了好久,抽泣声才慢慢低落下去。紫川秀充满愧疚地走过去:“阿宁,我对不起你。”

    “不,阿秀哥哥,你一直队我很好。”紫川宁用力摇头:“阿秀哥哥,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是我自己没有珍惜,给大家造成了伤害。我知道,我丢你的伤害比任何人更甚,我欠你的太多太多……也许我已经没有资格说这句话了,但你就要出发去远东了,有些话再不说出来,我怕……怕没有机会说了。无论如何,我不想你带着误会上战场,不想留下遗憾。阿秀哥,我想了很久了。无论你如何反应,无论你拒绝还是接受,我都应该表达自己心意……”

    她抬起头,烟雨迷离的明亮眼神凝视着紫川秀:“阿秀哥,我爱你。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比你知道的还要深,还要早。阿秀哥哥,你不需要回答,不需要给我承诺。我曾经软弱过一次,但这次,我定会坚定。当战争结束的那天,我们将重逢,我的心意。不会更改。”

    呆呆的看着她,看着她白皙的脸,完美无暇的轮廓,紫川秀心神恍惚。蒙蒙的雨丝如雾一般飘过她皎洁的脸,烟雨中,她清丽人。听着佳人细声细语道来动人的华语,紫川秀心驰神摇。恍惚间,他忽然觉得眼前的情形似曾相识。紫川宁那修理的脸孔渐渐模糊,眼前出现的是一张同样美丽而坚强的脸孔。二者渐渐地重叠,再也分不清谁是谁了。

    他抬起头,西边地天际,巨大的太阳完全落在地平线下,余晖映红了云朵,灿烂的火烧云已经变成了黯淡的死灰色。

    林雨,此时此刻,你在哪里呢?你是否已经返回了你的承包,在那里为了流风家族的未来劳心力竭呢?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你是否昔年我正如我在思念你一般?

    从紫川宁府邸出来,紫川秀直奔黑旗军将领下榻的酒楼。酒楼大厅灯火辉煌,将领们吃喝的正欢。看到紫川秀进来,大家轰地围上来迎接,笑说:“统领大人!今天您来迟了,得罚酒啊!”

    紫川秀微微一笑,举杯一饮而尽。拿起洁净的丝手帕擦擦嘴,他清亮的目光一扫众人:“诸位长官,你们大胜而归,是该好好庆祝的,但很对不起,我得扫大家兴了:所有人,半分钟内整好衣装到楼下集中!这是军令!”

    说完,他转身大步向外走去,听到背后传来纷乱的脚步和喧杂声。

    当紫川秀数到二十时,全体将领都集合在自己面前了。看着将领们酒后红扑扑的脸,他命令道:“上车,跟着我的马车走。”

    车队在中央大街的一座建筑物前停下了。这是一栋花岗岩砌的大楼,庄重,穆肃,头顶是硕大的鹰旗招展,门口列队站着一对宪兵,刺刀雪亮,神情严峻。

    “大人,这是什么地方啊?”

    紫川秀头也不回:“军务处。”

    窃窃私语声立刻停了下来,第一次刀紫川家族武装部队的大脑中枢,一股无形的压力扑面而来。军官们敬畏地望着那栋威严的大楼,很多人连喘气都不敢了。

    紫川秀暗暗好笑,他向警卫出示证件,宪兵向他敬了个礼:“统领大人,处长在里面等您。”

    “这些是我的部下,他们也是斯特林今晚约见的人。”

    “我们接到通知了,这几位长官也可以进去。”

    紫川秀领着一行人大步进去。斯特林正在会客厅等着,看到他过来,斯特林上前和他使劲地握手,抱歉地说:“阿秀,很对不起,让你今晚都不能休息了,前线飞鸽传书回来,魔族有不寻常的动向,我们担心他们会截断通往比特行省的公路。如果那样,我们与远东的联系就中断了,你得马上过去。再迟就过不去了!”

    紫川秀眼中精光一闪,点头说:“我明白,今晚就动身。”

    大家都是极聪明的人,斯特林看似老实厚道,其实是大智若愚,他提到了比特行省,这绝非无意。比特行省事件到底是谁捣的鬼,其实他早已心中有数,只是他没有如帝林那般锋芒毕露地质问紫川秀罢了。

    紫川家三杰,果然没有哪个是省油的灯。

    紫川秀转身指着身后的军官们:“这是黑旗军旗本以上的全体军官,还有,这是黑旗军的掌权印章和令琥,这是军队的财务账本,现在统统交给你了。物资盘点和财务清单都在这里,一分不少。还有,欧阳敬、德龙,你们两个出列!”

    一老一少两个军官一头雾水地站出来,向斯特林行了个礼:“大人!”

    指着他们。紫川秀说:“这两个实在打流风霜的战役立下大功的,我答应要保举他们升为红衣旗本,但现在看来来不及了,你接受后帮我办了吧。”

    斯特林明快的说:“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还有什么事吗?”

    “边防军的杨宁红衣旗本打流风霜时立功不小,是个人才,值得重用。”

    斯特林笑说:“阿秀你推举的人绝对不会错的。你放心,我不会委屈他。”

    紫川秀仰着头想了一下:“其他就没什么了。你在交接清单上签字吧。”

    斯特林在清单上签了字。跟着,紫川秀也签了字。

    斯特林起身用力向紫川秀敬了个礼:“紫川秀大人,我奉命接管黑旗军!”

    “斯特林统领大人,我奉命向您交出黑旗军指挥权!完毕!”

    两位统领齐齐礼毕,这就意味着交接仪式完成了。

    斯特林苦笑道:“今晚是交接的黄道吉日啊,我也是刚刚向宁小姐交出了中央军的指挥权,接着就过来接收黑旗军的指挥权。”

    紫川秀苦涩地笑笑,转过身来面对众位军官。

    大家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文河颤声道:“大人,您要离开我们了吗?你要去哪里?”

    斯特林朗声说:“各位长官,我是军务处斯特林。你们中间有些人已知道了,有些人或许还不知情,魔族已经拿下了瓦伦关,即将对人类大举进攻!”

    一阵愕然地骚动,没等军官们把震惊表达出来。斯特林快速地说下去:“受形式所需,紫川秀统领将要离开黑旗军。到远东去担任远东统领。为了抵挡魔族地进攻,家族即将组建新的东南军团。受家族的委派,我将担任改军团的司令。黑旗军、边防军和东南各省驻军都将被编入东南军团中。也就是说,从今晚起,作为家族大军团之一的黑旗军已经不存在了,黑旗军部队将被编入新组建的东南军团中。

    军官们愕然变色,我人惊呼出声:“不!”部队番号都被取消那是一种极大的耻辱,意味着这个部队的所有战绩、功勋和历史都被一笔抹杀掉了,曾为之浴血奋战的军棋也从此消失,从感情上,这却是让荣誉感极强的军人们难以接受。

    不顾站在面前的是紫川家的军务统领,大家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黑旗军是历史悠久的大军团之一,有着辉煌的战绩和历史!”

    斯特林苦笑不语,这种场面早就在他预料之中了。

    紫川秀大喝一声:“吵什么,闭嘴!”场面立即安静下来了,对这这位前任黑旗军统领,大家有着非同一般的敬畏。

    紫川秀一个一个的望过众人,望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文河、普欣、欧阳、德龙,他不由得一阵伤感。

    虽然任黑旗军统领时间不长,但他却是对黑旗军倾注了极大得心血,不知不觉地,与众位军官们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他永远记得,在罗命海逮捕自己的时候,是这些热血汉子冒着造反杀头的危险把自己抢出来,他欠下他们一笔浓浓的情谊。

    他缓缓说:“弟兄们,我们一同在黑旗军下浴血奋战,我们的兄弟手足曾为了保卫战旗流血牺牲,现在,家族要把我们的番号取消,我和你们同感难过!

    “但是如今国难当头,我们最大的任务是击败入侵的魔族!为了阻挡魔族的前进,家族需要在东南地区组建统一的指挥系统,为了祖国,需要我们作出牺牲!弟兄们,被取消番号的部队并非只有我们一支,边防军绝大部分部队也被重新组编派遣到东线来!

    “诸位,我们都将投身沙场,我在远东,各位在家族内地,我们同样面临艰难的战斗,也许,很多人都将不能再见。在将来的岁月里,你们都要记住,你们是黑旗军出来的人,你们绝不能给黑旗军抹黑,无论走到哪里,见到你们,大家都会翘起拇指称赞到:”不愧是黑旗军出来的人!“

    “弟兄们,虽然番号被取消了,但黑旗军并没有消失!勇敢,忠诚,奉献,这就是我们黑旗军的军魂!忠勇统领方劲大人身中数十箭仍旧奋战不息,那是我们军团的魂魄所在!这魂魄存在于我军的每个战士身上,你们每个人都是黑旗军的一部分!只要黑旗军还有一个战士存在,只要仍有战斗不息的勇士,黑旗军的军魂用不消散!我期待胜利的那一天,在黑色战旗下,我们将再次重逢!”

    沉默片刻后,掌声渐渐响起,越来越热烈。军官们热切地鼓掌,紫川秀微笑地望着他们:“弟兄们,我们在天涯海角,共同战斗!”

    斯特林和众将领送他一直出了军务处地大门。紫川秀此去深入敌后,魔族大军压境重重围困,远东处境危如悬卵,他踏上了一条没有回程的路。看着那张微笑的英俊脸孔,泪水渐渐朦胧了斯特林的眼睛,经此一去,很可能就是永诀了!

    喉咙像是压着一块铁,斯特林之能说出几个字:“兄弟,千万珍重!”

    紫川秀也重重握手,点头道:“千万珍重!”

    两人用力地拥抱,英雄热泪肝胆,洒泪会别时。

    然后,紫川秀与众军官一一握手致意:“诸位兄弟,谢谢!虽然相处短暂,但我们困难的时候,得到了你们无私的帮助!我十分感谢,重逢的那天,让我们一同痛饮胜利酒!诸位兄弟,我现走一步了!”

    他勒马转过身去,黑旗军所有高级军官在军务处门口整齐地排成一队,向他肃然行礼。

    紫川秀眼角湿润了,他在马上用力地回了一个礼,点点头,没说什么,扬鞭策马而去。

    蹄声中,看着一人一马踏着如水月光渐渐消失在长街尽头。

    斯特林感慨万千,他转身对身后的将军们说:“诸位,刚刚离去的,是我们当代的绝世奇男子!任何褒奖不足以报答其忠勇,凡是祖国需要的地方,挺身而出在最前线的,唯有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力挽狂澜,无畏任何艰难险阻,无私英勇,世所罕见,堪称当代军人楷模!让我们衷心祝愿,就如以前无数次一般,他能在远东再建奇功,满载荣誉凯旋而归!”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八卷 卫国之战 第二章 相依相守
回目录:《紫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诡秘之主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2九州·斛珠夫人作者:萧如瑟 3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 4霸皇纪作者:踏雪真人 5驭鲛记作者:九鹭非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