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紫川目录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六卷 烽火佳人 第七章 河丘之危

第十六卷 烽火佳人 第七章 河丘之危

所属书籍: 紫川

    流风霜轻巧地从马车里跳了出来。坐了长时间的马车,双脚重新接触到坚实的大地上,她感觉很踏实。她不出声地看着林定,心里想:“莫月目渊」的时间提”

    林定牵过来一匹战马,吩咐流风霜道:“上马吧!流风霜没有动,只是把被铐着的手往前一伸。

    林定皱皱眉,回头问:“谁拿的朝匙!”

    没有人回答,保卫厅官兵们诧异地看着林定。他微怒,提高了声量:“谁拿了朗匙?马上交出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回答道:”长老大人,钥匙是您亲自保管的啊。

    林定这才记起,当初为保证万无一失,自己连押送的秘营高手都信不过,亲自保管胡!-众目睽睽下,他亲自解开流风霜手上的手铐,牵过一匹马让她坐上:“你跟川。”长老!“几个声音同时叫起,一个军官大步上前”‘长老,您在干什么?“

    林定冷冷地说:“我没有必要向你报告41E?”

    那个军官胀红了脸:“长老,下官不知道您打算去哪,但您孤身押送,这实在太危险了,请允许下官带队护送!”役那个必要。“林定冷冷说:”你们不许跟来!役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TF!他一抽马鞭,带着流风霜很快梢失在军队的视野中,官兵们面面相觑,好半天才有却申吟般说:“天,这是怎么回事”

    “报殿下,这位就是流风霜公主殿下!”林定单膝跪下,尊部她向黑衣材民漆黑的夜晚,幽森的树林边,孤独又高傲的黑衣刀客。流风霜有种诡异的感觉;那个黑袍飘飘的身影像是传说中的恶魔,专门在黑夜降临的时侯离开黑暗巢穴降临人世扦人而噬。她打了个冷战,冷眼望着那个黑衣人。

    “公主殿下,请跪下行礼。”林定低声说流风霜摇头:己不在这世上了。

    “林定长老,你想杀我请便,但不要折辱我,能让我下跪的入”公主殿下,你可知道眼前的这位是谁?“

    “请教?”

    “三百年前的天下第一高手、击败魔族的人类救星、帝国国师左加明王殿下!

    这样的入物,可值得你一跪个“

    流风霜睁大了眼睛,吃惊地望着眼前的人。

    左加明王,这已不仅仅是一个名字,它代表了人类最强大的梦想,整个大陆不分敌我,所有人类的骄傲,绝望中的最后曙光。

    西川大陆上,这个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就连不懂事的婴儿怕鬼哭位时妈妈都会这样安慰他。“宝宝别怕,明王大人在保护着我们人类昵。有明王大人在,我们什么都不用怕(想到那传奇般的辉煌业绩,一瞬间,流风霜真的有种高山仰止的感觉,圳深深地鞠了一躬。”明王殿下,晚辈是流风家的第+二代嫡系流风霜,今天有幸能亲眼目赌殿下风采,实感无上光荣!林定喊道:“你既知殿下身份,还不跪下!

    流风霜并不望他:“殿下神武绝威,更是有大功于人类,晚辈对您万分尊敬,但林定长老要求晚辈跪倒行礼,恕晚辈不能从命。

    黑衣人掉头过来,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沉闷沙:“为何。”

    “殿下,三百年前您奋力逐退魔族大军,捍卫人类文明传承,可是强普天下人类在您面前俯首脂纤不。千万人向一人顶膝解纤千。行者无奈。受者无耻。您与入侵的魔族军队有何两样,魔族摧残人类的文明,您却蹂确人类的尊严!”放肆-“尊严,人格、信仰,那是人类精神中最为宝贵的部份。

    那是无论如何专横的暴君也无法剥夺的权利。“流风霜镇定地下,却不会跪拜殿下。

    人类能自主地思考,说:“我虽尊敬殿”明王殿下,请出手教训她!这小女子狂妄自大,蔑视权威尊长,罪该当诛!

    黑衣人轻轻地笑出声来:“你过来。

    流风霜正要走过去,黑衣人摇头:“我说的是你,林定长老。

    林定疑惑地走近去,黑衣人低声说:“有件事你一直不知道……”仿佛是不想被那边的流风霜听见,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林定不由自主地侧头去倾听。

    “其实我不是明王。

    一个凶狠的手刀突然切在林定的后脑上,林定艰难地转过头来:“你……”

    他眼睛翻白,喉咙艰难地手由搐两下,最后什么也没说,直勾勾地前扑倒在地曰门曰二月一日,清晨七点,初升的朝阳把一片金光洒在树林间,照亮了那座耸立在林中的国境界碑。

    林问的小木屋旁,一排又一排身着黑色风雪斗篷的黑旗军步兵在雪地中站得笔直,警卫们身形笔挺,严峻,肃穆,刺刀的枪尖在朝阳中反射着闪光。

    右砚人伍的最前方伫立着-群身着白色斗篷的高级军官们,站在最前面的中年人正是紫川家头号权相,家族WA领罗明海。

    他神色焦虑,不时掏出怀中的手表查看时间,急、速地来回走动着,频频翘首望向界砷的另一方。

    “还不见人来吗?”

    “抱歉,总统领大人,前哨还没发现林家部队的身影。

    “会不会我们弄错会合地点了?”

    “大人,不会错的,原先‘定的就是这个她点。

    这样的对话重复快有一百次了。罗明海急得直跺脚,看看自己手表。时间己经过了七点一刻下。

    他忽然发现不妥,盯着文河问:“你们统领呢?这么大的事,紫川统领怎么不见”

    “这个……”文河暗暗叫苦,他正想找个藉口,身后传来了紫川秀那懒洋洋的声音“‘总统领大人找我有事吗?”听到这个声音,文河如释重负地退开一边:夹在三文些大人物交锋的火线上绝役有好处,万一被误伤就不好玩了。

    清晨的阳光中,紫川秀睡意匣险地从后面走过来,笔挺的制服在他身上穿得稀稀拉拉,风纪扣都役有扣,衬衣领口上露出一个猩红的唇印,胡子拉茬,眼皮粘得快睁不开了,一边打着呵欠,他和在场的军官打着招呼“‘早啊!罗明海不穿滴纪坦眉头:”秀川统领,身为一军之长,军容仪表是非常重要的你自己若不好带好头,又如何约束好部下?“

    “总统领大人说得………呵……对。”紫川秀大大打了个呵欠,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他拍拍文河的肩:“文河,总统领大人教导。你可记清楚了?下次不准衣不整啦(旁边众人无不莞尔,只是顾忌罗明梅的权势,投有人敢笑出声。

    罗明海冷冷地看着他:“紫川统领,这么严肃的场合你居然迟到!昨晚去干什么了9”

    “我昨晚和部下讨论公务宜到深夜,不知不觉睡过了头。

    罗明梅冷冷望着紫川秀衣领上的口红,“紫川统领,莫非你部下涂唇膏的吗;”老统领大人真是英明,“紫川秀厚颜无耻地坏笑着。”不但文时七,他还穿裙子呢!“

    “目育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伫立原地等候。过了一阵,没看罗明海,紫川秀出声问”他们还育量有来?“

    罗明梅也投有看紫川秀,目光平视前方:“还投见。

    “可能出事了,林定一向很守时的。”紫川秀淡淡说。

    被说中了最担心的事情,罗明海霍然转身盯着他:“可能会出什么事个林家出动了足足一个骑兵师来押送!”我也不知道,但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不是吗?比如林定和他的部下们忽然全部迷路了也是有可能的;或者他们通通感冒了。

    不单紫川秀所说的话,也是为紫川秀在谈论如止少肃的问题时那种漫不经合的态度,罗明海陡然吊起了眉毛,正要发作,紫川秀淡淡地说:“他们来了!果然来了,林问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林家保卫万玛奇兵的身影出现在林子的尽头,大批披甲骑兵奔涌而前,急速接近,蹄声喧嚣震天。

    不知为何,林家骑兵杂乱的蹄声让人有种仓皇的感觉。

    司砚人在国境界碑前停了步,拾着国境线,骑兵们排成了长长一呢人。明光铁盔甲反射朝阳,光亮晃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领头的军官一声哈喝,骑兵们通通下了马,按刀肃立原地。这是为了表示对李去的曹后紫川秀点头示意,文河响亮地哈喝一声“下马立即,紫川家的骑兵亦同样下马,刀鞘点地。这也是军队见面的礼节,表示干动咭季_林睿和林定从兵队列中走出,快步向界碑这边走过来。在界碑前,他们停住了脚步,扬声喊道”‘林家林睿、林定请求进入紫川家国境,请求贵方批准!紫川秀站前一步回答:“允许林氏家族的林睿和林定二位入境,欢迎二位贵宾”一一黑旗军和林家历来交好,平时两国边境居民都投把这边境线当一回事,但在这种正式的官方场合,边土彭戈是两国主权的象微,双方都遵照了正式的礼节行事。

    林氏家族的两位长老快步走过来,罗明海不顾礼节脱口喊:“你们迟到了。

    流风霜呢“?”

    听到问话,林家的两位长老站立不稳似的一个踉舱,尤其是林定,他的脸色白得像死人,寒冬腊月。他居然在不断地徜着冷汗,眼睛躲躲闪闪的不敢与人正视。

    看到他们心虚的样子,罗明梅只感一股寒气从脚底下升起,他心焦如焚,又问:“流风霜在哪里?不是说今天交人的吗?”

    “罗明梅总统领阁下,紫川秀统领阁下。”像是役听见罗明梅的话,林睿沉稳地说:“受林氏家族长老会委托,我代表林氏家族,特地来此向二位发表以下声明:我国重视重视与紫川家族历史悠久的珍贵友谊,愿与紫川家发展睦邻友好的友邦关系,但由于无法抗逆的原因,我国与贵国于一月二十五日所签订的《关于移交流风霜及相关事项的商定协议》现被迫暂缓执行。我林氏家族重视承诺和信用,虽然出现了我们无法控制的意外事件,但我们仍将尽最大的努力尽快恢复咬商定协议》的执行,对贵国在此次事件中的损失,我国愿给予适当补偿。我国衷心地希望,我们两国之间历史悠久的睦邻友好关系不要因此次事件而有所损害………

    罗明海不客气地打断了林睿公文的朗诵,黑着脸说:“这么说,林家是不打算交流风霜给我们了,今天你们交不交人?”

    “总统领阁下,我们林家也尽了最大的诚意来履行协议,您看,我们光是骑兵就出动了三千多人,而且还出动了秘营高手护送一一只是出现了一些原先预想下到的困难,不得不推迟了履行协议的日期,但我们仍将尽最大努力来技照原协右心才廿浮千……”

    罗明梅厉声喝道。“交,还是不交?”

    两位林家长老脸色惨白地对视了一眼,林睿艰难地回答道:“总统领阁下,我们今天确实无法交人。”

    “什么时候能交?”

    “这个,实在说不准,实在很抱歉!气氛一时间凝僵住了。罗明梅眼中喷山怒火,拳头捏得咯咯宜响。像是要把眼前的两入一目吞下去,他低沉地说:”我,紫川家第一大臣,统管家族全面事务之统领,抛下所有的事务,亲自从帝都跑来,在旦雅跟你们足足耐合地谈了三个星期,对你们提出的所有荀刻条件,我都答应了—难道紫川家还表现得不够诚意吗7你们还有什么不满足?对于我们紫川家的好意。你们就是如此报答的吗?

    你们女妙七贪得无厌,要不要把帝都割让给你们你们戏弄了我足足一个月,然后说声我们很抱歉,以为这就完了吗?“

    罗明海低沉的语调饱含愤怒,想到眼前这人的身份,林家的重臣们无不面露JAM“到底出什么事了呢7”紫川秀插口,微微缓解了紧张的气氛“‘林睿长老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令”

    “事清说起来实在不可思议。一”

    “役必要解释)”罗明海愤之甘也一挥手:“林家骗我们过来谈判,然后又交不出人来,出尔反尔!你们以为,捉弄紫川家的总统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是吧?

    告诉林凡,事情绝不会就这样结束的!

    不等林睿解释和挽留,他转身大步开走,走了几步又转回头说:“紫川统领。

    善后事宜麻烦你来处理了。本官投兴趣再与这伙骗子打交道,我要马上回帝都向殿下报告!走!

    跟在罗明海的身后,从帝都来的高级官员跟着离去,紫川秀盼咐文河:“你给总统领一行人护卫,确保他的安全。我和林家长老有点事要谈。

    文辛可领命而去,骑兵跟着离开,只剩下紫川秀和卫兵,他轻声问:“究竟出林玖寡-7,?

    林睿皂。迫地说:“秀川统领,刚才贵国总统领在场我不好说,现在有个紧急事情想拜托您:您能否立即下令全面封锁边境一周。”

    “全面封锁边境一周个”紫川秀微微一惊:“这样的后呆会很严重的。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们己别无他法了。

    “既然这样,”紫川秀微微踌躇:“看在林长老您份上,贵任我一力担当了。

    “谢t您,实在太感谢您了!

    “但是林长老,”紫川秀严厉地望着林睿:“你也得给我透个底‘究竟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封锁边境?莫非一一”他压低了声音:“流风霜逃脱了?”

    林睿打了个寒战,在紫川秀严厉的目光下,他最后还是艰难地点点头:“是的,昨夭晚上,在押送路上,她被不明身份的高手劫走了。

    “你不是开玩笑吧个”

    “秀统领这种大事,道了,他像是开玩笑吗?

    我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开玩笑啊!您看林定长老就知紫川秀望向林定。尽管寒冬季节,林定却已全身是扦,衣裳湿得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不断地冒着白气,脸色死灰像死人一样,目麟申呆滞。

    紫川秀表情凝重起来:“林睿长老,你们不是用整整一路大军来押送她吗?

    这么严密的看守,难道流风霜会魔法,能凭空长出一对翅月旁来飞掉“

    “队伍里一流的弓箭手就有二百多个,老实说,即使流风霜长出翅膀来我们都能寸巴似合射下来!”林睿苦笑“‘偏偏这样她还是跑了,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可是有流风霜党羽大规模突袭,押送部队寡不敌众,贵部伤亡了多少人?”

    “这个一一林定长老后脑被打了一个包,他是我们唯一的伤员了。

    紫川秀脸色一沉:“林睿长老,你莫非在戏弄我们?”他放缓了声音,语调却更沉重:“莫非,你们与流风霜暗中达成妥协,偷偷放跑了她个”

    林睿脸色变得。爵白,林定整个身子居U烈地颤抖了一下,两人对视一眼,者卜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他们最担心就是这个了。紫川家可不是七八0年的紫川家了,它从投有像今天这样让人恐嗅过,兵强马壮,名将如云。

    流风森忽然投降了,那些准备打仗的骄兵悍将们可是憋了满身的战意投处宣泄啊,万一紫川家伦幼区个为藉口宜战的话……

    林睿深深鞠躬,跟在他身后。林定也跟着鞠躬:“秀川统领,请您相信,我们林家完全是无辜的。流风霜逃脱。最大的受害者是我们啊。日后她倘若卷土重来,第一个报复的就是河丘。那时候我们还布争简仗贵国保护我们不受侵扰呢,岂敢欺骗贵国呢?”

    “林睿长老,您说得也很有道理,但现在您不是在跟我解释啊!敝国自总长以下,总统领罗明海、军务处长斯特林、监察总长帝林、幕僚总长哥3m,这么多人都知道林家抓到了流风霜即将移交我们,举国上下者随翘首等着呢!现在您夹然跟我说流风霜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跑了,林长老,您让我怎么交代啊?”

    林定颤抖地说:“秀统领,事情是我弄砸的,帝者防面若有责匣。我在贵国总长面前自绝以示诚意,一命偿一命可以叫?”

    紫川秀苦笑,投等他出声,林睿已经出声呵斥了“‘糊徐啊,紫川家要的是流风霜的脑袋,要你的脑袋有何用?”

    呆呆地望着紫川秀,林定终于领悟了这个事实:牛音民已经无祛挽回,连死都不能弥补。他身子一软,瘫坐地上嚎陶大哭,就像荒野里受伤的野狼在嚎,声音如泣如号,凄惨到极点。

    这么位高权重的大人物忽然失去了自控力当众大哭,在场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林睿连忙叫人拖走这位精神崩馈的同僚,然后对紫川秀说:“对不起,统领大人,我们今天出丑了。

    望着林定被拖走的凄凉背影,紫川秀知道,这位曾权势熏天的林氏家族算人第一长老完蛋了,他眼中流露出复杂而内疚的感情,轻轻摇头:“扮受什么。

    林睿沉痛地摇头,他挥手叫退了身后的部下,紫川秀猜到他有话单独要说,连忙把身边的警卫也叫开了。两人单独来到一处僻静的林子边上。

    “长老您可是有话要说?”

    林睿一言不发地跪倒在紫川秀m前,紫川秀吓了一跳。连忙去扶:“长老你这是干什么!”

    “统领大人,救救河丘,救救林氏吧。林家的命运就在您的手上了,如呆您不伸出援手,林氏家族只有死路一条了!

    “何至于如此严重呢!长老您先起来再说!”统领您让我把话说完流风家已经投降,紫川家将成为大陆独一无二的霸……“

    “我紫川家从不追求霸市难卜合,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全大陆的和平……”

    林睿苦笑:“紫川统领啊,现在您还跟我讲这些官腔套话。三百年来,无论是紫川家还是流风家都在企图称霸。无时无刻不在追求灰复昔年帝国的辉煌和疆土,但两家谁都投有取得过压倒性优势,所以才维持了大陆的势力平衡。你我都心知肚明,从紫川云以下的紫川星、紫川煌、紫川远星一直到现在的紫川参星,紫川家历代总长哪个不是野心勃勃之辈,女吟梳风家衰弱,大好时机贵国总长怎能错过,流风家百足之虫死而未僵,他们虽然衰弱分裂但是实力犹在,帝都可能不会轻易对他们下手,但我们林家富足却缺乏军事实力,现在又因为梳风霜事件激怒了贵国—秀统领,您若不伸出援手,林家岌岌可危啊!紫川秀。愣住了,好久才说”‘林长老,您先起来再说吧。

    林睿站了起来,紫川秀低声说:“林长老,您的」合清我能理解。但如呆总长真有那种意甲巴一一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将领,官职低微,无法阻止啊。

    “请想我冒昧,秀统领您并非只是一名普通将领。我们对您背景很了解,您本身是统领处成员,可以参加家族中枢会议并参加决策,而且您不但是西南军区的军团长,更是远东二十三行省的无冕之王,在统领处,您是新一代的实权人物,说话很有份量的;其二,您与家族军方的重量级人物斯特林、总监察长帝林有着非常深厚的私人交情,您对他们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其三,也是最重要的,您与家族的下任总长紫川宁小姐青梅竹马,您大有可能成为将来的摄政亲王掌管统领七卜甲甲甲…”

    “不要说了!”紫川秀低沉地闷喝一声。

    林睿低着头:“我知道私下刺探您的情报会让您很不渝决,但是我们出了这么大的娄子,我们巴走投无路了,唯有向您求得援手。

    紫川秀苦笑一声:“林长老,你们的探子很不尽责啊,给你的尽是过时的情报二长老,就当我答应你了。

    “”Ell!想起那晚在叛军如潮般涌来之时,林睿舍身掩护自已的情形,紫川秀眼中闪过一丝内疚,他认真地说:“这件事我会尽力而为的。帝都方面若有贵难,我会为河丘斡旋。

    “谢谢统领大人您!”林睿激动地道“‘我知道您历来一言千金,得您一言,河丘有救了!第八章天意弄人情晨寒冷而明亮,初冬的浓雾如同牛奶一般迷漫在树林间,黎明时分降下的寒霜膨马地伏在地上久久役有帚虹七,寒风中,松林的树梢在摇晃着打着圈,于是枯黄的书{叶便纷纷离开树梢回荡着离开树枝,盘旋着飘荡到冰雪未融的地面。

    看似乎静的树林间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战壕、铁丝网、拒马、暗刺。这里,就是紫川家与流风家边境交界的蓝城战线。

    在西北长达五百多公里的漫长战线上,蓝城地段的驻守士兵可以说是距离死亡最近的。这是紫川家与流风家抗争的最前辛合,也是生与死的边缘。

    过里的士兵日夜都是在厮杀、偷袭、袭营、陷阱、埋伏中渡过,令常人闻风丧胆的鲜血和死亡,在这里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有入做过统计,在这段五+公里的战线上,平均每天有二十五名士兵丧生、五十三人受伤,无论是紫川家还是梳风家,双方士兵闻蓝城战线而色变。

    弓箭手们在密林深处警觉地戒备着林子外围。忽然,他们的眼睛一亮,睛晨的浓雳中,若隐若现地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那身影越走越近,越来越清晰,他们吃晾得合不上嘴巴:在这森严残酷的厮杀最前沿居然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在这被比喻为)!也狱入口的蓝城阵地,在这死亡之地,居然来了一个漂亮女子。

    这简直比一头史前恐龙出现更让士兵们震惊了……哨兵搭起眼市:“这分明是个女子啊!还是个美女呢!

    女子白衫胜雪,眉目如画,沉静的容色。像一轮初升的明月,那种超脱凡俗的气质令人倾倒。她一路走来,衣衫翩然,看着她,军人们不知不觉失了神态,惊叹和艳幕的目光齐齐聚焦在她身上。

    阵地上起了一阵骚动,呼哨声四起,士兵们惊喜地窃窃私语:“有美女来了。

    美女来了!

    她到了近前,一名军官才记起了自己的职责:“那位小姐,请留步!”他步巴声音放柔了:“这里是军事禁区,投有通行证不能乱闯!那女孩子秀眉微微一整,众人不由心里一痛,仿佛那一整是整在了自己心问。

    连那军官都看得呆了,手足无措:“嗯,啊,这个,这个……”总算他还有点理智,没有说“你不要通行证也可以”之类昏话来。

    “通行证在这里。”一个男声说,众人这才往意到,在那女子身边还陪着一个俊朗的年轻男子。他披着骑兵斗篷,长筒裂化,役佩戴军衔标志,官兵们却不敢对他有半点轻视:此人勃勃英气含而不发,不怒而威的将领气质几乎是天生的。

    军官不由自主地向他敬礼,仿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那男子还礼:“你就这个地段的V人长官,”

    “是的,请问您是,”

    “请跟我来。

    几分钟后,两人又回到了原处。那军官大声发令:“搬开路障,让他们过去!路障被搬开了,士兵们让开一条路,这对奇怪的男女不发一言地通过了渝抖合阵地,这对壁人的背影渐渐朦胧,捎失在浓浓的晨雪中。

    官兵们几乎被好奇心给吞没了,议论纷纷:一般!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那个女的漂亮得跟天上的仙女”那个男的也不错啊,英俊又精神,好像很有身份的样子一一他们是情侣吗真是一对壁人,再合壁己不过了!很多士兵好奇地向军官询问:“长官,他们是谁啊?”

    军官板着脸:“我不知道。

    “啊,但是您下令让他们走………”

    “笨蛋”那军官狠狠地骂道:“你可知道那年轻人是什么来头,他居然拥有军务处的金质飞鹰令牌!这种令牌,三十万边防军中也只有明辉大人有!这种大人物,我们得罪得起吗,大家不许再议论了,这是大人物在执行秘密任务,跟我们没关系二谁敢把这事泄漏出去,将来掉脑袋了可别怪我事先役提醒你们!

    士兵们吐吐舌头,呆然不敢再出声了。

    通过了紫川家最后一个阵地,眼前是一片茫茫的雪原,这里是两军对峙的开阔缓冲地带。

    紫川秀停住了脚步,微笑说:“就送到这里吧,再过去一一恐怕我就得成俘虏了那时就得你送我回来了。!充风霜望着前方,耸立的蓝城城廓在晨雾中若隐若现。蓝城,流风家坚不可摧的强大要塞,看到那个熟悉的城堡。她却投有涌起往常的自豪感,反倒是感觉era?v“ff。望着身后那个憔悴的男子,她心头涌起一种难以割舍的柔情,轻声问:”你………

    你就不能和我一起过去吗个我们一起过去吧!

    他眺望着远方的城池出神。

    流风霜以为他役听清,继续暗示:“技照我国的习俗。年轻女子报答救命恩人的方式就是,,,…”她脸上飞起一抹红晕,嘴唇轻轻慑懦着。但那细微的声音还是传人了紫川秀耳里:“嫁给他。

    紫川秀笑笑:“那在贵国,救人一命实在是件很危险的事,万一救上个丑女就麻烦了流风霜唉嗤一笑,问:”那,你觉得我是个丑女Q马?“

    紫川秀沉默了,女孩子己经把心意表明得如此消楚,再装聋矛协亚就太失礼了。

    他轻轻说:“阿雨,你的心意我很明白。但,我是紫川家的军人啊!流风霜黯然,轻声重复。”是啊,你是紫川家的军人啊!

    眼前的男子不但是紫川家的军人,而且身份非同一般。从西南的旦雅行省一路到西北边防军区的加南行省,一路戒备森严,尤其进入军事区后更是三步一肉五步一哨,但在他陪同下,走得竟是杨通无阻,无论如何高等级的戒严区,只要他把证件一亮,前来盘查的警卫立即大惊失色,他们连盘查自已的胆子都役有了。

    这人绝非一般的高级军官,他是能掌管中枢的权巨。否则不能让军人们女时七!刻时台起头,深邃的目光凝视着他:“既然你是紫川家的军人,那你为何要营救我呢?”

    “我的朋友林雨被林家抓走了,我当然要去救她。

    “你明知道我是,,,,,,”

    紫川秀立即打断她:“仅挣睐说,你只是林雨,一个我喜欢的姑娘,其他什么都下是。

    他笑笑:“每个少年都爱做白日梦吧心仪的女孩子被恶龙抓走了。他挥舞着宝剑历尽艰险梢灭恶龙将女孩子救回。林雨,我感谢你给了我实现童年梦想的。”

    流风霜呆呆地望着他,看着他英俊的脸庞,细柔的眉毛,黝黑的眼睛仿佛总在笑,嘴角淡淡的胡子茬,笑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挺拔匀称,英食箫洒却不失阳刚之气,勇猛如虎却总又温柔体贴,他对紫川家忠诚如铁,但他偏又私下救了自己家族最大的敌人,只因为那一份朦胧的情意,他铁骨铮铮,偏又温柔似水。

    这是个怎样的奇男子啊,她知道自己将一生难以忘怀这个人了。

    “为什么呢?”流风霜内心有一个声音在颤抖:“若是我们有缘,为何让我生于流呵,你却生于紫川?若是我们无缘,却偏偏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相识相逢?

    见过你以后,人间还有睛怎样的男子让我动心?一见君,误终生!

    “天意弄人!,,流风霜喃喃说。

    紫川秀也点头:“天意弄人啊!贼老天老爱开这种玩笑,我们能有什么办祛呢9”,有的人即将离去,今生将再不能相见—若再次相见,就只能在你死我活的沙场上了,彼时已成为敌人,隔阵相望。

    想到这里,流风霜喉头像是硬着什么,再也说不出话来。

    两人伫立默默对视凝望,眼神中饱含了多少的心酸和悲哀。

    “林雨;”紫川秀心底同样的彼涛栖涌,表面却是淡淡的:“我们都是凡人,无祛寸岂擎天意,但生死兴衰是造化不变的规律,如何强盛的国家都有灭亡的那天,光明帝国灭亡了,紫川家和流风家也会有灭亡的那天。不要太固执,事若不可为,我随时欢迎你到旦雅来。在我这里。你能得到安身立命之处。我有能力庇护你。

    流风霜淡淡一笑:“谢谢,真的,我很感谢你。

    “答应我,一定要来。

    “我会来的。

    两人都知道,她是不可能来的。在她的眼睛里,紫川秀看到了凄厉的决意,堂堂正正的流风公主蒯巾,岂能求庇于紫川家军人个地望着他,好久好久,两人都再役有说话。

    来:“愿有一天我们能重逢,请多保重。

    她转身欲行,走了几步,紫川秀突然大喊一声:最后,她深深地鞠下一躬“林雨!

    流风霜立即停住了脚步,她猛然转过身来,眼中闪动着希望的光芒,她在等特,她在期盼着,她全神贯往地盯着紫川秀的嘴,渴望地听着他将要说出的话。

    紫川秀却夹然精醒过来,他嚎懦了好久。最后说:“小心,你要往意保重身f*。希望的光从流风霜眼中梢失了,她呆呆地看着紫川秀的脸,最后苦笑道:”谢谢,你也要保重昵。

    那个窈窕的身影转身离开,渐渐融入了浓浓的晨雾中,最后悄失在视野中,望着佳m“-的地方,紫川秀伫立在原地,心久久不能平静。

无忧书城 > 玄幻奇幻 > 紫川 > 第十六卷 烽火佳人 第七章 河丘之危
回目录:《紫川》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梦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2第二卷 列王的纷争作者:乔治.R.R.马丁 3落花时节又逢君作者:蜀客 4天道图书馆作者:横扫天涯 5霍比特人作者:[英] J·R·R·托尔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